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99 等到,下面給你吃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小飯店里。

  簫富貴先說了一下情況,是他先聯系吳燁的。

  “我們家老爺子,讓我給你打個,電話,電話號是你們家老爺子給的,他說你們家老爺子找到他了,讓我問你一下,看看是什么情況。”

  因為平時沒有什么往來,哪怕兩個老爺子是朋友,但是他們倆,也才第一次見面。

  吳燁不了解他,他也不了解吳燁。

  所以吳燁組織了一下語言:

  “情況是這樣的,我現在開了一家餐廳,店已經在裝修了,但是沒有找到掌勺大廚,廚師因為太重要,一直沒確定好人選。”

  都開店了,肯定不是他這種小店,他簫富貴看了看他,突然有些感慨,人和人,終究是不一樣的。

  “廚師要求那么高,是多大規模?”他還是沒忍住好奇。

  看著吳燁應該是富二代,不至于小打小鬧。

  “四層,一千多平吧!就是酒樓。那種。”

  他既然問了,吳燁剛好和他說一下,互相都稱一下對方。

  不過簫富貴只是驚訝了一下,并沒有多余的表情。大概是,原來是有我這一百多個店的即視感。

  “真有錢!”簫富貴羨慕的看了看他:“廚師沒有落實,是因為沒確定好菜系?”

  他把半截煙吸了一口,把碗筷遞給妹妹,然后拿紙擦了擦餐桌。

  很隨意,沒有那種特別的情緒。

  沒稱出來多少東西,簫富貴挺自信點,吳燁覺得他是自信。

  “得看廚師做什么菜拿手,我相信味道才是吸引客人的制勝法寶。”吳燁說道。

  這是吳燁一直的想法,就像是烤肉店一樣,客人都說好吃,建議的都是其他方面,而不是味道。

  蘭翔趙廚師就證明了,味道好,才是真的的好。

  也證明吳燁這個想法,完全沒有問題,當味道好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直接亂殺。

  再配合點服務,裝修,酒水,宣傳,渠道,幾乎就等于成功了,起碼也有了一大半。

  簫富貴的這兩道菜,都有亂殺的這個水平,就不知道其他的菜行不行。如果不行的話,吳燁還得再湊幾個廚師,起碼的有一桌好菜才行。

  這是最基本的要求,招牌菜起碼要有好幾個,吳燁的想法是,能做出來一桌最好。

  涼菜,熱菜,招牌大菜,都是單獨的師傅,全能的畢竟太少,難的一遇。

  “這話倒是沒錯,味道為王。”簫富貴沉吟了一下:“不過,我會的拿手菜不多,也就只有十來個,其他的大菜還在學習。”

  聽到他這個話的吳燁:“……”

  十幾道拿手菜,這叫還不多?

  拿手菜,就是做的最好吃的菜,也是廚藝的巔峰體現。

  “其他的拿手菜,都是這道東坡肉的水平?”吳燁問他。

  剛才那個小妹說的,這道東坡肉,是他的拿手菜。

  簫富貴搖搖頭,把煙頭熄滅。

  吳燁暗道果然,如果都是這個水平,直接去開個大店都夠了。

  還窩在這個地方,顯然不太可能,去大飯店都能混飯吃。

  “比這東坡肉…好點吧!”簫富貴老實回答:“只是這兩個貴,平時做的多,為了多賺點錢。”

  賺錢嘛!不寒磣。

  吳燁:“……”

  簫富貴說話居然喜歡大喘氣,吳燁看了看他,認真的問道:“真的假的?會那么多?”

  “一般,很多師傅都會的,你不太了解這個行業而已。”簫富貴回答。

  其實他接觸的廚師沒幾個,老爺子一直說,他這個不算什么,要做的更好才行。

  “那你既然有廚藝,為什么不開個大一點的店?”

  這是吳燁很疑惑的問題,明明就有廚藝,他完全可以嘗試,總比這個小店賺得多。

  而且最核心的基礎條件都有了,不開大一點的店,簡直是可惜了。

  “賺的錢,都買菜練習廚藝了,再加上我妹妹學費貴,老爺子身體不好經常吃藥檢查,房租費水電什么的,加起來也不少。”

  “不是我不想,而是情況在這里,這個想法行不通。”

  “再加上我爺爺說,我還沒有出師,還幾個安身立命的招牌大菜,我沒有學會,那玩意兒食材太貴了。”

  簫富貴點上煙感慨,食材貴,很多菜他都不敢練,沒有招牌菜,老爺子又覺得他還不是個合格的廚師。

  他聽爺爺的,他說不行就是不行。

  吳燁大概理解了:

  “那么,我如果想請你掌勺,是不是得先讓你們家老爺子同意,再和你談條件?”

  簫富貴點點頭,肯定得這樣。

  “我倒是沒有什么多的條件,老爺子那邊,能讓我打電話,應該是松口了,不過還得和他說說。”

  簫富貴很清楚,爺爺的話沒有錯誤,現在開店,也是為了練習其他的菜。

  不過很多菜練不起,太貴了。

  食材就很貴,練廚藝偏偏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走,簫兄弟,咱們去見見簫老爺子。”吳燁說道。

  他開始急了。

  哪怕是最差勁,也有兩道好菜,吳燁不準備放過他。

  額滴!

  “等客人走了再說啊!你急什么!”簫富貴嘆氣。

  吳燁急匆匆的,就準備拉著他走,旁邊的簫小妹都在嘻嘻笑。

  “好好寫你的作業。”簫富貴瞪她。

  “略略略略…”她調皮的做鬼臉。

  吳燁只能坐著等,一直到客人離開,簫福貴才關了店門,又拒絕了新客人。

  帶著吳燁和他妹妹,往巷子里走。

  “虧了好多錢!”簫小妹喃喃自語。

  吳燁聽到了,有點尷尬。

  簫富貴說了她兩句,對吳燁說了聲抱歉,吳燁不好意思的和他說抱歉耽擱他做生意了。

  簫富貴擺擺手,說兩家老爺子都是朋友,不需要那么見外。

  沿著小巷子越往里走,吳燁發現站在小巷邊的小姐姐就越多。

  靠著門,點著煙,妝容很濃,衣衫襤褸。

  最特別的是,其中還有不少人,認識簫富貴,看樣子還很熟。

  嘖嘖!

  巷客。

  吳燁忍不住笑,簫富貴自己就是開飯店的,居然還吃快餐!

  闊以。

  注意到吳燁奇怪眼神,簫富貴撓撓頭:“熟人不是食客,就是給我妹輔導作業的!你不要亂猜。”

  吳燁:???

  什么?輔導作業?

  “你要是說給你輔導作業,我倒是相信,給妹子輔導作業,你逗我呢?”吳燁不相信。

  這個理由太扯了。

  “真的啊,大哥哥,小蝶姐姐她們都是大學生哦!很厲害的。”旁邊的簫小妹見他不相信,認真的回答道。

  吳燁:???

  這不是很厲害,這是很奇幻。

  大學畢業,現在也不分職業貴賤了?從事的工作如此…風俗!

  “真的啊?”吳燁拍了拍簫富貴。

  簫富貴點點頭,無奈的看了吳燁一眼:“我給她們做飯,她們幫我輔導妹妹,有什么問題?”

  “是你想法有問題,才覺得什么都有問題。”

  “不要對她們抱有偏見,其實很多人都是可憐人,迫不得已。”

  吳燁尬笑。

  不過這種情況,很難沒有偏見可能少部分人是迫不得已,但是大部分絕對是習慣了。

  躺賺。

  叉錢,畢竟快。

  一路回到一個筒子樓,吳燁有點愣住了,以前覺得筒子樓,應該是很老的小區,很老的那種房子。

  現在,看著這個圓桶一樣的房子,吳燁才知道什么叫筒子樓。

  “沒見過?”

  吳燁搖搖頭:“所以才好奇。”

  “大哥哥,注意樓梯哦,有點窄。”簫小妹提醒吳燁。

  從樓梯口上樓,黑暗背光,樓梯狹窄,連個護欄都沒有裝,吳燁往下看的時候,感覺很危險。

  就這樣,一樓還有幾家住戶,簫富貴兩兄妹卻熟練的很,顯然已經走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簫小妹在小聲的數著樓層,小步伐邁的很快,還時不時轉頭提醒吳燁,要注意點。

  這個小姑娘,懂事又樂觀。

  一直到六樓,簫富貴拿出鑰匙打開門,吳燁才看到了他們的家。

  有些黑了,房子采光并不好,面積也不是很大,大概四十多個平方,家里面堆滿的東西。

  就看到兩個房間,客廳角落還有一張行軍床,應該是簫富貴睡的。

  多少有些狹窄和亂,墻皮也掉了,很多地方發霉,有一種奇特的味道,吳燁沒辦法形容。

  “家里就這條件,你應該不習慣,將就一下。”簫富貴拉開椅子。

  吳燁坐在椅子上:“你想多了,家就是家,主要是因為家人,房子不是家。”

  聞言,簫富貴倒是認可的點點頭。

  和簫小妹說了一下,讓她去喊老爺子起來,她打開嘎吱響的房間,沒過一會兒,吳燁聽到了咳嗽聲音。

  接過簫富貴遞來的水,吳燁就看到房間門嘎吱打開,一個老人走出來,是素未謀面的簫老爺子。

  一個干瘦的老人家,眼神就還清澈,就是動作不快,手上拿著一只竹竿當拐杖,都已經包漿了,看樣子用了很久了。

  干瘦,干咳,遲暮,頭發不多,胡須發白,老年斑在臉上分布了很多。

  衣服穿了好幾件,雖然多,但是干凈,不過老人家的衣服,不是多好看。

  他坐在椅子上,喝了兩口熱水,才恢復了不少精神。

  看了看吳燁,他先開口問道:“你是吳東風的孫子?”

  聲音還是洪亮的,沒有那種病態的虛弱感,中氣還算足。

  身體勉強還算是好,比起老爺子,確實是差多了,老爺子還能錘人。

  吳燁在他出來的時候,就禮貌的站起來了,剛才他準備買點東西的,簫富貴沒有同意。

  “簫爺爺您好,我是吳燁,吳東風是我爺爺。”

  簫老爺子抬起手,往下壓了壓幾個手指頭:“坐下說。”

  吳燁才規規矩矩的坐下。

  簫小妹在他旁邊,幫他順著背,簫富貴在拿著保溫瓶,幫他倒熱水。

  “你爺爺和我說了一下情況,不過老頭子有點為難,我們家富貴,現在的手藝還不是很到家。”

  他對簫富貴要求很高,就是因為要求高了,簫富貴才年紀輕輕,廚藝那么離譜。

  吳燁默默吐槽,這都還不到家,家在月球上嗎?

  吳燁認真回答:

  “您老是高屋建瓴,站在山尖上的,眼光要求自然不同,所以簫兄弟這一身水平,超過了大部分人,您也覺得不到家嘛。”

  “您這個和讓他成了一流高手再闖蕩江湖差不多,其實二流都可以橫著走了。”

  喝了口茶的簫老爺子,笑瞇瞇的看著他。

  吳燁笑了笑,想吃個辦法:

  “您看這樣行不行?食材我出,再怎么樣,簫兄弟的手藝,做的東西都不會很差了,到時候就一折二折來當特價菜。”

  “成本回來多少算多少,什么時候味道您也滿意了,再定招牌菜的價格。”

  “廚藝都是經年累月練的,這個您是行家,不知道小子這個提議,您覺得合不合適?”

  這是吳燁的解決方案,看著虧其實是雙贏。

  老爺子看了看他,忍不住笑了笑:“這樣的話,你可得虧不少錢。”

  他年紀大,更多的是在觀察吳燁,言行舉止,能看出來很多東西。

  尊敬他有,不是樣子,誠心也有,還有幾分富貴人家的惻隱之心,藏起來了不少。

  吳東風這老家伙的孫子,有幾分俠氣,是個好孩子。

  “我雖然第一次見到您,也不了解您,但是爺爺既然找到您頭上了,就說明您這里,是我最好的選擇。”

  “而且我相信簫兄弟的實力,大不了我再多找幾個廚師湊一桌,到時候還得麻煩您老,給晚輩掌掌眼,稱一下。”

  吳燁也不怕麻煩他,關系就是麻煩出來的,越是不麻煩,關系越是淡。

  “沒想到你爺直來直去,你倒是個猴精。”簫老爺子笑著說。

  他有些感慨,家里有條件,教育出來的孩子,確實是不一樣。

  膽魄就要強很多,也沒有那么大的壓力,心態也不一樣。

  他已經盡量不虧著孩子,還是有很多東西,他做不到。

  吳燁撓撓頭:

  “您老要是沒有意見,我就和簫兄弟商量商量其他的事情,您要是不同意,我也肯定不讓您為難。”

  吳燁說的很誠懇,對方畢竟是爺爺朋友,吳燁很尊敬他。

  “你不怕他學藝不精,讓你虧錢?”簫老爺子問他。

  “我相信我的味覺,但是等會兒,還是得再嘗嘗簫兄弟做的其他菜,如果都和前面差不多,那就是高藝了。”

  如果其他的菜,都有那種90分以上的水平,完全可以撐起飯店。

  簫老爺子沉吟片刻:

  “我和你爺爺,是朋友,你們平輩,你們兩兄弟自己商量吧!”老爺子多說了一句:“反正該怎么樣就怎么樣!”

  吳燁立馬答應。

  簫老爺子算是答應了,這關過了。

  “去試試其他的菜吧,也在心里有個底,你小子,可不是老實人。”簫老爺子評價。

  吳燁憨厚的笑了笑。

  又和簫富貴回去店里,兩人去買了菜,都是吳燁買單的。

  回到飯館以后,吳燁試了不少菜,總的來說,特別的滿意。

  起碼十道菜,九十分以上,很多菜,都是85分,不過完全夠了,可以說是意外之喜。

  “老蕭,你有什么想法?你先說說你的想法,然后我們慢慢商量。”吳燁試完菜,問他。

  簫富貴仔細的想了想,還是無奈的笑了笑:“要不,還是你先說吧!”

  吳燁笑起來,他大概是不擅長談這些東西,有點不習慣,吳燁很擅長,組織了一下語言就開始了。

  “我既然誠心請你,首先俗一點,我們談錢,基本工資給你開一年80萬,然后店里的利潤,我給你百分之2的分紅。”

  “其次就是練習的食材,我出,包括各種獎金,福利都有。”

  “能力足夠,后廚你就是老大,前提條件是能力絕對足夠。”

  “除了工作問題,如果生活上需要幫忙的,那是友情,無關工作,你直接開口。”

  “我想了一下,這邊離上班的的地方遠了點,在那邊給你租個房子,當宿舍你看行不行?”

  “這個不算在工資里,寬敞點,一家人住的舒服一些。”

  “妹妹的話,那邊我找朋友,讓她轉過去那邊的學校也可以,應該不會比這邊的學校差!”

  “剛好我認識幾個做補,妹妹挺好學的,不能耽擱她,這邊的姑娘可能熱心,但是情況多少有些不合適,而且,醫院在那邊也方便很多。”

  “你看看有沒有什么意見,你提出來,我們再商量商量。”

  這些話,有吳燁的惻隱之心,也有因為老爺子的關系在里面,還有吳燁的誠心在里面,他確實心軟了。

  簫富貴有這個實力,又有這個關系在里面,他盡個微薄之力。

  點上煙的簫富貴,靜靜的聽他說完,吐了一口煙霧。

  “值?”

  吳燁肯定得點點頭:“哈哈,你虧大了。”

  簫富貴也笑了笑,他很清楚自己虧不虧。

  “謝謝!合同咱們簽長點吧,我心里好受點。還有多久開業?我爭取練兩道真正能拿得出手的菜出來。”

  簫富貴也是內心敏感的人,早就觀察到了吳燁上筒子樓的表情變化,還有進屋的表情變化,以及看到老爺子的表情變化。

  吳燁不是嫌棄什么,更多的是同情雖然簫富貴不覺得,自己需要人來同情。

  但是吳燁確實是誠心誠意,還斟酌著照顧自己的自尊心。

  他的意思是,無非是讓自己換個地方住,給妹妹和老爺子一個好點的條件,看病方便,學校條件也好一些。

  這些都是他想過的問題,但是卻暫時沒有辦法改變的問題,想過出去上班,但是還沒有他自己開店賺得多。

  什么都要兼顧,他那點錢也不夠用,但是他也沒辦法,日子只能這樣先熬著。

  老爺子好久沒有下樓曬太陽了,每次去檢查回來,都很留戀陽光,他卻沒有說過。

  家里小的都轉不開,樓層又高,樓梯又危險,簫富貴也知道情況,但是沒辦法改變。

  吳燁給了他改變的曙光,他很感謝,不矯情于所謂的自尊心,吳燁確實是貴人。

  “還有一個多月時間,你慢慢練,到時候我先把廚房弄好,你到店里練。”

  “材料你要什么,到時候你告訴我,我把錢轉給你。”

  “細節上還有很多東西,到時候我讓公司的人找你談合同,現在就確定個框架就行了。”

  “房租好了,我再給你打電話,你看情況搬家,到時候練習新菜也方便。”

  “先這樣安排,可以吧?”

  簫富貴點點頭,沒有什么問題,有問題,吳燁都面面俱到解決了。

  在巷口目送吳燁離開,他抽完一支煙,才默默的轉身回去,又把店開起來。

  他家里,簫小妹和老爺子聊著天。

  “爺爺,大哥哥說我哥做菜很厲害,你為什么總說我哥做的是豬食?”

  “因為你哥有天賦,天賦不能浪費,更不能懈怠,對自己的要求都不高,不是一個好廚師。”老爺子回答。

  簫小妹似懂非懂。

  “做作業去吧,爺爺打個盹。”

  “我扶您回房間再做。”簫小妹回答。

  吳燁還在回家的路上,解決了廚師的問題,吳燁算是輕松多了,再找幾個廚師,湊一桌拿手菜,齊活。

  這種酒樓,其實需要的是一個廚師團隊,不過主要的人物解決了,就是兩個副的,一群蝦兵蟹將。

  得富貴相助,何愁大事不成?

  回到公寓,吳燁看了看快下午的時間,聯系中介,辦好租房子的事情,然后又和馬東西聊了一下工作。

  再和王春花打了半天電話,吳燁才把手機丟在一邊。

  開始投入到刻字里,每逢大事需靜氣,特別是晚上姐姐教他打拳。

  那可是女拳!

  不知道坑不扛得住。

  叮咚!

  速來,大雄鷹!吃鞭。

  看到寧財神幾個字,又看到鎖屏信息,吳燁默默的假裝沒有看到。

  然后把手機翻面,調成靜音。

  全心全意的投入到篆刻里,他不知道的是,時間過的飛快,一直到被敲聲驚擾。

  才反應過來。

  “臥槽…居然刻了這么多?”吳燁看著一大堆石材,有些受驚。

  又聽到了敲門聲,吳燁才著急忙慌的去打開門。

  “弟娃兒,姐姐給你打了八個電話都沒人接,你干啥子去了?”凌晨嘆氣,走進屋里:“屋頭有田螺姑娘是不是?”

  吳燁笑了笑,關上門,指了指一大堆篆刻石材:“太投入了!手機靜音的。”

  凌晨看了看他:“餓不餓?”

  吳燁點點頭。

  “等到,我下面給你吃。”

  “好啊好啊!”吳燁答應。

  ------題外話------

  欠更17

今天1.35萬,求個票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