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69 喜歡是什么感覺?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早上的時候。

  凌晨家里。

  剛換好一身運動速干套裝的凌晨,顯得活力四射,元氣滿滿。運動型女生的那種活力洋溢,在她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照了照鏡子,她滿意的點點頭。

  “妹娃兒,你也太漂亮了噻!”凌晨做了比心的動作。

  靚女臭美。

  整理好以后,拿過手機。看了看,不過看到手機上的消息以后,凌晨氣鼓鼓的咬了咬虎牙。

  姐姐,今天太忙,改日再約,萬分抱歉,火鍋補償。這是吳燁回的消息。

  還附帶了一個狗子跪地圖。

  放下手機。

  隔壁那個臭小子又不去晨練了,又回復他有點忙,今天去不了,還得改天。

  改日,又是改日。

  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不知道年輕的時候多鍛煉,七老八十才能自己爬樓梯嗎?

  鍛煉都不堅持,你媳婦兒以后慘了!

  上次一起晨練的時候,還拉了自己的手,占她便宜,吃她豆腐。

  善變的男人,現在才過這么點時間,已經喊都喊不動了!

  渣男!

  咬咬牙,凌晨的小暴脾氣也上來了,不去就不去,老娘自己去。

  沒了你吳燁,我還不能跑步了?拒絕了她兩次,她都記在小本本上了。

  非五頓火鍋不能償還。

  凌晨看了看旁邊的狗子,拉著狗繩,關上門出門晨練去了。

  很奇怪的是,心里那道笑的燦爛的影子,怎么樣用力都甩不掉,擦不掉。

  陰魂不散的臭小子,和強力膠似的,黏著就扯不下來。

  電梯里。

  注意到別人的目光,凌晨皺眉,她今天心情有點不好。

  暴躁。

  不過……吳燁看她的時候,她好像沒有這么生氣過。

  那是朋友嘛!

  那個逗比,只是會逗比而已。

  和他在一起輕松些,開心些,有趣些,其他的好像也沒有什么不同,和普通朋友差不多。

  朋友!

  凌晨一路上,腦子里都是亂七八糟的內容,就是關于吳燁的多了點。

  到了體育場以后,她就開始跑起來,酣暢淋漓的跑了一場以后,她才開始慢慢走。

  跑起來的時候,什么都不想,停下來的時候,思維才容易不受控制。

  “妖男,亂我道心!”凌晨喃喃自語。

  然后賤兮兮的吳燁,好像又跑到她腦子里了,瑪德,防盜門都關不住。

  這是個病毒吧?

  “沒出息!老想他干嘛!”凌晨喝了口礦泉水。

  余光看著旁邊走過去的小姐姐,也是和她一樣跳的厲害的款,剛才她就看到了。

  凌晨:???

  剛才那個角度…不就是上次,跑步吳燁落后的身位嗎?

  實錘了!

  原來是這么回事,那家伙還一副正氣凜然,目不斜視,專注運動的樣子。

  阿姨說的沒錯,長的好看的男人,真特么會騙人啊!

  “呸…lsp!”

  凌晨感覺自己當時好傻,居然還以為他是正人君子,還以為他是好人,還以為他……一種植物!

  就像吳燁自己說的,他確實不是什么好人。

  那么…問題來了,明明就知道他是個壞家伙,為什么總是想起他?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自己的審美應該沒有那么變態。

  百思不得其解。

  凌晨走了一圈,看著成雙成對跑過去的情侶,男生還多看了自己一眼,被女朋友踹了一腳。

  隱隱約約聽到了狐貍精。

  “你才是狐貍精,全家都是狐貍精,長的不咋地,還罵人!”

  “為什么這種人都有男朋友,我卻沒有?真氣!”凌晨厭煩道。

  不是想要男朋友,而是人家長的一般都有的標配,她白瞎這么好看,卻沒有對象。

  要不要是一回事,有沒有是另一回事。

  事業上的巨人,感情上的矮子。

  看了看身邊的星星,凌晨把空瓶子伸過去,狗子叼上空瓶子,小跑到垃圾桶旁邊,把瓶子丟進去。

  今天的情侶格外的多,一對又一對,凌晨從未感覺世界對單身狗如此不友好。

  以前也是單身狗,但是對這些就像是免疫了一樣,今天感覺各外明顯。

  “我不會是想談戀愛了吧?”凌晨想到一個可能性:“還是想和吳燁談?”

  這個可能性好恐怖,怎么可能?都是朋友,人家都不饞自己,自己居然開始饞人家了?

  這樣不好!

  凌晨搖搖頭,把這個想法驅趕出去,不過她這個想法效果一般!吳燁就好像是,住她腦子里了!

  “媽媽說,理性看待已經出現的問題,可以做最壞的假設,如果我喜歡吳燁……這話真別扭啊!”

  媽啊,我發現我不理性了!

  狗賊吳燁,亂我道心。

  慢慢悠悠的一路上回到家,去到公司的路上,到了公司,凌晨還總是容易發呆。

  偶爾笑一笑,偶爾咬牙切齒,偶爾臉蛋變紅。女秘書好幾次注意到了這個情況,還以為她生病了。

  應該是發燒了吧?

  “凌總,你今天狀態有些差,是不是最近太累了?累了就休假或者出去旅游幾天,光是不忙的。”秘書關心道。

  凌晨搖搖頭,表示自己沒有問題,和這些原因沒有關系。

  并不是太累了,只是臟東西吳燁,纏上她了。盤絲洞絲加起來,都沒有他能纏人。

  “沒是,你好好工作,我只是在考慮公司的事情。”

  凌晨如此回答,腦子里卻是吳燁舞劍的滑稽樣子,又忍不住笑出來。

  秘書:???

  公司有什么事情,是這么好笑的嗎?

  果然,老板知道的事情都比較多,不過老板都說沒事了,她就繼續去工作了。

  總裁辦公室,就剩下凌晨一個人了。

  她的幫辦公室,面積很大,風格很有意思,辦公桌就是一塊大板,沙發和茶幾都是原木制作。

  包括書架,都是一根根木材和木板拼接的,只是加了玻璃。

  地板是一個個原木切成的圓盤,組合到一起,再澆筑固定的膠體,圖案看起來很特別。

  養了不多的植物,漲勢并不是很好,全靠好養活,頑強的在活著。

  凌晨拿過筆記本,在網上搜索。

  喜歡一個人是什么感覺?

  怎么判斷是不是喜歡上男生了?

  喜歡一個人有哪些表現?

  凌晨開始逐漸沉迷在答案里,筆記本屏幕前的漂亮臉蛋,開始逐漸染上一層桃花紅。

  另一邊。

  吳總還在忙碌中!

  在一家酒店里,他在面試員工,王春花就在吳燁旁邊的位置上坐著。

  她現在沒有完全離職,一半屬于獵頭公司,一半屬于吳燁。等她離職以后,才是吳燁的員工。

  面試現場。

  吳燁看著厚厚的一疊簡歷,他和王春花隔著一張桌子的對面,是一個身高接近兩米,肌肉爆炸,穿著西裝的男人。

  西裝鼓鼓的,安靜的坐在那里,這個體型也有顯得他些彪氣。

  西裝暴徒。

  這是他給人的第一印象,其實他笑的很謙和,完全沒有任何暴力相關的表情。

  看表情給人的感覺,其實他很溫柔,他就是馬東西。

  熱愛擼鐵的男人,有點過度健身的傾向,吸引同性難度不大。

  吳燁翻看著他的簡歷,簡歷并沒問題,早就看過好幾遍了。

  “聊一下以后工作的事情,如果我們聘用伱,你會怎么樣做管理?”吳燁問道。

  馬東西沒有立馬回答,而是仔細想了一下。

  “吳總,我會根據以前能用的經驗,在這邊快速搭建我們的服務體系,質量管理體系,經營模式和門店定位,除了這方面,就是三個問題……”

  說是聊天,其實吳燁沒有說話,都是聽著他聊天,從統籌聊到細節,從原材料聊到利潤。

  馬東西雖然看著不像個管理崗從業者,但是他確實專業,人不可貌相,確實是有東西。

  各種專業知識信手拈來,各種突發情況都有應對方案,對門店的定位,宣傳,留客拓客,轉化,都有自己的經驗。

  質量把控以及食物品質,這一塊他的要求就很高,民以食為天,馬東西直言如果理念不合,就沒必要合作。

  聊天就花了一個多小時,他的很多想法,比吳燁的更成熟,更有據可考,專業的確實比他半桶水強多了。

  除了專業性,他對質量的態度,吳燁很看中這個方面,這一塊是關系生死存亡的事情。

  兩人的想法,在這方面不謀而合。

  而且馬東西,確實是吳燁需要的全能性人才,什么都會,什么都懂,而且對團隊的建設還有自己的心得經驗。

  除了塊頭大一些,其他的都很好,性格也是那種隨和的,大個子,但是性格很好。

  是人才。

  “今天就聊到這里吧,我會盡快通知你面試的結果。”吳燁了解的才差不多了,準備面試下一個。

  馬東西和吳燁握手,他的打手比吳燁大了一多半。

  “感謝吳總給我這個談心的機會!”馬東西很客氣。

  “太客氣了!”吳燁笑了笑。

  看著馬東西離開,吳燁立刻開始面試下一個。

  楚良教會吳燁的,除了砸錢,還有就是效率,效率高,才能推進快。

  剩下的店長面試,有點索然無味。

  馬東西專美于前了,剩下的,吳燁感覺都不是很滿意,各方面趕不上馬東西。

  草草面試完,吳燁都說會盡快通知,然后就是面試其他的崗位。

  注意到吳燁的態度變化,旁邊的王春花默默的拿著筆,在紙上寫著什么。

  第二輪是廚師面試。

  第一個穿,是著裙子的姑娘,她走進來以后,把一份單薄的簡歷遞給吳燁。

  “吳總你好,我是趙可心!一名烤肉師傅。”她坐在吳燁對面,自我介紹很簡單。

  簡單直接,比起來,她沒有馬東西那么多彎彎繞繞。

  資料上寫的,她是性格直率的人,見面以后才能感覺到,獵頭的資料是沒問題的。

  吳燁看了看她,然后問道:

  “假如我把后廚交給你,你能保證我們食物的味道,優于其他烤肉店嗎?”

  味道,餐飲業的核心競爭力。

  環境吳燁可以花錢設計,服務員可以培訓,定位可以做,體系可以研究,唯獨味道,得靠廚師。

  廚師是一個餐飲店靈魂。

  趙可心自信笑了笑:“假如吳總你敢的話。”

  吳燁一愣,這姑娘可以啊!

  這種自信,吳燁在寧財神身上見到過,就是他信誓旦旦的,指著買的股票說一定會賺。

  這是對于自己的技能和能力的絕對自信。

  “我也問您一個問題,如果入職,您敢把后廚絕對權利交給我嘛?”趙可心問道。

  吳燁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這個沒問題,但是肯定不是絕對的,沒有轄制是肯定不行的。給予廚師最大的自由度,這是吳燁能保證的。

  互相選擇,互相進步,互相成就,這是老板和員工的關系,老板并非多么高人一等。

  “謙虛的說,就這一個店,我還虧的起!”吳燁底氣很足的。

  開店之前,就已經做好虧欠的準備了,如果僥幸成功,最大的功勞,絕對也不是他的。

  吳燁的偶像,是斬白蛇的邦哥。

  學會知人善用。

  趙可心知道吳燁有底氣,門面都是買的,他看過資料,很清楚吳燁這個話沒有裝比。

  “只論味道的話。”趙可心笑了笑:“我嘗過魔都每一家烤肉店的烤肉味道,保守的說,保前十吧!”

  這話有些囂張。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吳燁報仇八分懷疑,兩分相信,臉上則是恰恰相反。

  聊下來,吳燁發現,趙可心屬于那種極度自信的人物,特別是在專業領域,她自信都快溢出來了。

  既然這么自信,那就見見真功夫,嘴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行不行,一試便知。

  “我們把廚房準備好了!”吳燁看著她,笑了笑。

  這是獵頭公司安排的場地,東西都是他們準備的。

  趙可心點點頭:“沒問題,做我們這行,確實是要稱稱斤兩,不然東家也不放心。”

  她來之前就準備好了東西,就在門口的徒弟手里,沒錯!她這個師傅,是有徒弟的。

  若不是年齡,技能卡她,她自己的技術,早就能做到不少烤肉店的總廚了。

  別人不相信他,連機會都不給,她沒辦法,年輕在很多企業眼里,就是不敢輕易相信。

  特別是需要資歷職業。

  吳燁把剩下的烤肉師傅也叫到一起,一人做一份,他最后選一個最好的。

  就像是美食節目。

  吳燁發現,其他的師傅都是中規中矩,趙可心路子相當野,都是用自帶調料,還有工具。

  工具也是野的很,看著粗糙,但是有行云流水。

  香氣慢慢開始起來,沒過多久,吳燁面前,就多了三份香噴噴的烤肉。

  兩個老師傅并不緊張,趙可心也是,完全沒有緊張感,反而表情都是勝券在握。

  這姑娘真自信啊!趙可心,來自蘭翔的高技術人才!不知道她會不會用挖機烤肉。

  一份吃完以后,吳燁還漱漱口,然后再吃另一份,三份吃完以后,吳燁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好吃也是有區別的,不是都一個等級,心里有數以后,又是面談環節。

  吳燁還讓他們互相試吃一下,對方做的食物。兩個老師傅吃了一點以后,有些面面相覷。

  趙可心并沒有說什么,她是自信,不是龍傲天,不會隨隨便便得罪人。

  面試辦公室里。

  吳燁和趙可心聊著天。

  吳燁招師傅是要培訓徒弟的,而且要做技術儲備,這兩點都很重要。其他師傅考慮了好一會兒,給的答案吳燁不太滿意。

  唯獨趙可心,她的研究熱情很高,成果也愿意留給公司,她喜歡研究吃的,這個提議她滿口答應。

  蘭翔高材生,人美路子野!

  照例告訴他們等通知,吳燁面試了剩下的崗位,心里已經有了大概的選擇。

  人和人,放在一起對比,很多東西都是一目了然的,能不能第一時間判斷隱性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你看好那些人?”吳燁問旁邊的王春花。

  她雖然全程沒有說話,但是在認真聽,看,揣摩。

  王春花把寫好的白紙遞給吳燁,選好的人選名字,還有附帶的優勢,缺點都被她列出來了。

  還是那么細心。

  “和我想的差不多!還是有點區別。”吳燁看著名單。

  并不是完全一樣,這是思維差異,她畢竟不能站在吳燁的位置,去考慮問題。

  已經很好了。

  “老板考慮的,和員工考慮的肯定不同,您考慮的肯定更周全!”王春花回答。

  吳燁笑了笑。

  這個都市麗人居然也會拍馬屁,吳燁把名字替換了一下,然后把一份新的名單給她。

  “離職就盡快吧,按照我們自己的工資標準,補償你一個月工資。”吳燁看了看她:“工作上確實需要你,沒辦法。”

  不知不覺,吳燁越來越有楚良那一套風格,真金白銀,是最有誠意的補償。

  人手不夠,吳燁一個人,就算是忙的腳不沾地,也做不了多少事情。

  王春花笑道:“補償的事情您就不用考慮了,明天辦好離職!有工作您隨時安排!”

  她是個聰明人,進入角色很快。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吳燁帶著王春花吃了個飯,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她了。

  吳燁還要談食材供應商,副食品供應商,以及設備等等。

  這些事情,原本想讓他們去做,最后想想,還是自己做放心點。

  忙完面試,吳燁離開的時候,都已經是下午。

  回家的路上,有些堵車。

  吳燁拿出手機,看了看消息,微信就像是死水一潭,安安靜靜,毫無動靜。

  姐姐,晚上約火鍋!想了想,吳燁給凌晨發消息。

  這兩天,凌晨一直在找他,吳燁的計劃很成功,今天見個面,情況是最好的。

  謝邀,不約兒童!凌晨回復消息。

  吳燁:“……”

  生氣了,絕對是個生氣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