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06 端午節,準備好艾草了嗎?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新店的裝修工地。

  正面的外墻搭上了腳手架,圍了不少綠網,房屋側面是花圃,腳手架剛搭了一半。

  花圃里,樹枝斷裂,還有一根鋼管倒在地上,剛被壓斷的樹枝上,躺著一個臉色發青的年輕人。

  安全帽還戴著,只是一只手臂不規則的扭曲著,嘴里還有一些血沫,一只腳也有些變形。

  臉上是痛不欲生的表情,嘴里發出痛苦的喊叫,疼的眼淚都出來了。

  他旁邊,還站在七八個戴著安全帽的中年人,不敢扶他,只能在旁邊干著急。

  馬東西,也在人群里,看著地上的年輕人,有些不忍心看。

  “馬經理,救護車還有多久到?”蹲在年輕人旁邊的胡茬中年人,手忙腳亂的問道。

  馬東西立馬回答道:“還有幾分鐘就到。”

  他又看著地上的年輕人說道:“小楊,你堅持一下,救護車馬上到了!”

  躺在地上的小楊,大約二十來歲,全身劇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叫出聲:“叔,我好痛。”

  “叔知道,叔沒看好你,小楊,聽話,堅持一下。”

  平時進門出門都是一聲聲叔的年輕人,現在這個情況,讓他忍不住的難受。

  天氣有點雨,他提醒了一遍又一遍,一定要注意安全,還是發生了安全事故。

  “馬經理!麻煩你再催一下,小楊這個情況,很嚴重。”他回頭和馬東西說道。

  馬東西點點頭,又打了一個電話,表示情況很嚴重,能快一點的話,盡量快一點。

  “王隊長,這個情況,你得通知一下你們公司。”馬東西提醒了他一下。

  蹲在地上的王隊長拿著手機,沒有回答,一直聽到看到救護車停在路邊,才站起來揮揮手。

  “醫生,這里!在這邊!”他用力的喊道。

  幾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小跑過來,檢查了一下小楊的情況。

  “手臂和小腿骨折,肋骨大概也有骨折的情況!”醫生轉頭和護士說道:“擔架拿過來。”

  幫忙手忙腳亂,小心翼翼的把人放到擔架上,姓王的中年人又安排了兩個共工友跟著。

  看著救護車離開,他才看了看馬東西,然后拿出手機給公司打電話。

  看著他去了一邊,馬東西嘆了嘆氣,不是他冷血什么都不管,而是他不好管什么。

  剛準備轉身的馬東西,就聽到了他怒氣沖沖的話:

  “劉總,我們的人手腳都斷了,就是因為趕進度,趕進度,現在這個情況,你還要我馬上開工。”

  “劉總,我們的命就一文不值是不是?”

  “項目重要,小楊有保險,公司會管這個事情,這就是小事情嗎?”

  “我沒辦法冷靜。”

  聽到他的話,馬東西看著已經完工大部分的外墻,他有些沉默。

  旁邊,拿著電話的王姓中年人,沒有再怒火沖天,聽著電話里,一直冷靜的話,他看著一群工友,沉默下來。

  說的好像很輕巧,但是他又找不出反駁的話。

  他可以生氣,但是工友要賺錢的。

  公司會管,該治治,該賠賠,但是人家客戶是真金白銀給錢了的,不保質保量完成,怎么交代?

  工傷工傷管,工友要賺錢,進度不能停,就是裝修公司給他的答案。

  沒有他的擔心,心急,愧疚,只有個冷冰冰的答案,甚至這個答案,已經是很好的答案了。

  掛完電話以后,他看了看一群工人,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開工!”

  大家看了看他,才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只是干活兒,再也沒有那種熱烈了。

  馬東西點著煙,看著又開始裝修的工人,沉默著沒有說話,一直到聽到車聲,看到吳燁從車上下來。

  “人呢?怎么樣了?”吳燁問他。

  聽到人摔了,吳燁一路都是超速來的,就怕出什么大問題,人沒了。

  “老板,人已經送醫院去了,醫生說是手腳骨折,可能肋骨也有骨折。”馬東西回答。

  從三樓摔下來,情況肯定很嚴重。

  “裝修公司那邊怎么說?給裝修公司打電話沒有?”吳燁問他。

  “吳總!我們公司那邊已經安排人去醫院了,這邊的進度,我們不會落下的。”

  馬東西剛準備回答,裝修隊的負責人王隊長,就回答了吳燁這個問題。

  只是他表情并不怎么好,看吳燁的時候,多少帶點情緒。

  吳燁看了看他:“出了這種事情,誰也不希望,如果有需要我們出面的,你就和馬經理說。”

  他第一時間,給吳燁承諾的是結果不會變,吳燁覺得這很扯,人難道不重要?

  雖然不知道裝修公司那邊是怎么和他說的,但是他有很大的情緒,吳燁猜的不錯的話,他對自己也沒有什么好印象。

  視人命如草芥的冷血東西,大概是這樣吧。

  “公司那邊,都買了保險,他們出不了多少錢,不會不管的。”王隊長遲疑了一下,才問道:“吳總,不耽擱工期的情況下,我能不能去醫院看看。”

  吳燁點點頭。

  人都摔了,進度就是晚幾天也晚幾天吧,發生這種事情,吳燁也不想看到。

  他知道哪個年輕人,每次吳燁來,他還會和吳燁打招呼,很熱情開朗。

  “去看看才放心,我和你們老板說一下。”吳燁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對方很客氣的表示道歉,并且承諾不會耽擱進度,希望吳燁理解。

  吳燁不覺得進度有人重要,但是好像他們都這樣認為。

  拿著手機,吳燁和他說了一下情況,并要求多加幾個人。

  義務之外,吳燁多管閑事的提醒了一句,希望后續的事情,他們能處理好。

  對方答應下來。

  骨折這種情況,就是手術完了,很長一段時間,也不能做重活兒。

  事故都發生了,無法避免,但是后續的處理,關乎人家生活,不能和稀泥。

  “行了!”吳燁看了看工地,大家都沒有什么工作熱情:“下午放假吧!明天再弄!”

  心思都不在工作上,吳燁還擔心他們又摔一個,還不如讓他們休息半天。

  裝修隊長點點頭,感激的說了句謝謝。吳燁搖搖頭,不需要他謝什么,就是不想自己良心痛而已。

  “馬哥!”吳燁喊了一聲。

  “老板!”

  “后續的情況,你跟進一下,看看裝修公司那邊怎么處理,有結果的話告訴我一下。”吳燁說道。

  馬東西只好點點頭,他挺想說其實沒必要花心思,裝修公司那邊會處理好。

  吳燁沒有一個合格的商人,應該具備的拿著冷酷和理智,反而多了幾分熱心和俠氣。

  合法合規的情況下,一切能盡早達到目標的辦法,都是辦法,一切能賺取的利潤,都應該賺取。

  但是馬東西只是個員工,老板怎么說,他怎么做,畢竟他拿的工資不低。

  今天這個事情,其實責任不在他們,吳燁做這些,只是喜歡心里好受點。

  “如果后面他們鬧什么幺蛾子,你就聯系我們公司的律師。”交代了一句,吳燁才去看了看廚房。

  廚房還在裝設備,其他的東西都已經弄好了,設備也裝的差不多了。

  馬東西答應一聲,和王隊長對視一眼,馬東西什么都沒有多說,吳燁能做的就是這些了。

  起碼心里好過點,畢竟是在自己地盤出事的。

  站在還沒有裝修好的廚房,看著另一群工人忙碌著,吳燁并沒有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馬東西站在他旁邊,回答道:“老板,還有明天就可以裝好了!”已經沒剩多少東西要裝了。

  “辛苦你了。”吳燁看了看他,這段時間最忙的其實不是吳燁,而是他。

  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辦,在抓,而且沒有出什么大的問題,馬東西臉上都有黑眼圈了。

  當你覺得輕松的時候,一定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在職場也適用。

  “老板,材料已經拉回來了,廚房弄好了以后,我先把菜單和價格排出來。”馬東西回答。

  價格才是重中之重,能不能賺錢,還是利潤最重要。

  又聊了一下工作,在店里待了不少時間,吳燁聽到說人已經安排了手術了,他放心不少。

  今天舅舅的事情,再加上工地上的事情,對他沖擊還挺大的。

  都是錢啊!

  想到這個,我吳燁一時之間,吳燁甚至搞不清楚,他自己賺錢的意義是什么?

  就是單純為了賺錢?

  沒有那么深的附加價值,沒有那么堅定的目標,也沒有那么拼命的動力。

  人家賺錢只是手段,賺錢的背后,是安全感,為了愛,保障并優化生活。

  那么自己是為了什么?

  開車的時候,吳燁都在思考這個問題,突然就被這個問題困住了。

  吳燁一只手撐著臉,一只手放在方向盤上,眼睛看著車距,思維不在路上。

  看到前車亮起的剎車燈,吳燁才反應過來,一腳剎住車把車停下來。

  吳燁看了看已經很近的車距,拍了拍腦門,如果自己再不集中精神,得出車禍了。

  “好好開車!”吳燁喃喃自語。

  回到公寓以后,吳燁沒有回家,而是去了洛白的黑鳳梨酒吧,要了杯果汁,要了兩盤小零食。

  吳燁進門的時候,洛白就在角落和吃下午茶,看到吳燁進來,他在妹子耳邊說了幾句,妹子就離開了。

  “臥槽,這臉比馬拉的都長啊!”坐在吳燁對面:“這是怎么了?難道你分手了?”

  看到吳燁一臉沒心情的坐在卡座,洛白就知道他遇到事情了。

  不過,可能不是什么大事,分手只是他開玩笑的。

  “!”吳燁難得口吐芬芳一回。

  “我警告你啊,你最好文明點,我這是文明的場所!”洛白看了看他:“你這是又發什么病了?”

  看樣子,考慮的東西還挺有深度的,畢竟表情那么嚴肅。

  吳燁靠著沙發,不太想搭理他,偶爾喝口果汁,看著窗外開始擺談的小販。

  “你說他們那么辛苦,一個月能賺多少錢?”吳燁問他。

  洛白看了看窗外,然后指了指對面的寫字樓。

  “哪里的白領,西裝革履,光鮮亮麗,你大概想不到,這些商販雖然穿的樸素,但是一個月能賺他們幾個月的工資。”

  吳燁:??

  洛白聳聳肩:“你看,你就不懂了吧?我有個前女友,就是靠地毯買襪子,去夜店當女王的。”

  “點馬爹利,黑桃A的樣子,別提多瀟灑,多讓人著迷,可惜她只和我談了一天。”

  他不是不知道地攤能賺錢,只是不知道能賺那么多,難怪那么多人搶攤位,下午的時候就開始占位置了。

  “嘖嘖!真賺錢。”吳燁感慨。

  洛白點上煙,看了看他:“你又開始感慨人間疾苦了?”

  吳燁搖搖頭,叉了點小吃,一邊吃一邊說道:

  “我不是開了個新店嘛,現在在裝修,今天工地上有人摔骨折了,手腳,肋骨,都骨折了,人家才20出頭。”

  洛白點點頭:“然后呢?”

  “然后…我也不知道,就覺得他挺不幸的。”吳燁回答。

  想了想,洛白回答道:“這個世界有很多很多人,每天也在發生很多不幸的事情。”

  “你不是張百忍,更不是耶和華,也不是宙斯,你沒發現他們三個都管不過來那么多事嗎?”

  “所以有了因果,有了道法自然,有了都說是給你的考驗。”

  “你操心這么多干什么?”

  “特么放在古代,你這悲春傷秋的勁,照照都自嘆不如。”

  說了一通以后,洛白靠著沙發,喊服務員給他拿了兩瓶礦泉水。

  仔細想了一下,吳燁覺得洛白說的有道理,就是偏離了他考慮的東西。

  “人和人確實是不一樣。”吳燁回答。

  洛白喝完水,才問了他一句:

  “你在夸獎自己投胎的技術好?還是在可憐人家勞勞碌碌?或者是覺得碎銀幾兩不值得?”

  吳燁沉默。

  他想了一下,好像也不是這樣,只是覺得很多人辛苦的過分,只是為了追求錢財,犧牲健康都在所不惜那種。

  在這條路上,狂奔著,沒有停歇,就為了把肩膀上的幾座大山推掉。

  又何嘗不是愚公呢?

  “我們今天多輕松,我們爹媽那時候就多辛苦,你所有的基本盤,都是他們一點點給你做出來的。”

  “你只知道有人喝酒住院,有人尊嚴掃地,有人忙的腳不沾地,就是為了賺錢。”

  “但是你不知道,他們把這些東西都經歷了一遍。”

  “沒有他們的努力,你有個屁的命,有個屁的機會感慨這些,你現在還在西北山溝砍柴,我還在草原放牛。”

  “你擱這矯情個什么勁兒?”洛白把他毫不留情的懟了一頓。

  他們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誰需要被懟的時候,另一個人就能給他一盆冷水。

  需要安慰可能不容易,但是需要清醒很簡單,洛白是個合格的懟人者。

  “我就是感慨一下,你倒是嗶嗶沒完了!”物吳燁看了他一眼。

  不至于那么嚴重,就是感慨一下生活對待每個人都不一樣,就像是現實的綠茶。

  它拿某些人沒辦法,某些人拿它沒辦法。

  有條件的還可以給它兩個大耳刮子,沒有條件的,就只能被它兩個大耳刮子。

  它挺雙標的。

  “急了?你急了對吧?”洛白指著他問道。

  他不至于急什么,洛白說的也是實話,他確實是沒有什么資格,站在爹媽的努力上,去可憐人家。

  他只是個遜斃了的富二代。

  人家雖然辛苦,但是都是靠自己努力賺的錢,或許錢上有灰,有油,但是很干凈。

  比起來,他反而沒有那種不屈,那種野草一般的堅韌。

  “還是那句話,你爹,我爹,都有這個資格去感慨,你和我都沒有資格去感慨什么。”

  “幾千年來都是這樣,比起那些驚才艷艷之輩,你是個啥?人家都不感慨這些。”

  “而且,你未必有人家幸福,人家可能孩子都打醬油了,你的孩子…還在紙上談兵。”

  洛白一直活的很真實,沒有那么多感慨,吳燁大概是他們幾人里最善良的。

  寧渠炒股的時候,割韭菜毫不手軟,黃原修車的時候,報高價毫不遲疑,洛白和女生分手的時候,毫不拖泥帶水。

  吳燁,一直都是看不得人間疾苦,又活的很理想的人。偏偏,特么的老天很不講道理,他就是能活的那么理想。

  洛白有時候都覺得,他活的輕松自在,不然哪有時間考慮那么多東西?人間疾苦這種事情,是他們應該考慮事兒?

  “總結來說,你就是沾了現在年景好,吃得飽,才有時間矯情。”洛白說道。

  這是他的總結,感覺很合適吳燁的情況。

  “好了,你閉嘴!”吳燁回答。

  洛白笑了笑,不再說話,但是還是憋不住:“矯情!”

  “你直接,就是直接喊人家回家看貓貓可以站著尿尿?”

  “你懂個屁,你個初戀都沒談明白的渣渣!”洛白懟他。

  “我是渣渣,也比你這個拿空槍的玩家好!我起碼不缺彈藥!你呢?”

  撇撇嘴,洛白倔強的回答:“用到的就是兩億分之一,要那么多有毛用?”

  吳燁鄙視他:“五毛錢的水槍,怎么能理解五百塊的水槍?”

  “勞資要生氣了啊!”

  吳燁嘆氣:“你看吧,你急了!”

  洛白不理他了,瑪德太氣人了,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

  “我是說真的,你要在不注意點,到時候你就只能玩手游了,不能玩端游!”

  洛白不相信。

  “勞資十二歲就開始水壩蓄水,這幾年雖然開閘不少,但是上游源源不斷,你在無稽之談。”

  吳燁嘆氣,那是理論上的,理論上七十歲都有呢!

  “你怕是有癮吧?比影?”

  “勞資不想和你談論這個話題,能不能聊其他的?”他對于這個話,很不習慣。

  吳燁點點頭,那就不聊了,只是話突然說到這里了,吳燁懷疑的問一下。

  不過看他的反應,還真有可能。

  吳燁看著窗外的天色,拿著手機給凌晨發消息,收到消息以后,吳燁就準備跑路了。

  “怎么滴?又要回去做飯?”洛白問他。

  吳燁點點頭。

  “耙耳朵!”洛白吐槽。

  吳燁回答道:“我只是耳朵耙,你已經屬于是耙雞了!”

  洛白還準備反駁兩句,吳燁已經跑了,看樣子,以后心情不好,找對象比找自己幾人效果好。

  如果和對象吵架了,兄弟才有用武之地。

  洛白招招手,不遠處的妹子走過來,坐在他旁邊,抱著妹子,洛白拿著酒杯,和她碰杯。

  “晚上可以去你們家看看插排嗎?”洛白問她。

  妹子點點頭:“三孔的行不行?”

  洛白眼睛一亮,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

  這條路,雖然很多人都已經去過了,但是我還是要去!——洛克白!

  他沒有吳燁想的那么多,日子對他來說很簡單,也不復雜,總結就是: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朝有妹今朝睡。明日愁來明日愁,明日不用潤滑油。停車坐愛楓林晚,日照香爐生紫煙。

  所以賺錢的動力,他足夠的多,特別是開店以后,他發現自己撩妹更容易了。

  洛白就下定決心了,以后一定要當個大老板,讓不正之風瘋狂吹拂他。

  讓P,從一到十。

  洛白有了樸實無華的夢想,并且吳燁離開不久以后,他就帶著妹子買口紅去了。

  因為妹子說:口紅,她很專業。

  回到樓上的吳燁,系著圍裙開始在冰箱里翻找,腦子里不斷考慮著,要吃什么的問題。

  感覺到圍裙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一下,吳燁拿出來看了看,是看著寧渠發的好友申請消息。

  想了想,還是通過了,當然只是看在顏潸潸的份上。

  吳燁看了看手機:“居然沒有發消息?”

  他肯定不知道,寧渠拿著好友申請的截圖,發給洛白和黃原了,成功把他們忽悠添加了好友。

  財大氣矗加入了F3聊天群。

  財大氣矗,把聊天群名稱改成了F4。

  財大氣矗發出一個紅包。

  吳燁忙著做飯,洛白忙著研究口紅,黃原在和隔壁老板娘聊天,一個曲線清晰,一頭紅發的女生。

  停車場里。

  把自己的車子停在吳燁的車子旁邊,凌晨把鑰匙穿在手指頭里,轉了兩圈。

  把包包往后稍了一下,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還有時間。

  凌晨眼珠子一轉,坐上電梯,去一樓的花店里看了看綠植。最后選了一束鮮花,抱著花凌晨才回到電梯口。

  這是準備送給吳燁的,突發奇想,沒什么特別的意思,生活總要有點小小的驚喜。

  “小凌!剛下班呢?”

  剛到電梯口,才按下電梯,凌晨就聽到投入喊她。

  轉過頭看了一眼,凌晨內心一陣哀嚎,只是表情恰如其分的微笑打招呼:

  “嫂子好!剛下班呢,嫂子去買菜了?”

  王嫂點點頭,和王嫂一起等電梯,凌晨抱著一束花,王嫂抱著一袋蔬菜。

  王嫂一身素裙,她一身連體牛仔裝,一個穩重賢淑,一個元氣滿滿。

  凌晨一直不覺得,自己是那種特別會過日子的女人,但是她羨慕王嫂這種,上得廳堂下的廚房的女人。

  王嫂倒是羨慕她年輕漂亮,穿什么都特別好看,而且還會賺錢。

  羨慕的東西,往往都是自己覺得自己不具備的,就像是凌晨,覺得自己做飯不好吃,就很羨慕會做飯的人。

  王嫂覺得她沒有那么大壓力,生活有更多的選擇。

  這會兒等電梯的人不多,電梯還在樓上沒有下來,王嫂主動和她說著話:

  “最近和小吳怎么樣了?”

  王嫂其實挺八卦的,特別想了解一下,吳燁是不是已經被甩了。

  先入為主,她真的以為凌晨有點渣。她也不知道凌晨當時是說謊的,還信以為真了。

  不過,她們剛開始說話的時候,洛白就走進一樓,剛好也站在電梯門口不遠處,一副等電梯的樣子。

  衣服有點凌亂,臉上還有點紅印,白色的鞋子上還有個腳印。

  凌晨不認識他,他認識凌晨,不過洛白沒有說話,主要是這會兒,他實在是太狼狽了。

  剛才遇到前女友和她女朋友了,那女的一言不合就開始捶他,他今天的女朋友,則是被前女友拉住了。

  顯然,水龍頭是金屬的,插排根本幫不上他忙。那女的打人是真疼,也就是衣服質量好,沒有被撕碎。

  口紅…一言難盡。

  只好回家,沒想到在電梯門口,就遇到了隔壁大姐和凌晨,因為隔音稀碎的問題,洛白一直挺不好意思的,沒想到今天還遇到她了。

  凌晨不認識洛白,王嫂認識他化成灰都認識,主要是對他沒什么好印象,渣的不行的小渣男。

  因為他,老公時常懷疑人生。

  凌晨沒有注意這些,挨著王嫂說道:“現在還好!感情蠻穩定的!”

  凌晨說話的時候,王嫂的注意力。又被她拉回來了。

  “小吳挺不錯的,人帥氣,性格也好,條件也不錯,而且身材還好。”

  王嫂對吳燁的印象還是很好的,雖然只當了不久的鄰居,但是舒心。

  不像后面這個小渣男,糟心極了。

  洛白內心暗搓搓的感慨:哪里好了?那家伙娘們似的多愁善感,還矯情,又愛開車,長的一般要求高。

  渣渣燁,要不是他運氣好,自己秒殺他,主要是他總是和祖墳著火一樣,洛白望塵莫及。

  他站在一邊,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完全不贊同這個夸獎,如果是說他的話,還差不多。

  “確實!我也覺得挺好的!性格很好,人也溫柔,而且會照顧人。”凌晨回答。

  說這話的時候,凌晨很認真,毫不吝嗇夸獎,一臉吳燁是最好的表情。

  王嫂還有點詫異,小吳還能把她心收了?

  洛白在后面嘆氣,他就遇不到這種真正的小富仙女,遇到的女生,都是各種茶。

  雖然他不敢碰那些好姑娘,但是不妨礙他羨慕人家有個好女朋友。

  王嫂悄悄的問了一下凌晨,認不認識后面站著的男生。

  凌晨雖然感覺似曾相識,還是搖搖頭,好像是哪里見過,但是沒有多大印象。

  王嫂感覺很奇怪,凌晨居然不認識!

  “好像姓洛,小吳剛開始的時候,還在他家里住,就是我們家隔壁。”王嫂小聲的耳語。

  “啊?”

  凌晨悄悄看了一眼,這不是上次那個廣告里的男生嘛?

  難怪吳燁當時說自戀,還問她比起來那個帥一些。

  原來他就是洛白,吳燁和她談戀愛,一直都沒有很大張旗鼓,就是他們自己兩人在小范圍。

  不是吳燁家,就是她家,不是早上就是晚上,確實很難和其他人有什么交集。

  上次,吳燁還說介紹自己的朋友給她認識,凌晨還挺期待的,結果倒是因為感冒,認識了寧渠的女朋友顏潸潸。

  騎士潸潸。

  注意到他挺狼狽的,凌晨也沒有打招呼,免得人家尷尬。

  “這家伙,一個月換二十八個女朋友,讓你家小吳離他遠一點。”王嫂耳語。

  凌晨:“……”

  怕是不可能了,不過應該影響不到吳燁,畢竟吳燁和他認識不是一天兩天了。

  凌晨點點頭,表示明白,王嫂才聊到其他的話題。

  進電梯以后,洛白站在一邊,很窘迫的期望電梯快點到,但是電梯就是不到。

  到了十七層,凌晨注意到洛白也出了電梯。

  “找吳燁?”凌晨問了一句。

  洛白一愣,然后點點頭:“初次見面,我是洛白,吳燁的好兄弟,凌晨你好!”

  凌晨笑了笑,拿著鑰匙開門:“不用這么正式,畢竟我還是后來的。”

  她又吳燁家的鑰匙,洛白并不驚訝,她掏出吳燁的腰子,洛白都不驚訝。

  初戀嘛!

  “剛好吃飯…你怎么來了?”

  吳燁聽到開門聲,就在門口等著,看到凌晨抱著花,身后居然跟著洛白,他不應該是在打撲克嗎?

  “那我走?”

  吳燁搖搖頭:“來都來了,吃完飯洗個碗再走啊!”

  凌晨忍不住笑,他們應該感情很好。把花遞給吳燁,凌晨換好鞋子,然后拿了一雙拖鞋放在地上。

  “家里有個女主人,確實是不一樣哈!”

  洛白一邊換鞋子,一邊感慨,本來回家的感覺,活生生變成了來做客的感覺。

  凌晨又忙著拿碗筷,盛飯,然后又盛雞湯:“洛白,趕緊坐下吃飯。”

  洛白看了看吳燁:你結婚了?

  吳燁搖搖頭,看了看她:她在表現。

  洛白微微點頭,眼神示意:那我吃不吃?

  吳燁眼神示意:除了雞湯!

  凌晨沒有發現他們倆不對勁,把筷子遞給洛白:“吳燁現在做飯挺好吃的。”

  洛白接過筷子,吃了一口菜,看了看吳燁:“果然…這個世界上除了大自然,力量最強大的就是愛情。”

  以前做的那叫什么東西?現在以坐火箭的速度在漲廚藝。

  凌晨想表現一下賢惠,吳燁也沒有阻止,她一直在給吳燁夾菜。

  然后還給吳燁盛湯,吳燁吃完飯以后,又立馬給他盛飯。

  吳燁:???

  這是我女朋友?感覺就很奇怪,平時的時候完全不是這樣。

  再加上凌晨小口小口的吃著飯,和平時的大快朵頤完全是兩個樣子。

  吳燁吃著吃著就忍不住笑了,凌晨裝作無事發生,還給他順了一下背。

  洛白要是沒有聽吳燁說過的話,他都差點相信了。

  這姐們兒,可真能演。

  一直到吃完飯以后,吳燁凌晨自告奮勇的收拾碗筷,并且讓吳燁和洛白聊天就好,她來洗碗。

  兩人面面相覷,然后看著凌晨收拾好東西進廚房。

  “不愧是做娛樂的哈!”洛白悄悄的說道。

  看個他狼狽的樣子,吳燁仔細看了看他臉:“這怎么回事?挨揍了?”

  他回來的時候,還好好的,結果兩個小時不見,就這么狼狽。

  “遇到個女瘋子,我不知道那一任女朋友的女朋友,可能是分手沒有說好話術,對我懷恨在心。”

  “然后偷襲我這個二十多歲的老人家,還給了我一拳,最后…我們極限。拉扯,我看她是女的,就讓她了一拳。”

  “反正,每吃虧。”

  聽著他鬼扯,吳燁一句話都不相信,看情況不嚴重,吳燁打消了和他下樓找人的想法。

  他前女友的女朋友,應該也是女的,也不好動手。

  “到處都是仇人,你可長點心吧!”吳燁說道。

  洛白嘆氣,剛才那個女的放話,要堵他門,他準備在吳燁這里暫避鋒芒。

  “這是意外,本來準備今天去看插排的,結果遇到這檔子事。”洛白感覺自己太倒霉了。

  他都不是那種一次料偶數的人,單純的一個個談的,結果還這么倒霉。

  “你這啥情況?都處的這么好了,不準備介紹兄弟們認識一下?”洛白問他。

  他發現,吳燁家里的鑰匙,凌晨都有,然后還有拖鞋,擺臺上的照片也是他們的合照。

  “上次不是說過嘛,有這個想法,但是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吳燁回答。

  還沒有來得及實施,顏潸潸和洛白都已經被凌晨認識了。

  聽著廚房叮叮當當的聲音,洛白吳燁說了幾句,就準備離開了。

  被人打死,也比被狗糧噎死好,他準備回去看看有沒有人堵門。

  吳燁看他離開了,才去廚房,開始收拾碗筷,凌晨對這些東西,并不熟練。

  “陪人家聊聊天啊!我來弄就好了!”凌晨準備把他推出去。

  免得對她影響不好,還覺得她不懂事,凌晨深刻的記得,有人在的時候,一定要給自己爺們兒面子。

  吳燁搖搖頭:“人都走了,不用演了,多累啊!”

  “走了?”

  吳燁肯定的點點頭。

  凌晨呼了一口氣,然后把圍裙摘下來,套在吳燁身上:“裝賢惠真累啊!”

  想了想,吳燁還是說道:“其實我和他們說過你,所以…”

  “合著我白演戲了?”凌晨問他。

  吳燁點點頭,雖然現實很殘酷,但是吳燁要告訴她,白演了。

  “你為什么不早說?不知道不淑女的人裝淑女,是很難的事情嗎?”凌晨問他。

  邦邦兩拳。

  吳燁干笑,總不可能說,我喜歡看你淑女的樣子吧?

  凌晨感覺白演了一場戲,還以為能建立個賢惠好印象,結果,她早就演不了賢惠角色了。

  “感覺我和小丑似的!”凌晨看著吳燁,氣呼呼的說道。

  吳燁搖搖頭:“你不是小丑,你沒有心理疾病!”

  凌晨又給他一拳,她現在特別特別的澀死。

  難怪洛白的表情那么奇怪,是不是還看看吳燁,大概是問:你女朋友沒問題吧?

  “你是什么樣的人,和別人都沒有關系,我知道,我接受,我喜歡就行了!”吳燁和她說道。

  凌晨撇撇嘴。

  讓她出那么大的丑,不是兩句好話就可以哄好的,起碼五句才行。

  洗完碗以后,凌晨把花放到花瓶里,然后放在吳燁的工作臺上,她特意買的。

  “喜歡嗎?”凌晨問他。

  吳燁點點頭:“我還蠻喜歡花的,不過更喜歡草!”

  凌晨:“……”

  她拉著吳燁去隔壁,她要好好教訓吳燁一下。

  吳燁把她拉回沙發上:“我有事情和你說。”

  凌晨看著他,舉著小拳頭看了看他,意思是你最好正經點。

  “這不是已經馬上五月底了嗎?我就想問一下,你回家過端午節嗎?”吳燁問她。

  馬上就是假期了,吳燁想問一下她是什么安排,如果沒有安排的話,吳燁想安排一下她。

  凌晨搖搖頭:“應該不回去。”

  “那…去我家過端午怎么樣?剛好認識一下我爸媽!”吳燁問她。

  凌晨:“……”

  這…可如何是好?

  現在就見家長,凌晨感覺自己還沒有準備好,感情也沒有到那個地步,她看著吳燁期待的顏色,又不忍心拒絕。

  “沒事,那我就陪你過端午節,到時候我們自己買糯米回來包粽子。”

  吳燁發現她的遲疑和為難,立馬就改口了,不能逼著她做不喜歡的選擇這不是吳燁的本意。

  凌晨點點頭:“可是你爸媽那邊?”

  “我就說陪女朋友,大不了回家那點粽子。”吳燁回答。

  提前和爸媽說一下,他們應該不會說什么。

  凌晨嘆氣:“其實我一個人沒關系的!”

  “以前怎么樣我不管,現在不行!”吳燁拉著她說道。

  凌晨感覺心里暖暖的,有人陪著過節肯定很好,但是吳燁爸媽就得自己過了。

  她把吳燁搶跑了。

  “姐姐,端午節,你準備好艾草了嗎?”

  “你準備不就行…吳燁,你個臭流氓,我打死你…你別跑。”

  家里天翻地覆。

  ------題外話------

  欠更:5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