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98 康康賽道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田甜被賣了。

  說她有男朋友,實際上別說男朋友,她…連…毛都沒有。

  連男性朋友都沒有幾個,哪來的男朋友?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了男朋友,奇怪的是,她爹知道了。

  她爹一個電話就來了,問她是不是談戀愛了,問她談多久了,現在這是什么想法等等。

  她被盤問了好半天,和審犯人似的。

  她氣的是,公司的員工,竟然對她做這種事情,氣的是,她爸相信人家,都不相信她,更氣的是,養了這么久的白眼狼。

  她掛完電話,她立刻就把秘書喊道辦公室,溫柔的交代了她加班都做不萬的工作。

  她不開開除,想讓對方體驗一下想法落空的感受,還有背叛的煎熬。

  打完小報告就跑,哪有那么好的事情,留著大家慢慢相處,才更有趣。

  “背叛之所以不發生,只是因為籌碼加的還不夠多而已。”

  休閑茶飲店里,田甜叉起一塊蛋糕,很認真的總結。

  坐在她對面的凌晨吃著冰淇淋,看了看她:

  “上次你爸,就給我打過電話,也是問你有沒有男朋友的事情,我當時說的沒有!”

  當時凌晨就說過,要是田甜知道了,肯定會生氣,還特意提醒過老田,結果還是問她了。

  “他還問過你?”

  凌晨點點頭,在手機里找了一會兒,給她聽了一下錄音。

  田甜聽的氣抖冷。

  “他這是防賊呢?我談個戀愛他都要管,我還對象都沒有,就開始聽風就是雨,還安排人盯我,還給你打電話。”田甜很久沒有這么生氣過了。

  氣憤填膺,感覺親戚都要氣飆起來了,加厚款都兜不住。

  md,暖流迸發,下墜感強烈!絞痛感傳來。

  一波還來不及,一波又來侵襲。

  田甜趴在桌子上,擠壓著小肚子,這樣感覺會好很多。

  她那些北方朋友,從小凍著長大,一點都不疼,反而是她這個南方長的的,每個月鯨魚都要痛苦。

  凌晨坐她旁邊,拍了拍她肩膀安慰她,然后又給她遞上熱水:“來,多喝熱水!別生氣了。”

  清官難斷家務事,凌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說都是爹,她很幸運自己爹不是這種爹。

  讓她自己想好,而不是他替自己想好,這一點就很好,對比田甜,她很幸運。

  “你和個渣男似的!還多喝熱水!”田甜被她逗笑了。

  女生不喜歡的詞里,多喝熱水排29,其實就是覺得敷衍。

  親戚都在,還這么敷衍,女生肯定覺得生氣了。

  “其實多喝熱水,醫生都說是對的。”凌晨繼續吃冰淇淋:“少聽網上那些智商負增長的言論。”

  男生宿舍只有男生,拋開事實不談,你自己生!凌晨一直覺得那群一拳超人,在攪風攪雨。

  田甜眼饞冰淇淋,但是只能喝熱茶,凌晨已經招待好了親戚,送走了。

  她又開始招待上門的親戚了。

  “如果我有個男朋友,就有人幫我暖肚子,也有人幫我煮紅糖,還有人幫我賣暖宮,創可貼。”

  “等我好了以后,白天么么噠…晚…咳咳…不說這個。”

  對于田甜來說,介個就是愛情。

  凌晨翻白眼,這些事情,往往得住一起以后,才可能實現,剛開始根本不可能。

  比如她就是這樣。

  “不可以有三個男朋友的!”凌晨回答。

  田甜:“……”

  氣煞老娘,我明明就是說的一個。

  一打岔,把她美好的愿景全部破壞干凈了。

  “我連一個男朋友都沒有,都被懷疑了,還被打電話質問了。”

  “他居然覺得我怕他知道,我有男朋友,笑死,我根本不怕。”

  真要是有了男朋友,她都不至于藏著掖著,談個戀愛腫么了啦?

  腫么啦~呀?

  “你家里…是不是要給你介紹了?”凌晨問她。

  她感覺這種可能性很大,老田估計不會讓她那么高選擇度,應該是有個范圍。

  都說戀愛可以很自由,但是往往針對普通家庭。

  她們這種家庭,不管是為了更高一步的關系,或者是更大的市場,都有可能會安排。

  只是父母言語之間,還說著對你好,是對你的未來負責,是為了以后有保障。

  這種事情,凌晨聽過太多了,也見過不少,結婚以后,大家自己過自己的。

  你有你的花天酒地,我有我的紙醉金迷。

  除了確保孩子是大家的,其他的事情都在蓋子地下,沒被人知道就行了。

  那種日子,凌晨就知道有朋友在那樣過。例子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少,反正用幸福賭不起。

  “他給我兩個選擇,要么聽他們的,他們介紹,要么我自己找一個,有能力,愿意入贅的。”

  “還給我介紹了一個家里造船的。”

  田甜越說越煩,最后蛋糕也不吃了,一把拿著叉子,把叉子插到蛋糕里。

  老田的提議,她都拒絕了。

  凌晨嘆氣。

  反正她是堅決不同意,這種決定婚姻的方式的,現在不同意,以后也不同意。

  “我想好了,以后讓他自己找人來管公司,誰愛管誰管,我不伺候了。”

  田甜準備以退為進,不表明自己的態度,他爹永遠都覺得,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做決定。

  在公司里他可以獨斷專行,她的婚姻大事還想獨斷專行,別說門,窗戶都沒有。

  “小雪姐,阿姨會這樣嗎?”

  凌晨搖搖頭,不是說不會,而是她也不知道答案,所以她不知道,要怎么樣回答田甜這個問題。

  “反正你也沒有男朋友,現在不需要考慮這些東西。”田甜自顧自的回答。

  那可不巧,我已經有男朋友了,現在真得考慮這些問題。

  凌晨憂桑。

  “我以后就找個養得活我的男朋友,如果我媽不同意的話,就讓她考慮個十年二十年的。”凌晨回答。

  反正她還能工作十來年,總不可能把公司不要。

  這種事情,最后妥協的往往是父母,最后能不能得到幸福,就看自己的眼光了。

  她認真想了想,吳燁能養得起自己嗎?很顯然沒有問題,自己很好養。

  吳燁親口說的。

  “養得起?那多簡單,一年收入有個幾千萬,日子過得簡單點,樸素點,不難。”田甜覺得這個想法很不錯。

  簡單點,樸素點幾千萬?

  凌晨看了看她,不想打擊她,大約整個魔都,2030歲,有一個算一個,年入幾千萬的男生。

  都沒有多少人。

  還沒有學會站在山腳下看風景啊!

  凌晨和田甜不一樣的是,凌晨不熱衷奢侈品消費,更熱衷精神財富,田甜每一年,光是花銷就是幾千萬。

  凌晨自己,一年下來,生活旅游加一起,其實連一兩百萬都沒有花到,少的時候,只有百萬不到。

  她有小金庫,光是存款都有差不多九位數了。

  “你先把你自己的事情操心好,我反正沒有老公,我不急。”凌晨說道。

  沒有老公,實話實說。

  田甜已經做好決定了,她引咎辭職,然后什么都不管,安安心心玩幾個月。

  等她爹什么時候找她談,什么時候有一個大家都滿意的結果了,什么時候回去工作。

  這段時間,有事秘書做,沒事…好好收拾她。

  “小雪姐,你得小心一點你的秘書,有可能就是阿姨的探子。”田甜告誡。

  凌晨搖搖頭,夏竹不會的,她不是那種人,凌晨相信她。

  “小雪姐,演戲我不如你。”

  “但是管理公司,你真的太心軟了,以后怎么辦?那么大個公司,可不是漫客那點人。”

  “你得下狠手。”

  凌晨答應一聲,她和田甜性格不一樣,管理方式不同,凌晨沒有她說的那么心軟。

  “崩了,崩了,快拿個創可貼給我!”

  看著田甜急匆匆跑去衛生間,凌晨拿出手機,給吳燁發消息過去。

  弟娃兒,睡著沒有?

  吳燁回消息很快沒有,姐姐還沒回家嗎?

  凌晨給他拍了一張茶飲店的照片。

  聊差不多了,馬上回來。

  夜宵吃不吃?吃的話,我做好等你!吳燁發消息給她。

  凌晨露出一個笑容,以前覺得和閨蜜待一起,就很有意思,現在覺得,還是和吳燁待一塊有意思。

  有點意思。

  凌晨發過去一個ok。

  田甜出來的時候,還是扶墻狀態她,還準備在坐一下,凌晨就拉著她回家了。

  吳燁在家里,用刻刀刻出最后一筆,抹掉石灰,看了一下,滿意的點點頭,才收起刻刀。

  收拾了工具,又去看了看冰箱,吳燁挑好食材,開始做夜宵。

  夜色正好,合適吃夜宵。

  剛打開的音響里,播放著鋼琴曲,聲音傳來,如同滿天的野蜂飛舞。

  吳燁一邊聽著音樂,一邊做著夜宵。凌晨敲響吳燁房門的時候,吳燁剛把最后一道無骨雞翅做好。

  一身藍白搭配,小清新氣質的凌晨走進屋,把手上的小蛋糕給吳燁,然后換上她的專屬拖鞋。

  吳燁早就給她買好了水杯,拖鞋,毛巾等可能她會用到的東西。

  她正在試圖談判,看看什么時候能在墻上開個任意門。

  主要不是門,而是任意。

  對方很堅決,雖然有一絲絲意動但是沒有答應任何,關于加速建立感情的試行辦法。

  困難要克服,吳燁還在不斷的努力。

  “手藝真好。”

  凌晨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啃著沾滿辣椒面的雞翅,還夸獎了吳燁一句。

  弟娃兒進步很大,特別是做飯這一塊,天賦很好。

  “我是手藝人嘛!”吳燁回答。

  一語幾關。

  現在凌晨都會思考他話里的陷阱了,吳燁說話,總喜歡表達其他的意思。

  她多考慮,再加上自己的復習,都能發現不少正確答案,車門久焊不開,總能悟到很多東西。

  “你說的,是拿刻刀的,還是拿管子的?”凌晨把花蛤肉夾給他。

  吳燁:“……”

  姐姐學習速度很快。

  以后,大概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不愧是大學生。

  “手怎么回事?”凌晨把他手拿過來,指著創可貼問道。

  這是去雞翅骨頭的時候劃到的,小傷口,不是大問題。

  “傷不嚴重,不沾水就好了,這兩天要麻煩姐姐幫我搓搓背,洗洗臉誰買的。”吳燁回答。

  凌晨重新拿了一片創可貼,看了傷口才放心,給他貼好。

  女生貼的確實是要好看很多,可能是熟能生巧,畢竟經常貼創可貼。

  “姐姐,田甜的事情解決了?”

  吳燁給她夾了一個炸香蕉,注意到凌晨幾口就吃完了,吳燁又夾了一個烤腸。

  凌晨點點頭:“她現在準備耗著,她有錢,也不怕耗!”

  田甜錢多,比她多不少,凌晨都能耗不少時間,田甜能耗更長時間。

  他爹,怎么可能有她耐力好。

  “他爸錢更多。”

  “不過他爸確實耗不起那么久,雖然知道她不可能破罐子破摔,但是也有這種可能性。”

  “這就是一個孩子的無奈,以后我們不能讓孩子牽著鼻子走,姐姐,你得引以為戒。”

  什么話題,他都能繞一個彎最后變成他想說的話。

  “年少不知道帶娃苦,有娃方悔生太多,弟娃兒,你帶嗎?”

  吳燁笑了笑,他覺得可以試試看,聽說爸爸帶的娃,更勇敢,更健康,更堅強。

  現在,姐姐虎視眈眈的,還是不說了。

  吳燁生硬的轉移話題:“田甜準備耗到他爸答應?”

  打了個響指,然后挑眉,微微頷首。

  “答對了!”凌晨說道:“他爸沒有你這種耐心了!”

  吳燁算是很有耐心的人,凌晨就不是,她都怕以后輔導孩子,輔導著就是一頓揍。

  “耐力其實也沒有!”吳燁回答。

  順口的,吳燁就說了這么一句。

  凌晨敲了敲他的頭:

  “賽道都沒有上過的運動員,就開始覺得自己是馬拉松冠軍了?”

  吳燁:“……”

  看,姐姐開始虎起來了。

  “主要是報名通道沒有開通,其次,我是個運動員。”吳燁回答了一句。

  凌晨臉紅,又敲他,他躲開了。

  注意到她臉紅,吳燁就知道姐姐閱讀理解做對了,反手肯定就是揍他。

  預判了。

  話,還是要說給聽得懂的人聽,聊天才有意思,很多話說出來,人家聽不懂,就感覺完全沒有意思。

  就像是嘿嘿。

  大部分人理解的是笑,而吳燁則是第一時間想加一個嘿。

  就像是鼓掌,理解的不是為了加油。

  思維反應,偏了太多,聊天的時候,總會因為某句話發笑,這種情況叫:

  沒救了!!!

  凌晨現在,已經跟上他的節奏了,吳燁說什么,她大概都能聽懂。

  她也逐漸走在放棄治療的道路上,和吳燁肩并肩,走上不歸路。

  “你現在這個情況,不是才剛通過還海選嘛!你急什么,得等主辦方通知。”凌晨回答他。

  吳燁忍不住笑了笑。

  凌晨也開始沙雕化了,并且開始逐漸嚴重起來。

  “領導,實在是情況緊急,能不能通融通融,我想試試賽道,為難的話,我就看看行不行?”

  吳燁看著她剛消散一些的臉紅又迅速變化。

  凌晨終究還是破防了,逮著吳燁一頓揍,吳燁才老老實實的。

  剛才,真的是太…生氣。

  凌晨和吳燁說了一下,他的拳擊手套到了,不過今天太晚了,明天的時候再教他。

  她在網上買的拳套,現在才到。

  壓制住喜悅,吳燁淡定的點點頭,沒有讓凌晨看出他的小心思。

  地面技,鎖技,可期待好久了。

  “那我教你篆刻!想不想學?”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她其實想說的,沒想到。吳燁先說了。她覺得互相了解彼此的愛好,才有更多的共同話題。

  吳燁都下定決心學拳擊了,都不怕挨揍,她也學學篆刻,大不了多劃兩個傷口。

  吳燁不怕挨揍,她也不怕流血。

  這塊,熟啊!

  “學!你教我就學!剛好你教我一些東西,我也教你一些東西。”凌晨爽快的回答。

  教學相長。

  想學,完全沒有問題,教練教你。

  姐姐,吳教練這么辛苦,你也不想考核不過關吧?

  吳燁腦子里,出現一副教孩子寫毛筆字的畫面,手把手教。

  突然發現,最近事情多起來了,又要練拳,又要練劍,還要練字,生意也要做。

  和凌晨商量開任意門的事情,還沒有任何進展,和找廚師一樣。

  “教啊,刻字其實挺解壓的,而且讓人安靜,其實很愉快的。”吳燁站起來,打開音響,放了一首曲子。

  曲子響起的時候,凌晨就安靜下來,認真的聽完。

  聽完以后,還有些回味悠長。

  “是天國對吧?”

  吳燁點點頭。

  凌晨則是注意到那套音響,剛才進門就注意到,吳燁的房間擺設很容易發現不一樣。

  “我爸也有一套音響,感覺沒有你這套好,他平時也喜歡聽這種唱片。”

  聽她說完,吳燁覺得老丈人有這個愛好挺好的,以后聊天,應該多少能有點話題。

  早作打算,早點搞定岳父大人,然后一起對付丈母娘。

  “我是聽不出太多東西,只覺得震撼,好聽,有種直達人心的感覺。”吳燁問她:“是不是有點膚淺了?”

  凌晨搖搖頭。

  “音樂的魅力就是這樣,覺得好聽,震撼,悲傷,快樂,就足夠了,過度解讀,其實沒有必要。”

  這是她的理解,音樂就是音樂本身,而不是過度去理解其中的東西。

  他們就是普通人,理解到普通人這一層就行了,學者研究的東西,是兩個方向。

  “你啊,總喜歡妄自菲薄,你還看看書呢,我都只,那我不是更淺薄?”

  凌晨也不贊同吳燁說自己膚淺,膚淺不應該這樣表達。再說了,就算是膚淺,她不覺得就好。

  吳燁拉著她坐下來,凌晨咬開啤酒,遞給吳燁一瓶,兩人拿著啤酒瓶,碰了一下。

  她連開瓶器都沒有用,吳燁直呼好嘴。

  “這個音響,你在哪里淘換的?”凌晨指著音響問他。

  吳燁說老吳給他的,凌晨就沒有說了,她剛才是覺得,自己老爹應該會很喜歡。

  這種有點年頭,保存完好,質量上佳的東西,比新的更讓人喜歡。

  看出她的想法,吳燁問她:“要不你給我買一套新的,這套給你,反正我也是牛嚼牡丹。”

  凌晨立刻搖頭,她也看得出來,吳燁很喜歡,特意給她分享,她不能這樣做。

  新的東西,可能更貴,但是沒有情感在里面,只有功利在里面。

  “不要嚼我!”凌晨玩笑了一句。

  吳燁笑了笑。

  他以后,準備耕讀傳家,他是耕,凌晨讀。

  “你愿意舍掉,是因為你喜歡,才有了選擇,我不能讓你舍掉,也是因為喜歡。”凌晨回答。

  她直接把吳燁的想法打回去,倒是想好了老爸的生日禮物,她得找人尋一下,看有沒有類似的。

  價值幾十萬的東西,吳燁說送就送,凌晨還是很感動的,他臉上沒有絲毫舍不得。

  “不是一定要送什么東西,才能表達心意,把心意單純的剝離出來送,才更珍貴。”

  “其實吧,我是一個貪心的人。”

  凌晨挑眉。

  吳燁不知道說什么了,送東西確實是為了表達心意,但是凌晨更喜歡其他方式,而不是在物質附加上。

  她并不缺仨瓜倆棗。

  “我知道了,確實送禮物都是有價的,區別就是附加的心意,是你定的價的,姐姐是不要禮物,只要心意。”

  吳燁捋清楚了。

  “看吧,和姐姐談戀愛,其實很費勁的。”凌晨笑著說道。

  吳燁搖搖頭,轉身從抽屜里拿了兩支紅燭,點燃以后關上燈,然后拉著她的手。

  “姐姐,假設你今天待一晚,你就能看到心意了!”

  深情款款耍流氓,含情脈脈玩手段。自古多情空余恨,唯有套路得人心。

  燭光晚餐的氣氛,聊著飛飛飛的話題,凌晨伸手把燈打開,把蠟燭吹滅。

  “好了,蠟燭滅了,什么都不能動。”凌晨說道。

  吳燁決定,下一次準備那種怎么吹都吹不滅的蠟燭,堅決不讓女詭吹燈。

  聊了一個多小時,約好吳燁明天晨練,凌晨才回家去。

  洗漱好,把八爺安排了,吳燁才休息。

  晚上夢到凌晨穿著紅衣服,在他脖子上吹氣,吳燁嚇了個瞬間做起。

  第二天的時候。

  和凌晨一起膩歪的晨練完,又和她一起膩歪的吃完早餐,約定好晚上開始教他練拳,兩人才分道揚鑣。

  吳燁在去公司路上的時候,接到了一個男人的陌生電話。

  對方自稱是廚師,還說是老爺子打過電話,讓他找吳燁聊一下。

  都說老爺子的名字了,吳燁覺得應該不是假的,和他約定好地址,然后拍了拍方向盤,導航掉頭。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今天可以把廚師的問題解決了。

  老爺子辦事,靠譜。

  開車花了不少時間,才到對方說的位置,看了看防詐app,吳燁停好車,走進小巷子里。

  這年頭,小心為上,技術多到想不到。

蕭家菜館  一個坐落在小巷子里,卻人滿為患的小飯館,吳燁站在門口,和定位對比了一下,確定位置沒錯。

  看著熱鬧的小餐館,吳燁好奇的很,大概都是老顧客的原因,大家聊天聊的很熱鬧。

  就一個空位置,吳燁找了個椅子坐下,他剛坐下沒一會兒,一個胖胖的小姑娘,就拿著菜單過來問他要吃什么。

  看了半天,吳燁也沒有確定好,反而看的迷惑。

  “大哥哥第一次來嗎?需要給你推薦一下拿手菜嗎?”

  她見過很多慕名而來的客人,也是像吳燁這樣,不知道吃什么。

  吳燁點點頭,讓她幫忙推薦一下。

  “我推薦的話,吃東坡肉和桂魚,這是我哥的拿手菜,不騙你,真的特別好吃。”她回答很認真。

  她也沒有多推薦,多了吳燁一個人吃不完也是浪費。

  吳燁拿著菜單又看了看,大概是三十來道菜,他淺薄的知識,都能看出來,好幾種菜系都有。

  吳燁就看到了南北方不同的特色菜,這讓他有點蒙,擅長的這么多?

  有那么牛比嗎?

  “那就這兩個吧!謝謝小妹妹!”吳燁道謝。

  “不客氣,大哥哥稍等。”胖胖的小妹在紙上寫好菜名,就去了廚房。

  吳燁環顧四周,店里大概有七八張餐桌,不過客人很多,上座率很高,聊的都是街坊四鄰的話題。

  應該是附近的居民,還有不少要打包帶走的姑娘。

  看樣子,真不像是上班的,和小姑娘很熟悉,她這個姐姐,那個姐姐喊著。

  小姑娘在不大的吧臺上寫作業,客人結賬以后,有空桌她就去收拾盤子,有客人來,她就招呼客人。

  迎來送往的,特別的熟練。

  如果沒有事情做了,她就認真的寫作業,她一點都沒有敷衍,雖然年紀小,但是態度很認真。

  真懂事啊!

  他其實也想要個妹妹,可惜家里就他一個孩子。

  吳燁喝著酸梅湯,默默的觀察著情況,一直到一個白胖年輕人出來,把菜放到吳燁面前,又把打好的飯遞給他。

  在對面面前坐下。

  “我是簫富貴,你是吳燁對吧?”他問道。

  吳燁點點頭。

  觀察了他一下,系著多少有點油膩的圍裙,身高大概一米七,體重估計得有170,胖嘟嘟的。

  但是皮膚挺白,一頭短發,一臉笑容,下巴很明顯有兩個,臉有些白里透紅的,脖子到是不多了。

  他笑起來的時候,很爽朗。

  “我是吳燁。”吳燁和他握握手,他手有些油膩:“你好簫富貴。”

  總有點神廚小福貴錯覺。

  簫富貴,這名字差了點意思啊,小富貴,富貴得大。

  打完招呼以后,吳燁拿著筷子,開始準備吃東西。

  “你抽煙嗎?”他從兜里掏出一盒皺巴巴的香煙,問了吳燁一句。

  好像是紅河。

  吳燁看了一眼,然后搖搖頭,簫富貴自顧自的點燃,然后起身,給吳燁倒了杯茶。

  “別看我,你是客人又是第一次來,先吃東西吧。”簫富貴指了指菜。

  吳燁開始認真的對付菜,吃第一口的時候,吳燁就眼前一亮,真的很好吃唉。

  好吃不好吃,第一口就知道,但是好吃的程度說不一樣的。

  吳燁認真的吃著菜,他的感受上,這道菜可以打93分。

  看不出來,這家伙其貌不揚,平平無奇,居然手藝這么好。

  吳燁又打了兩碗飯,把兩道菜吃的干干凈凈。吃到好吃的美食的時候,真的是一種享受。

  “站在一個食客的角度來說,味道很好,我吃過的桂魚,可以排前三,東坡肉可以排前二。”

  簫富貴只是笑了笑,沒有表現的太高興,只是點點頭,有點果然如此的感覺。

  夸獎的話,他當廚師這么久,都已經可以免疫了。

  而且對于這些菜,其實他自己并不滿意,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