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11 姐姐,我來了哦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黑鳳梨酒吧內。

  吳燁拿著球桿,全神貫注的看著臺球,然后把握好力度,一桿滑出去…結果…空了。

  “哈哈哈…笑不活了!”張楚楠在旁邊笑。

  那么大個球,都打不到。

  “你行你上,不行別嗶嗶!”吳燁指了指臺球桌:“來啊!”

  他確實一直都很菜,除了足球,其他的都不行。

  還喜歡籃球,但是沒有球。

  擦了擦球桿,張楚楠扭扭脖子,回頭信誓旦旦的說道:“讓你看看,什么叫小香礁臺球天王。”

  “我讓它往哪里去,它就往哪里去,你行不行?”

  吳燁搖搖頭,他完全不相信,張楚楠沒有這個水平。

  他姓張,不姓丁。

  標準的動作,認真的表情,然后大力出奇跡,啪!球直接飛出臺子去了。

  撞到人家端酒的服務員身上,服務員驚愕的看著吳燁。

  吳燁看著飛出去的球:“……”

  不是我啊!

  吳燁立馬指了指張楚楠。

  大陸人不講義氣啊!

  給服務員到了謙,兩人默默的摸了摸鼻子,然后氣氛有點尷尬。

  這個就是,小香礁臺球天王的真實水平,有點拉低小香礁的臺球水平。

  注意到吳燁的目光,張楚楠尷尬的撓撓頭:

  “可能是我…不太習慣你們這邊的球桿,球桿不一樣!而且我玩保齡球比較多。”

  呵呵,拙劣的借口。

  “桿法不太行啊!年紀輕輕的!”吳燁忍不住笑。

  這家伙也是個菜鳥。

  其實沒開始打臺球之前,吳燁自詡魔都業余球王,張楚楠自詡小香礁臺球天王。

  結果一局,兩人打了半個小時,還沒有打完,你來我往,很費勁的各自打進幾個球。

  然后就開始菜雞互啄。

  旁邊的服務員看了都搖頭,這大概是她見過的,玩臺球最菜的客人了。

  臺球都不會玩。

  “這次,我可不讓著你了!”

  吳燁認真的擦了擦球桿,彎腰看著球,準備給他看看自己的真實水平,免得張楚楠還以為他也是菜雞。

  這球必進。

  張楚楠聳聳肩,拿過杯子,喝了一口小酒:“如果你打進了,我把這杯酒喝掉!”

  他早就發現了,吳燁和他,最多勢均力敵,不分上下。

  吳燁聽到這個話,轉頭看了看他:

  “真的,不要做這種幼稚的決定,我怕你喝醉了回不去家!”

  吳燁還在很認真的勸他,一副我為了你好的樣子。

  他看了看吳燁,一本正經扯謊這個事情上,他還的多找吳燁學習一下,現在的水平完全不夠。

  張楚楠指了指桌子:“反正度數低,也喝不醉,我們重新開,誰進球,對方就喝。”

  “敢不敢玩一把大的?”

  他就是想增加點氣氛而已,酒度數不高,也不容易喝醉,再說了吳燁和他技術棋逢對手。

  這年頭,和他一樣菜的對手,已經不多了,起碼小香礁沒有。

  “你連女朋友都沒有!還好意思說玩一把大的?”

  阿西,我是說臺球,不是球。

  “行啊!那就重新開一局,我進去你喝,你進去我喝。”

  吳燁一邊說,一邊把球袋子里的球掏出來,張楚楠把球擺好,拿著骰子晃了晃。

  “點大開球。”說完,他丟了一下骰子,結果…是個一點。

  “一點,哈哈哈!你信不信我閉著眼睛丟都比你的大?”吳燁拿起拿起骰子。

  骰子滴溜溜轉,吳燁也丟了個一點!

  尷尬!

  “哈哈哈!你這衰仔!”張楚楠都準備好后開球了,結果老天給他一個機會:“看我擲個六點!”

  狗屎運來了,他還真是六點。

  吳燁索性讓他先開始,張楚楠擦了擦球桿,用了自己最擅長的,大力出奇跡打法,吳燁看著他一桿子把球打散。

  球和雨點一樣散開,洞和打傘一樣避開,一堆臺球散開,一個沒進。

  遜斃了。

  小香礁臺球天王,也就是這個水平,其他的,就靠吹牛彌補:“先讓你兩桿子。”

  吳燁笑了笑,又是一桿子,打到了點上,但是沒有打進,彈開了。

  球撞到球,直接彈得更遠了,倒是給了張楚楠機會:“不要怕,我沒瞄你。”

  吳燁站在他對面的位置,選擇了遠離他,他怕飛來球禍。

  這種事情,張楚楠他可是很專業的,今天已經飛出去好幾個球了。

  機會來了,吳燁看著球臺,瞄準最好打大球,勝券在握的和他說道:“你輸定了,準備好喝酒了嗎?”

  張楚楠看了看球:“先進去再說!”

  空口白話的,誰不會?他都會呢!

  “看,我進去了!”

  吳燁回答道,吳燁認真的,絲滑的出桿,尷尬的是,他還是打空了!

  “笑死,你根本打不進。”張楚楠忍不住笑。

  和他猜的一模一樣,不過張楚楠技術也不咋地。

  吳燁看了看球桿:“太久不玩了,都不熟練了。”

  “你就扯,你看我…確實是桿子問題。”前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張楚楠也空桿了。

  釣魚是空軍,打球是空手,臺球是空桿。

  臺球都捅不好。

  兩人開始了菜雞互啄之旅,最后一人喝了不少杯酒,一度有點微醺,一兩杯沒事,多了還是會醉。

  玩的差不多了,兩人才回到位置上,已經有不少人在看他們笑話了。

  觀雞擊球。

  回到卡座,聽著民謠,喝著小酒,張楚楠覺得很放松,決定該天帶阿賓來打打球。

  “沒想到你的相親對象,居然會田甜,還真是緣分!你們這個圈子,居然也會相親!不是直接安排嗎?”

  吳燁喝著酒說道。

  他這話說完以后,張楚楠就上當了,很好奇的看了看吳燁:“少看點小說,那種很少的。”

  他們父母都不是那種蠻橫的人,什么事情都可商量,只要不是違背原則的問題,都可以談的。

  遇到危機的話,那是沒辦法。

  他有個朋友,就是家里遇到經濟危機,最后的結婚對象兩百多斤,抱三塊金磚。

  結婚那天,全程面無表情,司儀喊木馬的時候,他拳頭都捏出汗了。

  那是沒辦法的情況。

  “我還以為你被安排了!還有選擇權的話,還挺好的。”吳燁回答。

  張楚楠笑了笑:“只是一定程度上而已,很多事情還是沒有選擇的。”

  能談的就能談,談不攏的就只能僵住,或者其中一方妥協。

  “對她沒想法?其實她優點很明顯的,不知道你發現沒有!”吳燁回答。

  吳燁說的是好養,她什么都吃。

  張楚楠點點頭,他發現了,很明顯的優點,很容易發現:“確實挺明顯的。”

  兩人說的風馬牛不相及,但是又契合到了一起,話題得以繼續。

  “人挺好的。”

  張楚楠看了看酒杯:“雖然第一次見面,人確實是很好的。”

  給他說了不少解決方案,而且就吃了一頓飯。商業上,他仿佛是個學渣,而田甜就是學霸,站在智商的高低碾壓他。

  “有想法沒有?有想法的話,可以幫幫你。”吳燁問他。

  張楚楠一愣。

  田甜擺明了,對他沒什么想法,而且,他暫時也沒有什么想法。

  “這種事情,還是隨緣吧!”張楚楠回答。

  “不多勸你,你自己把握!需要幫忙就說一下。”吳燁舉著杯子和他碰了一下。

  “你這是在做媒人呢?”

  吳燁搖搖頭,他確實是希望田甜找個對象,分散一下注意力,起碼讓她沒有那么多精力,來打擾他談戀愛。

  如果張楚楠有想法,吳燁覺得可以支持他一下,吳燁和他們爸爸的想法是一樣的。

  “那不是,就是覺得有緣分的話,就把我住,有個助力挺好的。”

  張楚楠覺得這話倒是沒有毛病,有個人出謀劃策,是個很好的事情。

  但是…一定得是女朋友?

  “朋友也可以嘛!”

  “你想男閨蜜?”吳燁問他:“她老公以后捶你的可能性很大哦!”

  撓撓頭,他決定暫時不想這個事情,才見一面,被吳燁說的怪怪的。

  “以后再說吧!先交個朋友。”

  兩人聊了不少時間,張楚楠打車才離開,洛白今天不在,吳燁就離開酒吧了。

  回到家里以后,就給凌晨發了信息,結果凌晨說田甜在她那里,晚一點再給他回信息。

  吳燁靠著沙發嘆氣,還是得早點給她找個對象啊!

  不然老是占著自己的對象,就很讓人難受。

  一個蘿卜一個坑,田甜占了坑,吳燁就沒有坑了。

  他需要坑。

  “能不能找個人追她?那也只是半天,晚上還是占我坑啊!”這個主意行不通。

  還是得正經的才好,白天讓她沒空,晚上還是沒空。

  “糟心!”

  別人都一帆風順,自己坎坎坷坷!除了把她追到手簡單了一些,她的進展就到木馬,就沒有了。

  銳意進取的吳燁,最大的計劃可不是木馬,而且騎馬。

  坐在電腦前,吳燁整理著最近的計劃,新店開業,新新店也要開始籌劃了。

  年底之前,起碼要弄個集團公司出來。

  最重要的是,年底之前,要帶女朋友回家,最好是可以見見她爸媽。

  其他的就是凌晨和他私事,他要把蘿卜這個夢想實現才行。

  姐姐是個城府很深的人,了解她需要時間,更需要辦法。

  找個時間,把關系再升華一下,找個機會,開門見山的聊聊。

  時間過去,吳燁計劃沒有做多少,暗搓搓的計謀倒是想了不少。

  隔壁凌晨家里。

  “小雪姐,你都不知道他多笨,那么簡單的問題,他都沒有想到,簡直笨的可以。”

  “我還以為他多厲害呢!結果大失所望。”

  “長的倒是還可以,就是沒有什么水平,看樣子一個公司都管的夠嗆。”

  “不過,人倒是很熱情,能說會道的,天賦全點偏了。”

  田甜坐在沙發上,興高采烈的和凌晨分享今天的事情。

  說到高興的地方,還是手舞足蹈的,生怕表達不到位。

  時不時還冒一句你知道么,你知道么!

  凌晨是個合格的聽眾,靜靜的聽著她話嘮。

  單論初次見面的話,田甜對人家好像感覺還不錯,不知道能不能發展一下。

  有可能的話,也挺好的。

  “我看你對他印象挺不錯的啊,可以的話就處一下唄!你不說一直想要個男朋友嗎?”

  凌晨聽完她說的話以后,說了一句,她說過不少次了。

  凌晨也搞不懂,她到底想不想談戀愛。

  田甜:“……”

  認真的考慮了一下,田甜還是搖搖頭:“算了,找個這么笨的家伙,我怕以后會影響孩子的智商。”

  凌晨:???

  這話說的。

  不會以為自己正常的時候,智商有多高吧?她的天賦也不在正常的點上,一樣點的很偏。

  還嫌棄人家呢!

  “不是說下次再約你嗎?有可能人家對你印象挺好的。”凌晨說道。

  田甜蹦起來。

  在自己身上比劃了一下:“我都胖成這樣了,你覺得他對我會有好印象?”

  “換成你是男的,你會有好印象?”

  “他只是單純的學渣,考試不及格,想找我抄答案而已。”

  田甜覺得這完全不可能,除非他是變態,但是張楚楠應該不是。

  并不是傻瓜的田甜,大概能猜到他的目的是什么,她沒有做顧問的想法。

  如果是其他方面的話,田甜大概趕不上他,單論商業天賦,張楚楠遠遠不如她。

  “那不挺好的嗎?你能出主意,他就得依靠你,你都不需要擔心其他的問題。”

  “一個主外,一個主內,這叫什么?這叫緣分啊!”

  “而且,有個人給你洗衣服,做飯,買零食水果,煮紅糖水,買創可貼…”

  凌晨還是覺得可以試試看,反正試試看也不虧,不過,她話沒有說完,就被田甜打斷了。

  “小雪姐,你不要誘惑我,我是不會接受這種誘惑的。”

  “我還是單著吧!”

  田甜并不堅決的回答。

  其實找個男朋友,好像也不是什么壞事,如果她有男朋友了,以后小雪姐談戀愛,就可以指導她。

  過一把導師的癮。

  不過…張楚楠,感覺…還沒有什么感覺。

  以后再說吧,萬一遇到自己喜歡的呢?也說不定。

  “我又不是你爸媽,又不會催你,只是覺得有合適的,就談一下,也不是壞事!”

  “反正你談的時候,自己注意點,不吃虧就行了。”

  “你自己做決定吧!”

  凌晨雖然想她談戀愛,把時間分出去一些,自己也好和吳燁好好談。

  但是選擇還是她自己做,喜歡就談不喜歡就算了。

  田甜點點頭:“等我談戀愛了!我教你怎么和男朋友相處。”

  等你談戀愛了,我教你怎么打針不痛吧!

  估計田甜談戀愛的時候,她都學會打針了。

  以吳燁的想法,現在都在暗搓搓的研究這個,他現在就是一門心思全在醫術上。

  小鳥醫人!

  “你說他再找我的話,我是拒不拒絕他?他肯定又是問我公司管理,運營,盈利的問題。”

  “我根本不想聊這些,還不如聊蛋糕,奶茶,燒烤有意思。”

  田甜問她。

  凌晨看了她一眼,戳了戳她額頭。

  “我都沒有談過戀愛,我怎么知道怎么辦?你不說要教我嗎?還問我怎么辦?”

  “非要問的話,你就去唄,聊個千億男友回來,你賺大了!”

  凌晨回答。

  田甜想了想:

  “長原來說,我們家做的快消品,他們家做的大型商品,大型商品,沒有量,而且而且成本很高。”

  “而快消品,特別是礦泉水,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我們的成本壓縮的很低,而且市場廣闊。”

  “再考慮近幾年的銷售額對比,我明顯虧了不少。”

  “再就是互相都是獨生子女,都會繼承家業,但是孩子姓張吧?”

  “我沒了,家業就變成張家的了!”

  “所以,怎么看得到我,都是他賺大發了!”

  算的好仔細啊!

  要是這樣說…那以后她沒了,家業就變成吳家的了?

  孩子不還是自己的,又不是別人的,這個說法其實不完全對。

  而且考慮那么多,并沒有什么好處。

  她就不考慮這些,錢多到正常生活花不完,一百億和一千億有什么區別?

  都是利息都夠花了。

  “不過這幾年,還是你們家賺錢更快,我爹搬運大自然,都沒阿姨賺的多。”

  “不過你得和阿姨說說,那些亂七八糟的人,呼吁她管理一下。”

  “對了,你假裝談戀愛,阿姨有沒有說什么?”

  田甜思維跳躍很快,又想到另一個小姐姐問題了。

  “就說自己看著辦!”凌晨回答道。

  她并不是假裝談戀愛,而是真的談戀愛,不過已經交涉清楚了。

  “隔壁那家伙,最近還挺老實的。”

  凌晨聽到這個話,直翻白眼還老實?他都不知道在尋思什么了,還老實,老實個錘子。

  不過她的經歷,田甜不知道,,她沒辦法說。

  其實凌晨很想說:

  田甜,我跟你說,木馬就是這個感覺,還有拉手和拉女孩子也不一樣。

  說不出來。

  “小雪姐,你一定要注意啊!你得把持住自己,不要讓他得手啊!”

  “我們只是在演戲,不是真的啊!”

  唉~姐…把持不住啊!

  感情這種東西,本來就不講道理,就算是其他的,一樣的把握不住。

  “不會,我根本不喜歡他,從來沒有喜歡過他,現在肯定不會。”凌晨保證。

  “以后呢?”

  你這個討厭的小機靈鬼。

  “以后也不會喜歡吳燁!”凌晨回答。

  老娘愛他行了吧?

  我愛他,不喜歡他,沒毛病!

  “小雪姐,那是個渣男!”

  凌晨點點頭:“唾棄他!”

  “呸!”x2

  兩人哈哈大笑。

  “我晚上住你這里!”

  田甜:“……”

  田甜在她家里呆了好久,凌晨拒絕了田甜又在她家里休息的要求,凌晨還把她趕回家了。

  田甜幽怨的離開,仿佛是個大渣男一樣。

  田甜離開以后,凌晨才窩在吊床上,拿著手機,給吳燁發消息。

  剛才不方便,凌晨手機都沒有看怕田甜好奇的瞅過來看,現在可以放心大膽的打視頻了。

  弟娃兒!在搞哪樣?

  在做夜宵,姐姐來不來?擼串!吳燁給她發消息。

  擼串?

  開門!凌晨發消息。

  收起手機,凌晨看了星星:“你在家好好待著,我去給你買個橘子。”

  星星在窩里沒動,看著凌晨關上門,它耳朵豎起來聽了一下。

  果然,又是去隔壁了!一轉眼,主人也有配偶了!

  以前,還會帶它出去遛彎,現在帶他出去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了。經常說明天帶你去,又說下一個明天帶你去,至今為止,就沒有去過去。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隔壁的那個家伙,很想咬他,但是他抓狗太疼了。

  雖然不喜歡他,但是不得不說,他的爪子很厲害。

  凌晨過去的時候,吳燁家的門是虛掩的,閃身進屋以后,凌晨關好門。

  已經聞到了烤肉的香味。

  看著吳燁坐在陽臺上烤肉,凌晨悄悄的走過去,看了看還沒有烤好的烤串,感慨吳燁真有心思。

  換她的話,肯定不會大費周章的穿串,最多就是切好烤。

  吳燁是個會生活的人,她并不是,好在吳燁是,她跟著就好了。

  “姐姐,你切點水果吧!我馬上烤好了!”吳燁回頭說道。

  切點水果,中和一下油膩。

  凌晨兩只手按在他肩膀上,點點頭:“好的!”

  看著吳燁認真撒辣椒的樣子,多一點,再多一點:“夠不夠?”

  “夠!”

  木馬~

  吳燁:“……”

  弄啥呢?我都沒有準備好。

  吳燁轉頭看了看她,凌晨巧笑嫣然的看著他,笑容燦爛,臉色羞紅。

  “姐姐,你多少給我點時間準備準備啊!”

  “剛才不算,從新來過!”

  凌晨拍了拍他,去客廳了,坐在沙發上,削了點水果,又去廚房切水果。

  吳燁摸了摸自己的臉,還能感覺到不一樣,吳燁忍不住笑出省。

  又得到一個!

  有一有二,就有10086,以后就慢慢習慣了。

  等她習慣了,沙發,廚房,椅子,陽臺…哪里沒有木馬?

  木馬都有了,騎馬還會遠嗎?

  “桀桀桀桀桀…”吳燁看著烤串笑出聲。

  隨著烤肉的香味飄起,飄到了隔壁。田甜在家里的沙發上窩著追劇,筆尖嗅到了香味。

  “好煩,那個狗賊,大晚上的還做夜宵,這不是逼我點外賣嗎?”

  站起來走陽臺上,田甜趴在陽臺上看了一下,不是樓上,轉過頭才發現在冒油煙。

  呼呼…真香!

  居然是吳燁在做夜宵,大晚上的的還吃夜宵?難道是有人在家?

  一個人,應該沒有人會做夜宵吃吧?還是烤肉這么麻煩的東西。

  哧溜!

  這個香味兒,確實是有點饞人。

  吳燁并不知道,隔壁有個人在流口水,他的烤肉調料都是找趙可心拿的,烤出來確實是很香。

  蘭翔烤肉大師傅,真的有貨,如果不是趙可心,烤肉店的生意不可能有那么好,也不可能均消達到300以上。

  特別是第一次吃,真的是吃了還想吃,吳燁就找她拿了點秘密佐料,趙可心獨家烤肉配方。

  把最后一把烤肉烤好,吳燁把烤好的肉放到大盤子里,端著盤子站起來。

  一個金屬盤子,烤了兩斤多肉,再加上還有其他的烤串,應該夠他和凌晨吃了,不夠就沒想法了。

  吳燁站起來的時候,剛好注意到田甜,她趴在隔壁的陽臺上看著吳燁。

  因為關系原因,吳燁打招呼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

  有點尷尬。

  “小吳哥,你在烤肉呢?”田甜主動問他。

  客廳里的凌晨,站在玻璃門后,豎著耳朵聽,她有點擔心田甜會過來。

  吳燁點點頭,看了看她:“剛好有個朋友來家里,弄點夜宵吃。”

  沒有多說什么,吳燁適可而止。

  聽到吳燁有朋友來,田甜感覺不太對勁,這個點,這么殷勤的做夜宵,不是一般朋友估計。

  怕是吃飽喝足,可以打牌的朋友吧?

  田甜問了一句:“家里有多余的飲料,需要給你送點飲料嗎?我剛買的!”

  她想過去看看,吳燁家里的人,是不是女生。

  吳燁搖搖頭:“有的!”

  “零食也有!”

  吳燁搖搖頭:“也有的!”

  “我這里還有紅酒!”田甜不死心。

  吳燁:“……”

  知道她這是打得什么鬼主意,她就是想過來看一下,吳燁怎么可能讓她過來?

  噠咩喲。

  就是拿著勒樺慕西尼都不行,說不能就是不能。

  “那什么,主要是今天不太方便!改天請你吃烤肉吧。”吳燁回答道。

  誤會就誤會吧,反正她對自己誤會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虱子多了不癢。

  吳燁向來都是這樣,只在乎在乎的人的想法,凌晨那里,田甜或許是這個級別,吳燁這里,她并不是。

  所以吳燁拒絕的很干脆。

  田甜:呸!她猜的沒錯,肯定又是有女生在家里。

  難怪大晚上的這么殷勤呢,如果不哄好人家,怎么打牌?

  看著吳燁沒再理會她,自顧自的進屋,田甜跺了跺腳。

  想了想,然后拿著手機凌晨發信息,小雪姐,吳燁又帶女生回家啦!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你還說計劃快成功了,現在都被人偷家啦!

  他還在給人家烤肉呢,等會兒就要打架了。

客廳里拿著手機的  看著田甜發的消息,凌晨嘆氣,打牌打牌,腦子里就只有打牌。

  她就正常吃個烤串而已,哪來的打牌,而且她是自己偷自己家。

  什么情況?我現在出來外面拿東西了呀,暫時回不來。

  視頻!

  眾所周知,視頻是不能p圖的,所以這是凌晨提前準備好的視頻。

  發了個視頻給她,就是告訴她自己不在家免得她又去敲門。

  就是預防這種情況,凌晨才早就準備好了視頻。

  她一向未雨綢繆,測算無遺。

  那你什么時候回來?都被偷家了,把你打到泉水了啊。

  凌晨坐在椅子上,吳燁坐在她對面笑。沒有別人打到泉水,倒是被閨蜜堵在了泉水。

  可能得等會兒,還沒有拿到東西!不管他了,回頭我們再商量。凌晨回消息。

  田甜站在陽臺嘆氣:

  “小雪姐親自出馬都不行?這是得多渣?就不能和剛蹦一樣癡情一些嗎?”

  “這種渣男,還是讓小雪姐放棄好了,不然到時候反而偷雞不成蝕把米。”

  “報仇什么的就算了,反正我也沒有失去什么!”

  田甜現在都很懷疑,真正到了分手那一天到的時候,凌晨真的能傷害到他嗎?

  會不會…他直接不當一回事?

  到時候,怕是凌晨被傷害吧?這怎么行?

  小雪姐,你得魅力失效啦,我們還是把計劃改變一下吧!要不就算了!田甜發消息給她。

  凌晨一邊吃著烤串,一邊回著消息不行!開弓沒有回頭箭,等我回來我們商量商量。

  田甜嘆氣。

  小雪姐,你不要這么執著啊!這樣我良心過意不去啊!

  作為好閨蜜,怎么能讓她冒險呢,萬一…渣男套路多,有溫柔,有會說話,還會關心人,會夸人。

  如果小雪姐一個扛不住,喜歡上他了,到時候得多傷心?

  我要不要去去敲門看看,是哪個妖艷賤貨在他家里?

拿著手機的  “她罵我!我還不能還嘴!怎么辦?”凌晨把手機給吳燁看了看。

  吳燁:臥槽!

  這一波操作,真的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你這是把自己套進去了啊!”吳燁思考了一下,該怎么說。

  叮咚!

  小雪姐,我準備盯著她,看長的有多么禍國殃民,能把你也比下去。

  吳燁:“……”

  “怎么辦?”凌晨拍了拍腦門。

  田甜還真有可能,盯著吳燁家門口,可能還會盯不少時間。

  吳燁嘆氣:“她為什么總盯著我不放?我上輩子是不是屠夫?”

  “我先安撫一下她!”凌晨說完拿著手機發消息。

  吳燁吃著烤串,感覺不香了,就像是有個巨大的大燈泡在旁邊亮著一樣。

  那種特別郁悶的感覺,簡直特別的心煩。

  “我發現她是真的記仇。”吳燁吐槽道。

  就因為不大的事情,她一直記仇到現在,而且還完全沒有減緩的趨勢。

  長這么大,吳燁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記仇的人,孔哥說的對,部分人真的難養也。

  凌晨看了看他,忍不住笑了笑:

  “這個是我的鍋,誰讓我來晚了呢!要是早點遇到你,也不會這樣了。”

  吳燁擺擺手,凌晨把什么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就是不想他怪田甜而已。

  他不至于怪誰,愛情這種東西,一直就沒有先來后到,只有喜歡和不喜歡,愛和不愛。

  凌晨只是顧忌閨蜜之間的感情,不是顧忌其他的,吳燁可以什么都不顧忌,但是他得考慮零的感受。

  “沒事,我就是說說而已。”吳燁叉了個水果遞給她。

  凌晨坐在他旁邊,把手機放在一邊,然后說道:“是不是有點委屈?我哄哄你好吧?”

  她一直在尋求解決辦法,就是不想吳燁有情緒,吳燁不需要遷就誰,只是在遷就她。

  也就是因為她,才遷就而已。

  他不是那種沒有脾氣的人只是脾氣好而已。

  “真的沒事,我不至于那么小氣,和她計較也沒有什么用。”

  “不過委屈肯定是有一點點的,你看看能不能出個什么補償方案!”

  吳燁一邊說的時候,一邊指了指嘴唇:“補償方案!”

  那不是補償方案,那是倒貼方案。

  拍了他一下,凌晨又坐回去,她小看弟娃兒了,其實他根本不需要什么安慰。

  先把田甜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不過田甜一直很固執,凌晨說什么她都不聽,非要搞清楚得多漂亮的妖艷賤貨在吳燁家里。

  凌晨實在是沒辦法了,就由著她去了。

  “怎么樣?看你這個表情,結果是不是不太理想?”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

  確實是不太理想,田甜太執拗了,她都勸不動。

  “她要盯梢!”

  吳燁愣住了,然后內心狂喜。

  盯梢啊,這個事情簡直是…干的漂亮。

  “那怎么辦?”吳燁明知故問:“總不能從陽臺上跳過去吧?”

  她又不是蜘蛛俠。

  怎么可能跳的過去,兩個陽臺之間,相隔還是很遠的,她還不想英年早逝。

  做那種上新聞,下戶口的事情。

  “在你這里對付一晚上吧!我睡沙發就行。”

  凌晨都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感謝田甜了,反正吳燁是肯定感謝她的。

  簡直是大恩大德。

  “怎么能睡沙發?你睡我臥室,我打個地鋪吧,沙發上睡著不舒服。”吳燁說道。

  他打定主意了,一定要混到臥室去打地鋪也在臥室。

  還能聊聊天,說說話,一張同居體驗卡眼瞅著就到手了,吳燁告誡自己要冷靜。

  說話丟失一本正經,謙謙君子的。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她能不知道吳燁是什么想法嗎?

  想了想,還是按照他說的來吧,反正說說話而已,并沒有什么大問題。

  現在的問題是,凌晨來的時候,連睡衣都沒有換,還是一身平時的衣服穿在身上。

  怎么辦?

  咬咬牙,走一步看一步。

  吳燁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吃完東西以后,吳燁去開門看了一下,田甜家的門迅速打開,又關上。

  “她在門口打地鋪,你開門的動靜她可以聽到的,簡直喪心病狂。”凌晨嘆氣。

  吳燁回到廚房,繼續洗碗,看了看凌晨一身衣服,吳燁問道:

  “睡衣是沒有了,要不穿我的衣服吧!寬松,和睡衣差不多。”

  “我看你習慣穿睡衣,要是這一身的話,晚上可能睡不好覺。”

  凌晨洗著盤子,然后點點頭。

  吳燁去找衣服,凌晨還在洗碗,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了,臉突然就紅了。

  收拾好碗筷,凌晨才回到客廳吳燁在樓上收拾,等了不少時間才下來。

  “你先去換衣服洗漱吧,我刻字等你!不用擔心,我很純良的。”吳燁說的信誓旦旦。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這話要是相信了,才是傻。

  就像是枯草,點著了不付出巨大代價,可撲不滅。

  吳燁坐著刻字的功夫,凌晨去樓上換衣服。

  兩個字都沒有刻完,聽到下樓的聲音以后,吳燁轉頭看了看她。

  一件吳燁特意找的白襯衫,一條吳燁的白色,吳燁的的衣服,穿在凌晨身上,顯得格外的與眾不同。

  大一兩號的衣服,就像是短裙一樣,寬大的衣服把身材完全掩蓋起來。

  褲子就到膝蓋,吳燁還可以看到白皙的小腿。

  其實偶像劇里,應該是沒有短褲的,吳燁覺得她不可能同意,就多準備了。

  “寬松一點挺好的,晚上睡覺舒適一些。”吳燁收回目光。

  凌晨有些不習慣,她是第一次穿吳燁的衣服,干干凈凈的衣服,但是就是讓她不習慣。

  凌晨感慨:田甜啊!害人不淺。

  吳燁也感慨:田甜啊!好人啊!

  凌晨去洗漱去了,吳燁聽著衛生間的花灑聲音,看著刻刀,感覺冷靜不下來。

  平時都可以冷靜的刻字,現在心跳很快,完全控制不住。

  感覺心亂了。

  “呼~冷靜冷靜!”吳燁揉了揉自己臉,讓自己冷靜下來,而且卻控制不住的聽著動靜。

  根本做不到。

  把東西收起來,吳燁索性不刻字了,反正也沒有心思。

  一直到頭發還有些沒有干,天然去雕飾的凌晨從衛生間出來,吳燁眼睛都直了。

  當然,直,還不只是眼睛。

  “姐姐,你太美了!”吳燁很苦惱:“早知道就不打地鋪了。”

  帶著一身沐浴露清香的她,從吳燁旁邊走過,就像是三月。

  “我先去休息了。”凌晨踩著拖鞋上樓。

  吳燁也站起來:“剛好,我也困了!啊~困的不行。”

樓梯上的  她前腳剛上樓,吳燁后腳就跟著她上樓了,凌晨站在樓梯口:“去洗漱,別這么懶。”

  吳燁恍然大悟,立馬點頭答應,嘴上說著姐姐等我,轉身又去洗漱,堪堪花了五分鐘的時間,就關燈上樓了。

  “姐姐,我來了哦!”

宛如冬天一般,正裹著被子的  ------題外話------

欠更19章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