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77 凌晨躲在衛生間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家里。

  他們一家人剛送完老爺子去機場坐飛機,開車回來才沒幾分鐘。

  老吳坐在沙發上,吃著吳太太剝好的橘子,吳太太則是把另一個橘子拿給吳燁。

  “媽,你這就偏心過分了啊!給我這個都壞了。”

  她還特意翻了面,讓吳燁看不到壞的那一面,拿起來才看到橘子已經壞掉表皮,都陷下去的橘子。

  很是無語。

  剛才她挑了半天,吳燁還以為她給自己挑個好的,就算是沒有剝好的待遇,也不能給個壞的吧!

  對待老公和對待兒子,差別未免也太大了,一碗水端不平。

  吳太太偏頭看了看:“不是有一半沒壞么,你吃好的那一邊就行了,趕緊吃!我這里還有幾個。”

  還有還幾個,都得自己消化?看了看旁邊的垃圾桶,感覺自己和它差不多。

  老吳坐在旁邊老神在在的,表情里還有幾分笑意。

  連著吃掉幾個一半好一半壞的陰陽橘,吳燁看著老媽又遞給他兩個外皮黑漆漆的香蕉。

  這就過分了啊!

  “是親媽不?你咋不讓我爸吃呢?”吳太太的眼神威脅下,吳燁接過香蕉,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吳燁看了一下果盤,里面壞的那些,她都給自己吃了,好的都給她老公了。

  “不是我不吃,主要是醫生說我腸胃不好。”老吳接過一個碟子,里面吳太太摘好的葡萄。

  醫生還說他也胃不好呢!上次回來就告訴他伱不能吃軟飯。

  兩套標準對待。

  吳燁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香蕉,嘆了嘆氣,為什么不愛待在在家,就是這個原因。

  他們自己可能都沒有注意,很多行為真的很打擊單身狗。

  那種行為習慣,已經融入到生活的點點滴滴里,不經意間的表現,讓吳燁感覺狗糧無處不在。

  試湯會吹吹再給對方,洗腳會一起洗,吃水果是一人一半,幫對方吹頭發,打領帶……很多很多。

  吳燁無處可逃,這個狗糧裝滿的家里,吳燁確實是不習慣。

  所以吳燁畢業就和老吳談好,搬出去住,22歲,他還能在外面混三年。

  一方面是想自己闖蕩,肯定有一部分原因是吃狗糧。偶爾吃狗糧,總比一直吃狗糧好。

  不是家里不好,誰也扛不住頓頓狗糧,仿佛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自己:你個單身狗!

  父母是真愛,顯得他是意外。

  小時候還沒什么,現在是大人了,反而格外不習慣。

  “我先去收拾東西了!”吳燁又想跑路了,在家待的不自在。

  他有些想凌晨了,今天和她約好的一起吃飯,他還得去買食材。

  吳太太嘆氣:“唉~兒大不中留。”

  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老吳早就看出來吳燁想跑了,家里的牛犢,現在已經被人家上鼻環了。

  人在家,心不在家。

  跟家里面的沙發有針一樣,坐立不安的,時不時還走走,看看時間,總之就是磨皮擦癢的不安分。

  老吳很清楚,以前還沒結婚的時候,每次想去找老婆,也是吳燁這樣的狀態。

  好像在家里待的時間太短了不好,又好想去找那個牽掛的人。然后就有了這種狀態。

  “你叫得叫醒一個裝睡的兒子,絕對留不住一個,相思成災想跑的兒子。”老吳對吳太太說道。

  他是看的清清楚楚,吳燁什么秉性,他也很清楚。

  “栓不住的牛。”吳太太吐槽了一句。

  她其實想讓吳燁在家住幾天的,兒子怎么可能不重要,她是習慣先將就老公而已。

  又想到他昨天就奮不顧身,大晚上跑出去,還是不留他了,大不了一個月回來幾次就行了。

  這個階段,還是當奶奶最重要,早點放出去,早點收獲。

  吳太太感慨孩子大了。

  “好嘞,那我先收拾東西去了!”吳燁說完就丟丟丟跑回房間里,生怕他們反悔似的。

  老吳他們在廳,還能聽到吳燁哼歌,顯然吳燁心情好的不得了。

  樂在其中。

  夫妻倆對視一眼,都笑了笑,吳太太站起來,準備去廚房給吳燁收拾一些吃的,讓吳燁帶回去。

  “我幫你!”老吳也站起來,和她一起去廚房。

  一分鐘都不離開似的。

  房間里,物吳燁簡單的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吳燁的東西也不多,一個書包就裝好了。

  他背著書包,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吳太太把一個塑料袋給他。

  里面都是老爺子帶的東西,都是吳燁喜歡吃的,還有她自己做的一些,吳燁愛吃的。

  “十天回來一次,要記得按時吃飯,花錢不要大手大腳,和鄰居關系處好一點,開車不要喝酒,別亂發脾氣,對人和善一些,不能和別人動手,記住沒?”

  吳太太嘮叨了很多,吳燁靜靜的聽著,以前他其實不愛聽這些,現在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他已經習慣了。

  聽著她這些話,反而感覺內向暖烘烘的,吳燁耐心的聽著。

  吳太太說了很多,吳燁一直到聽她說完了,才擁抱了她一下:“謝謝媽媽。”

  “不氣,滾吧!臭小子!”吳太太指了指門口。

  看他歸心似箭的樣子,她感覺有個姑娘,正在一點點把自己兒子搶走,自己還搶不過她。

  “爸媽再見!”吳燁關上門。

  吳燁走了。

  吳太太有些悵然若失,突然發現房子大了,沒有孩子在身邊的話,也有些冷冷清清的。

  以后還是得讓吳燁多要兩個孩子,這樣顯得家里熱鬧一些。

  “中秋節的時候,我們回去老家看看爸媽,過個團圓節。”吳太太提議。

  她都這么舍不得吳燁,老太太也舍不得老吳,老吳可不是一個月回去三天。

  好像自己當時,也是從婆婆手里搶兒子的那個人。

  老吳點點頭:“都依你。”

  吳太太習慣性的站在陽臺上,看著大G離開小區,微微嘆氣。

  老吳則是從兜里掏出一塊金條,放在她手里:“開心點沒有?”

  吳太太看了看他,突然笑起來,伸手從兜里掏出另一塊金條,那是吳燁給她的。

  老吳:“……”

  借口上廁所的功夫,他居然就買好了?老吳覺得自己的絕招,現在都被學跑了。

  “你爺倆眼里,我就是這種庸俗的人。”

  老吳搖搖頭:“我眼里,你以前是天上的星辰,在一起的時候是善良的天使,結婚以后是萬里挑一的良人,現在是相濡以沫的賢妻。”

  “臭貧!”

  另一邊。

  吳燁剛開著車,正往店里去,他有些不放心,還是要去檢查一下進度,好幾天沒有去了。

  他到了的時候,辦公室就馬東西和王春花在,王春花是要面試員工,馬東西得監督情況。

  這段時間,吳燁很多事情都是交給馬東西的。

  能力越大,工作越多。

  吳燁才剛走到門口,還沒有進去,就聽到他們在辦公室里說話。

  “東哥,我們店裝修是不是快完工了?”王春花的聲音傳來。她要確實一下情況,好配合招聘進度。

  “最后一個星期了,你那邊統計一下人員給我,我這邊要開始做培訓了。”馬東西說道。

  吳燁沒有在,他們還是工作勤勤懇懇,這份工資花的值得。

  “沒問題!”

  吳燁敲了敲門,然后才走進去,兩人立馬站起來打招呼,吳燁擺擺手,示意他們坐下。

  整的太正式,太拘謹了,吳燁都不習慣。他一直都不是什么正經老板。

  “我就是來看看進度,現在各方面推進的怎么樣?”吳燁坐在椅子上問道。

  馬東西一一說來,包括宣傳方案,裝修情況,培訓安排,開業安排各種計劃。

  這方面,馬東西才是專業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條,計劃的面面俱到。

  吳燁只是了解一下情況,他和做工作匯報似的,一直到說完以后,又把幾份方案遞給吳燁。

  吳燁也習慣了他的工作方式,總是喜歡做詳細計劃書。

  “活動這一塊,預算提高一倍吧,既然要做,就把效果做出來。”

  吳燁看我完資料,在活動這個位置,不能太小家子氣,越是活動效果好,越是容易吸引第一波人。

  開店就得有人以后,生意才能做起來,光是苦熬的話,最后容易熬沒了。

  做就做好,花點錢不怕。

  “其他的,感覺都差不多了,我沒有什么意見,馬店長你自己查缺補漏一下就行。”吳燁的建議不多。

  他們花錢,還是太小家子氣了,預算有些扣扣搜搜的。

  錢堆著花不出去,吳燁才有了看門面的想法,不不然她昨天也不會去不動產公司。

  “好的老板!”馬東西答應下來。

  他還得復盤一下,以免有什么問題沒有發現,他和其他人有所不同,他很珍惜這份工作。

  “你們先忙,我去看看裝修。”吳燁從辦公室離開。

  還有一個星期裝好,現在大體都已經出來了,原本空空蕩蕩的門店,現在已經大變樣了。

  地板已經鋪好了,電工師傅在安裝各種燈,設備也在一個個調試,安裝通風管道。

  就餐區已經出來了個大概,就剩下細節沒有做好,一群裝修工人忙的熱火朝天。

  看完了店鋪的裝修情況,又去廚房看了看,離開之前,讓馬東西提醒一下趙可心培訓的事情,吳燁就離開了。

  兩人繼續忙活。

  他們這種澀會老油條,很清楚機會代表什么,更清楚怎么樣才能抓住機會。

  開車回到公寓。

  到了公寓的時候,吳燁又去超市買菜,幾天不在家,家里的菜估計放壞了,今天得重新買。

  他今天約了凌晨一起燙火鍋,除了買菜,酒也得準備一點。

  你不醉,我不醉,哪里來的好機會?

  從其中一個貨架邊路過的時候,吳燁又退了回來,看著貨架上大號的創可貼,好奇心驅使,她看了看有那些品牌。

  “好像上次買的是這個!”吳燁把東西放會貨架上:“原來你叫舒爾!”

  還真是天網恢恢。

  旁邊,還有幾個叫滴水,置水的牌子,最離譜的,應該是天機不會的一個牌子。

  默默的記下來。

  吳燁又去看了一下紅糖,才去買菜。蔬菜水果,肉類調料,酒水飲料,進行了一次大補充。

  冰箱里的東西不多的時候,總感覺有些想填滿冰箱。

  裝了一個購物車的商品,買了不少東西,吳燁提著兩個大號袋子回家。

  掏出鑰匙打開門。

  門打開的時候,總有那么一點干燥味道,幾天不住人,感覺人氣就跑光了一樣,就像是空置好一段時間的樣子。

  不過家里倒是還挺干凈,沒有亂糟糟的痕跡,吳燁還擔心八爺把家里弄亂了,顯然是白擔心。

  八爺終究不是哈士奇,不拆家。

  放下東西,吳燁看了看茶幾上的米,還剩下不少,八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又檢查了一下籠子,里面的八哥還是好好的,就是吳燁把布打開的時候,它有些驚恐的名鳴叫。

  好像揭開布,就會遇到什么特別恐怖的事情一樣。

  又給它換了水,重新換了新的飼料,吳燁把布罩上,它又立馬安靜下來。

  當吳燁再打開布,它又開始驚慌失措的亂叫。

  八爺啊!真的是害鳥不淺,人家現在都有后遺癥了。

  注意到外面的布上,多了不少抓痕,吳燁覺得,八爺它這幾天應該是嘗試過打開籠子。

  造孽啊!

  不過,它的錢箱里,又多了不少錢,沒想到這幾天,居然也在努力搬磚,吳燁還以為它會一直在籠子旁邊。

  居然不是舔鳥。

  檢查了一下家里,吳燁把東西收拾到冰箱里,然后開始大掃除,打掃衛生。

  做家務,他這些年倒是練出來了,也算是一個技術,他和其他男生不一樣,確實能把家里打掃干凈。

  不過也花時間,這還是小房子,大房子打掃更花時間,以后換大房子,還是得雇個阿姨。

  把這些做完以后,吳燁才給凌晨發消息過去下工了不?

  凌晨回的很快開會,馬上就可以準備跑路。

靜候佳人  吳燁撤回了一條消息,并親了你一口。

靜候佳音  凌晨揉了揉你的臉,大喊一聲弟娃兒滾開。

  吳燁拍了拍你的馬屁,說了一聲救命。

  凌晨揉了揉你的臉并給了你一拳,開會去了。

  “嘿嘿嘿…這玩意兒還挺上頭啊!”吳燁看著新功能!有些感興趣。

  好幾天,都在家里,也沒有和凌晨好好聊天,欲擒故縱都快變成信馬由韁了。

  失敗的很。

  看了看菜譜,時間差不多了以后,吳燁就把火鍋底料從冰箱拿出來,開始弄吃的。

  凌晨這個姑娘,似乎格外喜歡燙火鍋,好幾次吃飯都是燙火鍋,也不膩似的。

  因為這個,吳燁還特意去學了一下他們那邊的火鍋做法,看著他們拿辣椒當菜吃,吳燁只感覺頭皮發麻。

  吃完了,居然還說香!

  吳燁才不相信呢,現在的自媒體,簡直一言難盡。

  廚房里,系著圍裙的吳燁點火開工,已經不是第一次做火鍋了,吳燁現在已經駕輕就熟了。

  還能一邊弄配菜去,一邊注意鍋底有沒有糊。

  吳師傅在忙碌,凌晨在公司心不在焉的開會,聽著管理層滔滔不絕的話,凌晨越發沒有耐心了。

  “凌總,我們是否應該重新考慮一下現在這個方案?”有人問她。

  凌晨看了看一群中年人:

  “公司花錢請你們來是解決問題的,不是制造問題的,不要光是給我出題,這里是公司,不是考場!”

  “今天先到這里吧,剩下的問題匯總一下,哪個部門的問題,那個部門負責人把解決方案拿出來,明天給我!”

  “就這樣,散會!”

  凌晨第一個出了會議室,大家面面相覷,然后看著剩下的七八個問題,都露出苦惱的神色。

  凌晨最近脾氣越發奇怪了,有時候好說話有時候又不好說話。剛才明明看到她在在笑,現在又生氣了。

  開完會,凌晨回到辦公室,開始收拾東西。

  叮咚!

  還以為是吳燁發的消息,結果是田甜發的消息。

  小雪姐,要不要去吃飯,最近新開了一家精品牛肉火鍋大店。

  拿著手機想了一秒,凌晨果斷的推掉了今天去不了哦,晚上有特別重要的會議要開。

  田甜回道明天再開嘛,真的很好吃,朋友說又辣又香。

  凌晨嘆氣不行啊,會議特別重要,關乎到以后的公司發展方向。

  確實很重要!

  沒毛病!

  那好叭!唉!田甜郁悶。

  凌晨感覺自己有點愧疚,開始逐漸走上了見色忘友的不歸路。

  快速收拾了東西,凌晨從公司離開,等到秘書拿著文件找她的時候,凌晨都已經離開了。

  辦公室門都是鎖上的。

  “走了?最近老板總是奇奇怪怪的。”

  秘書覺得凌晨最近狀態不太好,很多行為奇奇怪怪的,還特別愛生氣。

  “不會是親戚來了吧?”秘書猜測。

  凌晨才不知道這些呢,她這會兒,已經開著車往公寓趕了。

  一路上,心飛揚,就是控制不了臉部人家,容易做出名叫笑意的表情。

  上次還覺得火鍋好吃,這次開心的卻不是因為吃火鍋。

  有些人,就是得隴望蜀。

  吃著鍋里的,還看著椅子上的,吃了火鍋就算了,連人都想打包帶走。

  貪心了,貪心了。

  拿著斧頭進山,各種筆直的樹都沒有砍,最后看上了一顆歪脖子樹,覺得它就和其他的樹不一樣。

  “我大抵是有了變化,一想到他就開心,見不到就一直想,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病!”

  聽著最近才下載的,那些甜膩膩的情歌,她總能帶入進去,而是感覺甜滋滋的。

  這種情況,很危險啊!

  凌晨一路開車回到公寓,把車停在吳燁的車旁邊,拍了拍大G:“看好旁邊的姐姐哈!”

  她感覺自己有點傻!不知道為什么會說這種傻話,反應過來以后自己都覺得臉紅。

  就像是腦子突然搭錯了神經似的。

  或許是兩輛車,一輛像公的?一輛……呸!

  凌晨按著電梯,剛開門就跑進去了,結果,在一樓的時候,她遇到了進電梯的王嫂。

  王嫂還是老樣子,最近臉上笑容不斷,心情也很好,她也是剛買菜回家,兩人剛巧坐上一趟電梯。

  “凌晨你這是剛下班嗎?”王嫂倒是熱情,先和她說話。

  每次看到這個姑娘,她一個女人都會感慨,這姑娘真是漂亮的沒法形容,也不知道對象得是什么人。

  凌晨點點頭,微笑著回答:“嫂子好,今天還得開會,我回來拿一下資料。”

  如果說瓜妹最喜歡挑戰分寸,凌晨就是喜歡把事情,把話說的毫無痕跡,滴水不漏。

  “那你們還真辛苦,小燁現在也搬到17樓去了。”王嫂知道吳燁搬家,吳燁和王哥說過一嘴。

  還挺遺憾的,吳燁是個不錯的鄰居,吳燁搬走了,估計那個小色狼又要搬回來了。

  偏偏她這段時間……使不得。

  真要回來,估計老公得深受其害,主要是她口腔潰瘍,無計可施。

  所以王嫂還有點焦心,不過這個情況,又不能往外說,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凌晨點點頭才回答道:“好像是吧,我和他也不是很熟悉,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她和吳燁共同認可的稱呼,對外的稱呼就是普通朋友。

  實際上,已經遠遠不是普通朋友那個范圍里的關系了。

  王嫂笑了笑:“上次他說你有對象了!我還以為你們特別熟呢!”

  記得也是在電梯里,吳燁說的凌晨有對象了,她最近懷孕了,有點記憶模糊。

  王嫂對她對象很好奇。

  凌晨笑了一下,心想原來吳燁還說過這個話:“啊…有的,應該是上次聊天的時候和他說過。”

  凌晨感覺好笑,弟娃兒也不是老實人,對象都給自己安排好了。

  還廣而告之,不軌之意很明顯啊!

  “有時間來家里做啊!”

  “好的,一定叨擾嫂子。”

  在電梯里和王嫂聊了一會兒,凌晨看著她出了電梯。

  電梯到了17樓。

  凌晨看了看自己制服,穿這個,不太合適吃火鍋這么輕松的事情。

  想了想,她還是打開門,回家換一身衣服,挑了還幾套,才找到一合適的。。

  然后又把狗糧裝好,放在星星面前。

  “我就在隔壁吃飯,今天不要吵,在家安安靜靜的!”凌晨說道。

  星星眼睛看了看她,小聲的叫了一下。

  “再小聲點。”凌晨說道。

  已經很小聲了。

  “好狗,差不多就這樣,吃完東西以后,安安靜靜的在家睡覺,明天早上帶你去遛彎。”凌晨揉了揉它狗頭。

  說完就走了。

  看著凌晨關上門,星星低著頭,嘴巴放在狗糧上沒有動,豎起耳朵在聽聲音。

  凌晨穿著拖鞋,腳步聲很淺的離開,關門,嗯,她敲了敲隔壁的門,門打開了,她進屋了。

  進去了。

  狗子小聲呲牙,感覺狗糧不香了,她居然…又去隔壁了,去了那個討厭的的家伙家里了。

  不爭氣的鏟屎官。

  隔壁。

  吳燁看著一身涼快裝扮的凌晨,眼里閃過一絲絲驚艷,事到如今,姐姐總算是開始把自己當自己人了。

  自己人,不氣。

  吳燁考慮著,自己要不要換一身更涼快的,轉念一想,男生穿背心好像已經夠涼快了。

  沒想到他的靚男計,居然碰到了靚女計!

  眼福…打嗝。

  飽了。

  “年輕的時候,遇到太驚艷的人以后,這輩子再遇到的其他人,都是黯淡無光的。”

  吳燁關上門,還不忘感慨一句。

  類似凌晨這種,以后都遇不到比她更好看的姑娘了。不過沒關系,就她一個就夠了。

  先預定了。

  “你說話的本事,可比做飯厲害多了。”凌晨回答道。

  看著一桌子配菜,以及冰鎮好的果啤,還有一朵鮮花。火鍋的香味冒出來,她一嗅就知道是變態辣。

  昨天其實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吳燁做的真是變態辣。

  “你要是了解我夠深,就知道最厲害的不是做飯和說話。”吳燁拉開椅子,讓她坐在。

  “你要是了解我夠深,就知道我不怕你最厲害的是什么!”凌晨順口回答。

  怕不怕以后就見分曉,現在沒有見過龍的人,都說不怕龍。

  吳燁,兼職養龍。

  坐在她對面,吳燁開始放蔬菜在鍋里,凌晨屬于是什么都吃,菜和肉都吃。

  “我發現你其實很好養!”吳燁又放了一些脆骨。

  凌晨把啤酒打開,給他倒了一杯,然后給自己倒上,又夾起一片毛肚,放到鍋里燙。

  “我爸也這樣說。”凌晨把毛肚放到辣椒水里沾了一下。

  味道越來越好了,上一次還只有七分,現在有八分了。

  進步還挺快的。

  “叔叔和我應該很有緣分!”吳燁燙了兩片牛肉,分給她一片。

  自己吃的呲牙咧嘴。

  還是不習慣這個變態辣,簡直變態,真辣啊!

  看他呲牙咧嘴的樣子,凌晨笑了笑,你叔叔變態辣都覺得不夠辣了,還緣分!

  “喝一杯,解解辣!”凌晨和她碰了一下杯子。

  “姐姐確實辣!”吳燁忍不住笑。

  凌晨翻白眼。

  一有機會就開始撩人了,很普通的話,在他哪里就不一樣。

  “姐姐比變態辣還要辣,你可能吃不……好好吃飯!”感覺自己這話說的不對勁,凌晨立馬收回來。

  吳燁是什么人,能不注意到這個?后半句他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一定吃得消。

  “我這人,大小就倔,變態辣我還得非得習慣不可。”吳燁回答。

  凌晨感覺臉有點燙,干脆拿著瓶子,和吳燁一人一瓶,喝起來帶勁。

  冰冰涼涼的啤酒,也不能消退她的臉紅,吳燁老是看她。

  主要是臉紅很吸引人,平時顏值是100,含羞帶怯的時候就是110,臉紅還笑的時候就是120。

  “這樣盯著人看很不禮貌!”凌晨提醒他。

  吳燁才反應過來,確實呆住了。

  看到好看的,就容易發呆,在她面前才有這種感受。

  吳燁想了想說道:“姐姐,請問我可以看您嗎?”

  凌晨:“……”

  臭不要臉的。

  以前見過的那些男生,都是那種禮貌的,紳士的,文質彬彬的,就是沒有吳燁這種不要臉的。

  撩人的小話,一套一套的。

  “這個得看你扛不扛揍?”凌晨舉著拳頭問他。

  吳燁笑了笑,開始繼續吃火鍋。

  凌晨一直覺得,自己打不過她,吳燁也沒有解釋,她自信點也好。

  再說,討論這個沒有什么意義。

  看著吳燁逐漸發紅的嘴唇,凌晨嘆氣,感覺吳燁和她爸一樣,也是那么倔強。

  去廚房拿了碗,凌晨打了清水,放在他面前:

  “以后不吃變態辣了,我還是覺得清湯好吃,吃完還能喝湯,記得以后做清湯。”

  吳燁一愣。

  那一瞬間,吳燁感覺自己的內心里,那片干凈的小湖泊,有些沸騰了。

  那只長大的小鹿,也開始撞人啦。

  被吳燁拿著眼神火辣辣看著的凌晨,也有點愣住了,就這樣呆呆的,互相眼睛看著眼睛。

  除了火鍋咕咕冒泡,房間里安靜下來,兩人的呼吸彼此都可以聽到。

  很多事情,都是雙向奔赴,才有繼續的意義,如果只是單方面的,就沒有太大必要繼續。

  都喜歡被照顧感覺,但是也得照顧對方。

  吳燁突然笑了笑:“我們先吃完這頓再說。”

  凌晨點點頭,低著頭吃火鍋。

  吳燁幫她下肉,熟了然后夾到盤子里遞給她,原本這是凌晨想象里的畫面。

  “過段時間,我要準備去旅游,要不要湊個伴?”凌晨問他。

  吳燁點頭答應。

  為什么不去,管她是去哪里呢,先答應了再說,吳燁在凌晨面前的思維,一直都是這樣。

  凌晨見他答應了,就不再說什么了,反正她計劃都沒有做出來,要出來再告訴吳燁。

  酒沒夠,吳燁又拿了一件酒,兩人喝的暈乎乎的,這次買的就,比上次多了幾度。

  度數不高,但是量大,關了都電磁爐以后,兩人坐在沙發上,凌晨在給他抹藥。

  吳燁還是沒能扛得住變態辣,又一次喜提香腸嘴。

  這次比上次已經好多了。

  吳燁能感覺到,她的手指從自己嘴上劃過,凌晨就在他面前,一張絕美的臉蛋近在咫尺。

  吳燁眼睛看著她,有些沉迷,想貼貼。可惜衣服穿的過于合理,什么都沒有看到。

  距離幾公分而已。

  呼吸打在臉上,沒有傳說中的如蘭吐氣,火鍋味倒是很足。

  哪怕是這樣,也有人讓人受不鳥!

  凌晨注意到他的眼神,本來就臉紅的臉更紅了,手回收把藥蓋子蓋上,然后坐在他旁邊。

  “現在還疼不疼?”凌晨又不忍心。

  吳燁搖搖頭。

  心里是甜,嘴巴痛就痛吧,反正明天就好差不多了。

  “我發現你不只是好養,還很溫柔,只是看起來兇巴巴的。”吳燁用香腸嘴說道。

  凌晨忍不住笑。

  那可拿出手機,把吳燁拉過來,拍了張自拍照。

  “嘿嘿嘿,上次就忘記拍照片了,這次一定得保存下來。”凌晨把手機收起來。

  吳燁也把手機拿出來,靠著凌晨拍了張照片,兩人胳膊挨著胳膊。吳燁舉著手機,找角度,找半分鐘。

  凌晨也不拆穿他,她都能感覺到吳燁胳膊很燙。

  “拍不拍,不拍你就坐過去!”

  吳燁拍了一張:“拍不拍其實不重要,我就是不想坐過去。”

  凌晨挪開一點。

  其實還沒有體驗夠,這還是頭一回有這種體驗,新奇,恍然大悟,羞羞都有一點。

  “弟娃兒,麻煩你離我遠點哈!”凌晨注意到他又挪過來了。

  這家伙,一不注意就得寸進尺。

  吳燁笑嘻嘻的挪開,又挪回來,凌晨拍了拍腦門:“所以說,你們男生都是這樣幼稚的嘛?”

  “看在什么人面前。”吳燁回答。

  通常在喜歡的人面前,就會很幼稚,不喜歡的人面前,比他爹還要成熟。

  男人都是這樣。

  砰砰砰……敲門聲響起來。

  吳燁和凌晨互相看了一眼,凌晨問他:“你有朋友要來?”

  吳燁搖搖頭,他都沒有收到消息,要是有人來的話,應該會打個電話才對。

  除非是不熟悉的。

  吳燁在門口問了一句:“誰啊?”

  門外傳來聲音:“剛才買蛋糕買多了!小吳哥,給你個抹茶蛋糕。”

  凌晨:“……”

  凌晨用口型表示道:完蛋了,怎么辦?

  吳燁指了指樓上的臥室,口型表示:要不要去樓上躲一下?

  凌晨搖搖頭指了指衛生間:我去衛生間,你應付一下。

  吳燁還準備說什么,她已經跑到衛生間去了。

  “至于嗎?這個膽小鬼!”

  總會要面對的,現在早點說清楚,未嘗不是好事情。

  還準備勸勸她,結果她都躲起來了。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關系,為什么要整的這么東躲XZ?

  打開門,吳燁看到了拿著一個綠油油蛋糕的田甜,田甜的注意力則是在他嘴唇上。

  臥槽,好性感的香腸嘴。

  “小吳哥,你嘴唇咋啦?”田甜很好奇。

  “辣的,剛才朋友來,在吃火鍋!”吳燁回答道。

  田甜往屋里看了看,沒看到人:“給你送個蛋糕!”

  吳燁接過蛋糕,她沒走,看著吳燁,注意到吳燁的背心,她悄悄的咬了咬嘴唇。

  要進去待會?

  今天也不行啊!

  “那什么,今天不太方便?改天請你到家里坐坐可以嗎?”

  吳燁覺得這樣說話,顯得自己很沒教養,但是沒辦法,還是得說。

  田甜撇撇嘴,有些難過。剛好這個時候,衛生間的淋雨聲音響起來。

  田甜:“……”

  更難過了。

  男生哪里會在家里洗澡,還是剛吃完飯,應該是女生吧?

  難怪那么久才開門。

  剛吃完東西,就要吃東西了?難怪是穿背心!為了簡單省事?

  總結就是:吳燁要打撲克。

  我真傻,真的,我就不應該敲門的。

  渣男!蛋糕還我。

  “打擾你們了!”田甜把蛋糕搶回去,轉身回隔壁自己家。

  這事兒鬧的!他還不如不開門,當做沒人在家就算了。凌晨也是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他也是。

  聽著隔壁砰一聲大力的關門,吳燁嘆氣,然后關上門。

  “走!”吳燁說了一句。

  衛生間里,花灑被凌晨拿著,淋在地板上,她的目光,則是看著掛好的海綿寶寶發呆。

  鬼使神差的伸手,碰了一下中線位置,凌晨就聽到吳燁的聲音了。

  深呼吸兩口氣,凌晨平復了一下劇烈的心跳,感覺心臟要跳出來似的。

  她被吳燁嚇了一跳。

  “這么大的人了,居然是海綿寶寶,沒看出來啊!還挺……呸!”

  只是那一點顏色不一樣的位置,在她腦子里揮之不去。

  吳燁等了她好一會兒,都沒有出來。

  終于,花灑聲音停了,身上還有不少水珠的凌晨出來了,吳燁呆呆的看著她。

  突然明白了,為什麼那么多人想去過潑水節。

  真挺好的!

  剛才沒注意,身上被淋濕不少,凌晨看著吳燁的目光,就知道他腦子里想什麼。

  “那什么…明天記得晨練,我先回家!”凌晨小聲的說完話就溜了。

  看著她輕輕的打開門,輕手輕腳的出去,又關上門。

  吳燁在原地凌亂。

  為什么要這么奇奇怪怪的,吳燁是想好好談戀愛來著,但是感覺事情有些跑偏了。

  開始收拾碗筷,吳燁看了看陽臺,八爺居然現在都還沒有回來。

  是不是丟了?平時都回來了。

  洗完碗的時候,吳燁接到了洛白的電話,他說今天要帶小姐姐回來看月亮。

  吳燁想起樓下那稀碎的隔音裝修,最開始他都以為是隔音的,結果,那段時間總能聽到慘叫聲。

  是誰先不管,反正裝修肯定是被坑了。現在這種情況,不是讓人家王哥煎熬嗎?

  吳燁和他說了一下這個情況,洛白破口大罵,以前還讓人家小姐姐喊破喉嚨。

  那不是……盡收耳里?

  洛白都尷尬了,隔著手機,吳燁都能感覺到。

  他是海王,確實不是變態,自己在小空間玩游戲,肯定不想旁觀者清。

  他這輩子都沒想過當主播。

  吳燁掛了電話,難怪第一次搬來的時候,王哥兩口子表現怪怪的,原來如此。

  “哥,你終于回來了。

  “快幫我把布揭開!”

  十秒鐘后,驚慌失措的鳥鳴響起,半分鐘不到,八爺在鳥架上啄米。

  “哥,我強不強?”

  吳燁看了看它:“五百強都沒你強!”

  應付完八爺,吳燁拿著商鋪的宣傳冊在看,最近手里又有了一個多億,吳燁尋思…再花點。

  全部看下來,吳燁也沒有找到位置特別好的,回頭問一下蔚錦,看看能不能找到好點的。

  這幾天最重要的事情,應該是第二份事業要開業了。

  吳燁全然不知道剛接完田甜電話的凌晨,又換回制服,去了田甜家里。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