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05 凌晨:此牛竟恐怖如斯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凌宇家里。

  已經是晚上了,凌宇還在忙碌著,藍總裁悠閑的靠著沙發,手上拿著一個平板電腦。

  屏幕上,還可以看到農家小福寶.王爺你別這樣的字樣。

  藍總裁把腳放在凌宇腿上,凌宇在幫她修趾甲。

  旁邊的茶幾上放著一個小包,里面都是修指甲的工具,還有一套做美甲的工具。

  手機放在沙發上,免提已經點開了,不過沒有聲音傳出來。

  “閨女,這個事情,就是你做的不對了!你是女孩子,怎么能去人家家里休息呢?”

  凌宇頭也不抬的說著話,認真繼續做美甲,這可是最新款的內甲,剛學會的。

  “我們清清白白的,只是休息有什么問題?人家是不放心我自己一個人在家,他又不是什么盲流土匪。”

  “再說我又不傻,我分不清楚情況嘛?”

  “深怕我不知道似的!都提醒我第三次了。”手機里,傳來凌晨氣呼呼的聲音傳出來。

  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凌晨自己心里很清楚,她已經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了。

  老是這樣點她,不相信她。

  “媳婦兒,我覺得閨女說得對,那這就是不對了!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凌宇又改口。

  動不動就當外婆什么的,對于凌晨來說,確實是不愛聽。

  這話是在提醒她,提醒這種事情,更多的是來自于擔心和不放心。

  知道她不會是一回事,忍不住提醒她不會說另一回事。

  “你好好修指甲!話多!”

  藍總裁看了他一眼,凌宇笑嘻嘻的答應一聲,低頭繼續弄指甲去了。

  “好!你別動,我吹一下!”凌宇回答。

  兩人好像遺忘了還在打電話似的,自顧自撒狗糧,完全不考慮電話里的凌晨是什么感受。

  被無視的凌晨:“……”

  狗糧暴擊。

  這個家里,她才是多余的那個,不應該待在家里,但是她都已經跑到魔都了,還是躲不開狗糧。

  多余她。

  “你這就是戀愛依賴癥,心理上先自己否定,意圖就是享受別人的照顧,從而得到被喜歡的心理滿足感!”

  “總結就是故意的!”

  “你練了那么多年拳擊,還每天都在鍛煉,生怕比別人少活幾天似的,感冒就讓你臥床不起了?”

  “坦誠點說,你就是饞人家照顧你。”

  藍總裁大概是想起還在打電話,一邊翻著平板電腦,一邊侃侃而談的聊天,完全沒有影響她的發揮。

  她就像是可以一心兩用一樣,凌晨被她說的啞口無言。

  凌晨就沒有說話說過她的時候。

  沉默了一下,凌晨才說道:

  “您分析的真對!我就這么膚淺,那我過年的時候,給您帶個大胖小子回來。”

  藍總裁:“……”

  “媳婦兒,你這就不對了,看把閨女氣成什么樣了?”凌宇被這話嚇一跳。

  腦子里,下意識想到一幅畫面,吳燁拉著大大的行李箱,凌晨抱著娃,站在門口按門鈴。

  他在屋里,想到閨女回來了,系著圍裙開心至極的開門,開門以后…心肌梗塞。

  “你聽她鬼扯!”藍總裁才不相信:“有事就說,沒事就掛,少用這種話來恐嚇我!”

  凌宇了解凌晨,她也了解。這話,就是她說說而已,典型的說不過,就用武器。

  就像是你信不信我哭給你看?

  沒什么區別。

  “我就想問一下,您和吳燁說什么了!我們只是剛談戀愛的關系,您沒教育他吧?”

  藍總裁看了看老公,指了指手機,她都懶得回答了。

  搞半天,是因為怕自己說他男朋友了,女生外向啊!

  “你這孩子,怎么說話呢,你媽是那種人嘛?她一句多話都沒有說。”凌宇又開始補完東墻補西墻。

  每次她們母女倆打電話的時候,他這個當爹的,都得這樣這邊一句話那邊一句。

  到現在,他已經極其熟練的知道,自己該什么時候要說話,什么時候不說話了。

  “真的?”

  藍總裁伸了伸手,凌宇把果汁遞給她,喝了一口,她才說道:

  “假的,不過我還就不說了,你不是喜歡腦補嗎?你繼續腦補吧!”

  “談戀愛談傻了,我不想和傻子交流,費勁給!”

  凌晨:“……”

  “不說就算了,我自己問他。”凌晨氣呼呼掛了電話。

  藍總裁連看都都沒有看手機,反而看的津津有味。

  再一翻,哦豁,沒了!

  還真是短小無力!一天兩千字,怎么夠阿姨看?

  速更,姨不能寐!

  “你們每次打電話,都和吵架似的!就不能心平氣和的好好說嘛?”凌宇說了一句。

  從凌晨高中開始就這樣,氣氛越來越劍拔弩張,偏偏凌晨和性格和她有些像。

  藍總裁又從來不覺得,她應該要慣著孩子,凌晨小時候要是哭,她就讓她哭個夠。

  然后才問她:要不要再哭一會兒?

  凌晨和她聊天,總是容易嗆起來。

  聽到這個話,藍總裁淡淡的回答:“關于孩子沒有教育好的這個問題,凌宇,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她一直都是你在帶,結果叛逆期只叛逆我,態度不好也是針對我,不信任也還是不信任我!”

  “好人都是你這個當爹的,壞人就是我這個當媽的?還打電話問我是不是欺負她男朋友了?這是人話嘛?”

  “要不是因為你,我會忍她那種語氣?”藍總裁說了一大堆:“你說吧!你準備怎么補償我?”

  所以…窮圖匕見了!

  最后還是要他承受這個年紀,不應該承受的壓力。

  伸手,從茶幾下抓了一把枸杞,凌宇放開她已經做好美甲的腳。

  “那天我要是死的早,一定是因為你。”凌宇嚼著枸杞回答。

  男人真難。

  年輕的時候不知道,到了中年以后,才發現很多東西,讓人一言難盡。

  藍總裁笑了笑:

  “以前覺得你考一百分能穩住,后來覺得,你考八十分以為能穩住,再后來,以為你五十分以為能穩住。”

  “現在,你能答題就好了!分數已經不指望了。”

  當前的,并不好的結果,可能在后面某一天來看,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當結果越發差的時候,就會產生一個想法:那也總比沒有好。

  凌宇氣憤的回答:“你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

  “那你證明給我看啊!你還有什么人格?”藍總裁回答。

  好氣啊!好想證明自己!

  可是做不到啊!

  “請那么多老師補習,老牌名師都一對一補習了,連50分都考不到,以前的一百分,現在是想都不敢想。”

  凌宇把東西收拾好,放到抽屜里,拿著杯子,在旁邊的酒罐子里接了小杯藥酒。

  罐子里,泡著各種價值不菲的藥材。

  “你得考慮道,現在的試卷越來越難了,能考五十分,你都應該偷著樂了,有人還是零鴨蛋呢!”

  凌宇已經擺爛了。

  從屢戰屢勝,到屢戰屢敗,二十多年的時間,足夠讓他對任何失敗波瀾不驚了。

  劍法已經臻至化境,從大劍到利劍到木劍再到無劍,他已經…不滯于物了!

  “走,回屋!”藍總裁放下平板。

  “看會電視!”凌宇嘆氣:“藥效好沒有上來。”

  真的是無奈,生柴就是這樣,澆汽油都點不燃。

  藍總裁:“……”

  另一個城市。

  魔都。

  凌晨在被子里窩著,把自己捂的嚴嚴實實的,她墊著枕頭,拿著手機在給吳燁發消息。

  弟娃兒,我媽打電話說了啥子?凌晨問他。

  大約是壓著有點不習慣,她又翻過身,拿著手機等吳燁發消息。

  鈴鈴鈴…消息沒有等到,吳燁直接和她開了個視頻。

  聊天就打視頻,發文字有什么意思人影都看不到。

  打著視頻,吳燁和他說了一下今天的情況,和她媽媽打電話的經過。

  不過,吳燁選擇性把一些東西隱藏了,只是說了大部分,還說聊的挺好的。

  吳燁覺得,沒必要讓凌晨一起不開心,萬一她給未來丈母娘打電話了,人家只會討厭他。

  畢竟凌晨是閨女。

  凌晨半信半疑,吳燁說聊的挺好的,她不知道是不是吳燁最后的倔強?

  應該是不想她不開心,才挑著說的。

  “她沒說話氣你?”凌晨問道。

  吳燁搖搖頭,回頭想想,也不是多氣,只是剛開始有點氣,現在已經不棄。

  作為一個喜歡換位思考的人,吳燁開始換位思考,要是他在凌晨旁邊,能不能測量一下峽谷的縱深?

  山溝!

  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一探揪近,吳燁很遺憾,他就像是蓮之愛,可遠觀,而不可解玩焉。

  其實吳燁他沒有那么君子,恨不得凌晨化身氧氣。

  “弟娃兒,好看不嘛?”凌晨突然問他。

  她注意到了,吳燁的視線都不在她臉上,而且聊天也開始分神了。

  最后才發現,自己的領子低了點,吳燁已經被其它它的,吸引了注意力。

  難怪目不轉睛,專心致志,心無旁騖。

  “好…久沒有開視頻哈!姐姐剛才說什么?”吳燁反應過來。

  然而已經晚了,凌晨一雙眼睛盯著他,吳燁撓撓頭尬笑。被發現了…沒關系,不承認就好了。

  反正眼見,不會留下證據。

  “姐姐,你想不想去海邊一日游?”吳燁問她。

  他又在暗搓搓的計劃了,陽光,大海,沙灘…比…比起來,家里蹲多沒意思。

  這個夏天,總要去海邊玩一下吧?不然夏天不完整。

  “呵呵!”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他在考慮什么,凌晨很清楚的知道,她只是說不出來,不是傻到底。

  吳燁很誠懇的回答:“我真的只是想玩水而已!”

  實話實話,吳燁完全沒有摻假,他就是這個單純的想法,單純得從小到大都喜歡玩水。

  “據數據統計,云州的潑水節,最期待的人,百分之八十都是男生。”凌晨回答:“明白了嗎?”

  明白了,計劃失敗。

  一計不成,吳燁再生一計:“游泳去不去?”

  凌晨被他逗笑了,小腦袋瓜轉的還挺快的。

  “不去。”凌晨回答的很果斷。

  吳燁再次建議她:“那溫泉呢?”

  “不用那么麻煩,我都懶的拆穿你,等一下吧!”凌晨發了張照片給他。

  看著吳燁的表情疑惑了一下,越往后,就開始逐漸變態,凌晨很無語。這個表情,她看的清清楚楚。

  照片是她和田甜去泡溫泉拍的,泡溫泉嘛,都是泳裝的,她去海灘反而是裙子。

  就拍了幾張照片,沒想到今天用戶上門不貴。

  “那什么…姐姐,我先去打過電話!你早點休息啊!”吳燁回答。

  凌晨:“……”

  “你最好確定是打電話!而不是…呸!你下流!”

  吳燁忍不住笑,他就是故意說的,其實真的是要打電話,老媽打來的,他得回一個。

  “你婆婆打的,我回個電話給她,你不要胡思亂想,你這想法才很黃暴好吧!”

  凌晨掐了電話。

  吳燁克制著去看照片的想法,給吳太太打了個電話過去。

  “媽,突然打電話,怎么了?”吳燁打通電話就問了一句。

  他每次接到老吳的電話,他就得要的話,申請口水緩緩。

  吳太太那邊回答了一句:“你舅舅明天來,問你要不要回來吃飯,好久沒見他了。”

  吳燁一愣!

  “明天中午之前回來。”吳燁答應。

  舅舅來了,他這個外甥,怎么樣都得回去,一起吃個飯,陪他聊聊天。

  “來看您還是?”

  “來這邊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倔的很,而且哪有時間專門來看我。”吳太太回答。

  吳燁明白了,說了幾句話以后,吳燁才掛了電話。坐起來喝了杯水,吳燁看著手機上的照片,保存原圖。

  不得不說,這個事情干的漂亮。

  姐姐總算是禮尚往來一回了,而且還是超過吳燁預期的大回報。

  白壁無瑕終得見,老頭不負黃心人。大盤漲了,和預估的出現了不少的詫異。

  雪也是真的雪,和白差不多。

  圓規的直,下白的雪,關鍵是大雪封山,就很抓眼。

  這么美的風景…這大概是名山吧?

  吳燁突然想到一句話:有些穿搭,真的是多余的,只會讓人看起來覺得多余。

  什么時候,大家才能做個胸懷坦蕩的誠實人?才能沒有隔閡的坦誠相見?

  姐姐,單獨發一張照片是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嘛?再來個幾百張!吳燁發消息給她。

  的寸進尺,怎么不說錄個視頻給他。

  凌晨回了一個表情包囂張熊貓: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線!

  吳燁撓撓頭,回復到底能不能再發一張?

  順口,自然就脫口而出了,吳燁都是玩得來的踢球。

  滾!臭流氓!

  吳燁嘎嘎嘎笑,她居然聽明白了,姐姐是個明白人啊!居然沒有裝聽不懂。

  估計今天,是沒機會看其它照片了,吳燁拿著手機,試圖放大看看,能不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但是他什么都沒有發現,平整的太過分了。當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居然是平整的。

  這不對啊!

  “不能再研究了!在研究就睡不著了。”

  察覺到牛魔王狀態不對,吳燁果斷放下手機。拿起一本名人名言開始看。

  孔融——把最好的留給弟弟。

  狄神探——就算里面死過人,我也要進去看看才行。

  破書。

  把書丟在一邊,吳燁抱著抱枕,開始輾轉睡不著,本來以為數一下羊就可以,結果發現數什么都不行。

  還是睡不著。

  睜開眼睛是(.)(.)

  閉上眼睛還是(.)(.)

  要不是估計著凌晨都已經睡著了,吳燁很想找她聊聊天。

  這個世界,不興只管殺,不管埋!姐姐這個縱火犯,以后一定要把她繩之以繩,不能讓她一直逍遙自在。

  剛才就應該禮尚往來,給她也發個照片的,結果收到照片,他就顧著高興了,忘記了這回事。

  要失眠,也應該是大家一起失眠,而不應該是他一個人失眠。

  吳燁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睡著的,反正醒過來以后,他站在衛生間的鏡子前,看著自己的黑眼圈,很無奈。

  洗了個涼水澡,才感覺精神了不少,吳燁拿著車鑰匙出門,凌晨今天沒有去鍛煉,吳燁也沒有去。

  凌晨是感冒沒起來,睡懶覺了,吳燁是失眠,睡懶覺了。

  (.)(.)的威力,直接把他這么多年的生物鐘,給成功關了一次。

  凌晨的車還在公司樓下,昨天沒有開回來,吳燁今天準備送她去公司。

  發了個消息,吳燁出門等她。

  凌晨關好門,看著吳燁哈哈笑,她倒是精神了,感冒消失的無影無蹤。

  “哇哦!弟娃兒,你這就不好了,過度了澀!”凌晨碰了碰他的黑眼圈。

  想什么呢?只是失眠的原因,不是獎勵的原因。

  把右手放在她鼻子前,吳燁回答道:“只是失眠了,什么味道都沒有,你不要亂猜行不行?”

  凌晨捂著鼻子,嫌棄的躲開。

  雖然只有洗手液的清香,但是她…并不知道具體情況。

  “誰知道你昨天,是不是浪費了一個世界總人口!”凌晨躲開才回答。

  那得獎勵三十次,顯然不可能。

  “那這樣,有一個億萬里挑一的游戲,不過得兩人,姐姐感不感興趣?”吳燁說道:

  “主要是游戲,就不是浪費了,起碼是同一起跑線,大家都參與過,公平競爭,冠軍獎勵一個鳳鸞。”

  凌晨臉紅的捶他。

  大早上的,就說這些。

  “你考慮考慮,不要浪費了一個大生意的機會,晚上之前還可以打給我。”吳燁挑眉。

  凌晨給了他一個羞羞的鐵拳,吳燁捂著肚子呲牙咧嘴。

  羞能量加滿的拳頭,確實是有不小的威力,吳燁都感覺挺疼的,腹肌完全擋不住。

  “我們公司樓下,有一家早餐店,我以前經常吃,今天請你吃。”凌晨先一步進電梯。

  人不多,兩人站在角落里,今天晚了點,上班高峰期,樓層越往下,人就越多。

  電梯提示超載之前,人們瘋狂超載。凌晨站在角落,吳燁護著她,伸手把她保護起來。

  人多了,電梯就擠。

  吳燁感覺自己和她,很多時候就距離一公分,那是吳燁有生之年,距離失去初吻,最近的機會。

  不過,終究還是沒有失去,只是差一點點。

  這個危險的距離,讓凌晨臉的厲害,貼貼的效果,驚人的好,她臉紅的和晚霞一般。

  特別是壓力作用到有容的時候,凌晨感覺有容變成了餅。

  未知的感覺,傳遞到大腦,聯動效果有些強大。

  因為高度下降,導致面積擴張,未知的感受,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姐姐,你犯規了。”吳燁悄悄的和她說話。

  凌晨臉紅,不回答他,只是那種怪異,卻和附骨之疽一樣,反而越來越多。

  “我TM都快壓沒了,到時是誰犯規?”

  他微微往后退一步,壓力沒有了,彈出來的阿Q,讓吳燁觸目驚心。

  QQ糖似的。

  “我以為姐姐是棉花糖,結果是QQ糖。”吳燁感慨。

  “你就嗶嗶吧,這會兒人多,等會兒收拾你!”凌晨掐了他一下。

  等會就收拾他,凌晨已經決定好了,起碼捶他半個小時,哪怕是上班遲到都在所不惜。

  吳燁把她手拿住:“別等會兒啊,下班回來吧!”

  啊啊啊啊…老娘要打死他。

  一直到出了電梯,到了停車場,凌晨就給他一個橫踢,吳燁沒躲開,等她收拾夠了,才放開了吳燁。

  “看你以后還不長記性。”凌晨看著吳燁亂糟糟的發型,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室。

  開車的原因,主要還是因為吳燁沒睡好的樣子,她不太放心,還是她自己開車。

  “現在,立刻,馬上,睡覺!不然等會兒找個代駕。”凌晨看到他坐進副駕駛,一邊啟動車子一邊說道。

  吳燁點點頭,打著哈氣,把靠背放下去,閉著眼睛。

  “都是姐姐你一張照片,讓我一晚上都沒睡好覺。”吳燁說道。

  凌晨撇撇嘴:“定力差勁!”

  “是魅力過大!”

  “讓你休息一下!不要嗶嗶賴賴。”凌晨開著車,出了停車場。

  吳燁確實困,一直在打哈欠,沒多久,他就睡過去了,汽車喇叭都沒有吵醒他。

  凌晨有點后悔給他發圖了,還好沒有發其他的,不然他怕是要連夜挖墻壁。

  就這!也不行啊!

  弟娃兒就是弟娃兒,真是遜啦。

  她當時看到照片的時候,都只是晚睡了三個小時而已。

  平時路上堵車,她都是焦急和心煩,今天同樣堵車,凌晨完全沒有急躁。

  甚至覺得堵堵也沒有什么不好,起碼吳燁可以多睡一會兒,看他困的厲害,凌晨都不敢讓他開車。

  凌晨就這樣開著車到了公司樓下,停好車以后,她看了看時間,已經遲到了半個小時了。

  凌晨以前從不遲到,只是早退而已。想了想,反正都遲到了,索性多遲到到半個小時。

  現在下車,吳燁肯定被吵醒凌晨把安全帶收起來,側身看著吳燁。

  睡的很香的吳燁,恬然的很,有種安靜系帥哥的氣質。

  凌晨撐著臉,看著吳燁的臉,棱角分明的帥氣,和那種線條陰柔的帥完全不同。

  很爺們兒。

  又一臉的陽光,和笑起來的秋田似的,以前沒發現他這么好看,現在越發覺得吳燁長的好看。

  “才發現不止是好看,還挺耐看的。”凌晨小聲的說道。

  吳燁也不知道夢到什么,嘴角一直掛著淺淺的笑容,而且笑容開始逐漸明顯。

  凌晨看的好奇:“不會是夢到我了吧?”

  她突然感覺準確答案就是自己猜的那樣,原因就是某一瞬間,凌晨注意到情況時候不對勁。

  吳燁不光是笑的越來越離譜,牛魔王都站起來了。

  下流!無恥,不要臉!

  凌晨捂眼睛,分開指縫看了看,又捂眼睛,沒忍住,又看了看。

  特意觀察了一下,注意到吳燁沒有醒,凌晨又看了好幾眼。

  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居然這樣,果然相同…想了想,她拿出包里的眉筆。

  悄悄的,量了一下。

  一,二…額滴個娘咧,這也…太過分了…吃什么飼料?

  凌晨一聲不吭,默默的觀察就花了不少時間,還量了個長寬,然后嘖嘖稱奇。

  單純的填空題,以后吳燁怕是都能拿滿分了,根本難不住他。

  就是很好奇,她難得有機會,吳燁睡著了,牛魔王沒有睡著,有機會觀察一下。

  “姐姐,好看嗎?”

  聽到吳燁的聲音,就僵住的凌晨,很機械的轉頭,看著目光炯炯,正看著她的吳燁。

  一個問題浮現她腦子里:吳燁是什么時候醒的?

  原本就臉紅的她,如同秋天被點燃的野草,臉色迅速紅起來,兩秒都沒有的時間,臉就通紅。

  手足無措,驚慌失措,羞愧難當,外加做賊心虛。

  澀死。

  “姐姐你還觀察的挺仔細啊?湊那么久,有這么好奇嘛?”吳燁調整座椅坐起來。

  剛才吳燁做了一個夢,夢到凌晨了,夢到他們在泡溫泉,愉快的玩耍著。

  突然之間,凌晨一轉眼變成了田覓,還沖他嘎嘎嘎笑,叫他繼續,吳燁直接被嚇醒了。

  太離譜了!

  剛醒過來,就發現凌晨在觀察牛魔王,更離譜的,她還在量。

  最開始,吳燁沒敢說話,主要是尷尬的,澀死的感覺。

  但是看凌晨研究的很認真,喜歡反其道而行之的吳燁,立馬調整心態,把那種難堪壓下去。

  轉頭就是問凌晨看什么,把尷尬全都引導她的身上。果然,效果很好,凌晨迅速臉紅,都不敢看他了。

  窘迫的一匹。

  吳燁仿佛都能看到她腦門上,大大的我該怎么辦幾個字。

  凌晨確實是窘迫無比,主要是各種情緒,一瞬間爆炸了,讓她不知所措。

  還好是看牛被發現,而不是偷牛被發現。

  “流氓!”看著吳燁湊近,凌晨反應過來,啪給他一拳,打開車門,拿著包包就跑了。

  雖然動作快,但是背影屬實有些狼狽。

  吳燁揉著肚子,看著她跑路的樣子,哈哈大笑,沒想到她也有這么狼狽的一天。

  還好不是臉上給他來一巴掌,吳燁看了看還不安靜的牛魔王,收拾好它,然后才鬼鬼祟祟的坐到駕駛室。

  “唉,姐姐不老實啊!”吳燁感慨。

  主要是量,就很過分了,這是不相信20?

  吳燁開著車離開停車位,說好的早餐沒有得到吃,還被打了一拳,明明就是他吃虧了。

  找誰說理去?

  最大的秘密,還被知道了。

  吳燁離開的時候,凌晨剛到寫字樓大廳,平復了一下呼吸,然后才按下電梯,她已經遲到一個半小時了。

  回到公司以后,看著夏竹送來的文件,凌晨發呆,并沒有處理文件。腦子里都沒有文件,都是牛魔王,哪有心思處理文件?

  拿出抽屜里不常用的尺子,凌晨拿出眉筆,對比了一下,喃喃自語:“5,19。”

  此牛竟恐怖如斯,好怕怕!

  凌晨又開始發呆了,很多很多嚴絲合縫的畫面,在她腦子里,揮之不去。

  閉眼睛就是牛,睜開眼睛還是牛。

  悄悄的打開休息室的門,去了廁所。從休息室出來以后,她就拿著文件,開始認真的處理文件,分散注意力。

  不然腦子里都是牛。

  很多東西,越是沒有見過,越是感覺震撼,感覺好奇。

  人生初見,驚喜太大了。

  凌晨拿著文件,又開始發呆了,不提她在發呆,吳燁這會兒,才剛到家門口。

  “喲,小吳你出息了,居然又換車了啊?”門衛大叔和他打招呼。

  都是熟人了。

  吳燁從車里,摸了兩包煙給門衛大叔:“大叔,以后別給我爸透露我的消息啊!”

  大叔尷尬的撓撓頭,接過煙表示毫無問題。看著吳燁離開,大叔才感慨萬分:

  “一個小區,大大小小都是人精。”

  然后又拿出手機,給老吳發了個消息:你兒子回來了。

  發完消息,他才美滋滋的收起手機,看了看手上的煙。

  其實不止是吳燁知道,很多年輕人都知道,大叔喜歡通風報信。不過沒人怪他什么,也不是怎么大事情,他對這個小區貢獻很多的。

  老太太疾病,孩子掉水池里,失火救人等等,他都幫過忙。

  吳燁停好車以后,把后備箱里的東西拿出來,這些都是提前準備好的。

  提著幾個袋子,吳燁回到家門口,拿出鑰匙開門。家里沒有人,吳燁看著廚房門,把東西放到柜子上。

  “媽!”

  “爸!”

  吳燁一邊喊,一邊敲了敲廚房門,然后才打開門,果然,他們都在廚房做飯。

  別問為什么要敲門,吳燁上小學學會的,還是吳太太強制教會的。

  “舅舅還沒到嗎?”吳燁看著財問道。

  還以為早就到了,他新店那邊都沒有去,馬不停蹄的就趕回來了。

  “馬上到了!我去樓下接他。”老吳擦擦手:

  “你把柜子最上面一格的酒拿瓶出來,然后煙拆了,把煙灰缸找出來。”

  吳燁答應一聲,老吳不抽煙,但是煙灰缸家里肯定有。

  吳太太把最后一個菜炒好,吳燁看了看,她今天準備了八個菜,大部分都是舅舅才喜歡吃的。

  吳燁發現,老媽還是心疼舅舅的,這一點沒有變化。

  站在椅子上,吳燁把酒拿下來,看著包裝,吳燁笑了笑,舅舅每次來,都有一瓶好酒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找了半天才找到煙灰缸,老吳在家里很少很少抽煙,酒都很少喝,都只是喝茶而已。

  從抽屜里選了一條煙打開,和煙灰缸一起放在茶幾上,又把酒打開放在餐桌上,吳燁才幫吳太太端菜。

  端著最后兩個菜出來的時候,吳燁就聽到開門聲了。

  一身洗的干干凈凈的老款深色衣服,里面是襯衫,外面是外套,西褲和皮鞋顏色卻有點不搭。

  他一臉滄桑,臉上的很多細紋已經很深了,膚色有點漆黑,但是人很精神。

  比起上次見面,他頭上的白頭發好像更多了。

  和吳太太比起來,他是弟弟,反而是吳太太顯得更年輕,年輕好多歲似的。

  他手上提著一個布袋子,進門的時候,還遲疑了一下,才下定決心踏進來。

  “姐,小燁!”他把袋子放在一邊,沖吳燁和吳太太笑了笑。

  “舅舅!”

  “趕緊過來吃飯!”吳太太指了指椅子,然后讓吳燁把酒打開。

  吳燁把酒倒好,放在他和老吳面前。

  大概是看到桌子上的菜,他對著吳太太笑了笑:“姐,又做多了!”

  “多了你就多吃點,一年到頭都不來幾趟。”吳太太多少有點抱怨,又給他夾菜:“得多吃點。”

  她特意忙活半天,做的不是老公兒子愛吃的,而是弟弟愛吃的。

  “媽讓我帶了不少臘肉,還有臘腸,給小燁吃的。”一邊吃著飯,他一邊指了指口袋。

  吳燁外公去世得早,現在就只有外婆,他們也就只有老媽舅舅兩個孩子。

  舅舅家,兩個孩子都比吳燁小,外婆說什么也不來城市,只愿意住在老家,只能每年回家去才能去看看她。

  “這次過來,這邊能做多久?”老吳一邊和他喝酒,一邊問他。

  在工地做木工師傅,就是吳燁舅舅的工作,流動性很大,經常一個城市待了幾個月,完工就離開去其他的城市。

  吳太太這個姐姐,老吳這個姐夫,都不是沒有想過讓他做其他的工作,他都沒有同意。

  “大概半年左右,這次是我們自己包過來做的,算是多勞多得。”

  吳燁舅舅酒量很好,老吳是喝不過他的只是陪他一下,他自己喝完了,拿著瓶子倒就行。

  “家里還好吧?”吳太太問道。

  吳燁舅舅點點頭:

  “有啥不好的,媽身體健康,你弟妹還是那個死扣,孩子也挺懂事的。”

  吳燁悄悄笑了笑,舅媽的摳門,真的很無法形容,他舅舅并不是什么窮鬼,幾十萬存款還是有的。

  但全在舅媽手里撰著,說什么也不拿出來,身體不是特別好的舅媽,一年四季上310天班,剩下的50天,不是理療就是吃藥。

  身體好點了,她又繼續上班,一直沒有懶過。

  吳太太勸她的時候,她還說:姐,你們是億萬家財,我們不行,不賺錢吃什么?

  就是這種性格,一言難盡。

  “在魔都,就經常來家里,想吃什么就和姐說。”吳太太說道。

  吳燁舅舅嘴巴上答應下來。

  他和吳太太姐弟關系一直很好,哪怕是人到中年,感情也沒有變過每次遇到傷心事,他都是打電話給吳太太。

  “有假期就過來,不來你看我不收拾你。”吳太太說道。

  吳燁舅舅撓撓頭,才說道:“包工除了沒有材料,可能沒時間放假。”

  吳太只讓他一個月來家里吃兩次飯,吳燁舅舅答應下來。

  “你對象找到沒有?”看著吳燁他問道。

  吳燁點點頭。

  “挺好的,有了對象就好好談!”他說了一句。

  吳燁乖巧的答應。

  大部分時候都是老吳在和他聊天,一瓶酒,老吳就喝了二兩,剩下的都是他喝的。

  而且完全沒有醉意,和老吳說話多時候,邏輯清晰。

  吃完飯,吳燁收拾碗筷,他和老吳坐在沙發上抽煙,平時很少抽煙的老吳,只是偶爾抽一口。

  吳燁舅舅煙癮也不小,抽煙抽的到。

  “腰還疼不疼?”老吳問他。

  吳燁舅舅點點頭,這是老毛病了,現在還不止是腰疼。

  “老毛病,都習慣了。”吳燁舅舅無所謂的回答。

  都習慣了,不當回事了,受不了,又再吃點藥。

  吳太太把茶放到,然后又去裝瓜子水果。

  “姐,你休息一會兒,不用弄這些。”吳燁舅舅說道。

  看她忙前忙后的,他就怕這個,每次來都是好酒好菜的,實在是不想來麻煩。

  吳太太自顧自的忙活,弄了好幾盤小吃。

  “身體不好,就早點打算,這個活兒,干不了幾年,早點找個其他事情做!”

  老吳很清楚他的情況,得改變才行了。

  吳燁舅舅嘆氣:“上有老下有小,哪敢考慮這些啊!”

  語氣里,有著深深的疲憊和無奈。

  吳燁靜靜聽著,也是感慨萬分,他一直在拼命賺錢,也有很多無奈。

  下午的時候。

  吳燁送他離開,老吳拿了個袋子給吳燁,吳燁拎著袋子,和舅舅一起離開。

  上車的時候,他還有點遲疑,吳燁喊了他好幾聲,他才上車。

  吳燁送他到了工地不遠處,他自己要求的,說工友看到了不好。

  吳燁把東西拿給他,他推遲辭了半天,給他以后,吳燁才和他說了再見:

  “舅舅,記得經常去吃飯,我媽可想您了,到時候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

  “好!小燁,你開車慢點!”他提醒吳燁。

  看著汽車離開,他才慢慢回到工地,一邊走,一邊揉了揉腰。

  吳燁趕著去新店,出了事故了,剛才馬東西才給他打電話。

  流年不利,吳燁嘆氣。

  ------題外話------

  欠更7!

  華娛從07快男開始推書!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