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82 想請你和我約會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人一但開始擺爛,就懶得順其自然了,吳燁現在也開始忙里偷閑,溜號跑路。

  今天上午的時候,吳燁就和洛白去釣魚了,洛白開著車,后備箱裝的滿滿的。

  到湖里釣魚去。

  到了位置以后,洛白就打開一個充氣船,兩個充氣墊子鏈接在一起,再加上一頂帳篷,最后把燃氣爐子和食材拿到帳篷里。

  洛白開著船,拉著吳燁到了湖中心,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他們不是在湖邊釣魚,而是在湖里釣魚,湖中心那種。

  魚能不能釣到先不說,豪華裝備是齊全的,洛白確實就是這樣釣魚。

  洛白喜歡來釣魚,特別是把船開到湖中間的位置。

  還可以和妹紙一起釣魚,那種體驗簡直是沒的說,妹子都覺得這樣釣魚很新奇。

  就是吵魚吵的厲害,反正草魚釣不到,吵魚可以。

  小船拖著大大的浮板,停在剛剛好的位置。洛白掐指一算,此乃風水寶地,對釣魚增益不少。

  其實光是買這一套裝備,洛白就花了不少錢。

  無利不起早的東西,肯定不會白花錢,錢都要用在搶刃上。

  有了這套設備,他就可以從早到晚的釣魚,也不用擔心第二天要回去,可以睡到自然醒。

  又能釣魚,又能弔魚。

  一舉兩得,兩人齊美。

  “你這個東西,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會不會已經飄到岸邊了?”

  吳燁站在墊子邊緣,看了看綠油油的湖水,清波圈圈,蕩漾開去。

  風吹墊墊跑,早上起來的時候,怕不是已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

  “煞筆,我有錨啊!”洛白忙活著回答。

  我也有。

  今天這東西,還是洛白剛拿出來的,以前釣魚,他們大家還是規規矩矩在岸邊釣。

  還沒有誰突發奇想,要跑到湖中心釣魚,也就是洛白愛搞這些東西,居然直接買了充氣裝備。

  洛翁之意不在魚,而在于鮑魚。

  為了飛飛飛體驗感,什么想法都敢有,什么辦法都敢用,現在都在湖里打人家姑娘了。

  波光粼粼,清泉流響。

  “其實我就住過一晚上,晚上總感覺水底有什么東西,會突然跑上來一樣,反而一晚上沒有睡好覺。”

  洛白心有余悸,他也是個膽子不大的人,敢在湖里睡覺,還是因為沒有打擾。

  打架的時候,威震天都沒人知道,這是他的奇怪XP。

  結果睡下了,才發現不是那么回事,特別是妹子也睡了以后,他直接不敢睡覺了。

  腦子里全是各種恐怖畫面,越是怕什么,越是想什么,根本睡不著,那以后,他就再也沒有晚上來的想法來。

  “齷齪,我唾棄你。”吳燁給他一個中指。

  現在洛白吃一塹長一智,這個墊子就只有釣魚功能了。

  “釣魚這種事情,還是白天來合適,晚上住在水面上,特別的沒有安全感就算了,還失眠。”

  往事不堪回首。

  真搞不懂那些夜釣的,釣起來很恐怖的東西,還能安然釣魚。

  都說陽氣足膽子大,洛白感覺自己肩膀上的燈都要熄滅了。

  釣魚只是滿足男人狩獵的心理而已,無法理解那些傻大膽,膽子一個比一個大。

  “上次還沒有這東西,你什么時候買的?”吳燁問他。

  上次釣魚還是幾個月以前了,那時候洛白是沒有這種裝備的,他們還是在岸邊老老實實的喂魚。

  掉的到個屁。

  闊別三月,當刮目相看,一轉眼,設備都跟上了。

  “前段時間買的,這東西安裝起來,麻煩是麻煩點,但是我們不用搶釣位。”

  洛白挑眉,開始打窩。

  釣魚這方面,吳燁和他其實都是半吊子,他們能不能上魚,完全取決于魚夠不夠傻。

  兩人都是毫無技術可言。

  洛白買這個東西,也不算是熱愛釣魚,更多的是為了打撲克,都是把釣魚當做消遣,不算喜歡。

  “趕緊開始啊!釣魚起來等會燙火鍋。”洛白說道。

  吳燁點點頭,看了看帳篷,再怎么看都是個野戰帳篷,而不是釣魚帳篷。

  要不…以后…也整一個?

  齷齪!

  以后和凌晨商量商量。

  吳燁還跺腳試了試,只有輕微震顫,比車讓人放心多了。

  搜噶!

  “你特么能不能別笑了,笑的那么淫蕩,我好怕啊!”

  開始喂魚,打開漁具包,找了一個魚竿,然后開始準備魚餌。

  吳氏喂魚法:餌料混一混,加水揉在一起,魚鉤掛上餌料,丟一些打窩,甩勾,完美!

  很奇怪的地方在于,吳燁和洛白自己都奇怪,他們為什么釣不上來魚。

  他們覺得,這是魚的問題。

  洛白把椅子放好,打開一瓶可樂,放好煙,煙灰缸,放好零食,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的開始釣魚。

  流程還是抄襲吳燁的喂魚法,美其名曰:洛洛釣魚技。

  吳燁也坐下,開始釣魚了,今天火鍋能不能加餐,就看運氣好不好,能不能釣到魚了。

  兩人無比認真,但是效果格外差勁。洛白釣不到魚,還求了一下河神,希望今天滿載而歸。

  后來,他還開船換了個位置,吳燁也去研究了一下船,然后兩人就顧著玩船了。

  “我們是來玩船的?”洛白半天才反應過來。

  吳燁一愣:“來釣魚的!”

  洛白找好風水寶地,兩人又回到墊子上,開始努力甩竿。

  兩個小時以后……

  兩人一條大魚都沒有釣到,小魚倒是有一條,洛白是直接沒有釣到。

  反而是吳燁,海釣了一條小魚,大小都不夠一口的,三去耗兒魚都做不成。

  “哇哦,好大一條巨物。”看著還不夠一口的魚,洛白忍不住笑起來指著魚哈哈大笑。

  他自己雖然毛都沒有釣到,但是不妨礙他笑話吳燁。

  實在是太小了,吳燁把魚重新放回去,讓它回去喊它媽媽,又開始繼續釣。

  “等會勞資釣個巨物,啪啪打你的臉。”吳燁說道。

  不想釣大魚的釣魚人不是合格的釣魚人,都是有自己的記錄的,吳燁的記錄是半斤。

  大魚在他們心里,大概就是十斤那種,就叫巨物。

  “如果釣不到,自己下去游一圈。”洛白賭他釣不到。

  從以前到現在,他們就沒有釣到過幾條魚,反正設備價格取平均值,一條魚值幾千塊錢。

  吃飯都不敢那么造。

  嗖!魚線飛出去。

  竟然什么都沒有,收回來。

  嗖,飛出去。

  又是什么都沒有。

  兩人飄在湖中心,你一竿我一竿,玩的不亦樂乎,釣到魚是一個結果,釣不到魚也不妨礙他們快樂。

  男人的快樂,其很簡單。

  至于火鍋能不能吃魚這個問題,不是問題,又不是不能吃素的,不能加菜本也在意料之中。

  釣魚,向來就是一個特別花時間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大男人,才喜歡這個運動。

  就是狩獵心理而已。

  女生喜歡釣魚的很少,釣魚兩個字,算是不受女生歡迎詞排36名。

  坐在椅子上,看著岸邊大哥又釣起來一條大魚,原本沮喪的吳燁,覺自己自己又行了。

  都是同一個湖,沒道理自己釣不到。

  人菜癮大的吳燁,繼續揮桿,結果什么都沒有釣到。

  看著一條大魚在不遠處吐泡泡,吳燁看了看自己的魚竿,沉默了。

  這種魚,挺侮辱人的。

  抽水!

  洛白忍不下去了,一個飛叉過去,魚跑了,然后又在不遠處游曳。

  兩人面面相覷,沉默了。

  感覺自己就是來喂魚的,不是來釣魚的,連魚都看不起他們。

  “同樣都是一個湖,沒道理沒有魚,你看人家又中魚了,我們是不是該吃飽了再繼續?”洛白問他。

  釣了幾個小時,釣了個寂寞。岸邊的大哥們,百分之百在嘲笑他們,又菜又愛玩。

  搞不懂那個環境出了問題,可能是魚太狡猾了。

  吳燁收起魚竿。

  “吃飽了繼續,今天釣不到大魚,就不回家。”

  開始了無能狂怒。

  最后,兩人在湖中心吃了個素火鍋,事實證明,吃飽和釣不釣得到魚是兩回事。

  吃飽了,也不能改變釣不到魚結果。釣魚運動,菜就原罪。

  起竿,吳燁又釣起來一條拇指大小的魚,洛白被逗得哈哈笑。

  “我也不想笑,主要是你的太大了,我根本忍不住啊!”

  洛白在旁邊瘋狂笑。

  吳燁又把小魚放回去找媽媽,魚釣不到,就當是出來玩了。

  “你這個空軍,你居然還好意思笑?”吳燁仗著自己釣了兩條“巨物”,嘲諷洛白。

  再小也是釣到了,洛白什么都沒有,一分肯定也比零分多。

  他不是最遜的。

  “回頭再買套魚竿,感覺這個魚竿不好用,嚴重影響了我的實力水平和技術發揮。”

  洛白開始計劃著,又準備更新一下裝備。吳燁都不知道怎么樣吐槽他了,他有個屁的實力,人不行就說魚竿不好。

  飄在湖面上,兩人已經不抱能釣魚的希望了,反正就是玩。技術不好可以不承認,事實情況很明顯。

  “平時有小姐姐來一起釣魚的話,我要是釣不到,就會打她一頓,然后再繼續釣。”

  洛白想來了前段時間,他太努力了,釣魚釣的好累,第二天都起不來。

  “有沒有可能?是你本來能釣到,她給魚驚走了?”吳燁問他。

  洛白想了想:“主要還是魚沒有慈悲心腸,她那么慘,魚都不上鉤。”

  一直到黃昏,幾百塊錢的魚護里,也沒有一條幾十塊錢的魚。

  空空如也。

  幾千塊錢的充氣裝備上,坐著兩個垃圾釣魚人,岸邊的大哥,看到他們恨不能取而代之。

  “也就是老婆不讓,換我有那個東西,我能釣一個星期。”

  岸邊一個大哥,手里拿著一百塊的魚竿,旁邊的桶里全是魚。

  另一個大哥也嘆氣:“誰說不是呢!”

  他手邊,也是一個裝了不少魚的水桶。

  湖中心,洛白已經沒有耐心了,把竿子放在腳邊,開始看手機了。

  這個夏天,洛白也是氪金裝修的,但是還是很煩惱,覺得裝修太慢了一些。

  吳燁說他是夏洛氪的煩惱,洛白竟然無法反駁。

  “logo設計出來的,幫我看看,覺得視覺效果怎么樣!”洛白把圖片發給吳燁。

  是一個鏤空的黑色菠蘿。

  吳燁放大看了看,還是菠蘿,沒有任何彩蛋。

  “這玩意兒不是菠蘿么?這種設計就值幾千塊錢?你是個傻帽吧?”吳燁說道。

  這錢他都能賺。

  就這么個小東西,花了洛白幾千塊錢,不是傻帽是什么?

  寫了一大堆注解,不妨礙它就是個菠蘿而已,還是個黑菠蘿。

  洛白搖搖頭,吳燁不懂:“你個土包子,這是鳳梨,黑鳳梨,懂嗎?鳳梨!”

  那么!有何區別?不都是一模一樣的嘛?看到第一眼,它就是個菠蘿,天王老子來了也是菠蘿。

  “我就問你,你這個像菠蘿的鳳梨,和菠蘿難道有什么不一樣?”吳燁問他。

  明明就是一個東西,還扯什么鳳梨,菠蘿就菠蘿,阿菠蘿不見得比黑鳳梨難聽。

  大家都知道菠蘿,有幾個人知道鳳梨?

  “鳳梨和菠蘿是一個種類,但是不是一個品種。”洛白解釋:“沙雕,鳳梨更貴!懂嗎?”

  吳燁無語了。

  “你開心就好了,辣莫大的區別,我可認不出來。”吳燁對菠蘿和鳳梨,確實是傻傻分不清楚。

  洛白美滋滋的看了看,決定了就用這個logo。

  他是想做自己的品牌的,雖然這個可能性很低,品牌可能做不起來,但是得有。

  釣魚釣不到了,兩人把東西收拾好,洛白開著船,嘴巴叼著煙,活像個剪梅華。

  靠岸以后,把東西收起來,后備箱被填的滿滿當當的,還沒有完全塞進去。

  兩人在岸邊,看著人家的收獲,再看看自己的收獲,狗看了都搖頭。

  吳燁在湖邊撿了幾塊石頭,反正不能空著手回家。

  釣魚人,永不空軍。

  “走了,改天再來,勞資買個探魚電子眼,到時候魚群在哪里,我們就釣那里。”洛白啟動車子。

  下一次裝備上高科技,再來釣魚,洛白就不信還是釣不到魚。

  魚而已,有多難。

  “這特么想法…我是說真是個好主意。”

  吳燁坐上副駕駛,回答了一句,又看了看瓶子里的螺絲,他準備拿回去養。

  這好像是福壽螺!

  吳燁看了看手機上的資料。

  能把吃貨拒之門外的物種,一種全是寄生蟲的螺絲,很多人因為吃了這個進醫院。

  清道夫也是,讓吃貨下不去口,唯獨倒霉了小龍蝦,一度差點被吃沒了。

  “等開業穩定了,到時候我們去海釣怎么樣?”洛白說他。

  他們不是沒有去過,也是什么都沒有釣到,還被鯊魚嚇了一跳。

  不過海釣貴,還特別曬,很晃,都去的少,都是去湖里釣魚。

  吳燁鄙視他:“你可拉倒吧,湖里都沒釣明白,還去海里,海里的魚就更傻?”

  去過也沒有收獲,沒想到釣不到,還去干毛線。

  海上又不是那么好玩,看人家外國人天天在海上玩,自己去了才發現無聊的很,不然人家為什么要帶妹?

  就是無聊啊!

  幾個大男人,去海釣,就真的是海釣。洛白倒是建議過,帶妹,帶多妹,然后去弔海魚。

  吳燁三人拒絕了,還嚴詞呵斥了洛白這種不好的想法。

  “很明顯,就是裝備不行!”洛白死不承認自己釣魚技術不行。

  勇于面對自己的優點,無法接受自己的不足。

  吳燁懶得理他,看著兩邊的樹木倒退,車子在小路上行駛著,兩邊都是郁郁蔥蔥色樹林。

  這個地方景色不錯,距離市區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車程,他們確實是無聊,才跑到這里來釣魚。

  吳燁是好幾天沒有休息過了,把工作逐漸交給馬東西,他偷懶了一天。

  洛白也招了個小妹,幫他盯著工地,他就從事情里脫身了。

  上次稀碎的裝修,讓他有苦難言,現在不敢大意,盯得死死的。本來就得隔音好,不然能被投訴到到干不下去。

  吳燁是看著店里,已經逐漸穩定,走上正規了,他就沒有必要在守店了。

  現在得準備第二個店,如果生意穩住的話,毛利一個月能干到幾百萬去,哪怕是25的純利潤,也是差不多一年一千個W。

  大店賺的多,支出也多,利潤都是一點點壓縮出來的。

  “為什么你脖子上有個紅印子?”吳燁才注意到,洛白脖子上的紅印子。

  洛白摸了摸。

  “昨天去找房東聊了一下!被她咬了一口,為了補償我,她說下個季度的房租費給我便宜點。”

  洛白笑嘻嘻的給吳燁解散了一下情況,他昨天一不注意,就被咬了一口。

  脖子紅是看得見的,其實還有看不見的口紅。

  吳燁一愣:“這么兇猛!是房東太太?”

  “房東妹妹。”洛白回答。

  他不是那種人。

  就算是找也是找單身的,絕對不是有家室的。

  他一直都有原則,可以當渣男,但是卻不能當人渣。

  大男人,有所為有所不為。

  吳燁想到了不動產公司的房東,一個身材臃腫的太太,估計就是迫不得已。

  楚良咬著牙都不能出糧,有些事情,顯然不是咬咬就可以的。

  “你這么整,我估計你三十多歲的時候,咬都咬不動!”

  “我又不是石頭。”

  “我是說軟。”吳燁給出正確答案。

  洛白:“……”

  沃日。

  那必不可能。

  他是一個不向往干燥陽光的人,更喜歡陰暗潮濕,他覺得吳燁低估了他對環境的喜愛。

  現在補充,還來得及。

  家里已經買了一大堆補品,裝了一個柜子,他確實是感覺不少人都打不過了,得強化自己。

  水土資源流失有些多。

  “反正我計劃是三十五歲結婚,找個普通的女孩子就行。”洛白現在才23。

  還準備再玩個一輪,就結婚生子,這段時間里,嫦娥來了他都不結婚。

  他和吳燁不一樣,洛白可不想被人拴住了,吳燁屬于是傻了。

  愛情,愛個錘子。

  吳燁撇撇嘴:“你這意思,人家活該當老實人?你玩夠了,找個老實人結婚?”

  這和那些公共汽車找新司機有什么區別?還得花錢把車裝修一遍,最后才發現,很多人都有鑰匙。

  老實姑娘,對人家多不公平!

  洛白點點頭,很坦然的承認這個實話:“對不起,我是個無恥的人。”

  洛白對自己有深刻的了解,就是臉皮夠厚。

  這種事情,吳燁也不好說什么,自己的選擇不一樣而已。

  “三十五結婚,如果慢一點,你快六十了,孩子才大學畢業?”吳燁算了一下。

  若不是家庭支撐,這種想法簡直是毫無可能,沒有家庭條件的情況下,那就是光棍了。

  吳燁不擔心他找不到,只是擔心他結婚了還出去鬼混。

  “他畢業,然后我就退休,把公司交給他,如果公司還沒有倒閉的話。”洛白回答。

  這是他的計劃,結婚了就老老實實的,也不出去鬼混了,踏踏實實的當個好老公,好爸爸。

  教育好兒子,別讓他當個花花公子,其他的就沒有什么了,他對孩子要求不高。

  “看到那個姑娘沒有?我就想找個那種女孩子結婚。”洛白指了指窗外。

  那是一個工地門口,一個淡薄的年輕女孩子,正在賣涼面。

  一個小吃車一樣的攤子,她一邊收錢,一邊拿盒子裝涼面,忙的很。

  吳燁想到了洛白第一個女朋友,也是這種樸素款,但是人變化太快,后來就形同陌路了。

  反正落得分手收場。

  細節洛白沒有說,大家都沒有問,和財神一樣,都是只知道結果。

  對于兄弟來說,這種事情有個結果就夠了,他們不能因為好奇心,去撕裂洛白的傷疤。

  消沉了很久以后,他就變成渣男了!只要身邊有人陪,勞資管她誰誰誰。

  從此以后,洛洛渣男記上線。

  “我確實不是什么好人,有時候也感覺配不上這種好姑娘,但是沒有一個這種老婆,又感覺不甘心。”

  找女朋友無所謂性格習慣,找老婆就不行了,的注意很多東西,他也不想以后鬧的家里不安生。

  性格這種東西,往往決定了家庭順利還是不順利。

  吳燁說道:“人家有學歷,有能力,張的好看,性格也好的人,并不是沒有!”

  洛白笑了笑,哪有那么多好的,這些人他都不喜歡。

  吳燁總是對什么事情,都抱著一個美好的態度,是因為他心比自己干凈,也比自己純粹。

  洛白看多了,已經不相信愛情了,以后找個賢惠老婆,也是為了家里著想。

  回到家,洛白去看裝修去了。

  他還是不太放心,要自己去看一下情況,不能再發生上一次的那種事情了。

  吳燁自己回家的,現在還只是下午時間而已。好幾天沒有回來的這么早了,不是半夜就是夜半,每次回家都是一兩點。

  突然早了一次,感覺特別好。

  凌晨這個點,應該還沒有下班回來,吳燁想約他一起吃個飯,主要還是為了約會計劃。

  他訴求很明顯的,就是為了女朋友,朋友要追到了才是女朋友,而他,就是為了女朋友。

  既然已經曖昧夠了,那就得更進一步了,吳燁已經開始計劃著約會了。

  這幾天,吳燁想了很多方案,但是核心很重要,得凌晨答應才行。

  吳燁想約會了。

  光是一起吃吃飯,聊聊她天,吳燁已經不滿足了,現在的他想越過這個階段,發生點肢體接觸。

  牽牽手親親貼貼抱抱舉高高多好啊!光是撩臉紅,她都快習慣了。

  不過問題不大,她以為她已經了解了,自己卻要改變打法了。

  “這年頭,追姑娘,不是對她好就行了啊!你得套路她啊!”吳燁訂下核心綱領。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回到家。

  吳燁洗了個澡,然后窩在沙發上,給凌晨發消息過去呼叫土豆,呼叫土豆。

  什么在嗎?在不在?忙不忙?

  在吳燁看來,都不是最好的方式,吳燁一貫不喜歡按照套路來出牌。

  土豆收到,土豆收到,狗尾巴花請報告情況,狗尾巴花請報告情況!

  凌晨發消息來了。

  吳燁忍不住笑了笑,看吧!其實她也是只沙雕,以后當一對沙雕情侶也挺好的,在一起快樂多。

  今天早到家了,等會兒要不要來吃飯?今天做干鍋牛肉。吳燁發消息給她。

  吃什么都不重要,主要是和誰一起吃,才是最重要的。

  沒錯,吳燁很重要。

  來啊!枕頭很貴,現在你欠我很多錢。凌晨從來不拖泥帶水。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有事情就是有事情,不會扭扭捏捏,這一點吳燁一直覺得挺好的。

  我等你!吳燁發完消息就去忙活了。

  還要準備食材,套路他拿手,干鍋牛肉,說實話不是很拿手,應該能吃。

  辦公室里。

  凌晨退出聊天,拿著手機看了看時間,她眼前,還有一大堆文件需要她處理。

  其實她挺忙的。

  但是吳燁每次約她,她立馬就答應了。弟娃兒圖謀不軌,好巧好巧,姐姐也是啊!

  圖謀不軌這種事情,如果是互相的,那就是火花四濺了。

  把手機放在一邊,凌晨一個個翻著文件夾:

  “我看看,這個明天弄,這個今天,這個明天,這個明天,這個明天。”

  明天需要處理的文件,被她放了一大堆,今天需要處理的文件,就只有寥寥幾份。

  凌晨露出一個笑容,自己果然是個小天才。沒有那么多文件,處理起來就很快樂,也很快了。

  動力來了,效率就起來了。

  等到她弄好工作,就開始收拾個人物品,放到包包里,背上背著包包,懷里抱著文件。

  關好辦公室大門。

  把文件交給秘書以后,凌晨看了看時間:“剩下的明天處理好給你,今天有點急事,需要去處理一下。”

  秘書接過文件,對比了一下今天抱進去的文件,又看了看手上的文件,有點差距過大。

  雖然如此,她也只是打工人,老板說什么就是什么:“凌總,辛苦您了!”

  凌晨擺擺手:“實在是有急事,不然加班做了,我先走了。”

  “好的,您忙!”

  從公司離開,秘書看了看文件,還好是急用的幾份,不然的話,工作又得拖延了。

  老板還是知道輕重的,估計真的是有急事需要處理。

  “不過,老板最像談戀愛了似的。”秘書喃喃自語。

  凌晨最近的狀態,就是那種時不時就開心,時不時又不開心,時不時還幽怨,時不時有氣呼呼的,偶爾還會臉紅。

  很像談戀愛的狀態,畢竟她自己,以前就是這樣的狀態。

  “管不那么多干什么,大老板問,就說不知道就好了。”秘書悄悄的做好決定。

  工作是老板給的,工資是老板發的,沒道理賣老板,人家可是母女,自己在她們中間,啥也不是。

  樓下。

  凌晨已經坐上車子,準備出發了,她還給吳燁發了個消息。

  路上注意安全,開去慢點。

  看著吳燁發來的消息,凌晨美滋滋的系好安全帶,從停車場把車開出去。

  車載音響里,是民俗恐怖故事,她喜歡聽這種故事,感覺挺抓耳朵的。

  至于怕…怕個錘子,它還能跑出來啊?

  凌晨從小就不怕這些故事,反而好奇心更多,大學的時候,她就參加過詭異興趣社團。

  結果探了不少地方,什么都沒有發現,也什么都沒有看到,她就喪失興趣了。

  她現在還挺愛聽這些故事的,也是睡前故事之一,一個很硬核的愛好。

  不緊不慢的,到了公寓以后,凌晨把車停在吳燁的車旁邊。

  上樓以后,又換了衣服,喂了狗,才去吳燁家門口敲門。

  吳燁打開門的時候,凌晨眼前一亮,一身緊身短袖的吳燁,肌肉隱隱約約還能看得到。

  迅速進屋,凌晨假裝走快了,在吳燁腹肌上按了一把。

  嘿嘿嘿嘿!

  注意到她的小動作,吳燁并沒有說什么,反而挺開心的,對接下來的計劃,更有信心了。

  “吃我豆腐了!”吳燁提醒她。

  凌晨搖搖頭,做著怪表情,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樣的姿態。

  吳燁掐了掐她臉。

  凌晨和打開了開關似的,立馬出手了。

  “你這個小老百姓,居然還敢點燈!”凌大官人開始欺負平頭老百姓小吳。

  別說,這種欺負他的感覺,還真不賴。

  對于這種被欺負,吳燁是接受的,有什么不能接受?眼睛都飽了。

  “差不多了,該吃飯了!”吳燁被她欺負慘了,飯都不想吃了,主要是怕她餓著。

  “先放過你,再敢掐我臉,我就收拾你!”凌晨哼了一聲,去廚房拿碗筷。

  吳燁廚房的碗筷,她都熟悉位置了,吳燁拿好電飯煲,凌晨拿碗筷。

  就像是小情侶一樣,他們自己都沒有發現,兩人在一起時候,那么和諧。

  “你這個干鍋牛肉…好像有點咸!”凌晨嘗一口。

  吳燁吃了一塊,感覺也是咸了,被他們加了水以后,干鍋變成了湯鍋,而且還不是變態辣。

  “吃東西啊,不要一直看我!”凌晨給他夾了塊肉。

  吳燁不太餓,吃的慢:“有點撐了,主要是姐姐秀色可餐,我看都看飽了。”

  凌晨只是笑,繼續吃飯,時不時給吳燁夾塊肉。

  吳燁吃的慢,凌晨卻是餓了,風卷殘云的吃了三碗飯才作罷。

  坐在椅子上,順著肚子,凌晨看了看滿眼餿主意的吳燁,感覺他今天要出壞招。

  “欲言又止的,弟娃兒想說啥子嘛?”凌晨問他。

  吳燁笑了笑:“吃飽嗎?”

  凌晨疑惑:“就這個?”

  “不然呢?我喜歡你?”吳燁反問。

  聽到我喜歡你幾個字,臉紅了,這威力有點大,姐姐也扛不住。一不注意,他就來一句直透靈魂的話。

  “我這種小仙女,那個不喜歡嘛?你找出來我看看!”凌晨回答。

  吳燁笑了笑,小仙女有點自戀了。

  “你那個枕頭挺貴的,以后從彩禮里加啊!”吳燁給她倒了一杯水。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上次說什么來著?從彩禮里面扣,現在加到彩禮里了。

  合著,自己就非得嫁唄。

  “剛天黑呢,就做開始夢了?”凌晨拿著牙簽剔牙,大大咧咧的。

  吳燁現在的努力方向,就是很多中年人的昵稱:夢想成真。

  “董某人和楊某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我吳某人沒道理做不到。”吳燁信誓旦旦。

  凌晨噗嗤一聲笑出來,站起來幫他收拾碗筷。

  洗碗還是老規矩,配合越發默契了,吳燁洗碗,凌晨放碗。

  宛如小兩口。

  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其實做小事情也不會感覺到枯燥,反而覺得很有意思。

  喜歡這種情緒,就像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賦予了魔力一樣。

  凌晨放好筷子的時候,轉過來就裝到放鍋的吳燁身上。

  凌晨后退了一部,吳燁伸手環住她的腰,把她拉回來。

  被動帶球撞人。

  抱抱。

  兩秒鐘不到,凌晨就把他推開了,臉都紅透了,迅速的出了廚房。

  廚房里的吳燁,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是什么情況。

  誤打誤撞的,居然抱抱了,軟妹子就是軟妹子,還是第一次體驗到這種感受的吳燁,感覺很新奇。

  無法形容。

  當時感覺時間都凝固了一樣,吳燁腦子里都是空白的,等到想起來的時候,已經被推開了。

  吳燁悄悄的在門口看了一下,凌晨坐在客廳沙發上的,這個角度只能看到側臉,但是臉紅清晰可見。

  吳燁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從廚房走出去,坐在她身邊。

  “姐姐害羞了?”

  明知故問,不過她還是搖了搖頭,臉紅的小臉,讓她的不承認顯得如此虛假。

  已經假到不能再假了。

  “這點小事情,害什么羞?怎么可能害羞?不可能的。”凌晨現在,和洛白不承認自己釣魚技術菜,沒有什么區別。

  她只是不承認自己害羞而已。

  吳燁點點頭,把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其實我害羞了,你摸一下,心跳加速了!”

  凌晨這姑娘,別看她裝的和過來人似的,其實也是沒有經驗,就傻愣愣的被吳燁拿著手,放在他心口了。

  砰砰砰砰砰…

  過了好幾秒,凌晨才反應過來,手手被拉住了。

  觸電似的,她把手收回來。

  “弟娃兒,你太遜啦!”還不忘死鴨子嘴硬。

  吳燁點點頭:“對啊,要不姐姐幫幫忙,讓我鍛煉鍛煉?”

  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你想屁吃。”凌晨白他一眼。

  意外情況是意外情況,主動就不一樣了,那是兩回事。

  吳燁只是逗她,她肯定不可能答應的,畢竟這姑娘只是偶爾愣,大部分時候,聰明的一匹。

  適可而止。

  吳燁沒有得寸進尺,而是和她聊起其他的話題,沒有步步緊逼,得讓她適應一會兒。

  “姐姐,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不知道能不能說?”吳燁表情很認真,很認真的問她。

  一臉我有大事相商的表情。

  剛才,吳燁和她東拉西扯半天了。

  凌晨看他表情認真,還以為是有什么事情要自己幫忙,先入為主的想到幫忙的話問題不大。

  “什么事情?如果我能幫你的話,我肯定沒問題,弟娃兒,姐姐義氣的很。”

  吳燁假裝遲疑了一下:“這是很重要的事情,我怕姐姐為難。”

  凌晨拍了拍他肩膀,挑眉說道:“自己人,有什么話不要藏著掖著,有什么問題一起解決。”

  吳燁點點頭,然后又嘆氣,一臉為難,終究是沒有說出來。

  凌晨這下真以為他遇到什么困難了,而且還不好意思求助。

  男人嘛,都要面子,要自尊心。

  她和吳燁又是這種不清不楚的關系,他不好意思,也很正常。

  “不要婆婆媽媽的!有什么事情就說出來,沒有什么困難解決不了,沒有什么坎過不去。”

  還挺會勸人的,吳燁發現她優點還不少。

  吳燁揉了揉頭發,好頹廢的樣子,假裝堅強的呼了一口氣,然后認真的看著她:“那我說了!”

  凌晨點點頭:“說澀!”

  還怕他又不說,凌晨還鼓勵的拍了拍他。

  “就是一個小請求,我想請你和我約會,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吳燁把話說出來。

  ------題外話------

  欠更:44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