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10 和隔壁老王一樣躲躲藏藏【11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聽到門鎖卡察一聲,凌晨就知道狗子又自作聰明的多管閑事了。

  那一秒鐘,凌晨想到了狗肉火鍋的一百零八種做法。

  悔養星星好多年。

  關鍵時候幫倒忙,掉鏈子,多管閑事,狗拿門鎖多管閑事。

  凌晨真怕她那天睡覺的時候,忘記反鎖門,它充當了引狼入室的幫兇狗。

  狗子開門無比熟練,甚至到了只需要用爪子扒拉一下,就可以打開門的程度。

  人家養的看門狗,她養的開門狗。

  和意料之中的一樣,凌晨轉頭的時候,就看到田甜推門進來,還給她一個燦爛的微笑。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開不開心?”田甜搖頭晃腦抖肩膀。

  她好快樂。

  我好悲傷。

  原本不準備開門的計劃,因為一只多管閑事的狗,瞬間泡湯。

  計劃失敗!

  A計劃失敗了,關鍵是她還沒有B計劃,只能隨機應變。

  “(⊙o⊙)哇!開心死了!大晚上不睡覺,又遇到什么傷心事了?”凌晨回答。

  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和才剛換好衣服,從房間里出來似的模樣。

  現在,她要忘記房間里,還有個吳燁,忘記他可能在翻衣柜,可能在打滾,可能在拿著紡織物研究。

  不行,根本忘不掉!好想沖進房間里,把他拉出來打一頓。

  “小雪姐,我就知道你在家,剛才在樓下停車場看到你的車了。”

  “看,我給你買了禮物!”

  田甜抱著一大堆吃的,放在茶幾上,還寫著沃沃馬的口袋,很容易就看出來她剛去逛超市了。

  “喲呵,還有禮物?買的什么禮物?”凌晨好奇。

  她是真的好奇,只有節日的時候,她們才會互相送禮物,平時很好買禮物的。

  最多就是一起吃個飯,那種情況,是誰買單都可以。

  田甜神秘兮兮的笑了笑,從口袋里拿出兩包創可貼,還晃了晃:“當當當當……喜歡嗎?純棉哦!”

  我想說謝謝你…因為有你…我真的很無語。

  掐指一算,還有十天半個月呢!

  這段時間,也就是感情不到位,不然…咳咳!

  “你以后能不能送點正常的禮物?”凌晨把創可貼拿到手里,放到抽屜里。

  抽屜里,還有很多,她喜歡屯貼于血崩之前。

  以前就忘記,后來就不敢來。

  “等你有男朋友了,我送你一車告白氣球,抱你一輩子夠用。”田甜回答。

  坐在沙發上,看著茶幾上的兩堆分開的零食垃圾袋子,田甜疑惑的看著她:“家里來人了?”

  看著就像是兩個人吃的,不像是一個人吃的。

  聽到這個問題,凌晨面不改色的搖搖頭,伸手指了指沙發:

  “我剛才換了一下位置看書,看書的時候靠著沙發嘛,在這邊吃了點的,在那邊也吃了一點。”

  “你覺得我家里除了你,還會有什么人來?”

  凌晨認真的解釋了一下,然后坐在田甜旁邊。

  “誰知道呢,搞不好你在家里藏個人!”田甜也沒有懷疑其他的,只是和她開玩笑。

  凌晨給她一個白眼,只是心跳有點快。她突然有點理解,為什么那么多女生出軌,男生卻那么久才知道。

  她都覺得,確實是太狡猾了。

  田甜拿出不少零食,分給凌晨,然后坐在沙發上,拿著小蛋糕吃,她喜歡吃甜食。

  田甜,人如其名。

  “才這么幾天沒見你,你看,你又多了一個游泳圈了!”

  凌晨指著她肚子上的贅肉說道,田甜不控制食欲以后,胖的很快。

  不擔心她發胖,是因為她減肥也很快,要是她自己想的話,減肥花不了多久。

  體重漲的快,消的也快。

  “小雪姐,我得糾正你一下,我這不是胖!我這叫可愛到膨脹!”

  再膨脹,都要變成小胖妞了,到時候找男朋友難道揮著鈔票去找?

  登高一呼,大喊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有的速來?

  不要把唯一的優勢變成只有錢,窮的只剩下錢了。身材和財富一起膨脹,財富高高的,三高也高高的。

  “你最好控制一下!微胖就可以,不要太胖了,雖然每一個胖子都是潛力股,但是很多股票都封盤了。”

  “健康和身材,也可以和是和美食一樣的追求,好習慣也是財富。”

  田甜聽著她說的話,一邊點頭答應,一邊吃著蛋糕,時不時的擦擦嘴。

  左耳進,右耳出,腦袋是猴,嘴巴是豬。

  “小雪姐,你放心,我可能不會扭呼啦圈,但是我特別會扭瓜!”

  “十疊不行再來十疊,我看人很準的。”

  早就計劃好了,要是找不到男朋友的話,田甜就是揮著鈔票進入自由市場。

  凌晨嘆嘆氣。

  “你這種不叫感情觀!你這種叫重金求子!”

  田甜:“……”

  “你別說,我還真是符合情況哈!”田甜反而覺得這個很有趣。

  如果貼了,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打電話來。

  凌晨給她一個白眼,只是吃了點水果,就沒有在吃了,她今天吃的夠多了,已經吃不下了。

  “話說,今天你為什么穿了這套睡衣?真絲那條睡裙不是更好看嗎?”田甜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平時都不見凌晨穿這套衣服,因為她這套衣服,已經是好久以前的衣服了。

  田甜知道,是因為和她一起去買的。

  “不是感冒還有點尾巴嘛,就穿了這個厚點的,不會冷著,免得又復發了。”凌晨一本正經回答。

  她感冒其實已經好了,如果不是吳燁來,她才不用穿這套睡衣呢!她也更喜歡另一套。

  她得防著點吳燁。

  不敢穿另一件,怕他上頭。

  田甜倒是活躍的很,也不見任何困意,還從墻上拿下一雙拳套:“咦,這不是你的吧?”

  對比就知道,拳套大了不少,肯定不是凌晨的。

  凌晨有點犯困,一直在打哈欠,看了看拳套以后,靈機一動:

  “給隔壁準備的,到時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揍他啊!”

  “到時候錄個視頻,放到網上當萬惡之源。”

  這是凌晨突發奇想的,鬼才會把自己男朋友挨揍的視頻發上去,她又不要流量。

  “要不說還得是小雪姐你聰明,這個主意太棒了!打就算了,居然打得合情合理。”

  田甜感慨,她就沒有凌晨這么聰明。但凡是有她這種走一步看三步的聰明才智,也不至于找不到一個男朋友。

  不過,吳燁很慘啊!

  遇到小雪姐,將是他一生的不幸和傷痛,以后想起來估計都會咬牙切齒。

  突然感覺這樣好像有點太過分了,不過這個念頭并沒有持續幾秒鐘。

  “小雪姐,你那邊,最近進度怎么樣了?”田甜一點都不困,最近她都習慣晚睡了。

  平時沒有工作,睡覺就可以睡懶覺,沒有了工作的束縛,她徹底的放飛自我了。

  凌晨打了個哈欠:

  “挺好的,最近把他拿下!你就放心吧,我出馬,別說一個吳燁,就是五個,也沒問題。”

  她已經開始犯困了,要不是田甜在,她都睡覺了。

  現在吳燁還在臥室里,她的把這個問題解決了才能休息。

  “你都困了啊,不聊了,我今天住你這里啊!”注意到凌晨犯困了,田甜開口說道:“我去換個睡衣。”

  不行,吳燁還在臥室里呢!

  換什么換,到時候吳燁什么都知道了,要換也不能回房間。

  “你先去洗漱吧!我去給你拿!”立馬拉住她,讓她先去衛生間洗漱。

  不過這個話,田甜很疑惑,然后在自己身上比劃了一下:“你就說,衛生間我怎么換?”

  好像確實是不太方便,但是不方便總比看完好。

  凌晨還準備說什么,田甜已經跑去房間里了。跟著她進屋的凌晨,看著自己大床上的被子褶皺,無聲的嘆氣。

  又注意到衣柜的縫隙變大了,小擺件換了位置,小衣服有移動。

  悄悄的咬牙切齒,然后又裝作若無其事的,給田甜把衣服找好!順便的,凌晨還找了一下吳燁。

  “你干啥?”凌晨看著她說道。

  田甜疑惑的看了看她:“換衣服啊!大驚小怪!”

躲在角落的  明明就是老實人的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老天總是給他推送這些。

  “去衛生間換啊!”制止了準備換衣服的田甜:“趕緊去洗漱,你這衣服也該洗了,丟洗衣機里!”

  “你害羞是不是?”田甜忍不住笑起來。

  我害羞個屁,你要再放飛自我,以后吳燁見你都不好意思。

  “沒事,閨蜜之間,有什么嘛!”田甜不在乎。

  又準備換衣服了,凌晨把她拉住,然后把睡衣放在她肩膀上。

  “我不想看!趕緊去!”

  “我…”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凌晨推出房間里了,田甜嗅了嗅自己的衣服,明明就才穿一天啊,那有什么需要洗的?

  而且,小雪姐不知道,這衣服不能機洗嗎?洗了衣服都不能再穿了。

  “這是更年期到了?一天奇奇怪怪的。”田甜喃喃自語。

  她沒有懷疑其他的,畢竟和凌晨相處這么久,怎么樣也不會想到,臥室有個吳燁在。

  只是覺得凌晨今天奇奇怪怪的,和平時區別有些大。

  田甜去衛生間洗漱,她更喜歡泡澡,在衛生間哼著歌,開始放熱水到浴缸里。

  臥室里,吳燁從窗簾后出來,悄悄的問凌晨:“呼,現在怎么辦?”

  如果這是一樓的話,凌晨一定把他丟出去。

  “怎么辦?現在你問我怎么辦?你剛才怎么不想想辦法?就顧著研究其他的了?”

  他就在被子上躺了會兒…其他啥都沒有動,沒有動!只是眼睛看了看而已。

  “我沒有,我不是,你別亂說!”吳燁不承認。

  凌晨把他手上的拖鞋拿過來,然后找了個位置藏好。

  凌晨的房間挺大的,不過東西也挺多的,隨便把拖鞋藏好以后,凌晨看了看他。

  吳燁趴在被子上:“不想走!”

  凌晨揍了他幾拳。

  “起來!”

  吳燁指了指臉:“商量商量怎么樣?”

  “老娘現在不是在和你商量!趕緊的,搞快點!”

  凌晨揪著衣領把他提起來,咬牙切齒的問道:“懂?”

  看吧,姐姐就是不一樣,根本不接受任何威脅。

  吳燁的計劃沒有得逞。

  “多待一分鐘都不行啊?”

  凌晨搖搖頭,多待一分鐘,田甜就可能知道了,待個錘子。

  以后待一個月,待一年,待一輩子都可以。

  “速度!趕緊走!”凌晨悄悄的打開門看了看,把狗子喊過來。

  讓它把門打開,星星很聽話的去打開了門,吐著舌頭看著她們。

  吳燁還準備說兩句話,就被她推出去,一個差點沒有趴在地板上。

  回過頭,凌晨還在對他揮手,示意他趕緊走。

  趕得毫不留情,像極了老公要回來的樣子。

  吳燁出門以后,并沒有完全把門關好,以防出現響聲。他并不是專業的曹賊,只是小心而已。

  把關好門,凌晨才松了一口氣。

  “咋了?”

  還心有余季的凌晨,被田甜嚇了一跳,破有點做賊心虛的表現。

  剛才衛生間出來,一身三點式的田甜好奇的看著她。

  還好把吳燁送走了,要是沒有走,凌晨都不知道此情此景,她該吃醋還是不該吃醋。

  “聽到門口有響聲,開門看一下,你就這樣跑出來了?”凌晨嘆氣。

  她都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要是狗血點,碰巧就看到她了。

  以后怎么辦?

  非幾十萬字不能描述的狗血情節,就這樣誕生了。

  幸好她沒有聽吳燁的,還耽擱幾分鐘的話,說什么都晚了。

  “你不讓我在房間換衣服,我有什么辦法,衛生間又不好換,你又不是不知道,大驚小怪的。”

  “說的什么你不知道似的。”

  “還沒開始談戀愛呢!就有門戶之見了?”

  田甜吐槽。

  凌晨拍了拍腦門,懶得和她解釋這個解釋不清楚的情況。反正她不知道,就一直不知道吧!

  “小雪姐,你今天為什么怪怪的?”田甜問他。

  凌晨澹定的搖搖頭,表示自己并沒有怪怪的。吳燁都回去了,她還有什么好怕的?

  擔心都沒有了,自然就放松了。

  “你慢慢泡,我先睡覺了,感覺困得很。”凌晨打著哈欠,先去臥室。

  她這會兒,心驚膽跳的剛過去,困是假的,唯一的一點困意,剛才都煙消云散了。

  剛好去房間整理一下蛛絲馬跡。

  就是去問一下吳燁,究竟對她可憐的衣服都做了什么!

  “好吧!那我不追劇了!”田甜一點都不困,點點頭,就去衛生間去了。

  臥室里。

  凌晨里里外外的檢查了一下臥室,發現到處都是吳燁的痕跡。

  動了她不少東西,被子都是后面整理的,顯然他鉆被窩里去了。

  鱔變的男人。

  重新噴了點花露水,掩蓋掉吳燁唯一的氣息,凌晨才揭開被子,靠著床頭,拿著手機給吳燁發消息。

  你亂動我東西,明天來家里,既分高下,也決生死!凌晨發消息的時候,還帶著幾個怒火的表情。

  吳燁回得很快,她并沒有等多久急了JPG!她誹謗我,她誹謗我啊!

  包包大人JPG!你這狗賊還不速速招來?

  囚犯JPG!大人,我冤枉啊!

  凌晨忍不住笑出來,又給他發消息過去熊貓臉JPG!做人都不在行,你想吃粑粑嗎?

  高手背影JPG!我會在乎宵小的言論?

  凌晨呼了一口氣,開始瘋狂發表情包,吳燁只能在一大堆不帶顏色的表情包里,找到唯一幾個純潔表情包。

  堪堪應對。

  根本打不過,讓吳燁完全不想當君子了,想讓凌晨見識一下什么顏色洪流。

  不過凌晨沒有給他機會,又回到了正題上。

  你要是晚走一分鐘,就被發現了!凌晨感覺心有余季。

  要是田甜在家里,還是在她的臥室里發現吳燁,估計她得暴跳如雷。

  怎么說呢:小雪姐,我讓你去撩他,你就把人撩到自己家里來了?還是自己臥室?

  你是什么想法?你是準備看星星嗎?還是小學生參觀房間?

  到時候,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誤會是肯定的,搞不好關系都要稀碎。

  姐姐,你這就很不講道理了,我們是戀愛,有不是野合!整的和我和那些老王似的,還只能躲在窗簾后面。

  走的時候,你還恨不得我跳窗似的,粗魯的很啊!

  也就是為了你,不然我何必受這種委屈。這種委屈,起碼值十個木馬!就算你五個好了!

  你看什么時候還我?

  吳燁發的消息,凌晨看的無語,準備發了個表情包過去,結果點錯了。

  拿著一箱氣球的熊貓:今晚,不是你是就是我活。

  下一瞬間,臉紅的凌晨瘋狂點手機恨不得自己長了八只手。

  凌晨撤回了一條消息。

  “總算是撤回了。”凌晨吐氣。

  隔壁。

  吳燁在被子里瘋狂大笑,凌晨居然還有這種表情包,簡直是開眼了。

  他還收著沒敢發,結果發現了凌晨也有這個表情包,吳燁就感覺以后發表情包不用那么扣扣索索的了。

  這個,我有很多啊!

  就這點,看不起誰呢?吳燁發消息。

  一箱好像就一百多還是兩百多而已,確實不多。

  洛白都是在家里一箱一箱的吞,那叫圈套。

  凌晨發消息給他你看看這個!瘦骨如柴的衰老蘿卜JPG

  她最近找了很多圖,各種個樣的圖都有,這個蘿卜就派上用場了。

  吳燁和她斗圖,這些表情包,吳燁多的不是。

  兩人聊了好一會兒,凌晨都開始打哈欠了,感覺眼睛發酸。

  她今天一次次的拖延了。自己睡覺的時間,這會兒都已經快11點了。

  凌晨聽到了衛生間開門的聲音,田甜應該出來了。

  睡覺了,不聊了,田甜回來了!凌晨給他發完消息,就把消息清空了。

  她現在都養成這個習慣了,以后就不需要這么謹慎了,現在還不行。

  小心駛得萬年船。

  吳燁還準備多聊幾句,看到她發的消息,嘆了嘆氣,有些意猶未盡,還是把手機丟在了一邊。

  沒得聊了,只能休息,看著天花板,吳燁腦子里,又想起來剛才打滾的時候。

  香氣迷人。

  一直覺得凌晨身上有種區別于香水的香氣,吳燁發出她被子里,這種香氣更多。

  當時蒙著頭,差點醉了。

  現在算是搞清楚了,這是體香。

  姐姐的模板,大概是香妃加上貂蟬加上楊貴妃。

  反正吳燁有些明里著迷。

  吳燁看著天花板,感覺完全沒有困意,他現在多了一個向往的目標,就是姐姐的閨房。

  他睡不著的時候,隔壁凌晨和田甜也沒有睡著,她們還在聊天。

  田甜說起了明天的安排:

  “明天去相親去了!我爸成功把我說服了!相完親,我又要開始打工人的生活了。”

  “不過我有預感,這是一次注定失敗的相親,我長胖這么多,對方不可能對我有想法。”

  “真是想想就讓人開心呢,以后他們就不給我介紹相親對象了。”

  田甜說的眉飛色舞,這是她和她爸媽談了這么久,得到的一個結果。

  她只去相親一次,不論成功與否,都回去好好上班。公司沒有她,很多事情都變得一團糟,副總根本搞不定。

  田甜是直接跑路的,不是和人家交接了工作才走的,導致公司好幾天一團糟。

  最終,老田還是妥協讓步了,起碼在田甜看來,他是讓步妥協了。

  “你覺得你爸沒有一點把握,會讓你去相不管成功失敗,以后都不再去的親?”

  凌晨聽她說完以后,感覺事情沒有那么簡單。她爹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人物。

  他們辦事情,如果沒有覺得的把握,應該也有大半的把握。

  凌晨只是提醒她一下,當然田甜如果有男朋友的話,對凌晨來說也是好消息。

  和吳燁在一起,不考慮田甜的原因,他們就光明正大了在一起了,完全不需要考慮其他人。

  礙于友情,凌晨才一直沒有公開,不然吳燁早就出現在她的朋友圈里面了。

  內心來說,凌晨還是希望她能相親成功,除了自己的和吳燁的原因,另一方面,她一直單著也不是個事情。

  “哪有那么復雜,反正就是去吃個飯而已,吃完飯就各找各媽。”

  田甜想的很簡單,覺得事情沒有那么復雜,小雪姐這種總有刁民想害朕的想法,要不得。

  人家又不是沒有錢,富家公子,找那種女朋友找不到,很多人都比她漂亮多了。

  她們家有錢,人家家里也不缺錢,她什么優勢都沒有。

  凌晨想了想,不再說什么,點點頭:“到時候有結果,你就打個電話!”

  打著哈欠,凌晨關上燈,黑暗里,田甜在悉悉索索。

  打了她一下,凌晨說道:“手!”

  她又開始不老實了,凌晨打了她一下,田甜才把手縮回去。

  田甜笑出聲:“小雪姐,你不愧是養峰人!”

  她就沒有認真養過,都是順其自然,反而比刻意還好很多。

  翻個身,凌晨不理她,她要早點休息,已經很困了。田甜睡不著,拿著手機在看照片,就是她的相親對象。

  長的挺好看的,一個眉清目秀的小伙子。

  沒過多久,凌晨睡著了,田甜還在練習散裝方言。

  “雷猴!雷猴啊…”

  “唔嘿田甜,初次甘面,多觀照…為什么感覺怪怪的。”

  田甜不習慣這樣說話,這還是好不容易學的一句,散裝方言,怕萬一用得上。

  雖然她并不想有個好結果,但是過程,她還是不希望人家覺得她教養不好。

  起碼該有的素質要拿出來,畢竟是千億家庭,不能表現的太過沒有素養。

  “長的倒是還可以,不過聽說是個O啊!”

  這是田甜收到的小道消息,通常來說,很多事情都不會無緣無故的有消息,有這個傳言,多半有些問題。

  再加上她為了應付相親,而且都長胖了這么多。這把,她有什么理由贏?

  完全找不到一點點贏面。

  想著想著,她就把手機丟在一邊,也睡著了。

  半夜的時候。

  田甜做了個奇怪的夢,夢到和吳燁結婚了,凌晨是伴娘,在她旁邊含情脈脈的看著吳燁,而且還哭了。

  最好,他們要戴上戒指的時候,凌晨拉著吳燁跑了。

  他們逃婚了。

  就剩下田甜一個人在T臺上凌亂著,完全不知道怎么辦。

  然后司儀說了一句:“吳燁一直都只喜歡凌晨,根本不喜歡你。”

  老娘還不喜歡他呢,只是不知道為什么,這句話說不出來。

  做了一個如此恐怖的夢,她直接嚇醒了。嚇得她趕緊找小雪姐抱一下,安穩安慰自己。

  “吳燁,別鬧。”凌晨睡的迷迷湖湖,說了一句含湖不清的話。

  她說完,又繼續睡,完全沒有要醒的的意思。

  “什么別鬧?”

  田甜沒有聽清楚,凌晨沒有再說話。她的注意力,放到其他的地方,她這個守飲水機的,總算是上場了。

  動手!

  某一瞬間,她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手指頭陷下去了,這就很離譜了,她補了那么多,效果是一點看不見。

  大家都是養峰人,憑什么你就有名山,我就是山頭?

  哎,比不了啊!

  田甜停好手,逐漸抵不過涌來的困意,她又睡著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吳燁早早的起床洗漱,雖然睡的時間不久,但是他精神抖擻的,完全沒有一點沒睡好。

  收拾妥當以后,才拿著劍出門。

  凌晨和他差不多時間起來的,起來還把田甜的手腳挪開,才嘆氣去洗漱。

  因為田甜,難怪她昨天晚上夢到吳燁,夢里,吳燁說她是個城府很深的女人。

  洗漱好出門的時候,吳燁就在電梯口等她,每次他出門的時候,都會發消息。

  凌晨每次出門的時候,都發現他比自己早,而且見面的時候,都是開心和微笑。

  每天見到他,都很難見到吳燁臉上有壞情緒,除了因為自己,他才喜歡裝的可憐兮兮的。

  “早啊!”

  “早!”

  吳燁拉著她進電梯,出了一樓,直奔運動場。

  還是撩凌晨的一天,吳燁很成功的完成了任務。

  晨練完了以后,吳燁就開車去新店了,他要去找簫富貴試菜,最近他研究了一道招牌菜,真正可以當招牌的那種菜。

  聽他的意思,老爺子也覺得這個菜沒問題,所以吳燁要去看一眼,看看有多好吃。

  凌晨是回家把田甜喊醒了,才離開家里的,她有工作,得先走。

  凌晨走了以后,田甜睡了一個多小時,才慢吞吞的起來,伸著懶腰,坐在沙發上醒瞌睡。

  “叫我做什么事情來著?”田甜認真的想了想,剛才睡的太迷湖,有點忘記了。

  “對了,差點忘記喂狗!”田甜拍了拍腦門,給狗子倒好狗糧。

  睡覺睡迷湖了。

  洗了個冷水臉,才感覺清醒了很多,喂狗回家,在家里又待了半天時間,才收拾好出門。

  開著自己的小瑪莎,去相親。

  田甜約好的相親對象,是在一家咖啡廳見面。

  不過她今天比較倒霉,她在門口停車的時候,還被一個騎電動車的小姑娘撞到了車。

  橫沖直撞就來了,她大喊你不要過來啊!完全沒有用。

  砰!就撞上了。

  對方驚慌失措,看到她就一個勁兒的給她道歉,然后拿出幾百塊錢,說自她只有那么多。

  先給她,其他的也愿意賠償。

  看了看她的學生證,感覺自己很倒霉的田甜,看她哭唧唧的,態度也不錯,就只收了幾百塊錢。

  就這幾百塊錢,還是當給她漲個教訓,讓她以后騎車慢點。

  對方一口一個謝謝姐姐,讓她心情好了那么一點點,看著她騎車離開,田甜才嘆氣。

  “水逆退散!水逆退散!”

  “倒霉催的,我的小紅啊!毀容了!”

  田甜看了看車子被撞的地方,一條不小的刮痕,還有撞擊的痕跡。

  看著手上的幾百塊錢屬于是血虧到姥姥家了。

  “一個學生小姑娘,別太苛刻了,就是家里有錢,也是耽擱半天時間。”田甜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在原地嘆嘆氣,拿好包,進了咖啡館。

  到了位置上,她發現人還沒有到,拿著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對方也沒有遲到。

  她只好點了一杯奶茶,要了一個蛋糕。

  “遲到了的話,我就假裝很大度,然后他肯定不好意思。”

  “這樣會不會印象太好了?”

  “還是兇一點!”

  田甜喃喃自語。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背后的位置,一個穿著黑色衣服,戴著鴨舌帽的男生。

  忍不住悄悄笑了好一會兒,才拿著手機,發出去幾條消息。

  發完了消息,他才離開位置,全程都沒有驚動田甜。

  坐在位置上,田甜等了半天,總算是等到了人。

  一身西裝革履的年輕男人,站在她旁邊,問了一句:“你好,請問你是田甜小姐嗎?”

  把準備吃的第二個蛋糕放下,田甜看了看他,點點頭:“你好,請問你有什么問題嗎?”

  “謝絕推銷!”

  男人:“……”

  他不是推銷員。

  確認了沒認錯以后,他坐在田甜對面:“我是你的相親對象,我叫張楚楠。”

  張楚楠?

  臥槽,他居然美顏。

  明明就沒有照片好看,一時之間還導致她沒有認出來。

  “啊,原來是張生,雷猴,雷猴!”一口散裝方言的田甜和他打招呼。

  張楚楠:“……”

  摸了摸鼻子,他感覺這個姑娘有點無厘頭。

  “打招呼,不是這樣說的嘛?”田甜有點疑惑。

  她記得看培訓視頻的時候,是這樣說的吧?

  雷猴啊!

  張楚楠笑著點點頭:“沒事,就是有點不習慣而已,沒想到你還會這個。”

  他一直在學普通話,會普通話的人,卻覺得他們的方言很有意思,其實他們自己,并不覺得多有意思,

  “你看喝點什么,這是菜單!”田甜把菜單遞給他。

  張楚楠看了看菜單,找服務員要了一杯奶茶和一個蛋糕。

  田甜倒是沒想到,對方和她的愛好一樣,有點驚訝。

  “我不太喜歡和咖啡,田小姐別見怪。”注意到她的目光,張楚楠解釋了一句。

  田甜搖搖頭,沒什么見怪的,個人愛好不同而已,不喜歡咖啡的人很多。

  “田小姐…”

  “你叫我田小姐,感覺怪怪的,你還是叫我田甜好了,我也我叫你名字。”田甜說道。

  張楚楠點點頭,開誠布公,這樣很好,文縐縐的他也不習慣。

  “我們就當聊天好吧?當新認識一個朋友,不然感覺很奇怪,像帶著任務似的。”張楚楠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田甜贊同的點點頭。

  主要是,她也有這種感覺,不過她是覺得任務還算是輕松,多少應付一下就算了。

  她對著張楚楠沒有什么多大的好感也不討厭。

  張楚楠長的不錯,人還是很好看的,只是田甜一想到他是O,就感覺起雞皮疙瘩。

  對于這種大老,她沒有其他想法。

  甚至田甜想到了以后他有女朋友,自己會打針,自己被打針。

  嘖嘖!

  “那就當個朋友聊天,然后回去大家都好交差,這樣挺好的。”田甜說道。

  輕松,不會拘束,兩人一拍即合。

  沒有了包袱在身上,聊天就很輕松了,沒有那么多目的,聊天可以隨心,不需要考慮那么多。

  就這樣,兩人發現,居然和對方聊的還挺來的,起碼當個朋友問題不大。

  “你們公司現在不是開業了嗎?現在運營的怎么樣?”田甜說問他。

  她多少知道一些消息。

  聽到這個話,張楚楠就嘆氣,最近困難不少:“難度挺大的,有些問題還沒有解決。”

  田甜好奇的問了一下,具體是什么問題,然后張楚楠也沒有避諱,和她說了一下。

  估計她也感興趣,他也沒有說太多,結果…他草率了。

  他發現田甜這個人,總能想到很多天馬行空的辦法,來解決當前的問題。

  不一定是那種傳統的人情關系,而是另辟蹊徑,而且效果不一定差。

  田甜說:把自己的困難變成別人的困難,就有人幫你解決困難。

  他不是不懂,而是懂了沒有具體辦法,而田甜和他說了好幾個具體的辦法。

  牛蛙!

  看看,什么叫專業。

  兩人的相親,逐漸的演變成了一場討論會,田甜在商業上的天賦,讓張楚楠大吃一驚。

  平平無奇的,喜歡吃蛋糕的胖姑娘,變成了給他解決困難的女精英,印象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她好犀利啊!

  田甜自己也想不到居然這么簡單,很多問題,其實只是他水土不服而已,不算是多大的問題。

  就這些簡單的問題,在她看來,完全不是問題,她可能有很多缺點,但是商業天賦,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確實是很強。

  很犀利的。

  “田甜,實在是太感謝你了,給我提供了這么多思路,為表感謝,我請你吃個飯吧,不然,實在是不知道怎么感謝你。”

  沒想到相親,還有這么大的收獲,這是張楚楠意想不到的。

  田甜不好意思的擺擺手:

  “沒有那么嚴重的,也不是什么特別大的問題,你不用那么客氣。”

  張楚楠太熱情,她有點吃不消這種熱情。

  “一定得吃個飯,不然以后有問題,我都不好意思找你。”張楚楠回答道。

  張楚楠很懂得維護朋友關系,哪怕是有一面之緣的吳燁,都都還在保持聯系。

  也是個人精,不過她他們這種家庭,很難有比田甜更單純的人。

  張楚楠都發現她單純且奇怪。

  “認識就是朋友嘛,力所能及的話,我能幫忙就幫忙。”田甜回答。

  實在是拒絕不了請客的邀請,田甜才答應下來。

張楚楠結完帳,兩人又去找  個餐廳吃飯,聊的越多,聊得就越來越熟絡。

  田甜也沒有多的想法,把他當個朋友一樣的,她覺得這人當朋友還是可以的。

  “能不能問一個我很好奇的問題?”田甜問他。

  張楚楠吃著雞爪,點點頭。

  “有傳言,你喜歡男生?”田甜好奇這個問題很久了。

  熟悉了,她才敢問這個問題。

  “噗…不好意思,我給你擦擦!”張楚楠沒忍住,吐到了田甜衣服上。

  “你從哪里聽到的謠言?傳我渣就算了,還傳我是0?這就太過分了!”

  一邊道歉,他還在一邊吐槽。

  “沒事,我自己擦!”田甜沒在意衣服的事情,再買一件就是了:“你意思是你不是啊?”

  田甜好奇的看著他,想看看他是不是說謊話。

  “我當然不是…性別男,愛好女!怎么可能有那些想法,我爸媽要是知道了,我腿都得被打斷。。”

  張楚楠認真的回答,他還挺郁悶的,也不知道誰到處亂造謠,敗壞他的名聲。

  須知:大家都不玩謠啊!

  “我就是聽說,你別生氣啊!”田甜卡卡嚼著脆骨說道。

  張楚楠,生氣不至于,就是郁悶居多。

  他也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就是說到商業問題的時候,田甜表現的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為了確認這個問題,他又問了她一些問題。

  田甜思維清晰的很,思路很清奇,專業話術一個接一個,商業套路一個賽一個。

  很神奇!

  張楚楠確認了,她確實是不一樣。

  “以后你接手田叔叔的公司,一定能做的更好。”張楚楠說道。

  有這個天賦,又有基本盤,更上一層樓問題應該不大。

  田甜搖搖頭:“我不太喜歡管公司,更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

  當個咸魚小廢物,想吃什么都可以吃想玩什么都可以玩,想去哪里就可以去,這才是她的理想。

  而不是每天抱著文件協議,合同申請,處理著一大堆文件。

  “我也是這個想法,不過沒辦法,父母就一個孩子,總要有人管這些事情的,除非早點生孩子,趁爸媽還能工作,以后少工作幾年。”

  張楚楠已經認命了,這是沒辦法的事情,他不抗誰扛?

  家大業大,壓力也大。

  聽到他這個話,田甜倒是眼前一亮:“好主意啊!”

  早點生,老爹再上班20年,然后孩子接手,她樂得輕松。

  不錯啊!

  張楚楠:“……”

  這姑娘吧,感覺很神奇,她居然是兩套思維,平時一個樣子,商業管理上又是一個樣子。

  他頭一次遇到這種人,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分裂?他看著也不像!要是這樣的情況,田甜爸媽應該帶她看看醫生了。

  他不知道的是,田甜爸媽帶她看了很多醫生,都說沒有問題,健健康康的。

  又聊了不少時間,吃完飯,兩人離開餐廳。

  “回頭再約你吃飯啊!我還有很多問題要請教你!”

  還約啊?

  她不太想出來。

  “這樣吧,你直接打電話也行,發消息也可以,最近我事情比較多。”田甜回答。

  魔都分公司因為她亂七八糟的,她的把這些事情處理好,雖然不難,但是花時間。

  那群廢物副總,回頭得給他們減減工資,身材越來越胖,能力越來越差。

  確實是不想出來也是真的。

  “好的,那就先謝謝你了!我送你吧!”張楚楠說道。

  田甜想了想,拒絕了,但是張楚楠能說會道的,她說不過,最后還是答應了。

  張楚楠沒有開車,因為近,打車來的,開著田甜的車,他把田甜送到樓下,默默的記下公寓位置。

  “幸苦你了,上去喝杯水啊?”田甜迫于場景邀請了一句。

  “改天再來,我就先走了,回頭電話聯系。”聽出敷衍了,不過他也沒有準備去。

  田甜這個朋友,能解決很多問題,這就夠了。

  “再見!”

  “拜!”點點頭,田甜看著他從一樓離開。

  她是真不習慣,和男生多接觸,田甜一直按按鈕,電梯門關上,田甜松了一口氣。

  上樓回家,完成任務。

  走到路邊的張楚楠,剛準備打車,就聽到有人喊了他一句。

  “阿楠,這里!”一輛藍色M8停在他面前,吳燁笑著問他:“怎么來這邊了?”

  剛才還以為看錯了。

  “哈哈,阿燁。”張楚楠笑著答應:“送個朋友過來,你也住這邊?”

  吳燁點點頭:“對啊,上車,請你喝一杯。”

  張楚楠撓撓頭,答應道:“好吧!”

  上車以后,吳燁問了一下:“你朋友也住這邊?”

  “對啊,那一棟,17層!”張楚楠指了指。

  那特么不是我住的哪一棟嗎?還是同一層。

  “這么巧?我也住那棟17樓,你朋友我可能也認識,叫什么?”

  張楚楠一愣,詫異的看了看吳燁。

  居然這么巧?

  “田甜!你認識嗎?”

  吳燁認真的看了看他,然后才笑道:“你們在拍拖?”

  張楚楠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

  “相親!家里介紹的,不過聊的挺好的,當個朋友沒問題。”

  這樣啊!

  吳燁眼珠子一轉,感覺自己找到了和凌晨光明正大,毫無顧忌談戀愛的方法。

  “她人挺好的吧?”吳燁問他。

  張楚楠想了想,然后回答道:“很聰明的女孩子,我沒見幾個過比更聰明的。”

  吳燁:???

  怎么感覺不是一個人啊!

  不過不影響,吳燁準備和他到酒吧慢慢聊這個問題。

  ------題外話------

欠更:21章  現在還的是五月份的,一共20,加上四月份3章。

新一月,求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