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79 錢從彩禮里面扣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吹霄軒  這其實一家高端茶館,一家商業化的高端茶館,走的的精品路線。

  其實就是攀附風雅的地方,只是高端的茶葉,高端的茶具,專業的服務讓均消高的離譜。

  茶館裝修精裝,古色古香,各種古典家具擺放合理協調,香爐里裊裊煙香,琴瑟和鳴,旗袍小姐姐在琴上彈著古曲。

  墻上是大師的書畫裝點,書架上還放著一本本線裝書。

  一排排的紫砂壺,標價五位數六位數,各種茶葉茶具,一件件都不便宜。

  充分表達了什么叫無錢莫入,款爺吉祥,就是名字,取得一如既往的糟糕。

  木質茶幾邊。

  坐著一身素色旗袍的蔚錦,玉指靈活,手法熟練。行云流水的泡好茶,在兩個小杯子里各自倒好茶。

  手起茶停,杯子里的茶水八分滿,剛剛好。

  “吳總,試試姐姐的茶怎么樣!給我們提點意見!”

  端起小小的茶杯,吳燁感慨它好小,吳燁還是吹了吹茶湯,看著紅透的茶湯,喝了一口。

  先苦后甜,清香四溢,除了這些,他品不出什么好壞,吳燁完全不懂品茶。

  雖然不懂茶,但是不妨礙吳燁夸人。

  “蔚姐的功夫很好了能感覺出來,不過對于喝茶,我是一竅不通。”吳燁放下小小的茶杯。

  這玩意兒喝起來,還沒有茶缸子帶勁兒,一把小壺,配了幾個小小的杯子,都裝不滿的感覺。

  “吳總謙虛了,喝茶其實很多人都喝不明白,來我這里的,都是為了辦事的,也不是為了喝茶來的。”

  以前去茶館是為了喝茶,現在是為了辦事。

  來她這里的,都是聊聊生意,談談事情,喝茶是附帶的。喝完茶,大生意就談差不多了。

  像吳燁這樣的人,也不是為了喝茶來的,還是為了談事情來的。

  “辦事情,總得有個地方,蔚錦你可是抓住了商機!”吳燁回答。

  他也不是為了喝茶來的,喝茶在哪里都可以,反正都是牛嚼牡丹。

  他確實是有事情才來的,再加上兩人也做過一個億的大生意,有些的交情,比起其他人來,事情更好辦。

  “很多東西都是想的美好,掰開來看,其中的情況,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好。”

  蔚錦屬于是大風大浪都過來了,經歷多了,知道的就多了。

  她做的都不是什么大生意,都是很多小生意湊起來的。生意做得多了,里面的深意就知道了。

  “蔚姐見多識廣。”吳燁回答了一句。

  要找別人幫忙的時候,總是感覺自己有點矮人一頭的錯覺,吳燁現在都有這樣的感覺。

  前天給她發的消息,她今天早上才回的,喊吳燁過來喝茶。

  吳燁知道她不是沒有看到,就是想故意拖沓一下。

  這叫風水輪流轉。

  做人留一線,就是預防風水輪流轉。

  就像吳燁買門面的時候一樣,多少要拿捏點什么。

  人情也好,利益也好,什么都得不到,白忙活什么勁?大家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無利不起早的主,彼此彼此。

  這次輪到吳燁被拿捏了。

  “吃虧吃多了,那味道可不好受。”蔚錦站起來,說了一聲:“我去一下衛生間。”

  吳燁點點頭:“蔚姐請便。”

  看著搖曳的蔚錦出了包間,吳燁一只手敲了敲桌面。

  吳燁知道她想什么,無利不起早,無利不張口。

  趁蔚錦去上廁所的時候,吳燁也站起來,到大廳看了看茶葉。

  “小姐姐,問一下,這個茶葉怎么賣的?”吳燁開口問道。

  旗袍小姐姐微笑回答:“您好先生,這是5萬一餅!”

  她明明在微笑,吳燁仿佛看到了血盆大口,看樣子,今天不出點血的話,就只能喝茶了。

  “給我準備兩餅,等會兒結賬的時候拿走,我要要綠茶。”吳燁說完,重新回到包間,坐回椅子上。

  端起茶杯,吳燁喝了一口茶,感覺這茶喝的貴的不行。

  還好自己不是求她什么大事情,不然……得被她吸多少?

  吳燁等了沒一會兒。

  蔚錦回來了,臉上還掛著笑容,比剛才的時候,確實要熱情了兩分。

  吳燁同樣臉上帶著笑容,仿佛不知道她為什么開心一樣。

  這種開心,互相知道就好了,哪怕是因為茶葉利尿,都不能說出來是因為花錢了。

  重新坐會位置上,蔚錦笑的燦爛,吳燁則是想著以后和凌晨在一起了,給她也整套旗袍。

  凌晨穿起來應該比蔚錦好看多了。

  “吳總最近動作很大啊,那么大個店,我還以為你要做高端商品呢!沒成想,倒是另辟蹊徑做吃的。”

  顯然她也知道,吳燁買店鋪過去,現在是做了什么生意。

  知不知道不影響,吳燁開店的時候,主要是想挑簡單穩定的做,才做了吃的。

  不是沒想過做高端的東西,只是感覺都不合適,有些仰人鼻息。

  想做生意,又低不下頭,舍不掉二兩傲骨,不想被盤剝,說的就是吳燁這種。

  “我就是鬧著玩,論專業還得是蔚錦,開的店就沒有不賺錢的。”吳燁挺服氣這個。

  她大大小小開了很多店,虧的少賺得多,眼光不缺,就是膽子小了點。

  吳燁覺得她膽子小,她看吳燁,也覺得吳燁就是個傻大膽。

  蔚錦又開始泡茶,然后和吳燁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完全沒有聊到正經事情上。

  吳燁也和她東拉西扯,并非吳燁沉得住氣,而是他不忙,時間多,挺閑的。

  蔚錦看來,吳燁就是沉得住氣了,養氣功夫好,不急著攤牌。

  總這樣喝也不是個辦法,你去完衛生間,我又去衛生間。

  而且她去的次數更多,吳燁年輕,膀胱好,她略差一籌。

  聊了好一會兒,蔚錦才問道:

  “吳總日理萬機,難得來一趟,如果有什么姐姐能盡微薄之力的地方,姐姐一定鼎力相助。”

  她這句話說的輕描淡寫,又顯得自己仗義,說話說的挺好,畢竟也不用花錢。

  吳燁放下茶杯,搭錢吳燁愿意,但是搭人情,吳燁就不愿意了,這個幫字吳燁可不認。

  一旦是幫忙,那就是欠人情了,錢債好還,人情難還。

  “最近沒什么事情,來找姐姐喝喝茶,聊聊天,學些經驗,免得以后吃虧。”

  “聊了這么久,也差不多該回去了,改天有時間請蔚姐吃飯。”

  吳燁不上套。

  大不了就不聊了,想其他辦法,大不了花錢就是了,人情這種東西,欠的越多越麻煩。

  不能授人以柄。

  蔚錦又給他倒上茶,然后才笑了笑:“吳總難得來,多坐會兒。”

  她也知道,人情大概是吃不到了,吃不到人情,總要吃點其他的,不能就這樣把吳燁這個財大氣粗的大款放跑了。

  蔚錦也發現了,吳燁比那些二傻子富二代難應付多了。

  “我也是閑人一個,巴不得吳總經常來串門呢!”蔚錦回答。

  “蔚姐這店不錯,以后經常來光顧一下。”吳燁順勢回答。

  蔚錦,屬于是那種見縫插針的人。

  做小生意多的人,往往不會放過既得利益,或者可得利益。

  吳燁只是不想欠人情,能聊當然繼續聊,他今天來的目的都沒有達到呢。

  “吳總上次問了一下松竹的事情,我還特意拖朋友了解一下。”蔚錦開始說到重點了。

  溫溫柔柔這么半天,總算是說到了重點,吳燁都沒剩多少耐心了。

  “實在是太謝謝姐姐了,晚上我做東,請姐姐吃個便飯。”吳燁滿臉感激。

  蔚錦:“……”

  剛才怎么說的?改天請吃飯!現在就變成晚上了?

  嘆嘆氣。

  蔚錦才說道:“具體情況,是譚令的兒子,好像是在外國玩博彩,出了大問題。”

  “最終結果就是譚令大半輩子的心血,一遭喪盡,就那么一個孩子,他又不能不管。”

  “全填這個窟窿里面去了,聽說欠的太多,產業全部變賣以后,也剩不了多少家底了。”

  “吳總對這個這么感興趣,是準備出手了?”

  蔚錦饒有興致的看著他,不過吳燁搖搖頭,而且表情不多。

  “我可沒有那么大本事,就是看上了那棟小4層,最近有開個飯館的想法。”

  吳燁自己也了解了一些消息,不過不太全面,反正現在松竹酒店要賣出來,原因吳燁才知道。

  松竹資產不少,把產業全部擺上貨架以后,全部吃掉不現實,只能吃一部分。

  吳燁對其他的不感興趣,也買不起那么多,感興趣的就是那個小四層,位置環境都很好,開個私房菜問題不大。

  他現在已經準備好了,要扎根餐飲市場,遇到這種機會,吳燁肯定不放過。

  “吳總就是喜歡吃尖頭上的,都是挑最好的地方下口。”蔚錦笑起來:“吳總這是準備一直做餐飲業?”

  吳燁點點頭,現在是這個打算,看看能不能先干個集團公司出來。

  沒什么好隱瞞的,知道了就知道了。

  “人總要吃飯嘛,我沒經驗,干其他的干不好,免得不上不下的。”吳燁回答。

  現在還不能浪,穩健為主。

  蔚錦想了想:“好的東西大家都想要,爭的人應該很多,再加上酒店本身還賺錢,吳總估計得出血才行。”

  “蔚姐高見,一針見血。”吳燁沉思了一下,確實是這樣。

  應該是產業和物業分開的,但是這種情況,產業沒有物業就不值錢了,譚令作為老油條,肯定優先賣給同行。

  打包賣,沒有就分開賣給同行,再沒有才是賣給外行,吳燁這種單獨買物業的,是最差選擇。

  “起碼得幾千個!”蔚錦提醒道。

  位置是肯定沒有她那套商鋪值錢的,再加上還是住改商性質,單價沒有那么離譜。

  但是勝在面積大,又是臨街。

  價錢也不低,做私房菜什么時候能回本?蔚錦算了一下,需要的時間很長。

  吳大傻帽!

  “酒店我拿來沒什么用。”吳燁直言不諱。

  “他肯定不是分開賣,吳總有興趣的話,可以等等,他那邊拖不起,先給他個風聲就行。”

  “時機合適,吳總再出手,可能性大一些。”

  吳燁笑了笑:“雙贏!”

  蔚錦:“……”

  屮,這樣就猜到了。

  這個事情她也能賺點錢,順便還能賺點人情,也不算太虧,吳燁這樣一說她就知道吳燁猜到了。

  而且吳燁這頭,吃不到了。

  很遺憾,這才是大頭。

  蔚錦調整了一下思維,問道:“吳總這次還是全款?”

  這個才是成不成功的重點,不是的話,她就沒想法去聊了,賺不到什么錢不是,還累。

  沒個百萬打底,她興趣不大。

  吳燁點點頭:“我這人就這點習慣,蔚姐你是了解我的,不過……沒有添頭的話,也不是非要不可。”

  聽到吳燁這話,蔚錦想到了自己當時,特么的搭稅,搭房子,車子,吳燁才把門面買了。

  做個人吧!

  “我先試試看吧,不敢保證一定能拿下。”蔚錦話沒有說滿。

  吳燁點點頭:“蔚姐向來一個頂倆,譚令不是你的對手。”

  蔚錦笑了,吳燁也跟著笑了。

  “吳總可別光給姐畫大餅,譚令也是個老江湖,不見兔子不撒鷹的!”

  吳燁感慨,別說譚令,你何嘗不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拿出手機,吳燁發了個截圖給她。

  “財大氣粗!看的姐都想倒貼了。”蔚錦感慨萬分。

  做生意這么多年,她太清楚了,資產和現金流,是兩個概念啊!

  隨隨便便掏出一個多億的年輕人,對她們這種徐娘半老的女老板來說,吸引力不亞于稀有化妝品。

  真特么眼饞。

  年輕帥氣,還有錢,還喜歡該死的全款,這種弟弟…簡直欲罷不能。

  “氣大傷身!蔚姐別開玩笑了!我就先走了,等蔚姐好消息。”吳燁準備離開。

  蔚錦送她。

  到前臺的時候,打包好的袋子,被蔚錦遞給吳燁:“頭次來,姐也沒有準備什么見面禮,吳總喜歡綠茶,帶兩餅回去嘗嘗。”

  吳燁不好意思,蔚錦非要給他,吳燁推辭,蔚錦板著臉假裝生氣,吳燁才無奈收下。

  看著自己送的大G從店門口離開,蔚錦感覺有點微微肝疼。

  還是笑著和吳燁打招呼,目送他離開,蔚錦看了看手機里的截圖,盤算著怎么樣才能把大腿抱住。

  光她知道的,現金就已經是幾個億了,幾個億給自己多好啊!

  真要是有這幾個億,想什么時候幾個億,姐都沒問題啊!

  “老娘還得再查查這家伙是什么情況,這次往五百億上查,老娘就不相信揪不出來你。”蔚錦回到店里。

  她在努力搞清楚吳燁的背景的時候,吳燁在去門店的路上,明天就要開業了。

  吳燁得去看看情況,對于第二份,實際上算是第一份事業的烤肉店,吳燁很上心的。

  一直都覺得應該愛情事業兩手抓,不想在事業剛起步的時候就載跟頭,話雖然說虧就虧了,但是能不虧更好啊。

  接受不好的結果是因為底氣,不是他覺得自己只配不好的結果。

  瓜妹最近和凌晨想粘在一起似的,吳燁鍛煉都是在天臺,沒有去運動場,瓜妹和她一起去的。

  凌晨說瓜妹對他怨念頗深,吳燁沒說什么,反而是聽到凌晨說她放棄了,吳燁高興了好久。

  努力不一定有結果,但是放棄一定很舒服。

  本來就沒感覺,強扭瓜,瓜還不樂意,最后還是惹人煩,還不如這樣對大家都好。

  瓜妹又開始懶了,凌晨說這幾天估計就能一起晨練了。

  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沒有瓜妹的打擾,凌晨也更容易接受吳燁,對吳燁來說,這是好事。

  一路把車開到店里的停車場,吳燁停好車以后,看著裝修完成的店鋪,滿意的點點頭。

  新做的門頭吳燁還是很滿意的,明晃晃的大唐二字,剩下的才是精品烤肉字樣。

  進到店里,就可以看到一排排的餐桌,全都是剛安裝好不久,地板干凈,整個餐廳采光很好,裝修精裝。

  精裝修,確實不貼墻紙好看得多。

  前臺,廚房,庫房,冷凍室,辦公室,一應俱全,還有一個不大的員工休息室。

  吳燁進來的時候,還能聽到馬東西培訓員工的聲音,也能看到隔著玻璃,忙碌的趙可心和她的徒子徒孫。

  她愛好收徒,徒弟也有樣學樣,吳燁提醒過馬東西,要注意這種關系,時間久了怕出問題。

  一切準備就緒,明天是個好日子,吳燁找楚良托人算的,明天公司的人要來捧場。

  吳燁并沒有告訴其他人,等不動產公司那邊穩定了,再慢慢說。

  以后得辦個公司,挺麻煩的。

  下午的時候,吳燁和管理們開了會,聽了一下開業活動的反饋,水魚兄弟確實是一把好手,做宣傳能力吳燁望塵莫及。

  現在已經有了七八個社群,再加上各種相關網站和APP,也都鋪開了。

  本來還準備請點大咖什么的,最后還是被水魚兄弟說否決了,宣傳要一步步來,后續的東西得跟上才行。

  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散會,吳燁就走了。

  回去的時候,路上堵車堵半天,路邊的行人都比車快。

  騎著小摩托的男生,和女朋友一起瘋狂嘲笑他們開車的。

  吳燁回到家的時候,時間還早,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家里,坐在沙發上看著不遠處凌晨的畫。

  突然想起…她巧笑嫣然的樣子。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都幾天沒見了?

  隔了一個世紀似的。

  吳燁給凌晨發了消息:

  久不見姐姐,驟然想起,竟思念入涌泉不能平息,不知今日可否有空?

  兩分鐘以后,吳燁都沒見她回消息過來,估計還在忙,吳燁嘆氣。

  確實很想她,就是沒由來的想她,這幾天不見,思念超級加倍,小吳煩躁不安。

  越是控制,越是想的厲害,瓜妹一招需要閨蜜陪伴,物吳燁就麻爪了。

  叮咚。

  吳燁瞬間拿起手機,是凌晨回消息過來了:

  我曾想弟娃兒如此煎熬,姐姐若不答應,豈不是辜負弟娃兒想了半天的詞兒?記得好酒好菜給姐安排上!餓了!

  吳燁看著消息,在沙發上滾過去滾過來,不知道為什么,就是很開心。

  開心的不行,就忍不住想滾一下,雖然很幼稚,很傻氣,但是控制不住自己。

跑去廚房,吳燁打開冰箱看了看,冰箱里還有不少排骨和他的食材,拿著手機給凌晨回復  姐姐光臨寒舍,定備好酒肉,不讓姐姐失望。

  這次凌晨回的很快,是個表情包OK!

  凌晨撤回了一條消息!

  吳燁摸了摸下巴,嘿嘿嘿笑,很好奇她的表情包里到底有什么東西,居然會有這么個奇奇怪怪的東西。

  想來,還有其他的,吳燁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凌晨總是在網上莽,和鍵盤俠似的現實里,就是那種裝作自己不害羞的女生。

  姐姐的威嚴。

  早就掃地了。

  吳燁也樂的配合她,看她害羞又死不承認的樣子,真的很有意思。

  愉快的收起手機,然后吳燁去衛生間洗了澡,換了身衣服,變成了一個香香的老爺們兒。

  還是要注意這些細節,一身汗臭味,在一起久了以后她能接受,不代表沒在一起之前能接受。

  那些把床單睡出人形圖案的大哥,都是結婚以后才敢那樣干,沒結婚之前,最多就是枕芯黑了。

  細節決定成敗。

  洗完澡,吳燁擦了擦頭發,短發都不需要吹,簡單洗過干得快。

  系上圍裙,吳燁把排骨從冰箱里拿出來,剛準備開始弄吃的,就接到了洛白的電話。

  吳燁把電話夾在臉上,拿著刀開始準備弄吃的:“找爸何事?速速到來。”

  還沒有好好和凌晨約會過,但是每次早餐一起晨練和有機會以前吃飯,吳燁都很認真,當做約會一樣。

  要約會的時候,被人打擾,吳燁盡量控制自己的語氣,不要臭臭的。

  “在不在家?”洛白問他!

  在不在家?

  現在聽到這個,就想起瓜妹那天來敲門,吳燁后悔開門了,要不然這幾天何至于自己練劍?

  吳燁想了想,一秒鐘后果斷的回答道:“現在在公司,不在家,今天有重要會議,回去的可能比較晚。”

  先找個完美無缺的理由,反正關上門就是不在家。

  洛白那邊悉悉索索的,好像是在穿衣服,一邊還在和吳燁說話。

  “那我去樓下將就吃點算了,還以為你在家,我都準備來蹭飯。”

  他還沒吃飯,餓了才想到需要被投喂,結果吳燁這個廚師都不在家。

  吳燁以前做的飯菜不怎么樣,現在做的飯菜味道相當不錯,原計劃這幾天都蹭飯的。

  結果吳燁居然沒回來,他還是得自己出去吃。

  “你找不到蹭飯的?找你那些好妹妹請你吃飯不就行了,然后還能去看個恐怖片,你就可以往她懷抱里跳。”

  吳燁一邊說話,一只手上的刀完全沒有動,準備打完電話才開始做吃的。

  不只是吳燁膽小,洛白也是個膽小鬼,黃原和寧渠也差不多,寧渠沒有買過嚇人的手辦就這個原因。

  所以看恐怖電影什么的,絕對不是人家姑娘往洛白懷里躲,而是洛白躲她懷里。

  臥槽,回頭我也可以這樣啊!

  吳燁突然發現了新大陸,利用自己的弱點,來達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簡直完美。

  計劃就像是泉水噴涌,靈感滔滔不絕。

  “這個提議很不錯!我還沒試過!回頭找個小姐姐看看有沒有效果。”洛白那邊關上門。

  聽到他關上門了,吳燁微微松了一口氣。

  “那我先掛了,馬上開會了。”吳燁信口胡謅。

  洛白聽到他這么說,干脆利落的掛了電話,毫不拖泥帶水。

  吳燁看了看手機上掛掉的電話,默默的告訴自己,這是善意的謊言。

  不想他吃狗糧吃到飽,這是為了他好,回頭買點好吃的,再補償回來。

  要是洛白提前說的話,要是洛白提前三個小時說的話,要是洛白提前一天說的話,吳燁肯定不會這樣。

  “我好不容易看上了小白菜,還是要以收白菜為現階段的主要目標,免得白菜跑了。”

  放好手機,吳燁把排骨下鍋焯水,丟了幾片生姜,倒了料酒。然后才拿出食材,放在盆里泡一泡,放個殺毒殺菌包,等它泡好了再說。

  凌晨要來,他今天得多準備幾個菜,其實她挺能吃的,還不挑食,什么都吃。

  做吃的,應該是樂在其中的一個事情,吳燁覺得挺快樂的,不是單純因為凌晨而已,也是喜歡。

  同樣的一件事情,有些人很厭煩,有些人卻樂在其中,比如吳燁就是那個開心的。

  吳燁現在有很多目標,其中有一個目標,就是學一手好菜。

  把以后得女朋友養的胖一點,多吃肉才健康。而且,洛白說,沒有多少肉的女孩子…硌人。

  吳燁一直都認可這句話。

  肉多些,就不會骨骨相逼。

  凌晨公司里,辦公室的凌晨,把文件放好了以后,就準備離開公司了。

  老實說,她也很想吳燁,有些迫不及待,簡單的收拾一下以后,就跑路了,再不走又得工作。

  想念沒有聲音,但是直接在腦子里揮之不去,也很熬人。

  在樓下開著車,凌晨一路開回家,比平時快多了。

  此時此刻,吳燁家里。

  聽著悠揚的音樂,吳燁開始慢慢的做飯,等到吳燁接到凌晨電話的時候,飯菜已經做好了。

  電話里,她悄悄的喊吳燁開門。

  超級小聲。

  吳燁:“……”

  打開門,凌晨就閃進來了。

  “臥槽,總算是進來了。”凌晨小聲說道,還不忘把門關好。

  她還有點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然后才看著吳燁,給他應該大大的微笑。

  “我們是光明正大的交朋友,至于這樣嘛?又不是你有老公,我有老婆還幽會。”吳燁吐槽。

  每次她都這樣,吳燁覺得自己和第三者似的。

  凌晨捶了他一下,這是什么鬼形容詞?她還是黃花大閨女,沒有老公!

  吳燁發現老爺子說捶人,基本上是說說而已,凌晨不光說而已,她還是真的捶。

  “餓了!”凌晨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這也太可愛了。

  “已經好了,端出來就可以吃了。”吳燁指了指廚房。

  她來之前,剛好做好,凌晨剛好也餓了,馬上就可以吃。

  “我幫忙端菜!這頓我們還是AA!”凌晨習慣性的說道。

  她每一次吃完飯,都是吃飯以后,就把一部分錢轉給吳燁,吳燁每次都沒有收。

  不是不要,而是告訴她記賬,她又欠了自己多少錢多少錢。

  “加上五十,你剛好欠我五百,這么大一筆巨款,你要還不上,就從彩禮里面扣。”吳燁說道。

  自信滿滿。

  凌晨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說法,反應過來又是在撩她,凌晨呸呸呸:

  “誰要嫁給你了!還彩禮里面扣,想得倒得美。”

  雖然無法全部免疫吳燁撩她,但是她已經可以免疫一部分了。等到慢慢習慣,以后就能全部免疫了。

  什么話,聽多了都會慢慢習慣的,情話也是一樣。

  “想得美!”吳燁把菜放在餐桌上:“確實,做夢都想得。”

  就是百思不得姐!老是夢到凌晨,特別是這幾天。

  凌晨不理他口花花,開始盛飯,把第一碗遞給吳燁。

  看著她,突然之間吳燁有種,兩人已經在一起的錯覺,就是那種,在一起過自己的小日子那種感覺。

  接過飯,互相的手碰到了手,凌晨看他拿到了碗,把手嗖一下收回去。

  凌晨還沒有習慣被撩,當然更不可能習慣肢體接觸了。

  “就這!你這就不習慣了?以后怎么辦?”吳燁故意說道。

  姐姐,也不咋地啊!手指頭碰一下都感覺不自在。

  凌晨坐下來,撇撇嘴:“大豬蹄子有什么好碰的?你可想多了。”

  吳燁把不拿筷子的左手伸過去,就像是輸液的時候一樣,放在她面前,然后沖凌晨挑眉。

  證明給我看。

  凌晨:“……”

  “自己人,姐姐都怕啊!”吳燁故意激她。

  凌晨把手伸出來,然后放上去,手快放到吳燁手上的時候,停下來了。

  “弟娃兒,你當我傻啊!”

  吳燁:“……”

  她還真是個大聰明,看樣子光是激她是行不通的,還得想想其他的辦法才行。

  姐姐現在警惕得很呢!

  凌晨喝著排骨湯,笑嘻嘻的看著他,眼里有一絲絲狡黠閃過。

  沒得逞,某人居然很失望哦!這表情,還裝的若無其事的,嘖嘖!倔強得很哇。

  凌晨偷笑。

  每次和吳燁在一起,就覺得很有意思,很放松,很開心,很快樂,這是她內心的想法。

  吳燁問她:“明天能一起跑步嗎?”

  這幾天她被田甜纏住了,吳燁都沒有能和她一起跑步。

  凌晨看著他笑了笑:“既然弟娃兒都忍不住問了,姐姐肯定要想辦法嘛!放心,明天樓下見!”

  開心。

  吳燁給她夾菜,一邊說多吃點,一邊問她工作最近順不順利,平常中午是不是在外面吃東西等等。

  這些問題,老爹也會問她,也會關心她,讓她累了就多休息,但是吳燁關心她的時候,和老爹問她感覺完全不一樣。

  感覺心里暖暖的,想抱抱他。

  以前想象中,她覺得自己要是有個對象,他也是這樣關心自己,現在這是線下體驗中心?

  “弟娃兒,你好好哦!”凌晨有感而發。

  吳燁:???

  什么意思?

  他沒有聽懂了。

  “就是你做飯好吃!”凌晨開始打補丁,主要是剛才沉迷溫柔里,有點沒注意說話。

  還好是下意識用老家話說的,他沒有聽清楚。

  “好吃就行!喜歡的話,以后經常給你做!”吳燁回答:“彩禮里扣!”

  凌晨笑嘻嘻也不答應。

  吃完飯以后,還是吳燁洗碗,凌晨把溫水清洗過的碗放在一起。

  “什么時候不能碰水,記得給我說一下,我自己來洗就行了!”吳燁突然轉頭說了這么一句話。

  凌晨愣了一秒,立馬就臉紅了,他居然想知道親戚什么時候來,什么時候走。

  這是在預謀下一步計劃嗎?男生都知道不能闖紅燈,他已經想到哪里去了?

  填空題是怎么做?聽說痛苦得很,到時候問問閨蜜。

  越是想到這些,凌晨就越是臉紅,最后跑出廚房,去客廳。

  吳燁一愣,這個問題反應這么大嗎?還準備問點其他的呢,幸好沒有說出來。

  客廳里的凌晨,看到吳燁畫的畫了,看到第一眼,她就知道是自己。

  畫的這真好看,自己有那么好看?原來我在他心里笑起來是這樣的。

  甜滋滋。

  凌晨感覺心跳有點快,就像是發現了秘密一樣,女生總喜歡找到蛛絲馬跡,來證明男生先喜歡自己。

  又悄悄的坐回沙發上,凌晨笑的那么開心,控制住自己沒有發出庫庫的聲音。

  當吳燁從廚房出來的時候,凌晨收斂了一下笑容,裝作無事發生。

  “什么事那么開心?”吳燁坐在她旁邊。

  凌晨笑了笑:“我昨天的時候,夢到自己偷了別人家的牛!”

  “偷回去以后耕地了沒?”

  凌晨打他。

  吳燁沒想到,她居然知道這個,還以為她不知道呢!

  “反正牛我偷走!”凌晨說道。

  吳燁沒理解她這個話是什么意思,拿出手機查了一下,然后和凌晨說道:

  “夢見偷牛,考驗你耐性的時刻,身邊出現的糾纏者,很可能是喋喋不休、蠻不講理的家伙。”

  “女人夢見在偷牛,敞開心扉與另一半聊聊心事,預示著會比你盲目猜測來得有效,這兩天就是個好時機。”

  “成年人夢見牛被偷……這個不是,感覺也不怎么準嘛!”

  凌晨:“……”

  第二條不知道,反正第一條很準。

  看她臉紅,吳燁詫異的問她:“有準的?”

  凌晨笑了笑:“第一條,不就是說你,喋喋不休,蠻不講理。”

  吳燁撓撓頭,他好像沒有吧?不至于蠻不講理。

  他其實挺合身,

  “弟娃兒,慢慢想吧!我先回去了。”凌晨用兩只手掐了掐吳燁的臉,就溜了。

  吳燁很遺憾,只看到一眼白令海峽。

  我都還有很多話沒有說呢!

  阿西!

  沒有聊通透,吳燁決定今天不給八爺打開籠子,今天讓它休息。

  因此它鬧了好久,吳燁就是沒有答應它,悲傷的八爺在鳥架上憤憤不平,又不敢罵吳燁。

  臥室里的吳燁感覺心情好多了!果然,開心都是建立在,其他人或者其他鳥的痛苦之上的。

  第二天。

  凌晨發消息計劃失敗!

  吳燁:“……”

  大早上就看到這個消息,本來都準備換衣服的吳燁,瞬間打消了想法。看著和凌晨同款的跑步裝,吳燁默默的把衣服收起來。

  “來氣!”

  “勞資一定要想個辦法制裁瓜妹!”吳燁拿著劍,氣憤的想到這個厄待解決的問題。

  不過一通劍法練下來,又感覺通透,不過為了愛情,還是要制裁瓜妹的。

  洗漱完,換了一身西裝,吳燁開車去店里,今天就是開業的日子了,他這個老板怕是一整天都要忙。

  吳燁訂了不少花籃,早上就開始布置了,還有不少旁邊店鋪送的花籃,被放在門口。

  楚良和以前同事送的也有不少,還有蔚錦也送了一個。

  知道的,能送的都送了,吳燁沒有說的都不知道。

  中午的時候,準時開業。

  一陣禮花打上天,散開彩帶,可惜不能放鞭炮,用氣球代替的。

  “開業大吉!”吳燁和大家一起喊道。

  “吳總,恭喜恭喜!”

  “吳總,開業大吉!”

  “吳總,財源廣進,富貴花開。”

  “小燁,開業大吉!”

  勉強算是熟悉的老板,在旁邊祝賀吳燁,還有楚良和以前的同事,都說著祝福的話。

  頭一次體驗自己的新店開業,以前都是體驗老吳的,現在自己也有第一家店了。

  拍了張集體大合照,然后又是和店裡的員工,管理合照。

  招待來的朋友,然後又把他們送走,店里在下午開始逐漸有了客人。

  一桌,兩桌…開始逐漸變多,因為開業期間打折,所以利潤會少一些。

  結賬離開的客人,吳燁都一個個問他們菜品味道,環境,等等問題。

  除了少部分問題需要糾正,其他的問題不大,最重要的是,味道很受歡迎。

  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的多,快到十二點的時候才打烊,打掃衛生。

  開完會,大家都散了,吳燁和馬東西還留在店里,統計了一下今天的桌數和銷售額。

  “老板,未來可期!”馬東西把數據遞給吳燁。

  看著235和2開頭的六位數,吳燁默默估算了一下,相差不大,賬都是他結的。

  不過后面會穩定下來,肯定不可能有有這么多,這是宣傳效果和結果的兌現。

  總不可能每天都宣傳,回落以后還能維持住穩定,才是未來可期。

  “馬店長辛苦了,接下來穩住才是最關鍵的,要不斷強化我們的核心競爭力,這方面就得靠你了。”吳燁說道。

  馬東西點點頭。

  聊了不少時間,吳燁才送他回去,吳燁自己回到家的時候,都已經兩點了。

  雖然疲憊,但是吳燁還是用力的揮揮拳,給自己鼓勵。再辛苦一段時間,穩定了就好了。

  “大哥,嘿嘿!這里!”八爺在鳥籠邊提醒它。

  還以為八爺養生,沒想到特么算是假的。

  “今天累了,明天再說!晚安!”吳燁困的不行,實在是沒心思管它。

  一天不吃不會怎么樣。

  八爺反對:“大哥,自己人!”

  沒管它從電視劇上看的來的糟糕臺詞,吳燁澡都沒洗,就去睡了,忙前忙后太累了。

  吳燁夢到他去偷牛了,最后被凌晨逮住了,問他有沒有錢,吳燁說沒有,凌晨說沒有錢的話,那就只能當她老公。

  吳燁沒有同意。

  嚇醒了。

  煞筆,你為什么不同意?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