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22 水床和秋千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又過了兩天時間。在老吳他們回來的前一天,吳燁的新店,就這樣悄然無息的開業了。

  籌備了不少時間,從買房子到裝修,設備到招人,味道到菜單。

  吳燁能做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做的差不多了,現在的想法就是: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就知道了。

  日子并不是吳燁選擇的,而是剛好碰到是節假日,不過簫老爺子幫吳燁找人算了一下,這個日子挺合適開業的。

  當時說了大半天,吳燁雖然不懂,但是感覺大受震憾。

  就這樣,迷信加上合適,兌了兩分什么時候都可以的年輕人精神,開業的日子確定下來了。

  早上的時候,吳燁家里。

  對著穿衣鏡,吳燁整理了一下衣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他轉頭問了一下站在旁邊的凌晨:

  “感覺怎么樣?靚仔不?”

  凌晨笑著點點頭:“你這是在懷疑我的眼光?”

  衣服都是她選的,吳燁換了一身西裝以后,氣質變得更好了,西裝只是挑人沒有那么嚴重。

  還是挑的。

  凌晨一直都覺得,吳燁最適合穿的衣服,一定是西裝,有種文質彬彬的陽光俊朗,又有健康精神的朝氣。

  總是,很靚仔。

  她覺得自己的眼光很不錯,不止是看衣服準,而且看人也很準。

  女人選老公,關乎一輩子的投資。

  “木馬,感謝大寶貝,那就這套了!”吳燁說道。

  凌晨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后拍了拍他。

  討厭,叫人家大寶貝。

  吳燁很少這樣喊她的,很少聽到,就感覺很有觸動。

  就感覺,心里甜甜的,好像突然之間灌滿了東西。

  “油嘴滑舌!”凌晨瞟了他一眼。

  吳燁笑著看了看他:“你就知道油嘴,都不知道滑舌,怎么做到猜的這么準的?”

  “沒有實踐的事情,是沒有發言權的,你得有實踐再說這些啊!”

  “姐姐,你和那些死不開口的犯人似的,我就像個獄卒,你知道獄卒喜歡說什么嘛?”吳燁笑著問他。

  凌晨想了想,沒有想出來。

  “我就不信,還撬不開你的嘴。”吳燁挑眉回答。

  嗖,凌晨臉紅…她第一時間想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就很煩!

  “走了!下去換鞋子。”凌晨轉移話題。

  看了看鏡子,吳燁點點頭,凌晨都說好看,那就是好看了。

  凌晨今天,穿了一套素色的裙子,很顯氣質,脖子上還戴著項鏈,耳朵上也有耳環。

  吳燁很少見她戴首飾的,平時就是素面朝天,也不戴那些東西。

  今天的凌晨,是化妝的,涂了口紅,畫了眉毛,整個人顯得端莊,但是又不少活潑,優雅,又不缺活力。

  整個人看起,多了兩分很成熟,有一種都市精英女性的感覺。

  平時的陽光活躍,都掩蓋起來不少,很莊重的感覺。

  為了陪吳燁去參加開業儀式,她特意起了個大早,打扮了好久。

  女為悅己者容,她不想在外面,讓人家覺得她不鄭重。

  “姐姐,你有沒有發現我們站在一起,真的顯得很搭?”吳燁把她拉到自己旁邊。

  凌晨看了看鏡子里,自己和吳燁的樣子清晰可見,確實,有些郎才女貌的搭配。

  大概,這就叫天作之合。

  哈哈…老娘今天確實很漂亮啊,一定艷壓群芳。

  “人家都說,如果女朋友很漂亮的話,那男生就一定很丑,以前我還不相信這句話,現在我相信了。”凌晨故意說道。

  吳燁看了看她:“人家也說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

  “那就是你承認你丑了!”

  吳燁撓她癢癢,凌晨比較怕癢,一邊躲,一邊說不鬧了。

  “唔…”

  凌晨默默嘆氣,真煩啊,腳真的會沒有力氣。

  “人家八戒都說了,粗柳簸箕細柳斗,世上那嫌男人丑?懂不懂神仙的含金量啊?”

  懂個錘子。

  凌晨站直,緩了緩:“行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趕緊過去吧。不然到時候趕不及。”

  吳燁點點頭,拉著她下樓,凌晨穿的高跟鞋,吳燁怕她跌到。

  西裝如果是男生的必備衣服,高跟鞋就是女生的必備鞋子。

  一雙高跟鞋,給凌晨增加了幾分高挑性感。

  換了鞋,吳燁挎著她的包包,拿上車鑰匙,準備和她一起出門。

  不知不覺,吳燁也習慣了,隨時幫她背包包。

  吳燁剛準備拿車鑰匙,凌晨就說道:“今天開這個車吧!”

  凌晨伸手,從包里拿出車鑰匙,在他面前晃了晃。

  吳燁看著眼前晃動的車鑰匙,很容易可以從上面看到一個很出名的商標。

  “大勞?”吳燁有點愣住。

  凌晨點點頭。

  “這是公司接待重要客戶用的車,我覺得還是開這個車比較好,顯得穩重一點。”

  “你覺得怎么樣?”

  她沒有一意孤行的做決定,而是給吳燁一個建議,讓他選擇,吳燁一直都很有主見的。

  吳燁笑了笑,難道開大g和m8不夠穩重嗎?她大概,只是為了讓自己多一分臉面而已。

  像凌晨這種,平時低調的和普通女生一樣,偶爾也會給他放個雷。隨隨便便出手就是大勞,這大概就是真正的白富美了。

  洛白說他少奮斗幾百年,不是沒有道理的。

  吳燁也沒想到,自己某天開上勞斯勞斯的時候,車居然不是自己買的,而是女朋友的車。

  公司以后也是她的,說車是她的,也說得通。

  “行,今天我就沾姐姐的光,借個車裝一下大佬。”

  吳燁并不是那種小肚雞腸好面子,扣扣搜搜喊尊嚴的男人,他并不反感來自于凌晨好心的幫助。

  底氣這種東西,大部分時候,還是來自于錢,或者能力。

  吳燁不是買不起,自然也就不會想法那么多,拿著車鑰匙,拉著凌晨出門。

  皮鞋和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回蕩在走廊里。

  電梯里,吳燁拉了一下包包的拉鏈,發現里面多了兩張創可貼。

  拿著手機,默默的發了一個消息出去,最近事情多,他都忘記這茬了。

  忙起來,就總會忘記很多東西,吳燁有點自責。

  “怎么了?”凌晨轉頭看了看他。

  吳燁搖搖頭,給她應該笑容,然后回答道:“沒事!就是想起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東西忘拿了?還是什么?”

  “今天忘記給你說,我好喜歡你了,也忘記提醒自己,你這么好,我應該加倍珍惜你猜對。”

  突如其來的情話,她有點愣住,伸手試了試吳燁的額頭。

  吳燁很無語。

  什么都不能習慣,習慣之前才有意思,習慣以后就毫無感覺了。

  “好好的,突然說這些干什么?”凌晨靠著他。

  嗅了嗅她的發香,吳燁回答:“吶,就是想說給你聽!”

  凌晨看了看他,木馬。

  在停車場的時候,吳燁見到了一輛黑色的大勞,一輛幻影。

  這車,其實還么有很多超級跑車貴但是絕對是很多人耳熟能詳的。

  “都怕給你刮了。”吳燁看了看車子。

  凌晨笑了笑:“刮了就刮了唄,不要考慮那些。”

  “你別告訴我,這種車,你們公司還有幾輛?”吳燁拿著鑰匙,解鎖車子。

  凌晨點點頭:“其實也沒買多少,全部就幾輛吧,大奔多一些。”

  真是豪氣,就是接送客戶的車,和那些大酒店似的。

  丈母娘確實是能人,賺錢也足夠厲害,打敗了一大群競爭對手,牢牢占著文娛龍頭企業的位置。

  每年賺錢都賺麻了。

  打開車門以后,吳燁從車門里把傘拿出來,然后打開看了看:“臥槽,超級貴的傘,臥槽,超貴的車標。”

  明明就不缺錢的吳燁,活生生整的自己像個土狗似的。

  凌晨覺得他夸張的很。

  “行了,你又不是買不起這個車,大玩具而已,不要像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好不好?”凌晨嘆氣。

  拉開車門,坐上副駕駛的位置。

  吳燁坐進駕駛室。

  “姐姐,你有司機嗎?”吳燁問她。

  雖然也有人開這個車直自己開,不過大部分應該還是有自己的司機。

  凌晨拍了拍額頭:“本來本來是有的,但是我給忘了,我平時都習慣自己開車。”

  “司機都是接送一下作者,買版權的那些老板,或者就是送一下出差的公司管理。”

  “他其實工作比我還輕松。”

  凌晨一邊說,一邊忍不住笑,現在找司機,時間也來不及了。

  “您好,我是小吳,很高興為您服務。”吳燁啟動車子。

  凌晨系好讓吳燁羨慕嫉妒恨的安全帶:“換一批!”

  吳燁認真的看了看她,凌晨干笑:“我就是看視頻學的。”

  吳燁恍然大悟,慢慢開出停車場還補充了一句:“其實不用解釋的。”

  凌晨翻白眼。

  扯淡。

  嘴里沒有一句真話,她要是不解釋一句的話,吳燁肯定等會兒就要問她:

  項目怎么樣,均消多少,那個位置,有空去看看。凌晨都能猜出來,吳燁這個醋王在想什么。

  “別說,這車雖然貴,但是開著確實不錯啊!”吳燁說道。

  動力足夠,大燈清晰,座椅舒適,底盤足夠高,視野也好。

  這車,就是不知道,晚上開起來感覺怎么樣。

  “車子貴,開起來肯定舒服。”凌晨回答。

  比較幾百萬的車,圖的就是個舒適和附加價值。

  “這算不算公車私用?”吳燁轉頭問她。

  “不算,你想用就和我說。”

  吳燁笑了笑,點點頭。

  兩人說這話,吳燁一路開著車,往新店的位置趕去。

  其實距離也不是特別遠,開車不堵車的話,還是很快的。

  魔都可能沒有上京堵車,但是下班高峰期,也是一條條長龍。

  “弟娃兒,你今天喊了那些朋友過去?”凌晨在發副駕駛問他。

  她還不知道那些人去,只是吳燁說的,有朋友想見見她,她就梳妝打扮了半天。

  另一個方面,就是覺得這個事情對吳燁很重要,她還特意準備了名片,要是遇到有那種不開眼的,她就遞個名片過去。

  這個爺們,名草有主,另尋他人吧!

  “沒有多少人,就幾個好哥們,然后就是以前的同事,還有就是幾個認識的朋友。”

  吳燁也沒有通知多少人,甚至很多同學之類的,他都完全沒有說。

  畢業以后,聯系的不多,吳燁也不想張揚,畢竟人家都沒有張揚。

  他們一個班級,很多人家里都很有錢的,吳燁這種,其實也不算多拔尖。

  “有沒有那種,對你有意思的?”凌晨問他。

  吳燁看了看她,然后立刻搖搖頭:

  “我都是有婦之夫了,沒注意到我刮胡子都隔的越來越久了?”

  “也就你喜歡,其他人,可能覺得我油膩吧!”

  才22,不到23,油膩個屁啊!

  長得好看,不刮胡子就是滄桑感,大叔款,刮胡子就是小鮮肉,小奶狗。

  凌晨也沒想過,自己會有個小奶狗男朋友,聽說小奶狗都可以變成小狼狗,吳燁不知道行不行?

  “咦,臉都紅了,又想到哪里去了?”吳燁提醒她。

  凌晨正襟危坐,目視前方,一副我什么都沒有想的樣子。

  看著導航越來越近的距離,凌晨還有點激動的情緒。

  她就像是哪滴墨,逐漸浸透吳燁這杯水,把他變成自己的顏色。

  她已經越發融入吳燁的朋友圈了。

  到了位置以后,吳燁把車開到門口,泊車的員工立馬跑過來,幫忙拉開車門。

  “歡迎…吳總?”

  “換了個車,麻煩你停一下。”吳燁把鑰匙給他。

  “這是我的工作,您放心!”

  凌晨從副駕駛下車,吳燁把手彎了一下,凌晨很自然的挽著他的手臂。

  “這是老板娘,以后她來的話,就直接停我車位上。”吳燁轉頭說了一句。

  “好的吳總。”

  抬眼看去,已經可以看到布置的很喜慶的大門口,門口好站著一個高挑的女迎賓。

  凌晨觀察著這門頭上的大唐兩個字,沒想到居然有四層那么多。

  裝修就是仿古來的,檐角支起,紅磚綠瓦,每一層外裝看起來,都給人古色的感覺。

  龍飛鳳舞的大唐二字,就掛在屋檐下,幾個穿的制服的服務員,在忙碌的布置著。

  吳燁和凌晨來的時候,她們立馬問了一聲。吳燁微微點點頭,給她們介紹凌晨。

  凌晨逐漸沉醉在一聲聲老板娘里。

  一樓大堂,空出了大堂的位置,這就是風水魚塘等等,其實位置并不多,這部分地方,主要是接待散客。

  裝修依然是仿古的裝修,不過搭配了不少現代化元素,相得益彰。

  凌晨不知道是吳燁喜歡古建筑,還是設計師推薦的,檀香裊裊,流水潺潺,綠植點綴,字畫裝飾。

  他居然做的是高檔餐廳。

  想到同樣是大唐的品牌,吳燁大概是想,以后把大唐這個品牌做起來。

  一樓還有布置了各種彩帶氣球鮮花,拉了一個巨大的橫幅。

  站在落地窗的位置,凌晨還可以看到,門店旁邊的那個巨大的led廣告屏。

  那是吳燁直接長期承包的,廣告一直在播放,最后箭頭方向,就指著門店。

  吳燁和凌晨走進店里的時候,馬東西正在和成排整齊站著的服務員訓話,交代著各種注意事項,工作細節。

  “那是現在的負責人,這個店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忙,勤勤懇懇的,人也不錯。”吳燁和她說道。

  凌晨點點頭。

  一個服務員走過來,把手里不小的的保溫杯遞給吳燁:“吳總,您要的魚湯,簫主廚做的。”

  “麻煩你了,幫我和簫主廚說聲謝謝!”吳燁接過保溫杯。

  服務員離開以后,凌晨好奇的看了看保溫杯。

  拿著蓋子,吳燁給她倒了一杯。

  “給你燉的魚湯,這幾天忙的記性差,忘記你親戚來了。”吳燁吹了吹小碗似的蓋子,才遞給她。

  凌晨有點呆,魚湯的香味兒近在咫尺,不過凌晨更多的,是感覺到了吳燁的關心。

  “真好喝,如果都是這個水平的話,以后生意不會差的,這是我喝過第二好喝的魚湯。”

  凌晨喝了一口以后,毫不吝嗇夸獎,難怪吳燁和她說都準備好了,語氣那么有把握。

  兩人到的早,馬東西開完會以后,看了看吳燁旁邊的凌晨,過來打招呼。

  “老板娘好,我是馬東西。”他認識吳燁這么久,從來沒有在吳燁臉上看到過,他對其他人這么溫柔。

  “這是馬經理,對公司貢獻很大。”吳燁和她說道。

  凌晨微笑:“馬經理你好,感謝你對我們家吳燁的幫助。”

  “您客氣了,是老板給我了機會,應該是我要謝謝老板。”馬東西沒有居功:“我就是做好老板安排的工作,可談不上幫助。”

  馬東西一直都是低調做人,高調做事,很努力,也很認真謹慎。

  說他是吳燁現階段的左膀右臂也不為過,吳燁最欣賞的還是他的個性。

  知進退,懂分寸。

  “老板娘,您是第一次來,樓下這邊有我們在就行了,讓老板帶您參觀一下吧,為了這個店,老板付出了很大心血。”

  凌晨看了看吳燁,吳燁聽到馬東西的話,點點頭:“有朋友過來的話,就直接安排他們去二樓就行!樓下就麻煩你了。”

  “您放心,剪彩的時候我通知您,等會兒給您送點吃的上去。”馬東西說道。

  吳燁帶著凌晨去樓上。

  參觀了整個飯店以后,凌晨才發現吳燁投入不小,光是裝修就可以看出來。

  “花了不少錢吧?”凌晨在他辦公室的窗戶邊,看著后面的花園。

  “確實,都沒錢了,以后得靠你養我了!”吳燁笑嘻嘻的回答。

  “你來店里吃飯都不會餓著。”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她只是沒想到,吳燁投入那么大,定位那么高,定位太高了,以后投入會更多。

  她在想,是不是得做好給吳燁填窟窿的準備。

  一直在辦公室聊天,凌晨吃了不少廚房做的小吃糕點。

  大概十點鐘的時候,馬東西通知他,他有朋友到了。

  二樓,洛白看著款款進廠的蔚錦,眼睛一亮,又一暗,估計是結婚了的,還是算了。

  黃原捶了他一下,旁邊的寧渠也讓他收斂點。

  楚良帶著人做一桌,大家在討論吳燁開店花了多少錢,楚良默默的感慨了一下。

  張楚楠沒有來,杜賓來了,坐在椅子上吃著小吃。

  一群坐了三桌的供應商在聊著市場行情,又說道馬東西,還有神秘兮兮的大唐老板。

  裝修公司也有人來,拍著照片發朋友圈,我們客戶怎么樣怎么樣。

  老店那邊,也有人過來,不過不是全部,一群女孩子坐在一起嘰嘰喳喳的。

  “不聲不響,吳燁就放了個雷!這么大個點,搞起來怕是要賺麻了。”寧渠說道。

  洛白點點頭:“人家光有個凌晨,就已經賺麻了。”

  黃原贊同,有讓人少奮斗幾百年的凌總,吳燁確實是賺麻了。

  幾人討論起吳燁吃軟飯的可能性,有沒有可能是凌晨給他錢等等。

  羨慕極了。

  人全部都來了,吳燁和凌晨到二樓的時候,目光聚在他們身上。

  凌晨微笑的挽著他,馬東西給他們介紹著吳燁不認識的供應商。

  一個個握手聊幾句,然后吳燁又給凌晨介紹她不認識的人。

  “臥槽,這也太漂亮了。”衢雪看著凌晨喃喃自語。

  “確實,仙氣飄飄的,不知道小燁哪里找到這種對象。”柯達也說道。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凌晨,吳燁介紹的時候,他們一個個夸的天花亂墜,凌晨都不好意思了。

  聊了一會兒,吳燁給凌晨介紹了一下蔚錦,凌晨和她握握手放在然后交換了一下名片。

  “以后還要麻煩蔚姐多照顧一下我們家物吳燁。”凌晨微笑的說道。

  蔚錦笑了笑:“哪里,凌總客氣了。”

  吳燁總感覺,凌晨有點不一樣的變化,不過通知吉時到了,吳燁就沒有多想。

  十二點鐘的時候,準時開業。

  感謝了一下來的朋友,吳燁和凌晨,馬丁東西一起剪掉彩帶,一時之間,禮花綻放。

  一群人大喊開業大吉,財源滾滾,吳燁笑了笑,他也希望財源滾滾。

  大唐飯店,算是正式開始開業,今天這次加上,已經是吳燁第三次經歷開業了。

  熟悉的事情,就是招待客人了,來的人比較多,吳燁做了好幾桌菜,才算把人全部招待完。

  吳燁喝了不少酒,有點醉醺醺的,大家才沒有勸他了。

  吃完飯,又送完人,洛白他們多留了一段時間,聊了好久才離開。

  “回辦公室休息一下吧!”凌晨把杯子給他。

  吳燁搖搖頭:“有地方休息的,帶你去看看!”

  拉著凌晨,吳燁帶著他去了樓上,上樓梯的時候,凌晨還在提醒他要走穩當。

  吳燁喝的有點多,沒有醉,但是有點晃,手腳有點不聽話。

  到了樓上的平臺,凌晨透過空隙。看了看。

  前兩天就聽說吳燁說過,他在這邊弄了一個玻璃房,當時她雖然沒說什么,但是她還是挺好奇的。

  吳燁從口袋里拿出幾把鑰匙,把其中兩把鑰匙,放到凌晨手里。

  ”以后如果有朋友來這邊吃飯,或者閨蜜要聊天的話,也可以帶他們來樓上。”

  “一把是防盜門鑰匙,一把是房子的鑰匙。”

  凌晨接過鑰匙,開心地對他笑了笑,然后點點頭答應一聲。

  她不缺地方聊天,也不缺錢弄個陽光房,她很珍惜吳燁這種沒有保留的態度。

  吳燁拿著鑰匙,打開防盜門。

  樓頂上,差不多300多個平方,除了一套玻璃陽光房,全部被做吳燁成了花園和休閑區。

  各種綠植,相映成趣,花朵開放,姹紫嫣紅。除了很明顯的玻璃房以外,還有磚木結構的休閑區,沙發茶幾都已經擺放好了。

  地上貼著地磚,墻面都細心的處理過,還放了麻將機在角落。

  “感覺怎么樣?”吳燁關好門問她。

  他選了不少方案,才選了其中一個最滿意的。

  凌晨看著大花園:“很好,長期住不知道,但是短期住,肯定很不錯。”

  花園是沒得說,確實不錯,這個地方喝喝茶,聊聊天,很奈斯。

  “我就是這樣想的,以后偶爾過來住一下,晚上看星星也可以,賞月也可以。”吳燁回答。

  拿出鑰匙,吳燁打開玻璃門,凌晨看了看,進門就是很標準的休閑客廳,完全看不到廚房。

  這套房子,吳燁根本就沒有準備在家里做飯。

  做了很標準的超級大兩室的格局,最開始的時候,其實吳燁只想做一室一廳的,但是估計做一室一廳,可能不夠用。

  凌晨蹬掉高跟鞋,踩著地毯,在沙發上蹦了一下。

  客廳面積很大,吳燁還做了酒柜,沙發電視,電冰箱,除了廚房,其它的很齊全了。

  在客廳待了一會兒,凌晨就去臥室看了看,臥室面積很大的。

  “不是吧!這是水床?”凌晨驚訝。

  “嗯哼!”吳燁點點頭,然后問她:“怎么樣?還不錯吧?”

  他買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買傳統意義上的大床,而是直接買的水床。

  這個地方,嘿嘿嘿…其實也不是什么正經房子,花了不少錢,只是為了以后。

  有個秘密的,可以約會的地方,剛好在樓下就可以吃飯,不得不說,吳燁的想法簡直完美。

  凌晨也大概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特別是看著旁邊的窗簾,凌晨拉了一下窗簾,轉過頭給了他一個白眼。

  “你可以啊,想法很多啊!”凌晨意有所指的說道。

  吳燁撓撓頭。

  “你別誤會我啊,我是正人君子來的,只是為了有個地方,可以休息聊天。”吳燁回答。

  凌晨撇撇嘴,并沒有說什么,看了看水床,又去那個房間看了一下。

  入眼就是四根繩子,床懸在半空中,這個臥室,是一個秋千大床!

  這種秋千床,不知道繩子會不會斷開?弟娃兒想法不少,不是水床就是秋千。

  “你很有想法嘛!”凌晨說道。

  這是為了讓她有地方聊天?都懶得拆穿他的齷齪想法。

  以后來聊天,聊天對象,怕就只有吳燁一個人吧?

  喪心病狂,無所不用其極。

  “這個啊,就是是最近看網上挺火的,試著做了一個,別說,還挺不錯的。”

  “你可以試試看!”吳燁站在門口回答。

  凌晨搖搖頭。

  安全為主,試就算了。

  “我算是看透你了。”凌晨說道。

  吳燁撓撓頭,也不承認,反正隨她怎么說,吳燁是不會承認自己的想法的。

  他單純的很,就是覺得有個地方聊天也不錯,總比在車上聊天的好,萬一碰到砸玻璃的,不尷尬嗎?

  “這里水電都是齊全的,如果要吃飯的話,就直接按打服務電話,告訴她要吃什么就行。”

  “平時也沒有人打擾,安安靜靜的。”

  “姐姐,你感覺怎么樣?”吳燁挑眉。

  他還是很滿意的,在魔都這種大都市里,難得有一個這種,集休閑娛樂一體的地方。

  除了旁邊的小區高層,可以看到這里,正常的路人,根本就看不到這個地方。

  而且窗簾拉起來以后,隱蔽性還是很強的,完全不用擔心砸玻璃見義勇為的問題。

  “我怎么知道感覺怎么樣?”凌晨坐在看著窗外回答。

  吳燁躺在水床上,這種床會凹陷,加熱以后,暖洋洋的。

  “大寶貝,等會兒回去的時候,找個代駕怎么樣?”

  凌晨搖搖頭:“我可以開車的。”

  吳燁做起來,笑著回答:“馬上就不可以了。”

  凌晨想跑,被他逮住了。

  她發誓,要不是手腳沒有力氣,她肯定要揍吳燁一頓。

  吳燁這個酷吏,一直在審訊死不開口的凌晨。

  這一次,吳燁倒是知道了口紅,是什么味道,就是真的沒有什么味道。

  吳燁覺得,還是水果味的口紅比較好。

  下午的時候,就開始慢慢有客人來了,吳燁叮囑做好反饋收集。晚上回家的時候,還是凌晨開車時不時的碰一下嘴唇,有點禿嚕皮。

  多少算點外傷了。

  忙完了開業的事情以后,第二天,吳燁就去機場接老吳和吳太太,他們回來了。

  凌晨本來也想去的,吳太太和她發過消息。

  她實在不好意思見家長,再加上又有一場很重要的會議要開,就沒有和吳燁一起去。

  吳燁到了機場的時候,拿著手機看了看嘴唇,有點疼。

  被咬了一口狠的,原因就是他手導航錯了,屬于是自作孽。

  不過,賺大發了。

  他在機場等了好半天,才看到吳太太和老吳,一人拖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出來。

  說真的,如果不是看到吳太太的話,他差點沒有認出老吳。回去幾天的時間了,老吳整個人都曬黑了不少。

  可能是農活鍛煉效果挺好的,走路的時候,都能感覺龍行虎步的。吳燁揮了揮手,他們才往吳燁這邊走過來。

  和白白嫩嫩的吳燁相比,老吳現在就像是那種,常年耕種的老農民似的。

  吳燁都好奇,為什么幾天不見,就這樣了。

  “怎么才回去幾天時間,就曬成這樣了?”吳燁接過吳太太手里的行李箱。

  吳燁說到這個,吳太太就忍不住笑起來,家里面的太陽實在是太毒了,老吳每天都要做很多的農活。

  這加上這幾天還要做其他的,就這短短幾天時間,就給他曬黑了。

  “你都不知道,今年家里面的日頭有多毒,皮的給我曬掉兩層。”老吳嘆氣。

  辦公室坐久了,確實沒有以前抗曬,吳太太的防曬霜,都是他用光的,最后效果還不好。

  “不就是打打豬草,收拾收拾菜園子嗎?還做什么了?給您曬成這樣?”吳燁很疑惑。

  家里有沒有什么莊稼要打理,都是做些輕松的活兒,不至于這么嚴重才是。

  “你爺爺不知道怎么想的,又要收拾花園,我一個人壘墻,刨土,你以為只是打豬草?”老吳說道。

  吳燁忍不住笑。

  這樣說,他就明白了,老爺子不可能干這些活兒,都是老吳一個人干。

  吳燁突然感覺很慶幸,自己今年沒有回去,如果今年回去的話,這些事情,估計全部都是落在他的頭上。

  老爺子習慣性的指揮老吳,老吳就習慣性的指揮自己,最終很多事情都是他自己干,反正每年回去的時候都是這樣。

  今年逃過一劫。

  吳燁打開后備箱,放好行李。

  “沒事,過兩天就恢復了。”吳太太拉開副駕駛坐上去,老吳把行李交給吳燁以后,坐在后排。

  看吧,他就是習慣讓吳燁做事情,以小見大。

  放好東西,關好車門,吳燁才坐回駕駛室。

  “嘴唇怎么了?”吳太太問她。

  果然,她還是注意到了。

  吳燁笑了笑:“晚上做噩夢了,自己咬了自己一口。”

  吳太太:“……”

  可能嗎?

  本能會允許干這種傻事?

  “咬的可夠重的。”老吳看了看:“還疼不疼?”

  吳燁搖搖頭,蒙混過關了算是。

  “凌晨說你的新店開業了,生意怎么樣?”吳太太問他。

  凌晨和她說過,吳燁的新店開業了,她們晚上都會聊天。

  “還可以,客人好評很多。”吳燁回答了一句。

  昨天統計了一下,幾乎沒有差評,都是好評,很多人還說會帶朋友來,還有咨詢宴席的。

  “行,那我回頭帶朋友去吃一下。”吳太太說道:“老媽去,會員卡有沒有?”

  吳燁在紅綠燈前停下車,然后指了指汽車的收納盒。吳太太打開收納盒以后,就發現了一個綁著彩色的小盒子。

  “這是給您準備的禮物!”吳燁笑到。

  知道他們要回來了,吳燁提前就準備好了禮物。

  吳太太拍了拍吳燁的肩膀,然后轉頭不喝老吳說道:“哈哈,老吳看到沒有,我兒子就是孝順。”

  老吳:“……”

  了不起,你兒子真好,沒有我,你能有兒子?

  他看了看窗外,不說話。

  “就給我準備禮物了,沒有給你爸準備禮物嗎?”吳太太拍了拍額頭:“問了個尷尬的問題!”

  老吳:“……”

  “有的,給您和老爸一人都準備了一份,里面還有一個小盒子。”吳燁指了指收納盒。

  吳太太低頭看了看,把另一個盒子拿出來,然后遞給老吳,才開始拆自己手上的盒子。

  打開盒子以后,里面有一張紅色的會員卡,印著大大的大唐兩個字。

  除了會員卡以外,吳燁還準備了其他零零碎碎的一些東西,都是些小物件。

  “這個是大唐的會員卡,以后在大唐名下的所有店里面吃飯,都可以享受免單服務。”

  “本來我還糾結送什么東西給您,但是我想了想,還是送一個會員卡給您。”

  “畢竟這個卡,就只有兩張。”

  “以后也不準今天發這個卡了,就是給您專門定制的。”

  “公司的機器,都可以識別,到時候如果您去吃飯的話,直接把卡給他就可以。”

  吳燁笑著回答。

  吳太太看了看手上的卡片,有一串編號m001,又看了看老吳的卡,他的f002。

  “謝謝兒子,木馬!媽媽愛你。”就是突然之間,吳太太有一種兒子沒有白養的感覺。

  老吳也拿著卡片看了一下,但是沒有說其他的,只是默默地收起來,放在錢夾最里面。

  其實他們沒有去實地看過吳燁開的店,也不知道吳燁現在開的店規模有多大,只是覺得心意很難得。

  他們不缺錢,更重視這個心意。

  “我以后還準備繼續開店,可能會開很多的,您可別小看這張卡啊!”吳燁說道。

  吳太太隱晦的和老吳對視了一眼,眼神交流以后,吳太太才點點頭。

  “兒子你加油,爭取弄個國內五百強。”吳太太鼓勵他。

  “腳踏實地的努力,事業總會做起來的。”老吳說了一句。

  在他們心里,只是覺得吳燁現在事業剛剛起步,并沒有做的有多大,也實在是不忍心打擊他的自信心。

  吳燁看了看他們,內心一整烏鴉飄過,等到以后他們就知道了。

  就當是驚嚇。

  “今晚上喊凌晨來吃飯吧!她有時間嗎?”吳太太突然問道。

  ------題外話------

  欠更還完了!

無債一身輕,求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