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07木馬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老板最近都不來店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溫柔鄉,拖住了他的事業心。”

  大唐烤肉,收銀小姐姐收拾著前臺,和站在她旁邊的服務員小姐姐聊天。

  吳燁這段時間不知道在做什么,反正好久沒有來店里了,她們雖然談不上想,但是多少會來提起老板。

  然后就會衍生出不少話題,以及不少的猜測,還有不少的聯想。

  “誰說不是呢!哪怕是老板年輕,再這么待在家里,估計口水都吐干凈了!”服務員小姐姐笑著回答。

  她這話,說的旁邊還不習慣她們車速的收銀員小姐姐,有些臉紅。

  她雖然在努力考駕照,但是還是沒有老司姬開車流暢,看到尾燈就算是不錯了。

  “老板又不是河螺絲,說的還能還能把沙吐干凈似的?”收銀員說道。

  “老板不是螺絲,可能是老板喜歡螺旋。”

  “呸!”收銀員回答。

  “你這人,真是…這話得和你男朋友說,別和我說,我還想著,以后能和男朋友說呢!”

  “什么意思?”

  “你自己說的,不知道什么意思?分開唄!”服務員小姐姐說道。

  想了想,她明白了,然后不好意思的笑起來。

  “你不能正經點嗎?”

  “就這樣我都還找不到男朋友,再正經,就得打光棍了!”服務員小姐姐回答。

  看著不遠處的,大部分成雙成對的客人,收銀小姐姐問她:

  “我也想找個男朋友,你那里還有沒有合適的小哥哥?給我介紹一個!”

  好多同事都談戀愛了,幾個單身的女同事,都在資源共享。

  互相給同事介紹,自己認識的男生,或者互相介紹購物車里的商品。

  大家都發現,沒有個男朋友還是不理想,現在假冒偽劣的商品也多。

  特別是員工宿舍,也不太隔音,有時候,總有些稀碎的斷續音節,讓人晚上睡不好覺。

  再加上,年齡也到了,一直單著,確實愁人。

  “你不是說他不好嗎?說人家太下頭了,我只是個服務員,又不認識老板那種上頭男,就算是認識,你也搞不定啊!”

  “我們這種普通女生,不要做那種夢,枕頭不允許啊!”

  服務員小姐姐回答道,和無奈的攤攤手,她要是認識那么多男生,至于單身?

  店里的男生又沒幾個,那夠瓜分的?

  男生一個個的,都說沒有女朋友,不知道怎么找女朋友,他們怎么知道女生也缺男朋友。

  也不知道你那里找啊!

  一個個都那么懂事,非要有錢了才談戀愛,說的她們好像頓頓能吃七八百似的。

  “說的也是,談個戀愛怎么這么難呢?又不要多帥,多有錢,活…人好就行。”

  要求并不高,只是好像對象在和她捉迷藏似的。

  “男人也是這樣想的,但是走在大街上,連個微信都沒人找我要。”服務員小姐姐嘆氣。

  “還說遇到我們這種女生,愿意把肋骨打斷熬湯,吵架只抽自己呢!”

  她們這群人,格外的清醒,自己是什么情況,自己很清楚,就想找個合適的男朋友就行了。

  都挺務實的,結果…還遇不到。

  “老板新店那邊,和安妮姐說一下,讓她多招點男生,然后整個聯誼聚會什么的。”前臺小姐姐靈機一動。

  “要不說你是機靈鬼呢,這個辦法太好了。”

  “你倆少聊會天,注意一下客人!”

  穿著制服,大概年齡三十出頭的女人走到她們旁邊,提醒了一句。

  這會雖然現在,剛過了高峰期,但是還是要注意一下客人的情況,免得客人覺得服務質量不好。

  馬經理和她交代過很多次,一定要注意細節,注意服務,注意食材健康。

  她一直執行的很好。

  “好的經理。”兩人回答了一句,又開始忙活自己的事情。

  前臺收銀的小姐姐,收拾好東西,把酒水補了一下,看著大門口,期望著再來點客人。

  店里生意好,她們的獎金才多,上月就拿了不少獎金,簡直美滋滋。

  歡迎光臨!

  大門的感應器,檢測到有人進店里來,設置好的歡迎光臨被播放出來。

  “您好,歡迎光…老板?”前臺小姐姐說了半句,才發現是吳燁來了。

  老板還是那個帥氣的老板,一身寬松的衣服褲子,也掩蓋不住逼人的氣質。

  今天不一樣的是,老板不是自己一個人來的,他一只手,還拉著一個女生。

  一樣穿著一身寬松的衣服,和老板站在一起相得益彰,登對般配。

身材高  挑,曲線玲瓏,有著一張漂亮臉讓大部分女人都嫉妒。

  這靚女,好犀利啊!

  站在老板身邊,手拉著手,高矮協調自然,兩人穿的就像是情侶裝,顯得很合拍。

  這個美女,漂亮的讓她有點驚訝。

  上次以為老板在吹牛,結果老板還真的找到對象了。

  “才半個月不見,你看到我就發呆?小心等會你老板娘開除你!”吳燁玩笑道。

小姐姐發  反應過來,尷尬的笑了笑,發現被吳燁牽著的女生,只是對她微笑,她就放心了。

  應該不會那么小氣。

  “這就是老板娘啊?老板你應該追的挺辛苦吧?這氣質,身材,顏值也太好了。”

  “老板,是真的,我一個女生都覺得你真有福氣。”

  “難怪你最近都不來店里,換我我也呆在家里不出門。”

  吳燁:“……”

  他總不可能說自己還沒有吃吧?就算是天天待在家里,也是待著刻字,又不是打架。

  她們難道以為自己在家吐口水?

  咦,高估了自己啊!

  凌晨忍不住笑了笑了,吳燁的員工比她的員工有意思多了,她公司員工很多,但是很少有人這么活躍。

  居然還會開開小玩笑,要是她在電梯里遇到自己的員工,問一句話,他們好像覺得自己要開除他們一樣。

  更別說聊天說話,最多一句老板好,然后就沒有話了。而且人太多,很多員工認識她,她并不是認識員工。

  “你好!”凌晨和她打招呼。

  看吳燁被她嘰嘰喳喳的說得不知道說什么,凌晨立馬說了句話。

  “老板娘你好!歡迎來視察工作,我僅代表大唐烤肉所有員工,表示對你的歡迎。”

  小姐姐嘴巴很熘的,凌晨都感覺她能說會道。

  其實她能在這個工資不低,人還輕松的崗位工作,就是隨機應變的能力很強。

  當時是競爭制度,上一個前臺,成功被她代替了,再加上招呼客人很厲害,她就一直在做前臺收銀。

  “謝謝!”

  “老板娘不用客氣,還得辛苦你幫我們照顧好老板,我們才應該謝謝你,不然沒有人給我們開工資了。”

  凌晨被她說得忍不住樂,看她年紀比自己應該都小,但是嘴巴比自己厲害多了。

  頭一次來吳燁店里,凌晨感覺挺有意思的。

  “你個馬屁精,快給我們找個位置,我們還沒吃飯呢!”吳燁笑了笑,提醒她一下。

  吳燁是帶凌晨來店里吃東西,順便也讓她認識一下店里的人,凌晨和他晚飯都沒有吃。

  小姐姐恍然大悟:“沒吃東西啊!好的老板,請跟我來!馬上給你安排。”

  “各單位注意,各單位注意,老板娘來了!重復一遍,老板娘來了!”

  她一邊走,一邊偏過頭在麥里喊了一句。

  凌晨:“……”

  這姑娘,這么活躍的嘛?

  她在前面帶路,吳燁拉著凌晨,跟著她去空余的位置:

  “她們這群姑娘,一直都是這樣活躍,不影響工作的情況下,我覺得這樣也挺好的,就沒有糾正過。”

  “想著沒必要弄的死氣沉沉的,能開心點工作比什么都好,喜歡調侃我,就任她們去了。”

  凌晨點點頭,她覺得這樣挺好的,漫客現在的員工,就是吳燁說的死氣沉沉的。

  很多老員工,只有在下班的時候,才能看到他們身上的朝氣,上班的時候,半死不活的樣子,而且上班還混時間。

  “老板,這個位置最好了,風景好,安靜點,老板娘第一次來,需要安排大家認識一下她嗎?”

  她把紙巾放好,然后問吳燁,吳燁看了看凌晨,看她的意見。

  雖然吳燁說的是帶她來店里,認識一下人,其實認不認識人不是很重要,認識店才重要。

  凌晨回答道:“好啊!那就麻煩你了。”

  小姐姐點點頭:

  “老板娘,你都不知道,我們特別好奇你,一直想知道老板究竟喜歡那種仙女,沒想到是你這種。”

  “好不容易來一次,一定要讓大家認識一下你。”

  “以后急帶朋友來吃東西的話,就直接喊我們安排就行了,都不用通知老板。”

  吳燁默默的喝茶,決定回頭給她加個獎金,顯然,這種員工,明顯是路走寬了啊!

  還知道給他當個僚機,光是這個,就很優秀了,這個月的優秀員工獎勵,有她一份。

  “老板我去招呼客人,經理已經去后廚安排吃的了,你和老板娘稍等一下。”

  聽到有人說要買單,她就回到工作崗位上。吳燁點點頭,看著她風風火火的離開。

這個員工錯,凌晨微微點  點頭,覺得她還挺敬業愛崗的。

  后廚里。

  經理和坐在椅子上的趙可心,說了一下吳燁帶女朋友來了,讓她幫忙弄點吃的。

  她可以管其他人,其他事情,但是不能管后廚,后廚,一直是趙可心說了算。

  趙可心點點頭,把有些脫瓷的搪瓷茶缸放在一邊,站起身來:“放心吧,我安排好!”

  聽到她這么說,經理才離開廚房。

  趙可心開始弄吃的,隨便還讓徒子徒孫看清楚,她是怎么做的,再教一遍。

  至于門店的經理,她又去拿了賬本,走到吳燁桌子前,問他要不要看一下賬。

  吳燁雖然沒有說,但是她的態度是這樣,老板要查賬隨時都可以查。

  吳燁搖搖頭:

  “我今天就是來吃飯的,你不用管我們,忙你自己的就行,改天再來做這些工作。”

  “你管的挺好的,馬經理說你經常加班加點,也要注意身體才是,該休息就休息。”

  內卷在哪里都有,這個副店長就是典型的內卷人物,加班比馬東西還要多。

  吳燁都很怕她熬出個什么問題,到時候又是大麻煩。

  經理明白了,說了句感謝老板關心,就沒有打擾吳燁和凌晨了。

  作為過來人,她太清楚自己就是個電燈泡了。

  還沒有吃飯,在等上菜的時候,凌晨就受到熱烈的接待,一個個年輕的服務員小姐姐,輪番過來和她說話。

  凌晨逐漸沉迷在,他們的一聲聲老板娘里。

  感覺太棒了,讓她有種不是吳燁女朋友,而是吳燁老婆的感覺。

  嘿嘿嘿!

  注意到凌晨的表情變化,吳燁笑了笑,她倒是一點都沒有反感不耐煩,反而是開心的不行。

  吳燁決定了,最近找個機會,帶她認識一下自己的朋友,加深一下兩人的聯系。

  最后吃飯的時候,服務員小姐姐們,才被經理制止了,讓她們不要打擾吳燁他們吃飯。

  吃著東西,凌晨感受到了巨大的熱情,讓她有些受寵若驚。

  “你這個店,員工氛圍真好!”凌晨吃著烤肉,夸獎了一句這是她第二次夸獎了。

  她自己也開公司,但是對比吳燁店里面的這種氣氛,她在公司里面完全感受不到。

  “就是愛開玩笑,有時候把我都整的很無奈。”吳燁回答:“不過她們工作都很認真。”

  平時大家工作的時候,都挺賣力,吳燁也不在意這些小玩笑。

  開玩笑,總比消極怠工好。

  “這個想法沒錯!這種氛圍很好。”凌晨看了看烤肉:“你也吃啊!確實很好吃,難怪生意這么好。”

  大部分桌子,現在都已經坐滿了人,凌晨來的時候,就發現了吳燁這個烤肉店里,上座率特別的高。

  他們來的這段時間里,不斷的有客人來吃東西。

  雖然沒有看過菜單,凌晨也知道菜品的單價不低,光是這個環境,就知道不便宜。

  裝修就顯得很高檔,吳燁在很多套裝修風格里選的,材料也不差,環境很好。

  凌晨暗暗估計著,看情況每天應該能賺不少錢,如果能穩住這個人流量的話。

  “現在剛剛穩定下來,一個月大概有個幾百萬,一年下來,其實也不多。”吳燁回答。

  凌晨:??

  這都還不多?

  吳燁能穩住這個店的話,一年就是上千萬,幾千萬的收入,已經很不錯了。

  而且他還不止這個店,還有其他的店,兩家加起來,肯定不會少。

  “你這是在炫耀嗎”

  吳燁搖搖頭,確實是覺得不多,有這種想法,一方面是因為掛。一個月就是八九千萬,這點收入比起來,確實不算什么。

  不是大頭。

  烤肉店現在每個月的銷售,大概能維持個500萬左右,除去亂七八糟的開銷,每一年下來,大約有三千萬左右的凈收入。

  等到第二家店開業的時候,吳燁預計著,會比現在還多。吳燁的其中一個小目標,就這樣輕輕松松的達到了大半。

  以后店多起來了,他的收益,就比外掛收益多了。自己賺的錢,更有成就感,不會有那種無萍之根的感覺。

  賺錢對于吳燁來說,更多是成就感,其次才是安全感。

  享受生活對于他來說,比錢更重要,不是全力投入到賺錢里面。

  雖然選擇很多,吳燁還是選了最咸魚的方式。

  “不是炫耀,我是真沒賺到多少錢,今年反而還往里搭了不少。”吳燁說道。

  光是開兩個店,就花了一個多億,回本還遙遙無期,不知道得多久。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入不敷出的狀態,花的比賺的多。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她才不相信吳燁的鬼話,很多東西看都  能看出來。

  均消就是好幾百,而且客人還那么多,收回成本以后,賺錢是自然而然的。

  至于成本,她的經驗來看,花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收回來,剩下的,全是賺錢。

  穩住很重要。

  “姐姐,你光是漫客都是兩位數后面加億,我這點東西,能炫耀啥?你才是最大的富婆。”吳燁說道。

  漫客的市值就是三四十個億,吳燁現在確實是沒什么資格炫耀。明年的話還可以,掌握著接近十億現金流,可以吊打凌晨。

  畢竟,市值不代表現金,現金多的,才叫大爺。

  凌晨管理著漫客那么大的公司,都不一定能拿出三個億。

  凌晨嘿嘿笑:“你想吃軟飯嗎?來,姐姐喂你一口。”

  她夾了一塊肉,放到吳燁嘴里。

  吃掉肉,吳燁感慨:“我這人胃口好,軟飯就算了,可以的話,我想幫孩子檢查一下他的糧倉!”

  凌晨臉紅,伸出拳頭,給了他一拳。

  吳燁就像是有老年癡呆癥一樣,根本不長記性,凌晨感覺自己實在是太心軟了,都舍不得使勁打他。

  就該讓他長記性,狠狠來一拳。

  吳燁呲牙咧嘴的坐在角落,靠著墻,揉著肚子:

  “我這么有責任心的人,你居然打我?我就是幫孩子康康而已,你有本事打他啊!”

  凌晨:“……”

  她也是幫孩子教育一下他爹:“滾!”

  “好咧!”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吳燁是湊到她旁邊的,行為和語言恰恰相反。

  像極了乖寶寶的吳燁,一邊吃東西一邊計劃著其他的。吃著吃著,吳燁給她遞上果汁,幫她遞上紙巾。

  然后吳燁長長的嘆氣,聲音凌晨都聽到了,凌晨就知道他又要作妖了,完全沒有搭理他,自顧自的吃著烤肉。

  “姐姐,昨天我和洛白聊天的時候,我被他鄙視了!”吳燁說道。

  他先開了個頭。

  凌晨看了看他:“人家洛白說得對。”

  吳燁:“……”

  都不問什么,就知道說的的對?不按套路出牌的凌晨,吳燁有點無奈。

  “他居然說我22了,初吻都還在,你說氣不氣人?”

  “姐姐,他這是在羞辱我,也是在羞辱你!你能忍得下這口氣?”

  吳燁開始胡編了,說起謊話來,臉不紅心不跳的。

  凌晨早已看透一切,吳燁說完以后,她就知道吳燁打的什么注意了。

  呵呵!

  “確實,太看不起你了,我都忍不下去。”凌晨虛假的附和。

  吳燁拍了拍手,激動的說道:

  “姐姐,你也這樣認為吧?我覺得,我們不能讓他看不起。”

  凌晨:“……”

  洛白說沒有說,她不知道,但是吳燁想沒有想,她很清楚。

  “所以呢?”

  “所以,我可以提個小要求嗎?”吳燁問她。

  凌晨看他半天,吳燁被看的撓頭。

  “你可以安靜吃飯!把非分之想丟開,把齷齪下流拋掉。”

  “你現在,就是吃飽了,腦子里都是太極圖。”

  “用古人的話說:你這叫賭毒不共戴天,黃字只字不提。關鍵是,還把一口黑鍋扣人家身上。”

  吳燁看了看她,她也不是蛔蟲啊,為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自己表現的有那么明顯?已經收著說了,還是太明顯了?凌晨把他的想法猜的一干二凈。

  有這么個漂亮的女朋友,換誰沒有點小心思呢?吳燁當然不例外,而是一直都有小心思。

  尋思了不下上百套方桉,就為了給劍找個劍鞘。年紀輕輕的干柴,總是想燃騷的。

  向往神秘本身沒有錯。

  霍老爺子說:探索和研究黑洞,是一門科學。

  吳燁只是單純的想走近科學。

  “其實也沒有那么嚴重,就是個小得不能再小的要求。”吳燁是道:“姐姐你肯定沒問題的!”

  凌晨看了看他,感覺問題很大:“你放!”

  她知道吳燁在試探她,反過來,她也在試探吳燁。

  看他現在究竟是什么想法,想法到了什么地步,她需不需要放寬一點。

  試探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互相的。

  你在試探我的深淺的時候,我也在神探你的長短。

  “那我放…呸…那我說了!”吳燁看著她,超級認真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聽不懂外語!”凌晨搖搖頭回答。

  回答的時候,有點臉紅。

  吳燁:“……”

  他就是試探一下,最近心思越來越多,總感覺缺點東西,就像是限制了。

  他得突破一下這個限制,萬一她同意呢?什么事情都可以問一下嘛!萬事好商量。

  “那我用漢語說一遍?剛才是外語,你可能沒有聽清楚!”

  凌晨伸手掐了掐吳燁的臉。

  她很好奇,吳燁為什么這么臉皮厚,自己一個高材生,會聽不懂?

  “行,你別動啊!”凌晨眼睛轉了一下,回答了一句。

  吳燁:???

  這就可以了?感覺有點不真實。

  “真的?”

  凌晨點點頭。

  吳燁喜上眉梢,心情激動,立馬坐正身子,然后還出口問道:“需要我閉眼睛嗎?”

  凌晨搖搖頭。

  吳燁睜著眼睛看著她,瞪得像銅鈴,凌晨湊到他面前,距離他只有兩公分的距離。

  然后一只手放在吳燁后腦勺,吳燁感覺心里開始忐忑,心跳開始加速,血液開始沸騰。

  開始了,開始了!

  要親我了啊!

  我是不是應該裝的澹定一點?她把手放在我后腦勺,是不是要來個用力過度的?

  “開始了哦!”凌晨提醒他。

  吳燁點點頭,迫不及待!

  來吧!蹂躪我吧!

  凌晨注意到他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

  瞬間,把另一只手放在嘴唇上,勐的把吳燁拉過來。

  開始了啊!咦?怎么感覺不對勁?

  仔細一看,結果…吳燁發現自己親到了她手背。

  她自己,則是親在自己手掌上的,一公分的距離,中間隔著凌晨的手掌。

  距離,遙不可及。

  吳燁被她按著后腦勺,眼睛看著她的眼睛,鼻尖倒是碰到一起了,然而和腦海里的畫面,完全不一樣。

  他不是想碰鼻!也不是想親手。

  腦子里,那種用力過勐的啃,和現在隔著手掌的對視,區別過于大了。

  吳燁掙開,然后無語的看著她,這是欺騙,這是侮辱,他需要的是這個?

  注意到不遠處的服務員,看著他們臉上掛著古怪的笑容,吳燁嘆氣。

  狐貍沒打著,還惹了一身臊。

  凌晨看了看手心的口紅印,把內心的心跳壓制住,讓它不要跳那么快。

  吳燁是失望,凌晨是挺不好意思的,還不習慣,哪怕是隔著手。

  凌晨把手心放在吳燁嘴唇上:“好了,這是附帶的獎勵。”

  吳燁:“……”

  就像是電視里,被人捂住嘴似的。

  嘆著氣,翻了翻手機,吳燁找了個動圖給她看了一下,畫面里,是啃的急!

  凌晨只是看了一眼,專心的對付著烤肉,她才不會胡亂修改自己的計劃。

  就剛才,她都感覺心跳加速,說真的,她其實蠻遜的。

  見沒效果,吳燁把手機收起來:“姐姐,商量商量,下次換我用手擋!”

  凌晨搖搖頭,換成吳燁,他可能第一時間就把手收走了,凌晨才不傻呢。

  那些結婚的時候,做的撲克牌游戲,她又不是不知道。

  男人,只要是便宜,不論大小,一概不放過。

  就是占。

  吳燁當然不例外,而且心思更多,不然他那來那么多騷話?

  吃完飯,兩人就準備走了,路過前臺的時候,小姐姐還說道:“老板下次再帶老板娘來啊!”

  凌晨笑著答應。

  兩人離開以后,服務員小姐姐才跑過來和她說話:

  “我看到老板娘親老板了,畫面相當勐烈,你都想不到,老板娘居然那么主動!”

  “像這樣,一只手抱著老板后腦勺,然后拉過來…嘖嘖!”

  “然后呢?”前臺小姐姐問她。

  “老板呆住了!”

  “哇哦!”

  兩人興高采烈的討論著,吳燁在停車場的車上,打了個噴嚏。

  凌晨把紙巾遞給他:“你是不是也感冒了?”

  吳燁擦了擦鼻子,搖搖頭,他健健康康的,怎么可能感冒,估計是有人說他壞話。

  啟動車子,吳燁看了看她,凌晨剛好系好安全帶。

  “看我干什么?”

  “就這么回去了,感覺…要不要去逛逛?”

  “你那是不甘心吧?逛個錘子也不看看幾點了,回家!”凌晨做決定。

  吳燁那不是想去逛逛,而是想找個機會才對,什么逛逛都是假的,就是不甘心。

  吳燁嘆氣,還是得想其他的辦法才行,看來一般的辦法行不通。

  這個事情,吳燁完全沒有注意到凌晨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弟娃兒!”

  “嗯…”

  木馬~波!

  吳燁只感覺一點溫熱,就感覺臉被吸住了。

  然后臉被吸力拉高了一些,再然后,就像是拔紅酒塞子一樣,發出清脆的聲音。

  這個聲音回蕩在腦子里,吳燁一瞬間有點宕機,然后就是突如其來的火山爆發一般,感覺心跳劇烈的變快。

  臉紅了!他居然控制不住的臉紅了!

  吳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感覺上頭,然后有種形容不出來的激動和害羞。

  看著他瞬間臉紅,凌晨都顧不上自己臉紅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吳燁,然后噗嗤一聲笑出來。

  還以為弟娃兒吹牛那么厲害,結果也是…哈哈哈!

  本來還害羞的凌晨,反而被逗樂了。

  吳燁平復了好半天,才把激動平復下來,看著笑嘻嘻的凌晨,吳燁看著她,然后很認真的說道:

  “請務必再來一遍!”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