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19 你賠我初吻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活人不能被尿憋死,但是可以被尿憋醒。

  當水龍頭的開關,開到百分之九十九以后,就差一點點外因的影響,就控制不住的感覺,只有男人最清楚。

  平時一個指令,就能止住聽話的情況下,這種時候,下一百個指令都沒辦法控制。

  臨界點,這種情況根本忍不住,甚至會有漏網之魚跑出來。

  吳燁現在,就是這種情況,白天喝水喝多了,又喝了酒,再加上晚上睡了不少時間,累計完成了進度的99。

  人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明白廁所的不可或缺和重要性,不過往往越是離廁所近越是無法控制。

  鞋子都沒穿,吳燁就準備爬起來,剛準備來,就感覺自己被什么東西壓著胸膛了。

  另一只手,伸手試探半天,都沒有找到開關。

  屮,我的公牛開關呢?

  明明就在手邊,居然找不到了。

  微微挪了一下位置,才找到開關,打開燈以后,居然是昏暗的睡燈。

  看著淡淡的紫色燈帶,吳燁很淡疼,這根本不是他的燈。

  還有點迷糊的他,揉了揉眼睛,把一片模糊擦掉。

  問題來了,那么…我被什么東西壓住了?斷片之后,到底經歷了(⊙o⊙)啥??

  有點驚慌了,吳燁轉頭慌亂的環顧四周,看著有些熟悉的環境,才讓他放心了不少。

  雖然就來過一回,但是他還是記得,這是凌晨家里。

  媽耶!這是凌晨家啊!難怪氣息那么熟悉。

  吳燁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耍酒瘋才來的,低頭看了看凌晨,她還是一樣,氣息似麝如蘭,撲鼻幽香。

  吹頭發散開了,遮住了一半的臉龐,歲的很香,就是睡姿不太好。

  吳燁看著把手壓在自己胸膛上的凌晨,腦袋還墊著他的手臂,難怪剛才夢到手被截止了。

  現在這個時候,最遺憾的,大概是可以安靜抱抱她的時候,卻憋著無法控制的尿意。

  一波還未平息一波又來侵襲,再不去上廁所,估計得尿床了。

  真要是出現那種情況,哪都不叫尷尬,那叫澀死,準備去外星生活那種。

  再不去都不行了,不能再耽擱了。

  悄悄的把她的手放開,然后把自己的手挪出來,凌晨轉個身繼續睡,她沒有醒,吳燁觀察了一下,才輕手輕腳的去開門。

  鞋子都沒有穿,沒有鬧出任何的動靜,他怕把凌晨吵醒了。

  也不知道現在幾點了,外面完全沒有亮,客廳里都是黑漆漆的。

  吳燁好歹去過幾次衛生間,還記得開關在哪里。到衛生間上了個廁所,感覺總算是沒有那么難受了。

  除了口干舌燥和頭暈,沒有其他的情況,還能堅持堅持。

  抬頭看了看凌晨的衣服,吳燁悄悄的笑了笑,今天她沒有來得及收衣服了。

  觀察了一下,吳燁就沒有再看了,看多了不好,免得牛魔王想法多。

  抖了幾下,吳燁解決了最大的問題,一晚上的時間,積累不少水分。

  出了衛生間,吳燁在冰箱里拿了一瓶礦泉水,咕嘟咕嘟一口氣喝完,才舒暢了不少。

  呼~!

  活過來了。

  房間里。

  凌晨在吳燁離開的第一時間,就睜開大眼睛了,她平時睡眠其實很淺,很容易被打擾。

  最厲害的時候,田甜跑肚,一晚上上了七八次廁所,她醒了七八次,不過田甜不會像這樣輕手輕腳的。

  吳燁確實是輕手輕腳,但是在他把凌晨手拿開的時候,凌晨就醒了。

  本來她就很警惕,沒敢睜開眼,吳燁離開以后,她仔細看了看,才發現是自己越界了。

  隔著被子,她已經睡到了床的另一邊,這個情況,凌晨也很疑惑,平時睡覺很規矩的。

  尷尬的很,翻墻的不是吳燁,居然是她自己,把被子整理好,凌晨睡不著。

  不知不覺,就到了百年修的共枕眠這個進度,她完全沒有想到。生活一直在和她開玩笑,她的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

  躲在溫暖的被窩里,凌晨有點感慨,明明連吻都沒有,為什么就上升到一起睡覺了?

  陰差陽錯的,就老是這樣,誤會又誤會,巧合又巧合,哪怕是姐姐,也扛不住啊!

  聽到細微的腳步聲傳來,吳燁悄悄的進屋,凌晨已經滾回另一邊了,吳燁看了看隔在中間的被子,忍不住笑了笑。

  防備心還是很嚴重,睡著了都這么強。蹲在她旁邊,凌晨剛好側身對著他,吳燁很小心的捋捋她頭發。

  “凌晨寶貝!我好喜歡你!”

  “愛老虎油!”

  吳燁說話的時候,凌晨沒有反應,吳燁想了想,低頭在她額頭,悄悄的一個木馬。

  然后…再一個木馬,才心滿意足的回到另一邊,安心的躺下。

  啪,關掉公牛開關。

  聽到關燈的聲音,凌晨才開眼睛,剛才,吳燁喊她寶貝唉!

  嘿嘿嘿!

  真好。

  凌晨睜著大眼睛,布靈布靈的笑,沒敢發出聲音,只是她偷了不少笑容,在黑暗里笑的明媚。

  還豎著耳朵,聽著吳燁的動靜,吳燁也沒有睡著,這會兒在躺著看天花板。

雖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勞資里,有很多  醒過來以后,還是有些難受,睡著的時候感覺不到,睡醒了就能感覺到了。

  身上都是酒氣,哎~說好的不喝酒,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他現在都沒有想明白,為什么才喝那么幾瓶雞尾酒就倒了,平時酒量不好,但是也不至于那么拉跨。

  本來就沒有多少的酒量,現在下滑的那么厲害?

  想著想著,吳燁開始控制不住思維,東想一點,西想一點,最后定個在剛才看到的衣服上。

  吳燁就睡著了,沒過多久,輕微呼嚕聲就響起來了。

  一被之隔的旁邊。

  凌晨也沒有睡著,深怕吳燁翻墻跑到她的位置上。

  聽到他的鼾聲以后,又轉過身伸頭看了看他,雖然看不到什么,足以放心睡覺。

  翻過來就是禽獸。

  凌晨睡著之前,默默的在心里說了這么一句話。

  兩人都睡著了。

  慢慢的,凌晨就開始睡覺不老實了,可能是感覺手里沒什么東西。

  凌晨無意識的滾了滾,抱著放在大床中間的被子,抱著被子睡了一會兒,再一滾,被子已經被她抱到床邊了。

  她肯定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丟掉被子的,就在翻身的時候,被子就已經掉到了地上。

  就這樣,她在不知不覺之間,親手把自己建起來的安全墻,強拆了。原本堵著被子的地方,已經空空如也了。

  吳燁睡覺還是很規矩的,就占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凌晨一直以為自己也很規矩,其實她偶爾才規矩。

  就像是很多人認為自己不打呼嚕。

  幾個小時的時間里。

  如果是記錄下來,做成視頻并且快進的話,就會發現她睡了幾個小時,換了幾十個睡姿。

  各種扭曲的睡姿,好像都沒有影響她睡的很香。

  最后,大約是出于女生喜歡靠近熱源的本能,凌晨在夢里,找到了一個大火爐。

  夢里的凌晨,總感覺更靠近一些才好。

  手都伸到吳燁的另一只胳膊上去了,手臂還壓著他胸膛,腿彎曲著,就放在吳燁的腿上。

  壓死。

  本來就沒有完全醒酒的吳燁,還受到酒精影響,睡的很沉,只感覺自己心口重,腳也很重。

  壓著難受,吳燁就轉身。

  轉身的時候,他也把手搭過去,放到凌晨腰間。

  到做個時候,總算是大家都有了滿意的睡姿。

  時間過去,外面的溫度開始降低,轉頭不太熱,凌晨晚上也沒有開空調,反而開了窗戶。

  冷風吹到臥室里,感覺到冷的時候,凌晨下意識的拉過被子蓋上,又往吳燁邊上靠近了一點。

  緩和!

  吳燁是睡著的,他也不知道旁邊是凌晨,還以為是自己的抱枕呢,平時都是抱著抱枕睡覺的。

  感覺到了抱枕就在旁邊,就順手牽羊,把她攬住了。

  凌晨沒有醒,大約是睡熟了。

  有了個懷抱環繞,倒是感覺暖洋洋的,再加上被窩溫度升高了不少,反而睡的更香了,更是微微的小聲打呼嚕。

  睡的香甜的時候,還流口水,就淌到吳燁肩膀上。

  美滴很。

  時間飛速溜走,天色漸漸的開始明朗起來,天邊出現了魚肚白,原本昏暗的房間里,也開始有了光線。

  星星已經起來了,站在門口,狗鼻子嗅了嗅,嗚嗚的回去狗窩里,傷心的一匹。

  辣么大個主人,沒了啊!

  臥室里。

  吳燁懶洋洋的不想醒過來,睡眠環境太好了,再加上喝了不少酒,直接讓他懶了。

  在英雄冢里窩著。

  除了隱隱約約感覺肩膀酸,其他的簡直沒得挑,哪怕是潛意識,都在給抱枕好評。

  凌晨也想睡懶覺,今天感覺懶洋洋的,很清晰的能感覺到,感覺被窩里就是舒適區。

  直到某一刻,凌晨才想起吳燁還在家里,睜開眼睛慢慢醒來,入眼就是吳燁的俊臉,距離她只有幾公分。

  凌晨:???

  有點不敢相信的閉上眼睛,再睜開眼睛,還是近在咫尺的吳燁。

  凌晨:我被子呢?

  臥槽,被子去那里了?

  悄悄的抬頭看了看,才發現被子,已經不見了。

  她抬頭的時候,已經把吳燁驚醒了,吳燁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鬼頭鬼腦的凌晨。

  把她腦袋按在自己肩膀上:“別看了,困得很,今天睡個懶覺。”

  凌晨:“……”

  咦,你娃過分了哦!

  裝睡的吳燁:還好我機智!

  不這樣,她肯定已經跑了,吳燁對她的了解,她每次都是這樣,一害羞就跑路。

  凌晨靠著他肩膀,臉紅的很,四面八方都是吳燁的氣息。

  這種情況下,要怎么辦呢?

  當然是睡懶覺了。

  臉挨著她額頭,吳燁也沒有過分,不過醒過來以后,在一個被窩里,腦神經有點不受控制。

  站在一個正常人的角度來說,不可能什么想法都沒有,除非是公公。

  吳燁當然不是公公,他醒過來的時候,牛也醒過來了。

  凌晨只覺得第一次如此靠近安全感,以前沒有男朋友,都沒有體驗過這種安全感。

  難怪很多人說,在爺們兒的懷抱里,特別有安全感。不過她還沒有高興多久,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牛氣沖天。

  這起床氣也太大了吧?

  她想到了上次那個印象深刻的早上,凌晨裹著被子滾了幾圈,然后還伸出腳,直接給了他一腳。

  還刻意的偏了幾公分,踢在了吳燁肚子上。吳燁毫無防備,直接掉到了地上。

  沉悶的聲音響起,疼感傳遞到腦子的時候,吳燁直接懵了。

  “不是,你干嘛呢?大早上的直接踹人。”吳燁坐在地上,看著她問道。

  本來還在感慨溫柔鄉不愧是溫柔鄉,簡直太溫柔了,沒想到被一腳踹到地上了。

  觸不及防的一大腳,吳燁差點沒有來個臉剎。

  “你還問為什么,你好意思問,你是不是有什么齷齪的想法?”凌晨質問他。

  吳燁低頭看了看牛魔王,然后才恍然大悟,他沒有多少齷齪想法,但是牛魔王有啊。

  他是被牽連的。

  又是貼貼,凌晨臉紅的樣子,估計被嚇得不輕。

  “這就是本能的問題,你不要污人清白,明明就是你反應過激,直接就給我一腳了。”吳燁據理力爭。

  有些東西他可以控制住,的但是很多東西他也都控制不住。

  瘋起來的牛誰能拉的住?特別是早上的時候。

  吳燁覺得自己被冤枉了,他不是這種人,都是牛牛自己想去吃草,和他沒關系。

  當然,現在和凌晨說這個也是對牛彈琴,她就顧著害羞,說了她也聽不進去。

  “你不要什么都怪本能,你先問問本能答不答應吧!”凌晨說道。

  在地上坐了好一會兒,等牛魔王冷靜了,吳燁才坐起來,坐在床沿邊上,凌晨還在裹著被子。

  盯著他,深怕他要干什么壞事一樣,吳燁整理了一下衣服。

  “此情此景,你居然不來一句,你這個禽獸,以后要對我負責。”此情此景,吳燁覺得和偶像劇差不多。

  偶像劇里,男主腳就被女主角指著鼻子罵,可能他不是主角,沒有這個待遇。

  “我最多說一句孩子我養,你哪里的滾回哪里去。”凌晨回答道。

  凌晨其實穿著睡衣,裹被子只是下意識的想法。

  有點防備,但是不完全防備,畢竟是自己男朋友,不可能和電視劇上的一樣,洗頭都不讓看。

  吳燁笑了笑,然后看了看自己完整的衣服:“你養不養先不說,你得先有孩子才行,過來,我好心幫你。”

  凌晨怎么可能過來,剛才是因為沒辦法,才剛醒過來,現在是吳燁拿她沒辦法。

  她還不想當媽媽,主要是她媽媽也不想當外婆。

  “行了,起來了,你就趕緊回去,黃原還在你家呢。”凌晨提醒他。

吳燁看了看時間,現在都已經過了晨練的時間了,今天睡了個懶覺  長期鍛煉的人,不鍛煉的時候,感覺確實有些不得勁,好像有什么事情沒有做完一樣。

  運動,會上癮的。

  “我還想再躺會,不想這么早就回去,反正不去晨練,多休息一下。”

  吳燁耍無賴的靠著枕頭,凌晨可不慣著他,準備把他丟出去。吳燁媽媽都說了,不要慣著他。

  這叫皇權特許,先斬后奏。

  揪著吳燁的衣領,凌晨一只手指著門口,在他臉上惡狠狠的木馬一個:“你回不回去?”

  懵了啊!

  還可以這樣嗎?簡直沒法形容,太殘暴了啊!

  “不回去!”

  木馬!

  “趕緊滾!”

  吳燁愣楞的看著她,凌晨靠他好近。鬼使神差的,吳燁就往正向移動了一下。

  時間停止了。

  凌晨睜大眼睛,眼睫毛都在吳燁眼里清晰可見,眼神里有震驚,有不可思議。

  呼吸停了下來,額頭碰到了吳燁的額頭,鼻尖交錯,嘴唇碰到了一起。

  凌晨宕機了。

  她完全沒有想到,這個陽光明媚的早上,她會遇到這種事情。

  吳燁也宕機了,他沒想到自己居然這么容易就得逞了。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苦心人,天不負啊。

  一秒…五秒…十秒!

  凌晨才反應過來,一把推開吳燁,然后捂著嘴唇,對著他指指點點的強烈譴責。

  一轉眼的功夫,她初吻就沒有了。隨之而來的就發狂風暴雨一樣的羞怒。

  但是這種害羞占著大多數的情緒,又不知道怎么樣釋放出來。

  總不可能說一句:你賠我!

  呼~呼~呼~凌晨和發狂噴氣的公牛似的,兩只大眼睛瞪著吳燁。

  吳燁:enmmmm…

  他也在伸手碰了碰嘴唇,仿佛不敢相信一樣。吳燁也是鬼使神差的,就那么勇敢了一把,反應過來以后,就感覺完犢子了了。

  他又被凌晨惡狠狠的抓住衣領了,試著移動了一下,凌晨牢牢的拽著他的衣領,根本掙脫不掉。

  這次不是剛才那那種虛假的惡狠狠,而是真正的惡狠狠咬牙切齒恨不得把他一口吃了。

  哦豁!完蛋了。

  “大寶貝,我錯了!”吳燁舉手投降,從心的說道。

  這個時候,要順著她來,不能逆著來,不然只會效果更差。

  搞不好她就暴走了。

  凌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然后才認真的看了看:“道歉,道歉有用的話,還要妖妖靈干什么?”

  “那特么初吻,一輩子就一個,就一個?物以稀為貴動不動?”

  “沒了,就沒了!你說怎么辦?”

  “你賠我!”

  怎么賠?

  這個也沒辦法賠啊!事情都發生了,現在也不可能當沒有發生過。

  就像是插畫一樣,涂掉了也改不了插過的事實。

  “我也是!”吳燁試圖以物換物,以吻換吻。

  “啊啊啊…你的和我的,那不一樣,你在等價交換嗎?”凌晨抓著他的衣領晃啊晃。

  吳燁被晃得頭昏。

  “那這樣吧,你說怎么辦我就怎么辦,我肯定不反對。”吳燁回答。

  沒辦法的辦法了,畢竟失去的東西,也不能再補回來。

  這不比其他的,沒有了就是沒有了,車膜還是撕了再貼。

  為今之計,就只有彌補一下。

  凌晨伸出手,左邊吐吐吐右邊吐吐,就只有點唾沫星子。

  然后戳戳手,看著吳燁說道:“我說怎么樣就怎么樣對吧,行,你閉眼!”

  吳燁識趣的閉上眼睛。

  仿佛回到了打耳光大賽現場,對面是兩百斤的八尺大漢,他則是一米六的小個子。

  被一巴掌扇飛的可能性很大,腦子里,都是想著凌晨會不會直接一巴掌打過來,然后他臉上多個巴掌印子。

  唉~一失嘴成千古恨。

  實在是隔得太近了,他就沒有控制住自己,那個時候,腦子里的命令都是一樣的,他選擇了聽之任之。

  別說,還是不賴的,就是沒有記住感覺,很遺憾。

  突然間在感覺嘴唇溫柔一片,吳燁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沒有了。

  然后他就被凌晨丟在被子上,吳燁睜開眼睛,凌晨才淡淡的看著他:“好了,扯平了。”

  還可以這樣么?還扯平了,你考慮過我這么幾秒鐘,夠嗎?

  吳燁嘆氣,失算了,還以為凌晨生氣要揍他,結果完全不是怎么回事。

  她居然如此禮節,居然禮尚往來。

  吳燁手指碰了碰自己嘴唇,原來是這個感覺,總算是記住了一點。

  心跳加速,血液加快,比很多時候都要快的那種,而且溫柔異常,讓人難以忘記。

  難以忘記就算了,還很期待未來還有沒有。

  “趕緊滾回去!”凌晨把他拉起來。

  都開始趕人了。

  吳燁看了看她,凌晨現在的表現,和個沒事人一樣,完全看不出來她的心里想法。

  除了臉紅,就是耳朵也紅了,偏偏臉色淡定,自然。

  “好吧!你確定你沒問題嗎?”吳燁問她。

  這種事情發生了,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還反過來禮尚往來,吳燁覺得很神奇,他都做不到這樣。

  這么淡定,確定不是裝的?

  凌晨搖搖頭,無所謂的回答:

  “就一個吻而已,不要大驚小怪的,你是我男朋友,我是你女朋友,親一口怎么了?”

  “有什么問題?大驚小怪,小題大做的!沒出息!”

  這話說的,雖然沒有問題,但是感覺就有點女漢子了。

  剛才那么激動的小姐姐,難道不是另有其人嗎?

  怎么做到,一分鐘里,從激動到要捶人,到淡定的和渣女一樣?

  這么善變?

  “那…能不能再給我一個體驗卡?”吳燁問道:“我還想在體驗一下。”

  吳燁被踉蹌推出房間,緊接著,兩只鞋子飛出來,然后是襪子飛出來,最后是鑰匙。

  “姐姐,手機!”

  凌晨氣沖沖的走到他面前,把手機拍在他胸膛上。

  “嘶…疼!”

  凌晨沒有管他,轉身回到房間里然后砰關上門。

  果然,不要抱枕的時候就是硬氣。

  一邊把鞋子穿好,吳燁揉了揉臉,想著凌晨應該沒有什么問題,才關門回家。

  聽到外面的門關起來以后,凌晨從門口離開,捂著臉倒在被子上。

  “啊啊啊…初吻沒了啊!”

  凌晨煩惱的滾了好幾圈,然后才四仰八叉的看著天花板,吳燁那個憨憨,居然趁她不注意。

  偷嘴。

  她自己也沒有反應過來,當時宕機了,居然就讓他得逞了。

  就這樣,沒了。

  “簡直是氣死老娘了。”凌晨嘆氣。

  她倒沒有生氣,就是感覺特別的不好意思,又有點遺憾,還有點喜悅。

  總之很復雜,特別的無法形容,反正就是那一瞬間,腦子都是一片空白的。

  最近他丟了很多的東西,特別是便宜,丟了很多了。

  凌晨考慮著,按照吳燁的慣例,他肯定要把這個事情變成習慣的。

  習慣了以后,他就要開始新計劃了,她現在,就在一點點被蠶食的路上…狂奔。

  “完了,又丟了一塊陣地。”她喃喃自語的抱著枕頭嘆氣。

  凌晨還在想未來的時候,吳燁已經回到家了。

  剛打開門,他就發現黃原已經起來了,正坐在沙發上喝著茶,他面前,是八爺站在鳥架上。

  一人一鳥,在對視。

  “小鳥,叫爸爸!”

  “叫爸爸。”八爺回答他。

  “爸爸!”黃原教它。

  八爺歪著頭看了看他:“哎!”

  黃原:“……”

  tm的,這也太聰明了啊!

  仔細觀察了一下八爺,發現它平平無奇,并沒有什么不一樣。

  黃原沒有得逞,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又說道:“叫爺爺!”

  “孫賊!”

  黃原:“……”

  根本不上當。

  洛白說過吳燁養的鳥很聰明,黃原剛開始還不相信,他又不是沒見過聰明的。

  鳥能有多聰明?

  現在才發現,吳燁的鳥確實是很聰明,會說的話很多,而且還不好套路。

  它一直沒有放下警惕心,隨時準備飛走呢。

  “哈哈哈哈,孫賊,你個煞筆,你還想套路它,它可沒有你想的那么傻。”

  吳燁在門口看了好一會兒,實在是忍不住笑出來。八爺看到吳燁以后,就飛到他肩膀上去了。

  它昨天回來晚了,回來以后,發現吳燁昨天沒有回來。

  他飛到樓上,才發現睡著的不是吳燁,差點把它鳥膽都嚇出來了,很謹慎的在窗簾桿子上窩了一晚上。

  早上都是餓了,才下來吃了點米,墊墊肚子,沒想到那個家伙,就開始教它說話了。

  “大哥,這沙比是誰?”八爺在吳燁肩膀上問道。

  黃原回答了:“我是你也黃爺爺。”

  “孫賊!”八爺不甘示弱的答應。

  反正它就只知道對應的,就是這句,八爺條件反射的就說出來了。

  黃原問一次,他就跟著來一次,整的黃原沒有想法逗它了。

  它很聰明,不是那么容易上當。

  “你這教的,就不能教他點好的嗎?”黃原不逗它了,它翻來覆去的都是這一句。

  搖搖頭,吳燁說道:“都是它自學的,我可沒有教過它什么。”

  吳燁把它放在鳥架子上,然后給自己泡了一杯茶,坐在沙發上,打了個哈欠。

  好像是沒有睡飽一樣,就感覺特別容易犯困。

  “看你這樣子,無精打采的,昨天沒睡好吧?”黃原問他。

  吳燁搖搖頭。

  不是沒有睡好,可能是沒有鍛煉,也可能是沒有洗臉的原因,有點無精打采的。

  “注意點,別和寧財神學。”黃原提醒了他一句:“中藥難喝,且行且珍惜。”

  年輕不知貴,老了空流淚。

  年少不知惜,老來空嘆息。

  吳燁撇撇嘴:“開玩笑,我會變成他?我再弱一倍,都不會變成他。”

  這點吳燁還是很有自信心的,畢竟他是個劍客,寧渠啥也不是。

  去衛生間洗了洗臉,又洗了個涼水澡,吳燁才感覺好多了,起碼精神恢復了一些。

  喝了茶,又去廚房做了早餐。

  “你那個老板娘,怎么時候能搞定?要不要給你出個主意?”吳燁吃著面問他。

  黃原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立馬拒絕:“別添亂了,我自己努努力,搞不定她爸,搞的她還是沒有問題的。”

  吳燁和洛白一樣,喜歡當狗頭軍師,出餿主意。

  先不說行不行得通,到時候弄巧成拙了,更麻煩,還得他自己去收尾。

  “昨天洛白帶的酒是不是有問題?”吳燁問了他一句。

  黃原搖搖頭:“酒量差,就不要找借口,什么酒有問題?酒能有什么問題!”

  吳燁看了看他,然后才笑出聲:“那就是有問題。”

  黃原:???

  臥槽,怎么看出來的?

  “沒事,我就是問一下,還有沒有!”吳燁說道。

  黃原:“……”

  瑪德。

  禽獸,談戀愛怎么可以這樣呢?居然想走捷徑。

  黃原說不知道,讓他自己問洛白,洛白才知道。

  “我就說,酒一定有問題,你特么還不承認。”

  這次黃原才是真的呆住了。

  吳燁兜了一個大圈子,把他兜進去了,默默的吃著面條,黃原不說話了。

  吳燁和顏潸潸一樣,都說陰險狡詐的人,他這種老實人,根本套路不過。

  “你那個大g,給你弄好了,回頭找人給你送過來,要不你自己去開也行。”黃原轉移話題。

  上次被劃了,吳燁就送到他哪里去了,然后拿回來開了兩天,黃原又拿去研究去了。

  東改改西改改,現在算是滿意了,吳燁隨時可以去開。

  “我回頭自己去開吧,把你們家老板娘約出來吃個飯啊!給你當僚機。”

  “得了吧,你還僚機,你當個吧機還差不多!”

  誰都沒有那個天賦,就不要干不會的事情,到時候整一大堆事情,麻煩。

  “你錯了一個好機會,一個讓娃提前一年出生的好機會。”吳燁說道。

  “你一摻合,我怕他晚出生好幾年。”黃原才不相信他。

  誰不知道誰似的。

  簡單的吃完以后,黃原才離開,吳燁去了一趟新店里。

  現在已經在拉餐桌回來了,該裝修的,都已經裝修的差不多了,就是裝飾一下。

  一樓的大廳都已經布置好了,現在在布置二樓,三樓是包間,四樓一部分是包間,一部分是辦公室。

  菜單現在都已經出來了,蕭老爺子說只能做到這個程度,再高一時半會就沒有辦法了。

  廚師技術還是不夠,不過他老人家高屋建瓴,要求也高。

  要求高,菜品質量就高,

  所以,吳燁定的價格不低,他要做的就是高端路線,貴的,好吃的,別家沒有的味道。

  排除價格問題,盡量留住回頭客,做一家高端飯店。

  宣傳已經在慢慢開始鋪開了,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馬東西現在是店長,一切事物都是他在負責,吳燁沒有管太多。

  新店叫大唐食肆一家專做高端私房菜的飯店。

  已經招了不少員工,現在就差外面的花園和停車場需要整理一下,花園里的位置,其實是留給客人閑聊的。

  樓頂上,也被吳燁裝修出來了,弄了個花園。以后想吃東西的話,就可以直接在這邊弄。

  還整了個玻璃套房,面積不小,花錢不少,不過住起來應該很舒服,東西還沒有買齊。

  回頭弄個氣球彩燈,燭光晚餐什么的,應該很浪漫。

  周圍都鬧市,同樣的環境,比起在車里,還是在房間更好,不過這是為了以后打算的。

  男人嘛,就這點追求。

  樓頂的樓梯,是直接從外墻接下去的,大門的鑰匙在吳燁手里,一般人上不來樓頂,最多只能在樓梯上看看。

  這是秘密基地。

  四樓的辦公室里,吳燁在和他們開會。

  新店這邊,馬東西是負責人,還有兩個經理,運營,財務,廚師長,人力資源還是王春花。

  “老板,該準備的都準備的差不多了,我們廚房深度,已經比很多大酒樓都雄厚了。”馬東西說道:“除了核心競爭力,其他方面也籌備齊全了,管理體系制度,供應商,原材料質量,都沒有問題。”

  現在的冷庫管理員,是蕭老爺子,當然是兼職的,每次送貨的時候,需要他簽字,食材才能入庫,不然不讓入庫。

  核心原因,還是食品安全,這個是吳燁一直都很重視的地方。

  別好不容易把招牌做起來了,如果出現食品安全問題,簡直虧大發了。

  “廚房,一定要注意,不管是衛生還是安全,這是最重要的地方,李師傅,蕭師傅還年輕,你要多幫他查缺補漏。”吳燁說道。

  中年廚師點點頭,他是蕭富貴的副手,考慮到蕭富貴年輕,特意找的助手。

  本身也能炒幾個拿手菜,廚藝還是很好的,而且有廚房管理經驗,算是輔助。

  “放心老板,制度都已經出來了,我們嚴格按照標準執行就好。”

  吳燁看了看新招的運營:

  “宣傳方案沒問題,不過宣傳是持續性的,一定要把客戶的反饋記錄好,需要改的地方就及時改掉。”

  “廣告該做就做,把廣告做出去,客人才知道,單純的一帶一,進度太慢。”

  “網上也要鋪開,短期內,盡量做到最大程度。”

  兩個戴眼鏡的男生點點頭:“明白老板。”

  一個一個的問題討論下來,時間過的飛快,吳燁早上就出來的,一直到中午,才開完會,就在店里吃的飯。

  自家廚師做的菜,人多,把菜單上的菜都做了不少。

  就當是最后試菜了,吳燁自己感覺的的話,確實比剛開始要好吃多了,很明顯有這種感覺。

  平心而論,把他放在一個食客的角度,也會覺得菜很好吃。

  吃東西為了什么?

  一是為了吃飽,二是為了吃好,沒有錢追求前一個,有錢了追求后一個。

  “站在消費者的角度,你們感覺怎么樣?又再次消費的想法嗎?”吳燁問他們。

  馬東西笑了笑:“想肯定是想,就是收入不允許,我們店定位還是富人群體。”

  “確實,吃不起幾次,但是重要的朋友來,還是覺得可以吃一次的。”

  “本來食材就貴,不然做的東西味道就沒有這么好了。”蕭富貴說道。

  吳燁大概知道他們的想法了。

  還有個試營業期,到時候再收集一下客戶的反饋,就知道詳細情況了。

  “工作就麻煩各位了,我經常不在,有什么問題,就找馬店長。”吳燁一邊吃一邊說。

  眾人點點頭。

  吃完飯以后,吳燁把馬東西喊道辦公室,和他說了一下放假的事情。

  “老板,沒事的,工作家庭我能協調好,現在新店這邊也離不開我。”

  “而且,按照老板你的想法,估計又要有新打算了,我得先把這邊穩定下來。”

  “不然新的計劃沒辦法做。”

  吳燁點點頭:“下一個店做起來以后,你任公司副總,這段時間辛苦我都看在眼里,不會讓你白辛苦。”

  “后面需要什么人手,就招,把公司弄起來,好管理門店。”

  “以后還得辛苦,不過肯定沒有現在這么累。”

  要想馬兒跑,就得把馬兒喂飽,不能指望人家干活不要錢。

  吳燁原本準備給馬東西放個假的,現在又要開始試營業了,還得再堅持幾天。

  “老板,謝謝你的賞識!也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馬東西感謝。

  今年,他體會到了什么叫火箭般的晉升,現在都快接近副總了。

  雖然以后會分出很多部門,但是也是公司元老。

  老板一直在拓展業務,步伐一直在往前走,他也有更多的機會。

  和他聊了不少時間,吳燁把才開著車,離開店里,往家里的方向開去。

  不知道魚還能不能堅持住。

  ------題外話------

  欠更:5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