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03 弟娃兒,我可能感冒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早上的時候,太陽剛出來不久。

  運動場里,其實永遠都缺乏早起鍛煉的人,不過有些人是在運動場,有些人則是在臥室。

  運動不分場地,鍛煉要求苛刻。

  雖然都是出汗,其實效果差了很多,鍛煉是開心一個人。

  早騎其實也不等于早起。

  運動場里,還是那么熱鬧,畢竟富力這邊,就只有一個能鍛煉的地方,很多年輕人,老年人都集中在這里。

  仔細看就會發現,老年人的數量還比年輕人多。

  大部分年輕人,哪怕能多睡十五分鐘,都不想起來,壓力重重之下,格外珍惜假期和下班時間。

  對于很多年輕人來說,珍惜時間最好的方式,就是睡了它,宅在家。

  白天要上班,那是老板的時間,能混則混,晚上能休息,那是自己的時間,格外珍惜。

  年紀大了的老年人,他們睡眠少,也很淺,雖然他們也很珍惜時間,但是他們的方式,更傾向于使用它。

  用時間當燃料,去錘煉健康。

  老人家羨慕年輕人沒病沒痛,健健康康,年輕人羨慕老人家時間充裕,退休金多。

  早起就知道,很多人其實自制力并不好,早戀他們可能很在行,早練他們完全不得行。

  運動場的邊緣是高大的鐵絲網,鐵絲網外面,是圍繞運動場修建的綠化帶,都是修剪整齊的綠植。

  消耗不了多少二氧化碳,也提供不了多少氧氣,但是它好看。

  大量人力維護的綠化環境,確實讓人賞心悅目,特別是對第一次來的人來說。

  綠化帶其中一個角落里。

  兩個人影掩藏在綠植背后,戴著帽子,口罩,墨鏡,一副老六打扮。

  站在修剪的圓圓綠植旁邊,一大半的身子都躲在綠植后面。

  偶爾有人靠的近,她們還會躲一下,和在做什么虧心事似的。

  最離譜的是,她們手上各自拿著一個望遠鏡,放在眼前,看著運動場里。

  兩人的望遠鏡,牢牢地鎖定在一對跑步的情侶身上。

  這身打扮,這種行為,讓不懷好意的氣氛瞬間蔓延開,被人看到的話,很難懷疑她們不是在做壞事。

  打扮的和那些在逃嫌疑犯似的,鬼鬼祟祟,也就是沒有人注意到她們,不過她們還是很警惕。

  望遠鏡不是忽悠孩子那種便宜貨,被帶著一絲絲專業的手法調試了幾次以后,雖然隔得遠,但是畫面越發清晰。

  通過望遠鏡,連遠處的人臉上笑容都清晰可見。

  一身碎花裙子的女人,看了看旁邊正專心致志觀察的朋友,不習慣的開口提醒了她一下。

  “芬姐!我們這個打扮和行為,你不覺得,和被抓就差一個報警電話嗎?”

  畢竟是鬼鬼祟祟的,她還很警惕路人,這個打扮,深怕被人看到了,然后好心人給她點點舉報。。

  要是被人發現,送到衙門,簡直是晚節不保,回去都不知道怎么和老公孩子解釋。

  如果不是朋友關系特別好,她一把年紀了,才不來做這種傻事呢!年輕的的時候,都沒有干過這種傻事。

  “你放一百二十個心,沒有那條法律規定,我們不能這樣打扮吧?也沒有規定,我們打扮成這樣,就不能拿望遠鏡看風景啊!”

  她在說話的時候,信誓旦旦的,完全沒有擔心。一邊說話,一邊拿著望遠鏡看著遠處,完全沒有取下來的意思。

  碎花裙女人嘆嘆氣,看她都不怕,只好拿著手里的望遠鏡,也看了一下:“芬姐,看不清楚,你幫我調一下。”

  接過望遠鏡,她熟練的調試好:“還好買的時候特意找人家學了一下,不然都不會調。”

  把望遠鏡遞過去,她又把掛在脖子上的望遠鏡拿起來,詳細的觀察著情況。

  “芬姐,你都看大半個小時了。”

  “我實在是不明白,你直接光明正大見個面不就行了,干嘛這么躲躲藏藏的!”

  “你要是問的話,他也不可能不告訴你吧?”

  她說話的時候,還打了個哈欠,如果揭開墨鏡,就能看到她還有點黑眼圈,這是睡眠不足。

  一大早上的,就喊著她一起出來,還以為有什么大事情。

  結果是看人家小情侶撒狗糧,膩歪的很,她本來就糖高,現在更高了。

  狗糧吃太多了,她已經飽了,連連早飯都省下來了,不過她又拿著望遠鏡看到時候,還是一臉的姨母笑。

  年輕真好啊!

  看著年輕人膩歪,她仿佛看到了這自己年輕的時候,那時候的她,好像也是這樣。

  不過那時候要含蓄很多,還沒有這樣的勇氣,敢大庭廣眾之下膩歪,熱情都很內斂。

  “他們才剛開始談,還不穩定,我就是來看看,主要是看一下那姑娘是不是真心談。”

  “問多了孩子也煩,孩子大了,不是三午睡,吃了幾塊肉,什么味道都和媽媽分享。”

  “而且現在也不是時候。”她轉頭問道:“你看出來什么沒有?”

  碎花裙女人點點頭:“你兒子還沒破壁。”

  拿著望遠鏡的芬姐:“……”

  “我不是說這個!”

  “明明這個最總要好吧!”碎花裙女人回答:“現在孩子…不必我們那時候!現在好鞋子很少的。”

  “我是說看他們感情好不好!”芬姐無奈。

  她拿著望遠鏡,看著遠處的兩個人影,觀察的很細致。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嘛!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這姑娘明顯很喜歡你兒子。”

  “你看,她每次看你兒子的時候,是不是笑得很甜。”

  “也不知道你們家臭小子說了什么老是惹她打,不過可以看出來,沒有用勁。”

  “這不就是打情罵俏嘛!你看半天什么都沒有看出來?”

  芬姐點點頭:“所以才喊你來,你還得你們干婚介所的專業。”

  “我是老板!我又不是媒婆。”碎花裙女人無奈的回答。

  這不是生病找獸醫嘛?

  倒是旁邊的芬姐,滿意的笑了笑,不過笑容被口罩遮的嚴嚴實實。

  望遠鏡里的視線,也從上往下拉:

  這挺好的,這也挺好的,這還是挺好的。沉魚落雁,有容乃大,珠圓玉潤。

  看這個身材,應該能抱孫子。

  “笑的那么甜,心都都掛你們家小子身上了,關鍵是這姑娘,長的是真的美!”

  “看下來,估計性格也不差,芬姐,讓你家臭小子珍惜點,這種女孩子可能以后就遇不到了。”

  她們都是過來人,看人的眼光不差,很多東西看一眼就多少了解個大概。

  連個站這里看半天了,也能看出來不少東西。

  芬姐認真的看了看:“所以啊,我現在就放心了。”

  “回去在好好教教他,這種好姑娘,確實是值得珍惜。”

  碎花裙女子忍不住笑了笑,她回答道:“很登對,不過你兒子,也是被她拴住了,你看,還給她擦汗呢。”

  連個一邊說話,一遍看著遠處。

  “兒大不由娘,很多婆婆不喜歡兒媳婦,不就是覺得搶了自己孩子嘛!不過我這里不存在,他自己喜歡就行。”芬姐說道。

  望遠鏡里,看著甜蜜膩歪的兩個人年輕人,芬姐笑出聲來。

  有種:我兒子原來是這么談戀愛的感受。

  好不容易養這么大,終究是被人家牽走了。

  “那倒是,當婆婆也得與時俱進……都拉上手了,你們家孩子可沒有你說的那么木!”旁邊的聲音說道。

  膩歪的很啊!

  看電影似的,別說還挺有意思的,以后自己家孩子談戀愛了,也去悄悄看一下。

  “開始都這樣。”芬姐回答。

  通過望遠鏡,看著兩人手拉手的一起散步,特別的登對。

  芬姐感慨萬分。

  自己家孩子總算是開竅了,知道拱白菜了,就是這個進度,也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抱孫子。

  愁死娘啊!

  現在這個情況,又不好催他,畢竟才剛開始談,以后在一起久了,倒是可以催,現在肯定不行。

  “總算是放心了!”芬姐感慨。

  “真羨慕你,孩子都有對象了,不像我,孩子連對象毛都沒找著。”她回答道。

  “會有的!”

  “愁死人!”

  兩人說了兩句話,芬姐又看了最后一眼,然后他們從運動場角落離開。

  走了一段距離,在路人怪異的目光下,她們才把墨鏡和口罩摘掉。

  是吳太和她的碎花裙朋友。

  吳太太拿著望遠鏡,往前走了一段距離,把東西放回瑪莎后備箱里。

  車還是她特意停遠的,就怕被吳燁發現了。

  她好不容易托朋友,才打聽到了吳燁每天早上都在運動場鍛煉,而且還帶著凌晨。

  她實在是不放心,就悄悄的過來看了看,不管怎么樣,現在總算是放心了,也沒有打擾吳燁他們。

  主要是現在,很多人不光是人不不純潔,心思也并不純潔,她不想吳燁當老實人。

  現在放心多了。

  “不再去看看?”旁邊的朋友問她。

  吳太太搖搖頭,沒有必要打擾他們:“我就是來看看那個姑娘,不然我不放心。”

  她原本也沒有準備讓吳燁知道這個事情,就輕輕地來,悄悄的走,不驚擾他們。

  “走!美容會所,我買單!”吳太太一邊說話,一邊啟動車子。

  “其實不用那么客氣的…好吧,全身護理。”

  吳太太點點頭,答應下來,開著瑪莎離開。

  吳燁什么都不知道。

  這會兒,還坐在早餐店里,準備和凌晨一起吃早餐。

  每天一起吃完早餐,就要分道揚鑣各自上班了,所以最后這段時間,大家都很珍惜。

  分開明明只有白天,但是就這么點時間,還是舍不得,還覺得空落落的。

  “老板,一份白粥,一杯豆漿,再來兩籠餃子,一籠包子。”吳燁和胖老板說道。

  可能是大魚大肉吃多了,凌晨要了個白粥,吳燁則是喝著豆漿。

  同樣是粥,幾十塊錢的粥自己喝,還不如和吳燁一起喝兩塊錢的粥。

  他在的話,就是感覺很開心,吃的也愉快。

  “我發現,好像一直沒有看到過你喝牛奶!”凌晨想到一個問題。

  從在一起到現在,沒見過吳燁喝牛奶,家里也沒有準備牛奶。

  吳燁吸了一口豆漿,然后回答她:“你見過有長大了的動物,有會回去喝奶的嗎?”

  很多掛念,可能大部分人都覺得對,但是實際上不一定是對的,有可能還是錯的。

  凌晨想了想,竟然覺得很有道理無法反駁。

  有這種解釋嗎?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解釋,看了看旁邊賣牛奶的阿姨,不少人在排隊買。

  “不過牛奶真好賣!那么多人喝!”凌晨撐著下巴說道。

  吳燁轉頭看了看,買的人確實不少,喜歡奶的人,很多!

  “記得有人剛生完寶寶,庫存過多,寶寶一個人喝不完,然后賣出去的都有,而且還是客戶自愿上門,先喝后買。”

  凌晨:???

  還有這種操作?懷孕多傻,也不會以為自己是奶牛吧?

  聽到這個話以后,凌晨下意識的就問了一句:“這種情況,她老公知道嗎?”

  她老公…不是應該是有容器嗎?為什么你會聯系到她老公知不知道?

  人家只是打折清庫存,不是開盲盒清理倉庫。只是給老公放假,不是把老公辭退招新人。

  “好像是她老公就在旁邊,而且還是她老公收的錢!”

  凌晨:???

  哇哦。

  這也…精靈?

  “咦,這都能忍?”凌晨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

  感覺三觀和玻璃摔到地上一樣,稀碎。

  這個世界不是一個很想正常嗎?為什么會有這么離奇的事情發生。

  “你想什么呢?是早就裝好的啊,那種一次性密封塑料袋!”吳燁看她臉都紅了,就知道她思維跑偏了。

  一天天的在尋思什么呢?

  凌晨噗嗤一下笑出來,臉紅但不影響她忍不住笑。

  她剛才沒想到這個可能性,而是想到了另一個畫面。

  感覺被吳燁帶壞了。

  “我是說居然有這種人!”凌晨亡羊補牢:“你聽話能不能聽全?”

  很牽強,但是能掩飾過去就行了。

  她一直都是這樣,惱羞成怒,就找個隨便到不能在隨便的理由掩飾完全不考慮合理性。

  吳燁忍不住笑,這個時候還洗地呢!洗不干凈了。

  “你為什么總能看到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凌晨問他。

  吳燁知道很多,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很對她都沒有聽說。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我記得我有個群,就每天發這些亂七八糟的瓜!”

  好一段時間沒有看群了,都是看衢雪她們分享的車和瓜,最近儲備嚴重不足。

  “拉我!。”凌晨回答。

  聽到這個,凌晨態度真是積極的不行,立刻就把手機都拿出來了。

  “有很多車的!”吳燁回答。

  凌晨眼睛一亮:“放心吧,我只看瓜!”

  可信度并不高,吳燁想了想:“我篩選以后發給你。”

  凌晨看了看他:“相信我!”

  吳燁搖搖頭。

  “自己家沒有嗎?”

  啊啊啊啊…又想到了那天的象拔蚌。

  不和他說話了,凌晨自顧自的喝粥,只是臉紅怎么也止不住。

  自己家有啊…康康啊!

  瑪德,這話妾身根本說不出口。

  看漫畫她不怕,那是虛假的,但是真貨,她就不敢了,讓人害羞。

  “給你降降溫,怕你等會兒開始冒煙了。”吳燁把她的臉捧在手里:“嘶,燙傷了!”

  凌晨無語,吳燁的手,確實是沒有她臉的溫度高,感覺冰冰涼涼的。

  不過…這么多人!這特么是降溫?

  一群人在吃狗糧,凌晨臉紅更厲害了,吳燁沒有注意這個,拿著打濕的紙巾,給她擦了擦臉。

  就算知道了,誰在乎呢!

  吼!這是我對象哦!最多就是這個反應。

  “妖孽,放開你的豬蹄子。”凌晨說道。她只是說,沒有手都沒有伸。

  “趕緊吃飯!”凌晨催他。

  吳燁看著她,很認真的說道:“我都已經吃飽了!”

  “你都沒吃!”

  “秀色可餐!”吳燁挑眉。

  他撩我,他又撩我啊!

  夾了個包子,放在吳燁嘴里,把他堵住。

  “還是大的包子好吃。”吳燁說道。

  凌晨給她一個白眼:“說這話,能不能不要看著我?”

  有嗎?

  可能是下意識反應。

  “我絕對沒有你想的那種想法,我只玩單純的評價食物,你想的,應該是玩物!”

  玩物喪志。

  “閉嘴,現在,立刻,馬上!吃東西!”

  “好的!”吳燁答應。

  凌晨吐了一口氣,不兇他一下,他都不知道馬王爺有脊柱炎…呸…幾個眼。

  只要吳燁老老實實,她就不會臉紅心跳,只要吳燁不小嘴叭叭,她就不會胡思亂想。

  凌晨拿出手機,查了一下:有個喜歡上高速的男朋友怎么辦?

  最佳答案:你把自己變成高速!

  呀屎啦你!媽個巴子!

  “姐姐,說真的,我老丈人或者丈母娘,其中一個是紅種人嗎?為什么你總是臉紅?”

  懶得回答他,凌晨吃著餃子,不和他說話。

  吃完早餐以后。

  就回樓上去了,要回家換衣服。

  “我就覺得把門堵住一道,然后墻上開個門最好,回家還得準備兩把鑰匙!太麻煩了。”

  凌晨捶他幾下。

  各回各家,凌晨今天有會要開,吳燁今天也有自己的事情。

  在停車場里,各自開著車出發,吳燁往左,凌晨往右。

  感覺空落落的,每次分開都這樣,恨不得馬上天黑。

  可惜的是,現在才早上。

  “以后在一起了,不知道還會不會臉紅!我可太迷這個臉紅了。”坐在車上,吳燁喃喃自語。

  鈴鈴鈴…看著電話,吳燁戴上藍牙耳機。

  “老板,廚房設備今天拉過來了,您要不要來看看?”馬東西問他。

  距離新店開業,還有一半的進度,吳燁已經解決了廚師的問題,剩下的問題,就交給馬東西和王春花解決了。

  王春花負責招人,馬定西負責全部管理和統籌。

  “不用,我還有其他事情,你注意檢查一下質量,然后讓新招的幾個廚師一起看看!他們用的多。”

  “安裝好了以后,記得多檢查幾遍,確定沒有問題才簽字。”

  “廚房弄好了以后,你聯系一下供應商,材料先拉回來,我們先把菜單做出來。”

  “宣傳和廣告得跟上,記得監督一下水魚他們,早點出初步方案。”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馬哥,忙完了我給你放假,陪陪家人。”

  吳燁說完,馬東西那邊沒有說話,吳燁知道他在記東西,他有這個習慣。

  “好的老板,那您先忙!我這幾天先把廚房的事情弄好,這是重中之重。”

  吳燁掛了電話。

  錢花了不少,但是人家值得這份工資,吳燁覺得沒有看錯人,馬東西,一直勤勤懇懇的。

  早上第一個到,晚上最后一個離開,吳燁都能猜到,他老婆肯定抱怨自己。

  還是得在找一個這種有能力的人,幫他分擔一下,回頭得和王春花說一下這個事情。

  吳燁現在錢積累的越來越多,又想開第三個店了,要不是大唐餐飲這邊還需要穩一手,他去物色第三個商鋪去了。

  初創的大唐餐飲,不算固定資產,兩個人店怕是兩千萬的估值都夠嗆。

  加上固定資產,大概是一個多億,一個公司,就靠不地產撐價值,這就是吳燁搞出來的。

  蔚錦不理解的也是這個地方,感覺這種行為很傻。只有吳燁自己才知道,這是他的安全感來源。

  虛幻無法理解,那就把它砸實!

  “先去把人情了解了!”吳燁今天準備去找一下蔚錦,上次說的茶餅已經到了,吳燁準備去拿回來。

  錢給了,吳燁就算是和蔚錦扯平了,大家各取所需,互不相欠。

  他孝敬爹,蔚錦也和他也清清楚楚,一舉兩得。

  蔚錦和他約的地方,在一家高爾夫球場旁邊的馬場。

  不是在她的茶樓,吳燁還以為是品茶局,結果是騎馬局。

  她總是這樣出乎意料,蔚錦說請他起碼跑幾圈,吳燁沒有拒絕的理由,其實他對騎馬挺感興趣的。

  老漢可以騎馬,他為什么不行?

  到了位置停好車,吳燁找到她的時候,蔚錦還在起碼跑圈。

  一身黑白色騎馬裝備穿在身上,還戴著帽子,手上拿著一支小皮鞭。

  英姿颯爽!

  吳燁還是第一次來,這是一家會員制的馬場,以前沒來過。

  他也不是什么都玩過,洛白倒是因為和各種女朋友約會,去過很多地方。

  從他站的臺階看過去,這個場地的另一邊,還能看到有人打高爾夫球,也就是一墻之隔。

  占地面積不小,很多大小不一圓圈似的場地,不少人在騎馬。

  吳燁站在圍欄旁邊,蔚錦是騎著馬過來的,顛的有些厲害。

  吳燁覺得,要是給她拍個短視頻,視線一定是集中的…二點!

  聽說騎馬磨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吳燁騎過那種牽著走的,還是在旅游景區。

  這種自己騎的,還是第一次接觸,也不知道好不好騎。

  “吳總,來跑幾圈!”蔚錦騎著馬,朝他笑了笑。

  一般人,可能真扛不住她那種少F魅力,不過吳燁還好,凌晨直接拉高了她對女生的抵抗力。

  比起凌晨,很多自以為長的漂亮的女生,其實真的沒有那么漂亮。

  吳燁扶著欄桿搖搖頭:“蔚姐,你高估我了,我騎過很多東西,但是就是沒有騎過馬。”

  駱駝,大象,水牛,騎馬不是這種騎法。

  吳燁很坦誠,他確實是不會,蔚錦從馬背上翻下來,把韁繩交給工作人員。

  “整個裝備,這邊的馬都是小母馬,很溫順的!很好騎!”蔚錦一邊走一邊說道。

  吳燁不會,不是什么大問題,不喜歡騎馬才是大問題。

  看得出來,吳燁還是想嘗試一下騎馬的,那她得滿足啊!

  “那就聽蔚姐安排。”吳燁點點頭。

  來都來了,總是要騎一下馬的,不然也太虧了。畢竟花了一百多個達不溜,騎一下很正常吧?

  回到前臺,蔚錦花錢給吳燁買了一套衣服,還給他辦了個會員卡。

  吳燁才知道,這里的衣服還挺貴的,花了蔚錦不少錢。

  “初學者的話,就得多少要花點時間練習,不過這邊教練都挺專業的!”

  蔚錦顯然經常來,對這邊的情況很熟悉,給吳燁介紹了很多情況。

  比如那些馬比較溫順,那些馬性格爆裂,那種馬最合適新手騎,那些馬合適練習馬術。

  吳燁也沒有不懂裝懂,認真的聽著,才知道騎馬需要不少技巧。拉韁繩也是,拍馬鞭也是,都需要技巧。

  蔚錦幫他找了個馬術教練,是個短頭發的姑娘,她教的很細心,也很認真。

  克服了心理障礙以后,騎馬其實不難,第一次嘗試的吳燁很順利。

  吳燁騎的很開心,雖然跑的不快,沒有那種策馬狂奔的跑,但是也是第一次信馬由韁。

  馬術教練還說他天賦好,學的很快。

  騎馬這個事情,騎的快才要起伏,慢的話,安安穩穩的坐著就行了,任它慢慢跑。

  跑了好幾圈,吳燁覺得馬累了,就沒有再騎了。

  蔚錦在圍欄邊等他,吳燁下來的時候,還一臉開心。

  “挺有意思吧?這里不光可以騎馬,還能騎射,吳總要不要試試看?”蔚錦給他推薦。

  項目還挺多的。

  吳燁屬于是那種連弓箭都很少玩的人,更不要說騎馬射箭,大概率是玩不明白的,不過不可以試試看。

  騎射,應該很不錯。

  “蔚姐都推薦了,我試試看吧,出洋相了蔚姐可別笑話我!”吳燁回答。

  蔚錦搖搖頭。

  技術性的東西,都要練習的,多練就好了。

  “其實旁邊還有個高爾夫球場,估計你不太喜歡玩球,就約你來騎馬了!”蔚錦說道。

  她來之前,還考慮過,覺得吳燁應該不會喜歡打球,就約了馬場。

  打球,在她看來,其實沒什么意思。

  吳燁笑了笑:“我其實還挺喜歡打球的!不過打高爾夫不太會。”

  沒學過,但是吳燁知道高爾夫那種小球,不好打。

  “吳總喜歡的話,那我改天帶你去打球!”蔚錦發出下一次邀約。

  她比吳燁都會見縫插針,這是經驗,吳燁就沒有。

  不過這不是什么大問題,吳燁答應一句,兩人又去挑好弓箭,拿好箭矢。

  重新選好馬,吳燁騎著馬跟著蔚錦,到了靶場。

  “吳總試試看,射箭其實也沒有那么難,特別是這種短道。”蔚錦說道。

  大概不是短道的問題,而是吳燁的問題,吳燁試了一下,射不準。

  “瞄準一點,平心靜氣!”蔚錦也是個半桶水,多少能指導一下吳燁。

  效果不怎么樣。

  吳燁還是射不準,蔚錦都忍不住笑了笑,脫靶太嚴重了。

  在馬場待了一上午,兩人才離開,吳燁請她吃了個飯。

  “今天過來的時候,順路看了一下,吳總的新店裝的如火如荼啊!”吃飯的時候,蔚錦聊到新店的話題上。

  吳燁笑了笑,并沒有多說這個話題。

  “吳總還有收購的計劃嗎?”蔚錦又問道。

  吳燁想了想,然后點點頭:“有合適的,蔚姐可以推薦一下。”

  他還是要開新店的,在魔都起碼要開十家,然后會在其他的一線城市開,再往二線去。

  這是吳燁的計劃,要囤房子,囤房子的同時,一把事業做起來。

  “行,有合適的,我和吳總說。”蔚錦沒有肯定的回答。

  吳燁和她吃飯,聊的東西并不多,蔚錦也不是那種特能說的話嘮,大家隔幾秒鐘才說一句話。

  吳燁覺得氣氛挺尷尬的,洛白那一手氣氛活躍技術,他并沒有學到。

  吃完飯以后,吳燁和她一起下樓,蔚錦把包裝好的茶葉,從車里拿給他。

  “吳總檢查一下!”

  “不用,我相信蔚姐。”接過茶葉,吳燁說道:“錢我直接打你賬戶里。”

  這個事情辦完,就算是扯平了,吳燁松了一口氣。

  蔚錦擺擺手,那都是小事情:“最近有流行感冒,吳總注意點。”

  “感謝蔚姐關心!”吳燁笑著回答。

  蔚錦提醒他茶葉要注意保存,然后才說道:“改天約吳總打球!”

  吳燁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蔚錦也沒有多說其他的,干脆利落的開車離開。

  吳燁坐會車里,拿出手機開始給她轉賬,看著轉賬成功的消息,吳燁把手機丟到一邊。

  “總算是把這個事情辦好了!”吳燁吐了一口氣。

  看了看副駕駛的茶葉,吳燁笑了笑:“難怪賣茶的妹子那么多,爺爺確實不容易,賺錢太多都不知道怎么花。”

  買賣水的賺錢,是消耗品,賣茶的其實也賺錢,賣的就是個價值。

  其實原產地的茶很便宜,很多人都盯著幾顆大紅袍,其實貴的茶葉很多。

  “吳燁?”

  聽到有人喊自己,吳燁回過頭看了看,發現是好久不見的朋友。

  “好久不見啊,李蘭!你怎么在這里?”吳燁一邊說一邊從車上下來。

  李蘭一臉笑容,看了看吳燁的車子,他又換車了。

  “你還是春風得意的,走,請你喝杯咖啡啊!”李蘭邀請道。

  吳燁這會兒沒什么事情了,就答應了,在不遠處的咖啡館找了個位置。

  “最近怎么樣?”吳燁問她。

  李蘭嘆氣,她一臉自己很衰的表情,看的吳燁忍俊不禁。

  “上次不是分手了嘛,我和你說過,他喜歡上了一個男的。”李蘭說起這個事情。

  吳燁點點頭,這個他還記得當時他還很詫異。

  李蘭繼續說道:

  “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朋友給我介紹男朋友嘛,我就找了個很陽剛,有腹肌,還有胡子的男朋友…”

  “猛男?”

  “對,怕了。”李蘭喝了一口咖啡:“不過他愛去夜場!后來…一不注意吃了零號膠囊。”

  吳燁:???

  什么意思?

  李蘭嘆氣,吳燁搜了一下,然后表情怪異至極。

  大概就是一個男生,如果看上另一個男生,但是輾轉反側得沒辦法的時候,就可以用這個神奇的膠囊。

  刺激腸道的藥,效果就是癢癢。

  不是針對其他的,而是花!不是花中偏愛菊。

  “那…”

  李蘭感慨萬分:“他變了!”

  “情路坎坷!”吳燁總結道,李蘭是個很努力的女孩子,但是就是沒有遇到對的人。

  難怪提到男朋友,就這么郁悶,這種事情,確實是讓人難以接受,而且格外郁悶。

  吳燁表示同情。

  “不說我了,你呢?最近怎么樣?”李蘭問他。

  “還是那樣,混日子,今天是剛好有個朋友在這邊,過來看看。”吳燁回答。

  他沒有那種在朋友面前炫耀的愛好,那樣只會讓給大家更疏遠。

  吳燁當時能簽單,還是李蘭幫忙的,吳燁一直當她是朋友。

  “你這牛批,吹得清新脫俗的。”李蘭笑了笑:“都換跑車了。”

  “那是我車被撞了,找朋友借的車開,你想多了。”吳燁回答。

  李蘭一愣:“不是大事故嘛,你都活蹦亂跳的,不嚴重的事情,就不要是說的那么嚇人嘛。”

  吳燁笑了笑,能聽出來她語氣里的關心。

  “男朋友要不要?要的話我給你介紹一個!很努力,但是,現在沒什么錢,三觀很正,而且絕對不會變成0。”

  吳燁是突發奇想,問了一下她的想法。

  李蘭看了看他:“認真的?”

  吳燁點點頭:“你們是同一種人,都是為了把生活過得更好,我覺得可以試試看啊!”

  “推來!”

  吳燁笑嘻嘻的點點頭。

  把一個微信名片退給她,然后又把李蘭的微信名片推過去。

  剩下的事,就看造化了,如果不成功,就是兩人沒有緣分。

  她兩次都因為一個事情感情失敗,吳燁覺得老天爺開玩笑有點過分了。

  這種努力的好姑娘,應該順順利利的,而不是連續遇到兩個零。

  李蘭點開頭像看了看:“還挺周正的,謝謝你了!”

  她很主動,添加了對方的微信,不過沒有同意。

  李蘭是那種敢開頭的人,但是她也敢勇敢的結尾。

  吳燁和她聊了不少時間,才開著車回去,李蘭則是回到家,看著添加自己以后,屁話不說的新好友。

  “老實人?和我一樣啊!”李蘭主動發了個消息,對方才回了消息,她忍不住笑起來。

  吳燁還在去新店的路上,給凌晨發了消息,問她晚上吃什么,收到消息以后,吳燁才收起手機。

  凌晨辦公室里,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的她,把紙團丟到旁邊的垃圾桶里。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下午開始就感覺不舒服,凌晨喝了兩口熱水。

  突然感覺有點發冷,凌晨搖了搖頭,轉身去拿了一件衣服,又把空調調高了點。

  還是有那種不舒服的感覺,不過好了一點,她繼續處理著文件。

  “我一直身體都挺好的,難不成還感冒了?”凌晨皺眉。

  就洗了一次冷水澡,還是因為吳燁,他做象拔蚌刺身那天,晚上回來,一直沒有睡著。

  就去洗了個冷水澡,但是她感覺自己的身體素質,應該不會扛不住一個冷水澡才對。

  “怪事!”凌晨搞不懂哪里出問題了。

  凌晨不知道得是,公司財務部的部門主管,也在打噴嚏,把紙團丟在了垃圾桶里。

  吳燁一直在新店那邊,和馬東西一起監督廚房設備安裝,這個事情也要花不到少時間,一兩天弄不好。

  一直到下午的時候,吳燁接到了凌晨有氣無力的電話。

  “弟娃兒,我可能感冒了,來接我一下!”凌晨說道。

  吳燁:???

  早上還好好的啊!吃飯的時候還是活蹦亂跳的呢!怎么就這么突然?

  掛掉電話,吳燁開著車風馳電掣的往凌晨發的地址趕去。

  蔚錦今天還提醒他了,最近要注意流行感冒,他一直沒有被流行感冒。流行過,吳燁完全沒有擔心這個問題。

  沒想到的是,凌晨居然感冒了,她一直都挺健康的,每天還鍛煉。

  吳燁給顏潸潸打了個微信電話,然后才看著堵車的路況說了句:屮尼瑪。

  屋漏偏逢連夜雨。

  ------題外話------

  欠更:11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