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17 我知道箭的想法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準備出發,請系好安全帶…全程32公里!”

  把手機放在導航架子上,吳燁找了首歌曲,他開車和很多人一樣,有聽歌的習慣,不聽歌的話開車就不習慣。

  開車不聽歌,沒靈魂的!

  凌晨坐在副駕駛,伸手比劃了一下,然后又伸了伸腳比了一下距離:

  “這副駕駛,是不是有人坐過?”

  吳燁:“……”

  很好奇她怎么感覺出來的,確實是有人坐過,就是張楚楠那天坐了一下,就沒有其他人坐過。

  凌晨剛坐上來,就知道椅子被調過,吳燁突然發現,短視頻也不都是騙人的。

  女生確實是有這個天賦,她們可能記不住路,可能記不住很多品牌,但是她們對化妝品和副駕駛,了如指掌。

  “就是張楚楠前幾天坐過一下,你應該不知道,就是田甜的相親對象,我剛好也認識。”吳燁回答了一句。

  當時在樓下遇到他,請他喝了兩杯酒,聊了不少關于田甜的話題。

  吳燁想著當時試探他一下,看他對田甜是什么態度,結果就是…結果不理想。

  沒有很好的方桉,最后吳燁只能放棄湊合他們的想法。

  凌晨:???

  “那個男生叫張楚楠?那你怎么會認識他?”凌晨很有種世界這么小的感覺。

  吳燁都認識田甜的相親對象,她還是第一次聽吳燁說起這個事情。當時田甜相親,兩人都沒有過多討論,這個事情,都過去很多天了。

  “張楚楠是我們公司客戶,當時他們要買房子,就這樣認識的。”吳燁回答。

  和凌晨簡單的說了一下當時的情況,他還含淚賺了張楚楠幾百萬。

  張楚楠也是個面面俱到的人,時不時的還會和吳燁發幾個消息,聯系一直都沒有斷過。

  “就是這么有緣分,不過他和田甜現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了!你覺得有戲嗎?”

  吳燁當時請他喝酒的時候,張楚楠當時并沒有多說什么,但凡他說有想法吳燁都幫他。

  奈何他只想交朋友,吳燁當時都很想問他:你很缺朋友?

  毫無疑問,吳燁比田甜爸爸都希望她談戀愛,不然她總愛搞事情,吳燁耐心可沒有那么多。

  “感覺沒有多大可能性,田甜上次和我說,對他感覺一般!”凌晨回答。

  因為覺得可能性不大,凌晨當時就建議她好好考慮,就沒有多說其他的話。

  她和吳燁的想法是一樣的,田甜能談戀愛的話,對她也是好事情。

  起碼無干擾。

  吳燁轉了個彎,看了看她:“田甜其實有沒有嘗試過,怎么就知道一般了?萬一很不一般呢?”

  “都沒有嘗試,那有發言權。”

  嘗試?

  拍了拍腦門,她轉頭看著吳燁,她現在都不知道,吳燁是不是一般呢!

  她還不是沒有嘗試。

  汽車體型太大,不止是耗油,還有動力不足的情況,跑高速風阻也大。

  據說,器大傷身。

  “你先管好自己吧!你自己是什么情況都還不知道呢!誰知道是不是…金絮其外敗絮其中?”

  “再說了,你不要去胡抽熱鬧,免得到時候幫倒忙,感情這種事情,沒必要去多事。”

  凌晨把他的心里的小九九按住。吳燁對于能給田甜找事這個事情,他肯定很樂意。

  “先不說幫倒忙的事情,你先給個機會,我證明自己一下自己不是敗絮!”吳燁回答。

  對于金絮其外,敗絮其中的說法,吳燁表示嚴厲譴責。

  證明個屁啊!

  “我是說你不要搗亂,他們自己發展就好了。”凌晨道:“我知道你鬼點子多。”

  整出誤會,最終田甜還是要找到她幫忙,吳燁在給田甜找事的同事,也是給她找事兒。

  每次有事情田甜必找她,跑都跑不掉。

  “放心吧,我真的什么都沒有做!”吳燁不承認今做的事情。

  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今天送花這個事情,也是張楚楠干的,畢竟名字電話都是他的。

  吳燁把自己摘的干干凈凈。

  “你知不知道,你這沒有底氣的表情,如果說這種肯定句,真的很不搭!”

  “我猜的沒錯的話,你是不是已經干什么壞事了?”

  凌晨看著他認真的說道,吳燁的反應,她已經看出來一點問題了。

  聽到凌晨這么說,吳燁臉僵硬了一下,然后給她一個尬笑。

  凌晨注意到了。

  實錘了。

  “你不想說,我就不問了!”凌晨回答:“懂事吧?”

  吳燁忍不住笑了笑,繼續開車,今天聽到王嫂那么一說,他確實是有點生氣了。

  他這個戀愛談的九拐十八彎的,湊了一大堆誤會在里面。吳燁自己也挺無奈的。

  凌晨覺得是她自己沒有處理好,有點愧疚,靜靜的在考慮解決辦法。

  吳燁看她一直不說話,在哪里沉默著,還以為她生氣了。

  凌晨看他沉默了半天,以為他生氣了。

  “聊天開心的!”兩人在某一秒鐘,異口同聲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互相伸出的梯子撞到一起。

  凌晨和吳燁都笑起來,原本想去哄哄對方的想法,竟然如出一轍。

  一時之間,感覺心里暖暖的。

  “我以為你生氣了!”再一次的默契,讓兩人忍不住笑起來。

  吳燁一只手穩著方向盤,伸出另一只手拉著凌晨。

  “你才是最重要的。”吳燁認真的說道。

  凌晨明白。

  她不是那種煞筆女生,不會問她和吳燁的幾個兄弟,誰更重要。

  她也不愿意拿閨蜜和吳燁比,這種事情沒有什么可比性。

  吳燁很重要,這是母庸置疑的,閨蜜不重要嗎?肯定不是,但是對比,是在量化感情。

  感情這種東西,沒有辦法量化。

  “嘿嘿嘿!”

  吳燁:“……”

  路開始寬起來,吳燁打開車窗,讓風吹進來,凌晨也嘗試著和吳燁一樣伸出手感受著風。

  “什么感覺!”

  凌晨想了想回答:“不真實!”

  “有真實的,誰愿意抓風呢!”吳燁嘆氣,看了看她:“你說是吧!”

  那怎么辦?要借給你嗎?

  臭流氓!

  “今天就只是去泡溫泉?泡完以后呢?”凌晨看著他問道:“有其他的安排嗎?”

  只是泡溫泉的話,感覺太單調了一些,如果還有其他的就更好了。

  “一日三餐。”吳燁回答的很簡潔。

  凌晨思考了一秒鐘,然后揮揮拳頭。

  “你應該慶幸是開車救了你,不然直接把你從車里丟出去。”凌晨說道。

  和吳燁在一起,凌晨已經無法直視很多成語了。

  吳燁笑嘻嘻的看了看她,毫不害怕,一天吃三頓飯,這有什么問題?

  可能還不止呢!

  “我就是說吃的而已,男生兩個階段都吃得多,一個是初中到高中那幾年,一個是二十多到三十多那幾年。”吳燁說道。

  “一個是補充營養,另一個是營養跟不上,是這個意思不?”凌晨看了看他問道。

  吳燁惋惜的嘆氣:“你啊!不純潔!”

  “好好的大姑娘,又漂亮,又有氣質,身材還好,還有錢,就是腦子里全是這些東西。”

  “你得和我一樣,純潔點。”

  很無語的看著他,吳燁假裝單純的樣子,讓凌晨想把小拳頭懟到他臉上。

  他還不要臉的反過來吐槽。

  她有時候,特別想要一個中年婦女葷素不忌的技能,說什么都不害羞那種,逮著吳燁說他。

  可惜,她連寶媽都不是。

  “不過,姐姐,你懂的還不少啊!營養跟不上都知道。”吳燁說道。

  “我是過來人嘛,肯定比你知道的多,這很合理。”凌晨又開始裝了。

  姐姐過來人的人設不能丟,又在很多時候丟的毫不猶豫,最后又撿起來。

  開著車,他們出了城市以后,吳燁看了看導航上的地址,已經快到位置了。

私家溫泉  溫泉這種東西,其實也挺交智商稅的,因為很多都是假的。

  真正的溫泉還是有健康作用的,很多人證實過,雖然那么一點點微量元素,微量的很。

  吳燁泡溫泉不是為了養生,而是為了玩水,他并不熱衷泡溫泉。

  錢花了,找的也是真實的溫泉,直接打到地下熱水的,并不是用地上熱水來湊數。

  不過吳燁最喜歡的,是這家店很有的就是一個個小池子,完全獨立的小池子,間隔的合理。

  安全性,隱蔽性很強,不需要擔心有人打擾的問題,可以很放心的聊天,沒有人會來打擾。

  所以很多人來這里泡溫泉,都是帶著女朋友。嗯,帶著女朋友,有人一起聊天。

  “快點了!這附近還有不少可以玩的東西,比如COS,越野摩托車場,燒烤場地,露營場地。”

  “要是想去看星星,晚上我們租個帳篷,那邊一大片草地,都可以扎營。”

  “好像還有個運動館!打球室內。攀巖都可以。”

  這是吳燁打聽到的,原本也不是準備只泡溫泉,想玩其他的也沒問題。

  “有就行!我還以為只有溫泉呢!”凌晨捋了捋北風吹亂的頭發。

  看著不遠處的牌子,凌晨就知道已經到了。

  私家溫泉,門口停車場,到了位置,吳燁把車停。

  并沒有多少車,停車場顯得很空曠,倒是對面的露營地,有很多人。

  這家溫泉店,勉強算是高檔場所,客人單獨的均消很高,定位不是普通溫泉酒店。

  拉著凌晨一起進店,在前臺和服務員說了一下,吳燁早就預約好了豪華池子。

  算是最貴的那種,不過面積也最大,完全可以游泳的那種,還可以看到遠處的風景。

  服務員帶著他們到了池子,把套餐里的食物送到茶幾上,就是一些水果,還有各種零食,茶水。

  有單獨的換衣間,提供休息的大沙發,池子底部還有弧形的石頭,踩著感覺和按摩似的。

  關鍵是,商店還提供了一盒氣球。

  面面俱到,體貼入微,想客戶之所想,急客戶之所急。

  吳燁和凌晨到了池子以后,吳燁看著大大的池子,感覺自己犯傻了,他就應該訂那種很小的。

  這么大個池子,一個在這邊,一個在那邊,有啥意思?

  小的池子就不一樣了,沒有那么多空間,就顧著貴,湖涂了。

  “環境確實很好!就是貴的很。”凌晨看了看遠處。

  光是泡溫泉,他們兩個人就花了五六千,單價貴的很,但是外部環境值得一部分。

  至于內部,那就對了,反正能準備的,都準備上了。

  “你喜歡就夠了!我錢賺的明明白白,花的也明明白白。

  坐在沙發上,吳燁把拖鞋放在旁邊,伸腳伸了伸水溫,溫度剛剛好。

  這個就是低溫泉,40度左右的水溫,跑著還挺舒服的。

  “你先去還是我先去?”吳燁指了指換衣間,從口袋里拿出擁有兩條平行線的泳裝:“我就只有這個!”

  討厭,拿開你的海綿寶寶。

  懟我面前干什么?我又不好奇海綿寶寶。

  伸手指了指換衣間,示意他自己先去,吳燁在前面打樣,她好少些害羞感。

  “那我先去,給你做個榜樣。”吳燁去了更衣室。

  凌晨也伸出手試了試水溫,偶爾也回頭看看更衣室的門。說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凌晨好奇心一直很重。

  在換衣間換好衣服,吳燁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特么的,他居然有點不好意思。

  還有點臉紅,心跳有點快。

  “沒出息,臉紅什么?”吳燁深呼吸兩口氣,看了看海綿寶寶,然后打開門。

  池子旁邊,凌晨拿著牙簽,穿了一片水果剛準備吃。

  看著吳燁走出來,她愣愣的看著吳燁,手上的水果都忘記了。

  吳燁一米八多的身高,一身流暢的肌肉,皮膚不是那種很深的皮膚,看起來有種很流暢的舒適感。

  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大概就是這種體格。有肌肉,但是不是那種很爆炸的肌肉,剛剛好。

  第一次見到百分之95的面積,凌晨有點發愣,隨之而來的就是臉紅。

  主要是吳燁就穿了海綿寶寶,海綿寶寶都扭曲了。難怪…那么多人都喜歡黃顏色的大牛。

  很明顯的,一眼就可以看到牛魔王,眼睛會自動跳轉。凌晨偏過頭,吳燁已經走過來了。

  坐在她旁邊,其實吳燁也有點不好意思,凌晨這個反應,他反而放松了,沒有什么不好意思。

  自己不尷尬,尷尬的一定是凌晨。

  湊近她,吃了她拿著的水果,看著凌晨臉紅的臉蛋,順口木馬一個。

  順口!

  凌晨拍了拍他,手和打了膠水一樣,粘在吳燁腹肌上。

  “吃飽沒有?”吳燁問她,指了指更衣間:“姐姐,趕緊去吧!”

  期待良久,就等現在了。他已經打樣了,現在該凌晨了。

  不過凌晨沒有行動,還在椅子上坐著,好像在激烈的思考,吳燁都看到她臉紅愈發厲害了。

  明人。

  “來的時候可不是這樣說的啊!你怕了?”吳燁故意的激將。

  凌晨哼了一聲,看了看旁邊的口袋:“開玩笑,你以為我怕嗎?”

  說話硬氣的很,行動毫不開始,話說的擲地有聲,但是不見她行動行動。

  還是很慫。

  “不怕?那你這是什么情況等水涼嗎?”吳燁忍不住笑。

  能理解不好意思,他自己都這樣,更不要說凌晨了。

  衣服,提供的遮擋視線色安全感,突然要丟掉這種安全感,不好意思很正常。

  凌晨嘆氣:“我就是先坐會兒。”

  她確實是不好意思,主要是害羞兩人才在一起沒多久,還不習慣。

  吳燁她知道了百分之九十,她自己有點不好意思拿出百分之五十。

  萬事開頭難,最初不容易,她做不到吳燁那么灑脫。

  “去吧,來都來了,總不可能這么干坐著吧?我在池子里等你!”吳燁給她一個理由。

  其實很多時候,都是事情已經趕到一起了,才不得以的辦事情,包括談戀愛里,很多事情也是一樣的。

  吳燁從臺階上走到水里,溫度剛剛好的溫泉水,沒過大概接近一米的距離,坐在一個臺子上吳燁看著凌晨笑道:

  “很不錯哦,姐姐你抓緊啊!”

  凌晨嘆氣。

  來都來了,總不可能不泡溫泉,錢都交了,就是百分之五十么,大不了豁出去了。

  “催個屁,我都說坐一會兒,給你點準備時間,免得你控制不住哈喇子。”凌晨嘴上不饒人。

  理由說的冠冕堂皇,毫不膽怯,實際上就是想拖延時間。

  吳燁笑嘻嘻的看著她,凌晨哼了一聲,提著口袋,去更衣室了。

  嘴角露出一絲絲笑容吳燁,期待的看著更衣室大門。

  坐在池子里,吳燁扭了扭脖子,等了半天凌晨都沒出來。

  更衣室里,凌晨換好泳裝以后,就坐在更衣室的小沙發上,看著門,不過她沒有打開。

  她的泳衣,是那種到大腿一半的,并不是連體泳衣,而是分成了兩件。

  在鏡子里看了看自己,凌晨嘆了嘆氣,對比了一下,大概就是百分之五十。

  這是以前沒有穿過的,前幾天剛買的,就腦子一熱,就買了,買回來以后,倒是糾結了不少時間。

  今天走的時候,還是選了這件衣服,偶爾的,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

  衣服穿都穿了,好看也是真好看。

  雖然她一直嘴上說自己什么年齡到了,什么人家都當媽媽了,自己還沒有著落。

  但是實際情況就是不好意思,特別的不好意思,特別是現在又是和吳燁單獨相處。

  “姐姐,快出來啊!”

  聽到吳燁的催促,凌晨把衣服整理了一下,確定沒問題了,才打開門出去。

  池子里的吳燁發現門在打開以后,就感覺心跳加速了,期待和火箭起飛一樣的上升。

  等了半天,凌晨總算是出來了。

  下意識的擦了擦嘴,突然感覺有點口干。

  一身泳裝,凌晨的好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

  該是高低就是高低,該是曲線就是曲線,完全挑不出問題。

  一個大大的S。

  吳燁坐直了一些,能感覺砰砰砰的心跳,血液循環都變快了,也能感覺到沒有見識的牛魔王的變化。

  這也太好看了叭!

  蓮步輕移的凌晨,臉紅的走到池子里,坐在吳燁對面,躲到水里。

  吳燁揮了揮手:“姐姐來這里啊!坐我旁邊。”

  想了一下,凌晨還是坐在他旁邊,不過和他隔了半米的距離。

  出于安全起見,還是離他遠點,吳燁現在好像不那么冷靜。

  “坐哪兒!”

  看到吳燁準備靠近他,凌晨嚴厲的呵斥了他。

  并非只是吳燁的原因,她現在自己也是荒草!吳燁就像是打火石似的。

  “額,好吧!”吳燁乖乖的坐著。

  泡溫泉,通常可以隔十五分鐘休息一會兒,躺在椅子上,吳燁蓋著一個毛巾。

  喝了一口果汁以后,聽著不遠處傳來的笑聲,總歸還是能聽到一些的。

  凌晨也泡夠了,坐在另一張椅子上,拿著手機拍了個自拍。

  第一次約會泡溫泉,拍個照片紀念一下,照片里,凌晨看著攝像頭,眼神有一部分在吳燁那里,兩人笑的燦爛至極。

  凌晨每一次的合照,都會發一張給吳燁,也是家為什么那么多合照的原因。

  “改天買個相機,你給我拍私房寫真算了。”吳燁說道。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換成女攝影師,拍照片價格可能更貴。

  另一個城市里,吳太太和老吳才剛下飛機,吳太太給吳燁發了個消息。

  機場門口,一輛大吉普停在路邊,車上,是吳燁的爺爺和另一個人。

  坐在駕駛室開車的是個中年人,時不時的看看機場出口。

  老爺子拿著手機在打電話,然后下車揮了揮手:“這邊。”

  老吳和吳太太,一人拖著一個行李箱,把行李箱放好以后,坐進吉普車里。

  “淑芬,餓不餓?你媽在家里做法呢,回家就可以吃飯了。”老爺子問道。

  吳太太搖搖頭:

  “爸,我們吃了早餐才上飛機的,現在都不餓,讓媽少做點,我給她打個電話。”

  “吳燁沒回來,做多了吃不完。”

  “我昨天挑了只羊,晚上我們吃烤羊。”老爺子看了看駕駛室的中年人:“水生晚上也過來。”

  老爺子以前就很少開車,現在更不愛開車,不是不會,只是怕自己反應不過來。

  辦事情都是找人送他,好在找人送他不難。

  “叔,哥和嫂子難得回來,你們好好過端午,別管我!”他一邊開車一邊回答。

  自己家里也要過端午節,平時還能找老爺子蹭點好酒,節日他可不去。

  老爺子又勸了他一下,對方態度很堅決,老爺子就不再勸了。住的近,也不差一頓飯。

  車子一路開回村里,一直到一棟小樓前停下來,老吳放了條煙,又放了瓶白酒,還有一包茶葉在后座。

  “哥,你干啥呢嘛?”注意到老吳行為的春生,皺眉。

  他可不是為了這些,而是和老爺子,老吳關系好。

  “春生,哥就不送你了,我不和你客氣,你也別和我客氣,本來就是給你準備的禮物。”

  老吳好說歹說,才把他說收下了,看著吉普離開,老吳拖著行李箱進屋。

  一棟帶著院子的三層小樓,房子旁邊還有窯洞,院子里都是各種花花草草。

  有亭子,還有引進來的活水,有個小魚塘,老爺子喜歡放著搖椅的院子里,在院子里聽曲兒。

  老吳遺傳到的,大概就只有這個了,篆刻他不感興趣,但是花花草草老吳喜歡,吳燁也一樣。

  這是他們三輩人,唯一的共同愛好。

  汪汪汪!

  一條雪白的,虎頭虎腦的田園犬,叫了兩聲,看到老吳以后,又搖著尾巴跑過來,在老吳面前又蹦又跳。

  頭發白了大半的老太太穿著樸素的衣服,站在門口看著他們,臉上滿是笑容。

  多少有點遺憾的,是在他們身邊沒有看到一個年輕的身影,但是想到以后是兩個人回來,老太太也能理解。

  “媽!”

  “媽!”

  “哎,剛好把飯做好,放好東西就可以吃飯。”老太太回答一句,拉著吳太太進屋。

  吳燁每年喜歡回家,其實也是這個原因,在老家和在魔都,區別很大。

  屋子里,都是老式家具,古色古香的裝修,其中又夾著現代化的家電。

  方桌上已經擺滿了飯菜,進屋就能看到。

  老吳放好行李箱,把包包剛在長椅上,然后就拉開椅子,坐在方桌旁。

  老太太做的東西,或許不是最好吃的,但是老吳一直覺得,沒有人做的吃的能取代。

  就是那種有些簡單,有些粗糙的做法,他就是覺得很好吃。

  出門在外的時候,偶爾就會想吃,她做的面條,餅,有點點咸的炒菜,蔬菜湯等等。

  “你娃不說不餓嘛?”看他眼睛四顧,彷佛對菜無從下手的樣子,老爺子說了一句。

  才說完,就被老太太說了。

  “就你話多,坐幾個小時飛機,那能不餓?”老太太給他們夾菜:“淑芬,快吃!”

  吳太太點點頭,剛嫁過來那時候還不習慣,現在這里是她家。

  “我去打兩杯酒過來,你陪爸喝點。”吳太太說道。

  “你吃飯,額去!”老太太放下快子就去了。

  這就像是慣例,吳燁回家第一天,吳太太也是這樣,老吳回家第一天,老太太也是這樣,熱情的很。

  第二天,老吳就該打豬草,喂豬,放牛羊了。

  吳太太則是幫忙收拾家里,洗衣服被子,喂喂雞鴨。

  他們回家以后,事情就是他們做,吳燁如果一起回家了,就是吳燁放牛放羊。

  不過老爺子往往會陪他一起去,老吳自己放,老爺子就在家喝茶,不陪他去。

  吃著花生米,吃了碗涼皮,老爺子就飽了,偶爾喝口酒。

  “大孫子不在,沒有那么熱鬧。”老爺子說道。

  他倒不指望老吳能活躍了,年輕的時候,他也是話不多。

  吳燁在家的話,嘰嘰喳喳個沒完,他倒是覺得這樣熱鬧。而且吳燁在家,老有朋友老家里找他。

  “他現在,應該和凌晨在一起,可能在外面玩!我都擔心他能不能記住回家喂魚。”吳太太回答。

  “對象比魚重要。”老太太這樣覺得。

  老吳:“……”

  養了好久,要是回去沒了估計得心疼不少時間。

  不過他沒有說話,免得老爺子又說他不分輕重,要錘他。

  “談對象就好,時間差不多了,就該結婚了,早點帶孩子,早點輕松。”

  “那些傻娃,非等到30,那不是傻嘛!早點結婚,五十歲都抱孫子了,多好!”

  老爺子喝了一口酒,吳燁開始談戀愛了,對于家里來說,是好消息。

  吳太太他們希望吳燁早點結婚,是了結責任,老爺子希望他早點結婚,是希望看到下一代孩子。

  他怕太晚了,他看不到。吳燁不理解什么叫數著天過日子,他也不想和吳燁說這些東西。

  “快一點的話,明年讓他去見見凌晨爸媽,然后再和他們說一下,我們也見見女方爸媽。”吳太太回答了一句。

  “撩咋滴很!”老太太給她夾菜:“多吃點。”

  又給老吳夾菜:“看你娃瘦得,吃點肉。”

  “媽,他現在挑食滴很,這也不吃那也不吃。”吳太太先把鍋丟給他。

  老吳是現在不長肉,不胖不瘦的,沒有發福,就是脫發一度嚴重。

  當然,他也沒有挑食,吳太太做什么他吃什么,吳太太一直很注意營養均衡。

  老吳瘦了,不是她這個媳婦兒沒有養好。

  “一把年紀你還挑食?真應該捶你。”老太太又夾了幾塊排骨給他。

  老吳:“……”

  一言難盡,這個鍋他背了。

  長不胖是他的問題,確實不是吳太太做飯的問題。

  “就是不長肉,淑芬可沒虧待他,你說話就不能過過腦子?”

  “我也沒怪淑芬,你這話啥意思嘛?”

  “爸,媽,不說這個,吃飯,吃飯。”吳太太趕緊打圓場。

  他們現在還是這樣,動不動就拌嘴,以前也是,一輩子都這樣。

  每次拌嘴,老太太還是會給他做飯,老爺子也還是會吃完。

  小時候老吳最受罪,后來,吳燁變成了他們的借口和臺階。

  吃完飯,吳太太和老太太收拾碗快,老爺子坐在長椅的軟墊上,接過老吳遞來的茶杯。

  很久沒有用的茶具,是老太太洗的,不過她記不住,是老爺子提醒她的。

  茶葉,是老爺子朋友送的,反正零零碎碎都在抽屜里,他喝得少,提前拿出來的。

  和吳燁愛吃螃蟹和蝦,是一模一樣的,老爺子從來都是嘴上說說。

  “我帶了點酒回來,找朋友淘換的,老酒了,可能好喝一點。”喝著茶的老吳說道。

  老爺子點點頭,哼著曲兒。

  魔都。

  田甜辦公室里,看著小蛋糕還有吃的和一束鮮花,她有點愣了。

  手上還拿著一張賀卡,上面寫著:知你工作忙,不好打擾,上次的事情,謝謝你。

  田甜放下卡片,靠著椅子:“唉~!他這是什么意思?”

  “關心我?”

  “送花又是是什么意思?”

  拿著手機查了查送玫瑰花是什么意思,看著答桉,田甜把手機丟開。

  “哦豁!”

  有那么一點點可能,她被人看上了,真是個糟糕的消息啊!

  相親而已,怎么就認真了呢?田甜百思不得其解。

  拿過蛋糕,田甜吃了幾口,是她喜歡吃的抹茶味兒,上次在咖啡廳吃過,他居然還記住了。

  咦!心機boy。

  拿過手機,她發了個消息出去太客氣了。

  遠處,辦公室里看著消息的張楚楠,滿頭問號!

  “我客氣什么了?”

  “不過剛好可以問她有沒有時間,一起吃個飯,請教一下。”

  發了個消息給田甜,她答應的很干脆,張楚楠笑了笑,這次得帶個禮物才行。

  女孩子應該都喜歡鮮花,對了,她還喜歡抹茶和石榴味兒的蛋糕,都準備一個。

  在手機上下單以后,他又跑去隔壁杜賓的辦公室:“阿賓,快把公司現在遇到的問題整理出來,晚上我去見大老。”

  “那個好犀利的大老?”

  “對啊,抓緊抓緊!”張楚楠風風火火的。

  兩人在辦公室忙活起來。

  溫泉里,吳燁在和凌晨過潑水節凌晨拿著一個杯子,吳燁什么都沒有,互相潑水。

  兩個人笑的和沙凋一樣,彷佛回到了小時候玩水的那種快樂。

  “不玩了!累死了!”凌晨揉了揉胳膊,坐在池子里。

  吳燁栽到水里,浮到她面前。凌晨把他拉起來,吳燁坐在她旁邊。

  “我給你拿個毛巾,擦擦頭發。”吳燁去拿毛巾。

  凌晨抓了一下頭發:“早知道就不潑水了。”

  她先潑吳燁的,然后吳燁瘋狂澆她,凌晨直接變成了落湯雞。

  拿過毛巾,凌晨擦了擦頭發,直接把頭發包了起來。

  那種居家女神的感覺,嗖一下就上來了。

  “漂亮!”

  “低調低調。”凌晨坐在池子邊,舒展了一下腳腳:“還泡嗎?腳丫子都白了。”

  “我看看!”

  “滾開把你!”凌晨把腳縮開。

  吳燁拿過旁邊裝在防水袋里的手機,看了看時間:“帶你去吃飯吧!要不要吃完飯,先去睡個午覺?”

  凌晨搖搖頭,假期就應該好好玩,睡什么午覺?

  “那吃完飯,帶你去那邊打靶,或者去越野,要不去攀巖也可以。”

  “你會攀巖嗎?”

  吳燁搖搖頭:“不會。”

  沒學過,確實不會。

  “不會你說個…錘子!”裹著毯子,凌晨去換衣服,還不忘給吳燁一個鄙視的眼神。

  換好衣服以后,兩人就在店里吃了午餐,廚師的廚藝很好,吳燁都想把他挖走。

  一問才知道廚師是老板娘,估計挖不動了,吳燁就打消這個念頭了。

  私家溫泉旁邊,就有個大的運動館,兩人辦了個臨時會員。

  吳燁看著五顏六色的攀巖墻,看了看凌晨:“誰先爬上去,答應對方一個條件!怎么樣?”

  凌晨扣好安全卡扣,試了一下好不好爬,然后才點點頭:“你輸定了!”

  吳燁挑眉。

  爬上爬樹這一塊,他不屬于人,他以前可是村里的蜘蛛俠。

  兩人都高估自己了,總是爬到一半,沒有技術支撐,又掉下來,手指力量也不足以支撐往上爬。

  誰也沒有贏。

  凌晨說帶他去射箭。

  吳燁就玩過一次,還是蔚錦帶他去的:“你會嗎?”

  “略懂!”凌晨回答。

  吳燁笑了笑:“我也是略懂啊!那就再比一把,誰贏誰提條件。”

  凌晨有點猶豫。

  吳燁拍了拍她肩膀:“我就玩過兩次,不用怕輸給我。”

  “那好吧!”凌晨答應了。

  五分鐘后……看著凌晨彎弓搭箭,全部正中靶心,吳燁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弓箭,沉默了。

  這叫略懂?

  雖然知道她用彈弓打到過八爺,但是吳燁不知道她射箭這么厲害,還以為她家墻上那把弓是樣子貨。

  這也太會射箭了啊!

  “該你了!”凌晨拿著弓,轉頭看了看他。

  腰間系著一個箭袋,里面的箭失已經空空如也了,拿著一把弓的凌晨,有點颯。

  一口氣,三十支箭,全部中靶。

  “我認輸!”吳燁很有自知之明。

  難怪她敢自己一個人去荒郊野外,沒有點防身的本事,她怎么可能冒險。

  了解不夠多,草率了。

  “記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就行。”凌晨走到他旁邊:“來姐姐教你射箭!”

  吳燁:學會了剛好對付姐姐。

  站在吳燁身后,凌晨調整了一下他手臂的高低:“柔一點,不要那么僵硬!”

  “主要是柔了,能準嗎?”

  “你瞄準了就可以!”凌晨拍了拍他:“正經點。”

  凌晨在教吳燁的時候,不遠處一個年輕人喊來工作人員,指著凌晨問道:“那是教練嗎?能不能讓她教教我?”

  工作人員看了看凌晨,回答道:“那是人家女朋友!”

  年輕人:“……”

  朋友說練箭可以撩妹,為什么他剛來就是吃狗糧?

“姐姐,你很清楚靶心的  法啊!”吳燁又一次命中。

  凌晨搖搖頭:“我很清楚箭的想法,比如你的賤!”

  吳燁:“……”

  思路肯定又跑偏了,吳燁放下弓,把箭失交給她,還是看她射箭比較有意思。

  “想好提什么要求了沒有?能做到的我都答應你!”

  凌晨點點頭:“晚上告訴你!”

  ------題外話------

  欠更:9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