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04 我是不是要當外婆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藍色的M8,卡著點,一腳油門從紅綠燈前離開。

  吳燁坐在駕駛室里,看著轉速猛增,絲毫沒管,他現在就想開快點,早點到目的地。

  旁邊的轎車車主看著吳燁竄出去,吐槽他趕著去投胎,不過吳燁已經聽不到了。

  他現在,仿佛一個聲音在提醒他,快點啊!你再快點啊!

  平時不開快車的他,今天車速一直沒慢下來過,腳偶爾都快踩到油箱里了。

  緊趕慢趕的,一直到一棟寫字樓下,吳燁停好車。

  到了!

  按下電梯,吳燁一直到33樓,他很慶幸這會兒沒有什么人。

  出了電梯門口,誤以為才發現走廊兩邊,全是各種漫畫人物,地板上都是一個個漫畫人物。

  甚至不少角色,他都在寧渠哪里看到過。很多人喜歡的紙片人老婆,吳燁卻連名字都叫不出來。

  看著大大的漫客logo,吳燁只是掃了一眼。

  哪怕是第一次來,吳燁也沒有時間欣賞這些,找到公司大門,直接進去。

  吳燁剛進去的時候,前臺就注意到了。

  她剛準備說話,吳燁就先開口了:“你好,我找凌晨!麻煩你帶一下路!”

  吳燁急匆匆的樣子,她反而遲疑了,因為很多人來找老板,并不是為了工作,她如果分不清楚,得被大秘批評。

  因為這個事情,她已經被批評過好幾次了。

  耐心的問了吳燁一句:“先生您好,請問您有預約嗎?”

  出于對工作的負責,她還是沒敢直接放吳燁過去,萬一他也是不要臉的追求者呢?

  吳燁搖搖頭,他耐心不多:

  “我來接我女朋友!因為是第一次來,不熟悉,麻煩你帶我過去一下,她今天不太舒服。”

  吳燁把情況和她說了一下。

  前臺微笑的看了他一眼,這已經第幾個冒充老板男朋友,企圖蒙混過關的了?

  男朋友?老板哪來的男朋友?騙人都不會。

  “小姐姐,我沒在和你開玩笑!”吳燁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沒相信。

  想了想,她回答道:“您稍等一下!我打個電話確認!”

  吳燁呼了一口氣,按耐住不耐煩的情緒,等她打電話。

  其實吳燁一直脾氣一直都挺好的,只是關乎凌晨,他有點心急。

  第一次有對象,很多事情都沒有經驗,哪怕是不重要的事情,也會下意識想的很重要。

  凌晨說自己感冒了,吳燁的腦子里,是凌晨已經燒迷糊的狀態。

  “您跟我來。”

  得到了確認以后,她態度立馬就不一樣了,原來…老板真的有對象了。

  一直單身的老板,居然突然就有對象了,對她們這些員工來說,這個事情很神奇。

  多少都知道老板的情況,那是真的能讓人少奮斗幾輩子的白富美。

  也不知道這個小哥哥哪里強,居然追到了老板。

  “謝謝。”吳燁跟著她,她帶著吳燁去了凌晨辦公室。

  這一整層都是漫客的辦公場地,樓上樓下各自還有一層,前臺在電梯出口,凌晨辦公室在最后面的位置。

  吳燁的出現,還引得不少員工討論,好奇他是來做什么的。

  看著總裁辦公室幾個字,吳燁敲了敲門,凌晨虛弱的聲音傳來以后,吳燁就急匆匆推門進去了!

  沒注意凌晨的辦公室,吳燁第一時間就看到她了,凌晨穿著一件厚衣服,有氣無力的趴在辦公桌上,完全沒有平時的元氣。

  沒精神,沒力氣,昏昏欲睡,一臉難受的表情。

  哎呀,我的寶!

  快讓老公看看嚴不嚴重!

  吳燁快步走到她旁邊,伸手放在她額頭,試了試她的體溫,吳燁很確定,她已經發燒了。

  “走!我帶你去醫院!”吳燁把她的包包夸在肩頭,拿上凌晨的手機和鑰匙。

  凌晨點點頭,答應一聲,撐著桌子坐起來,感覺力氣被抽走了似的,仿佛變成了嬌弱的連林黛玉。

  如果不是在她公司,吳燁覺得直接一個公主抱更好,他看著都費勁兒。

  “已經發燒了,有沒有感覺頭暈?”吳燁問她。

  他自己很多年沒有生病感冒,吳燁遇到這種情況,第一反應就是送她去醫院。

  “頭暈,有點頭疼,手腳沒力氣,還感覺被容嬤嬤的針扎了似的疼。”凌晨回答,挽著吳燁的胳膊。

  她自己也不是不能走,就是覺得沒什么力氣,完全不想動彈。

  很費勁。

  “不擔心,只是感冒而已,可能是感冒嚴重了一點,去打個點滴就好了。”吳燁說道。

  凌晨覺得,不是特別嚴重的情況,其實都沒有必要去醫院,直接去也診所都可以解決問題。

  “不打點滴行不行?太浪費時間了,打針吧。”凌晨問道。

  語氣軟糯的很,吳燁感覺他好像換了個女朋友似的。

  平時的凌晨,完全是另一個樣子。

  吳燁看了看她:“其實我還想你喝中藥,效果更好,雖然慢一點。”

  他以前感冒,就是喝中藥,導致吳燁現在不吃苦的東西。

  但是效果也是真的好,而且吳燁總感覺,中藥危害性小很多。

  “我不喝中藥,還是打針吧。”凌晨也不吃苦的東西。

  她寧愿吃腥的,也不吃苦的。

  “那就打一針。”吳燁回答:“我先把門關好!”

  吳燁幫她把辦公室大門鎖好,在一眾員工的詫異目光里,兩人離開辦公室。

  今天過后,大概凌晨公司的員工都知道,他們老板談戀愛了。

  那種親密,是以前對任何人都完全沒有過的,不是戀愛是什么?

  很多員工,其實一直好奇凌晨有沒有男朋友,現在實錘了。

  “那家伙,好像還沒有我帥!”一個員工說道。

  旁邊的同事看了看他:“你這叫男生女相,人家大概是財大氣粗!”

  “現在沒有懸念了,老板已經名花有主了。”

  “難怪拒絕了那么多人。”

  抱著文件的夏竹,看著凌晨的背影,喃喃自語:“老板還真的談戀愛了啊?”

  吳燁的突如其來,打破了原本公司的平靜,開始變得喧囂起來,員工各種吃瓜。

  這個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一直傳到公司總群,總公司的員工都知道了這個消息。

  “看著都揪心!”注意到凌晨臉色不好,吳燁趕緊按下電梯。

  靠在她肩膀上的凌晨,對他笑了笑:“我以為我能扛得住,結果…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一直都以為自己身體好的凌晨,被踏踏實實上了一課。

  無力的樣子,惹得吳燁心疼的不行。現在吳燁就想早點帶她去醫院,然后早點把她治好。

  活蹦亂跳的女朋友,變成了病殃殃的女朋友。

  雖然凌晨脆弱的一面讓他大開眼界,但是吳燁寧愿她一直健健康康兇巴巴的。

  “還軟不軟?”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出來以后,冷風吹的時候,感覺更難受了。

  下樓以后,把她扶上車,吳燁打開空調,調高溫度,又把一個四四方方的枕頭拆開。

  給凌晨蓋好被子以后,吳燁才開車離開。

  “睡吧,到了目的地I我叫你。”吳燁坐在駕駛室,就開著車,準備把她送到醫院去。

  還是去醫院讓人更放心,小題大做也好,其他怎么樣也好,吳燁看著凌晨難受,自己都心疼。

  凌晨蓋著毯子,迷迷惑惑的睡過去了,她特別容易犯困。不舒服的時候,睡著了能感受到更少的東西。

  吳燁把車開到顏潸潸家的醫院,停好車以后,吳燁才拍了拍凌晨。

  碎眼惺忪的凌晨,有些脆弱疑惑的看著他,吳燁指了指外面:“我們到了!”

  他拿出手機,給顏潸潸打了個電話,有顏潸潸這個熟人在,辦事情才方便。

  顏潸潸沒有拒絕,在醫院門口等他們,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吳燁的女朋友。

  比她漂亮多的,一個感冒,把吳燁擔心成那個樣子,完全不足為奇了。

  “先做個檢查!”沒有排隊掛號,顏潸潸直接帶凌晨去做檢查。

  醫生辦公室,是個中年醫生,她拿著檢查報告看了看,又看了看顏潸潸:“是感冒,不是什么大問題。”

  “要么打點滴,要么打針,得先退燒,然后才能吃藥。”

  聽醫生說完,吳燁送了一口氣,凌晨還是更愿意打針,醫生開好單子,顏潸潸去拿藥。

  又安排護士給她打針,然后把裝著藥的口袋給吳燁。

  全程沒有一點麻煩,吳燁很感謝顏潸潸:“今天麻煩你了!”

  顏潸潸搖搖頭:“別這么客氣,這點小事都不幫你辦好,我老公得生氣了。”

  吳燁笑了笑,記下這個人情。

  “我就沒見過比她更漂亮的人!回頭推個名片,我和她認識一下,怎么說也是妯娌!”顏潸潸說道。

  吳燁答應。

  凌晨從診室打完針出來的時候,都是呲牙咧嘴的。

  辣么大一針。

  后怕!

  “回去吃了藥,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就好多了。”顏潸潸扶著她。

  “謝謝顏醫生。”凌晨知道她今天幫了不少忙,要不然這會檢查都沒有做完。

  “你是吳燁的女朋友,叫我潸潸就行,都是自己人,別客氣。”顏潸潸笑道。

  “行!”凌晨答應。

  顏潸潸一直把她送到醫院,然后又叮囑了一下那些東西不能吃,讓她一定要注意。

  最后,還在凌晨耳邊說了一句悄悄話,把凌晨鬧了個大紅臉。

  “你們趕緊回去吧!別在外面吹風了,記得給我老公從黑名單拉出來。”顏潸潸提醒了一句。

  “行!改天你不忙,我請你吃飯!”吳燁說道。

  顏潸潸比劃了一個OK。

  看著吳燁開車離開,她才把手揣到白大褂里,拿出手機給寧渠發了個消息。

  屏幕上還可以看到寧渠發的最后一條信息你就當我們自己的事情辦!

  顏潸潸笑了笑,他們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現在更成熟了。

  “差點忘了,今天得找主任拿中藥。”她花錢花的太厲害了,最近一直在拼命賺錢。

  至于寧渠說的什么大雄鷹,那玩意兒行個屁,他們做火鍋的懂個什么滋補?

  吳燁穩穩當當的開著車,凌晨精神不大好,蓋著小毯子。

  “那個顏醫生就是寧渠的女朋友對吧?我記得你上次不是說他們…”凌晨沒有說出口。

  “又和好了!回頭把她聯系方式給你,她還挺想和你交朋友的。”吳燁回答。

  凌晨點點頭,在車上,她一直昏昏欲睡的,吳燁穩穩當當的開著車,盡量減少顛簸。

  回到家公寓樓下以后,凌晨被冷風吹得一哆嗦,吳燁把毯子給她披上。

  “我第一次感覺,自己這么虛弱。”凌晨嘆氣。

  比起打針之前,已經好了很多了,現已經退燒了。

  “去我那里吧!”吳燁替她做決定,沒有問她行不行,不太放心她自己一個人在家。

  “行!不過把我手機放旁邊!”凌晨回答道。

  “這個情況了,就不要忙工作了,工作又忙不完。”吳燁沒有同意。

  “不是工作,緊急情況報警!”

  “你不說的話,我還沒有想到這個問題,這確實是好機會啊!”吳燁一邊開門一邊說。

  趁虛而入!

  凌晨白了他一眼。

  吳燁直接把她帶到自己臥室里,把她鞋子脫掉以后,吳燁把她丟在自己的被窩里。

  給她掖好被角,吳燁才把手放在她額頭上,試了試體溫。

  “等我一下啊,拿水給你吃藥!吃完藥你剛好睡一覺。”吳燁去弄熱水。

  凌晨躺在被子里,微微點點頭,這種被人照顧的感覺,真的很讓人沉迷。

  她一直都不算什么弱女子,但是弱的時候,不妨礙她也希望有個依靠。

  女生都可以堅強,能自己扛桶裝水,也能生病自己去看醫生,但是誰又知道那是沒辦法?

  天生的,總是需要身邊有個男人可以依靠的,不管是不是獨立堅強。

  “真好!”凌晨喃喃自語。

  伸手把抱枕拿過來,凌晨看著嘴角露出一個笑容。

  沒過多久,吳燁端著水杯上樓,坐在床沿上,把水杯放在床頭柜,打開裝感冒藥的口袋。

  “這個是吃兩片,還有這個也是,這是四片…齊活。”吳燁把藥放在她手心。

  把她扶起來,讓她靠著自己,然后才把水杯給她:“大朗,起來吃藥了!”

  “你若是害了我,我那兄弟也不會放過你的。”凌晨喝了一口熱水。

  吳燁笑了笑,看她樣子是好點了,還有心思皮。

  水溫剛剛好,不冷也不燙,凌晨吃完藥,看了看吳燁。本來還想在他懷里多待一會,凌晨覺得這種感覺特別好。

  結果吳燁生怕她凍著似的,把她放下,然后蓋好被子,孩怕被子太薄,又加了個薄被。

  現在你捂我,行!以后等著瞧,誰捂誰還不知道呢。

  “閉眼,趕緊睡覺!”吳燁把她眼睛往下一合,讓她趕快休息。

  等著個水汪汪的大眼睛干什么?現在是病人。

  凌晨感覺自己和那些死不瞑目的人似的,被他合上眼。

  “來,測一下溫度!”吳燁把溫度計放在她手里。

  凌晨嘆氣,拿著溫度計放在胳肢窩里,然后閉著眼睛等。一個感冒,讓她在吳燁面前和溫柔小媳婦兒似的。

  “退燒了!乖乖睡覺啊!”吳燁拿著溫度計看了看,放在一邊。

  凌晨吃完退燒藥,已經好了很多,慢慢的,或許是藥起效了,她就困的睡著了。

  坐在床沿邊,吳燁看著已經睡著的凌晨,微微出了一口氣。

  “看樣子感冒藥已經問著路了!”剛才沒睡著,是藥還在問路。

  吳燁想了想,拿出手機買了不少新鮮食材,準備晚上,給她做頓好吃的晚飯。

  凌晨睡覺不鬧騰,安安靜靜的,像是睡美人。吳燁幫她捋捋頭發,然后拉上簾子。

  在樓下溫好熱水,倒進保溫杯里,吳燁把杯子放在旁邊的床頭柜上,安心的陪著她。

  “我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吳燁看著睡的香甜的凌晨。

  趁虛而入就算了,趁人之危不知道行不行?

  剛有點不軌之念,就聽到鈴聲響起,吳燁暗道大意,趕緊按了靜音。

  拿著凌晨的手機到了樓下,吳燁看著手機,才糾結怎么辦,這是凌晨媽媽打的電話。

  還是視頻電話。

  吳燁感覺心跳有點不受控制,有點忐忑,有點慫,又有點想接。

  心情復雜。

  “不要慫,她又不能吃了你,不打BOSS,怎么可能學會經驗?”想了想,吳燁還是接了。

  起碼要給她一個自己的態度,互相之間有點了解,就不會瞎猜。吳燁對未來丈母娘,其實也挺好奇的。

  畫面跳轉。

  屏幕里出現了一個氣質出眾,還在顏值尾巴上的中年人。四十多歲,快五十,吳燁覺得她看起來和三十來歲似的,保養的真是好。

  就是氣質凌厲,一看就知道不是很溫柔的人,人的性格,總會在氣質上表現出來很多。

  她不說話,都能感覺出來,她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特別是板著臉的時候,總感覺下一秒就是狂風駭浪。

  一秒鐘的時間,吳燁觀察了一下未來丈母娘。也是一秒鐘的時間,藍總裁的表情從詫異,變成擔心,最后被她壓制成平淡。

  吳燁發現了這個變化,他感覺很服氣,未來丈母娘不說其他的,起碼變臉很厲害。

  吳燁不傻,他都能猜出來她的心理變化,詫異什么,擔心什么等等。但是她又活生生的把這些情緒都壓住了,這才是最厲害的地方。

  吳燁做不到,他還有很多情緒都寫在臉上的,藍總裁一眼就能讀出來。

  “阿姨您好,我是吳燁,您應該聽凌晨說過我。”他對著屏幕笑了笑。

  沒經驗,吳燁只能按著正常流程來,看她反應來應對。

  有生之年第一次,和未來丈母娘對線,這把,大概是她單殺吳燁。

  藍總裁微微點點頭:“吳燁你好,我知道你,我想問一下,晨晨今天是不是生病了?”

  這是她剛得到的消息,還是看到群里,傳著凌晨男朋友去公司里的消息,她才問了一下情況。

  夏竹多少知道點消息。

  “對,她突然感冒了,早上還好好的,沒想到下午嚴重了,我們剛從醫院回來,這會兒吃了藥已經睡著了。”

  “我不放心她一個人在隔壁,怕狗狗吵著她休息,就讓她在我這里休息一下,阿姨您要看看她嗎?”

  吳燁給幾秒鐘時間,來消化自己說的話,等她的答復。

  藍總裁在腦子里過了一遍,就把關鍵詞提取出來了,知道了不少消息。

  住隔壁,一起去的醫院,現在凌晨在他家里,為了讓自己放心提出看一下。

  可以!小伙子心思不少。

  “我看看吧,我不太放心她。”藍總裁回答!

  她在說話的時候,還在觀察吳燁的房屋背景,大量的判斷和想法,毫無影響她說話一語雙關。

  吳燁點點頭,知道她或許不放心凌晨,更多的,其實是不放心自己。

  “平時都是健健康康的,突然就感冒了,今天弱不禁風的,打了針,又吃了藥,現在睡的很沉。”吳燁很小聲的說道。

  前置攝像頭的畫面里,藍總裁很清楚的看著凌晨,她抱著抱枕睡的正香,可以看到,外套都還穿在身上的。

  臉色有點不健康的白,旁邊的床頭柜,放著藥,還有保溫杯和杯子。

  吳燁說話很小聲,他特意多加了一個被子,地上的拖鞋是女士的,這些她都發現了。

  很容易判斷,凌晨和吳燁的生活交匯已經很多了,而且信任感已經不淺了。

  唯一欣慰又不放心的一點,大概是有人照顧她,而且照顧的很認真,都照顧到自己被窩。里了。

  這個照顧,讓娘親一言難盡。

  “阿姨,我下去和您說,免得把她吵醒了。”吳燁小聲的詢問,藍總裁點點頭。

  到了客廳。

  吳燁想了想說道:“阿姨,您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

  “我知道,您可能還擔心很多東西,其實您可以放心,我們都知道分寸的。”

  “她可能有點倔,您方便的話,記一下我的聯系方式,有什么問題,您也可以隨時找我。”

  吳燁沒有說的太明白,她肯定知道自己的是什么意思,吳燁說的很誠懇,她如果還是不相信,那就沒辦法了。

  求證她完全可以找凌晨。

  “小吳,阿姨這樣叫你可以吧?”

  感慨女生外向,什么都說的同時,藍總裁迅速開始考慮新的辦法。

  吳燁很誠懇,但是她這個過來人,更清楚,楚楚可憐幾個人就是一把火,點吳燁這種干柴,不要太容易了。

  至于分寸,那是冷靜的時候談論的東西,當冷靜不存在,分寸就被本能打碎的干干凈凈。

  她不擔心才怪。

  而且,這個照顧,她真的一言難盡。

  “阿姨,您是長輩,叫什么都可以的。”

  吳燁變成了小吳,什么都代表不了,只能代表藍女士禮貌,也代表客氣。

  “謝謝你照顧晨晨,她醒了以后,麻煩你讓她給我回個電話。”

  藍總裁保持的距離感,吳燁感覺清晰可見。

  “我留個你的電話微信吧,如果遇到什么難關,你也可以找阿姨,你和晨晨的關系,不用跟阿姨客氣。”

  吳燁一直保持的笑容,停頓了一下,藍總裁也看出來了。

  他很慶幸的是,自己還不傻,起碼聽得懂話,看著屏幕,吳燁認真的回答:“阿姨,您不用客氣的,以后都是一家人。”

  藍總裁:“……”

  聽得出來,吳燁是故意氣她剛才說的話,藍總裁也沒有多介意。小伙子脾氣大不大無所謂,只要并不傻,知道她的意思就行了。

  吳燁知道她的意思,客氣,距離,家室,人情,以后八字還沒有一撇。

  所以吳燁才說了一句都是一家人,不過她根本不當回事。

  想了想,藍總裁認真的說道:

  “阿姨這個人說話直接,但不是那種背地里說人是非的人,你們還年輕,阿姨希望看到的是長遠的,而不是短暫的,短暫的煙火,往往留下來的更多是傷害。”

  “我們說第一次交流,對你并沒有什么偏見,要是說偏見,也是對年輕人普遍存在的不冷靜,不理智,不成熟有偏見。”

  “阿姨說話不好聽,晨晨總是這樣說,但是我是她媽媽,我希望你可以理解一個母親的想法。”

  吳燁聽完以后,抽抽嘴角,她一直在點自己。

  總結起來,無非就是:

  你小子聽好了,不能給她穿上嫁衣,就不要輕易動她外衣。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吳燁感慨的是,她會第一次見面,就和自己說這些東西。

  顯然把自己當狼在防,問題是凌晨也不是羊啊!

  “阿姨,雖然保證在您看來,可能很蒼白幼稚,但是這確實是現階段我能給您的東西。”

  “我只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但是不是那種沒有責任感的人,這一點,您可以相信我。”

  “我也充分的理解您的意思,并且您擔心的問題,不會在我和凌晨之間發生。”

  “也說句您可能不高興的話,您閨女,我娶定了。”

  藍總裁:“……”

  現在的年輕人,這么氣盛的嗎?知道不高興,還要說,脾氣還挺直啊!

  一臉自信的當著對象媽媽說,娶定了自己閨女,藍總裁只當個笑話。

  “那阿姨也說句你可能不太高興的話,可能你還得再努努力,這個努力,不是指哄一個沒談過戀愛的小女生。”

  凌晨說的意思,吳燁現在是懂了,她具備仍沒讓人沒脾氣,和發脾氣的能力。

  吳燁都被他激成陰陽怪氣的人了,可見一斑。

  “感謝阿姨您指點,我會兩者兼顧。”吳燁回答。

  藍總裁反而笑了笑:“阿姨喜歡指點年輕人,你不是第一個。”

  她這話,意有所指。吳燁明白,但他不是替補。

  “那我肯定是最后一個。”吳燁這樣說道。

  藍總裁沒有多說什么,記了吳燁的電話,加了他的微信,然后就掛了電話。

  坐在沙發上,吳燁看著新添加的好友,吳燁笑了笑:

  “誰曾想,未來丈母娘第一次見面,就給我狠狠的上了一課。”

  “姐姐我吃定了,丈母娘都留不住,我說的。”

另一個城市里,坐在六位數椅子上的藍總裁也看了看手機上的新聯系人,想了想,她備注一個閨女喜歡我不喜歡的臭小子  “這臭小子雖然脾氣不小,但是人還挺聰明。”

  知道她不是那種哄就行的人,立馬就換了三個方向來試探自己,最后還是被他試探去了個結果。

  “希望能力和脾氣一樣大,不然老娘這關你過得到,老娘和你姓!”她喃喃自語的看著窗外的大霧。

  凌晨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哪怕是醒過來了,也在吳燁被窩里賴著,不愿意起來。

  縮在被被子里,呼吸之間,全是吳燁的味道。她發現,自己居然很迷戀這種味道。

  那種有點像陽光和沐浴露混合的淡淡香味,還有一點點不難聞的體味。

  “這就是男人味?應該是男生味。”凌晨喃喃自語。

  弟娃兒還不是男人。

  抱著吳燁的抱枕,凌晨感覺自己能睡到天荒地老。

  不吹牛的說,真的很助眠啊!期待以后能抱抱睡。

  她還能聽到,吳燁在廚房做飯的聲音,凌晨笑了笑,在被子里打了個滾。

  好幸福啊!

  幸福的感覺,她就在這一刻感覺到了,有人照顧有人管,有人關心有人愛。

  病了有人帶著輕去醫院,餓了有人給她做晚飯,吃藥的水不燙,責怪的語氣不高。

  “真好!”凌晨躺在被窩里說道。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她揭開被子,檢查一下衣服,呼了一口氣。

  但是吧,也不知道為什么,又感覺有那么一點點的失落。

  “這才多久?就想開了?是不是傻?”凌晨拍了拍自己。

  揭開被子,她發現地板上多了自己平時穿的拖鞋,穿回來的鞋子,已經被吳燁收走了。

  回來的時候,鞋子都沒有換。

  穿上鞋子以后,凌晨伸了個懶腰,那種疼痛感覺已經沒有了,渾身無力的情況也好了很多。

  有病得治。

  環顧四周,她不是第一次來吳燁家里,還是第一次來吳燁的臥室。

  房間里,就放了簡單的植物,書籍,衣柜的衣服整整齊齊,臟衣服一件都看不到。

  墻上,掛著好幾副自己的素描,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裱好的,床頭柜上,還有兩人的合照。

  凌晨拿起來看了看,發現是吳燁在博物館照的。

  背后就是巨大的恐龍化石,凌晨扮著鬼臉,吳燁一臉的燦爛笑容,凌晨看著照片,會心一笑,整理了一下被子。

  弟娃兒其實很愛干凈,反而是她,還有點懶。

  她都已經聞到香味了,肚子開始咕咕響,今天不也知道他在做什么好吃的。

  吳燁并不知道她已經起來了,還在廚房做著吃的,其中一道雞湯,他已經熬了不少時間。

  揭開蓋子,雞湯就冒出香味,奶白色的雞湯,看起來格外的誘人。吳燁拿著勺子嘗了一口,很滿意的點點頭,然后才開始端菜。

  剛出廚房,就看到凌晨輕手輕腳的下來,她還鬼鬼祟祟的。

  不過臉色已經健康起來,吳燁觀察了一下,放心了很多。

  “姐姐你起來了?我還準備喊你吃飯呢。”吳燁把盤子放下。

  凌晨給他一個笑容,給他比劃了一個飛吻:“弟娃兒,么么噠!”

  吳燁笑著說到:“姐姐,誠懇點行不行?直接來真的。”

  凌晨晃晃腦袋,做個鬼臉,然后和吳燁以前端飯端菜。

  她已經餓了。

  “來,先喝點雞湯!”吳燁給她盛了一碗雞湯:“有點燙,注意點。”

  凌晨拿著湯匙,喝了一口雞湯,感覺很好喝。

  “哈~好喝。”凌晨夸獎。

  吳燁做飯越來越好吃了,而且很符合她的口味,真不知道為什么進步那么快。

  “吃完飯以后,記得要按時吃藥,早點痊愈才好。”吳燁說道。

  “好。”凌晨想了想,柔柔弱弱的回答。

  吃了兩碗飯,凌晨又喝了幾碗雞湯,然后才吃完藥,就在沙發上躺著,蓋著毯子。

  一副我生病沒有好的脆弱樣子,吳燁不放心,又給她量了一下體溫。

  不是已經完全退燒了嗎?為什么還是這樣子?剛才還好好的,感覺快好了似的,難道只是剛起來很精神?

  沒有發現凌晨狡黠的眼生,吳燁撓撓頭,感覺很奇怪。

  可能只是頭不昏了,但是還是沒有力氣。

  “去樓上睡吧,星星到時候我去喂一下,你安心休息。”如果讓她回家的話,晚上吃藥都得自己起來熱水了。

  凌晨沒力氣的點點頭,慢悠悠的上樓,迅速鉆到吳燁的被窩里。

  “嘿嘿嘿,還是被窩里舒服,不想離開了。”凌晨決定再睡一覺,然后才回家。

  下一次再有機會,還不知道是猴年馬月,現在有機會,就好好霸占吳燁的被窩。

  吳燁洗好碗的時候,去看了看凌晨,她已經睡著了,微微沉重的呼吸聲都可以聽到。

  拿著鑰匙去隔壁喂了狗,星星很是詫異的看著他,狗腦袋完全不理解,為什么是吳燁給它倒狗糧。

  嗅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嗅有沒有毒,才開始放心的吃狗糧,它餓壞了。

  吳燁看它有點警惕自己,并沒有欺負它,給它弄好吃的,就離開了。

  回到家,吳燁開始專心的刻字,他投入的時候,時間過的很快。

  臥室里,凌晨睜開眼睛,她這一覺睡的很香,醒來的時候,感覺完全恢復了活力。

  睡的香,提升效果真好。

  側著耳朵聽了一下,她還聽到了吳燁和八爺在說話。

  “大哥,你的老婆呢?”八爺剛從籠子里出來,飛到鳥架上,就開始嘰嘰喳喳。

  吳燁就坐在沙發上,手上拿著書在看,指了指樓上臥室:“在睡覺!”

  “大哥,你為什么不一起睡覺?”八爺好奇心很重。

  吳燁看了看它,不知道它今天怎么了,智商好像又回來了,偶爾的時候,它智商不在線的。

  “她不讓!”吳燁回答。

樓上偷聽的  “大哥,揍她,來硬的!”八爺開始話嘮。

  “噓!不要吵著她睡覺。”吳燁提醒它。

  八爺偏頭看了看吳燁,又看了看樓上的臥室:“大哥!”

  吳燁答應。

  “舔狗!”

  她決定了,要好好教育一下這只破壞她感情的八哥,凌晨穿著拖鞋下來,坐在吳燁旁邊。

  “好些了沒有?”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她自己感覺,除了沒有多少力氣,其他的都挺好的,沒有大問題。

  開始慢慢恢復了,她也是很久都沒有感冒過了,沒想到突然感冒她都不適應。

  不過被人照顧的感覺,挺好的,她喜歡這種感覺。

  “你剛才說什么?誰是舔狗?”凌晨看著八爺問道。

  八爺飛到窗簾桿子上:“大哥,管管你老婆。”

  吳燁忍不住笑,八爺現在認定凌晨就是他老婆,反正就是不改口。

  “我不是他老婆。”凌晨說道。

  八爺看了看她:“口是心非!”

  八爺用有限的詞匯量,掌握的稀少成語,把她絕殺了。

  凌晨準備回去了,吳燁把藥拿出來:“吃完藥再回去。”

  “這話說的,感覺怪怪的!你要說把感冒藥吃了我再回去。”凌晨把藥吃掉,喝水順下去。

  吳燁很無語的看了看她。

  “這是預防感冒的,不是預防小蝌蚪找媽媽的。”吳燁回答。

  凌晨拍了他一下,口無遮攔。

  也不準備吃夜宵了,凌晨還很飽收拾好東西就回家了。

  吳燁看著手機,回了一下楊玄感的消息,吳燁把李蘭介紹給他了,兩人聊的挺合拍的。

  一直在努力還債的楊玄感,就這樣和突如其來的李蘭聊上了。

  特意發消息和吳燁說了一聲感謝,并表示不一定會有結果,他不想拖累人家姑娘。

  吳燁嘆氣。

  楊玄感這個大哥,有那種不自信的的自卑,其實內心是期望的,但是理智往往戰勝了期望和沖動。

  吳燁把截圖發給李蘭了,吳燁相信這不是缺點,反而是優點。

  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和某個人在一起,會不會幸福,只是綜合考慮,數值越高越接近這個可能性。

  吳燁自己的事都沒有研究明白呢,只能順手幫一把他,也是幫一把李蘭.,那姑娘太倒霉了。

  拍了拍腦袋,吳燁才想起來,凌晨媽媽剛才說的,讓凌晨給她打電話。

  這個事情他給忘了。

  吳燁打電話給凌晨的時候,她在通話中,吳燁就掛了。

  凌晨家里。

  回家就發現了聊天記錄里,有個十多分鐘的視頻聊天記錄,一看是她老媽打的,她就知道是吳燁接的。

  吳燁第一次和她打電話,不知道得被欺負成什么樣子,這就是自己在他哪里休息,老媽說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話。

  她起來的時候,吳燁還笑嘻嘻的,一臉無事發生的樣子,還讓她少玩手機。

  就是怕她知道了不開心吧?他又不知道自己的手機解鎖密碼,刪都刪不掉。

  人家弟娃兒那么好,她老媽可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中年阿姨。

  凌晨直接給她打了個電話過去,起碼要搞清楚,她剛剛是不是嚴厲的說了吳燁一頓。

  電話接通。

  凌晨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藍總裁就嗆了她一句:

  “告訴我好消息來了啊?我是不是要當外婆了?”

  ------題外話------

  欠更9!!!!!而且五月份就欠一點點,嘎嘎嘎嘎!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