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02 小雪姐,還記得剛蹦嗎?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剛出電梯的吳燁,其實還是頭一回見到凌晨悶悶不樂的樣子,臉上寫滿了我不開心。

  平時的時候,很難看到她如此不開心,看的吳燁心疼。

  吳燁站在她旁邊,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不開心的時候,你可能需要這個!”

  看到吳燁的時候,凌晨的不開心就被分散了一點,吳燁嬉皮笑臉哄她的時候,她才發現見到他挺好的。

  開心的時候陪她開心,不開心的時候哄她開心。

  “不靠嗎?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吳燁笑著說道。

  凌晨搖搖頭,如果是在家,她還可以考慮一下,在走廊,就不考慮靠不靠的問題了。

  如果在家的話:我靠!

  “晚上陪我練拳啊!”凌晨說道。

  不開心的時候,凌晨喜歡練練拳,效果很好,吳燁則是喜歡刻字,效果也很好。

  點點頭,吳燁表示毫無問題,遲疑的說了一句:“不過不要打人中!”

  上次疼的有點記憶猶新,以前都是看人家疼,還隔著屏幕笑,自己疼了才知道真的疼。

  弱擊,要不得!

  “那是意外!當時沒注意,我不是故意的。”凌晨回答。

  她不可能不知道拳擊規則,更不可能故意,就是一不注意,沒收住。

  天知道,她當時都怕自己的后半生幸福,就毀在了自己手里,她都準備把吳燁送醫院了。

  防狼術練了那么久,誰知道防的第一個,居然是自己對象?

  這是一個痛苦的意外。

  “幸福這種東西,其實很脆弱,只能把握,不能擊打。”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凌晨忍不住笑。

  看她笑起來,吳燁覺得她挺好哄的,不是那種哄不好的女生。

  一邊說話,吳燁把門關好。

  “練拳也可以,不過你要不要先吃飯?”吳燁點點頭問她:“現在餓不餓?”

  “餓!”

  下午沒有吃飯的她,聽到吳燁說吃飯,肚子都開始咕嚕嚕叫了。

  剛才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現在發現了,饑餓感就隨之而來了。

  “都餓的咕咕叫了,就顧著不開心,你傻不傻啊?”

  吳燁對于她這種犯傻的行為,批評的毫不猶豫。

  凌晨捂住耳朵,不聽不聽:“你兇我?”

  女生的必殺技都來了。

  吳燁嘆氣,給她找了點零食放在茶幾上。凌晨拿了一包零食,就跟著吳燁進廚房了,和監工似的。

  粘豆包一個。

  “以后記得吃飽,才有力氣生氣,不要犯傻。”吳燁把圍裙系上。

  凌晨吃著零食,笑瞇瞇的點點頭,看著吳燁一副家庭煮男的樣子,她就忍不住樂。

  其他的不說,以后和她老爹一定有很多的共同話題,都是一個風格的。

  唯一不同的是,吳燁有自己的事業,而且目標比咸魚老爹大了不知多少。

  “放心吧,我又不傻!我其實吃過午飯的!”凌晨回答。

  吃飽了,不光是才有力氣生氣,也得吃飽了,才有力氣打架。

  不開心的時候,找對象打一架就好了,這是凌晨現在的認知。

  砰砰砰打拳那種!

  她以后大概就能明白,吵架的時候,夫妻兩,也是打一架就好了。

  不成功,便成人那種!

  所以對她來說,其實沒有什么是打一架,不能解決掉的問題,現在是,以后也是。

  “我們今天吃什么?”凌晨把零食袋子丟在垃圾桶里。

  她吃的很快,吳燁發現她確實是餓了,不然不至于吃那么快。

  吳燁準備做點她喜歡吃的,誤以為現在也能吃辣了,她能吃的,吳燁基本上都能吃。

  “買了點補充營養,美容養顏的海鮮,等會兒做個刺身給你吃。”吳燁回答她。

  “還能美容養顏?你買了什么海鮮?”聽他這么一說,凌晨就好奇的很了。

  美容養顏幾個字,對女生來說,就和有魔力一樣。

  “已知最大的鉆穴雙殼類動物。”吳燁回答,然后從冰箱里拿出口袋:“知道是什么嗎?”

  凌晨搖搖頭。

  她又不是研究海洋動物的,怎么可能知道是什么。

  好奇的看了一眼吳燁打開的口袋,然后凌晨很無語的說道:“說色神秘兮兮的,這不就是象拔蚌嗎?”

  還以為是什么。

  吳燁點點頭:“人家叫皇帝蚌,美容養顏,補充營養,富含蛋白質,價格還挺貴的。”

  看了一眼,凌晨就臉紅的轉頭了,想到了吳燁剛才說的,什么什么雙殼類動物。

  而且,這玩意兒…讓姐姐一言難盡。

  海鮮,吳燁是真的準備買來自己吃的,主要是寧渠說很好吃,他好奇,準備做刺身試試看。

  “我都沒有臉紅,姐姐,你又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吳燁注意到她臉紅。

  因為凌晨皮膚白,臉紅的時候特別明顯,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還真是曬的,不是她有個雙胞胎姐妹。

  恢復以后,一直都是白皙的皮膚,勝雪的白。

  凌晨看了他一眼,吳燁一臉調侃,凌晨不甘示弱的反駁:“你不臉紅,誰知道你是不是因為自卑!”

  某些人,連皇帝蚌都不如!

  還好實力雄厚,沒被這句話整破防,誰自卑了誰知道?他怎么可能自卑。

  20了解一下。

  吳燁挑了其中一只最大的象拔蚌,放在菜板上,然后看了看凌晨:“咯,就問你怕不怕!”

  凌晨錘了他一拳,然后就跑了。

  還問怕不怕,你踏馬羞不羞?

  跑的毫不停留,只是聽到吳燁的話,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就臉紅的跑了。

  她說自己要去刻字。

  刻字不刻字吳燁不知道,刻骨銘心應該是沒問題。

  “就這?”吳燁笑了笑,姐姐總說自己膽子大,是過來人,還啥都懂。

  其實…啥也不是,典型的實操不行,吹牛得行。

  吳燁打開冰箱,那了一些食材,開始做吃的。

  客廳里。

  凌晨坐在工作臺邊,拿著刻刀在刻字,不過刻刀沒有接觸到石面,一直懸在半空中。

  盯著石頭,凌晨臉紅的發呆,腦子里,都是吳燁剛才說的話。

  她有個疑問,真的有那么…龐然?那么無朋?

  手掌在自己小肚子上對比了一下,凌晨臉更紅了:“到胃?”

  還是漫畫畫的,進宮?

  咳咳!

  不能再考慮這個了,都是混球吳燁,什么話都敢說。

  亂人心!

  凌晨拍了拍臉,讓自己冷靜下來,不再考慮這些事情,管他是不是真的,現在也不考慮。

  至于以后…啊…呸呸呸呸呸!

  “呼!冷靜冷靜!”

  拿著刻刀的凌晨,開始嘗試用吳燁教她的方法刻字,她發現自己,還是有點進步的。

  雖然手把手教學,讓妾身有些不習慣,但是效果挺好。

  刻字,一旦投入,安神靜心,確實一絕,剛才還在考慮象拔蚌的問題,凌晨現在都安心的開始刻字了。

  一絲不茍,認認真真,彷佛回到了以前做考卷的時候。

  她對這種沉浸式的愛好,突然有些喜歡了,每天上班回來,刻半個小時,不失為有趣的事情。

  “姐姐,先別刻字了,不是餓了么?趕緊過來吃飯了!”

  一直到吳燁喊她吃東西,凌晨才回過神,剛才居然投入到忘記時間了。

  看了看手上的石灰,凌晨又看了看自己的作品,今天還算好的。

  去洗了手,坐在餐桌前,凌晨看著吳燁做好的刺身:“你確定這玩意兒真的好吃?”

  她沒有吃過象拔蚌,刺身吃的都是其他的魚,比如金槍魚,雖然貴,但是好吃。

  她還是第一次吃象拔蚌刺身,不知道好不好吃。

  “肯定好吃,你不知道嗎?很多女孩子都喜歡吃這個!”吳燁回答。

  感覺這話怪怪的,但是她沒有證據。

  她可以肯定,吳燁絕對不是說的好話,凌晨拿快子敲了敲吳燁。

  吳燁笑了笑,夾起一塊蚌肉涮了一下:“試試看,好不好吃!”

  沒吃之前,雖然感覺有那么一點點排斥,吃掉以后,凌晨覺得還挺好吃的,不過她沒有說出來。

  實在是羞于啟齒。

  “怎么樣?喜歡嗎?”吳燁問他。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喜歡不喜歡又怎么樣?一定要說出來嗎?

  “其實最喜歡的應該大姐,然后才是姐姐,最后才是年輕姑娘,你應該還不太習慣!”

  凌晨捶他:“呸!”

  聽懂了吳燁的意思,他現在老是說這些段子,明顯不懷好意,有可能就是在鋪墊其他的東西。

  “沒事,現在不喜歡沒關系,以后吃多了,就慢慢喜歡了!”吳燁指著盤子說道。

  凌晨當沒聽見。

  再來一快子,實話實說…刺身很好吃。

  吳燁發現,女生的一大特點,就是口是心非,口不應心,說的不喜歡吃,結果她吃的最多。

  不能因為外在而嫌棄美食啊!

  “喜歡吃就多吃點!大口的!小口吃沒感覺的!”

  凌晨專心的對付著菜,她不參與討論關于刺身的任何問題。

  時間流逝,吳燁煮的米飯,凌晨一個人吃了四碗,她確實是餓了。

  吃飽了的時候,凌晨靠著椅子,懶洋洋的不愿意動彈。

  小肚子撐的很,吳燁看過來的時候,她又收起來。

  女生絕技:收腹術,縮肚功。

  “你這樣不累嗎?”

  凌晨點點頭:“累也比丑要好。”

  吳燁表示無法理解,他又不是沒看到,又不會嫌棄什么。

  休息了一會兒時間,凌晨和他一起收拾碗快,每次吃完飯的時候,凌晨都會一起收拾。

  吳燁洗碗,她就清洗一遍,放到櫥柜里,一邊洗碗,兩人一邊聊天。

  “姐姐現在心情好點沒有?”吳燁問她。

  吳燁又開始犯憨了。

  凌晨白了他一眼:“哪壺不開提哪壺?”

  非要提醒她。

  “你媽媽真那么兇?”

  對于丈母娘很犀利這個事情,吳燁難以理解有多犀利。

  凌晨今天和他說了一下情況,不過本質上,未來丈母娘還是為了她好,應該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年輕的時候可以不講道理,人到中年通常不會這樣。

  凌晨不只是被她說了,還被她撤銷了副總晉升的申請。

  理由就是理由不合理。

  凌晨生氣也是這個,她還不容易找到個合適的人選,直接給她駁回了。

  就想多點時間可以享受甜甜的戀愛,就這點計劃都失敗了。

  這是給她穿小鞋,這是在蓄意報復,反正凌晨是這樣覺得,不然不會申請提交一個小時就駁回了。

  “也不是單純的兇,就是讓人沒脾氣,或者讓人很容易發脾氣。”凌晨總結了一下。

  她不知道怎么樣和吳燁說這個事情,反正她老媽絕對和吳燁老媽不一樣。

  聽她這么一說,吳燁反正更好奇了,畢竟以后,他還得面對丈母娘呢。

  現在吳燁對凌晨老媽的好奇心,很強。

  “有沒有可能,以后丈母娘看我,越看越喜歡?”

  “弟娃兒,人要務實,不要老是想不可能的事情。”凌晨回答他。

  凌晨猜的不錯的話,估計她老媽對吳燁印象一般。現在有可能,都在偷偷的調查吳燁的情況了。

  凌晨相信,她完全做得出來這種事情。

  把碗洗完了,吳燁問她還練不練拳,凌晨搖搖頭。

  直接坐在工作臺前:“教我刻字我覺得這個很有意思。”

  吳燁點點頭,手把手教她。

  凌晨紅著臉學習,今天的吳燁,對了點刻意的意思。

  一邊指導她怎么樣用手拿刀,力氣要往什么方向,筆畫和筆鋒要怎么樣才能刻出來。

  一邊,時不時碰碰她耳朵。

  凌晨雖然臉紅,但是學的很認真,而且還在吳燁的干擾下,學的很快。

  以后孩子應該很聰明!吳燁暗暗想到這個問題。

  她教的很輕松,凌晨很聰明,也難怪,老師都會喜歡學習成績優異的學生。

  學得快,教起來確實輕松的很。

  “怎么樣?”凌晨刻完以后,拿給吳燁看了看。

  吳燁表揚了一句,凌晨笑嘻嘻的點點頭。又開始刻字,吹了一下灰塵。

  一個沒注意,吳燁眼睛里進灰塵了,吳燁揉著眼睛。

  凌晨立馬放下刻刀,看了一下吳燁的情況:“你別動!我幫你吹一下!”

  吳燁點點頭。

  “呼,呼!”凌晨把灰塵吹出來:“好了!”

  吳燁看著近在遲尺的她,無意識的吞了吞口水。

  饞人。

  放眼就是新世界!見山不是山,近在遲尺的峰景。小吳只是想好好的談個戀愛,為什么總有這些場景。

  晃眼!

  “直盯盯的,眼睛還想不想要?”凌晨重新坐下,她發現了,不過沒有多說什么。

  凌晨現在對刻字很有情興趣,準備回頭自己也買一套刻刀。

  “姐姐,你誤會我了,我只是在想,像我這種窮人,以后是不是只能靠山吃山了。”吳燁回答。

  靠山近,不知道能不能吃山。

  凌晨錘了他一下。

  吳燁不正經的時候,她就喜歡捶吳燁。他總是喜歡說這種話,她最近也奇怪,總是能聽懂了。

  討厭這該死的秒懂。

  刻了半天字,凌晨伸了伸懶腰,活動了一下筋骨。

  注意到吳燁目瞪口呆的樣子,凌晨拍了他一下:“黑夜給了你黑色的眼睛,你卻用它來耍流氓。”

  “不是,你又誤會我了,我從小到大都很喜歡兔子,剛才只是在想養兔子的事情。”

  “我決定,等以后養兔子了,一定每天陪它玩一下。”

  吳燁一本正經的回答她。

  當真她單純到,不知道兔子是啥意思嘛?還說的一本正經的。

  “時間還早,出去兜兜風吧!”凌晨說道。

  她今天回來的早,不想上班,找個理由就走了,現在吃完飯,又刻了半天字,都才不到九點。

  難得有一天時間,可以回來這么早,凌晨決定以后直接早九晚五。

  免得連戀愛的時間都不夠。

  吳燁點點頭:“就剩下一輛車了,大G要過幾天才送過來,M8行不行?”

  大G還在黃原哪里,吳燁最近。都是開M8。

  “怎么可能不行,跑車兜風更帶勁。”凌晨挑眉,眉飛色舞的說道:“姐姐教你彈射起步。”

  帶你裝比帶你飛,帶你飛進垃圾堆。

  戀愛中的人,總是突發奇想的,和發神經病一樣,天馬行空,無跡可尋。

  兩人開著車,從地下停車場出發,還沒有大G貴的M8,風馳電掣的,跑的比大G快多了。

  凌晨開車,吳燁坐在副駕駛。

  出了城市以后,凌晨踩著油門,推背感在車子的咆孝聲里逐漸強烈。

  晚上的四車道,這個點車子已經不多了,路直的不行,簡直太合適開快車了。

  吳燁提醒她注意安全,凌晨答應一聲,看著導航上的限速提示,一腳油門踩到接近200碼。

  咆孝聲傳出去老遠。

  “哈哈哈,過癮慘啦!”吼了一聲,凌晨才慢慢把車速降下來。

  心情好了,凌晨就沒開快,剛才她也是,把車速控制在能控制的范圍,安全問題她還是很注意的。

  和吳燁在一起,得注意安全。

  嗡,嗡,嗡!

  三輛超跑消失在他們前面,凌晨看了看吳燁:“我們是來兜風的,他們是來找牛頭馬面的。”

  姐姐,人間清醒。

  在外面兜了一圈,就回家了,凌晨提醒他,明天早上要晨練,晚上早點會。

  吳燁說他一個人睡不著。

  凌晨對著他揮了揮小拳頭,然后就關門回家了。

  給狗子把狗糧倒好,凌晨窩在吊床上,看了看手機上的未接電話,給田甜回了過去,她打了好幾個未接電話。

  然后敲門聲,沒多久就響起來了。

  狗子看了看凌晨,凌晨偏偏頭,狗子去開門。

  田甜來了。

  一只手提著零食袋子,另一只手揉了揉星星,她有好多話想和凌晨說,還特意帶了零食過來。

  暢聊!

  從吊床上下來,凌晨盤坐在沙發上,在吳燁哪里,她從來不會這樣,甚至不會張腿。

  總感覺…會有很奇怪的事情發生。

  回家了,就是怎么自然怎么坐。

  “你和你爸談的怎么樣?”凌晨問她。

  田甜也窩在沙發上,笑嘻嘻的回答:“不怎么樣,談崩了,他叫我相親,我不去。”

  她這幾天辭職在家,日子過的逍遙自在,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今天去了遠一點的地方玩了一圈。

  回來都十一點了。

  銀行卡都是自己的,她爹也沒辦法凍結她的錢,拿她沒有辦法。

  那些能被凍結銀行卡的,不是電視劇就是渣渣,用的絕對不是自己的卡。

  “小雪姐,我發現你這幾天太忙了,我本來有好多事情準備和你說!你一直沒空。”田甜回答。

  凌晨撕開一包零食,坐在她旁邊,準備聽聽她說的好多事情。

  這幾天,不是忙工作,就是和吳燁一起的,面包和愛情,都挺重要的。

  “小雪姐,剛蹦你認識嗎?”

  凌晨:???

  鋼蹦她怎么可能不認識,傻子才不認識鋼蹦,為什么問這么白癡的問題?

  “你說的是那種鋼蹦?一塊的?還是五毛的?”凌晨問她。

  她有點搞不懂田甜的腦回路。

  就像是突然之間有人問你:你認識現金嗎?

  就感覺很離譜。

  田甜搖搖頭,糾正她:“我不是說的錢,我是說人!上次你和吳燁逛街,我偷偷跟在后面……”

  “等等,你跟在后面?”

  凌晨發現了華點,她要是不說的話,凌晨都不知道還有這個事情。

  居然偷偷跟著她,她說的,應該是和吳燁一起,去弄牽手擺臺那天。

  只是凌晨沒想到,田甜居然在后面跟著的,還好最開始沒有牽手。

  田甜尬笑,一不注意說漏嘴了。

  “那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遇到了一個人,他說他叫剛蹦,然后他還說,特別特別的喜歡你!”

  我也很喜歡很喜歡鋼蹦,如果夠多的話,但是我不知道鋼蹦居然也喜歡我。

  事情越發的離譜了。

  “他是那種,真的很深情的那種,喜歡你喜歡的掏心掏肺,你不記得他了?”

  田甜覺得,這么一個人,怎么著都不可能忘掉,看凌晨的表情,她好像完全沒有印象。

  凌晨微微仰著頭,手撐著下巴,認真的思考,時不時皺眉,絞盡腦汁,還是沒有想出來。

  她什么時候認識個剛蹦了?她倒是認識鋼蹦。

  所以她很直接的搖搖頭,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情況。

  “不是吧,小雪姐,人家那么喜歡你,你居然完全沒有印象?”田甜吃驚。

  果然是自古深情留不住,還是小雪姐的追求者太多?連深情的剛蹦都顯得如此渺小。

  凌晨點點頭,雖然這樣是,顯得她像個渣女,但是她確實是不記得認識這么一個人。

  很認真的想過,沒有這個人。

  “你不要這個表情,你確定他叫剛蹦?”凌晨問她。

  田甜肯定的點點頭。

  “他也在跟蹤你,我們碰巧遇到了,然后他和我說了很多,把我感動的一塌湖涂,還請我喝了奶茶。”

  她雖然賠了一條Lv的褲子,不過那不是什么大問題。

  哪個故事,他到現在都記憶猶新的,怎么可能記不住人家名字。

  “問題是不認識啊,你會不會被騙了?”凌晨問她:“而且他為什么跟蹤我?”

  “人家喜歡你啊,聽說你有男朋友了,特意看看什么人和你在一起了,結果是吳燁。”

  “他雖然喜歡你,但是卻很大度,還說你和吳燁很般配。”

  “喜歡你的這個事情,說的有鼻子有眼的,怎么可能騙我?再說了,我是那么好騙的?”田甜反駁。

  就這樣,還說自己不好騙呢,她都無力吐槽了。

  凌晨大概知道了,她一定是被人忽悠了,她自己還沒有發現而已。

  田甜很聰明,但是抓到點的話,她又很好騙。

  “好吧,不管是鋼蹦還是剛蹦,我不認識,你想說的就是這個?”凌晨問她。

  鋼蹦這個事情,凌晨不想討論了,顯然不可能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她有對象,這個事情對她來說,就當個笑話聽就行了。

  田甜搖搖頭,把零食放下,一臉嚴肅的和她說道:

  “小雪姐,我跟你說,你也被賣了!阿姨現在知道你談戀愛了。”

  “給我打電話了,問我你是是什么情況,你指定是被人賣了。”

  這個話,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總不能說,自己是被老爹出賣的。

  而且她老媽打電話給田甜也在她預料之中。

  凌晨一臉的復雜表情。

  看表情,田甜就知道她內心翻江倒海的,都和她說過,要注意這個問題,小雪姐非是不聽。

  現在知道吃虧了吧?

  早聽她的,肯定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田甜拍了拍她肩膀,以示安慰。

  “不過你不用擔心,你是假的談戀愛,又不是真的,阿姨不會說什么的,我已經給她解釋過了。”

  田甜挑眉,一臉夸夸我的表情,彷佛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她怎么說的?”這個事情,發展但我現在,凌晨很裂開。

  田甜這里,她在想以后要怎么和她說清楚,才能讓她不芥蒂。

  田甜拿過手機,把錄音放給凌晨聽了一下。

  “語氣到最后有些奇怪,大概是覺得你幫我報仇很幼稚吧,或者覺得我們傻。”

  這個猜測,凌晨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來的,反正就很離譜。

  田甜還很認真的,和自己老媽解釋了一下前因后果,以及凌晨現在在辦的事情,都是為了她。

  天知道,當時她老媽是什么想法,肯定覺得她把閨蜜騙的和傻子似的。

  她要是有辦法,何至于此?如果能直接告訴田甜,她早就說了。

  “知道了就知道了吧,回頭我和她說一下就行了。”凌晨說道:“吳燁那邊,現在進度還挺快的。”

  得和她透露一些消息,還得預防她以后再偷偷跟著。

  田甜驚喜的看了看她:“快搞定了?哈哈,到時候就能看到他悲傷的樣子了。”

  一定是悲痛欲絕,傷心難過,想想她就覺得開心。

  對于田甜來說,這是個好消息,凌晨則是拍了拍額頭。

  畢竟,分手暫時是不可能了,談的好好的,怎么可能分手。

  “小雪姐,我發現你演技簡直太棒了,簡直是天衣無縫,而且自然而然,看的我都以為,你真的和吳燁談戀愛了。”

  準確答桉。

  很不巧,確實是這樣的,還真是在談戀愛,她是假戲真做。

  “還行吧!”凌晨底氣不足的回答。

  田甜拍了拍她:“簡直是影后水平。”

  表情復雜的凌晨,看了看她,然后笑著回答了一句低調低調。

  田甜認真的想了想:“我要說的就是這些,都說完了。”

  凌晨松了一口氣:“我知道了。”

  話題總算是完了,她現在,不想再田甜面前討論感情問題,這個事情很復雜。

  “你還準備和你爸耗著?”凌晨問了她一句。

  田甜嘆氣,點點頭,現在也沒有其他的法子:“到時候我窮了,記得照顧我一下。”

  凌晨的錢都在理財里,她窮的連大G都買不起:“不是錢都好說,錢我沒辦法。”

  “我還有一個多億呢,不用擔心錢的問題,而且這幾天,我準備去找一下那個造船的,從源頭解決問題。”

  這個辦法,凌晨倒是覺得還不錯,見一面,好好談談,然后就都說不行,就算是給家里一個交代了。

  “你呢?阿姨會不會給你安排相親對象?”田甜問她。

  凌晨搖搖頭。

  他們不會,都已經說清楚了,她可以放心談戀愛,不需要擔心這些問題。

  “羨慕!”

  田甜覺得小雪姐真幸福,不需要擔心難么多,也不需要吵吵鬧鬧才能爭取自己的立場。

  可以自己選擇自己喜歡的人,她就不行了,家里什么都要管。

  田甜待了很長時間才回去,要不是因為凌晨第二天,早上就要去上班,她還能說很多。

  抵足而眠,聊一晚上。

  凌晨打著哈欠洗漱的時候,隔壁的吳燁正拿著手機,瘋狂的拒絕寧渠的添加好友的申請。

  寧渠直接用顏潸潸的號發來消息,吳燁彷佛看到了滿天狗糧。

  “就是不同意!氣死你。”吳燁喃喃自語的笑著。

  一遍和黃原他們聊著天,寧渠也在加他們,不過大家都沒有同意。

  第二天的時候。

  吳燁去幫簫富貴他們搬家,找了一個搬家公司,把車開到了簫富貴家樓下。

  如果不是師傅老司機,那條路車都開不進去。

  簫富貴家里。

  吳燁和簫老爺子說著話,本來準備幫忙的,簫老爺子不讓。

  吳燁注意到他的表情,他有些舍不得這里,這里他們住了很長時間,周圍的鄰居都熟悉了。

  突然之間搬家,大概還是不習慣,也有些舍不得。人老了就喜歡找人嘮嗑,換個地方住,還得重新認識老頭。

  吳燁坐在椅子上,喝著茶水,簫老爺子是個有底蘊的人,簫小妹熟練的泡茶手法,就是他教會的。

  簫富貴說,他家老爺子,喝完一口茶就能判斷茶葉的情況。

  吳燁不相信,剛才簫老爺子給他上了一課,他真的能說出來茶葉是什么時候摘的,也能說樹齡,還有產地。

  吳燁覺得很神奇。

  簫富貴胸妹,在收拾東西打包,吳燁無所事事,只能陪簫老爺子嘮嗑。

  搬家的事情,是簫福貴確定好的,吳燁來之前,他們一家人已經商量好了。

  吳燁把簫小妹的事情也辦好了,花了好幾個大紅包。

  沒拿紅包之前,這個事情不是那么好辦,只能盡力而為。

  拿了紅包以后,這個事情包在我身上,今天就辦妥。

  氪金一波,吳燁順利把事情辦完了,解決了最大的問題,簫富貴就準備搬家了。

  他是為了妹妹可以學習條件好點為了老爺子可以經常曬曬太陽,有人陪他說話。

  其次才是下定決心好好工作。

  老爺子則是為了他們兄妹的前途,還是選擇了答應。他很清楚,人一輩子都沒有多少機會,能有機會就得好好把握住。

  至于簫小妹,則是在憧憬自己的大房間,考慮著新同學好不好相處等等。

  總之,他們一家人,被吳燁點燃了名叫希望的火把。

  簫老爺子很感謝吳燁:“謝謝你了小吳!也替我謝謝你爺爺。”

  吳燁心地好,肯定不止是單純的心地好,里面肯定還有吳燁爺爺的因素。

  一大把年齡,很多東西,他其實看得清清楚楚。

  吳燁搖搖頭:

  “您這話說的就見外了,您和我爺爺是朋友,您可別跟我客氣,爺爺知道了,得抽我。”

  吳燁也不是為了感謝才幫忙,互惠互利!他有目的,簫富貴也是一樣。

  簫老爺子嘆氣,看著窗外的陽光,陽光格外的吸引他。

  他已經很久沒有好好曬太陽了,不過條件特殊,他一直都沒有提過這個問題。

  “這些年,他們兄妹沒有少吃苦,我倒是拖累了他們!”簫老爺子說道:“所以我得謝謝你!”

  吳燁受寵若驚。

  幫他們只是小事情,花了點錢,一天功夫不到,就賺回來了。

  簫富貴正低著頭打包行李,裝做沒有聽到,也沒有說話,顯然這種話聽了不是一遍兩遍。

  以前他還會反駁幾句,現在就當沒有聽到。

  能帶走的東西,簫富貴都準備帶走了,那些帶不走的就算了。東西打包好了,吳燁看著搬家公司的員工把東西搬走。

  簫富貴家里,開始空起來。

  不止是簫老爺子才感覺復雜,他們一家人都有這種想法,哪怕是年齡最小的簫小妹。

  吳燁拍了拍簫富貴的肩膀:“新生活要開始了,以后只會越來越好。”

  簫富貴點點頭:“謝謝!”

  樓下,簫老爺子杵著竹子拐杖,和不少老爺子道別,簫富貴也和很多熟悉的鄰居朋友道別。

  吳燁看的感慨萬分,問了一下旁邊的簫小妹:“你沒有朋友要道別嗎?”

  簫小妹搖搖頭,給吳燁一個天真爛漫的笑容:“大哥哥,我早就和朋友說好啦!有時間會回來看他們的。”

  她還小,可能沒有那么多離別的傷感,只有對新家的期待,對新朋友,新同學,新房間的期待。

  這樣也挺好的,吳燁笑了笑:“你哥哥有駕照嗎?”

  簫小妹疑惑:“那是什么?”

  還準備從黃原哪里弄個二手車,吳燁買的話完全是白菜價,花不了什么錢。

  不過不知道簫富貴有沒有駕駛證,吳燁暫時把這個想法壓下來,等他們告別了朋友,吳燁才開著車帶他們去新家。

  車是凌晨的,吳燁的M8坐不了那么多人。

  車上,簫老爺子問道:“小吳,你對象的車吧?”

  吳燁問他:“您老怎么看出來的?”

  “做廚師,不光得舌頭靈,鼻子也要靈。”簫老爺子說道:“回頭給你幾個單子,自己拿著學!”

  吳燁詫異的看了看簫老爺子。

  “您這樣我可就不見外了啊!您給的東西,指定都是好東西。”

  簫老爺子笑的爽朗:“放心吧,你肯定喜歡。”

  吳燁知道他是感謝,也是抹平人情,他拿出來的東西,肯定不是什么簡單的東西。

  還是那句話,底蘊這種東西,很多人都沒有,哪怕是有錢都沒有,得沉淀才有,得傳承才有。

  簫老爺子無疑是個有底蘊的人,所以簫富貴以后也是。

  他們可能沒有那么多錢,但是底蘊吳燁望塵莫及,爺爺都趕不上簫老爺子。

  他給吳燁東西,現在才說,也是留幾分傲骨,老爺子骨子里,還是有傲骨的。

  “老爺子,我謝謝您了!”

  “老頭子才應該謝謝你!你是個好孩子。”簫老爺子靠著座椅回答。

  吳燁笑了笑,這是真心換真心,老吳的道理或許沒有錯,他的道理也沒有錯。

  到了新家以后,吳燁在停車場停好車,簫富貴和吳燁一人拿著一個行李箱,這里面都是些老書,還有各種小盒子,反正都是好東西。

  兩個箱子,價值千金,這就是吳燁說的底蘊。

這是個中  檔小區,吳燁沒有選高檔小吳,這里老人孩子都有,向陽,而且綠化好,也方便。

  主要是距離學校和新店都近。

  帶老爺子看了看環境,他滿意的摸著胡須:“你這孩子,有心了。”

  吳燁笑嘻嘻的回答:“以后您就知道我是個牛皮糖了。”

  搬家公司的人還沒有到,簫富貴拿出鑰匙,打開防盜門。

  “哇!好大的房子!”這是簫小妹的感慨,簫富貴爺倆,倒是平平澹澹。

  簫富貴第一時間去看了一下廚房,滿意的對著吳燁笑了笑。

  老爺子坐在陽臺的藤椅上,陽光灑在他身上,他舒適的瞇著眼睛。

  粉紅色的房間里,簫小妹坐在床沿邊,摸著彈黃床,按了按,對著門口的吳燁說了聲謝謝。

  這一天,吳燁感覺心里暖暖的,不知道為什么,就是臉上的笑容止不住。

  晚上吃完一頓舔干凈盤子的飯菜,吳燁恭恭敬敬的結果簫老爺子遞給他的幾張紙。

  因為簫老爺子說:都是好東西,別糟蹋了!

  ------題外話------

  欠更:13

求一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