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14 吹牛很厲害哦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凌晨的家里沙發上。

  借著有事情和她商量的理由,吳燁成功到她家里坐了一會兒,還是覺得有凌晨在的環境更讓人開心。

  戀愛剛開始,在一起就是不說話,都感覺內心甜甜的,感覺靈魂都染上了糖漿。

  吳燁坐在沙發上,逗著敢怒不敢言的星星,星星被他逮住了,不過它雖然不高興,但是老實巴交。

  很聰明的狗,知道識時務者為俊狗的道理,沒有亂吼亂叫。

  沙發上,凌晨就坐在他旁邊,側頭問了一句:“你不是說,要商量端午節的安排嗎?”

  吳燁剛才要是不說這個的話,她可沒有準備開門,這個點,都該準備準備休息了。

  聽到她的問題以后,吳燁這才把早就想跑掉的狗子放開,星星呲呲牙,迅速跑回狗窩里。

  “姐姐,你有沒有什么地方,是你特別想去的地方?”吳燁問她。

  剛才他只是隨便找一個借口,想來凌晨家里多待一會兒,吳燁其實并沒有想好去哪里玩。

  凌晨突然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吳燁沒有表現出驚慌,反而是信誓旦旦的問她想去哪里。

  就像是,想征求一下她的意見,然后綜合考慮一樣。

  “有啊,我特別想去你心里看看!我是不是在那片森林里!”凌晨回答道。

  吳燁一愣,他這是被撩了?沒想到啊,姐姐也會撩人。

  “你兒子…偶爾在!”吳燁回答。

  凌晨:??

  她一時之間沒有明白這個意思,什么叫兒子偶爾在?

  吳燁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也沒有解釋這個,他說的不是心里的森林。

  “除了想去我心里,還有沒有想去的地方?”吳燁盤坐在沙發上。

  目光炯炯的看著她,對于吳燁這種約會困難癥的人來說,女朋友有主見的話,簡直是完美。

  “那肯定有啊,我想去鬼屋!密室逃脫!還有看恐怖片…你覺得那個好?”

  凌晨含笑的提出意見,如果凌晨猜的沒錯的話,吳燁根本就沒有想好要去哪里。

  弟娃兒,極其擅長一本正經的偽裝和謊話連篇的試探。

  而且上次約會,也是自己主導的,他全程陪著,想的那些個地方,一言難盡。

  反正凌晨是發現了,要想玩得開心,還是自己想辦法比較好。指望吳燁靈光一閃,難度很大。

  “膽小非君子,舍命陪對象,你想去我就陪你去,別說密室逃生,異界逃生都陪你去。”

  吳燁這話,說的擲地有聲說的視死如歸,說的好像一去不歸一樣。

  要不是了解他膽子小,凌晨都以為他說的是真的。

  知道他膽子小,凌晨也舍不得讓他去被嚇,她比吳燁大點,一直有種慣著他的那種想法。

  很多時候都是這樣,不忍心還慣著他,吳燁只是覺得凌晨溫柔,沒有想到這個。

  “真的?”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就是傳說中的大丈夫。”吳燁說道。

  凌晨笑了笑,拿出手機,在手機上翻找了一下,然后把手機給吳燁看了一下。

  “弟娃兒,我真沒想到你這么勇敢,咯,我在附近找了一家點,據說特別特別恐怖的密室。”

  姐姐,這么認真?我開個玩笑嘛!

  討厭!不去啦!

  不要說還是特別恐怖的密室,就算是一般恐怖的,吳燁覺得自己不行,他確實不是凌晨那種傻大膽。

  她看個恐怖片,還指指點點的說哪里拍的不好,哪里很失真,哪里氣氛沒有醞釀好。

  吳燁在旁邊瑟瑟發抖,直呼大老!

  “我們出海去潛水怎么樣?剛好也是坐船去,還可以紀念一下先賢屈子!”吳燁提議。

  吳燁知道,凌晨自己是有潛水裝備的,就放在家里的角度,上次看到過。

  吳燁雖然沒有買過潛水設備,但是他也會潛水,學過一段時間,不能說多專業,但是也不是一竅不通。

  “人家屈子,跳的也不是海,你去海里面紀念人家干什么?再說龍舟和船能一樣嗎?”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不過對于潛水的這個提議,她倒是沒有拒絕。

  今年出去旅行的時候,她就迷上了海底潛水的這個項目,當時曬黑,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以前都是在河里潛水,現在覺得海里潛水更有意思。

  不過也更危險,就是考慮到這個,她才沒有立刻答應。

  “我一直覺得,緬懷這種事情,主要是心意嘛!心意到就可以了。”

  “最開始的時候,大家還灑把米在河里,現在都買螃蟹,包粽子都是自己吃,還說紀念人家呢!”

  “比起來,我起碼是在水里紀念他吧?已經很夠意思了。”

  吳燁開始信口雌黃,凌晨給了他一個白眼:“體會體會他當時在水里的感受?”

  那不可能,他不是去體驗人生還很美好的,他本來就很清楚人生很美好。

  “你確定你會海潛?那我問你,遇到鯊魚怎么辦?”凌晨問他。

  她可沒有看到過吳燁潛水,就怕他技術不到家,到時候她可擔戴不起。

  玩歸玩,鬧歸鬧,別拿生命開玩笑海里危險多。

  “如果遇到了鯊魚,就給它兩個大比兜!”吳燁回答:“打它鼻子!”

  給它兩耳屎,它可能轉頭就把你變成神凋大俠。不過打鼻子倒是沒有問題。

  “遇到虎鯨呢?”

  “喊座頭鯨來來幫忙,盡力不要被它一尾巴拍到天上去。”吳燁知道海洋街熘子的對手是什么。

  真遇到了,其實就只能聽天由命了,那玩意兒一尾巴,他估計直接沒了。

  被凌晨說的他都不想去潛水了,萬一遇到鯊魚,鰩魚,電鰻,毒海母什么的,跑不掉。

  “座頭鯨是你家親戚啊?你還喊人家幫忙!”凌晨無語。

  撓撓頭,吳燁覺得可以換個地方,海洋還是蠻危險的,他錢還沒有花完呢。

  “那我們去溫泉怎么樣?放松一下筋骨。”吳燁提議道。

  凌晨雖然也想去潛水,但是考慮到吳燁,她還是放棄了。

  “溫泉?”凌晨想了想,腦子里都是皮膚,不見衣服。

  她默默的想到,能去嗎?

  “對啊,溫泉,其實挺有意思的,放松的很!”吳燁一本正經的回答。

  嘿嘿嘿!溫泉yyds!

  凌晨并不是特別相信他,只感覺他在憋著壞想法。

  “那行吧,溫泉。”凌晨回答。

  她都已經做好準備了,吳燁不是一直想看比基尼,就當實現他這個愿望算了。

  反正泡溫泉,穿個保守的泳裝就好了,到時候他一定很失望。

  “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們去泡溫泉!”吳燁差點跳起來。

  他決定了,找一家那種池子隱蔽的溫泉酒店,能吃,能喝,能休息的。

  希望經理可以很聰明的告訴他:客人最近訂房高峰期,沒有雙床房了哦!

  擇其上,得其中,擇其中,得其下。

  其他的大概是不可能,但是吻,應該還是可以的。

  凌晨看了看他:“能不能收斂一下你的表情,口水都出來了!你在尋思什么?”

  吳燁擦了擦嘴,什么都沒有。

  被騙了。

  “就是想著能一起出去玩,很開心啊!在一起就沒有出去過幾次,都是在家里蹲。”吳燁迅速打補丁。

  “相信你才怪。”

  吳燁每次這個表情,都不是在研究什么正事。大概率,又在尋思什么壞事。

  凌晨起身,從冰箱你拿了兩個雪糕,遞給他一個。

  她的冰箱里,現在都沒有囤菜,都是放的蔬菜水果,吃飯都在吳燁家里吃。

  吳燁那里,都快成她的專屬食堂了。

  吳燁拿著雪糕,又看了看冰箱,忍不住笑了笑。

  “一個雪糕而已,你又在笑什么?”凌晨無語的看了看他。

  聯想能力是不是太強大了點?什么都能聯想一下。

  “沒,我就是到一個笑話,你要不要聽一下?”吳燁轉頭問他。

  凌晨點點頭。

  “說冰箱和雪糕吵架了,雪糕就離家出走了,但是它發現自己快化了,又只能回來求冰箱。”

  “冰箱說道,看吧,不讓你出去你非不聽,現在出水了吧!還快上來,自己凍。”

  她已經感覺自己沒救了,每次都是秒懂,這就很讓她感覺無奈。

  不知不覺,她上車的速度已經越來越快了,以前連車輪子都看不到,現在能上車搶座位。

  伸了一下吳燁,凌晨說道:“你能不能不要腦子里,都是這些東西?”

  總是不正經。

  明明看著就是正經人,偏偏多個嘴。

  吳燁搖搖頭:“這個事情就是你的不對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我肯定不會這樣。”

  “正經也行,你等我45歲的時候吧,45歲的時候,可能就滿腦子都是下棋釣魚帶孫子了。”

  “我保證那時候,想法什么都沒有,你完全不用擔心,只要你不要有什么想法就行。”

  四十五,她都快把姨媽拒之門外了,還有什么想法?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寧渠現在就已經要離家出走了,吳燁還敢吹這種牛,簡直不知所謂。

  至今為止,就沒聽說過牛不累的。

  吹牛。

  “你看看寧渠!你再看看窗外那只飛起來的牛!”

  “弟娃兒,你悠著點,牛都馬上要爆啦!”

  看她的表情,吳燁就知道她肯定是不相信的,但是作為一個爺們兒,誰都不會承認自己遜。

  而且,她這是沒有實踐,也沒有發言權。

  空口無憑。

  “姐姐,你想不想端午節在家里過?”吳燁問她:“我不是阿拉燈,但是我可以幫你實現這個愿望!”

  傻子才需要實現這種愿望。

  她現在還沒有做好受傷的準備,更不想在家里養傷,門都不能出。

  那不可能的。

  “機器型號不一樣的,不要做不現實的對比,再說寧渠是破產了,我積蓄很多好吧!”

  聽了這個話以后,凌晨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前兩天早上。

  C字!

  她還年輕,把握不住機會。

  “不要說這種我聽不懂的話!”凌晨回答。

  對,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吳燁坐在沙發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姐姐又開始裝了,一會兒過來人,一會兒什么都不知道。

  變幻莫測。

  吳燁坐在她旁邊,一只手伸的直直的放在沙發靠椅上,翹著二郎腿,時不時的就往凌晨那邊挪一點。

  咳咳!

  剩下的距離,他直接坐了過去。

  “哇塞,姐姐,你們家這個沙發,也太滑了呀。”吳燁一下子坐在她旁邊。

  他現在找的理由,是越來越沒有說服力了,這是理由嗎?這簡直是忽悠。

  沙發會滑?

  凌晨又旁邊稍微挪一點,吳燁也跟著往旁邊挪了一點。凌晨一直坐到了沙發邊緣,吳燁就坐在她旁邊。

  一張長沙發,兩人坐在其中一頭去了,擁擠的和有很多人似的。

  凌晨無奈,看了看吳燁:“能不能坐過去一些!”

  吳燁挪了一公分,然后笑嘻嘻的看著她。然后指自己的臉:“姐姐幫我看一下,我總感覺最近臉干的很!”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意圖不軌,何患無法!臉皮厚,吃個夠,臉皮薄,吃的少。

  “這個原因,我估計可能是臉太厚了!”凌晨回答。

  她不搭理吳燁的暗示。

  “不可能,它和未來一樣,薄如蟬翼,不信你叭一口。”

  吳燁也不暗示了,為了避免她裝不懂,直接明示。

  凌晨嘆氣:“你臉真厚!”

  “我其實很含蓄的!”吳燁回答。

  凌晨簡直無語了,吳燁都算是含蓄的話,那其他人,可能連臉都沒有了。

  含蓄自己都不敢答應。

  “一口啊!”

  “姐姐,都是自己人,你怎么能這么小氣?起碼加兩個零!我都不怕彼親臉腫!”吳燁回答。

  沒有了能讓她突如其來的條件,吳燁也沒有睡著,凌晨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平時都是有個掩護什么的,現在光明正大的,感覺心跳有點厲害,臉紅也是有點厲害了。

  所以,她只是簡單的,來個蜻蜓點水表示一下。

  至于一百個蜻蜓點水,那是不可能的,那種無理的條件,她是斷然不可能答應的。

  吳燁只感覺…什么感覺都沒有,太蜻蜓了。

  這怎么行?

  自己的媳婦兒,自己教啊!

  “哎~姐姐,你這不專業,你看我給你打個樣!”

  一邊說話,吳燁出其不意,出其不備,一個大力的木馬!

  響亮的很。

  吳燁坐直,笑嘻嘻的誰看著她:“學會了沒有?”

  捂著臉的凌晨,臉紅且不可置信的看著他:“臥槽,你好惡心,居然還有口水!”

  這個關鍵的時候,好不容易有點氣氛,能不能不要考慮口水的問題?

  他又沒有口臭,又不會怎么樣。

  “那你還回來!反正我不怕口水!”吳燁側臉:“來啊!”

  凌晨:老娘怕你啊?

  來就來!

  她扭了扭脖子,然后我兩只手伸出來放在面前:“吐!吐!”

  給自己打打氣,然后她搓搓手,算是準備好了。

  這個架勢,你怕要準備干農活是吧?

  凌晨準備下狠手,毫不留情。

  下一瞬間,吳燁感覺自己臉都被拉起來不少,然后就是拔酒塞的聲音。

  清脆異常。

  吳燁摸了一下自己的臉,確實也有點口水,毫無波瀾,甚至有點竊喜。

  吳燁轉頭看了看她:“姐姐,你學習能力真強啊!”

  “好了,該換我了!”

  “我給你一秒鐘準備一下,準備好沒有?”

  差不多差不多就可以了,不光是要質量,而且還要數量,這要求就很過分了。

  吳bo!

  凌bo!

  又吳bo!

  又吳bo!

  最后,凌晨閃身躲開了,情況已經差不多了,不能太慣著他。

  就像是老鷹捉小雞,結果小雞極限走位,老鷹撲空了。

  吳燁往后坐了一點,回本了已經,沒必要再過分。平復了一下跳的很快的心,吳燁拿著水杯喝了好幾水。

  早就注意到凌晨的口紅了,吳燁默不作聲的看了一眼。

  眼睛轉了轉,吳燁問道:“姐姐,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凌晨點點頭,然后說了一句話:“放!”

  她也在平復心跳,需要分散注意力,不過效果并不是多好。

  吳燁是什么情況,她和吳燁差不多,都是心跳過快。

  吳燁很認真的問道:“口紅的話,一般是什么味兒的?”

  并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凌晨指了指門口,挑挑下巴。在吳燁說這個話的時候,她就知道不論是什么意思了。

  主要是,她現在好像還接受不了,畢竟…要伸舌頭!想想都感覺全身起雞皮疙瘩。

  她最近這段時間,逛了不少的論壇,看了不少的留言。總之,這個事情,暫時肯定是不行的。

  “我就問問而已,不至于趕人嘛!”吳燁現在還不想走。

  他現在,有種巴不得每天都陪在凌晨身邊的感覺,完全沒有想走的想法。

  能多聊十分鐘都比少聊十分鐘好,很慶幸她就住在隔壁,聊天隨時可以過來。

  要是初戀就是間隔很遠的,吳燁都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堅持的。

  “你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你的真實想法。”凌晨自己抿抿嘴,然后很認真的說:“其實沒什么感覺!”

  這就是自編自導自演了,而且演技浮夸。

  吳燁是個務實的人,更相信實踐才有經驗,經歷才有體會。

  “真的嗎?我不相信,能不能讓我自己試試看?”吳燁說道。

  凌晨呸他:“改天吧,今天它沒有空,要忙著說話。”

  “那就改明天!或者它有沒有兄弟姐妹,也可以的!”吳燁說道。

  臉紅的她,給了吳燁幾個老拳。

  涂口紅的有,沒有涂口紅的也有,但是這話…凌晨感覺特別的不好意思。

  逮著吳燁修理了一頓。

  “時間上你等得到的話,其實也可以,得星期八!反正今天已經星期五了!”凌晨笑著回答。

  那就是沒可能了,還好他就是說說而已,不是較真。

  “星期八才能開門的話,我怕是這輩子都沒有機會了。”吳燁嘆氣。

  “以后會不定時!”

  吳燁:嗦嘎!

  吳燁和凌晨在樓上聊天的時候,樓下的房子了,顏潸潸坐在沙發上,在打量著房子。

  寧渠則是在一邊和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和她解釋了一下房子的情況,顏潸潸來都來了,如果不說清楚,又不是他的風格。

  “房子確實不錯啊,整的也確實像個避風港一樣的。”顏潸潸是道。

  寧渠尬笑,避風港已經沒有了,幾個小時,避風港就被風吹沒了。

  他從冰箱里,給顏潸潸拿了一瓶礦泉水,今天一下午的時間,該買的東西,他都已經齊了。

  現在完全可以住人,自己做飯都沒問題,只是他懶,就買的即食食品居多。

  不行還可以去樓上吳燁那里蹭一頓,到時候帶上洛白,直接找凌晨說蹭飯的事情,跳過吳燁這個廚師找老板。

  完全沒有問題。

  “居然還知道我能喝冰的?記得很清楚啊!”顏潸潸打開冰凍的礦泉水喝了一口。

  不是這樣的,主要是冰箱溫度調低了,它才冰一些而已。

  時間他也記得清清楚楚,開玩笑,他現在最怕這個,不記清楚怎么知道假期情況?

  一個月就那么一個星期的假期,他格外的珍惜。

  “為了不喝藥,來買套房子,你夠舍得啊?”顏潸潸看著他說道。

  寧渠賺錢很快,她很早就知道,最開始她的零花錢都給虧完了,后來天賦越發變態,很少虧錢。

  所以她以前和寧渠在一起,奢侈品沒斷過,寧渠給她買的東西,全是貴的不行的。

  那時候顏潸潸就知道,他能成大事。

  果不其然,猜對了,寧渠確實是賺錢的千里馬,可惜只是賺錢。

  坐在她旁邊,幫她捶捶腿,寧渠笑了笑:“這是投資,不是為了不喝藥買的!媳婦兒別誤會。”

  他肯定不能說自己想跑路,現在他可沒有分手的念頭,最多是跑路而已。

  跑路還是失敗了,這是二出博士府,還是失敗了。

  吳燁誤他。

  “投資?生活用品很齊全啊,安排的很到位嘛!全是按照博士府的格局來的,我很傻?”

  顏潸潸很了解他,他的想法,顏潸潸能猜個大概。

  “兄弟們在這邊嘛,無聊也有個伴,平時陪著你,偶爾找他們玩一下,就是這樣而已。”寧渠笑著回答。

  這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有個避風港,再加上不想喝藥。

  他想法也挺簡單的,房子不貴,好兄弟都在,買下來偶爾來住。

  “想法挺好的,準備把我一個人丟在博士府?”顏潸潸問他。

  寧渠立刻搖搖頭。

  “還沒有來得及通知你,要住當然也是我們一起住,不過朋友不在這邊,不知道你習不習慣。”

  “習慣!”

  唉~憂傷。

  顏潸潸是勸不回去了,復合以后,她就特別的黏自己,和尾巴似的。

  一天好幾個電話,生怕他丟了一樣寧渠也沒有辦法,可以理解她這種失而復得的珍惜。

  “現在灶能不能用?買鍋了沒有?”顏潸潸指著廚房。

  寧渠點點頭,這些都有的,他今天置辦的時候,都已經買好了。

  煮面也得要個鍋才行,不買鍋他夜宵都沒法做。晚上的工作,他容易餓,反而是白天不怎么餓。

  顏潸潸把水桶包拿過來,有從包里面拿出兩包藥材來。

  熟悉的包裝,熟悉的氣味,熟悉的標志,他最終,還是沒有逃得掉喝中藥的命運。

  “看你這表情,是不想喝?”

  寧渠搖搖頭:“喝!喝大碗的!”

  “德行!這還不是為了你!不然我至于去求爺爺告奶奶的?能不能理解我一點?”

  寧渠抱抱她。

  和顏潸潸在一起,一貫任性的好像都是他,他發現自己確實不能辜負顏潸潸的好意。

  “算了,你不想喝中藥,就不熬了!”顏潸潸嘆氣。

  “熬!我沒不想喝。”

  “我可沒有強迫你啊!不要以后說什么,顏潸潸就是個母老虎之類的話。”

  “不會!怎么可能,我自己愿意的。”寧渠含淚的答應。

  如果能從來,他想晚點人生顏潸潸,主要是她…唉!

  看著顏潸潸去廚房熬藥了,寧渠生無可戀的的躺在沙發上,一動不想動看著天花板發呆。

  “狗吳燁!”他咬牙切齒。

  他真的不想再吃藥了,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自然恢復,慢慢積累,積少成多。

  時間讓牛忘記傷痛,恢復已經。遲緩的反應神經。

  不過這是奢望!

  顏潸潸巴不得一天就把他恢復好,如果有出廠設置鍵,他都不知道顏潸潸會不會按下去。

  良藥苦口利于病,他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識好歹,而是健健康康喝了一個月中藥。

  喝的說話都帶一股藥茬子味兒。

  這種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

  顏潸潸熬藥花了不少的時間,拿著大碗,端著一碗藥液出來的時候,寧渠都想再次跑路了。

  那個氣味,簡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寧先生,喝藥了!”顏潸潸把藥放在茶幾上。

  寧渠嘆氣。

  “已經一個月,剛好喝完藥了以后,我檢驗一下這個藥,恢復效果好不好。”

  喝中藥一個療程,就是一個月以后,對方告訴她,或有顯著的改變和恢復。

  到時候不禁止她,但是第一個療程得禁止,一個療程結束,現在已經解禁了。

  什么?要檢驗一下藥效?

  他都沒有感覺藥有什么效果,就要到看結果的時候了?

  “媳婦兒,我覺得下個月再檢驗,可能更好,這個月,應該檢驗不出來什么。”寧渠試圖勸她。

  真要是比起來,他更愿意吃藥,還有點心理陰影沒有過去。

  要不是顏潸潸吹牛厲害,他也不可能被取走全部的積蓄。

  造孽!

  “廢話,我是醫生還是你是醫生?而且,我不是在征求意見,懂嗎?”

  “不搞清楚藥效,怎么能一直喝,你當這是營養口服液呢?”

  “沒有效果,我們就換個人看,不能在一棵樹上不動。”

  說的好有道理,他竟然無言以對。

  問題是,檢驗藥效,又不是抽血又不是化驗,而是打架。

  就感覺怪怪的。

  靈機一動,寧渠想到了什么,說了一句:“倒不是怕檢驗藥效,主要是,我這里也沒有氣球啊!”

  他們現在還沒有結婚,一直都很注意安全的。

  顏潸潸很清楚沒有和有的區別,也很清楚的知道概率是多少,她一直都不是愛冒險的人。

  寧渠覺得這個想法滿分。

  顏潸潸看了看他,從包里拿出一盒氣球,晃了晃。

  “鋼本0.01。”

  沒由來的,寧渠突然感覺很討厭鋼本!

  所有的預謀,都是早有打算,只有他傻乎乎的認為這是巧合。

  看著早已準備的顏潸潸,寧渠又看了一下黑乎乎的藥液,他準備豁出去了。

  冰棍凍了這么久…只要冰箱沒有問題,沒道理冰棍凍不好。豁出去的寧渠,等到藥液涼了以后,一口氣把藥喝完。

  一鼓作氣。

  “肘,進屋,教育教育你!”寧渠信誓旦旦。

  如果沒有成功,那就是中藥不太行,如果成功了,就是中藥繼續喝。

  到時候他再給洛白也帶個十服藥八服藥的,讓他知道什么叫難兄難弟,什么叫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不要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我只是為了檢查一下藥有沒有效果。”

  “現在就這樣,以后怎么辦?一點家庭幸福的意識都沒有。”

  顏潸潸還特意的強調了一遍,雖然聽起來,就是在掩飾自己的口是心非。

  對于這種,馬鞍都已經準備好了,卻說自己騎馬騎不好的人,寧渠不吐槽了,她一直這樣。

  “對,我都理解,趕緊的!”寧渠催促道。

  臥室門被關上。

  再開門,已經是大半個小時以后,時光如梭,白駒過隙。

  臥室門打開,燈光照出一個線條,逐漸擴大,照亮了客廳,顏潸潸醫生拿著紙巾,擦了下額頭上的汗水。

  臉紅的她呼了幾口氣,彎腰捶了捶自己的大腿,臉上的笑容卻沒有斷過。

  不愧是老中醫,直接乘2!

  她唯一的擔心也放下了,原本還擔心怕中藥調理不到位,現在才發現是自己孤陋寡聞。

  別說,老媽推薦的醫生還挺靠譜的,光聽情況,就知道抓什么藥。

  現在她就覺得:藥不能停!

  房間里,寧渠抽了一口煙,看著煙霧在眼前飄散,兩眼無神的盯著天花板。

  他現在,特別的冷靜。經歷過了這個插曲以后,他反而堅定了喝中藥的決心。

  苦就苦吧!為了井!

  “還是老老實實的吃中藥吧!老中醫牛嗶。”寧渠很香的說道。

  從最開始迫不得已的接受,到后來實在接受不了跑路,最后到現在徹底的接受。

  寧渠并沒有花多少的時間,也就是一個月而已,加上一個架!

  拿著手機,寧渠給洛白發了個消息,不過洛白沒有回他,不出意外,現在他應該在那里看星星。

  寧渠看著窗外的小雨,四仰八叉的躺在被窩里。

  精神奕奕的。

  一直到顏潸潸洗漱回來,看著她溫柔的表情,寧渠突然發現,占比好很大。

  “今天凌晨為什么突然請你吃飯?”寧渠問她。

  他很好奇。

  “就是為了感謝我上次幫她吧,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凌晨太客氣了,實在是盛情難卻。”

  “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我實在是沒辦法,只能過來。”

  “然后就聽說吳燁和你在一起,吳燁就和她說了一下你在這邊買房子,過來你就瞞不住了。”

  “我才知道你買房子,你是不是準備自己偷偷住?”

  唉,都是命!

  他大概是是運氣不太好,就這樣都被發現了。

  第二天的時候。

  白天就出門,吳燁一直在店里忙到晚上才回來,工作量有些多,得他做決定處理。

  開店進度還在一直推進,就是沒有烤肉店那么快,目前為止,吳燁還一直在投入。

  最近很多事情都重要他,做決定才能各種,沒有人會管好你?

  不止是吳燁,凌晨也是忙了一整天的工作。回到家以后,凌晨喂好狗,就跑到吳燁家里去了。

  她現在已經習慣了,不自己做飯,而是每天去吳燁家里面吃飯。上次給吳燁買枕頭的錢,已經快抵消完了,用不了多久,她又得欠賬了。

  但是現在凌晨,完全沒有欠債還錢的覺悟,反而是想當個老賴。

  最好是能賴一輩子那種,有人做一輩子飯,應該是很幸福的事情,和她老媽一樣。

  她老媽,就是這樣,很少在家動手做飯,都是老爹做的,老爹廚藝吊打她幾條街。

  她不知不覺,居然和老媽的情況差不多了,不同的就是吳燁會賺錢,她爸只會花錢。

  雖然花的不多。

  今天,就是端午節前的最后一天,轉眼之間,已經是六月了。留給上半年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吳燁家的廚房里。

  凌晨在水槽里洗菜,一片片葉子她都洗的很認真,導致吳燁等她的菜等半天了。

  吳燁在切牛肉,控制力很好的吳燁,刀工還不錯,刀用的刷刷的,看著都怕他切到自己手。

  “你慢點,別切到到手了!”凌晨提醒他。

  “切不到的,放心!”吳燁現在的刀工已經好很多了,很少出現切到自己的情況。

  他今天晚上,準備多做幾個菜,犒勞一下明天的自己。

  明天和凌晨出去玩,吳燁今天就已經有預感了,明天一定是腳酸的回來。

  “弟娃兒,對了,你有沒有和你爸媽提前說清楚,到時候你不回去過端午節?”

  “我這幾天忙昏了,忘記提醒你,他們知不知道情況?”凌晨騙過頭問他。

  吳燁答應一句,這些事情,他早就安排好了,提前說清楚了。

  一直都是節日回去老家,這次不回去,要和爸媽說清楚原因的。

  “這個事情,我已經和我媽說過了,她讓我自己看著辦就可以,今年不回去沒問題,明年要倆個人一起回去。”

  凌晨聽到這個話,有些臉紅了。

  意思就是,明天過端午節的時候,帶上他一起回老家去…嘿嘿嘿!

  “明年過端午節的時候,我們兩個人一起回去你家?過中秋節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回去我家。”

  你來我往!

  見個家長。

  吳燁手上的刀停頓了一下,轉頭看了看她,然后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表示完全沒有問題。

  這個提議,相當于把見家長的時間確定下來了,凌晨給她自己的時間就是這個。

  “不用逼著自己,你什么時候覺得合適,我們時候就去,好吧?”吳燁認真的說。

  他不想凌晨草率的決定,她喜歡把事情考慮清楚,吳燁就給她時間,而不是逼她早點做決定。

  他們已經很有效率了。

  關于見家長的這個事情,吳燁其實還很期待的,忐忑的話,多少有一點,但是也談不上很怕,他不相信,丈母娘能吃了他。

  去他家的時候,他把凌晨照顧好,他去凌晨家的時候,肯定是凌晨照顧他了。

  “我覺得應該可以的!”凌晨笑嘻嘻的回答。

  覺得合適就下定決心呀。

  早點帶他回家見爸媽!早點結婚,早點有自己的家庭。

  “這樣啊!”吳燁說道:“其實今年中秋節,我都有空的!姐姐安排一下!”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今年就不要考慮了,明年再說吧!你好好表現。”

  兩人在廚房里聊得熱火朝天,吳燁完全沒有聽到,他的手機在瘋狂震動凌晨也沒有聽到。

  富力廣場停車場入口。

一輛轎車從入  進去,停在樓下的停車場。車子挺穩,從車上下了來一個中年婦女。

  看了看手機上的地址消息,然后打開后備箱,把里面的東西拿出來。

  提著好幾個不小的袋子,看了一下不遠處停著那輛M8,她兩只手拎著幾個口袋往電梯門口走。

  按下17樓的電梯,她站在角落,看著電梯上升,因為沒有多少人,不長的時間,她就到了十七樓。

  出了電梯以后,她才仰著頭,看著門牌號一家家的數,最后腳步停在一個門前。

  看了看手上的袋子,她露出一個笑容,伸手敲了敲門,結果沒有人開門。

  然后又敲了敲門,一直到一分鐘,門都沒有打開。

  ------題外話------

  欠更,13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