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13 買點日用品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嘿,diao毛!”

  剛回公寓,吳燁就被堵住了,堵住他的不是別人,而是寧渠。

  穿的一身花花綠綠的寧渠,把一個白色行李箱放在腳邊,手上拿著車鑰匙,看到吳燁以后,就喊了他一聲。

  吳燁是不承認自己是diao毛的。

  他把車門關上,答應一聲:“寧啊,爸在!”

  “別亂叫,我告你誹謗啊!”

  “你倒是像個誹謗!你像個天棒!”吳燁回答。

  玉皇大帝的基基,天棒!

  凌晨說是很調皮的意思,至于前面一句,是吳燁自己查到的。

  拿著車鑰匙,吳燁鎖好車子。

  好奇的看了看寧渠的行李箱,吳燁疑惑的問他:“未曾想過竟攜家小而至?寧兄何至于如此?”

  行李箱都帶上了,一身裝扮,還以為是剛旅游回來似的。

  看著他衣服上我是帥哥幾個字,吳燁覺得他臉皮比自己厚多了。

  起碼,吳燁不會穿這種衣服上街,感覺不好意思。寧渠都是帥哥,他吳燁就是球草了!

  聽著吳燁的問題,寧渠嘆氣。

  掏出一顆大白兔奶糖,遞給吳燁,吳燁搖搖頭,他不愛吃糖果,已經過了那個階段了。

  寧渠也不勸他,而是把糖果丟進自己嘴里,嚼著奶糖。

  “藥難食,食藥難,蒼龍無力貝蝦戲,牛懦不陽貝全欺!”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打算在這邊小住幾日,待我東山再起,牛氣沖天,再另作打算。”

  “暫時避其鋒芒,養精蓄銳。”

  他現在一天喝三次藥,一次兩大碗中藥,整整一個月,這三十天,你知道我是怎么過的嗎?

  那個藥,苦的難以下咽,讓人反胃惡心,犯惡心,關鍵是,藥還不讓加糖。

  從小到大,簡直是沒受過這種苦!

  家里呆不下去了,原以為騎士足夠恐怖,誰曾想溫柔暖心的對象,在勸藥這個事情比勸酒都厲害。

  為了讓他喝藥,她總能抓住他的軟肋,讓他喝掉兩大碗苦澀的中藥。

  堅持了一個月,他終究是高估了自己,沒有固定期限的固本培元,讓他感覺不喝藥的日子遙遙無期。

  先來一個療程,以觀后效,一個療程一個月,以觀后效之后,誰知道還有沒有以觀后效?

  感覺效果還要好些。

  “總而言之,到了不得不出來躲躲的地步了。”寧渠總結。

  吳燁大概懂了,顏潸潸開始了古董修復計劃,這沒什么毛病,為了自己的未來,也無可厚非。

  如果寧渠像洛白一樣的話,都沒有人勸他喝藥,茶茶們只會勸他吃藥。

  洛白從來不是腳底抹油的人,最多是牛上澆油,火光沖天。

  你進來了嗎?

  比一般的威力可大多了。

  所以說,寧渠已經很幸運了遇到顏潸潸這么一個人。

  “說到底,她這也是為了你著想,你又不愛鍛煉,還熬夜,白天不起晚上不睡的,她不擔心才怪。”

  “萬一你那天倒在鍵盤上,你媳婦兒可不是你媳婦兒了!”

  “你還好心當成驢肝肺。”

  吳燁倒是覺得可以理解,顏潸潸不單純只是為了有的吃,而且在研究如何長久不餓。

  也為了寧渠的健康,不過能不餓,只是附加在健康以后的東西。

  這很合理。

  “是喂了我蠔吧!”寧渠呼出一大口氣嘆道:“藥補,食補苦澀雙排,不經他人苦,莫勸人食藥。”

  吳燁看了看他色面色,最近精神了很多,精神面貌改變很大。

  沒有前段時間那種,一眼就能看出來,完全是獎勵拿到手軟的狀態。

  很顯然,寧渠能有這個變化,顏潸潸找的醫生很靠譜,可以說固本培元的效果很好。

  對癥下藥!

  只是喝點苦藥,就把他嚇跑了,簡直是太遜了。不知良藥苦口利于柄,忠言逆耳利于行。

  “打哪里來,回哪里去!不然我通知顏潸潸來接你。”吳燁覺得讓他回去繼續固本培元,才是正確的。

  至于苦不苦,吳燁又不知道,他又不虛弱,又未短暫,他一直站著挲滑不腰疼。

  但是寧渠在吃藥,不能這么任性,跑出來他,肯定就不想回去,但是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吳燁覺得,是時候大義滅親的時候了。寧渠詫異的看著他,他出來都出來了,吳燁居然叫他回去。

  他實在是不想喝那個藥。

  寧渠指了指樓上:“我今天就是跳下去,我也不會回去!”

  “做兄弟,在心中,阿燁你變了。”

  “開弓沒有回頭箭,你竟然勸我回藥窟?”

  吳燁拿著手機,想了想,估計顏潸潸也會給他打電話,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就當給他日飲六十碗中藥放個假,至于假期多久,就看顏潸潸多久打電話給他。

  他還拖個行李箱出來,還以為能住多久似的,怎么有這么天真的想法?那會有這種機會?

  顏潸潸又不是吃素的。

  “行吧,我懶得管你,你自己看著辦吧,反正藥不能停!明顯有效果,不要嗶嗶賴賴,早點重返當年。”

  吳燁按下電梯,還勸了他一句,其他人的,吳燁可能都懶得勸,畢竟是自己哥們。

  和她分析了一下利弊,讓他自己想清楚,不要任性。

  寧渠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然后左耳進右耳出。

  “唔~呼~,自由的氣息!”寧渠拉著行李箱和他一起進電梯。

  寧渠感覺現在這樣就挺好的,只要不用喝藥,世界充滿美好,與他環環相扣。

  看什么都心情好,和在家喝藥的時候,完全不一樣,成天喝藥,他盯大盤都沒有心思。

  麻袋撿的錢…都不想賺了,賺錢好像就是為了喝中藥。

  “你這邊的房子,不是已經退了嗎?”吳燁問他。

  上次顏潸潸把他哄好了,他就把房子退了。寧渠來的時候哭哭啼啼,走的時候毫不留情。

  大手一揮,連押金和多余的房租費都不退了。

  房東大呼:這種不退租金走人的大冤種,給我來一百個,我完全沒問題的。

  錢都不要了,興沖沖的跑回去開始新生活,結果卻是天天吃中藥,落差太大了。

電梯里  寧渠從兜里拿出鑰匙,在吳燁面前晃了晃,然后笑著挑眉,說道:

  “所以啊,為了不租房子,為了方便,為了安全起見,我直接買了一套!”

  “這些問題,都能解決!”

  這才多久?才被顏潸潸哄回家一個月,他又去而復返,而且直接回來買了一套房子。

  吳燁都不知道應該說他是大聰明,還是太憨批,簡直是不好評價。

  喝藥而已,真的有那么恐怖?

  “你買的幾樓?”吳燁問他。

  上次住的十五樓,吳燁以為他會買十五樓的房子。

  結果他們在電梯里,寧渠按下了十六樓:“十六樓,和洛白同一層!”

  為了距離朋友近點,他索性把房子買在和洛白一個樓層的,還方便大家互相串門。

  而且上樓找吳燁的話,也很方便,他覺得這個想法很好,這里,也將會是他的避風港。

  庇護所。

  小金屋。

  小秘密。

  “你為什么不是買在樓上?非要買到樓下來,難道洛白賣股求戎了?”吳燁問了一句。

  先不說洛白會不會答應,就算是洛白答應,他也不可能答應,他是真正的矗男。

  他只會譴責,呵斥洛白。

  他寧渠,寧折不彎。

  不愛秋菊愛夏荷,不愛逅面愛錢面。

  “說起買房子這個事情,還得感謝你,上次你不是亂點鴛鴦譜,介紹田甜給我嗎?”

  “我看她發朋友圈,說房子要賣,就直接問了一下她,結果她還給我便宜不少。”

  “我覺得價格挺合適的,就直接買下來了,剛好以后有個跑路的地方。”

  “所以,為了感謝你,晚上請擼串!”

  吳燁:???

  納尼…買的是田甜的房子?

  吳燁還以為他買的是其他人的房子,畢竟這邊的公寓,本身就是投資性質的房子,常有人賣房子。

  再加上這段時間,房價漲了不少,因為行情問題,賣房子的更多了。

  結果就這樣,他買到的,居然是田甜的房子。

  “主要是房子是豪裝,很多東西都沒有動,我直接買點簡單的日用品,拎包入住就行。”

  “鞋架也有,再加上有房間我放手辦,還有房間打游戲工作,多個房間可以住,簡直完美。”

  “最重要的是,你兩都在這邊住,以后一起吃飯玩耍都有伴,我不至于一個人宅在家里。”

  “已經很符合我的要求了。”

  寧渠和他說了一下買這個房子的理由,吳燁微微嘆氣,難怪他下手那么快。

  其實前面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最后一條,有個伴可以玩。

  成年人的孤獨并非沒有,只是掩藏的很好而已,誰都有孤單的時候。

  寧渠白天休息時間多,晚上就是賺錢時間,白天睡醒了,發現都找不到人說說話,多少會孤單。

  “你覺得合適就好!反正房子是你住。”吳燁說了一句。

  也可能還有顏潸潸一起住,顏潸潸現在不一定知道而已。

  遲早的事情。

  寧渠笑著回答:“反正我覺得挺好的,很滿意。”

  電梯打開以后,吳燁出了電梯,寧渠拖著行李箱出來,拿著鑰匙開門。

  開門以后,第一眼就可以看到房子的采光很好,兩套大面積公寓打通的房子,比吳燁的那套房子,還要大一倍多的面積。

  裝修豪華,吳燁早就知道的,田甜是真的有錢,對于自己的住處,很舍得錢裝修。

  裝修好,住起來確實是舒服一些,光是客廳那巨大的挑高,就很讓人舒服。

  雖然吳燁就來過來一次,但是他還是發現,以前見過的很多東西,都已經被搬走了。

  顯然田甜也不是敗家子,除了便宜的東西,貴的東西,大概就是一點電器和家具了。

  其他的都已經搬走了。

  留下來的東西,就是柜子,沙發,床,櫥柜,茶幾,還有拖把掃把什么的。

  “好久沒有住人了,還得打掃一下衛生才行,多少有點上灰了,等會兒買點東西就可以住了。”

  寧渠這里看看,哪里看看。

  仔細檢查了一下房子的情況,才放心下來,雖然檢查過,但是不知道當時有沒有遺漏。

  他在忙碌的時候,吳燁則是在椅子上坐著,老神在在的看著遠處。

  檢查完了,寧渠才丟了塊毛巾給吳燁:“趕緊的,速戰速決。”

  這話,特么不是女朋友趕時間說的嘛?

  看了看手上的毛巾,吳燁開始擦家具混時間,打掃的并不認真,把灰擦掉就算是完事了。

  家具也不多,倒是寧渠掃地拖地,得花不少時間。

  寧渠看了看他:“能不能認真點?不要敷衍了事,早點忙完,早點出去吃飯。”

  吳燁活一點都沒有干好,敷衍了事,應付他。

  這房子,他最近這段時間還得住呢!不弄干凈,住起來也不舒服。

  “你都開始講衛生了?”吳燁詫異:“你們家顏潸潸對你的改變挺大啊!”

  以前的寧渠,洗澡都不是一天一洗,衣服更不是一天一洗,而是幾天一挑。

  那件干凈就拿那件起來穿,都沒有干凈的了,就全部洗,然后再重復。

  “士別三日,當刮痧相待!”寧渠說道:“我請客!”

  一直在喝中藥,都沒有出去過幾次,顏潸潸沒有并限制他,主要是他懶。

  有小伙伴一起去差不多,一個人沒有什么意思。

  吳燁:刮個錘子。

  凌晨知道了,又得解釋半天,他不想去了。

  “我還是幫你買點日用品…忘了你在喝中藥,還沒有治好,買來也沒有用!”吳燁恍然大悟。

  “你信不信,灑家打爆你的狗頭?”寧渠被說到痛處。

  雖然他自信,自己已經和上個月不一樣了,但是上個月,是永遠的記憶,那是抹不掉的陰影。

  那些記憶,不是消失在時間里,而是在時間里變成了一道疤痕,激光都打不掉。

  當時他都擔心牛魔王癱瘓,現在,牛魔王又被養回來了。

  什么叫還沒有治好?

  tm的,早就好了,不知道多好,多威武霸氣。

  “你這種,我讓你一只手都沒問題,氣血兩虧,腳步虛浮,精神不振,手腳無力!”

  “回去吃三個月的藥再說吧!不然一拳下去,我怕要求你別死。”

  “現在你就不要做這種春秋大夢,話這種無稽之談,聊這種天方夜譚。”

  “寧啊!無稽之談!”

  吳燁說了一大堆,寧渠叔叔忍得住嬸嬸都忍不住,丟掉毛巾,就準備以卵擊石。

  吳燁一個閃身躲到房間里:“來啊,單挑啊!”

  “你有沒有見過砍人?有沒有見過死人?”

  “你出來啊!”寧渠拿著掃把喊。

  吳燁搖搖頭:“你有本事,進來啊!”

  叫囂半天,他拿吳燁沒辦法,寧渠才繼續打掃衛生,準備先把衛生做完,畢竟晚上要住。

  大概是他怨念頗重,他還一邊打掃衛生,一邊在碎碎念。

  “都說寶劍鋒從磨礪出,你連個磨石都沒有,想來…你用的是軟劍吧?”

  兩人開始了你來我往的模式,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嗆對方。用一句互相傷害來形容,完全合適。

  “你有磨石了不起啊,是不是已經鐵杵磨成針了?”

  “針怎么了?那也是定海神針!總比你棄劍不用好,你這種情況,可能是心理問題!”

  “心理問題確實是個大問題,比如恐鮑癥,就問題很大了,一定要注意。”

  “算了,不想和你這種沒有吃過海苔的人計較。”

  寧渠說的話,吳燁半天才反應過來,海苔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你夠變態,所以我顯得和你格格不入!”吳燁服氣了。

  還能說什么呢?

  這樣說的話,洛白確實是海王。

  “不過…那算舔狗嗎?”

  他發現,他確實說不過吳燁,如果動手…就更不要說了。要是能動手,大家早就群起而攻之了。

  吳燁不光是嘴皮子利索,武力值也很高,他們幾個人綁在一塊兒,都打不過吳燁也一個人。

  以前不是沒有嘗試過,但是每一次嘗試都以失敗告終,最終都是他們被無鎮壓。

  “雛!雞!你懂個屁!”

  “衰,鳥。”吳燁挑眉。

  互相懟了半天,兩人勉強把家里的衛生打掃好,不過寧渠不滿意,他又重新打掃了一次。

  吳燁坐在陽臺上,在拿著手機看段子,完全沒有幫忙的意思。

  主要是寧渠打掃衛生那么久,都沒有出虛汗,吳燁覺得他自己可以搞定。

  要給他一個鍛煉的機會。

  城市的另一邊。

  凌晨才下剛準備下班,忙碌了一天,現在就想早點回家。

  迅速收拾好東西以后,背著挎包拿著鑰匙,把文件抱起來準備等會兒給秘書。

  叮咚!

  看這手機上響起來的消息,凌晨還以為是吳燁發來的,放下文件,興高采烈的打開手機。

  結果打開消息一看,居然是顏潸潸發的。

  “奇怪!”

  凌晨有點驚訝,她和顏潸潸加了好友以后,其實并沒有聊過多少次,突然發消息,大概是有事了。

  凌晨,你感冒好了嗎?顏潸潸給她發的消息。

  想了想,凌晨發了個已經好了給她,謝謝潸潸的關心。

  那就好!最近天氣變化大,要注意點!

  確實,你也是!

  顏潸潸給她發消息,導致她下班又延遲了,本來還準備回去和弟娃兒吃飯的。

  聊了不少話,東來一句,西來一句,耽擱了不少時間。

  但是有點搞不懂她是什么想法,凌晨想了想,還是直接問她,東一榔頭西一錘子,聊得累。

  凌晨給她發了消息潸潸,是有什么事情,我能幫的什么的嘛?

  除了這個,凌晨想不到還有什么問題,總不可能是突然之間想交朋友。

  那也不太現實,成年人之間,聊天更多的是有事情,很多時候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顏潸潸回答沒有什么,就是找你聊幾句而已。

  這話說的,她滿頭問號。

  凌晨很懷疑,難道是自己不會察言觀色?為什么我什么都聽不出來?她陷入自我懷疑。

  萬事不決請吃飯,見面了,總能聊出問題所在,所以給她發了個吃飯邀請。

  潸潸,上次還沒有來得及謝謝你,晚上有空嗎?一起吃個飯啊!

  顏潸潸秒回這不好吧?

  看到這個消息以后。

  不好吧?就不是拒絕。難道她就是為了吃個飯?應該不至于才對,她又不差一頓飯錢。

  凌晨聊的很懵,又像是有求于人又不像有求于人。

  很玄學的。

  沒事,沒有什么不好的,上次的事情,我都還沒有好好感謝你呢!凌晨發消息給她。

  顏潸潸各種不要破費,方便點就行,簡單點最好,最好是她回家方便點的地方。

  那就在我們家樓下吃!富力那邊,可以嗎?

  好的!顏潸潸秒回。

  凌晨看著消息,總感覺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勁,覺得有什么事情她沒有猜出來。

  不過看了看消息,只是覺得她些奇怪了點,也談不上多大問題。

  可能是性格原因。

  抱著文件鎖好門,凌晨把文件給夏竹:“通知部門負責人,把假期安排好,不要耽擱工作。”

  馬上端午節了,要安排放假,凌晨提前說一下,免得假期還有事情找她。她也要放假的。

  她要和吳燁一起過端午,不想被瑣事打擾。

  今天不能回去吃飯了,不知道吳燁開始做飯了沒有,凌晨發了個消息給她。

  從停車場開車回家。

  一直到回家的路上,她才捋順了顏潸潸奇奇怪怪的思路:“噗嗤…難道是老公又跑路了?”

  凌晨忍不住笑,上次吳燁就說過,顏潸潸是騎士,寧渠跑路也是因為她,打的太狠了。

  給人家把積蓄都花光了,為了不負債累累,才迫不得已跑路。

  現在…這不是才一個月嗎?積蓄又花光了?

  “話說,當騎士…真的那么奈斯嗎?”凌晨很疑惑。

  她不知道,對于她來說,這是未知的東西,不過…顏潸潸的馬,肯定沒有她的馬好。

  她的馬,可是烏騅啊!

  你和誰一起吃飯?

  男的女的?

  同事?同學?朋友?

  我可以來嘛?帶個家屬行不行?

  姐姐?說話啊!

  吳燁發的一連串的消息,凌晨在路口停車的時候,才來得及給他回消息。

  焦急的很啊!

  “我又不是和其他人去吃飯,還沒有說完就急了。”

  “是個醋壇子啊!”

  顏潸潸約我出去吃飯!可能是寧渠的事情,等會兒我問她一下。

  寧渠完蛋了,我就說他要完蛋。吳燁發消息給她。

  凌晨笑了笑,難怪吳燁說顏潸潸聰明,她是真的聰明。

  凌晨在發消息的時候,顏潸潸也在路上,開車從醫院出發。

  沒錯,她男朋友又跑路了。

  雖然她這個月都沒有騎馬,但是馬兒現在不想吃藥,選擇了跑路,她要去把自己的馬逮回來。

  下午,他就收到物業大姐的消息,寧渠拖著行李箱跑了。

  茍茍祟祟的!

  他的車,從停車場出去的時候,也被拍下來了,物業大姐立馬就發給顏潸潸了。

  她付出了一個紅包。

  “特么還敢跑,老娘這個月,怕是對你太溫柔了點。”

  “吃藥是為了我?tm的!還不是為你自己!”

  “狗男人,都不了解人,好氣哦!”

  顏潸潸自言自語的開著車,看著導航的距離,她又露出一個笑容。

  等著瞧吧!老娘直接打進你的朋友圈,看你以后往哪里跑。

  和凌晨做朋友這個事情,勢在必行,因為家里有匹野馬,時不時就丟了。

  她總不可能用草原威脅他。

  一路開車到了富力廣場,顏潸潸在停車場停好車,然后才挎著包包,從停車場走出來。

  看著熱鬧的廣場,她覺得富力這邊,確實比博士府那邊熱鬧多了,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來,這邊更有人氣。

  而不是那邊,冷冷清清的,很少有特別熱鬧的時候,難怪洛白和吳燁都住在這邊。

  熱鬧的地方,吵了點,但是住起來感覺舒心一些。

  顏潸潸知道吳燁和洛白住在這邊,還是她護士小姐妹的功勞,那個有點茶的小姐妹,也是洛白的前女友。

  還是不久之前的前女友。

  她告訴了顏潸潸不少事情,主要是洛白喜歡事后吹牛,說出去一些基礎的情況。

  顏潸潸是醫院的管理層,不少人都巴結她,她問這些,那個護士小姐妹還高興半天。

  “真相只有一個,老娘要是猜錯了你不在這里,我跪榴蓮。”

  顏潸潸很了解寧渠,他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但是愿意去的地方卻不多。

  這里,絕對是首選。

  看了看不遠處的黑鳳梨酒吧幾個字,顏潸潸瞇著眼睛,默默的把位置記下來。

  那是洛白的酒吧!

  找了一圈,她才找到凌晨說的奶茶店,看著坐在藤椅上,拿著果汁的凌晨,顏潸潸走過去坐在她旁邊。

  雖然只見過一面,但是不存在忘記的情況,凌晨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人,很難讓人忘記。

  一面之緣,印象深刻。

  “潸潸來了?你看看要喝點什么?”凌晨把指了指下單二維碼。

  顏潸潸掃碼,點了杯奶茶。

  “你這個顏值,把你放在棒國的話,應該很多人會照著你整容。”

  顏潸潸看了看她,然后感嘆一句,造物主也不是公平的。

  單獨的話,她也算是個大美人,但是比起凌晨的話,她就遜色多了。完全沒有比的地方,這姑娘長的太犯規了。

  也不知道吳燁怎么追到她的。

  “我覺得你也很漂亮啊,相貌這個東西,可能是互相覺得好而已!”凌晨回答。

  顏潸潸笑了笑。

  她也發現了,凌晨其實不是那種高冷的人,很是憑億近人,性格也挺好的。

  “這邊挺熱鬧的。”顏潸潸看這廣場說道,哪里很多小商販。

  凌晨也看了看:“確實,這邊人很多,晚上也熱鬧一些。”

  她挺喜歡這個環境的,也是一直在這邊住的原因,其實她在魔都還有其他的房子。

  “潸潸想吃什么?這邊炒菜,火鍋,料理,燒烤,飯店都有。”凌晨問她。

  “火鍋吧!燙火鍋!怎么樣?”顏潸潸反問。

  凌晨沒有意見,想吃什么都可以,她請客,顏潸潸做主。

  聊著天,兩人喝完奶茶以后,在附近找了個火鍋店。

河底撈  凌晨坐在顏潸潸對面。

  “你是來找你們家寧渠的吧?”凌晨直接問她。

  顏潸潸點頭答應,這不難猜,凌晨也是個老板,反應過來就能猜到。

  而且她都能知道,寧渠不知道自己過來,肯定自己也不知道寧渠住哪里。

  找到她是什么原因,她不會猜不到。

  “沒有你們家吳燁聽話,他有毒似的!哎~!”顏潸潸嘆氣。

  凌晨忍不住笑起來。

  這已經是寧渠第二次跑路了,上一次也是跑了。

  “你不會…”

  顏潸潸搖搖頭:“我一個月沒動了!”

  那還跑路?也是很奇怪啊!

  “我給吳燁打個電話,我剛才問的時候,他們倆在一起的。”凌晨坐在位置上說道。

  顏潸潸點點頭,在菜單上著菜,耳朵豎起來在聽凌晨說話。

  “對,在河底撈!”

  “記得把寧渠帶上…哪有那么多為什么?你快點下來。”

  “好,腦花給你點上。”

  沒說幾句話,凌晨比劃了一個ok,顏潸潸給她一個感謝的微笑。

  兩人還算合拍的,起碼交朋友沒問題,剛才就聊了不少。

  樓上。

  吳燁拖著寧渠出門,寧渠死活不去當電燈泡,吳燁早就知道顏潸潸來了,怎么可能讓他留在家里。

  “我不去,我要賺錢,我對當電燈泡不感興趣,你放開我,救命啊!”寧渠扒著門不出來。

  使勁一把,吳燁直接把他拖出來。

  “賺錢,多少錢,我補給你!”吳燁說道。

  “勞資今天能賺一個億!”

  吳燁把門關上,把鑰匙給他:“回他補你們家墻上!”

  還是被吳燁拉著下樓了,一直到火鍋店門口,寧渠都在碎碎念。

  “出來吃飯,你為什么不叫洛白?”他很疑惑。

  平時吃飯,都是大家一起的,今天他一個人當電燈泡,打第一時間想到了洛白。

  有難同當。

  有電燈泡一起做,照亮吳燁二人。

  “人家要撩妹,你以為是你啊,還在喝中藥固本培元,他已經連元都不要了。”吳燁回答。

  讓他走前面,免得等會兒他跑了,寧渠也沒有懷疑什么。

  上次顏潸潸也知道他跑路,都沒有找過來,導致他不知道顏潸潸的情報能力。

  寧渠現在毫不設防,只以為自己要當電燈泡了。

  結果…剛看到顏潸潸的時候,他就愣住了,他就知道,自己被吳燁套路了。

  吳燁狗賊。

  寧渠轉身看了看吳燁,慢悠悠的從兜里掏出一張衛生紙,在吳燁面前撕開:

  “撕紙斷義,從此橋歸橋路歸路,你走泥巴路,我上高速路。”

  “恩斷義絕!兄弟都沒得做。”

  “實話說,你就說你是不是慫了?你是怕老婆吧?”吳燁激將法。

  寧渠搖搖頭:“我會怕她?開玩笑!只是勞資對你失望了,你這個叛徒。”

  吳燁笑了笑:“我不是,我沒有,別胡說,關我屁事!我又不知道她在這里,我來找我媳婦兒的。”

  寧渠才不相信他,不知道,他肯定不會非要拉著自己來火鍋店。

  完蛋了啊!

  他注意到顏潸潸的時候,顏潸潸也看到他了,寧渠衣服上那個我是帥哥幾個大字,特別顯眼。

  衣服還是她洗的。

  顏潸潸只是揮揮手,讓他過去,一臉笑容,完全沒有任何生氣的表情,寧渠就知道完蛋了。

  她肯定是生氣了,女生一般生氣就是這樣。

  就像是不要就是要,說不生氣就是生氣,要是問她的話,她肯定說不生氣。

  給她一個勉強的笑容,硬著頭皮,捶了吳燁一下,他才走過去,坐在顏潸潸旁邊。

  吳燁則是在凌晨身邊坐下來,吳燁和凌晨笑了笑,吳燁指了指寧渠給她介紹:

  “我好哥們兒,寧渠!”

  凌晨微笑:“寧渠你好!我是吳燁的女朋友凌晨!才發現像一個姓似的!以后多多關照。”

  寧,凌,讀音差不多,也算是有緣分。

  寧渠答應一聲,給她個笑容:“不客氣的,以后有事情就吱一聲啊!”

  說完話,他看了看吳燁,默默口型:勞資和你恩斷義絕。

  吳燁口型:不關我的事!

  看著啞巴吃黃連的寧渠,吳燁忍不住笑起來:“不是,我怎么感覺…你看到女朋友都不那么開心啊?”

  寧渠懶得理他,拉著顏潸潸的手:“你別聽他瞎說!”

  “那你開不開心?”顏潸潸問他。

  聽到顏潸潸的問題,寧渠果斷的點點頭:“開心!”

  開心個die!

  哎~!

  顏潸潸和尾巴似的,這都不是大問題,他真的不想吃藥了!

  笑了笑,顏潸潸沒有說其他的,自顧自的和凌晨說話,兩人聊的熱火朝天,有說有笑。

  吳燁拉著凌晨的手,默默的給她倒茶,然后給她把筷子打開,又去做了辣椒水。

  寧渠也是跟著去的,不過他沒搭理吳燁,巴不得吳燁幾個老拳。

  我拿你當兄弟,你居然套路我?

  “我媳婦兒就讓我帶你一起吃個飯,我又不知道你媳婦兒來了!”吳燁把辣椒水做好。

  凌晨喜歡吃辣,吳燁特意做的辣了一點。

  加一句蒼白的解釋。

  “你不知道?行,就當你不知道,難道你媳婦兒也不知道?”

  凌晨肯定是知道的,吳燁沒有瞞著她,就和她說了一下情況,顏潸潸來都來了,那吳燁能怎么辦?

  “這個事情是你不對啊!你不坦誠,自己悄悄弄庇護所,避風港。”

  “再說了,有事情算我的,禍不及媳婦兒!”吳燁回答。

  寧渠做了一個麻醬的蘸水,事已至此,也懶得理他,回到位置上。

  “今晚上是我請潸潸吃飯,上次的事情很感謝她,你們不來的話,就感覺缺點什么,有點突然了。”凌晨說道。

  她并沒有說顏潸潸引導她什么,而是說自己請客。

  寧渠郁悶,剛好他出來,凌晨就請客多,等幾天多好啊。

  等會兒,一大堆事情等著他呢。

  火鍋不香了。

  “來,吃飯!”吳燁把飯盛好,最后遞給寧渠:“多吃點!不吃飽,扛不住古馳的皮帶。”

  “你少吃點,吃那么多也是白癡!”寧渠嘀咕。

  吳燁開始夾菜,顏潸潸和寧渠吃不了多辣的東西,吳燁和凌晨都能吃辣,凌晨要的鴛鴦鍋。

  看著吳燁和凌晨兩人,在紅湯里撈出牛肉,而且還要蘸辣椒水,寧渠很詫異的看著吳燁。

  “夭壽啦?你都能吃這么辣的了?你以前不是不吃多少辣嗎?”

  他知道的,吳燁吃辣和他差不多,現在吊打他。

  顏潸潸看了看凌晨:“這叫為了愛情!”

  凌晨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看了看吳燁:“我們家是蜀州的,吳燁是最近才學會吃辣的。”

  確實是為了愛情,凌晨注意到吳燁開始越來越能吃辣的時候,其實挺感動的,都是為了她,吳燁才在改變自己的飲食習慣。

  代價就是好幾次香腸嘴。

  “你吃辣以后,才會發現,辣才是火鍋的靈魂!”吳燁看了看寧渠,把毛肚燙進去。

  寧渠試了一下紅湯,感覺太辣了,看這那么多辣椒都感覺害怕,不得不說,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

  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時間流逝,吃的差不多了,吳燁去把賬結了。

  “走吧!吃飽喝足,我們也該回家!”吳燁拉著凌晨。

  凌晨看了眼顏潸潸,問了一句:“潸潸,你今天在這邊住嗎?”

  她是故意的。

  剛才和顏潸潸是說好的,要隨機應變。

  顏潸潸看著寧渠,也不說話,等他回答。

  寧渠只能點點頭,不然怎么辦?

  “當然了,我們今天也住這邊,這邊其實更熱鬧!”

  顏潸潸看了看廣場:“我還是第一次來這邊呢!我們住哪?住酒店嗎?”

  吳燁和凌晨忍不住笑。

  “我今天剛過來打掃衛生,買了個公寓,他們不是都住這邊嘛,我尋思給你個驚喜,偶爾來也有地方住。”寧渠開始編。

  “哇,你什么時候這么浪漫了?”顏潸潸笑著問他。

  寧渠勉強的笑:“為了你嘛!都是應該的。”

  他感覺浪費了幾百萬,他會個錘子浪漫,浪費了倒是真的。

  一起上樓進電梯,他們在16層出去,凌晨和吳燁和他們拜拜。

  “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吳燁說道。

  寧渠:“你也是,手藝人!”

  等到電梯門關上,吳燁才忍不住哈哈笑起來,不知道他抗不扛得住,古馳的皮帶。

  出了電梯,凌晨開門的時候,吳燁卡著點說道:“對了,我有點事情和你商量!”

  “是端午節去玩的事情,不是其他的。”吳燁解釋。

  “先生,里面請!”凌晨把門打開。

  ------題外話------

  欠更,15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