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12 愛情結晶你要不要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警惕心很重的凌晨,在吳燁進屋之前,就已經和蟬蛹似的裹著被子了,對吳燁提防很嚴重。

  吳燁還是覺得,自己人,大可不必如此。

  現在這樣防四害似的防他,覺得脆弱的絨被,可以給予足夠當然安全感嗎?

  光是被子,當然不可能。

  不過她顯然想多了,吳燁現在也不會禽獸,再說了,兩人感情還沒有到那個地步。

  沒有感情,或者金錢支撐的打牌,很容易出現大問題。

  “姐姐,你這…至于嗎?我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沒有壞到那么離譜吧?”

  “就這樣可擋不住,你怎么不加個鐵絲網呢?”

  “你這…防線挺多的啊!”

  穿著一身寬松睡衣的吳燁,坐在地板上的地鋪上,凌晨轉個身,窩在被子里看著他。

  并沒有任何危險動作的吳燁,也沒有靠近她的意思,讓凌晨放心不少。

  “這個夏天不止是要防蚊子咬人,還要防你咬人。”

  吳燁整理了一下枕頭。

  “我還沒學會咬人!你學會了?”吳燁回答。

  給他一個白眼。

  她怎么可能學會了,只是看過科普漫畫,無法理解。

  了解越多,就越迷茫。

  “你說,以后的我們,會不會就想現在這樣?吃完飯以后,說說話,然后就休息。”

  被吳燁帶偏了,凌晨反應過來,不和他聊任何顏色相關話題。

  “平淡里,帶著點感動,平凡里,帶著期望。”

  她還挺期待這個畫面的,就是以后真正住一起的日子,很有盼頭。

  和大部分向往轟轟烈烈的女生不一樣,凌晨更喜歡踏踏實實,哪怕是踏踏實實注定是平靜的。

  平靜里,并非沒有轟烈,比如吳燁靠近她的時候,她就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

  看她和張牙舞爪的螃蟹似的,吳燁坐在被子上,挨著床沿。

  “開玩笑,以后誰還打地鋪?你見過住一起每天打地鋪的?”

  “我也要睡床。”

  “關于今天這個事情,記得保密!要是我以后聽到你閨蜜提起,家法伺候。”

  凌晨噗嗤一聲笑出來。

  打地鋪并不丟人,有友女還打地鋪,確實有點委屈巴巴的。

  “放心,你知我知!姐姐最會保密了!”凌晨把一只手墊在脖子下,看著吳燁:“家法是什么?”

  沒有說家法是什么,吳燁蓋著薄被,也轉頭看著她。

  視線交錯,地板和床的落差只有四十多公分,凌晨注意到其中一個弧線不同,有些臉紅。

  “姐姐,你看就看,能不能不要亂臉紅!”吳燁嘆氣:“你要搞清楚,自己殺傷力多大好吧?”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含羞帶怯的樣子多好看,贊一句萬種風情毫不為過。

  笑肯定是沒有問題,笑的這么內涵就是你的不對了。

  注意到凌晨的視線落點,吳燁不動聲色的糾正了一下牛魔王。

  凌晨理直氣壯的回答:“你這話說的,你不看我,你怎么知道我臉紅?”

  這就是不講道理了,吳燁轉過去,背對著她。凌晨伸手拍了拍他,拉著肩膀把他薅回來。

  吳燁抖了抖肩膀。

  “弟娃兒,轉過來,我要看看你!”凌晨直言不諱。

  真是的,老是提這種,讓人無法拒絕的請求。

  “隔著大半呢,哪里看得清楚。”吳燁只好轉身,看著她:“我有個想法…”

  “你不要有想法!”

  吳燁還沒有說完,凌晨就拒絕了,完全沒有給他表達的機會。

  你還有想法,姐就怕你有想法,你有想法,我連覺都睡不好。

  感覺一點都不困,凌晨也精神奕奕的。

  刺激。

  能睡著,估計能去寺廟應聘主持了。

  吳燁還能克制自己冷靜,只是因為凌晨沒有簡單的誘惑他。

  只要一點點簡單的誘因,他就可以變成狂蜂。

  可惜姐姐張牙舞爪的做螃蟹,也不愿意做浪蝶。

  “姐姐,你亢奮不?”

  “弟弟,你抗揍不?”

  考慮到醫院的無線網并不怎么好,吳燁還是打消了原本的提議。

  “反正也睡不著,要不我們打會兒撲克?”吳燁問她。

  凌晨:???

  神馬玩意?臥槽,他還問我?

  “你你你…臭流氓!”凌晨立馬往后縮了縮,然后轉身,保持一個安全感的距離。

  哪有光明正大的提這種要求的?簡直是太過分了。果然,狼子野心,狐貍尾巴已經藏不住了嗎?

  他居然想…呸!

  凌晨的反應過于巨大,吳燁只好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

  他從抽屜里拿出一盒撲克牌,看著她的背影,現在裹得和蛆似的。

  tm的,堂堂男子漢,竟然不如被子福緣深厚。

  “你轉過來看看啊!”吳燁薅了她一下。

  凌晨不為所動。

  “莫挨老子!”凌晨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我才不看!有什么好看的?”

  她腦子里,都是自己一轉過身,就看到搖晃象拔蚌的畫面,或者就是牛牛變身牛魔王的畫面。

  更嚴重的,她仿佛看到了自己拿著兩條杠焦慮,在產床上撕心裂肺的畫面。

  這可如何是好?臉紅的發燙。

  背對著他是不是也不太安全?

  凌晨的表現,讓吳燁很無語:“看一下嘛!有不是其他東西!”

  突然之間,她這個反應,比化學反應都劇烈。

  “不可能,勞資答應,你娃太不要臉啦!趕緊睡!”

  吳燁:???

  拍了拍額頭,吳燁故意伸手碰了她肩膀一下。

  凌晨和被電觸了似的,比鱷魚都翻的快,迅速滾到另一頭。

  吳燁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衣服在和她說話,她才反應這么大。

  把撲克牌丟在她面前,凌晨看了看撲克牌,才轉過身,吳燁盤坐在被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是這個撲克牌啊?呼~嚇我一跳。”凌晨松了一口氣。

  最近,感覺被田甜帶壞了,她老是說什么撲克牌之類的,下意識的,凌晨都以為吳燁…總之一言難盡。

  直接說紙牌會怎么樣?為什么一定要說撲克牌呢?

  “那你以為我說什么?”吳燁拍了幾下手:“姐姐,你以為是這個吧?”

  嘖嘖。

  尋思啥不好,一天天尋思這些,吳燁本來壓制著想法,加了很多封條,她一下就撕開大部分了。

  臉紅的不行的凌晨,給他一大腳。

  吳燁坐起來,忍不住笑,看著她臉紅的樣子,吳燁哈哈笑出來。

  “你早說嘛!不說我怎么知道呢?這又不是什么不能說的事情,你是怕我拒絕嗎?”

  “其實我不太擅長拒絕人。”吳燁大字躺:“來吧!凌總!菜好了。”

  好氣羞哦!

  凌晨把牌丟給他,然后就不搭理他了,這種虎狼之詞,她說不過吳燁。

  縮在被窩里,滿是吳燁的氣息,凌晨也放放松了,吳燁大概率不會變成禽獸。

  本來還以為短期沒有機會,再光顧吳燁的被窩了,結果田甜又給她創造了機會。

  吳燁找了個圖片給她看了一眼,一個拳頭抓著一株小草的圖片。

  “這是什么?答對了就不逗你了。”

  凌晨看了看,然后回答:“握草?”

  “反過來呢?”

  “草…”

  極速剎車,凌晨揭開被子,逮著吳燁就是一頓揍。

  你咽的下這口氣嗎?反正我是忍不了。

  最好,凌晨回到被窩里,地鋪上的吳燁整理了一下頭發。

  開玩笑開大發了。

  姐姐的戰斗力,又爆表了,吳燁被她切切實實收拾了一頓。

  本來準備套路她一下,結果她臉紅的狀態,簡直不是賽西施,而是賽關公。

  吳燁就像是插標賣首的華公偉,被她騎著打了一頓。

  溫酒斬華雄,溫床揍吳燁。

  “老實了沒有?”

  吳燁點點頭回答道:“我老實了!明教教主沒有!”

  張無記?

  陽…凌晨反應過來,給他兩拳。

  瞟了一眼,難怪剛才感覺…不對勁!

  凌晨決定了,再也不和他多說一句話,老是把她帶歪。

  他說什么都不聽了。

  “其實我想以后買個房子,樓上做一個半磚木,半玻璃的房子當臥室。”

  “每天早上可以看日出,下午可以看日落,晚上可以看星星,看月亮。”

  “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你就在身邊,一定睡的香甜安靜,恬靜的樣子一定特別美。”

  “我肯定不會把你叫醒,而是會做好早餐再喊你起床,姐姐你知道么?你睡醒的樣子,和我曾經想象中的一模一樣。”

  “也可能,你的所有樣子,都是我覺得最好的模樣,最優的答案。”

  “我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特別的迷你!你總是讓人覺得不講道理的迷人。”

  “以前總覺得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很美好,現在才發現,人家寫的確實對。”

  說好了什么都不聽的凌晨,默默的聽著。

  漸漸的,感覺心里仿佛淌過了蜜糖,不由自主的,眼睛開始變得彎彎的,嘴角開始綻放笑容,笑的越發甜起來。

  如果一定要有個形容詞,甜言蜜語,大概就是這種感覺。逐漸沉迷在甜言蜜語里,無法自拔。

  凌晨捂著心口,才發現自己原來那么不抗撩,可是…這話太好聽了,她都感覺還想聽。

  見凌晨沒有反應,吳燁看了看她,發現凌晨正墊著枕頭,目光炯炯的看著他。

  灼灼的目光,就像是帶著火焰一樣,布靈布靈閃著迷人的光澤。

  滿眼都是我。

  這個眼神,殺傷力很強。

  吳燁就有這種感覺,就像是原本心里沒有填滿的地方,瞬間就被填滿了,喜悅和開心。

  “弟娃兒,再說兩句好聽的。”凌晨看著他說道。

  吳燁看著她回答道:“姐姐,你感覺到愛情了嗎?”

  凌晨點點頭,這個斗是愛情!

  “那你…想不想要個愛情的結晶?”

  屮!狗男人!

  氣呼呼的拍了拍被子,凌晨看著天花板,她決定了,再也不和吳燁說話了。

  剛才就不應該搭理他,他根本就正經不了幾分鐘。

  只是凌晨腦子里,總是不由自主的,回蕩著吳燁說的那些情話。

  以前,凌晨覺得情話很油膩,現在她突然覺得,情話很讓人著迷。

  “休息了,時間也不早了。”吳燁蓋好被子。

  凌晨點點頭,伸手關上燈。

  黑暗里,凌晨看著吳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吳燁其實也沒有睡著,精神好,完全沒有睡意。

  “姐姐,是不是睡不著?”

  “嗯!”凌晨答應一聲:“不過你最好不要說話,我怕我會控制不住跳起來打你。”

  把想說的話憋回去以后,吳燁開始數羊,效果并不是很好,不過對凌晨來說,效果很好。

  吳燁還沒有睡著,她已經睡著了,吳燁聽到她均勻的呼吸聲,就知道她睡著了。

  “哈~”吳燁打了個哈欠。

  這一晚上,吳燁都不知道自己說怎么睡著了,反正睡的很香。

  早上的時候。

  吳燁還沒有醒,凌晨就被自己的警惕心兩巴掌打醒了。

  迷迷糊糊的抱著抱枕,腦子里和閃過閃電一樣,突然刪過一條信號告訴她:你丫還在吳燁家里。

  凌晨立馬就醒了。

  對哦,我還在吳燁家里。

  此時此刻,屋子里已經有了昏暗的光線,外面的天空,已經開始蒙蒙亮了。

  啊!天都泛白了。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凌晨有些不好意思,一不注意,她睡的太香了,吳燁的氣息太助眠了。

  她轉身看了看吳燁,吳燁還沒有醒過來,微微的打著呼嚕,被子被他踢掉了一半,一只腳放在被子上。

  喜歡夾個東西睡覺,這個習慣和睡相很凌晨差不多。

  她就看著吳燁翻了個身,繼續木字睡。早上的不光有朝氣蓬勃,還有牛氣沖天。

  牛魔王蘇醒。

  陳伯的吳燁,并不知道凌晨醒了,下意識的,他還伸手梳理了一下森林。

  很多人都有這個習慣,不過這是男生的共同秘密,女生肯定是不知道的。

  雖然什么都沒有看到,紅著臉的凌晨,好奇的看著牛魔王,腦子里出現了很多片段。

  大早上的,畫面就印在腦子里,洗眼睛都不行。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凌晨告誡著自己,看著天花板發呆,不去看牛魔王。

  結果堅持了一分鐘不到,凌晨又一點點轉頭了,一卡一卡的,就和機械舞似的。

  “呸,我自己家的東西,康康怎么了?又不是別人家的,我看看又不犯法。”

  “以后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看到,看一眼賺一眼,不能虧啊!”

  凌晨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她成功的說服了自己。

  好奇心這種東西,往往很難控制住,這加上,吳燁又往她這邊滾了兩圈。

  送貨上門?

  這可就不怪我了,首先確認一下他是不是睡著了,別和上次一樣,半途就醒了。

  嗯,睡著了。

  然后…我康康啊。

  經過深思熟慮以后,凌晨決定把握機會。

  大概的測試了一下,她詫異的看著手上的c字手型,默默的吞了吞口水。

  田甜還說她不講道理,她覺得吳燁也不講道理。

  兩人都有共同特點。

  凌晨拿著手機查了查信息:20公分的人多么?

  最佳答案:恭喜你,福娃!

  放下手機,看了看吳燁的俊臉,雖然頭發亂糟糟的,但是掩蓋不了俊臉。

  明明就長的文質彬彬的和魔法師一樣,結果卻是練劍的劍士。

  哎~練劍的哦。

  平心而論,她還是好奇的。

  換車其他的人一樣會好奇,不止是她才有這種想法。

  男生確實是喜歡看小姐姐,女生不也喜歡看小哥哥,為什么喜歡看,還不是因為饞。

  “姐姐都已經24了,閉門造車這么多年…想見識一下劍法,有什么問題?完全沒有問題!”

  “人家孩子都打醬油了!我還在閉關鎖國!孩子還沒有影子呢?”

  “所以,要改變改變計劃。”凌晨喃喃自語。

  窮則變,變則通。思維不能一成不變,要知道變通。

  感情到了,事情自然而然,現在還沒有到時候,再處一段時間。

  “不說都說1015居多嗎?大家都在養牛,為什么弟娃兒養的這么好?”

  “所以這叫核牛!”

  上次有幸觀察了一下,結果吳燁醒了,把她嚇了一跳。

  這次她小心翼翼的,一邊還觀察吳燁是不是醒了。

  時間流逝…她注意到吳燁醒了,立馬就躲回去裝睡。

  吳燁微微抬頭,支起來一只眼睛瞇著看了看凌晨,只看到一個背影。

  吳燁嘴角勾勒出一絲絲笑容,然后才坐起來。

  “這…你每天都這樣自作主張,就讓我很苦惱啊!”

  “你別抗議,人家不同意,我們都沒轍。”

  “以后再說吧!不要急。”

  “姐姐同意才行,你反抗也沒有用。”

  吳燁自言自語,都被凌晨聽到了,她還是側身裝睡,沒有轉身的意思,只是嘴角露出一絲絲笑容。

  弟娃兒懂事!

  地鋪上,吳燁坐了好一會,才悄悄的試探了一下她,凌晨沒有反應。

  只感覺渾身蹦的和拉緊的線一樣,然后凌晨就感覺臉上熱了一下。

  木馬!

  然后就是開瓶子的聲音。

  這家伙,居然偷襲,不過凌晨松了一口氣,只是這種程度的話,她還不怕。

  木馬!

  再次開瓶!

  弟娃兒啊,你不要太過分了,可一不可二,你這樣姐姐可就想捶你了。

  果然…不能相信他是正人君子。

  凌晨都感覺,她還要繼續裝睡著的話,就不是臉不臉的問題了,怕是嘴唇都跑不掉。

  你這禽獸,還不速速離開。

  木馬!

  不行,瑪德,再裝就虧大了。

  弟娃兒,你過來跪下,姐和你談談。

  凌晨覺得不能再裝睡了,假裝迷糊的伸手,然后慢慢睜開眼睛。

  她都能感覺到,吳燁立馬就彈開了,躲得相當快。

  “醒了啊!剛準備喊你起來,田甜應該睡著了,你剛好可以過去。”吳燁笑的很溫和陽光。

  現在的吳燁,和剛才偷偷木馬她了好幾個的禽獸,簡直是判若兩人,凌晨如果不是裝睡的話,她肯定都不知道。

  別說,她都覺得吳燁演的可以,要是送到娛樂公司去,很有搞頭。

  還好她躲得快,吳燁沒有發現她,避免了上次那種被發現的尷尬。

  凌晨覺得她躲得快,是因為吳燁堅持不下去了。

  這一波,凌晨在第二層,吳燁在大氣層,她甚至都不知道,吳燁一開始就在套路她。

  舍不得牛,套不到媳婦兒。

  他剛開始還不是故意的,在梳理的時候,才想到這個問題,所以凌晨才什么都沒有發現。

  要是下意識的話,指不定她都看到了。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吳燁索性滾到她旁邊,看看她是什么反應。

  姐姐不愧是姐姐,根本不怕。

  不怕就算了,她還燃起了好奇心,簡直不講理。

  “為什么用這種眼神看我?”凌晨注意到他奇奇怪怪的眼神。

  難道被發現了?不應該啊!

  “沒什么,姐姐趕緊起,趁田甜還在睡覺,再不走,不然你都走不了。”

  一副渣男的樣子。

  感覺很奇怪,就像是被掃地出門一樣。

  “杵著干什么?我馬上起,你先出去吧!”凌晨說道:“要康康嗎?”

  不和他計較木馬的事情了,不知道是不是習慣了,這個問題,不算什么大問題。

  吳燁搖搖頭:“以后在看,今天去看緊急。”

  “我今天就不做早餐了,等會跑完步,去早餐店吃可以吧?”

  凌晨點點頭,吳燁收拾好地鋪,放到衣柜里,然后就下樓了。

  他,吳燁,真君子!

  凌晨換好衣服,穿上靜音拖鞋才下樓,在衛生間洗了臉,整理好頭發。

  “我走了!”她說道。

  “好,我老婆馬上要回來了!”吳燁給小心的把門打開:“趕緊走!”

  這是報復吧?上次她就是這樣做的,吳燁這不是報復是什么?

  轉身給了他一個中指,凌晨才回家,也是小心翼翼的打開門,迅速閃身進去。

  被堵門堵了一晚上,總算是到家了,她進屋以后,吳燁猛然把門關上,發出一聲不小的聲響。

  小氣鬼!

  他故意的,肯定是故意吵田甜。

  倆個人沒看的是,隔壁的門緩緩打開,田甜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樓道,居然什么都沒有?

  她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看,還是什么都沒有發現。

  “md,見詭了?還是我幻聽了?”田甜很疑惑:“明明就聽到了關門聲啊!”

  怎么會沒有人呢,有沒有可能,是剛剛又來了一個?

  臥槽,這…吃得消嗎?

  變態啊!

  這一天早上晨練的時候,凌晨是先下樓的,然后吳燁才下樓,他們分開走的。

  跑完步,兩人在樓下吃了個簡單的早餐。回來的時候,也是分開回來的,凌晨被田甜纏住了。

  苦口婆心的勸她,讓她離吳燁遠點,放棄計劃,她很擔心把小雪姐搭進去了。

  凌晨和她解釋了半天,才算是把她安撫住了,表示自己堅決不會上當受騙,保證不會聽甜言蜜語,保證不會單獨相處。

  并表示一定要替她報仇,不報仇不行。

  田甜嘆氣,小雪姐太執著了,這樣不行啊!一直到凌晨去上班了,她都在考慮究竟要怎么辦。

  吳燁則是去了店里,廚師都招到位了,現在要把菜單弄出來。

  吳燁不是專業廚師,就請了簫老爺子幫忙,今天要把菜單確定下來。

  搞這個店,比搞烤肉店費勁多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搞好。

  烤肉店只有一層,并沒有弄多久就弄好了,現在這個店四層,光是裝修,到今天都沒有弄好。

  費勁。

  關于菜單這個問題,簫老爺子寶刀未老,他都說可以進菜單的菜,就沒有什么問題,他都覺得不能進菜單的菜,吳燁就放棄。

  雖然吳燁自己也會嘗菜,但是沒有簫老爺子那種專業,他能吃出食材的好壞,產地,你敢信?但是就是這么離譜。

  有些人的專業,可以專業到玄幻,專業到不真實。

  把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做,這才是吳燁應該做的事情,他一貫都不會指手畫腳。

  如果有可能性的話,吳燁要把這家店打造成一張名片。有老爺子這個底子在,如果人才跟得上,完全有這種可能性。

  提起名字,很多人就知道的那種店,難度很大。

  在門口停好車,吳燁到了廚房的時候,老爺子杵著新的龍頭拐,坐在軟椅上,看著一群廚師在炒菜。

  一直在觀察的他,時不時的就皺眉。

  “是不是距離您的期望太大了?”吳燁蹲在他旁邊問道。

  簫老爺子看了看他,搖搖頭,比劃了一個小手指。

  并沒有多說什么,主要是水平差了不少一星半點,看的他腦殼痛。

  他看著有種錯漏百出的感覺,很多地方,很多工序有錯誤,這樣做出來的菜,肯定不是最好吃的。

  熄火裝盤,一個個廚師,把一道道菜放在臺子上。

  老爺子拿著筷子先嘗,然后往前把盤子推一點,吳燁跟著嘗。

  他的感覺來說:都挺好吃的。

  老爺子卻不是這樣想,專業和不專業的區別一目了然。

  吳燁吃的的好吃,他吃的是缺陷。

  “感覺怎么樣?”老爺子問他。

  “都感覺挺好吃的。”吳燁回答。

  老爺子全程沒有說話,嘗完以后,又讓廚師們互相嘗了一遍。

  問他們,感覺怎么樣。

  大家都沒有說什么不好,老爺子看了看他們,然后一個個指出問題。

  聽到他說的有理有據,準確的指出問題以后,廚師才一個個低下頭。

  老爺子是有真本事的,并不是那種倚老賣老的人。

  剛開始他們還覺得,吳燁這個年輕的老板犯傻了,找個老頭來試菜,老廚師的觀念,他們覺得都落后了。

  被老爺子教育以后,他們才發現,自己啥也不是。

  主要是說的太詳細了,他們不得不認,還是自己的廚藝不到家。

  “這個芙蓉蛋還是拿手菜?拿手兩個字,現在都淪落到這這個地步了!”

  “這個肉絲里的肉條,倒是很均勻。”

  “還有這個醬肉,醬味道很好肉處理的一塌糊涂。”

  老爺子看了看一群廚師,給他們指出問題以后,又讓他們開始重新做。

  一遍一遍的改善,味道也開始越來越好,材料浪費不少,不過效果越來越好。

  在老爺子的指點下,很多臨門一腳的廚師,感覺豁然開朗。

  逐漸的,這些人看老爺子的目光,越來越尊敬。

  真正的大師,很多菜哪里有問題,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種能讓人廚藝進步的人,叫貴人。

  吳燁也注意到了廚房的變化,連帶的,他們對簫富貴都沒有那種年齡上的輕視了。

  簫富貴的表現,也是他們里面廚藝最好的。

  一整天的時間,光是菜單里的幾十個菜,一整天的時間,才選出來一半。

  都是老爺子搭配的。

  天上飛的,海里游的,地上跑的,一個個菜里慢慢挑出來的。

  最后,老爺子還建議吳燁,找點廚藝更到家的廚師。

  如果要把飯館開好,廚師廚藝不到家,沒有吸引人的味道,是開不久的。

  最重要的是廚師,然后才是其他的,讓他要分清楚主次,這個問題是,不要怕花錢。

  沒有廚師的投入,風險很大。

  吳燁聽了老爺子的建議,讓王春花再找點廚師,找那種有廚藝的,先把人吸引過來。

  試菜的時候,在讓老爺子吃一下試試看,可以的就留下來。

  既然要整,那就往好了整。多的錢都花了,吳燁不在乎多的這點錢,畢竟,真能搞出來的話,回報很高。

  新店的辦公室里,王春花在和吳燁開會。

  “除了有手藝的廚師,再把管理招齊,工資多點沒問題,預算上浮30吧!”

  “記得一定要專業,能做事情,就像是馬店長那種,我們需要務實一些的人。”

  “裝修快完了,先把人招齊,然后盡快把開業計劃拿出來。”

  “還有公司目前也差人,也得辛苦你。”吳燁和王春花交代了一下關于招聘的事情。

  現在吳燁就想早點把這個事情辦好,辦了這么久了,還沒有一個結果。

  今年的計劃要再耽擱,就完不成了。

  吳燁說完以后,王春花點點頭:“好的老板,我盡量把這個事情,快點落實下來。”

  “人員篩選好了以后,再通知您過來面試他們。”

  “已經對接了不少獵頭,這個事情辦起來應該很快,不過成本要高一些,浮動百分之二十就夠了。”

  吳燁一貫追求效率,她這段時間上班,也算是弄清楚吳燁的個性了。

  吳燁只要那種辦事情認真的人,敷衍了事的一律不要,因為這個要求,吳燁還開除了幾個服務員。

  就是因為懶散。

  吳燁覺得馬東西人好的原因,是因為他踏實,努力,勤快,辦事認真負責。

  王春花現在是公司的人力資源經理,雖然只關著兩三個員工,偏偏工作很多。

  新店的一攤子事情,全是她和馬東西在忙活,目前能做到現在這種程度,離不開他們的努力付出。

  從買好房子,挑選好裝修公司,吳燁管的事情就不多,全把精力放在戀愛這個事情上去了。

  吳燁不是為了賺錢事業在奮斗,而是為了終身事業在奮斗。

  心思都在談戀愛上去了。

  “安妮姐,等新店弄好了,我給你發獎金,到時候分紅按照公司收益算,這段時間就麻煩你辛苦一下。”

  王春花推了一下眼鏡,看了看吳燁,然后點點頭。

  這個錢,比現在多了好幾倍,不出意料的,工作量以后也要多幾倍。

  “烤肉店那邊,員工反饋想新店多招幾個男生,好解決男朋友的問題,我覺得這個提議可以考慮。”

  “這個也是工作動力。”

  現在當老板,還要給員工解決私人問題?這么卷嗎?

  想了想,吳燁也沒有反對,多招幾個男生也好,搬東西扛東西,都找得到人。

  而且現在很多男女生找不到對象,內部消化的話,還得訂一些規章制度才行。

  王春花離開辦公室以后,吳燁坐在椅子上,看著街上的車來車往。

  又是下午了,一轉眼就是一天,一件事情都沒有干好。

  吳燁準備找個副總,能力很強那種,能讓他做個咸魚的那種副總。

  不然一整天都泡在店里,公司里的話,哪有時間談戀愛?

  收拾了一下,吳燁從店里離開,看了一下裝修的工人,吳燁和負責人打了個招呼。

  “記得注意安全施工。”

  “好的吳總。”他答應道。

  上次因為安全帶的問題,摔了的小楊,現在在賠償的事情就僵住了。

  吳燁還給了點錢,沒有多少,但是圖個心里過得去。畢竟年齡和自己差不多,現在只能在病床上躺著。

  m8從店門口離開的時候,工頭看了看他,然后又全神貫注的盯著工地。

  他是新來的,就是因為發生這個事情,他才來頂替上一個負責人,公司再三交代,一定要注意安全。

  吳燁家里。

  剛剛吃過飯,吳太太和老吳坐在沙發上,老吳喝了一口清茶。

  吳太太則是把爛的水果,順手丟到垃圾桶里,把多少有點變味兒的水果拿給老吳。

  吃著甜度變異的水果,老吳很懷念吳燁在家的時候,這個活兒原本應該是吳燁的。

  吳燁在家的時候,多少剩下點吃的,水果,零食,都是吳燁吃。

  吳燁出去外面了,家里就只有他解決這些問題,人到中年哪能吃那么多?

  苦不堪言。

  “甜嗎?”

  老吳點點頭,言不由衷的表情被他收斂的很好,他沒有表露出來。

  “甜就那就多吃點!反正你沒有三高。”吳太太繼續找壞掉的水果。

  她朋友的老公都是糖尿病,吃的東西都要注意。

  吳太太還開玩笑讓她不要蛀牙了。

  老吳喜歡喝茶,平時也鍛煉,身體還健康,沒有什么太大的病痛。

  看著她又給自己放了不少水果在面前,老吳想說能不能不吃了,想想后果,還是硬著頭皮繼續吃。

  她以前就節省,那時候沒有錢,養成的習慣,現在還是沒有改掉這個習慣。

  喜歡金子這個習慣,也是那時候窮的時候鬧的。

  “端午節我們回老家過,你提前安排一下啊!回去了我們就多待幾天回來。”吳太太說道。

  上次就說過這個問題,端午節馬上到了,吳太太有提起這個問題。

  老吳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她:“就我們?吳燁不帶他回去了?”

  端午節,以往都是一起回去的吳燁那時候他讀書,也剛好放假,沒缺席過。

  吳太太搖搖頭。

  “你覺得你兒子現在會回去嗎?他還在熱戀期,巴不得整天待在人家姑娘身邊,別說端午節,就是春節都一定回來。”

  “那姑娘倒是真的很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修成正果,早點結婚就好了。”

  “現在,先給他時間談戀愛吧!”

  “反正今年的端午節,我們就別喊他了,回頭和爸媽說一下,他們能理解的。”

  “他們不也擔心吳燁沒有對象嘛,還準備給他介紹村里翠妮!”

  老吳答應一聲,倒了杯茶,想了想回答:

  “老爺子說的那姑娘,他能喜歡才怪,放牛羊干農活倒是一把好手。”

  “別當他面說這個。”

  “他們估計也不會包粽子,你就提前給他們包點,然后給他訂幾盒大閘蟹。”

  “以前都是你在做這些事情,他自己又不會,到時候給他們送過去。”

  聽到這個,吳太太靈機一動,然后點點頭,拍了拍老吳的肩膀:“老公,不得不說,你總算是出了個好主意。”

  老吳:???

  吳太太已經在拿著手機訂大閘蟹了,麻溜的訂好以后,下單購買,填的地址是家里。

  “直接送到他地址上不就行了?多此一舉干什么?”老吳問她。

  吳太太擺擺手:“你懂個啥?我肯定有我自己的安排就是了,你安排好工作!”

  “好吧!孩子的事情,你不要添亂啊!”

  “你懂個啥?你娃笨你也笨,還想不想抱孫子了?”

  “想!”老吳堅定的回答:“需要我支持什么嗎?”

  “不用,把水果吃完!”吳太太指了指桌子。

  老吳摸了摸自己肚子:“……”

  另一邊,吳燁才剛回到公寓的時候,就被堵住了。

  ------題外話------

  欠更:17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