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20 放蕩不基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在家里喂了魚,澆好花,倒了垃圾,開著車離開小區。

  他離開的時候,西北老家,日頭正毒。

  拿著鐮刀站在地里,穿著質樸衣服的老吳,一只手擋著光,拿手機看了看消息。

  把手機放到兜里,彎下腰繼續打豬草:“魚死不了了!”

  老吳一邊割草,一邊喃喃自語。

  今天的豬草還不夠,而且日頭有點毒,哪怕是戴著草帽,他都感覺一身汗。

  太陽照在身上,滾燙。

  手上的鐮刀迅速揮舞著,一把把嫩草被他放在一邊。這種日子,就是真實的面朝黃土背朝天。

  養牲口,種莊稼,光這兩個事情,就能讓人起早貪黑,占用大部分時間。

  他為什么要努力,最開始的時候,就是不希望吳燁,只有汗流浹背種地這一個選擇。

  至于和老爺子一起搞藝術,成功可能性并不大,老爺子成功,不代表吳燁也會成功。

  這些事情,太吃天賦了,他都沒有那種天賦,怎么保證自己孩子有這個天賦?

  基因突變嗎?

  老吳一直覺得,自己一輩子,算得上是運氣好的。

  小時候家庭條件不差,長大了老婆賢惠溫柔,孩子不是個敗家子,人到中年事業穩定。

  除了發際線,其他方面都算是不錯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談不上什么人生贏家,但是老婆孩子熱炕頭,這個看著最簡單,卻很難的目標,他做到了。

  照顧父母,他也做的很好,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老吳的日子還么有過得那么艱難。

  “老公~先來喝點茶,休息一會兒再割。”吳太太從田埂上下來,把手里拿著的茶缸遞給他。

  剛從家里拿來的,她本來在洗衣服,老太太給她的,讓她送過來。

  老爺子一邊說打個豬草而已,小題大做,一邊又從冰箱里拿了兩瓶礦泉水,遞給吳太太,讓她帶上。

  吳太太剛來,就看到老吳在認真的割草,看著老吳一身汗,吳太太拿著紙巾給他擦汗。

  老吳不是什么干農活的材料,長期做輕松的工作,每年回來累幾天回去的時候,都在說腰酸背痛。

  “累不累?”

  老吳搖搖頭笑了笑:“這有什么累的,不累,就是曬的。”

  只是一直彎腰有點難受,倒談不上多累,也不算什么重活。

  家里的土地,都是和人家換過的,位置也不算遠。

  “今天太陽大,你回家去吧,我干完活兒就回去,沒剩多少了。”老吳喝了一大口涼茶。

  回老家以后,放牛羊,打豬草,喂豬,做家務,都是他們夫妻在做,老太太難得享幾天清福。

  只是幫忙看看灶火,打打下手。

  吳太太最近也忙里忙外的,做完這個事情又去做那個事情,家里好像總有那么多事情等著她做一樣。

  忙里忙外的,一整天都沒有停過。

  “衣服都洗完了,我來幫你,刀我都帶來了。”吳太太笑著回答:“兩個人割的快,早點忙完就回家,外面熱。”

  今天太陽太大了,她也舍不得老吳一直在外面曬著,早點弄完,早點回去休息。

  “早知道,就把吳燁帶回來。”老吳說道,放好茶缸,又繼續割草。

  吳太太忍不住笑了笑。

  這是后悔帶吳燁回來了,不然還有個指揮的人,現在吳燁沒回來,什么事情都是他們做。

  以前都是老爺子指揮兒子,兒子指揮自己兒子。

  不過,吳燁現在哪有心思回來打豬草,一門心思都在拱白菜。

  “你就別想了,他現在指不定在那里約會呢!”吳太太回答。

  老吳看了看鐮刀,吳燁不回來,負重前行的就是他。養兒別說防老,割豬草都沒有空。

  兩個人的效率,比一個人高多了,最后老吳背著滿滿當當的背簍,回家的時候,還感覺有點忠。

  “以前背個一百多斤都不難,現在不到一百斤都感覺吃力。”老吳感慨。

  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再年輕了,年輕的時候,他也有一把子力氣,不知不覺就開始老了。

  還以為自己是三十來歲,結果已經快五十了,難怪日益嚴重的想抱孫子了。

  “背不動很正常,老牛了嘛!犁地都不行了。”吳太大說了一句。

  老吳:“……”

  總感覺這話有點毛病,但是他又沒有證據。

  魔都。

  吳燁還開著車在路上,他今天準備去看看房子,衢雪和他聯系過,已經在等著他了。

  吳燁因為回家了一趟,耽擱了不少時間。到了位置以后,衢雪在門口等他,手上還拿著兩瓶飲料。

  看到吳燁以后,她遞了一瓶營養快線給吳燁:“給你補充一下營養,有對象的都喜歡喝這個。”

  結果營養快線,吳燁說道:“你為什么喝的就是奶茶?”

  “給你喝一口?”

  吳燁搖搖頭:“我只喝不加茶的,你留著自己喝吧!”

  衢雪掩著嘴笑了笑:“不加茶的,你得回去喝,家里肯定有。”

  吳燁沒有回答她,而是看了一下樓梯,從一樓上去,寬敞的樓梯直達二樓,然后就是鎖好的玻璃門。

  兩人拾級而上,衢雪還會時不時晃一下,抖一下奶茶。

  到了門口,就是一道鋼化玻璃門,那種質量很好,碎就成渣的玻璃門。

  “這個鎖不太行,很多差不多的鑰匙都可以打開!”衢雪彎下腰,打開門鎖。

  吳燁聽著她的話,轉過頭,非禮勿視。

  “現在很多鎖都有這種情況,一把鑰匙可以開很多同類型的鎖!”吳燁知道這種情況。

  以前的鑰匙都是開一把鎖,現在很多鑰匙,都可以開很多鎖。

  也不知道是鎖的問題,還是鑰匙的問題。

  “明顯是鎖有問題,質量不夠好。”衢雪推開玻璃門。

  吳燁點點頭,暗暗覺得,應該是鎖孔的問題吧!

  進了店鋪以后,才得以窺得全貌前一任房主,還有很多東西留下來,沒有搬完,零零碎碎的放在角落。

  大概率是簡單拆下來就搬走了,墻上還有不少沒有撕下來的廣告。

  整個商鋪的面積很大,一眼看出去,顯得空空蕩蕩的。

  “感覺怎么樣?面積都不夠大?”衢雪問他。

  吳燁點了點頭:“這個長寬剛剛好!很合適。”

  他拿來做餐飲,都是開大店,小了用不了,也不好用,還是要這種面積大的,最合適不過。

  “合適就好。”衢雪還怕不夠,手上倒是有更大的商鋪,但是位置沒有這么好。

  吳燁要求的條件,就這個最合適,其他的都差了不少。

  “這層商業,差不多一千五百個平方,房東要價是1.3億,其他的就沒有什么好給你介紹的了。”

  “看了就知道合不合適!”衢雪站在窗前說道:“人流量沒得說,位置也是。”

  優點都是顯而易見的。

  很滿意的房子,大部分情況,容易錢不夠,因為一分錢一分貨。

  吳燁伸頭看了看窗外。

  外面就是熱鬧的街道,這個面積很大的商鋪,地處熱鬧的商業街,附近的人流量,很多都是匯聚到這邊來。

  就像是衢雪說的,位置沒得說,看一眼就知道,要不是太大了,都被別人吃下了。

  這種業態,合適做的店有很多,拿來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不過吳燁腦子里,第一時間想到的,還是做烤肉店,或者特色火鍋店,最不濟也是做個美食城。

  他是死磕餐飲了。

  “確實很棒!”吳燁說道。

  衢雪點點頭:“我是專業的嘛!自己人,肯定找最好的給你。”

  “柯達肯定后悔沒讓你介紹女朋友,錯過了最好的。”吳燁開玩笑。

  “你不也是!”

  “我已經有最好的了。”吳燁回答。

  衢雪多專業,都應該介紹不到凌晨那種姑娘。

  樓上倒是看完了,面積,環境,各方面都不錯,吳燁多繞了一圈,然后又到樓下看了看。

  衢雪也沒有打擾他,吳燁自己有主意,無非就是幫他找而已,她都沒有期待吳燁會真的要。

  一方面是為了出來溜達,另一方面當幫吳燁的忙了。

  不過看他這么認真,衢雪有點疑惑:“不會是真的想要吧?”

  一個多億可不是幾百萬,這種大交易,她知道多苛刻,難度太大了。

  有一種我明明就是翹班溜達,卻有可能搞一單的感覺。

  銷售工作,無限可能。

  吳燁看的很認真,又在附近走了一圈,吳燁才拍了幾張照片,算是把情況了解清楚了。

  這條街就是商業街,附近商店林立,大的小的都很多,吃喝玩樂到購物應有盡有。

  這種地方,競爭大了點,但是還是味道這個問題上,吳燁根本不怕競爭。

  可以搞一波。

  站在窗邊,吳燁看了看她:“價格還能談嗎?”

  這個價格有點貴了,吳燁覺得可以再談談,如果還有講價的余地,他可以拿下來。

  衢雪笑了笑:“當然,你要買的話,業主戀愛都能和你談,何況是談價格。”

  “不過降價空間沒有多少了,大概1.2就到頭了。”

  “那邊老板說的是生意虧了,要填窟窿,市場價格是1.5,不過這種大商業,正常到1.351.4賣。”

  “還能再談一下,有想法的話,我和他談談?”

  她不知道吳燁是不是真的想要,真的想要,她就聊一下。

  反正聊聊有不會怎么樣。

  吳燁在沿街的一邊窗戶走了一遍,又往另一邊走了一圈,站在中間比劃了一下,又站在最角落看了看。

  然后和衢雪說道:“雪姐麻煩你問他一下,全款的話,他多少賣。”

  “買這些東西,還是全款更舒服,也好講價。”

  衢雪:???

  “全款?”

  她有點傻眼了,吳燁還真的要買?而是還是全款?

  懂不懂全款的含金量啊?

  吳燁看她愣愣的樣子,笑著點點頭,他們并不知道吳燁的經濟情況,還停留在五百五都要找家里的程度。

  其實當時的錢,都是他自己拿出來的,只是拿老吳當兩個借口。

  吳燁也不知道,老吳給他把前老板擺平了,但是楚良和衢雪說過,他們真的以為是老吳出的錢。

  一直都深信不疑。

  “真要買啊?”衢雪有點不敢相信。

  吳燁點點頭。

  “一個多億叻,這是一個多億的商鋪,你要全款?”衢雪問他。

  很多大老板都拿不出這個錢,來全款買,都是貸款。而且貸款是更好的選擇,周轉一下,都可以買兩個了。

  用人家的錢,來辦自己的事,這才是正確的操作辦法,哪有人直接全款買商鋪的?

  所以她覺得很不可思議。

  “就按照全款談吧,我不喜歡還貸款,欠人錢很難受的。”吳燁回答。

  他的情況,和其他人不一樣,其他人是撬動,他不是,他是拿著聚寶盆的。

  能多拿一套在手里,就多拿一套,再怎么跌,都不可能太過分。

  不至于一個億買進來,變成一千萬,就算是一千萬,那也是錢。再加上個店鋪本身賺的錢,橫豎都是賺了。

  “全款的話,應該能談到1.15,你是什么想法?”

  吳燁出全款,肯定有要求,全款這種想法,對方拒絕不了,那就要看能不能答應要求了。

  衢雪一聽吳燁是真要買,就開始認真了,這種大單,很難遇到的。

  搞一套,吃一兩年都沒問題。

  吳燁想了想,然后說道:

  “1.2的話,也可以,不過得他出稅,看看搭個什么添頭,房子車子都行,不同意的話就算了。”

  這是吳燁買商鋪的慣例,總要人家搭一點什么東西,什么都不搭,他就再選選。

  錢在他口袋里,占著主動權。

  衢雪:“……”

  搭點什么東西?

  倒不是沒有客人這樣做過,搭了豪車首飾的都不在少數。

  “你這是逮住蛤蟆撰出尿啊!你覺得對方能同意嗎?稅錢出了還得搭東西進去。”

  衢雪很清楚,稅就已經是不少錢了,換成她,肯定不愿意。

  “反正前兩個賣的,都同意了,現在開的車,住的房子都是他們搭的,要是不同意,我們就再找唄。”

  “反正錢在手里,總不可能找不到的,總有合適的賣家。”

  “我也不急著一時半會,他不一定有那么多時間,不然早就去辦抵押去了。”

  “這些個老板,不是應急,店鋪他肯定寧愿租出去,都不會賣出來。”吳燁說道。

  他現在,手里還有3個多億,下個月就4個億了,除了花掉的錢,每個月錢都在瘋狂增加。

  他說自己端了個聚寶盆,毫不過分。再加上新店還沒有穩定,吳燁也不急,反正一點點辦。

  第三個店拿下以后,公司都能值個幾個億了,再搞兩個,今年搞五個店,算是完成今年目標。

  把公司做到價值十個億,用自持物業開店,也就吳燁只這樣做。

  大部分人眼里,這是很傻的做法,那又怎么樣?他管人家干嘛呢!

  “行,你有錢,你全款,你是大爺,我找他談一下,順便服務費也讓他出了。”衢雪說道。

  坑吳燁,她可能下不去手,但是坑客戶,她毫無問題。

  反正吳燁提的要求,人家都不一定答應,多加點,無傷大雅。虧了一個億以后,再虧幾萬塊,都不會把幾萬塊當錢。

  灑灑水而已。

  “雪姐和我想的一樣!看他怎么說吧,不行的話,再找一下那種臨街的小樓,那種老房子,都可以的。”

  “主要是地段,反正買來以后,干什么都可以,大不了我開酒樓。”

  “而且今年起碼還要三套,這個事情得麻煩雪姐上上心。”吳燁說道。

  今年的目標就是十個億,一大半剩下的就是公司收入占一小半。

  衢雪:“……”

  “五個億?拿來買房子?臥槽…低估你了啊!你這是真的高富帥啊!”

  “吳總,你太牛匹了!”

  最開始的時候,還擔心吳燁拿不出來幾百萬開公司,也覺得讓他出錢有點道德綁架。

  現在才發現,他五個億都能拿出來……五百萬,真的是灑水了。

  五個億那是什么概念?

  衢雪沒辦法理解,反正他知道,很多身價幾十億的老板,都拿不出來五個億的現金買房子。

  就算是有,也不會這樣干。

  “其實也沒多少,今年的計劃就是這樣,主要是先把公司做起來。”吳燁笑了笑。

  一年的九個億都沒有花完,他發現自己花錢的速度確實是很慢。這樣下去,猴年馬月才能干到一百億?

  他可等不起那么多時間。

  衢雪嘆氣:“難怪那么多女生迷高富帥,你這種,姐都感覺扛不住。”

  吳燁笑了笑,看了看時間,看房子花了不少時間了。

  “一起吃個飯,今天辛苦雪姐了。”吳燁說道。

  衢雪沒有拒絕,她倒是不辛苦,不過一想到吳燁輕描淡寫的幾個億,就覺得吃個飯而已,小問題。

  吳燁其實都不餓,他是吃了不久,衢雪還沒有吃,為了房子的事情,她還餓著肚子。

  本來準備看一眼就去吃飯的,然后她就回公司,結果看了這么久。

  還對她的客戶提了無理的要求,也不知道到時候人家會不會罵她不專業或者讓吳燁換個枕頭做夢。

  吃他一頓,當是被客戶罵一頓的補償了。

  吳燁拿著手機,就在旁邊找了一家大一點的餐廳,兩人坐在位置上,衢雪有把菜單給他。

  太貴了,一道菜都是還幾百,很多菜動不動就是四位數。

  “你點菜吧!我都可以的。”

  “都可以?那好吧!”吳燁點了幾個菜,把菜單交給服務員。

  上菜以后,吳燁只是偶爾吃一口,他都不餓。

  衢雪倒是吃的很香,這種均消不低的餐廳,衢雪也很少吃,他們的工作雖然賺錢,但是都大手大腳。

  平時吃飯,也是干凈普通的館子,聚會請客才貴一點。

  “感謝吳總請我吃了頓大餐,為了這頓飯,我也得讓你把五個億花出去。”

  “這個事情,就交給我吧,幾個億而已,用不了多久。”衢雪斗志滿滿。

  就只有人賺不到錢的,沒有聽說過人花不完錢的,別說五個億,五十個砸進魔都商鋪市場,也起不來多大的水花。

  “好,那就麻煩雪姐,幫我把這幾個億解決了!”吳燁笑著回答。

  衢雪保證著:“解決不了這幾個億,姐幫你解決幾個億!說話算數。”

  她又開始了,還是那樣,完全沒有什么變化,正經不來多長時間。

  “現在公司怎么樣了?我一直忙其他的,很久沒有過去了。”吳燁問她。

  衢雪想了一下,從什么地方開始說:

  “招了不少厲害角色,競爭非常大,我們這些老員工,一個個都在努力。”

  “挺穩定的,現在業績都已經翻倍了,你有時間可以回去看看。”

  “不過你都在做大生意,肯定忙,沒時間就群里聊也行。”

  聽著她的話,吳燁感覺慚愧,他其實并不多忙,很多事情都是交給其他人在做。

  他就一門心思在談戀愛,想忽悠凌晨做大生意,合伙開公司,創造新成果。

  是不是有點戀愛腦?

  “行!忙完這段時間,我回去看看。”吳燁回答。

  確定好房子的事情交給她辦,衢雪倒是吃的心安理得了。

  反正中介費房主出,吳燁等于少出了不少錢,省出來的錢,都吃飯夠幾個月了。

  “回頭帶你女朋友見見啊,不知道多漂亮,很好奇啊!”衢雪說道。

  吳燁點點頭答應。

  “新店開業就是最近,到時候一起去吃個飯,就能見到了。”吳燁說道。

  開業的時候,他肯定要邀請一下朋友,到時候凌晨這個女朋友,肯定也要到場。

  “行!記得通知一下。”衢雪回答。

  吃完飯,吳燁結了賬兩人走出飯店。

  在停車場看著她開車離開,吳燁才坐著車,往剛才看的店門口路過。

  看著面積不小,環境位置也很好的店鋪,吳燁確實是有些想法。

  這是目前遇到的最好的一個店鋪,能談就最好,談不攏就是有緣無分。等衢雪那邊談一下,就知道答案了。

  “未來還長,不慌不忙!走穩,走踏實。”吳燁喃喃自語,看了一眼商鋪,才開車離開。

  今天沒有什么事情要辦了,吳燁就準備回家,看房子花了不少時間,現在回去,都已經是傍晚了。

  天邊的太陽,已經開始掉進鋼鐵洪流里了,戴著藍牙耳機,吳燁打了個電話給凌晨。

  一天不聯系,有點想她了,不知道還在因為早上的事情生氣沒有。

  電話接通的很快。

  “姐姐,什么時候下班,晚上一起吃飯啊!”吳燁問她。

  他都沒有注意到,自己語氣變化很大,那種很溫柔的,雀躍的,開心的語氣。

  不過凌晨沒有答應:“吃飯還是改天再約姐姐吧,今天晚上姐姐有約哦!”

  一整天不打電話,不發信息凌晨故意氣氣他。

  吳燁是個醋王來的,和大部分人一樣警惕,聽到她有約,警惕心立馬就起來了。

  “那個小餅干約你?帶我一個啊!最近壞人很多,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出去。”吳燁說道。

  迅速腦子里過濾了一下,可能約她的人選,吳燁覺得還沒有確定目標,凌晨就忍不住笑起來。

  “是田甜約我,不能帶你了,帶你去,到時候就是全武行了,為了她的安全著想,我還是自己去。”

  吳燁嘆氣。

  還說晚上吃個飯,聊聊天,重溫一下早上的意外,模擬一下應對這種意外的辦法。

  為以后打下一些基礎。

  結果,她居然不在,那就只能自己孤零零的回家了。

  “那好吧,不過不要玩太晚了,時間差不多了就早點回家。”

  “不要去那些娛樂場所啊,有什么情況,記得打電話。”

  吳燁絮絮叨叨的說道,凌晨在電話另一頭笑。

  “好的,弟娃兒!”她答應下來。

  吳燁掛了電話,準備去洛白的就把蹭小吃。男人,好像只有女朋友不在的時候,才能想起兄弟。

  女朋友在的時候,心里只有女朋友,女朋友沒空的時候,兄弟迅速補上這個位置,第一時間出現在心里。

  也不是不重要,就是容易忽略,吳燁不知道這是不是重色輕友的表現。

  應該不是!

  確實只能顧得上一頭,沒辦法,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吳燁這種情況,也難怪洛白老是吐槽他重色輕友,就顧女朋友,忘記哥幾個。

  “不過,要是這么論,寧渠才是第一個。”吳燁笑了笑。

  當時寧渠貪戀愛的時候,都顧不上他們,自己早早就跑了。

  說好的大家在一個地方讀書,結果顏潸潸去哪里,他就跑到顏潸潸哪里去了。

  所以,他才是第一個。

  開著車回到公寓樓下停車場,吳燁停好車,就去了洛白的黑鳳梨酒吧。

  吳燁才發現自己本質上,不習慣沒有人陪,可能是不習慣孤單,也可能是害怕寂寞。

  到了酒吧,音響里播放著流行歌曲,酒保在收拾吧臺,偶爾有幾個客人,各玩各的。

  這個時間點,來酒吧的人還不是最多的,等會兒過了吃飯時間,人就開始慢慢多了。

  高峰期是八點以后,一點以前。

  “吳總,歡迎光臨,今天要喝點什么?”服務員拿著菜單問他。

  沒有接菜單,吳燁知道自己要什么。

  “老規矩,大杯鮮果汁。”

  “再要幾個小吃,今天不準備回家做飯了。”

  “你們老板呢?”

  他來就沒有看到洛白,平時他都泡在酒吧里,今天居然沒有看到他。

  服務員小姐姐伸手,指了指一個方向:“老板有點忙,你也知道的,現在還在后面休息呢!”

  她們店員都知道老板是個海王,撩店里的女客人。

  人家已經喝酒消費了不說,洛白還準備讓人家再消費。酒水消費就算了,老板還要消費。

看了看角落的  在后面加班?

  洛白這個家伙,在最后面,給自己做了個房間,這個月偶爾就加加班。

  特別是最近調理了一下,洛白工作熱情很高,加班覺悟也很高。

  吳燁找了個位置坐著,安安靜靜的看著外面的廣場,掃了好幾圈,都沒有發現上次那個算命的。

  他還有點想問一下對方,自己和凌晨的姻緣情況怎么樣,結果他再也沒有出現過。

  很遺憾。

  臺上,駐唱的小姐姐坐在高腳椅上,抱著吉他開始彈唱民謠,旋律優美,節奏也不快。

  吳燁聽著音樂,感慨好聽的同時,又時不時的叉一個雞塊吃。不過他這種悠閑,沒有多久就被打破了。

  洛白出來了,手上還拉著一個穿瑜伽褲的女生。吳燁只看了一眼,覺得這應該是個舞蹈老師。

  洛白拉著她,坐在吳燁對面說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coco。”

  吳燁微笑,三流龍套的名字,估計明天洛白又要換女朋友了。

  coco,這個名字倒是很有意思,洛白很擅長這個名字。

  “coco你好!”吳燁和她打招呼。

  禮貌性的回答了吳燁一句,她就沒有多說什么了。

  “她是瑜伽老師,工作有點忙,我先送她去樓下,再回來找你。”洛白說道。

  看這個意思,都不準備送人家回家了,吳燁覺得他有點八掉無情,還沒待幾分鐘,就開始趕人了。

  不是八刁無情是什么?

  女生雖然有點心不甘情不愿,還是站起來,和洛白一起離開了。

  “只進體,不進生活,還得是洛白啊!”吳燁感慨了一下。

  他該狠心的時候,連你去女廁所,我去男廁所,我們不一樣的分手理由都能扯出來。

  電視劇演的,都沒有他干過的事情離譜。

  看星星完了,就是各奔東西,分道揚鑣,不再聯系。

  吳燁不知道意義在哪里,就是這個原因,萬能鑰匙很有成就感嗎?

  聽著民謠,吃著小吃,吳燁覺得這種悠閑挺好的。不過沒有悠閑多久,洛白就回來了,拿著一杯雞尾酒,坐在吳燁對面。

  “你能來這里,是因為凌晨有事忙去了吧?”洛白直言不諱。

  吳燁尬笑。

  不得不說,洛白看人真準。

  “你還好意思笑,有了對象以后,你特么比我還渣,想起來就來一次,想不起來都不來。”

  “真是男大不中留,有了媳婦就忘了一波人。”

  “她要是在,你能想到你還有兄弟?你特么滿腦子都是凌晨。”

  洛白吐槽了半天,吳燁吃著小吃等他吐槽的差不多了。

  才慢慢悠悠回答:“對,我就是這種人,你要怎樣?”

  洛白:“……”

  豎起大拇指:“臥槽,你也夠不要臉啊!我欣賞你。”

  “不基,謝謝。”吳燁回答。

  洛白撇撇嘴,他也是放蕩不基的人,愛好不是男生。

  吳燁注意到他有點不太高興,明顯剛打完牌,還不高興,難道是打牌輸了?

  遇到高手了?

  “你又怎么了?大姨夫來了?”吳燁問他。

  愁眉苦臉的,不像是打撲克輸了,應該是有什么心事。

  “不是大姨夫要來了,而是東方不敗要回來了!”洛白說道。

  吳燁:???

  “你怎么知道的?你還在關注她?”吳燁問她。

  洛白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你滿腦子都是你們家凌晨,何時關注我你爹我?”

  我的我的。

  這個事情,他沒辦法反駁,確實是最近心思都在凌晨和事業上,以及凌晨的事業上。

  導致他沒有關心到洛白,連教主要回來的事情都不知道。

  “她回不回來管你什么事?人家回來就回來了,也不可能一直在國外吧?”

  “總不能你在魔都,她就不能回魔都,你在漢國,她就不能回漢國。”

  “都一干二凈了,還尋思人家干什么?你不是海王八嗎?多愁善感不符合你的人設啊!”

  吳燁不理解他為什么這個表情,又不是一天兩天了,應該早就習慣了。

  時間和那么多新歡,都治愈不了他的話,就很離譜了。

  “倒不是其他的,就是聽到她的名字,我就很煩。”洛白回答。

  臉上已經寫出來了,吳燁都看出來了,寫著:我很煩。

  吳燁看了看他:“就因為人家把你甩了,你不甘心?”

  洛白這輩子,唯一一次被甩,就是因為東方。

  “也不全是這個原因,主要是我不喜歡東方這個姓!”

  吳燁忍不住,哈哈笑起來。

  有情緒,就說明有些東西還沒有完全放下去,真正放下去了,應該是提到某個人,都不會有情緒的。

  吳燁覺得洛白還沒有完全脫離那個陰影面積,可能是意難平,也可能是不甘心。

  “要不,你等她回來了,你試試看能不能再續前緣?”

  “滾!”

  洛白搖搖頭,完全沒有這種想法,他和寧渠不一樣,寧渠和顏潸潸是心里還有對方,不然不至于聯系方式都幾年不換。

  給對方留著位置的,他則不是這樣,早已被n多妹子瓜分完了。

  而且他不一樣的是,只是有點意難平,而且現在的日子,他覺得很好。

  “我和她,這輩子都不可能的,朋友都沒得做。”洛白回答。

  吳燁看了看他,試探著說:“這么多年,可能人家都有男朋友了吧。”

  “我也有很多女朋友。”洛白無所謂的搖搖頭。

  東方不敗,其實是東方淼。

  是給洛白甩了的女人,當時喜歡東方淼,喜歡的掏心掏肺的洛白,還是個暖男,還不是海王。

  對愛情,還和認真和執著,期待并享受,有大部分人一樣的傻氣和付出的態度。

  但是最后還是分手,東方淼直接跑到國外讀書去了。

  那是一個一個細雨天,也是她出國的前一天,她找到洛白并告訴洛白,要分手。

  洛白不同意。

  東方淼就說了一句:大家都是成年人,玩玩而已嘛,你何必那么當真呢?

  洛白當時就像是那個大雪天里的袁華,對著陰沉沉的天空大喊了一聲:為什么?

  他確實搞不懂,離別前一天,才說要分手,在這之前,他連對方要出國都不知道。

  在分手之前的一天還在一起吃飯聊天,討論去哪里玩。

  多扎心啊!

  特么的渣女。

  這是洛白自己說的,真假吳燁幾人沒辦法考究,但是不妨礙他們把東方淼拉黑刪除。

  顏潸潸都沒有這個待遇,顏潸潸沒有這樣搞寧渠,是寧渠和她和平分手。

  但是東方淼,就是戲耍洛白,當時,大家恨不得一人罵她一頓,還是洛白說沒必要,是他自己太傻了。

  洛白回憶稱:當時他心都碎成八瓣了,反正就是哇涼哇涼的。

  主要是東方淼一副渣女的樣子,可以說洛白這輩子都忘不掉她,每次想起來都是咬牙切齒的。

  然后他就黑化了,他就海了,就渣了。喜歡茶,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有點舍己為人,行俠仗義的偏頗精神,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扭曲仗義。

  總是,東方淼,就是他的一道傷。

  “我覺得,你還會栽到她的手上,要不你就離她遠點。”吳燁說到。

  洛白搖搖頭:“不可能離她遠點!憑什么我要離遠點?敢靠近我我弄死她。”

  “還不知道誰載在誰手上呢,不過你放心,我沒想我找她。”

  “我也不需要解釋什么的,也對她沒有什么感情,別這么看我,我是認真的。”

  “臥槽,你不相信我?”

  吳燁認真的看了看他,很坦然的搖搖頭:

  “我是了解你的,你是什么想法,我應該能猜到,你要說完全不在意,提到她你就不會是這個想法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甘心,還是想要個答案,還是你說的意難平,反正這種情緒,真在導向你靠近她。”

  “你不是悟空,但是她是妖精,幾年前你被她當猴耍,現在你就能當齊天大圣?人家就不能是如來?”

  “問就直接問,不問就不要再想這些,懂吧?”

  吳燁說的很認真,洛白點上煙,然后吸了幾口,才回答:“不問了!無所謂了!”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不祝她過得多好,也不期盼有朝一日。

  各自安好,魔都這么大,不刻意見面,就見不到的。

  “行!想通了就好。”吳燁把小吃吃完,喝完了果汁,然后就準備離開了。

  “別和寧渠他們說。”洛白交代。

  吳燁轉頭看了看他:“我很搔瑞!”

  洛白:“……”

  吳燁已經跑遠了,他是擔心自己一個人勸不住,就告訴寧渠和黃原了。

  寧渠馬上到。

  黃原最后來。

  寧愿他當海王,也不愿意他再來一次:何必那么當真呢?

  到門口的時候,寧渠剛好遇到吳燁,吳燁指了指酒吧門口,寧渠點點頭。

  “我懂!”

  吳燁點點頭:“不想就揍一頓。”

  寧渠詫異:“這種搶救辦法,不行再用。”

  吳燁點點頭,才上樓回家,不一起勸,是不想嘰嘰喳喳的洛白聽的煩,不然,能吵死他。

  ------題外話------

  欠更:3

求一波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