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15 康康你的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晚上的時候,剛做好飯。

  吳燁家里。

  他和凌晨在家里端菜上桌,嗅著菜香味的凌晨已經感覺餓了。她今天白天的時候,就忙著工作,沒有吃多少東西,這會已經有些餓了。

  就想到明天要和吳燁約會,今天得早點把工作安排好,就顧著加班加點的工作,其它的都沒有注意。

  凌晨的每一次約會,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兩人剛把菜端上桌,就聽到砰砰砰敲門聲了。

  聲音在房子里都聽的清清楚楚。

  凌晨:“……”

  兩人面面相覷,每次聽到突如其來的敲門聲音,就和催命符似的。

  有可能,愉快的晚餐,就要多了不愉快的因素,更嚴重的話,就是愉快的晚餐都沒了。

  兩人都是一樣的想法。

  “這是誰來了?”凌晨小聲的問他,吳燁約了朋友的話,應該會告訴她才對。

  聽到她的問題,吳燁也疑惑的搖搖頭,他也不知道誰來了。吳燁不買快遞,不點外賣,除了朋友來,想不到還有什么可能性。

  把菜放好,吳燁擦了擦手:“你等我一下,我先去看看是誰!”

  不過這個點,洛白和寧渠應該在打擂臺才是,顏潸潸今天也在這邊,車都在樓下。

  凌晨嘆氣,側身彎腰看了看門口:“如果是田甜的話,記得提醒我,我好躲一下。”

  吳燁忍不住笑了笑,田甜都快把凌晨整出心理陰影來了。

  “要不是呢?”

  “那是誰我都不怕!”

  凌晨拿著飯勺準備開始盛飯,她已經餓了。做飯就等半天,就指著做好了吃口飯續命。

  比劃了一個ok,吳燁去開門,在貓眼里了一下,吳燁捂著嘴,踮著腳回到客廳。

  “姐姐,我媽來了!”吳燁指著門口,小聲的回答。

  他看了一眼,剛好看到吳太太放下東西,準備拿手機給他打電話。

  凌晨:???

  怎么會這樣呢?吳燁的媽媽為什么會突然來?來就算了,還剛好把自己堵住。

  怎么辦?凌晨看了看樓上的臥室,又想去躲一下,問題是…又感覺這樣不好。

  不躲著,就只能對線了。

  她都還沒有準備好,現在就對線,也不知道對她印象好不好?一時之間,她竟然有點后悔沒有聽吳燁的提議,在墻上開個門。

  不然…何至于此?

  “弟娃兒,你確定沒認錯吧?”凌晨抱著僥幸心理問他。

  萬一看錯了,那就不尷尬了。

  “姐姐你傻啊,我自己親媽,你覺得我會認不出來嗎?”吳燁被她逗笑了。

  “那…這可如何是好?”

  吳太太突如其來,再加上她完全沒有準備好,凌晨急火燒眉毛。

  十分糾結躲還不躲的兩個方案,就像是犯了選擇困難癥。

  看著凌晨緊張窘迫的樣子,吳燁拉著她的手說道:“見見吧!我會陪著你,我媽脾氣其實挺好的。”

  吳燁做了決定,凌晨愣愣的看著他,然后糾結的用另一只手抓著衣角。

  見啊?

  太突然了,她連禮物都沒有準備,衣服也穿的很隨便,都沒有化妝,頭發還沒有洗。

  總之,她自己覺得,這個形象很糟糕,現在肯定不是最好的樣子,到時候她要是不喜歡怎么辦?

  而且,還沒有時間多少打理一下。

  “主要是,我現在這個樣子,會不會很丑?要不我還是避避?”凌晨糾結。

  突發事件。

  來吃飯,她完全沒有想到吳燁媽媽會來,吳燁自己也不知道。

  現在都到門口了,說什么都晚了。

  現在的凌晨,算是知道了很多人老公突然回來的感受是什么了。

  還好,只是在吃飯,不是在打牌,不然…不敢想象那個場面。

  “不用,現在就很漂亮,不需要打理了,就這樣原生態的,才是最真實的。”吳燁回答。

  凌晨整理了一下頭發,又整了了一下衣服,然后揉了揉臉,呼了一口氣。

  “就這樣吧!你女朋友沒了別怪我啊!”

  吳燁笑了笑:“不會!”

  然后在她耳邊耳語了幾句,凌晨點點頭,反正她現在準備豁出去了。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總是要面對的,先面對,先有經驗,以后就不怕了。

  萬事開頭難!難過不再難。

  吳燁去門口,凌晨去廚房,吳燁比劃了一個ok!凌晨也比劃了一個ok。

  然后瘋狂的準備措辭,學了十幾年的知識,突然就像是派不上用場了。

  您好阿姨?您好我是吳燁女朋友?阿姨您真好看?阿姨您吃了沒有?阿姨喝酒嗎?

  傻啊,你怎么不問抽不抽煙呢?凌晨在廚房拍了拍腦門。

  放松,深呼吸,再放松,再深呼吸,考試的時候來了!

  吳燁看了看凌晨,才把門打開:“誰啊…媽!你怎么來了?”

  吳燁把門打開的時候,看到吳太太的第一時間,很好的表現出了自己的驚訝。

  不過有點不協調就是了,

  吳太太也注意到他略微不搭的表情,并沒有點破,而是提著手上的東西展示了一下。

  等了好半天,吳燁才磨磨唧唧的開門,要不是吳燁衣服整整齊齊,她都準備放下東西就離開了。

  光顧著來看看凌晨吳燁,忘記他們也是年輕人了,大晚上的,確實時間不太對。

  告誡著自己以后一定要引以為戒,不能再犯,她剛準備進門!

  就聽到一聲溫柔的女聲傳來:“吳燁,菜好了,準備吃飯了!”

  話音剛落,吳太太就看到穿著睡衣,素顏照人的凌晨,端著菜從廚房走出來。

  凌晨也看到她了,愣在原地,端著盤子有點不知所措。

  原來吳燁媽媽這么慈眉善目的,但是我為什么這么緊張呢?

  被她看著,那種突然之間的緊張,就像是被大型肉食動物盯上了一樣。也不知道她好不好說話,性格好不好。

  吳太太則是在疑惑,凌晨一身睡衣拖鞋,素顏居家,那么…他們倆是不是已經住在一起了?

  有沒有這種可能性?

  好不容易蹲了一個光明正大的機會,吳太太近距離的吸收著所有可能的信息。

  得到一個可能性。

  隨意到毫無防備,這是凌晨的情況,如果知道吳太太要來的的話,凌晨肯定是不會來吳燁家里。

  就算是真的要來,那也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而不是居家狀態。

  吳太太自己就是女人,很清楚女人化妝和素顏的區別,那是一個人嗎?

  還在端菜,喊吳燁吃飯吃飯的時候,像極了自己喊老公吃飯的樣子,看來已經不是一兩次了,不然沒有那么順暢。

  這個情況,再加上這個打扮,再加上這個語氣,再加上他們都是年輕人,吳太太覺得,自己已經實錘吳燁了。

  現在大孫在望。

  不老實…好啊!就怕太老實了。

  吳燁開門到現在,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內,凌晨和吳太太兩人對視了幾秒鐘。

  短短的時間里,兩人冒出了很多想法,吸收了不少消息。

  吳太太的作為過來人,面對這個情況,反應還是要比凌晨快一點的,也因為她是有心算無心,早有準備。

  她一把推開擋住門的吳燁,三步兩步進門,吳燁被推的退后幾步,靠在墻上。

  什么時候老媽的力氣這么大了?吳燁靠著墻冒出個疑問。

  “你是凌晨對吧?我看過你的照片,你好,我是吳燁的媽媽!”

  吳太太已經站在凌晨身邊了,看著緊張的凌晨,她笑的很溫柔隨和,一都沒有平時的兇巴巴和嚴厲。

  很溫和,也很親切,態度也很熱情。

  這個表情和話語,讓凌晨放松了一點,雖然還是很緊張,但是多少好了那么一點。

  在凌晨看來,笑起來的未來婆婆,總比板著臉的未來婆婆要讓人輕松。

  如果板著臉,那就是不喜歡她了,只是笑的話,情況就還算好。

  凌晨發現吳燁媽媽是真隨和,笑容很有感染力,而且力氣也很大,吳燁都被推開了。

  這是凌晨見到未來婆婆的第一印象,大力溫柔阿姨。

  “媽…阿姨好!我是凌晨,您叫我晨晨也行!”凌晨甜甜的微笑。

  她發誓,已經努力做到自認為笑的最理想的程度了。至于差點喊錯,那是因為就顧著她最后一句話了。

  吳燁才關門,就發現凌晨求助的眼神,她都有點磕巴了,差點喊媽,可見多緊張。

  救救我!救救我!

  吳燁仿佛都能聽到這個生意在耳邊回蕩著。

  “媽,您先把東西給我吧,我們先吃飯,凌晨的廚藝挺好的,您剛好嘗嘗。”吳燁開始助攻。

  凌晨毫無經驗,吳燁也是毫無經驗,這種情況下,兩人都是在隨機應變。借著不多的默契和豐富的情商應對。

  “對,阿姨,您先坐,飯菜都好了,吳燁,你趕緊拿個碗筷!”凌晨被點了一下,馬上機智的反應過來。

  她趕緊把菜放好,然后把吳太太手上的袋子接過去:“阿姨,您先坐,東西我放就行。”

  “拎這么多東西,肯定很重,您給吳燁打個電話也行啊,他去幫您拿一下。”

  凌晨麻利的放好東西,讓吳太太有種婆婆從鄉下進城,然后被兒媳婦兒熱情接待的感覺。

  重不重無所謂,如果她給吳燁打電話,現在百分之百看不到凌晨在家里。

  特意找洛白問的門牌號,就是這個原因,她蹲個機會不容易,盡量不出意外,盡量來的意外。

  讓他們猝不及防才行。

  她坐在餐桌的椅子上,低頭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吳太太感受了一下家里的溫度。

  嗯,空調是24度。

  常年做飯,在家當家庭主婦,閱覽無數菜單的吳太太。

  看著盤子里豆角邊緣干涸的油,就知道這個菜,起鍋已經超過4分鐘了。而且用三色椒炒菜,是她教吳燁的!

  說菜是凌晨做的,那么…真相只有一個,這個姑娘肯定不會做什么飯!

  考慮到她的家庭情況,這也很正常。而且現在很多都是男孩子做飯好吃,女孩子都不太會。

  這個沒關系,以后可以慢慢教她。

  大原則,還是吳燁自己覺得好就沒問題,別說不會做飯,就是不會買菜,都是吳燁解決問題。

  “阿姨今天也是趕巧了,明天早上要趕飛機,就想著送點螃蟹和粽子過來,沒想到你也在,來的突然,阿姨也沒有給你帶什么禮物。”

  “回頭去家里,阿姨給你補個禮物,當見面禮。”

  吳太太蹲了好久的機會,她早有預謀,不過被她淡化的很自然,完全沒有刻意在里面。

  話術很重要。

  端午節,媽媽給不會包粽子的孩子送個粽子,很正常吧?端午節,孩子喜歡吃螃蟹,送一下很正常吧?

  事先不知道凌晨在,也很正常吧?

  凌晨搖搖頭,一邊盛飯,把米飯放在吳太太面前:

  “阿姨,您可別這么說,也不知道您要過來,我什么都沒有給您準備才是,我給您盛碗雞湯!”

  “改天您有時間,我一定去叨擾您!”

  吳太太看著雞湯,不出意外,和她做的差不多,看佐料就是她燉雞湯的佐料。

  吳燁不笨,可惜太低估了自己的老娘的火眼金睛,她已經看出來很多東西了。

  “好,阿姨時間多,你有空就和吳燁說,喜歡吃什么阿姨給你做!”吳太太回答。

  眼睛看了看一個個加辣椒,加蒜,加蔥花,加香菜的炒菜,吳太太感覺做個好婆婆可能是不容易了。

  難怪那么多人都做了惡婆婆,讓別人將就自己,總歸是容易很多。

  “謝謝阿姨,您真好,看到您第一眼,我就感覺您性格肯定很溫柔,吳燁經常說您做飯特別好吃。”

  “見面才知道,您還特別顯年輕,氣質也很好,笑起來特別的和煦,吳燁肯定遺傳到您這個優點了。”

  “他笑起來和您一模一樣。”

  吳燁拿著碗筷出來的時候,就聽到凌晨瘋狂夸老媽。忍不住抽抽嘴角,姐姐也太努力了。

  和平時完全判若兩人,平時她可不是這樣的,坐在她們對面,吳燁都能看到吳太太眉開眼笑。

  逐漸迷失在凌晨好聽的話里,笑容越發的明顯起來。

  吳太太被她哄的笑起來,凌晨就坐在她旁邊,她拍了拍凌晨的手:“你這孩子,嘴巴真甜。”

  “長的好看,又會說話,工作能力又強,上得廳堂下的廚房,吳燁能和你在一起,是他的福分。”

  實際上吳太太的內心是這樣的:難怪那些太太都說,第一次見到兒子女朋友的時候是最有趣的。

  看著她努力的夸自己,刷好感度,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現在…被夸的,也變成自己了啊!

  有一說一,這感覺真的很不錯。

  很好!

  “阿姨,我從小就很誠實,不會說謊話,要是以后有什么說錯話的地方,您多擔待。”

  “而且吳燁很好,我得謝謝您教育了這么好的他,他很優秀的,平時很多事情都是他幫我出主意。”

  “他經常說這是您和叔叔教育的結果,我才是撿了個大便宜。”

  嘖嘖!

  厲害啊姐姐!

  不知道自己見到凌晨媽媽的時候,能不能這么會夸。我從小就誠實,所以我說的都是真的。

  因為你們教得好,我才是撿便宜的那個。

  高級!

  其實凌晨就組織了這么多語言,多的就沒有了,所以她又和吳燁使眼神。

  “媽,你們一邊吃一邊聊吧,凌晨今天工作多,也沒有吃什么東西,您也嘗嘗菜!”吳燁心領神會的說道。

  “阿姨,別聽他的,我不餓!”凌晨感覺這句話,說的好像因為她要趕緊吃飯似的。

  凌晨趕緊打了個補丁。

  小心翼翼的太過分了。

  得,不餓,你就先餓著吧!吳燁端起雞湯開始喝。

  凌晨怎么可能不餓,只是這會兒不敢說而已,她都巴不得抱著電飯煲吃飯了。

  “工作再忙,也得按時吃飯,快吃飯,我們邊吃邊聊!”吳太太給她夾菜。

  吳燁會心疼人,吳太太覺得很好,要是吳燁不心疼人,她反而會批評。

  “謝謝阿姨,您也吃。”凌晨吃的文明禮貌,慢條斯理,細嚼慢咽。

  吳燁忍不住笑,平時的饕餮,變成現在的淑女,簡直是兩個樣子。

  “好,阿姨也嘗嘗你的手藝。”吃了一口菜的吳太太,頓了一下。

  然后又喝了一口雞湯,再喝一口雞湯,又喝了一口雞湯。

  太辣,她不習慣這種重口味的菜,太辣了,她吃辣本來也不厲害。哪怕她是夾的辣椒最少的,也覺得辣。

  “好吃!晨晨,你廚藝已經很好了!”吳太太夸獎了一句。

  凌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不是她做的,全是吳燁做的,她唯一有參與感的,就是洗了菜。

  其他的,什么都沒有做,被這樣夸,讓她受之有愧,不好意思。

  “阿姨,您多吃點。”凌晨給她夾菜。

  吳太太看著碗里的菜,很是郁悶,對于她這種不愛吃辣的人來說,這樣的一頓飯,就很難熬。

  “是不是不太符合您的口味?是不是太辣了?”

  “因為不知道您要來,可能做的有些辣了!您等我一下,我給您倒杯水。”

  凌晨起身準備去倒水,吳太太拉著她,然后搖搖頭:

  “不辣!很好吃,就是在家吃飽了,吃不了多少了,我喝點雞湯就好。”

  還不辣?

  吳太太平時很少吃辣,為什么吳燁現在回去吃飯的時候,得單獨加辣椒,就是因為吳太太的口味問題。

  吃的很淡,辣椒都是不辣的那種,吳燁已經不習慣了。

  就這個菜,她還說不辣,怎么可能不辣?吳燁用小辣椒炒的,最開始他都不習慣。

  吳太太倔強啊!

  和他一樣。

  “我還是給您倒杯水,您多喝點雞湯!頓了不少時間,這個您應該合口味。”凌晨去倒了杯水,放在吳太太面前。

  她也猜到了,吳太太肯定是被辣到了。吳燁剛開始也這樣,說不辣不辣,結果最后辣的香腸嘴。

  吳燁都花了不短的時間,才接受了辣味。

  “晨晨,你也吃,不用管我,我喝點湯就好了,本來也不餓!”吳太太無聲的嘆氣。

  真辣啊!

  不奇怪吳燁最近回家吃東西,都說太淡,都說不夠辣。她以前也覺得沒問題,現在開始吃辣了,才發現問題大了。

  她根本受不了這個辣味。

  她這個當媽的,吳燁沒有女朋友之前,她也不知道吳燁會找個蜀州的女朋友。

  現在找了個辣妹子!

  回去以后,她還得習慣習慣,免得以后一直都吃不了辣,連吃飯都不好安排。

  飲食習慣差異太大了,她得培訓培訓自己,減少以后的麻煩。

  “阿姨,我再給您盛一碗。”看她喝完了,凌晨很有眼色的給她盛雞湯。

  “很好喝,晨晨你這手藝,和我做的差不多!”

  凌晨:“……”

  吳燁說過,燉雞湯是吳太太教他的,所以他燉的雞湯,其實和吳太太做的區別不大。

  不就是和吳太太做的差不多了?

  “這個還是吳燁教我的,吳燁說是您教他的做法。”凌晨靈機一動,接的毫無破綻。

  是不是,當然不是,不過凌晨記憶力好,突然就靈光一閃了。

  “多喝雞湯挺好的,回頭我給你做其他菜的做法。你天賦很好,應該學的很快的。”吳太太回答。

  凌晨的天賦,可能在其他的地方溜達,反正沒有來廚藝這個地方。

  吳太太也是,夸人和傷口上撒鹽似的,吳燁感覺她再點自己,說這個話看著他說的。

  凌晨沒有什么話聊了,又給吳燁使眼神。

  “明天早上就要趕飛機回去?”吳燁問了一下吳太太,轉移話題。

  凌晨才有了重新組織語言的喘息之機,開始瘋狂尋思,接下來應該怎么樣聊天。

  吳太太答應了一句,每年都這樣,不是今年才這樣。

  “你就忙你自己的事情,有時間再回去看看你爺爺奶奶就行,他們都理解。”

  “忙完了,記得發個消息給我!”

  吳太太沒有說陪女朋友,而是說讓吳燁自己的事情。免得凌晨覺得有什么想法。

  “好的!”吳燁回答。

  今年是回不去了,他在這邊過,家人在老家過。

  “粽子蒸一下就行,蟹你自己看著做,也不知道晨晨喜不喜歡吃螃蟹,就顧著吳燁了!”

  “到時候加個阿姨的微信,想吃什么,就和阿姨說一聲。”

  “吳燁一堆臭毛病,別慣著他,要是敢欺負你,就告訴我,阿姨收拾他。”

  吳太太把話題繞回凌晨哪里。

  凌晨:“……”

  開始了,開始了,一邊貶低一邊抬高。

  凌晨看了看吳燁,她都沒有準備好臺詞,話題又回到她身上了。

  她轉頭對吳太太笑了笑:“吳燁性格挺好的,阿姨,我們加個好友,我還得跟您多學學做飯。”

  她當然不會做菜,只是找個理由,拉進彼此的距離。

  拿出手機,凌晨加了吳太太的微信,又交換了電話號碼。

  吳燁有她老媽的聯系方式,她也有吳燁老媽的聯系方式了,大概率她這是避風港。

  吳燁顯然沒有,她老媽現在還不會給吳燁當避風港。平時十五分鐘吃完的,現在花了半小時。

  吳太太和她聊了不少,比如工作忙不忙,比如愛好有哪些,還有零零碎碎的,吳太太沒有問她的家庭問題。

  凌晨松了一口氣,不是那種查戶口似的盤問,她還不會那么緊張。開始收拾碗筷的時候,凌晨準備把碗筷收拾去洗了。

  吃完飯以后。

  凌晨給吳燁一個眼神,讓他不要動,她自己來收拾,演戲就得眼全套。

  吳太太看了看吳燁,示意他趕緊去洗碗,吳燁被整的八戒照鏡子。

  “媽,您和凌晨聊會天,那邊柜字里有瓜子,凌晨你拿一下,我先去洗碗就行。”吳燁說道。

  話都說到這里了,凌晨無奈,只好和吳太太坐在沙發上聊天,她有點不知道聊什么了。

  本來想借著洗碗,去廚房避避,結果吳燁要洗碗。凌晨有點拘束,剛才一直到現在,她都有點拘束,有點找不到話題的感覺。

  越是緊張,腦子里反而一片空白,完全沒有平時的才思敏捷。

  “我第一次和吳燁奶奶見面,當時也和你一樣,感覺特別的拘束緊張,相處多了,其實就習慣了。”

  吳太太知道吳燁不在她旁邊,她會更緊張,主動的找了個話題和她聊天。

  “阿姨,您喝水!”凌晨又給她倒了杯水:“初次見您,我確實有點不太習慣,您見諒。”

  才思敏捷都被她消耗一空,現在全在冷卻狀態。

  剛才有多能說,現在就有多語塞。就那么多招,全用了。

  “你又沒有錯,哪來見諒的說法,阿姨不是老虎,可不會吃了你,平時怎么樣現在就怎么樣,阿姨猜,你肯定是性格很活潑的人。”

  從進屋就開始觀察她,吳太太判斷的大差不差,凌晨確實是很活潑的人,性格也外向。

  就是沒有社牛癥,也不是自來熟。

  “阿姨,您性格真好,和我爸爸似的。”凌晨回答。

  吳太太:“……”

  這話怎么都感覺奇怪。

  她沒有多問,現在問那么多也不好,免得嚇到人家姑娘。話題她都控制著說的,沒有超線。

  凌晨是第一次和她聊天,她也是第一次和凌晨聊天,又不好冷場。互相都是第一次聊天,凌晨有些不知道聊什么,到現在,她也是一樣的。

  “晨晨,吃點零食!”

  “哎,阿姨,您也吃。”

  大概就是這樣,吳太太想了解的都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來的時候,腹稿打的不夠多。

  好在吳燁迅速洗完碗出來了,他有些擔心兩人冷場了,出來的時候,就發現確實有點這種情況。

  考慮到這是第一次見面,情況也算是好了,吳太太多少了解了凌晨,凌晨也對她有了印象。

  又聊了一會兒,吳太太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就告辭了。

  “有時間再來看你,多的就不嘮叨你了,你也不喜歡聽,晨晨是女孩子,照顧好人家。”吳太太臨走之前說道。

  “您放心吧!我知道的。”吳燁回答。

  她無非就是交代衣服經常洗,家里注意衛生,不要太懶。

  這些吳燁都知道。

  “阿姨,我們送您!”凌晨說道。

  吳太太沒有拒絕。

  電梯里的時候,凌晨看著按鈕和樓層,感覺有些度日如年。

  吳燁和凌晨把她送到樓下停車場,吳太太和吳燁說道:“對晨晨好點,不要欺負她,要是我知道你欺負她,你仔細你的皮!”

  “晨晨,你記得不要太慣著他了,你有時間給阿姨發消息。”

  “有空的時候,就去家里坐坐,阿姨隨時歡迎你!”

  凌晨點點頭答應一聲,說道有時間一定去,看著吳太太上車,車子啟動開出停車位。

  吳太太揮揮手:“晨晨再見!”

  “阿姨再見!”凌晨和她揮手:“路上開車慢點,您到家了說一聲。”

  “好的!”看著車子離開,凌晨呼了一大口氣,然后把手放在吳燁肩膀上。

  掛靠。

  “靠靠你!剛才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緊張,上一次這么緊張的時候,還是高考的時候。”

  “沒有話題的時候,感覺整個人腦子轉的和機器似的,越是想,越是想不出來。”

  “大概是你媽媽也看出來了,都是她在問我。”

  “也是難為我婆婆了!”

  吳燁忍不住笑了笑,看著靠在肩膀上的凌晨,老媽確實忙于找話題。

  吳燁回答道:“姐姐,今天辛苦你了!”

  “我想著你們早晚都要見,一直躲著也不好,還是見見吧!這也是好事情,以后就沒有那么緊張了,這叫破膽!”

  凌晨嘆氣。

  “也不知道表現的怎么樣,你說阿姨會不會不喜歡我?到時候你問一下,看看她是什么想法!”

  凌晨有點患得患失,他她感覺自己自己表現的很遜。平時口才還不錯,今天發揮的很糟糕。

  “她肯定喜歡你!”

  凌晨不理解:“為什么?”

  “你這身材,一看就能生兒子!”吳燁回答:“他們有什么理由不喜歡你?”

  凌晨給了他一拳。

  “感覺好多了!”

  “那就行。”

  兩人慢慢回到樓上,剛才在電梯里,凌晨尷尬的只能看按鈕,現在輕松多了。

  “明天的溫泉,我已經預約好了,到時候我們直接過去就行!”吳燁說道另一個事情。

  凌晨只是點點頭,溫泉而已,她現在只想知道吳太太有沒有嫌棄她。她雖然也自信,但是這個事情上,她還真沒有多少自信。

  聊的開心,不代表就是好印象,很多中年婦女,都是當面說的一套,背后一套。

  人走了,就開始了,各種行為矛,為各種。

  “行啦,不要擔心,我自己的對象是我自己選的,我媽他們不會干涉的。”吳燁掐了掐她臉蛋。

  凌晨看了他了一眼:“你倒是心大!”

  “你太低估自己了,你這種又好媳婦兒,可是很難遇到的。”吳燁說道。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也不知道吳太太到家了沒有,給她打多少分,她都怕自己不及格。

  吳太太回到家以后,老吳還在沙發上看新聞,聽到開門聲,老吳還特意在門口迎了一下她。

  已經很晚了,吳太太才剛回來,在吳燁那邊待了不少時間。再不回來,他也準備打電話問一下是什么情況了。

  “這么久才回來,聊的怎么樣?”老吳把拖鞋給她。

  好幾個小時,肯定是在那邊聊天,他估計,老婆還真堵到兒媳婦了。

  吳太太換好拖鞋,笑著點點頭:

  “堵到了,剛好在吳燁那里,聊的還挺好的,那姑娘人漂亮,性格還不錯。”

  “你都不知道,她一直在夸我,和我以前見媽似的。”

  “還是當婆婆感覺好啊,體驗了一把我婆婆當時的感受。”

  吳太太坐在沙發上,吃著老公遞來的水果,一邊和他分享剛才的事情。

  包括飯菜是吳燁做的,兩人為了表現,吳燁讓她裝了一波賢惠。

  “綜合來說,你覺得怎么樣?能打幾分?”老吳問她。

  本來他也想一起去的吳太太沒有說讓他不要添亂,他就在家沒去。

  錯過了一場精彩紛呈的大戲,要是他也在,能分析更多的東西。

  “我覺得…大概8分!排除外在,她一直很努力的在表現,而且能看出來她完全沒有準備。”

  她突然去,打了個措手不及,很多東西,她看到的都是很真實的,不是那種準備好的。

  越是突然,越能看到真的東西。

  雖然她沒有和吳燁住一起,但是兩人的感情很好,吳燁挺疼她的,一直都在關注她。

  她不知道說什么的時候,吳燁就說幾句,轉移話題,這種小把戲,她早就看出來了。

  “有戲?”

  “我估計著有戲,就是不知道她爸媽怎么想,得以后才知道,萬一不同意,還得不少坎坷,今天也沒有問這些,不是時候。”吳太太回答。

  現在就是擔心凌晨父母那邊的想法了,吳太太覺得凌晨挺好的,就是不知道凌晨爸媽,對吳燁是什么態度。

  “不過感情是他們自己的,換成我們不喜歡她,吳燁非要娶她,我們也沒有辦法!”吳太太分析。

  兒大不由娘,女大不中留。

  都是一個道理,孩子大了有主見,有自己的想法,在和父母想法相悖的情況下,最終都是父母拗不過孩子。

  “還早著呢,這才剛開始,你別擔心那么多,實在的說,現在年輕人的感情,不確定性很多。”老吳回答。

  吳太太打了他一下。

  “那是你娃,你就不能盼點好?”

  “我這是實話實說嘛!”老吳無奈的說道:“東西我都收拾好了,明天早上就出發。”

  吳太太答應一聲,又去檢查了一下行李箱,她不太放心老吳收拾的東西,怕有遺漏了。

  “你就帶一雙襪子,你準備回去穿爸的襪子嗎?”

  “外套也只有一件,你想什么呢?”

  “不是說把柜子里那個盒子帶上嗎?你耳朵背了是不是?”

  “就知道指望不上你,我才去一會,什么都干不好。”

  沙發上的老吳:“……”

  第二天一大早。

  吳燁就起來換了一身衣服,站在陽臺上看著機場方向,打完一通電話吳太太交代了他很多東西。

  這幾天她不在,讓他記得回家喂喂魚,澆澆花,不要回來魚死了,話枯了。

吳燁一個個記下來  今天晚上再回去,家里的魚,餓這么一天應該沒問題吧?

  主要是今天他要和凌晨一起去約會,除了泡溫泉,吳燁還想了其他的項目,得耽擱一天時間。

  晚上回來吃完晚飯,他才能回去喂魚澆花。

  打完電話,洗漱完了,收拾打扮一番,吳燁收拾好東西,裝到一個小包里面。

  這次身份證不再是自作主張,而是在他的計劃之內。拿過去,搞不好就有大用途。

  魚我所欲也,魚也得喂。

  怎么辦?

  “為什么不多丟點飼料呢?不行我再給他買幾條吧!如果…的話。”

  收拾好了,吳燁才給凌晨發了消息,下樓去停車場等她。

  這是凌晨要求的,在電梯口等的話,怕被田甜發現了。

  吳燁晃著車鑰匙,看著電梯口,沒有等到凌晨,倒是等到了有說有笑的王哥兩口子。

  “咦,小燁!換車了啊?”王哥走近打招呼。

  停車喜歡停在電梯口,他們出來就看到吳燁了。

  吳燁笑著打招呼:“轎車開著舒服點,王哥,你們今天都要加班?”

  王哥點點頭,忍不住嘆氣,他也不想,但是沒辦法。

  “打工人就是這樣,可不是你這個大老板,我們沒有那么多節假日,再說了,我還要賺錢還貸款。”王哥回答。

  他是去加班的,他一看就知道,吳燁是準備出去玩的,端午節,他們兩口子為了加班費,還得熬幾天。

  “小燁,你現在和凌晨怎么樣了?”王嫂問他。

  吳燁說道:“挺好的,感謝嫂子惦記。”

  “那是你們有緣分,不過…嫂子說句多話啊,你小子是不是得小凌閨蜜了?”

  吳燁:???

  搖搖頭,吳燁表示沒有,好奇的看著王嫂,等著下文。

  “昨天遇到她了,我就問她一句知不知道你們談戀愛了,她表情不太好看。”王嫂說道。

  當時田甜臉就黑了,王嫂就知道多嘴了,顯然,里面有不少事情。

  她覺得,可能是吳燁得罪人家了。

  “可能是有點小誤會吧,感謝嫂子提醒。”吳燁說道。

  王嫂搖搖頭,她只是單純的提醒一下吳燁,現在的閨蜜,可不好得罪。

  “嗐,別跟嫂子客氣。”

  看著王嫂兩口子開車離開,吳燁拿著手機,思考著。

  “阿楠,你不犀利啊!”

  吳燁拿著手機翻了翻,然后在軟件上訂了一份吃的,想了想,她又訂了一束鮮花。

  在網上搜了一下魔都冰泉的地址,甜好張楚楠的名字,下單。

  “主動才有機會,猶豫就會敗北。”

  張楚楠并不討厭田甜,反而很佩服她,不說一定有想法,多少肯定有一絲絲想法。

  那就試試看!

  臉黑是吧?讓你臉紅一下。

  吳燁送的花,卡片寫的也不是那種很直白的話,而是很含蓄的,朦朧的。

  搞定以后,吳燁才把手機收起來的不給她制造點麻煩,她就給自己找麻煩。

  “下次就送牛蛙。”

  等了半天,凌晨總算是來了,手上還拿著一個口袋。

  “這是什么?”

  “泳裝!”

  吳燁眼睛一亮:“我也有,康康你的!”

  ------題外話------

  欠更:11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