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21 “唔…”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晚上的時候。

  凌晨和田甜坐在一家餐廳里,凌晨專心的對付著手上的冰淇淋,田甜則是小口吃著小蛋糕。

  還是綠油油的抹茶蛋糕,她格外鐘愛的款。

  “小雪姐,你親戚都已經到高鐵站了,你還吃冰淇淋?”田甜掐指一算,又該凌晨接待親戚了。

  “沒事,等我吃完了以后再去接它。”凌晨回答:“這幾天不吃,過幾天就吃不了了。”

  親戚要來,她得把握機會,多贊點營養,辣的冰的不能吃,她食欲都沒多少。

  以后有了吳燁,就不一定有這么放心了,現在它準時來打擾一個星期,就收拾東西離開。

  到時候就是怕它不來,還怕它亂來。

  “你不痛倒是無所謂,我是痛的很,每次都怕它,不來更怕。”田甜嘆氣。

  她很不理解,為什么凌晨一點都不痛,最多就是微微痛,但是她就是絞痛。

  就像是被人掐著肉,然后旋轉著掐那種感覺,最疼的時候,痛的滾過去滾過來。

  “還是要去看看醫生,都和你說很多次了,現在把房子收拾好,以后孩子要住的。”凌晨再一次勸她。

  怎么說呢,凌晨覺得她房子了暖氣不夠,有點冷了。

  田甜說以前沒注意,那時候她游泳,造成的問題。

  “怪不好意思的,到時候再說吧!”田甜敷衍了事的回答。

  她覺得不是什么大問題,反正兩顆止痛片就解決了,婚都沒接,就去看婦科,有點無法接受了。

  “每次你都這樣說,到時候得考慮孩子的,結婚以后再調理,需要花很多時間。”凌晨說道。

  田甜點點頭。

  她連男朋友都還沒有,現在考慮結婚的事情,還太早了點。

  “你不想聽,我就不說這個了,對了!張楚楠約你說什么了?”凌晨抬頭問她。

  田甜他們又約了第二次,多一次還是相親,第二次就有點其他的意思了。

  “送了我花,還有蛋糕,然后給了我應該單子。”

  “呼~,我打開一看,居然是他遇到的問題統計表,還特意的羅列了一張紙。”

  “要不是看在蛋糕的份上,我才不給他打白工。”

  田甜想到這個就覺得很離譜,張楚楠掏出紙的時候,她還好奇了一下,結果就是難題總結。

  她當時說多無語就有多無語。

  “這是找你輔導呢!”凌晨聽的忍忍不住笑。

  這是,把田甜當成困難解決渠道了。

  “又是送花,又是送蛋糕,誰知道最后居然是找我求助。”田甜嘆氣。

  她多少有點想法,都被那張白紙給她清理的干干凈凈。

  人家只是找他幫忙。

  “有沒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幫忙才是借口,送花是真的?”凌晨考慮著這種可能性多大。

  不是所有的有錢人家孩子,都是那種花天酒地的,很多含蓄的,自尊自愛的,也不在少數。

  小雪姐比自己還天真呢,就這個段位,還非要去和吳燁拼?

  拿什么拼?

  肉搏嗎?

  真擔心她什么時候,被吳燁拿下來自己都不知道。

  “他就沒有其他什么表現?讓覺得不對勁的?”凌晨問她。

  要是一都沒有,估計就懸了,就只能當個朋友而已。

  “總感覺他在試探我,說什么覺得他人怎么樣?還有和我做朋友很好,我人很好。”

  “關鍵是,他一天送了我兩束花,還送我喜歡吃的蛋糕,就感覺怪怪的,你說他這是什么想法?”

  田甜沒有談過戀愛,對這個事情很麻爪,需要找個人給她把把關。

  她不至于被兩個帶蛋糕收買,但是那種有人給她買蛋糕的感覺,確定很不錯。

  凌晨認真的想了想:“可能是對你有好感了,喜歡你應該是不可能的,就是好感吧!”

  “你現在怎么想?感覺覺得能不能談?”

  “覺得可以就趕緊下手啊,別等機會沒了,到時候又空歡喜一場。”

  凌晨自己就是這樣,喜歡就談,不要顧慮那么多。如果實在是不合適,也能看出來的。

  比起錯過來,總歸要好很多。

  田甜很糾結:“問題是,他是我爸媽安排的相親對象啊!”

  “還真被你說中了,沒點可能性,他們不會結束給我。”

  “現在就感覺很膈應,然后又搞不懂他的想法,萬一被甩了圈子里很丟人的。”

  田甜有自己的顧慮,考慮的東西也很多,特別是失敗了一次以后,她更警惕了。

  對感情這兩個字,抱著很大的警惕心。

  “相親,是男女相識相愛的一種方式,是在中間人的牽線搭橋介紹之下,男女雙方在一定的場所初次見面的過程。”

  “你們已經跳過這個階段了。”

  “而且,相親結婚的人很多,這是一個高效快捷,目的明確,簡單有效的辦法。”

  “還沒有在一起就尋思分手,那就永遠開始不了,就像是買鞋,不試試看怎么知道行不行?”

  凌晨吃著冰淇淋,一邊回答她。

  田甜嘆氣。

  “問題是,我才是鞋!一個來穿一次,以后特么腳氣都不知道是誰的。”

  “一些人試穿還戴個塑料袋,有些人就直接穿。”

  “最后這里不合適,哪里不合適,試完鞋子,又不買。”

  她感覺是這樣,試錯是全方位的,一個不對,兩個不對。對的那個怎么說?怎么想?怎么看?

  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她還是不想輕易的做決定。

  “先看情況吧!合適就出手,不合適就免談,我得回去弄個表格,合格就下一步。”

  “這樣可以最大程度了解合不合適,也能觀察能力和脾氣。”田甜說道。

  幾千年都沒人研究清楚愛情這個迷題,田甜這個辦法顯然是行不通的。

  還不如跟著感情走,相信自己,也相信對方,真心換真心。

  凌晨:“這不是光做題就可以的!”

  “這也不是光做…反正我自己看著辦吧!你相信我!我肯定不白給。”田甜回答。

  凌晨還能說什么呢!

  她也沒有一直勸,凌晨不想帶著目的性勸她什么,這樣勸她的話,會感覺很自己很功利。

  好像把她對象解決了自己就能好好談戀愛了似的,仔細想想,其實現在也談的好好的。

  還不是初吻都沒了。

  影響吳燁了嗎?完全沒有!

  “不要光是說我,你呢,吳燁怎么樣了?要不我們還是撤算了。”田甜勸她。

  總感覺,凌晨更容易白給。

  凌晨笑了笑,智珠在握的回答:“放心吧,我不會把自己搭進去的。”

  現在…還是這樣的。

  田甜看了看她,凌晨自信滿滿的,她感覺有點懸。

  “萬一被他占便宜了怎么辦?吃虧了怎么辦?”

  怎么辦?

  吃虧是福!

  還能怎么辦?自己男朋友,有什么辦法?也不能用吃虧來衡量啊!

  “我覺得沒有這種萬一。”凌晨回答:“我占便宜還差不多。”

  “真要是有這種情況,你那是占便宜嗎?你那是白給!”田甜說道:“收手吧小雪姐,你肯定吃虧。”

  “我不會陷進去的,真的!肯定不會!”凌晨保證。

  唉~!

  現在已經箭在弦上了,誰知道這輩子會遇到吳燁呢。

  遇到了就算了,還談上了。

  田甜勸不動她,只能提醒她自己悠著點,渣男都很會騙女孩子的。

  “要是哪天發現你陷進去了,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田甜說道。

  “那就祝我感情順利。”

  聊得差不多了,吃也吃的差不多了,兩人才離開飯店。

  凌晨買了不少東西,田甜也是,她喜歡逛奢侈品店,凌晨更喜歡逛那種戶外店。

  回到家以后,田甜還想去凌晨那里,凌晨把她推回家了。

  “不是吧你,買那么多吃的,你自己一個人吃,都不讓我吃點。”田甜義憤填膺。

  “我自己都不夠,親戚都在高鐵站了,我得補充營養,以后再給你買。”凌晨回答了一句。

  田甜指了指門口:“那我去待一會兒唄!”

  “我要早睡,你趕緊回家吧!”

  “吃的不給,待會不讓,祝你喜歡上隔壁大渣男,你看我安不安慰你。”

  凌晨叉腰,哈哈哈笑:“嚇死我了!”

  她居然不怕。

  田甜轉身關上門回家,以后她就知道,現在不怕,知道吳燁的厲害以后,就知道還是閨蜜最好了。

  看她進屋以后,凌晨開門進屋,然后放好東西,喂好狗就去了吳燁家里了。

  吳燁把鑰匙給她以后,她隨時隨地都可以進吳燁家。

  悄悄的打開門,悄悄的進屋。

  看著在工作臺前的吳燁,她輕手輕腳的走到吳燁背后。

  原本在篆刻的吳燁,因為太投入被她嚇了一機靈,反應過來才發現是笑嘻嘻的凌晨。

  “我都沒有嚇你,你反應這么大?”凌晨放下手里的吃的,走到他身邊。

  還沒有刻完,吳燁刻了她的名字。

  拿著刻刀笑了笑,吳燁回答道:“剛才太專心了,神經反應沒有反應過來。”

  好在她沒有嚇人,手里還拿著刻刀的,吳燁很怕來個下意識反應。

  在太投入的時候,受到外界干擾的話,確實是會出現被驚嚇的情況,吳燁會有自然反應。

  以前就把洛白一拳捶在地上爬了好久,不過他記不住,上次還在嚇吳燁。

  那以后,吳燁就很克制,上次洛白可以挨拳頭,也是這個原因。

  條件反射,控制不住很麻煩的。

  “我估計你沒做飯,就給你帶了一些小吃,有雞鎖骨,炸的排骨,還有紅糖糍粑,”

  凌晨把口袋打開,去廚房找了幾個盤子,把吃的騰出來。

  她就像是那些,已經在一起很久的情侶一樣,熟練地把筷子遞給吳燁,然后又墊了張紙,示意他吃。

  有點愣愣的吳燁,拿著筷子吃了一塊排骨,突然感覺挺幸福。

  就是突如其來的,有人感謝有人愛,就足以感覺到很幸福。

  “突然想說幾句甜言蜜語給你聽,但是感動之余,又不知道說什么,能不能讓我親一口表示感謝!”吳燁很認真說道。

  “一定要感謝的話,過來我捶你一拳行不行?”翹著二郎腿,靠著沙發,指了指桌子:“趕緊吃你的。”

  她則是拿著手機在發信息,是不是笑一笑,時不時又笑一笑。

  吳燁:???

  注意到她一直在聊天,吳燁好奇的轉頭問道:“姐姐,你和誰聊天聊得那么開心?”

  醋王的警惕心又起來了。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怕是已經腦補了一場大戲了。

  凌晨把手機藏到背后,然后扭扭肩膀,做鬼臉:“想知道啊?我就不告訴你。”

  雖然好奇,吳燁吃醋也沒有那么嚴重,看她這個表現,吳燁就沒有再問了。

  她都這樣故意了,那就不是什么能吃醋的事情。

  他不問了,凌晨還有點不上不下的了,胳膊肘拐了吳燁一下,然后問道:“你就不好奇?”

  吳燁看了看她,繼續啃雞脆骨。

  好奇,但是我不說。

  “說嘛,你好不好奇?好奇的話,我讓你看看!”凌晨說道。

  吳燁看了看她,然后忍不住笑起來:“好奇就可以?”

  凌晨發現他的目光了,啪就是一拳,吳燁嘆氣,就知道她說的是假話。

  做不到開門見山,又非要說。

  “我是說信息。”

  “我也不知道信息啊,習慣考試選D,誰知道答案是不是C。”吳燁回答。

  可去你的吧。

  她繼續地低頭回消息,也不管吳燁了,吳燁現在和她不在一個頻道上。

  又吃了好幾塊雞脆骨,看窩在沙發上的凌晨一只手拿著手機,一只手咬著大拇指,時不時傻笑。

  吳燁是真好奇了。

  “誰啊?”

  “好奇了吧?哈哈哈,我就不告訴你。”凌晨轉頭哈哈笑。

  有種你越想,我就越不答應的感覺。

  偶爾的時候,凌晨其實也很幼稚,雖然吳燁覺得這種幼稚,還挺可愛的。其實他自己也是一樣,偶爾也很幼稚的。

  凌晨也說過,他很傻很可愛。

  “這樣吧,看你這么好奇,讓你猜猜看,如果猜到了,我親你一下。”凌晨拿著手機說道。

  吳燁想了想,然后指了指嘴唇,給她一個問號臉。

  凌晨點點頭,表示沒有問題,她不覺得吳燁能猜到。

  “你媽媽!”

  “哈哈哈!猜錯了。”凌晨就知道他猜不到。

  吳燁看了看她,才認真的說道:“那就是我媽。”

  臥槽,就猜對了?怎么會這么簡單就猜到了?

  吳燁前幾秒,其實看到了一眼頭像,頭像就是吳太太的微信頭像,一朵黃色的石斛花。

  他怎么可能不認識,她一直用的石斛花當頭像,就是家里養的那株。

  鐵皮石斛。

  偶爾會摘下花朵泡水喝。

  “你耍賴,你肯定是看到了。”凌晨反悔了,主要是吳燁猜的太快了,完全沒有游戲體驗感。

  這么快就猜出來了,肯定看到了信息界面。

  真正的老賴,其實都是女朋友,她們總是賴皮,輸了不認,贏了不讓你不認。

  凌晨現在也有這種趨勢了,說的話,公信力已經越來越差。

  吳燁看了看她:“明明就是你耍賴吧!趕緊的,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說的話要算話。”

  吳燁指了指嘴唇。

  凌晨耍賴,搖搖頭:“我又不是君子,我是女人。”

  “你不是女人”吳燁看她氣呼呼的才補充道:“你是女生。”

  這話一點毛病都沒有,確實是。

  吳燁擦了擦嘴,在她不注意的時候來了個木馬。

  “這是利息,要是還不還錢,利息你都還不起。”吳燁兇狠的威脅她。

  凌晨擦了擦臉:“你在威脅我?”

  “別說我威脅你,你說在猥褻你都行,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吳燁左晃晃又晃晃,凌晨把他頭按住,不讓他靠近自己。

  “感覺吃東西,我和阿姨發消息。”凌晨把他推開,走到另一個沙發上,不搭理他,繼續發消息。

  這次她還發語言。

  “阿姨,您什么時候回來呀!”

  “肯定沒有開車吧?我和吳燁說,讓他去接您!”

  “哎呀,阿姨您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嘿嘿,阿姨,您真好。”

  諸如此類的,吳燁在旁邊聽著她綿綿柔柔的聲音,都感慨她會撒嬌。

  女漢子,突然就變成了小嬌包。

  聽著并不下飯的聲音,直到吳燁吃完東西,她還在聊天。

  吳太太也是,不知道哪來那么多話和她說,一直就沒有斷過,你發幾條,我發幾條。

  “你們居然聊了這么久!”這次吳燁是真覺得很厲害了,聊了這么半天,居然還在聊。

  她們居然這么融洽的嗎?

  吳太太加了凌晨微信以后,也不知道聊了什么,反正吳燁感覺,他們感情突飛猛進。

  現在,已經威脅到了他原本就不高的家庭地位。

  以后持續墊底。

  凌晨哼了一聲:“要你管。”

  看了看他,然后又回了幾句消息,才放下手機。吳燁坐在她旁邊的位置去,挨著她。

  凌晨這次沒有趕他。

  木馬!

  “阿姨說她們快回來了,問我有沒有什么想吃的東西,給我帶回來,我哪好意思說啊,結果她說多帶點,我只好選了幾個。”

  木馬!

  “還說讓我提醒你,記得去喂魚。”

  木馬!

  凌晨一邊說,吳燁一邊親!

  木……沒有成功,吳燁才點點頭,表示自己在聽。

  “看得出來,我媽很喜歡你,以后你們婆媳矛盾應該不多。”吳燁尋找機會。

  凌晨防著他呢,完全沒有給他機會。

  “婆媳矛盾,現在才多久!誰知道你以后便宜那個女生?”這話是她故意說的。

  這就是很嚴重了,吳燁坐在她旁邊,把手放在她肩膀上,認真的回答:

  “就不喜歡你這個不自信的樣子,你對自己認識簡直太淺薄了。”

  “我得幫幫你!”

  凌晨被他捧著臉,眼睛睜大大的,然后,就是一個大大的吻!

  還是不習慣的她,沒過幾秒鐘,就一把推開吳燁,然后劇烈的呼吸著。

  呼~!

  “不要老說這種話,有功夫說這些,還不如練習一下吻技!結婚也會用到,還可以增進感情。”吳燁說道。

  給他一個白眼,他們戀愛都沒有談多久,距離結婚,還有很遠的距離。

  增進感情倒是真的,吳燁屬于是打蛇上棍,已經在開始常規練習了。

  “還結婚呢,你先搞定我爸媽再考慮吧。”凌晨說道:“別搞不定,那才丟人。”

  吳燁嘆氣。

  說到這個,他現在還沒有頭緒,吳燁看了看她:

  “把我老丈人的微信給我啊,我和他聊聊天,丈母娘就算了,實在是不知道聊什么。”

  “先和老丈人混熟了再說,到時候讓他幫我,不然難度不小。”

  吳燁準備遠交近攻,曲線救國,先搞定其中一個再說,免得到時候沒人幫忙說話。

  凌晨媽媽,上次聊天吳燁就知道,沒有那么容易擺平。

  但是她爸爸,還沒有接觸過,凌晨說的,他爸爸脾氣很好,吳燁想找他聊聊天。

  按部就班是不行的,要娶媳婦兒,還要主動出擊才行。

  凌晨二話沒說,就把自己老爹的名片推給他,然后又給自己老爸發了個語音消息:

  “老漢兒,弟娃兒加你微信了,記到通過一下。”

  “你不要欺負他哈!”凌晨還不放心的補充一句。

  最后這句話,是拉仇恨用的吧?悄悄的不行嗎?

  吳燁想的自己悄悄地加上他,然后慢慢聊。結果凌晨深怕他不通過自己似的,還特意給他發了一個消息。

  “行了,免得他不加你,不用謝我。”凌晨挑眉:“對你好吧?”

  吳燁嘆氣:“我想說謝謝你!”

  換成自己有閨女,來這么一句話,吳燁肯定要欺負他男朋友。

  拿著手機,看著微信名片,吳燁還是點了添加,不過凌晨爸爸還沒有同意。

  不知道是不是在做飯,聽說他也是廚房長期持有人,餐桌收拾高手。

  這個位置,他混到的地位和老丈人一樣。

  “你說你爸…是不是不太喜歡我?還是在忙?”

  等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通過好友申請,吳燁有點疑惑了。

  凌晨笑了笑,讓他不要心急:“那就等他通過唄,這么急干什么?”

  不過他爸,這會兒應該在家的,這個點,他都在家看足球。

  “你說這么急干什么?我就是想要個名分!”吳燁回答她。

  凌晨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另一個城市,別墅里,凌宇看著手機上的添加好友請求,有點愣住了,想著通過還是拒絕。

  通過還是不通過?

  現在的年輕人,也太勇了,居然直接就加他微信了,他們那個時候,哪敢這樣搞?

  都是很含蓄的,多去女方家里走幾次,然后才找機會,和老丈人提起談戀愛的事情,問他說什么想法,有沒有什么意見。

  沒問題以后,就是看時間差不多了,含蓄的提出想結婚,看看對方父母是什么想法。

  凌宇一直以為,自己未來的女婿也會是這樣,結果,吳燁直接加他微信了。

  這牌,不按套路來啊!

  在開始談戀愛,就加微信,以后要是有什么矛盾,我管還是不管?

  這小子,這么心急干什么?簡直是給他出難題。

  沒有急著添加好友,他先找了不少的東西發朋友圈,類似;

  閨女被欺負,老丈人一怒之下這樣做……

  那些嫁閨女的爸爸,是這樣的心路歷程,感動千萬人。

  淺談年輕人應該具備的責任心…

  閨女受委屈,他一聲令下,十萬.......這個被凌宇刪除了。

  類似這種朋友圈,他連著發了好幾個,然后他才看了看消息,點擊同意好友申請。

  “你和吳燁已經是好友了,可以開始聊天了。”

  看著這行提示,凌宇摸了摸下巴:“反正他不說話,我就不說話,唉,主要是我也不知道說啥子!”

  閨女多一次有男朋友,他也完全沒經驗啊。

  這種事情,他都有點麻爪,只能根據別人的經驗來慢慢套。

  “按照慣例,他應該要先給我發消息吧?”凌宇球賽都不看了,看著手機屏幕喃喃自語。

  然后就看著頂部那一行字,從對方正在輸入中變成正在刪除,又變成正在輸入中,又刪除。

  “哈哈哈!”凌宇忍不住笑出來。

  他肯定不知道,魔都吳燁家里,吳燁絞盡腦汁的想發一個印象深刻點的問候語。

  結果刪刪改改的,還是沒有想到什么合適的話。

等了半天,吳燁才發了干巴巴的叔叔好  凌宇很無語,搞半天就發了這個,還以為會發什么驚天動地的消息。

  白期待了半天,叔叔能好嘛?

  你也好……后面發什么?凌宇撓撓頭,發了個小吳你也好,吃飯了嗎?

  這是他想了好一會才想到的,打麻將他侃侃而談,口若懸河,滔滔不絕于麻友之耳。

  但是和閨女男朋友聊天,他有點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種感覺,大概就是不知道聊什么。

  吃過了,您呢,吃了么?這是吳燁回的消息。

  你阿姨還沒有回來,我們習慣等會吃。凌宇回復。

  您辛苦了!

  凌宇:“……”

  無數次的預想過,自己家晨晨有男朋友了,會是什么情況,但是他沒想到會是這樣。

  和你聊天才是辛苦了啊,小伙子。

  兩人聊的干巴巴的,凌宇也不知道和他聊什么。

  吳燁也是一樣的感覺,平時那些騷話又不能說,再加上第一次和他聊天,還有點緊張。

  簡單的結束了聊天,吳燁看著凌宇的朋友圈發呆,感覺刀子撲面而來,凌宇也看著吳燁的朋友圈發呆,感覺刀子按耐不住。

  呼~氣人。

  “又在看心靈雞湯?說了少看那些東西,老是吵架,就因為你喜歡看那些東西。”

  藍總裁剛進屋,把鞋子換好,就看到氣呼呼的凌宇,不知道他又在感同身受那個男同胞。

  老是喜歡那種被甩的,被綠的,被欺負的,愛而不得的,幾十歲的人了,有什么意義?

  不知道看點育兒的,以后還可以帶外孫,一點覺悟都沒有。

  凌宇看了看她:“拜托,堂客,我們吵架不是因為雞湯,而是因為你脾氣不好好吧。”

  藍總裁:“……”

  “我兒豁,你再說一遍勞資聽哈,我把三十七碼的靴子印在你四十一碼的臉上,不掉下來,你信不信?”

  藍總裁一直是辣媽,不完全指身材而是個性。

  凌宇:“……”

  信,怎么不信,言出必行藍筱雅他最了解了。反正,她根本不承認自己脾氣不好這個事實。

  “開個玩笑,不要見氣,你脾氣最好了,真的!”凌宇改口。

  唉~。

  凌晨也是和她媽媽個性差不多,不知道為什么,他突然有點同情吳燁這個小伙子。

  剛開始談戀愛多溫柔,結婚已經就多兇殘,藍總裁最開始何嘗不是,溫柔的很。

  現在…翻箱倒柜,都找不到曾經的溫柔。

  吳燁…好自為之!

  “你剛才看啥子,看的那么認真?”藍總裁坐在他旁邊,翹著凌晨同款二郎腿,轉頭問他。

  對于破壞家庭幸福的罪魁禍首,她一貫不留情,該銷毀就銷毀,該告誡就告誡。

  凌宇把手機遞給她,藍總裁拿過手機看了看外殼:

  “都摔掉漆了,回頭再買一個新的…咦…這臭小子加你微信了?”

  “哈哈哈,和你以前跟我爸聊天似的,干巴巴的,笑死我。”

  “上次打電話的時候,他能說的很叻,沒想到在你面前居然是這樣。”

  藍總裁忍不住笑出來,和她打電話的時候可不是這樣,可能叭叭了,還氣她呢。

  凌宇靠著沙發,看了看她:“你不懂,這是老丈人的氣場。”

  藍總裁:“……”

  老丈人的氣場?哦喲,好張揚!

  “來著老丈人的壓制,我都不敢對他太嚴厲了,怕他承受不住。”凌宇侃侃而談。

  藍總裁差點沒有笑出來。

  其實凌晨外公也很好脾氣,凌宇剛開始也是聊天都聊的干巴巴的。

  后來,才慢慢好起來。

  “你都把他壓制了,都不敢嚇他,你剛才嘆啥子氣?”藍總裁問他。

  凌宇點開吳燁的朋友圈,讓她看了一下。

  “其他的倒是還行,就是朋友圈特別糟心,全是合照,閨女還笑的特別開心。”

  凌宇拍了拍額頭,真的感覺到了女大不中留,剛才還發信息說,讓他不要欺負吳燁。

  爹都不相信了,就顧著自己男朋友,地位堪憂。

  看到朋友圈,他都想屏蔽了,凌晨倒是沒有發,可能是應為田甜的原因,但是吳燁發的多。

  他們出去玩的照片,吳燁發了好多朋友圈,還是專門挑他喜歡的發。

  他喜歡的,老丈人能喜歡?

  “都說了,女大不中留,姑娘大了,肯定是要嫁人的,有什么辦法?要不現在生個二胎算了。”

  “你覺得哎?”

  凌宇:“……”

  “得了把你,都是這把年紀了,還考慮這些…扯淡。”

  “能不能想點現實的,生二胎現實哎?”

  凌宇嘆氣,這顯然是不現實的,再說這種事情,真要有想法,早個十來年還差不多。

  現在,都快五十了,考慮這些,都不是能不能生的問題,而是根本不可能考慮。

  “先去做飯,吃完飯再說吧!”凌宇站起來,去廚房做飯。

  藍總裁的日常,其實大部分都是加班到9點,10點才回來,他也習慣了等她下班。

  食材他都提前準備好了,就等炒菜就吃飯,花不了多少時間。

  “等我換個衣服,我給你幫忙打下手。”藍總裁緊隨其后站起來。

  凌宇轉身看了看她,指了指按摩椅。

  “打下手這種事情,是你應該做的嗎?按摩椅上躺著休息,我說話不好使了是不是?”

  “閉嘴,趕緊去!”

  藍總裁:“……”

  “哎呀,好叻老公。”難得的,藍總裁聽了他的話。

  這種霸氣,誰吃得消呢?

  另一邊。

  魔都。

  凌晨看著吳燁的消息,忍不住笑趴在沙發上。

  “哈哈哈哈,還說什么分分鐘搞定老丈人,哈哈哈,說話都支支吾吾的,簡直笑死我了。”

  凌晨在沙發上滾來滾去笑,吳燁看著她,忍不住嘆氣。

  失敗啊!

  簡直太失敗了。

  如果是丈母娘那種語氣,很容易突破語境限制,但是老丈人這種,感覺不知道和他聊天,他又不盛氣凌人的。

  搞哪樣?

  叔叔你好,我是你閨女男朋友。

  對吧,可以這樣。

  問題是,他很好脾氣,吳燁就很無奈了,吳燁自己也覺得,這個天聊得有點失敗。

  經驗不足,吃虧啊!

  回頭,得請教一下老吳,有事還得靠老吳。

  “好了,姐姐你不要笑了,在笑我親你了哦。”吳燁警告她。

  凌晨捂著嘴,才坐直身子,只是她還是忍不住笑。

  嗚嗚嗚……嘿嘿嘿!

  有什么好笑的?

  有什么好笑的?

  拉過她就是一口。

  “唔……”

  十秒以后,吳燁才問她:“還笑不笑?”

  凌晨搖搖頭。

  “唔…”

  十秒鐘以后,吳燁看了看她:“我相信你了!”

  “好了,你看怎么坐著舒服,我要捶你了!”凌晨站起來。

  吳燁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凌晨才跑到另一個沙發上去了。

  “姐姐,你說你爸這個朋友圈,就是剛發的這個,是不是在點我?”吳燁問她。

  凌晨偏過頭看了看,然后點點頭:“他就是這個想法,不過就是擔心你欺負我,沒事的。”

  “那么輕描淡寫?”吳燁感覺不可置信。

  凌晨點點頭:“不然呢?”

  看了看時間,吳燁說道:“晚上回家不安全,要不就在我這里將就一下?”

  第二天一早的時候,剛跑完步,吳燁和凌晨在一起吃早餐。

  剛開始吃,吳燁就收到了衢雪的電話,聽到是女聲,凌晨雖然沒有什么奇怪的表情,但是耳朵卻全神貫注的在聽。

  她有個習慣,就是在認真聽東西的時候,耳朵會微微的動。

  吳燁接電話的時候,就發現了,她其實也是個醋罐子。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吳燁直接開了個免提,把聲音調低了一些,然后把手機放在桌子上,一邊吃東西,一邊說。

  他預感不是什么好消息,不然衢雪也不是這種垂頭喪氣的語氣。

  “雪姐,在聽的,什么情況?”吳燁問她。

  凌晨一邊吃東西,一邊默默地聽著。

  備注是雪姐?這是那個小餅干?

  “昨天打電話的時候,那個老板懟了我一頓,說我是黑中介,還問我你是不是吸血鬼。”

  “說什么乘人之危不是君子所為,房子便宜要,還要他送車,雖然不知道前面兩個煞筆為什么答應了,他是肯定不可能答應的。”

  “反正吐槽你很厲害,多到我記不住,總之他的意思,就是讓你換個枕頭,不要白日做夢。”

  衢雪說了一大堆。

  凌晨一邊聽,實在是忍不住笑,努力在忍,但是很辛苦。

  好想笑啊!

  聽完對方說的話,大概的意思她也懂了,吳燁買房子砍的太過分了,人家已經生氣了。

  還很能說,吐槽了吳燁一頓,連帶對方都被噴了。

  “這樣啊,那就算了,還是再找找吧,這個事情就麻煩雪姐了。”吳燁說道。

  談不攏沒有關系,吳燁本來也是砍一刀,看看行不行。

  不行就算了,房子那么多,又不是找不到,沒有張屠夫,就吃不了帶毛豬?呆毛豬都可以。

  下一個更乖,更好,更合適。

  “行,那我再找找其他的,有消息了通知你,你先忙你的。”衢雪回答。

  吳燁掛了電話,然后才給他衢雪發了個紅包,讓她買奶茶喝,不能白辛苦他一趟。

  “所以說,你現在要買房子?”凌晨好奇的問他。

  吳燁搖搖頭,不是房子:“準備買個商鋪,考慮著開第三個店。”

  第二個已經準備差不多了,第三個店的籌備工作,要開始做了。

  不能一直等,總要有點進度。

  “就第三個了,另一個店就弄好了?”凌晨驚訝。

  上次還說才在開始裝修,很多東西都沒有弄好,不然準備帶她去看看的。

  才沒過多久時間,就已經弄好了,效率也太高了。

  吳燁點點頭,他辦事情一直很快的,只是凌晨不知道而已。

  以后就習慣了。

  “嗯,剛好新店開業的時候,我們一起過去,帶你嘗嘗味道,準備工作做了很久,我感覺還行。”

  能做的事情,都做到最好了,如果還是不行,吳燁都覺得是時運不濟了。

  失敗的可能性已經無限壓低了。

  “你那那叫很久?”

  “我已經覺得很久了,你不覺得?”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太快了!”

  “進度太塊,很容易出問題,那些密集大規模開店的,管理不當的很多,而且你是做餐飲行業,穩最重要。”凌晨說道,

  吳燁答應,他已經盡力穩住了,先抓味道,再抓服務,然后是宣傳推廣,鎖客留客都有方案。

  他也不是腦子一熱就砸錢進去,還是在深思熟慮以后在開始的,沒有那么沖動。

  “放心吧,除了你這里,我什么時候都很冷靜的。”吳燁回答。

  在凌晨這里,確實是冷靜不下來。

  “閉嘴,好好吃飯!”凌晨說道。

  “我在新店那邊樓頂弄了一個房子,玻璃房。”吳燁說道。

  凌晨裝作沒聽見。

  ------題外話------

  欠更:1

馬上還完了,求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