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94 老丈人的意外發現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姐姐!”

  “弟娃兒,不要喊我的時候,一臉便秘行不行?”

  被這么一打岔,吳燁想說什么來著都忘記了,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

  “我現在最遺憾的,是我沒有達芬奇的那種畫技,沒辦法畫出你的微笑。”

  凌晨的笑顏如花,繪于紙面,不足萬一。

  吳燁技術不行。

  坐在椅子上,吳燁咬著畫筆,目光看著畫,有種特別不滿意的感覺,總覺得沒有畫好。

  和真正的她,差了不少的差距。

  凌晨走到他旁邊,手肘平放在吳燁肩膀上,伸手碰了一下畫,她覺得很好看。

  兩人一坐一站,顯得特別協調。

  “我又不是蒙拉麗莎,也不是別人的夫人,我是你…反正你畫的是我,我覺得好看才是最重要的!”

  對于凌晨來說,用心的都是稀有珍貴的,最重要的不是畫,而是心。

  見畫,如見心,這是吳燁很用心畫的。

  他全神貫注畫了一個多小時,凌晨知道,他只是想畫出心里最好的自己,他覺得最好的自己。

  但是那副畫面,凝聚著太多東西,不能落于紙面,也是畫不出來的,丹青圣手也不行。

  轉過頭,吳燁問她:“你覺得好看嗎?”

  想聽聽她的答案,畢竟是給她的畫的也是她。

  凌晨摸摸吳燁的頭,感覺他和幼兒園求表揚的小朋友似的:“真好看,回頭獎勵你小紅花。”

  哄孩子似的。

  “小紅花不要了,來個細菌交換套餐。”

  凌晨嗔怪的看了他一眼。

  目光又落在畫上,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個笑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的特別的燦爛。

  笑起來真好看,和春天的花一樣,吳燁特別想當個蜜蜂,或者當個采姑娘的小蘑菇。

  喜歡上一個人以后,思維就變成了喜歡上一個人。當只有喜歡的時候,就很難熬。

  吳燁抬頭看了看她,凌晨笑的太好看了,吳燁捂著心臟,歪倒在她身上:“你這笑,酒精含量太大了!偏偏我不勝酒力。”

  哇,香香!

  哇,貼貼。

  凌晨默數一到五,然后把他推開,這是凌晨定的標準。

  養狼密集第一招,不能不喂,但是不能喂多,要介于吃過,但是吃不飽的狀態。

  凌晨把畫紙拿下來,現在這張畫,她也準備收藏了。以后吳燁畫的畫,她都要收藏起來。

  然后買個大房子,以后在家里開個個人畫展。

  “我收藏了!”凌晨笑嘻嘻。

  月入一張畫,凌晨笑哈哈。

  “你把我也收了吧!我心甘情愿,無怨無悔。”吳燁抹掉了一個字。

  凌晨聽出來了。

  她拿著畫,沒有搭理吳燁,自顧自的說道:“以后我要有一本畫冊,都是你的畫,還要有一本相冊,記錄下所有的美好。”

  畫冊是愛情,相冊是回憶。

  等到七老八十,還能戴著老花眼鏡翻照片,能看到年輕時候的點點滴滴。

  她怕自己老了老了,就忘了。

  “我沒有想那么多,倒是希望以后有兩個枕頭!一個是我的,另一個…給你!”吳燁憧憬的是這樣。

  反正吳燁現在就只期待這個畫面,其他的他還沒有那么多期待。

  高山流水,山高水長,依山傍水。

  大丈夫,要做一個指點江山的人。好男兒,要做一個開門見山的人。

  “呵呵!”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凌晨的萬能呵呵。

  “姐姐,你太低俗了,我只是想睡醒就能看到愛的人。”吳燁回答。

  還是一樣的意思,沒有什么變化,只是好聽了一點而已,凌晨可是正經名牌大學生,怎么可能聽不出來。

  睡醒了有愛的人,沒睡著的時候呢?

  墊枕頭?

  “哎呀,弟娃兒高雅,都不想拆穿你,滿腦子都是…”

  凌晨還準備說點什么,一道黑影撲扇著翅膀飛進來,落在鳥架上,嘴里還叼著一張紙幣,真在好奇的看著她。

  吳燁的鳥飛回來了。

  凌晨好奇的看著它,它也好奇的看著凌晨,歪著頭仔細的看了看,它松開嘴,錢掉在茶幾上。

  “大哥!就是她打我!”八爺認出她來了,開始炸毛。

  上次被彈弓,差點打墜機,它還記得,吳燁還哄它,八哥是她道歉買的。

  凌晨挺詫異的,這家伙還挺記仇,自己還沒有計較它偷衣服呢。

  “瞅什么瞅!你再瞅一個試試?”凌晨故意嚇它。

  八爺慫了。

  看著走過來坐在椅子上,目光炯炯的凌晨,八爺選擇飛到吳燁肩膀上。

  “大哥,這娘們兒可不是好人啊!”八爺一句話把凌晨氣的夠嗆。

  她不是什么好人,她當時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面對氣呼呼的凌晨,吳燁解釋這不是他教的,八爺是自學成才。

  “我看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凌晨又走到吳燁旁邊,八爺飛到窗簾桿子上。

  它只會偷襲,不敢光明正大的襲擊,對它來說,體型過大。

  “在我們家,還能讓你欺負了?大哥,上!”八爺警惕著她。

  大哥倒是想啊!但是人家不同意,大哥還不想犯法。

  “你下來啊!”

  “你上來啊!”

  “你這臭鳥。”

  “你這小娘們兒!”

  凌晨看了看吳燁,吳燁搖搖頭,表示真的沒有教它這些,它自己看電視學的。

  吳燁指了指陽臺上的籠子,凌晨恍然大悟,準備走過去,八爺急了。

  “大哥!”

  吳燁把凌晨拉回來,它怕了就行了,吳燁擔心它鳥急跳墻,把凌晨抓了。

  被她嚇到了,八爺護著籠子,也不在懟她了,凌晨笑了笑,感覺這八哥有意思。

  她沒見過那家養的八哥,有這么聰明,星星都沒有它聰明。

  吳燁安撫了它一下,指了指籠子:“那是你老婆!”

  “對!”

  “這是我老婆!”吳燁指了指凌晨。

  八爺鳥瞪口呆:神么?

  “反對!”八爺堅決不同意這門親事:“大哥,聽我的,你把握不住。”

  確實是把握不住,但是吳燁就喜歡把握不住的,那種太富有的,吳燁不太喜歡。

  “反對無效!就這樣決定了,以后不可以罵人。”吳燁點了點它腦袋。

  八爺無法接受,她差點把自己弄沒了,最后居然變成了大嫂。

  這么久的感情,還抵不上這個女的?

  “大哥,你再考慮考慮!”八爺飛到他肩膀上:“我給你找更好的!”

  凌晨:“……”

  還沒有開始談婚論嫁,就遭到吳燁家庭成員的強烈反對,凌晨有種這樣的荒繆感覺。

  “我已經考慮好了。”吳燁回答。

  八爺飛到了鳥架上,認真的看了看凌晨,凌晨瞪它。

  “她有什么好的?”八爺無法理解。

  吳燁也不指望它理解,反正自己在家,它就不會傷害凌晨。

  “你別管那么多,今天還要不要進籠子里?”吳燁問它。

  八爺回答要,又看了看凌晨,不放心的來了一句:“讓她不要看!”

  把它丟到籠子里,凌晨好奇的看著籠子,沒過多久,八爺就出來了。

  凌晨喃喃自語:“見識了…”

  難得碰到一個新鮮事,凌晨在吳燁家里待了好久,一直在逗八爺說話,不過凌晨發現,它其實也沒有想象的那么聰明。

  比普通的八哥聰明很多,但是也沒有成精那么離譜。

  回到家的時候,凌晨把畫放好,已經有了好幾張,回她去過塑,然后保存起來。

  以后萬一結婚了,可以掛在家里,有朋友問就說是自己老公畫的。

  奈斯。

  收拾好畫,凌晨才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差不多該睡覺了,不過,她發現有條未讀短信。

  點開看了看。

  幺兒,老漢兒剛換了個號碼,記得給我回個電話!我們覺得需要擺談一下。

  凌晨:“……”

  哦豁…完了!

  剛才那個電話,居然是親爹打來的,凌晨拍了拍腦門:“我真傻,為什么不直接自己打電話,要讓吳燁接那個電話!”

  現在好了,她都還沒有做好準備,吳燁的事情告訴家里,就被老爹發現了。

  怎么辦?

  打不打?

  凌晨看著那個陌生號碼,揉了揉鼻梁,然后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老爹也該不會反對。”凌晨自言自語,看著點擊,撥打。

  只響了一聲,就被接通了,她剛聽到類似搓麻將的聲音,就戛然而止。

  “老漢兒,你是不是又在打麻將哎?”凌晨聽到麻將聲音,第一時間問他。

  他就喜歡打麻將,因為這個沒有少吵架,但是說了他也改不掉,還是偷偷打。

  還得過麻將比賽區冠軍。

  很多人戒不掉釣魚,他是戒不掉打麻將,凌晨都說了不是一次兩次,他還是死性不改。

  凌晨爸爸咳嗽兩聲:“你聽錯了,不是麻將,是一種古老的四人骨牌博戲,這是體育活動。”

  凌晨爸爸開始信口胡謅,老婆打電話的話,他還收斂一些,但是閨女打電話,他就不怕了。

  怕老婆,他可不怕閨女。

  “不說我,說說你,幺兒,你和老漢兒說實話,你是不是處對象了?”電話那頭的聲音溫柔。

  就是詢問,他也是一種溫柔寵溺的語氣,而不是怒氣沖沖的質問。

  交流就像是朋友和朋友一樣,沒有因為自己是爸爸,就上來一大堆道理和懷疑。

  凌晨聽到他的問題,仔細的想了想,還是如實回答:“處了一個我很喜歡的男孩子!我覺得他很好。”

  對爸爸,她還是實話實說了,沒有隱瞞問題,其實她大可以找很多借口,說沒有好對象。

  但是她說不出來借口,還是決定實話說,凌晨做這個決定,主要是源自于放心。

  電話那頭,因為凌晨的話沉默了一下,她都能聽出來凌晨心里的雀躍:“真的這么喜歡啊?”

  從來都是說沒有談戀愛的閨女,突然說喜歡一個人,還是很喜歡那種,他感覺酸酸的。

  “大概…和您喜歡搓麻將差不多。”凌晨回答。

  如果一定要對比的話,凌晨覺得這個對比最合適,想來也有這么多。

  “哦豁,那你墜入愛河了!”凌晨爸爸說道。

  嘿嘿笑,凌晨在被子上翻滾了好幾圈,確實是墜入愛河了。

  她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樣,在家里,她反而和爸爸有很多話說,和老媽打電話就像是工作和應付。

  每次和爸爸打電話,可以很輕松的說話,聊天,開小玩笑。

  也可以和他說自己的目前的狀況,壓力,想法,還有開心和不開心。

  “我這個年紀,也該處對象了嘛!”凌晨說道。

  她都24了,雖然還在巔峰期,但是一轉眼她就二十五了,二十四不催婚,二十五就不一定了。

  她自己提前找到了對象,就不會被催。

  電話那邊的凌晨爸爸,嘆氣:

  “談就談嘛,反正沒有確定好之前,你自己莫吃虧!女娃兒和男娃兒不一樣。”

  聽到閨女這樣說,他就知道小棉襖留不住,她和她媽媽一樣,都很有主見。

  覺定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放棄。

  “主要是我媽那邊…”

  凌晨擔心的是這個,萬一老媽不同意,又得鬧的不愉快。

  她的想法和老爹的想法,有很多區別,凌晨和她,聊天都不聊其他的。

  “莫怕,等你確定好了,你媽那邊,老漢兒幫你搞定就行了。”

  凌晨爸爸說的是確定好了,不是現在,而是認真的想清楚未來,確定好了是他,就不變了。

  凌晨松了一口氣:“老漢兒你得不行不?不行我自己和她說,我怕她收拾你。”

  每次有問題,他都是這樣說,然后都會被收拾,自己總是能逃過一劫。

  凌晨小時候其實很少挨打,老媽忙工作,見到最多是爸爸,爸爸很寵她,長這么大,沒有打過她一次。

  “你懂啥子,那是我堂客,以前都是讓到她,為你了的幸福,你老漢會怕她?”

  凌晨爸爸信誓旦旦,保證沒問題,她要是真的喜歡,他肯定得幫閨女。

  凌晨開心的滾了幾圈。

  “和老漢兒說說,那個男娃兒是啥子情況?真的那么好?”他還是想了解一下情況。

  小棉襖就這樣被人搶走了,既然打電話來了,總要了解一下才行。

  凌晨想了一下:“長的乖,很體貼,很幽默,很細心,也努力,還很溫柔,聽話,文藝,還是個弟娃兒。”

  在凌晨心里,能數出來的,其實還有不少,她只說了這些而已。

  讓老爹知道,她是真的喜歡人家,就足夠了,剩下的還不到時間。只是今天剛好碰巧,都被他知道了,凌晨就把情況告訴他。

  “情人眼里出西施!你喜歡,就先談著,反正老漢兒就一個要求,沒有確定好的情況下,自己不要吃虧。”

  他不怕閨女談戀愛,其實談戀愛也是好事,總是要去經歷,才有理解。

  感情史一片空白的話,容易被人騙了,談過就沒有那么容易被騙了。

  “老漢兒,你都不問一下家境啊?”凌晨故意問他。

  這是試探他的態度。

  凌晨爸爸忍不住笑了,閨女都會和自己耍心眼了。

“你一直都聰明,自己挑的男朋友,你自己覺得合適就行了,老漢兒不嫌棄他。”凌晨爸爸回答  凌晨嘆氣。

  他一直都有心結,只是偶爾言語之間才說出來,一直就沒有真正解開過。

  “爸!”

  “咋啦?”

  “謝謝你!”凌晨說道。

  “哈哈哈,我是你老漢兒嘛,不管什么時候,都不用和老漢兒說謝謝。”

  打電話聊了好久,凌晨才掛了電話,拿著手機看了看,看著手機上的五十分鐘,凌晨忍不住嘆了嘆氣,突然之間的就有種傷感。

  她好像多了一個身份,以后不只是父母的孩子,還是別人的對象。老爹雖然沒有說其他的,但是他肯定有這種想法。

  他一直就沒有催促過凌晨要找對象,一直都說不急,找個自己喜歡的。

  如果她那天結婚,一定要要和贏了一樣。

  另一個城市。

  麻將館外的中年帥哥,把嘴里的煙狠狠抽了一口,然后才把煙霧吐出來。

  看了看手機,按住語音開始說話:“幺兒,把你對象照片發張過來,給老漢兒看一下!”

  叮咚。

  叮咚。

  叮咚。

  信息我剛發完,就收到了幾張照片。

  “完球了,看樣子早就準備好了!”他點開照片,認真的看了看。

  小伙子長的確實是帥氣,陽光,又不是那種陰柔的帥。

  呼,不是娘娘腔就好。

  身材和他年輕的時候差不多,一身肌肉,又很協調,略差他半籌,勉勉強強。

  看笑容來說,性格應該還可以,沒有那種性格上的暴躁和陰暗在臉上。

  一品還行,都是牌子貨,家庭條件也該不差,表不貴,項鏈也不是很貴。

  健康年輕陽光的小帥哥,其他的就得見面了才知道了。

  “打60分,及格!”他喃喃自語:“終究…為人父母都這樣,我也不例外啊!”

  收起手機,坐上小polo,往家里開去。

  銀行里。

  vip室。

  幾個銀行員工在辦理大額轉賬,吳燁,蔚錦,譚令坐在一邊喝茶。

  陪同的,還有一個部門主管。今天轉賬的地方,是大銀行,就只有一個主管陪著了,不是行長。

  他態度普普通通,沒有那么熱情,除了對吳燁,蔚錦兩人心知肚明為什么。

  有錢就是大爺,沒有錢孫子都不是。

  “先生您好,請您輸入密碼!”

  吳燁輸入密碼。

  然后確認一遍轉賬信息,再次密碼。

  “先生您好,已經轉賬完成!”

  吳燁才把東西收起來,大額轉賬很麻煩,因為金額巨大,需要的手續不少。

  “譚總,錢已經轉過去了。”吳燁把東西放到包里。

  “麻煩吳總了。”

  看著辦完的轉賬手續,旁邊的譚令松了一口氣,吳燁的這一部分錢,再加上其他的,足夠他把事情處理完了。

  雖然十年創業風雨中,一朝散財家底空,但是就一個兒子,他也是沒辦法了。

  要不是吳燁最先下手,其他人還在觀望,他也沒有機會那么快把錢湊到位,吳燁撿了個大便宜,但是他還得感謝吳燁。

  看著一臉笑容,豐神俊朗的年輕人,譚令感慨自己老了,他這么多年創業,連他銀行卡里的資金都沒有。

  幾千萬,說拿出來就拿出來,再加上那一長串數字,感覺挺諷刺的。

  風里來,與雨里去,喝酒到吐血,抽煙到惡心,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

  這么多年,就混了個一無所有,而吳燁,年紀輕輕,什么都有。

  他現在就算是有錢,都沒有勁了,吳燁這種年輕人,才有玩頭。

  “感謝吳總雪中送炭!”譚令雖然心理活動很多,但是嘴上很客氣。

  趁火打劫被他說成了雪中送炭。

  吳燁都感覺不太好意思,和他握握手,然后笑著說:“譚總不客氣,大家各取所需。”

  他就是送,也是晚上送炭,然雪中悍碳行。

  蔚錦把一個文件袋遞給吳燁,里面是房本,還有鑰匙,以及汽車備用鑰匙。

  “交易完成,恭喜吳總,拿過去財源滾滾。”蔚錦笑道。

  點點頭,吳燁說了一聲感謝,然后接過文件袋,簡單檢查了一下,裝進億元存款的綠色袋子里。

  蔚錦和譚令看著億元存款幾個字,嘴角抽抽。

  這是洛白訂做的,準備在酒吧里用,吳燁拿了幾個放在車里,以防裝東西用。

  沒想到會有這種效果。

  轉完賬,幾人走到樓下。

  今天吳燁還是開的大g,那輛m8

  為了不扎譚令的心,吳燁善意的沒有開出來。

  車已經停到吳燁樓下了,一輛全新的寶馬m8,兩百多萬的車子,還沒有大g貴,但是看著好看很多。

  吳燁不買車,車子都是送的,兩輛車都是這樣。

  最后一把鑰匙也給他了,車這種東西,就怕別人有鑰匙,開出去了都不知道。

  “吳總,賞臉一起吃個飯吧!”

  蔚錦邀請道,旁邊的譚令遲疑了一下,也表示希望一起吃個飯。

  “不敢說賞臉,遺憾今天還有急事,只能改天再約蔚姐和譚總喝茶。”吳燁還有其他的事情,干脆利落的拒絕了。

  蔚錦和譚令都沒有勉強。

  不管是不是真的,吳燁話都說到這里了,也不好再說什么。

  臨走之前,吳燁和蔚錦說了一下,想再買一箱上次的普洱茶餅,麻煩她幫忙找一下。

  蔚錦笑了笑:“吳總,你可真是水潑不進!”

  一餅茶也六位數,一箱市餅裝,吳燁說要一箱,就是兩百來萬,這不是買茶葉,這是把這次的事情了結。

  錢肯定賺了,供應商哪里,還有一些隱形福利,譚令哪里,她也賺了一筆。

  吳燁這是了結事情。

  所以她說吳燁水潑不進,是吳燁不想欠她任何人情,想了結的干干凈凈。

  一個事情是一個事情,尾巴掃干凈,就算辦完了,下一次怎么合作,是下一次再考慮的問題。

  吳燁搖搖頭,也不承認:

  “主要是感謝蔚姐忙前忙后!以后還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蔚姐幫忙!小弟做事粗糙,細節上還得請蔚姐幫忙掌眼。”

  他確實是想了結清楚,蔚錦這種女人,應該保持距離。

  資源共享可以,吳燁不欠人情,這是最后一點位置,補上就好。

  歸根結底,他請人幫忙,她賺了多少,吳燁不問,吳燁現在再補點,兩清。

  關系保持在一定距離,她是蛇,吳燁怕她上棍。

  一口就得中毒。

  蔚錦想了想,嘆了嘆氣,然后點頭答應:“我拿到貨了再通知吳總,吳總有時間,經常來店里聽曲兒!”

  吳燁答應了。

  還是下一次有合作再聽曲,綠茶太貴,普洱都是老茶,雖然泛黑,也不便宜。

  譚令識趣的沒有說話,而是站在遠幾步的位置,一直到吳燁和他打招呼要離開,他才一臉惋惜遺憾,說改天他做東,請吳燁和蔚錦一起吃飯。

  意思就是:星期八我約你啊!

  反正就是應付一下,吳燁笑著抱歉答應下來,然后就驅車離開了,他還有其他的事情。

  要不是有急事,2500萬,不至于撈不著一頓飯。

  他可是雁過拔毛燁。

  看著吳燁離開以后,譚令才和蔚錦再次回到了銀行,譚令又給她轉了50萬過去。

  錢貨兩清。

  服務結束。

  “感謝蔚總!要不是蔚總,我都不知道這次怎么辦了,你是我的貴人。”譚令說道。

  譚令在水深火熱的時候,是蔚錦介紹的吳燁,才把他拉出來。沒有蔚錦,不會有吳燁,他是真感謝蔚錦。

  所以蔚錦的服務費,他付的心甘情愿,哪怕是服務貴,有些肉疼,他沒有想過不給錢。

  人生難關,算是過了,雖然那小子下手狠,他也認了。

  蔚錦搖搖頭:“我只是個鉆進錢眼的俗氣女人罷了,當不起譚總的貴人稱呼,吳總不用和我客氣。”

  她只是為了賺錢而已,雖然出于同情心,給譚令說過很多注意事項,也只是因為怕事情告吹。

  在譚令身上,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另一個結果,有幾分惻隱之心和感同身受,但她擔不起貴人。

  她對自己的認知,就是一個一心賺錢的低俗人。

  “瞧蔚總這話說的,都到午飯時間了,想請蔚總吃個飯,聊表感謝。”譚令說道。

  蔚錦也搖搖頭,不準備吃飯了。

  “譚總,改天再說吧,我先回去把吳總要的貨準備一下,你也還有急事處理,不差這一頓飯。”

  “以后有時間,再一起吃飯。”

  蔚錦還是覺得,跟著吳總混,才有前途啊!一個單子,半個月時間,賺了一個店一年的收入。

  小吳總,那是吳總嘛?那是是財富密碼。

  可惜他太警惕了,完全不給食機,遺憾的很。

  以后再買物業,都不知道是猴年馬月了,得找個機會多接觸才行。

  “那就改天,蔚總先忙!”譚令把她送到停車場,看著蔚錦開著一輛大奔離開。

  譚令看了看自己已經掉漆的車子,想起來以前光鮮亮麗的大奔,也是蔚錦同款的。

  他有些感嘆,人生在世,世事無常,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造孽啊!”

  等逆子回來了,第一件事,就是抽出七匹狼打一整天。

  拿出機械鑰匙,打開車門,坐在破皮的座椅上,他啟動車子。

  已經是一輛五手車了,掉漆嚴重,積碳嚴重,大燈也不太亮,喇叭聲音不好聽,車況極差。

  家里的其他車子,他都已經處理了,他現在只能開五手車了。

  另一邊,吳燁還在路上。

  他辦完轉賬就走了,確實是有點急事需要處理,不然他都留下吃飯了,能混一頓干嘛不混?

  看著電話又來了,吳燁把通話劃上去,楚良的聲音從車載音響里傳來。

  “吳燁,你還沒有到嗎?”

  吳燁嘆氣:“別急…馬上”

  “屮!出車禍了!”

  掛掉了楚良的電話,吳燁打開應急燈,下車看了看情況。

  先確認了一下對方人怎么樣,不是太嚴重的碰撞,只是腦袋上多了個大包。

  一個中年阿姨,正在揉頭。

  吳燁看著自己在正常車道上,再看看對方壓過實線的紅色轎車,車頭就懟在自己車身。

  吳燁很是無奈。

  “阿姨,你沒事吧?能聽到我說話嗎?需要幫你打救護嗎?”

  吳燁的幾個問題讓她反應過來了,然后她看了看吳燁,又揉了揉頭,也不回答,而是打開車門下來看了看車況。

  她扶著引擎蓋,看了一下情況,喊了吳燁一聲:“小伙子!”

“阿姨。”吳燁答應一聲  “剛出駕校吧?都不禮讓變道車輛!橫沖直撞的。”

  看著已經有幾個車身距離的實線,吳燁嘆氣,無話可說。

  “阿姨,您看這個事情怎么處理?”吳燁問她。

  吳燁準備先問一下她,然后再考慮要不要打電話報警,這個阿姨的交規,顯然學的一塌糊涂。

  阿姨嘆氣:“算了,估計你也是新手,阿姨不追究你了,你以后注意點。”

  她很大度,吳燁很迷茫,沒聽錯的話,她說她不追究我?

“阿姨,您認真的嗎?”吳燁感覺她是高級段位的阿姨,以退為進忽悠年輕人  阿姨點點頭,揉了揉頭,表示自己很認真,沒有說謊:“阿姨不訛你,年輕人也不容易,以后開車注意點。”

  補漆估計得不少錢,底漆都沒了。

  問題是,這個阿姨是不是在裝傻充愣,吳燁居然看不出來。

  剛巧,電話又來了,吳燁嘆氣。

  虧幾萬,和有可能賺幾百萬,吳燁選擇了有可能賺幾百萬。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