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81 凌晨: 達咩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又是一天好日子。

  吳燁早上去上班的時候,在路上碰到了一個穿著充氣太空服的小寶貝,吳燁停車禮讓他們的時候,他還給吳炸鞠了個躬。

  吳燁樂的不行,大概只有三四歲的小寶貝,又懂事,又可愛,他感覺喜歡極了。

  就是那一瞬間,吳燁突然想要個孩子,就是那種可可愛愛的寶寶,一定很有意思。

  一個好像不太夠,多有幾個就更好了,也不知道凌晨愿不愿意?

  改天穿好防護服,和她商量商量。

  “或者怎么樣才能跳過老婆這個步驟,擁有一個這種小可愛呢?”吳燁一直目送小可愛離開。

  蹦蹦跳跳的樣子,活潑可愛,他好快樂的,不自覺的讓人跟著開心,可愛的小孩子,真是治愈的不行!

  吳燁想著,等自己有孩子了,也給他把這種衣服安排上,自己也搞一套當親子裝。

  不能看了,騙人生孩子系列!大眼睛可可愛愛的,萌萌噠的寶寶都是別人家的。

  凌晨也是大眼睛…不知道可不可以?

  吳燁準備回頭問她一下,她還有沒有小時候的照片,對照一下。

  嘟嘟!

  后車催他了。

  一腳油門,吳燁把車開出去,然后看著一個開轎車的年輕人,給他一個中指。

  看著他呼嘯離去,吳燁看著車標,撒撒嘴。

  在下個路口看到他了,追尾了一輛百萬級大奔“哈哈哈哈…然你跑那么快。”吳燁也給了他一個中指拾都給他氣綠了只是讓個人,其實沒有耽擱幾秒鐘,結果對方給他中指,生怕飛的不夠快似的。

  到了店里以后。

  吳燁就開始擺爛了,守店燁今天的工作還是守店。同樣是開個店,人家忙前忙后的,腳不沾地。

  吳燁卻咸魚的很,找不到多少事情做,最多就是幫幫忙,其他時間都是閑著馬東西今天是坐網約車來的,下車以后還和司機聊了半天,注意到司機是個女的,吳燁還提醒了他一下,注意點影響比較還沒有離婚,就和人家聊的那么火熱,昨天有魏武遺風的大哥就是前車之鑒吳燁不希望他也有建安風骨,免得到時候被人家老公酒瓶招呼。

  馬東西聽到吳燁的話,有些哭笑不得:“老板,那是我老婆,你想什么呢?”

  吳燁才恍然大悟,馬店長的老婆,居然是個司機,他確實是沒想到。

  掛檔起步熟練至極,一看就是老司機了:“嫂子開車開得好啊!”

  馬東西點點頭,笑著回答:“她現在開車賊溜。

  看情況,感情恢復了一些,吳燁覺得挺好的,愛情還不夠堅固的時候,就被柴米油鹽打敗的話,很遺憾的。

  吳燁只是提醒一句,真正想通的還是馬東西自己,想通就好了。

  果然啊,夫妻之間,沒有什么是打一架不能解決的,如果不能,就多大一架。

  “只是沒想到嫂子今天還出車!”吳燁看了看馬東西。

  馬哥…一般啊!

  馬東西尷尬,這意思可太明顯了,總不能說過了28以后,就開始慢慢打不過了吧?

  “馬哥,白瞎你這身材了。”吳燁椰榆。

  北例不是完全對吧?

  巨無叭!

  “工作時間,老板你正經點!”馬東西不想討論這個話題了。

  年輕的老板喲,以后你就知道,其實我們沒有什么不同。

  都會有衛生紙恐懼癥誰不是年輕的時候,牛比過來的,以前他也吹牛比,奈何現在熱盅不怕冷雀。

  我本來就是正經人,是馬哥你想歪了!”吳燁回答。

  不再搭理他,馬東西去忙了。

  店里還有很多事情,還要打電話讓人把原材料送來,還有調料也不太夠,蔬菜水果也要拉回來,先洗好。

  老板只管發工資,才不知道很多事情都沒有做呢!

  老板張張嘴,東西跑斷腿。

  吳燁看了看手機時間,馬上快上班了,員工一個個到齊,他們開始忙,吳燁又開始混日子了。

  又是只賺十幾萬,枯燥且乏味的一天,這生活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實在是無聊,吳燁打開小群,

  各位!來個車!吳燁發消息炸群。

  .柯達發出靈魂填空題。

  希望你自覺點,答案填上再交卷。吳燁回了一個消息。

  可達已經匿了,今天他們在忙,沒空安排車展,都沒有在群里發消息。

  畢竟賺的錢有自己的一份,吳燁就沒有打擾他們了,不能是非不分。

  拿出一本書,吳燁開始消磨時間,在這邊他也備了幾本書,就是為了無聊的時候消磨時間的。

燒鯰阿兵  這是一本菜諾,燒鯰魚的菜諧,阿兵是作者,也是廚師本人。

  很好看,吳燁墻裂推薦。

  或市另一邊的俏麗madr美容院里,吳太太和朋友在做美容吳太太一般一個星期回去一次美容院,基本上都是和朋友一起約好了去。

  偶爾也會有朋友,帶新朋友一起去,大家會互相認識一下,拓展一下圈子很多時候,老婆的人脈,其實就是老公的人脈,老吳每年的招待業務和年會業務,吳太太都能給他拉不少單子。

  自婦兒的枕邊風一些時候比臺風都好使。

  美容院也是吳太太她們朋友開的,對她們的優惠力度很大,也算是她們聚會的比較多的地方。

  美容院里,她們七八個人,頂著七八張黑漆漆的臉,只能看到五官。

  話題聊著聊著,又聊到孩子身上了,其中一個中年女人說,自己閨女一直沒有對象,可愁人了。

  吳太太的朋友,就和吳太太說,她家吳燁還是單身,可以聊聊這個問題“吳太家也是十位數的家底,你們這情況,剛好是門當戶對,以后孩子基礎反而更好了。

  聽到介紹以后,對方有點意動,門當戶對好啊,大家有共同話題,條件也差不多匹配。

  “吳太,你們家公子,現在也在公司里任職嗎?”愁閨女沒有對象的太太挪了一下位置,坐在吳太太身邊。

  她的語氣熟絡的很,雖然才和吳太太初次見面,卻像是老朋友一樣。

  “您可別抬舉他,什么公子,就是個逆子,現在自己在外面混日子呢!”吳太太笑著回答。

  她們很少拼兒子,說到孩子這個話題,基本上都是孩子不聽話,或者孩子有孩子,或者孩子還是單身等等聽到吳太太這個話,對方反而更高興了。在外面混好啊,起碼證明不是個啃老族,敗家子。

  “你可別聽吳太謙虛,聽我家老韓說,小燁現在一年賺個上千萬可不難。”另一個和吳太太熟悉的朋友說了一句。

  地知道的東西多一些,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她們家孩子就沒有那么勇敢,還在家里當米蟲。

  現在的孩子作息奇怪的很,白天睡覺,晚上出門,黑白顛倒的。

  “哪有那么離譜,他就是為了說給你們家小韓聽的。”吳太太可不敢吹牛,萬一以后吳燁灰溜溜虧了,吹牛就變成笑料了。

  別看大家和氣,真要是情商太低的,別人說幾句,就開始大肆夸獎自己孩子,大家就煩了。

  千來萬,那真的不錯了,我們家孩子都二十八了,一年也就賺這點錢。

  個太太回答。

  “我們家那個臭小子,現在就只知道花錢了,以后我都不知道怎么辦。”另一個太太嘆氣。

  “我們家那個也是,羨慕吳太和董太,孩子出息。”

  “吳太教育孩子有一套的。”

  你一言我一句的,吳太太有些不好意思,她可沒有說的那么好大家聊天聊到孩子,也不是攀比孩子,大家反而都挺謙虛的。她們這個小圈子,都不太喜歡那些炫耀的人。

  ,都被她們淘汰了。她們就圖一個舒適愉快,剛好大家家庭條件相差不大,才和她們玩到一起去。

  每次以前聚聚,就包包來說,大家都背差不多的,誰也不會刻意背個貴的。

炫耀誰會喜歡?除了自己開心家都不開心  “吳太,我們交換一下照片吧!到時候讓孩子看看。”

  吳太太愣了一秒,最終還是添加了,把吳燁的丑照發了過去。

  說真的,她已經盡力發最丑的照片了,但是效果并不好。

  “這孩子真俊,不知道暖暖喜不喜歡,我是挺喜歡的。”收到照片的太太滿意的笑著說道。

  這都喜歡?丑成這樣了都不行啊!

  吳太太只能應付的笑了笑:“喜歡就好,萬一成了,還得丈母娘喜歡才行。”

  內心很清楚,成不了的!吳燁都有喜歡的姑娘了,只是剛才被朋友搶先了,要不然她都拒絕了。

  本來就沒戲的事情,何必白費功夫呢?

  “哈哈,就看孩子這么想了,不知道有沒有做親家的緣分。”她并沒有注意到吳太太的表情有些不對勁。

  確實是挺滿意吳燁的,照片其實并不丑。

  吳太太也收到了一張照片,一個有的嬰兒肥,短頭發,戴著眼鏡的可愛女孩子“這閨女真可愛。”

  我們家這閨女,性格很好的,學歷也不錯”她開始了自己的閨女推銷話術。

  被推銷的吳太太,聽她說話,偶爾也會點頭附和一下,看樣子,她們倒像是聊的火熱。

  其實對這個新朋友,吳太太感覺還不錯的,其實挺遺憾的,吳燁現在都有喜歡的姑娘了。

  早點遇到多好啊!

  早點遇到的話,可能還有戲,現在自己家的牛,已經被人家給偷走了。

  面對這種情況,她只能應付過去,以后的親家,不知道有沒有她這么好的性格脾氣偏偏喜歡這種事情,就是不講道理的,孩子喜歡什么人,父母沒辦法替他做決定。

  “最近喜歡珠光寶氣的譚太太,好像特別的安靜啊!都沒見她炫耀新的首飾。”

  話題突然變成了其他的,聽到這個話題,吳太太沒有說話,她只是靜靜的聽著譚令和老吳不對付不是一天兩天了,吳太太知道情況,她不幸災樂禍都很好了。

  “你還不知道啊?她們家都開始變賣家產了,聽說是孩子闖禍了,窟窿太大。”張太太回答“張太,細嗦。”

  “具體是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然后這樣這樣”張太開始分享新的話題又開始了,大家時不時驚呼,時不時嘆息,時不時仿佛看到了未來。

  不約而同的,第一個相法都管好,要讓他注意騙局。

  吳太太旁邊的朋友碰了碰她:“你們家老吳…現在不準備咬老吳和譚令都是做酒店的,這是一個痛打落水狗的好機會。

  搖搖頭,吳太太回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管這些的。’

  時外,都是這樣說,她就是個咸魚家庭主婦,公司的事情,她一概不知。

  “也是,我也不管那些事!”

  地才想起來應該私底下問的,現在人多,吳太太肯定不會說吳太太不是沒有聽老吳說過,就是不想談這些東西,免得言多必失。

  “教育孩子還是很重要的。”

  個太太聽完過程以后感慨“對,教育得從孫子開始。”有太太打著孫子牌亂殺。

  “我們家二胎也快了,我也要注意一下。”又有太太回答。

  “你們家用的是什么奶粉?”

  “那種痱子粉效果更好?”

  “洗澡去的那家店?”

  她們的話題更熱了,吳太太感覺哇涼哇涼的,吳太太聽到這個,第一時間沉默了。

  她連兒媳婦都還沒有,哪有資格討論孫子的問題。

  自己家的逆子,一點都不努力,人家的孩子都在打醬油了,他連對象都沒有。

  大唐烤肉店。

  吳燁在店里打了好幾個噴嚏,拿著紙擦了擦鼻子。

  “也不知道是誰在想我?”吳燁嘆氣,根本不考慮他打噴嚏受不受得了。

  就剛才一會時間,他打了好幾個噴嚏了,一直都沒有停。

  還以為自己受涼了。

  “可能是小心在想你,老板,你不知道,小心饞你很久了!”

  來拿酒水的服務員小姐姐,剛好聽到他的話,順便就和吳燁開了個玩笑。

  吳燁看了看她,笑起來:“你是讓我小心嗎?

  小心不是趙可心,而是另一個女生,叫曉心,一個大大咧咧的姑娘,什么話都敢說。

  現在的女孩子,很多人都是一口虎狼之詞,男生都能被說的不好意思,她們卻可以全然不懼。

  “我倒不是讓你小心,我是讓你祝意!”服務員小姐姐回答道。

  吳燁:

  面前這個服務員小姐姐,她就叫祝意!重點是這個。

  套路多得很。

  最近這些服務員姑娘,時不時的就撩他,她們那么多人,一起欺負吳燁他一個。

  吳燁怎么可能是那么多人的對手,很多時候都完全不是對手,只能任由她們過癮。

  調戲老板,讓她們樂此不疲,都快當成娛樂活動了。

  忙的時候,就一個一個來,不忙的時候,就幾個,或者全部一起來。

  關于自己被員工撩這件小事,吳燁很無奈。

  小姐姐笑嘻嘻的,自己拿了一瓶白酒,然后說了一句“老板,記得要注意啊!”

  吳燁被她逗笑,她們膽子越來越大了,大家熟悉以后,她們知道吳燁的深淺了,她們也越發無法無天了。

  知道吳燁的深淺,

  桃可不知道的底線,什么都敢說。

  雖然吳燁被撩了,偏偏她們工作又做的很好,完全沒有挑的,而且她們下班晚。

  吳燁也時不時在群里發紅包,獎勵她們。偶爾買點好點的食材,

  午沒有人,大家就在一起弄東西吃馬東西說,吳燁這個白臉唱的太好了,他的黑臉壓力很大。

  確實和員工關系處太好了,不好管理,這個問題,吳燁被馬東西開會點名了。

  以后來店里少了就好了,確實是魅力太大,心太軟,沒辦法。

  她們每天忙的腳不沾地,下班之前都累困了,吳燁不忍心。

  再說包餃子,做小龍蝦,吃火鍋都是人家姑娘們下廚弄的,趙師傅可不擅長做這些東西。

  店里的氛圍,現在倒是越來越好了,大家和和氣氣的,工作也積極。

  坐在前臺,吳燁把酒補上,他有點輕微強迫癥,不協調感覺不舒服剛坐回椅子上,消息就來了。

  叮咚!叮咚!

  吳太太又給他發了張照片,然后還附帶了一條消息追到那個漂亮姑娘沒有?人家要是不搭理你,就退而求其次好了,這個閨女也不錯,關鍵是她媽媽喜歡你。

  看這意思,沒有直接讓自己去相親,那還行,吳燁松了一口氣。

  抱歉,我不喜歡她媽媽!

  不用,您別瞎操心,我這邊進度很明顯!吳燁回消息給她。

  才認識這么短時間,進度已經算是快的了,再快也不現實。這都是吳燁努力的結果,大家好感濃度已經很高了。

  你就說距離我抱孫子還有多久吧?別扯那些有的沒的。

  今天她們又開始炫耀孫子了,你都不知道,每次你媽我,聽到這個話題,就只能躲在角落。

  我們同樣的年紀,和朋友都有代溝了!人家都在討論奶粉,討論母嬰用品,我連那些牌子我都不懂啊!

  大家分的有孫子,結婚的,戀愛的,單身的,單身還沒出息的,你和最后一個快沒有區別了!

  人家張太太,都氣的打電話罵了兒子一頓,我還有點理智,現在都沒有罵你!

  好了,媽難得拜一件事,你趕緊把對象給我找到!不然我都不好意思出來和她們聊天了。

  吳燁:“……”

  吳太太發了很多消息,說的吳燁有些哭笑不得。孩子媽媽都還沒有搞定呢,去考慮孩子那么遠的問題,可不現實。

  飯要一口一口,這不是其他事情,還能加快進度,按照計劃來,心急吃不了好豆腐。

  等我追到了告訴您!企吳燁回了個消息,吳太太沒理他了。

  大概是有點失望了,沒有回消息時隔多天,吳燁一點進度都沒有。

  吳太太明明就不是奶奶圈的人,卻混進奶奶圈里去了,吳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那些二十七八的大哥,肯定很多都結婚了,吳燁才二十二,他怎么比?

  吳燁放下手機。

  現在的吳燁,已經開始逐漸臉皮厚起來了,開始自動過濾來自老媽的催對象,催婚,催娃了。

  果然,什么話都是,只要說多了以后,聽的人就開始毫不在意了,什么都怕習慣!只要習慣了,哎,就不當回事了。

  吳燁現在就是這種感覺,歸根結底,沒辦法一蹴而就的事情,催也沒有用。

  不是催就能解決問題的,感情這種東西,除了意外干涉,很難跳級。

  吳燁還像貼貼呢,不得不考慮凌晨羞羞的鐵拳。

  你可以貼貼,她也可以鐵鐵,就問抗不抗揍吧!

  吳燁還有很多撩她的話,其實沒有說出口,贊了很多情話,想說給她聽。

  “老板?你這是撿到錢了?突然這么高興!”馬東西注意到他的表情。

  表情變化有點劇烈,馬東西感覺和跑馬燈似的,不過作為過來人,

  一眼就看出來了,老板墜入愛河了。

  談戀愛了,或者是有喜歡的人了,才是這種春天表情。

  吳燁笑了笑:“有些事情想開了而已!”

  想開了,就沒有那么多煩惱了,躺平就好了,只要我放棄自己,就沒有人能拯救我。

  還是按照自己的原定計劃來,不改變了,年紀輕輕的,當什么奶奶,再等幾年。

  吳太太的要求被吳燁單方面否決了,當然吳燁不敢當她面提。

  想開了?”馬東西驚訝:“我說店里的妹妹怎么都撩你不動呢!”

  吳燁“你能不能正經點?”吳燁吐槽。

  看著老實的馬店長,好像也不是什么老實人,吳燁沒想到他還會開玩笑,一直都是一本正經的。

  “老板相不了而口”馬東西把吳燁早上的話還給他。

  吳燁:“…”

  馬店長都已經開始伶牙俐齒了,吳燁還有點招架不住。

  “老板,你談戀愛了吧?”馬東西問道。

  吳燁一愣,居然被發現了,有那么明顯嗎?

  “我不是了解老板你的私生活,而是想了解一下你的戀愛計劃,和店里有沒有沖突,畢竟戀愛比較耗腦子。”

  馬東西已經很含蓄了,但是吳燁知道他意思是戀愛會沒腦子。

“不會,我談的時候,店里已經全權交給你了。”吳燁回答他關系到他的職業生涯,這個問題可以問,吳燁也會回答  “好的老板!”馬店長又去忙了。

  雖然枯燥沒什么事情做,時間還是一樣的過去不會慢半分。

  一直忙碌到晚上,對完帳以后,吳燁看著馬東西出門,坐上早那輛網約車離去。

  那是他老婆。

  不羨鴛鴦不羨仙,羨慕人妻每一天“羨慕人家有媳婦媳婦兒接送,單身狗只能自己開車上下班。”吳燁嘆氣。

  子歹吳燁還有個小老婆,能帶他風雨無阻的回家,最重要的是,鑰匙全在他手里人無我有的感覺很爽,人有我無的感覺就不怎么爽了,又是吃狗糧的一天。

  吳燁關好店門,看了看黑漆漆的夜色,去停車場開著車回家,看了看騎汽車屏幕上的時間,今天又是一點多鐘了。

  外掛一天幾百萬,讓他自己一天賺十幾萬的成就感被壓低到無法形容。

  除了第一次感覺很興奮,后來都只是知道有多少錢。

  本來無聊,今天下午他還給洛白發消息了,吳燁想溜號的,結果洛白說他忙得很,沒有時間。

  洛白現在倒是全身心的,投入到黑鳳梨酒吧裝修上去了,連妹子都不去撩了。

  無所事事的混久了,突然干事業,瞬間爆發出很大的潛力。就像是事業干久了,去干其他的一樣。

  開著車,暢通無阻,一路回到公寓樓下巴車停在凌晨的車旁邊,吳燁安下電梯回家。

  令颼颼的地下室,給人的感覺不怎么樣。剛出電梯,門都還沒有打開,隔壁的門就打開了。

  不是田甜,是凌晨凌晨拿著一個盒子走出來,遞給吳燁:“買了好久的按摩枕頭,翻出來抵賬了!”

  吳燁看著她,都忘記轉動鑰匙了,凌晨狀態不好,很困的樣子,從她臉上的神色就可以看出來習慣早睡的人,都不適應熬夜,很難受的,那是逆轉自己的習慣。

  吳燁這幾天難受極了,到點就想睡覺,但是還在忙工作。

  “這么晚怎么還不睡?”吳燁走到她面前,看了看她:“看你困的,我都心疼。”

  這一刻,心里感覺暖暖的,吳燁很想抱她一下,又怕她生氣第一次體驗到家人以外的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覺,比早市的蔬菜都新鮮。

  感動和溫暖都有。

  “心疼個錘子,啊哈,確實困了,東西給你!我先睡覺去了!”凌晨把盒子塞給他:“抵賬啊!’

  主要是怕他不要的話,會很尬尷,她還是第一次送東西給男生,代表關心的東西。

  要是不收,她都不知道自己多尷尬。

  凌晨等了好幾個小時,按照平時的習慣,她早就應該睡了,今天是特意給吳燁送東西,才這么晚、

  顯然,也不可能是什么以前買的,不然早上她就給吳燁了。吳燁都能猜到,絕對是今天買的,看包裝也知道,

  用心的事情,不管價值多少,都是珍貴的,因為錢買不到心意。

  這才是吳燁最感動的,第一次被女生送東西,以前不算,他沒有收。

  “那我收下了,你早點休息!看你困的。”吳燁掐了掐她臉,這是下意識的,控制不住就掐了。

  不能抱抱,那就乳a乳a!

  凌晨愣了好一會,才臉紅的逮著他乳a半天。

  這都第幾次了?還上癮了大晚上的,也沒有人,兩人打鬧了好一會,只有星星在門口,呲牙咧嘴的看著吳燁,想咬他。

  “咳咳,姐姐,我能說句你聽了可能會生氣,也可能會不生氣的話嗎?”吳燁問她吳燁表情很認真,一臉期待的看著她,好像有什么特別重要的話要脫口而出了。

  他這個表情,倒是把凌晨嚇一跳,她都還沒有準備好呢。

  凌晨退后兩步,瘋狂搖頭:“不行,我還沒有想好。”

  想到其他地方的凌晨,一臉的不知所措,深怕吳燁說出來了,她不知道怎么處理。

  才認識這么點時間,還得考慮考慮,很多東西都沒有想好。

  我就噌……呸!

  “我就是想…。你…說一聲晚安!”吳燁笑著回答。

  聽到這個話,凌晨臉上多少有一絲絲的失望,然后更多的就是生氣了,兇巴巴的捶了他一拳。

  不解氣,又是一拳,再來一拳…好了,不能再打了,應該疼了。

  龜兒子,痛死你。

  “小星星!我們走!”凌晨頭也不回的關上門。

  看著凌晨把門關上,吳燁才看了看手上的盒子,一個笑容綻放在他臉上,控制不住的揮了揮拳頭。

  吳燁轉身開門回到家了,沒有管八爺一聲聲誠懇萬分的大哥,迫不及待的上樓試了試枕頭。

  “舒坦!”

  “效果挺好的。”

  強然這東西貴了點,但是效果真的不錯,不知道凌晨是不是試過以后才買的。

  對得起價格。

  銷在大床上,吳燁安靜的盯著天花板,他喜歡和凌晨這種互相靠近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不是在唱獨角戲。

  能感受到對方的心意,才有繼續的動力,吳燁從來沒想過單方面感動她,那是感動自己。

  吸引,是互相的。

  吸引不了,就放棄。

  果然,現在給她表白,她還會在考慮考慮,是時候加上一把火了,把這個顧慮推平。

  吳燁還沒有約她出去玩過呢,里面有太多的辦法和文章可以做。

  一直沒有這樣做,是想等好感多點,現在信號已經收到了。

  接下來,做個約會攻略。

  “等到什么時候姐姐主動給我表白的話,就算是滿分成功了。”吳燁傻笑男人為什么就一定要表白呢?為什么不能是女人表白?表白的感覺大概都能提前知道,被表白就很奈斯了。

  不過這個目標任重而道遠,還不知道現不現實,試試不虧。

  “難怪寫小說的都是晚上寫,確實是靈感多!”吳燁坐起來。

  理順利了思路,重新下樓洗漱。

  吳燁又把八爺丟進籠子里,然后把它放出來,就算是結束了一天最后一件事枕在凌晨送的枕頭上,悠然入夢。

  安靜的晚上,八爺都睡了,吳燁更是枕著按摩枕頭睡的正香,嘴角留著口水,說著夢話。

  早上的時候。

  限遺憾凌晨并沒有去晨練,公司有事情,她很早就去公司開緊急會議了,就給吳燁發了條消息。

  凌晨不去,吳燁也打算去。

  雖然很遺憾,但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吳燁拿著劍,準備出門去樓頂練劍。

  打開門的時候,田甜在等電梯,她看到吳燁了,但是沒有打招呼,吳燁也沒有熱臉貼冷PG。

  能做朋友繼續做,不能做朋友就不做,這個世界上,能讓你掏心掏肺的,就那么幾個人。

  大部分人,絕對不是不可或缺的,也是可以丟開的。她下樓,吳燁上樓,兩人沒有說話,吳燁先進電梯。

  田甜只是撒嘴,對著空氣一陣張牙舞爪,牙咧嘴,然后才走進電梯。

  小性格體現無疑,她其實多少有一點公主病,只是不嚴重,家室好,什么都不缺,總會養成一鞋壞習慣。

  其實吳燁并不在乎她是誰,別說她爹姓田,就算她爹姓馬,交不交朋友也無所謂。

  男人,往往和自己女朋友的閨蜜不太對付,吳燁也變成了這樣。

  在樓上練了一個小時,扭了扭脖子,吳燁長出一口氣吳燁當初問師傅,一直練劍有什么好處,師傅當時說,如果堅持練劍,三十以后還能暢快練劍。

  吳燁當時沒有聽懂。

  現在懂了,還不是沒有出過鞘。

  “也不知道這輩子,還能不能見到師傅他老人家!”

  吳燁有些遺憾,這么多年,他沒有再見過梅先生。他年紀大,吳燁現在都不敢往壞處想。

  吳燁希望他長命百歲,健健康康。

  回到家里,洗漱完以后,吳燁弄了個簡單的早餐,又給八爺弄好吃的,就出門了。

  本來還期待和凌一起晨練來著,結果凌晨突然有事情,他只能期望明天人生,說不清楚明天和意外誰先來。還在路上的吳燁,就接到了馬東西的電話。

  戴著藍牙耳機,吳燁一邊開車一遍接通電話:“喂!馬哥怎么了?”

  突然打電話,多半是有事請。

  “老板,有個壞消息!不過也不算特別壞。”馬東西在電話里說道,還是那種音調怪怪的生意。

  吳燁:????

  什么樣的消息,是壞又不算特別壞的?

  “具體情況是什么!”吳燁言簡意賅的問他。

  越是有情況,越是要冷靜理智等看待問題,這個時候才是不能急的時候。

  急燥,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有臺抽糞車,在我們店不遠處爆炸了,不過我們在爆炸范圍邊緣。”馬東西回答。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問題,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怎么處理了,才打電話給吳燁的。

  來的時候,馬東西就懵比了,直接惜了。那個味道,和場面簡直此生難忘,整條街那段路,人都不敢走。

  個個繞路,很多車都在徘徊,幸好他老婆走的另一個方向。

  “那不是最壞的,算是好消息了,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到,到了再說。”吳燁回答了一句。

  對比起來,吳燁的店鋪肯定不是最慘的,他還在想,不知道隔壁水果店的老板怎么樣了。

  馬東西還好心提醒了他一句:“老板,你記得繞路。”

  半個小時以后,吳燁帶著口罩到了現場,這東西,屬于是戴著不舒服!不戴不安全!

  吳燁還是選擇了戴上口罩,這個選擇是對的,味道少了很多旦是吳燁還是高估了自己,他看到那個場面,連早飯都吐出來了。

  吳燁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那種無法形容的場面,方圓幾十米范圍,全是沒有融化的條狀物。

  還有不少蔓延的黃水,當然味道一言難盡。

  除了這個,最倒霉的就是一家瘋狂星期四,還有幾家買高端服裝的店鋪以及爆炸中心二樓的公離樓下的鋼化玻璃上,全是這些東西,樓上直接沒有關窗戶。

  吳燁不行了,躲到店里去,其他的員工還在看熱鬧,這個有味道的瓜,她們也吃的不亦樂乎。

  馬東西是第一個進店的,和吳燁商量辦法,現在這種情況,肯定會影響生意。

  雖然有人在清理了,但是下午估計人得少一大半,甚至這還是最好的情況。

  看著馬東西焦急的樣子,吳燁想了想:“讓水魚兄弟出個活動!”

  馬東西:???

  這個時候還搞什么活動?清理粑粑大賽?

  “就叫有味道的吃貨大挑戰,類似這種思路。”吳燁想了想:

  “情況已經是這個情況了,總歸有人為了占便宜,不怕的,我們今天保本就行,總比虧了好。”

  “我只是提供一個思路,你看著完善一下,然後早點把活動做出來。”

  吳燁說完,馬東西就拉著吃瓜的水魚兄弟去忙活去了。

  本來想和凌晨分享一下這個瓜,吳燁想了想還是不惡心她。

  好在人一般都是下午才來,吳燁這個店又在爆炸范圍邊緣,還算是能想辦法救一下。

  那些被崩碎玻璃,東西飛到店里的,損失才是最大的。

  還有旁邊的奇跡公寓,真的發生了奇跡,人現在還在鬧呢,小兩口屬于是被淋醒的。

  當真是奇跡。

  一個又好笑,又痛苦的體驗,光是很多人對這個事情終身難忘,吳燁對那個味道也是終身難忘。

  真的太刺激了。

  理完的街道,又被高壓水槍沖洗了兩三遍,味道還有點,不過沒有那么嚴重就是了。

  這個事情,今天上了熱搜。

  因為主持人額外的說了一句大唐烤肉是幸運的,作為餐飲店,沒有被波及運氣真好。

  還有點宣傳作用。

  不過做活動效果一股,勉強保本,吳燁還是虧了一點,比起來,已經很好了。

  這種事情,概率太小了,很難會再遇到,就是有人不斷提醒他,吳燁很頭大。

洛白給他推薦了個視頻抽糞車爆炸柯達也推薦了抽糞車爆炸  凌晨也推薦了抽糞車爆炸。

  吳燁:“…”

  這種感覺很難表達,大概是你拼命想遺忘的東西,人家卻在拼命的提醒你,上怕你不知道一樣。

  中鈴鈴鈴……吳燁接起電話。

  “喂,蔚姐。”電話是蔚錦打來的,吳燁接通了。

  “吳總,抽糞車那個事情,對你影響不大吧?”蔚錦語氣還是很關心的,第一句就是關心今天的間題。

  被她這么一提醒,吳燁腦子里全是那些東西。

  惡心想吐。

  “額,不好意思吳總,我不說這個了,打電話是想告訴你,譚令那邊和我聯系了,約我詳談。”

  吳燁坐上車里,喝了幾口水,才感覺好些那就幸苦蔚姐了,蔚姐只管談是了,我的要求你也知道的!”

“好,交給姐姐。”蔚錦的笑聲從話筒里傳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