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18 千年修得共枕眠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玩到了下午六點多,回去的時候,凌晨想開車,吳燁就讓她開了,反正她車技還挺好的。

  吳燁就坐在副駕駛,拿著手機發消息,今天上午一直沒有看手機,很多消息都沒有回。

  衢雪周未來他們發了祝賀消息,吳燁現在才看到。

  這段時間有些忙,吳燁很久沒有見到衢雪他們一群人了,平時都是在群里聊天。

  吳燁拿著手機,發了個端午節超級大紅包,把他們全部炸出來了。

  臥槽,吳總霸道!一個人兩百的紅包。

  距離買房更進一步,感謝吳總!

  剛才在開車,聽到有紅包提醒,立馬就把車鑰匙拔了搶紅包,結果就搶個50塊,還被車打一頓。周未來發消息。

  今年的粽子錢有了,感謝老板的紅包。

  夭壽啊,一個人兩百,我就搶到了五塊錢,最近難怪開不了單。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今年換房換豪車。吳燁發信息。

  吳總也要快樂!

  也要快樂是什么鬼?

  吳燁和他們聊了一下,收到了衢雪發的商鋪消息,又給他選了好幾個位置。

  看了看,還真有感興趣的,吳燁給她說了一下。

  改天去現場看看,合適的話拿下來,謝謝雪姐。

  衢雪回復了一句我隨時都行,來的時候發消息,我安排好。

  最近一直在物色新的位置,為第三個店做準備,東邊不亮西邊亮,總算是有了消息。

  又在烤肉店的工作群發了幾個大紅包,群里人多,發一個不夠。

  本來今天一個是放假的,但是他們都沒有放假,得到后面調休,烤肉店那邊,節假日客人多。

  吳燁還采購了粽子,因為加班,他們不一定有機會回家去吃,就直接在店加餐,關于禮品,吳燁直接折現了。

這個辦法顯然很正確,員工拿到現金,比拿到禮品高興多了  新店那邊,也在群里發了不少紅包,光是發紅包,就花了不少錢。

  過節,作為老板,總要表示一下才行,發完了紅包,看著一大堆群發敷衍的端午節祝福,吳燁就回了朋友的消息。

  看著凌晨媽媽發的朋友圈,吳燁拍了拍腦門,他給忘了。

  “姐姐,今天就顧著玩,忘記給你媽媽發端午節快樂了,現在發會不會被她吐槽?”吳燁問她。

  干了個傻事,早上就發的話,就不會這么糾結了。

  凌晨轉過頭看了看他,說道:

  “你準備問她端午節吃什么口味的粽子嗎?還是問她端午節加不加班?或者發個端午節快樂?”

  “吐槽肯定不會,印象肯定不好還不如什么都不發,發了才有想法。”

  “下一次記住就行了!”

  凌晨一邊開車一邊回答他的問問題。

  吳燁這個憨憨,今天就顧著和凌晨出去玩了,早上也沒有想到要給丈母娘發個消息,現在都是看到消息才想到。

  這個點發過去,確實是沒有什么誠意,吳燁想了想,還是不給她添堵了。

  印象不好也沒辦法了,確實是他顧頭不顧尾,顧著凌晨就沒辦法顧她媽媽。

  暗暗告誡自己,下次一定記住才行。

  “你爸媽,今天沒有給你打電話嗎?”吳燁問道。

  一直沒有看到凌晨玩手機,吳燁不知道她爸媽打過電話沒有。

  “早就問過了我準備怎么過端午節,我說和你在一起過,我媽就沒有說什么,直接掛了電話。”凌晨回答。

  可能是失望她多一些。

  丈母娘對他,印象可能不太好,只能慢慢扭轉過來。最終的優勝方,還是自己和凌晨。

  “別問我為什么不提醒你,我還沒機會說第二句話,她就已經掛了。”凌晨補充了一句。

  她還準備多說幾句,機會都沒有給她,直接就掛了。

  吳燁嘆氣。

  他今天這個事情,辦的就很糟糕了,主要是毫無經驗,就顧著凌晨了,完全沒有考慮其他的。

  出去玩怕打擾,就關了靜音模式,打擾倒是沒了,就是祝福都忘記發了。

  此間樂,不思蜀!

  凌晨也是這樣,他也是這樣。

  叮咚!

  晚上都在家吃東西嗎?有沒有流落街頭的,一起組局,去吳燁哪里蹭飯,阿姨給他送了大閘蟹和粽子。

  洛白在群里其他人,唯獨沒有吳燁。

  送粽子的時候,吳太太問了一下洛白吳燁的地址是多少,說什么想給吳燁一個驚喜。

  洛白這個騎墻派,完全沒有猶豫就告訴了吳太太。

  我和我媳婦兒一起去,我們就在樓下,算我們兩個人寧渠最先消息。

  那我也來,我爸媽出去旅游去了,我來湊個熱鬧。黃原緊隨其后。

窺屏的  在樓下買點螃蟹,然后買點肉和蔬菜和還有酒,粽子應該夠吃,記得再來兩條石斑。吳燁答應下來。

  他們其實也不是沒有地方去,而是沒有地方聚聚,吳燁是他們之間做飯最好的,不找吳燁找誰?

  通常都是找吳燁。

  收到!

  你們買,我來不及!黃原最后發消息。

  吳燁把手機關了,看了看認真開車凌晨:

  “晚上朋友們來家里吃飯,帶你認識一下他們,不過……現在就只有一個你不認識了。”

  洛白,寧渠,顏潸潸她都認識了,只有黃原她不認識。

  凌晨轉頭看了看他:“他們要來的話,我們要去買點菜嗎?”

  家里的冰箱有多少菜,凌晨是一清二楚,人來多了菜肯定不夠吃,他連調料多少都知道。

  “不用買菜了,他們自己帶菜就行,我們就負責做出來,一起吃個飯就好。”

  “自己帶?”

  吳燁點點頭!

  凌晨:“……”

  他想到了那個什么都沒有準備,讓朋友帶了各種食材,最后吃個火鍋的故事。

  “其實就是自己沒辦法弄,自己不會。”吳燁笑了笑。

  “讓人家帶多不好啊!”凌晨覺得還是自己買菜更好。

  吳燁搖搖頭:“不是外人,不用客氣的,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他們不會計較這些。”

  聽他這樣說了,凌晨才答應。

  一路開著車回到家,兩人上樓的時候,凌晨接到了一個電話。

  吳燁看到是田甜,按了一下免提。

  “小雪姐,張楚楠又約我吃飯了!你來不來?”

  凌晨看了看瘋狂搖頭的吳燁,忍不住笑了笑:“不來了,你約會我來湊什么熱鬧?點幾個貴的?”

  “那好吧,他今天還送了花,不知道是啥意思,真的煩!”田甜說這個話的時候,還是笑的。

  吳燁:喂,你那是在竊喜吧?

  “那你約會吧,我先回家,今天有點累,準備早點休息了!”凌晨臉不紅心不跳的回答。

  吳燁在想,以后她要是忽悠自己,能不能看的出來?

  “不是約會,就是吃個飯而已。”田甜強調。

  凌晨笑了笑,和她說了好半天,凌晨才掛了電話。

  估計今天晚上,田甜一時半會是回不來了,凌晨拿出鑰匙:

  “我家里還有兩瓶康帝,還有一瓶白葡萄酒,等會兒拿到你那邊吧!”

  酒不便宜,不過她一直沒有喝,不是舍不得,只是不喜歡而已。

  她不是那種愛喝酒的女生,也沒有讓她喝酒買醉的傷心事。

  “兩瓶康帝?那這頓飯也太貴了,姐姐付出這么大,實在是無以為報,要不……我把八爺燉了給你補補?”

  這是她的心意,吳燁沒有拒絕,兩瓶紅酒而已,就算是20萬,回頭給她買一箱就是了。

  兩人的條件,也沒必要斤斤計較這些東西。

  凌晨忍不住笑,八爺燉了,還不如一只雞補,還是留著逗樂子吧,它本來就是樂子鳥。

  “留著賺錢吧!”

  八爺還會賺錢,吳燁會把它找回來的錢分門別類的疊在一起,現在已經裝了不少了。

  以后留著給它買八哥,現在這只,還不知道能堅持到什么時候。

  出了電梯,凌晨拿出鑰匙打開門,鑰匙今天一直放在她包里的。

  到家的時候,吳燁就去了廚房。

  “我給你幫忙!好像還有條圍裙吧?”凌晨要幫忙做飯。

  吳燁拿出,把圍裙給她系上,她吧!明明不會做飯,但是架不住她喜歡表現,而且喜歡參與感。

  最后一桌子菜出來,她覺得也有她的一份,吃起來更香。其他的是不太熟練,在廚房幫忙洗菜,端盤子,遞調料沒問題。

  “姐姐,黃瓜要不要吃?”吳燁拿著黃瓜問她。

  先涼后熱,吳燁做飯,喜歡先做涼菜。

  凌晨點點頭:“要辣的,不要甜的,甜的不愛吃。”

  只有涼拌的西紅柿,凌晨才愛吃甜的,不過買的西紅柿,沒有那種自己種的好吃。

  今天做飯,口味不能將就凌晨了,不然他們都沒辦法吃,只好單獨做兩個符合她口味的菜。

  “這個螃蟹,要不要減剪掉繩子再蒸?”凌晨把盒子拿出來,把螃蟹一個個拿出來放在盆里。

  吳太太買了好幾盒,大概二十多只,今天都不太夠,所以吳燁才叫帶螃蟹上來。

  拿著剪刀,吳燁把繩子剪掉,然后把螃蟹丟到蒸鍋里面,就是這么簡單粗暴。

  清蒸大閘蟹。

  “這個螃蟹夾住我了,姐姐,快把它的手剪一下!”吳燁一個沒注意,手指頭被螃蟹夾住了。

  秀操作,秀尷尬了。

  凌晨一邊拍視頻,一邊手起剪刀落,剪掉一個蟹鉗:

  “哈哈哈,笑死我,這也都能夾到你。我給你拍個視頻紀念一下。”

  “可能是知道了你要吃它,它最后拼死一搏,和你拼了。”

  大概是餓了幾天時間,螃蟹沒有多大力氣了,手指不嚴重。

  還好不是被椰子蟹夾到了,不然的話,要送醫院了。

  “我現在,最想去那種紅樹林,那種有很多大螃蟹的地方,想吃的時候,就去掏螃蟹,簡單的做個炒蟹,螃蟹自由以后的日常生活,奈斯。”

  凌晨沒想到他還有這種小夢想,和在家想住樹屋一樣,凌晨默默的記下來,以后可以帶他去抓螃蟹。

  這種地方國外應該很多,不是所有的國家都愛吃蟹,很多地方抓都沒有人抓。

  “那我以后帶你去抓,咱們在那邊買個房子,一年過去住一段時間,吃飽了再回來。”凌晨回答。

  吳燁和她擊掌。

  點火把螃蟹蒸上,一個鍋蒸粽子,一個鍋蒸螃蟹,其實就這點螃蟹,都不夠他和凌晨吃的。

  “好了,等著裝盤就行了。”吳燁把地上的繩子丟到垃圾桶里。

  趁著凌晨看鍋里,吳燁就是兩個木馬。

  “都是口水,煩死了。”

  “我又不是外星人,肯定有口水。”吳燁回答:“咯,我控制一下,你再看看有沒有。”

  木馬!

  凌晨:“……”

  剛準備揍他了,就聽到砰砰砰的敲門聲響起來。

  “我去開門,得離你遠點。”凌晨擦了擦手,然后去開門。

  吳燁還得把食材準備好,人多,如果菜少了不夠,有朋自遠方來,只能多不能少。

  門口。

  凌晨透過貓眼看了看,發現確實是顏潸潸和寧渠,然后才打開門。

  凌晨一身居家打扮,讓顏潸潸眼前一亮,有種透過別人的媳婦兒,就能看出來別人是人生贏家的感覺。

  每次見面,都還是覺得凌晨特別的漂亮,沒有發現比她更漂亮的。很多濾鏡的,磨皮的,美顏的,都不及她素顏。

  寧渠手上拎著一口袋蔬菜,還可以看到,口袋里的各種肉,站在顏潸潸身邊兩人就像是小夫妻。

  這幾天,確實是很和諧。

  “凌晨晚上好,我們來蹭飯了。”顏潸潸說道。

  凌晨給他們讓開一個位置。

  “歡迎來蹭飯,人多吃飯才熱鬧,菜給我就行,你兩隨便坐啊!”凌晨又指了指客廳:“你兩別客氣。”

  顏潸潸和寧渠都點點頭,顏潸潸好奇的看著屋內的擺設,寧渠則是坐在沙發上。

  凌晨把口袋拿到廚房,寧渠剛在沙發上坐了沒一會兒,在顏潸潸銳利的目光下,他只好去廚房幫忙。

  寧渠來了,吳燁就讓凌晨出去了,讓她陪著顏潸潸說話,不能丟她一個人在客廳。

  廚房里,蔬菜肉類贊助商寧渠,還要給吳燁幫忙洗菜,吳燁則是把菜切好裝好。

  “干凈利落,動作嫻熟,果然,有了女朋友確實不一樣啊,廚藝也飛速進步著。”寧渠說了一句。

  有了對象以后,吳燁變化很大,一些地方,以肉眼可見的變化著。

  “你不也一樣嗎?點外賣的手度飛速進步著,文化水平也是:”吳燁回答:“今天能不能吃海鮮?”

  寧渠不回答,吳燁點點頭大概是明白了,那就是不能吃唄。

  “牛肉也不能吃哈,真是可惜了,什么都不能吃,但是…吃不飽哪有力氣減肥?”

  寧渠:“……”

  他很多東西確實是不能吃,寧渠在吃中藥,已經開始了第二個療程。

  “看來你這表情,中藥效果挺好的!回頭你也給洛白拿點,你別自己脫離苦海,還讓人家在苦海游泳。”吳燁說道。

  洛白的情況和他差不多,無非都是架打太多,需要固本培元,慢慢補回來。

  一般的醫生,確實沒有這個能力治好他們,如果可以的話,也不用顏潸潸托關系。

  “上次和他說試試看,不知道他聯系人家沒有,反正聯系方式已經給他了。”

  “我是最開始見過那個醫生,也得望聞問切才行,洛白說你介紹的那個醫生也不錯,具體就不知道了。”

  “他還在勸我和他一起去,我媳婦兒沒讓。”寧渠回答。

  洛白聯系的,是吳燁上次給他介紹的醫生,效果還是很不錯的,他沒有準備換醫生。

  他們在廚房聊天的時候,凌晨在外面,也是和顏潸潸聊著天。

  “你們現在進度怎么樣?有沒有...”顏潸潸拍了拍手。

  鼓掌。

  凌晨:“……”

  聊這個話題,吳燁他們就在廚房,凌晨就有點不好意思了。

  她搖搖頭:

  “我們在一起才兩個月這樣吧,吳燁想法倒是多,不過現在還沒有到那個地步。”

  顏潸潸看了看她:“你沒有想法?”

  兩個月,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短了,大家都是二十多歲的干柴。

  “我肯定有想法!”凌晨回答。

  顏潸潸看了看她:

  “在一起兩個月,換成有些女生的話,覺得不出去開個房才不正常把?”

  這個飲食男女的時代,很多東西已經過度最求效率了,不在乎的事情也越來越多。

  沒人喜歡柏拉圖式的精神愛情,更多的還是踏實的追求幾秒鐘。

  凌晨不可置否:“有人會這樣,我們想法不同吧!”

  她又不是其他人,其他人怎么想,她管不著,她就考慮自己應該怎么做,該計劃的,她都在計劃著。

  “他們男生這個階段確實是這樣,千方百計,智商爆棚的!想吃到嘴里,過了這個階段以后,就變成了:你不要過來啊。”

  顏潸潸手舞足蹈的比劃,她這個話,說的凌晨忍不住笑。

  吳燁現在就是這樣,千方百計的,各種辦法的,研究怎么樣才能吃。

  他都把木馬變成習慣了,以此類推以后他把鼓掌變成習慣,也不是什么難事。

  習慣,往往只需要做同一個事情幾遍就可以形成。

  “不過你也要適當的時候,給他一些甜頭,就像是釣魚一樣。”顏潸潸給她出主意。

  凌晨點點頭。

  她已經在加快原來的計劃了,要不然今天也不會去泡溫泉,臉都木馬紅了。

  她也需要一個習慣了過程,和顏潸潸不一樣,顏潸潸那時候,更多的是不理智。

  凌晨這個年齡,很理智了,所以才有很多人衡量,可以或者不可以。

  “感情嘛,就像是修房子,慢一點也可以,穩當!”顏潸潸這樣說道。

  “其他的就像是鋼筋水泥,適當就得給!才更穩當。”凌晨笑了笑。

  兩人相視一笑,做朋友還是很合拍的。

  “你們家寧渠,現在是不是有點躲著你?”凌晨好奇。

  顏潸潸嘆氣。

  “以前吧,就這樣坐在一起,我可能什么想法都沒有,他想法就爆炸了,現在吧!我爆炸了,他還問為什么!”

  凌晨聽的忍俊不禁。

  兩人說著悄悄話,聲音不大,吳燁他們在廚房都沒有聽到。

  兩人聊的興高采烈,凌晨問了她很多東西,顏潸潸也沒有不好意思,都和她說了一下。

  一直到,敲門聲又響起來了。

  凌晨才剛準備去開門,寧渠就去了,門口是洛白和黃原,兩人一人拎著兩個口袋。

  “再來晚點,都不用洗菜,端碗就吃飯了。”寧渠打開門說道。

  “你洗了幾張白菜?我加倍!”洛白回答。

  寧渠:“行,剩下的交給你。”

  “寧哥專業,還是你來,我幫你打下下手。”洛白回答。

  寧渠:“……”

  下下手,那就是遞一下菜吧?

  皮厚臉厚的。

  兩人進屋以后,放好東西就去廚房了,小小的廚房里,擠了四個大漢。

  滿廚大漢。

  吳燁都不好炒菜了:“你們能不能出去兩個人?擠在這里干什么?炒菜那么好看?”

  聽到這個,洛白和黃原站在角落,寧哥站在原地,給他們一個中指。

  “兩個懶狗!”

  “寧哥加油!吳總加油!”兩人異口同聲的鼓勵。

  聽到聲音,顏潸潸和凌晨坐在客廳沙發上,有些控制不住笑意。

  “正常來說,其實應該是我們在廚房對吧?”凌晨笑著說道。

  顏潸潸點點頭。

  確實是這樣,原本應該在廚房的人在外面聊天,應該咱聊天的人在廚房。

  “現在都是男孩子做飯比較多,女生很多還不會做飯。”顏潸潸說道:“我們醫院里,很多陪女朋友住院的男生,都做的一手好菜。”

  凌晨做飯就不好吃,所以她覺得吳燁做飯好吃,很厲害。

  “不少人,還要求會做飯,會賺錢,有時間,懂浪漫,不知道哪里有那種男人。”凌晨感慨。

  她還是覺得,吳燁就挺好了,哪怕是他不浪漫,還不正經,還是個醋壇子。

  顏潸潸回答道:“臉大唄,認不清自己的人很多,不然洛白撩妹為什么那么容易?”

  顏潸潸這話,廚房里的洛白都聽到了,他正在蹲著和寧渠一起洗豆芽。

  兩人都聽到了,寧渠尷尬的笑了笑。

  “管管你老婆,她在吐槽我!”洛白看了看他。

  “排除這話是我老婆說的,你就說這話說的錯沒錯?”寧渠回答。

  嚯,老婆說什么就是什么?能不能有點男子氣概?

  顏潸潸也聽到了伸頭回答了一句:

  “我們就是聊天,哪里吐槽你了,我們醫院里,都有你的前女友了,你好意思。”

  “我都很懷疑,我們公司也有他的前女友。”凌晨說道。

  “吳燁,你女朋友也誹謗我,她誹謗我啊!”洛白不洗菜了。

  不能是個前女友,都栽他頭上,他不認這個歪理的。

  “還真有可能!你這到住處都是前女友的情況,就說一個區幾十個,也有這種可能。”吳燁炒著菜回答。

  不要高估他,他真的沒有那么多女朋友。就這幾年前女友才多一點,哪里可能到處都是?

  顏潸潸醫院有一個,那都是很巧合了。

  “有沒有一種可能,就是你假裝搞個葬禮,來的前女友,都能坐滿一個廳。”黃原假設。

  為什么不是結婚?而是要搞個葬禮?

  能有幾百個那么多嗎?洛白覺得,難度應該不大,不過她找不齊那么多聯系方式。

  很多人,他都已經刪除了,或者他被人家刪除了。

  “到處說我死了,你覺得她們會來?”洛白回答。

  那些個前女友,沒有少說這句話的,一半的人說過這個話。

  “你結婚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人來搗亂。”黃原說道。

  洛白哈哈笑,那怎么可能,沒有人干這種傻事,他結婚她們都不可能知道。

  吳燁在認真的炒菜,沒有參與她們的話題討論。

  幾個朋友在一起,偶爾聊的很無聊的,很幼稚的,但是就是能聊的津津有味。

  不需要那么多話題,就一個事情,就能聊很長時間。

  “現在已經有兩個談戀愛了,我也要努力,爭取當第三個,”黃原決定了,爭取早點把隔壁老板女兒追到手。

  他也要當有女朋友的人他也要試試看甜甜的愛情是什么感覺,也要個人噓寒問暖。

  “我不也在談戀愛嗎?為什么忽略我?”洛白說道。

  大家看了看他,不約而同的來了一句:“下賤。”

  那是談戀愛嗎?

  根本就不是,誰談戀愛一個星期談三個的?還特么是無縫銜接。

  效率高一點有什么問題?大家不想在一起,有什么問題?

  在尋找真愛的途中,大家短暫的相遇,一起看個星星,很正常吧?

  黃原看了看吳燁,然后在寧渠耳邊說了幾句。

  寧渠指了指洛白,洛白點點頭,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寧渠回頭看了看吳燁,吳燁好奇的問道:“你有病啊!”

  “加我一個!”回過頭的寧渠,已經下定決心。

  吳燁在炒菜,做飯的速度不慢,等到菜全部出鍋以后,幾人就開始端菜了。

  六個人,吳燁做了八道菜,加上螃蟹和粽子的話,就是十道,還煮了米飯。

  “你這個電飯煲,就是五人份的吧?”黃原用的電飯煲,都是那種二十來個人吃的電飯煲。

  看吳燁這個感覺格外秀珍:“這個電飯煲也太小了。”

  “你電飯煲很大?”洛白問他。

  黃原點點頭:“汽修廠里嘛,二十多個人吃沒問題!”

  “哇哦,好大,牛皮!”洛白忍不住笑。

  飯菜上桌,凌晨搬了備用的椅子,面積不大的飯廳,人多了顯得有些擁擠。

  本來就是小公寓,以后才準備換房子,現在沒有換房子的需要。吳燁不是買不起房子才住公寓,而是因為凌晨在這里。

  以后還是得買個別墅,住起來寬敞一些。

  “哈哈,感謝阿姨,是我最喜歡的臘肉粽子。”洛白拿著個粽子在哪里隔空感謝。

  “感謝阿姨,是我和吳燁最喜歡的大閘蟹。”寧渠拿著螃蟹跟上。

  “感謝財神,是最喜歡的排骨。”黃原夾了一塊排骨。

  排骨是寧渠買的,黃原不愛吃蝦蟹,愛吃肉,愛吃排骨。

  “趕緊吃飯,不要嗶嗶賴賴。”吳燁把米飯一個個遞過去,坐在凌晨旁邊。

  端午節之前,一段時間沒有聚會,端午節的時候倒是湊到一起了。凌晨開了葡萄酒。

  洛白拿出了他帶來的雞尾酒。

  “反正也是在家里,今天開心,多喝點沒問題吧?”洛白開酒。

  沒人反對。

  寧渠和洛白黃原交換了一個眼神,洛白把一次性杯子拿出來,倒上酒。

  “我們喝這個就行,你們和葡萄酒吧!”洛白說道。

  凌晨點點頭,就給顏潸潸到了一杯,她和顏潸潸喝的是白葡萄酒。

  凌晨帶來的酒就喝了一瓶,其他的酒,都是洛白帶來的,吳燁喝著感覺和調過似的。

  “你們現在生意怎么樣?”寧渠問他們。

  “準備開個酒樓。”

  “準備開個分廠。”

  “準備開個分店。”

  寧渠:“……”

  一個個都開始擴展生意,就他最遜了。

  他除了干股票,好像什么都不會,開店又沒有必要,他晚上還要炒股。

  酒過三巡,他們一個個的勸吳燁,你一杯,我一杯,看他們都是一口燜,吳燁也不好意思養魚。

  吳燁感覺自己居然有點暈乎乎的:“臥槽,你這是什么酒?后勁這么大?”

  “雞尾酒啊,普通的雞尾酒。”洛白回答。

  “酒量好差啊!”寧渠忍不住笑。

  黃原嘆氣:“坐孩子那桌去吧。”

  “不是,我真感覺后勁很大,你們沒有感覺嗎?”吳燁感覺很明顯。

  “有么?”寧渠看了看黃原和洛白,黃原搖搖頭,洛白也搖搖頭。

  吳燁:???

  “喝口你們的!”

  “滾!”

  “爬!”

  “不給!”

  一頓飯吃完,吳燁感覺自己醉的厲害,不過他們也是,不只是他才醉了,其他幾人也是一樣。

  東倒西歪的,這里躺一個,那里躺一個。凌晨和顏潸潸有些無奈,收拾好碗筷,打掃了衛生。

  收拾好了以后,兩人看著醉倒的四個大漢,有點不知道怎么辦。

  “洛白和黃原住吧,要不就和吳燁住。”顏潸潸建議。

  迷迷糊糊的黃原揮揮手,說著不同意,非要自己一個人住。

  “給他找個酒店?也不好啊,兩三個公寓,還讓他出去住酒店,回頭他倆也得說我們不是。”顏潸潸看了看凌晨。

  如果讓黃原出去住酒店,確實是安排得不好了,吳燁知道了肯定也有情緒。

  主要是,不差他住的地方,畢竟兩三套公寓,房間都是八九個。

  只是顏潸潸樓下,就一間有被子,其他的都空著的,凌晨家里也是,只有一間。

  凌晨看了看臉色通紅的吳燁:

  “讓他睡吳燁這里吧,吳燁去我那邊睡,洛白還是住自己家,潸潸,你先幫我把吳燁弄回去吧!”

  顏潸潸點點頭,這樣的話,黃原就是一個人住了。

  “不影響吧?”

  “我自己男朋友,沒什么影響的。”凌晨回答。

  計劃趕不上變化,什么計劃都要考慮現實問題,她是吳燁的女朋友,先把吳燁的朋友安排了再說。

  這是她要考慮的問題,然后才是考慮自己怎么辦。

  凌晨把他架起來,吳燁睡著了,扛著感覺死沉死沉的,兩人費老半天勁兒,才出了吳燁家門口。

  聽到關門聲音。

  四仰八叉的洛白,立馬睜開眼睛:“計劃成功!”

  寧渠也坐起來和黃原拍了拍手,黃原說道:“我等會兒自己上樓,給我作證啊!”

  “我也是自己慢慢下去,你給我作證。”洛白看了看寧渠。

  寧渠點點頭:“從小到大的兄弟,誰特么考慮這個?誰也不是那種人!”

  “他是真的醉了!”洛白和黃原異口同聲的回答。

  幾個人,就只有吳燁是真的醉了。

  他們都是演的。

  “費老鼻子勁,吳燁都醉了,還有屁用啊!”寧渠嘆氣。

  洛白帶的酒是兩種,包裝差不多,洛白自己做了記號區分,一種罪人,一種不醉人。

  吳燁喝的全是醉人的酒,他們演了吳燁一波,為的就是給吳燁創造機會。

  結果吳燁真醉了。

  “你不懂,住一起就可以增加感情的,不管是照顧人,還是被人照顧,都可以增加感情。

  “他們現在,需要的就是迅速增加感情,你不想帶他一起喝中藥了?”

  洛白看著寧渠問道。

  寧渠點點頭:“肯定想啊!”

  旁邊的黃原,感覺自己很危險,是不是下一個就輪到自己了?

  簡直是防不勝防啊!

  寧渠和洛白兩人嘿嘿笑,然后有繼續裝醉,黃原感覺自己要把警惕心提高了,特別是對洛白。

  以后找到女朋友了,吃飯喝酒一定要小心翼翼的,吳燁就著道了。

  隔壁。

  凌晨和顏潸潸剛把吳燁扶到床邊,凌晨架著他,顏潸潸把被子揭開,凌晨把他放下來。

  吳燁斜躺著睡的正香,顏潸潸看了看凌晨:“晚上得辛苦你了。”

  醉成這樣,晚上得花精力照顧他,顏潸潸是照顧過寧渠的,知道不容易。

  凌晨看著吳燁搖搖頭:“你們家也有一個喝醉的呢,自己男朋友嘛,照顧他沒有什么辛苦的。”

  “早知道不讓他喝那么多。”顏潸潸后悔了。

  “他們自己好兄弟,總不可能說太多了,難得聚聚。”凌晨還是有些理解的,男人的感情,都在煙酒里。

  難得聚在一起,喝醉了也是在自己家里,不是在外面。

  “你倒是賢惠!”顏潸潸回答。

  “你不也是!”

  她們很像同一種人,都是慣著自己對象的。

  出了房間,才有時間看凌晨家里的裝修風格,這種粗獷的風格,加上滿墻的戶外裝備。

  顏潸潸覺得,凌晨一個是那種內心野性,向往大自然人。

  凌晨應該是,很有個性的女生。

  “這個裝修,很別致。”顏潸潸夸獎了一句。

  “就是亂弄的,有時間來家里玩,還有三個呢,我們先過去,把他們安頓了再說。”凌晨說道。

  顏潸潸點點頭。

  拿出鑰匙打開門,凌晨喊了喊黃原,迷迷糊糊的黃原才問道:“凌晨啊!怎么了?”

  “該休息了,你睡吳燁的房間,現在還能走嗎?需不需要扶你起來?”

  黃原搖搖頭,很艱難的坐起來,揉了揉自己的臉,然后扶著桌子,歪歪斜斜的上樓,搖搖欲墜的樣子,凌晨很怕他摔了。

  “可以的,你們也早點休息!”黃原扶著樓梯,晃了晃腦袋:“今天麻煩了!”

  “不要這么客氣,又不是外人。”凌晨看了看他:“早點休息,等會兒給你放杯水在床頭柜。”

  “謝謝啊!”

  黃原最終還是自己到了樓上,蹬掉鞋子以后,栽倒在被子上。

  凌晨給他倒了水,放在床頭柜,調了一下空調,把簾子拉好就離開了。

  顏潸潸又喊了喊洛白,洛白也是醉的厲害,口齒不清的答應,表示還能喝,喝了一杯涼開水,洛白才清醒了不少。

  “能不能走?”凌晨問他。

  洛白勉強能自己走,就是手腳不受控制,很想睡覺,一直扶著墻壁,時不時還干嘔。

  下樓,凌晨給他打開門,洛白暈暈乎乎,搖搖晃晃的上樓。

  “我把鑰匙放在鞋柜上。”凌晨喊了一句。

  “好,謝謝啊!”洛白從樓上傳來越發模糊的聲音。

  凌晨嘆嘆氣,看著顏潸潸從家里出來,已經把人都安排好了。

  “潸潸,你也知道休息吧,我也回去休息了!有時間就上去找我聊天!”凌晨說道。

  顏潸潸點點頭答應。

  看著凌晨進電梯以后,她才關上門,準備回家休息。

  凌晨又去了樓上,把吳燁的手機鑰匙拿好,回到自己家里。

  剛才是作為女朋友,沒辦法的選擇,現在她得考慮自己今晚上怎么辦了!

  總不可能睡吊床,睡沙發。

  給狗子喂了狗糧,回到臥室,看著床上大字躺的吳燁,凌晨嘆氣。

  吳燁還是斜著睡的,腳在床外,凌晨把他的襪子扯下來,稍微嗅了一下,發現吳燁沒有腳氣。

  又去打了熱水,給他洗了臉,然后擦了擦腳,好在吳燁沒有穿外套,褲子也是寬松馬褲,不會影響睡眠。

  “我又要打地鋪還是就這樣鋌而走險?”

  “算了,免得半夜酒醒了,我還是防著點他。”

  “喝點雞尾酒都能醉,簡直是無言以對。”凌晨嘆氣。

  吳燁倒是睡的很香,蓋著被子,還微微的打鼾。

  不容易才把吳燁安頓好,凌晨看著地板嘆氣。看了看自己兩米寬的大床,凌晨覺得在中間加兩個被子,應該沒問題。

  “都喝多了,應該沒問題吧?總比打地鋪要好啊!”凌晨喃喃自語。

  就這樣決定了,凌晨把杯子整理了一下,在中間放了被子,然后才拿了一床被子出來。

  吳燁睡在左邊,她睡在右邊,中間隔著兩床棉絮。

  去關燈的時候,凌晨看了看睡熟的吳燁,狠狠的木馬了幾個。

  關上燈,心滿意足的睡覺去了。

  凌晨也累了,沒過多久就睡著了,吳燁也睡的很香,夢到了芳香燦爛的櫻花林。

  然后就感覺隱隱刺痛,不知道哪里來的,讓他在櫻花林里都不痛快。

  仿佛之間,有個聲音提醒他:你就是憋的。

  吳燁感覺炸雷一響,立馬就醒了。

  ------題外話------

  欠更:7

求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