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87 賢妻良母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小小貓屎咖啡  也是蔚錦開的店,一個相當有格調的三樓,裝修風格特別,各種奇特的裝飾,看著有種迥異感。

  咖啡館的屋子透過落地窗,外面是一個大大的露臺,綠植布置獨到,一個個露天的座椅就放在綠植里。

  播放音樂都是老唱片,或者鋼琴曲,整個咖啡館的氛圍,顯得別具一格,匠心獨具。

  情調這一塊,讓蔚錦拿捏的死死的。

  類似三樓這種位置,看著很舒服,其實很多人都喜歡,只是很多人選擇三樓做生意,卻是做不起來的。

  明明很喜歡,就是做不起來。

  很多生意,不光是要自己喜歡,還得讓客人也覺得舒服!做到這一點就很難了。

  蔚錦就好專業,她做到了,讓大家都覺得舒服。

  這個富婆,總是喜歡開這種名字奇奇怪怪,但是又能成功的店,這一點其實和她的能力分不開。

  開的太多,經驗豐富。

  咖啡店里。

  吳燁聽著悠揚的曲子,看著眼前的綠茶,又看了看蔚錦的咖啡杯。

  他還是在貓屎咖啡和綠茶里,選擇了綠茶。比較起來,還是綠茶,更讓吳燁能接受一些。

  兩人坐在一個隱蔽的角落,一點點陽光照進咖啡館里,照在蔚錦身上。

  她似乎格外迷戀旗袍,也可能是因為,已經要過了身材最好的年紀,她格外珍惜展現身材的機會。

  今天得她,依然是一身淺藍色旗袍,整個人優雅高貴,成熟穩重,落落大方。

  不過吳燁還是覺得,自己的五更天更好看,不單論年輕而已,而是氣質也不輸她。

  “吳總還是那么喜歡綠茶啊!”

  蔚錦想讓他喝喝貓屎咖啡的,吳燁表情很奇怪,一副喝貓屎的樣子,她就作罷了。

  蔚錦說咖啡很好喝,讓吳燁試試看,吳燁果斷拒絕,蔚錦就不再勸他。

  野豬吃不了細糠。

  “只是個人習慣不一樣,我還是不喜歡咖啡,覺得綠茶好喝一些。”吳燁回答。

  不管是不是貓屎咖啡,就是其他的屎,吳燁也不喜歡。

  至于蔚錦給他科普的產量,稀有度,排名這些東西,吳燁只是聽了,興趣不大。

  不過吳燁注意到,她這家咖啡廳,客人上座率很高。剛才問她盈利大概多少,蔚錦說反正不虧,沒有透露具體數字。

  還保密的。

  吳燁估計著,就算是一家店每年給她賺個上百萬,二十來加店,一年也有兩千多萬。

  蔚錦這個人做生意,喜歡不走尋常路。

  人家都喜歡開大店,她反其道而行之,喜歡開小店。

  “吳總喜歡綠茶,不過好的綠茶都不便宜,吳總有想法的話,回頭給你找找。”蔚錦回答。

  這是人情話而已,蔚錦估計他不當真,吳燁確實沒有當真。

  他并不看重茶葉,綠茶其實哪里都有,吳燁除了喜歡綠茶,其實還喜歡奶茶,偶爾也會換換口味。

  “蔚姐渠道很廣啊!”吳燁很服氣她這種人脈多的,辦什么事情都事半功倍。

  不過這需要花時間積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時間久了,渠道總是會一點點變寬闊的。

  “一件事情長期做,時間總之會留下一些東西。”蔚錦并沒有驕傲。

  比起吳燁動不動就能拿出上億資金,她覺得自己啥也不是。

  有吳燁這種雄厚的資本,拓寬渠道,只是很簡單的事情。

  換成她有這么多錢的話,早就不一樣了,那會這么狹窄。

  其實蔚錦很有自知之明,她現在的人脈,渠道,還是很狹窄的,往上混,就不那么容易了。

  “蔚姐謙虛了。”

  人有沒有能力,是很直觀的事情,不會因為謙虛被人看輕。吳燁其實很羨慕,她的人脈關系。

  這些是錢買不來的,特別是一個個的交情,大家一旦有交情,事情就好辦很多。

  就像他和蔚錦,有了交情,再辦事情,或者需要幫忙就順理成章了。

  “吳總才是我見過最低調的年輕人,年輕有為。”蔚錦回答。

  上次,她又去查了一下吳燁的家庭情況,結果還是對不上號,一直到往上篩選了一些,才找到線索。

  關于吳燁的身份問題,她一直覺得覺自己得要弄清楚,免得心里沒底。

  苦心人天不負。

  她總算是找到了吳燁的情況:“吳總,你家里也是做餐飲業的吧?”

  吳燁遲疑了一下,疑惑的看了看她,然后搖搖頭。

  其實能理解她在調查自己的老底,但是顯然已經跑偏,她問是不是做餐飲業,吳燁就知道她查的不對。

  吳燁搖頭之前,蔚錦捕捉到了一絲絲思考的意思,然后恍然大悟,和她查的應該沒差了。

  覺得總算是把情況弄清楚了,以后也有底了。

  現在就不奇怪吳燁手里有那么多資金了,家庭條件好,那不足為奇。

  她,蔚錦,已經對吳燁的情況了。

  吳燁只感覺她眼神怪異的很,并不知道她已經思維都跑偏了那么多,而且還偏的很厲害。

  剛才吳燁聽到她的問題,只是在考慮,家里勉強也算是做餐飲的,吃住都有,算一半沒問題。

  所以吳燁說不是。

  蔚錦自信滿滿,自覺搞清楚了吳燁的全部情況,覺得已經挖到了全部的隱藏消息。

  所以她看吳燁的眼神,吳燁覺得很奇怪。

  有種:我看透你了!

  “蔚姐,你這眼神為什么這么奇怪?”吳燁問她。

  實在是不太習慣,吳燁才打斷她那些智珠在握的眼神。

  被吳燁提醒了一下,蔚錦反應過來,微笑的搖搖頭,表示無事發生。

  眼見時間差不多了,吳燁把話題拉回今天的主題上。

  “蔚姐叫我來,應該是有把握了吧?”吳燁問道。

  蔚錦點點頭,不是好消息,她不會喊吳燁過來。

  肯定是有把握。

  “吳總,我這邊,和譚令談的差不多了,今天喊吳總出來,就是詳細聊一下這個事情。”

  本來應該是前兩天和吳燁見面的,她這邊,已經和譚令談差不多了。

  結果,吳燁說臨時有急事,要耽擱一天時間,沒辦法見面。

  當時吳燁匆匆忙忙的就掛了電話,蔚錦還在想,他是不是變卦了。

  好在吳燁和她重新約好了時間,她才放心不少。要是變卦了,她就白操心了這么多天時間。

  “電話里也說不清楚,確實得見面聊一下。”吳燁說道。

  這個事情,吳燁沒有和她開玩笑,他是想要那個小四層,但是也不是百分之百非要不可。

  吳燁只接受折價,而不接受溢價。

  換成其他的人,吳燁還不會砍這么狠,但是譚令一直和老吳不對付,以前用的卑鄙手段也不少。

  譚令其實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反而喜歡用各種不太正當手段,來達到目的。

  老吳那邊怎么想,吳燁不管,吳燁肯定是要占個便宜才行。

  幫爹出口氣。

  幫自己置個不動產。

  一舉兩得。

  “所以還是得約你出來談,畢竟錢也不是小數目,雖然吳總你很有錢。”蔚錦笑著回答。

  她有很多事情其實不明白,比如吳燁花大價錢買房子,買門面這種行為。

  很明顯,租賃更劃算,而且減少了太多的成本,他卻選擇成本最大的方式。

  肯定不是人傻錢多,這年頭哪有那種人?上次她還搭了車房呢。

  “蔚姐細說,他那現在邊出的什么價?”吳燁坐正,拿著茶杯喝了口茶。

  對于吳燁來說,價格合適,他滿意的話,吳燁就要了,不合適就不要。

  他主要是為了占便宜,為了出氣,為了置業,而不是為了給譚令幫忙。

  “譚令那邊,現在已經是沒辦法了,價格已經低了市場價百分之二十,他要全款,酒店不折算,只算物業,能立刻變現,什么都好談。”

  “原本應該是7000萬的,現在是5600萬,其實很多人有想法,但是一聽要去現錢,就很勸退了。”

  “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么多現錢的,所以他知道吳總你這里有足夠的現金的時候,表示都好商量。”

  “他被催的急了,其他人都知道他急用錢,現在大家都在觀望,沒有下手的。”

  “吳總你也可以再等等,價格應該還可以再降低一些。”

  她去和譚令談了一下,吳燁的要求,基本沒什么問題,就是添頭要看吳燁要什么。

  譚令現在已經沒辦法了,能答應,咬著牙都要答應。

  “情況都已經這么嚴重了?”吳燁還有點詫異。

  蔚錦點點頭:“情況不一樣,和他們比起來,我們和普通老百姓沒區別,早點處理,多少還能留點東西。”

  “譚令也知道這個情況,他還有不少資金缺口,現在剛好是最急的時候。”

  “我覺得還能談談。”

  這是蔚錦的想法,她落難的時候,人家也是這樣看她的,要不是吳燁,她現在不知道在那個地方重新開始。

  現實就是這樣,好的時候大家好,不好的時候大家看。

  吳燁大概理解了,情況不容樂觀,一場意外,代價巨大。

  “在里面,其實有很多東西的,就是故意的套路在里面,情況人家早就打聽清楚了,那傻東西,偏偏就上當了。”

  “處處是陷阱,都要小心謹慎,譚令沒有落進去,他兒子卻沒有注意。”

  蔚錦有些感慨。

  她同樣有朋友遇到過那種情況,先發貨,再來大額訂單,然后就得補貨,訂單方毀約不要定金,幾十萬貨款搭進去了。

  還沒處說理,因為人家不怕,也不構成大問題,違約而已,定金都不要了。

  “對這個情況表示同情,蔚姐,譚令搭的有沒有什么好東西?”吳燁問她。

  吳燁準備再砍一一下價,能砍一刀,吳燁絕對不會手軟。

  反過來想,大家都在觀望,還是吳燁幫他變現了,拯救了一個家庭。

  男子漢大丈夫,行得正坐的直,好吧…就是趁人之危,趁火打劫。

  “總價5600萬,不過沒什么好東西,這里是單子,吳總你看一下,要什么我再和他聊。”

  蔚錦把單子遞給他。

  吳燁不知道蔚錦中間賺了多少錢,猜也知道,她不可能白忙活,一分錢不賺。

  蔚錦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

  但是吳燁不在乎她賺了多少,他在意的的是,能不能占個便宜,買回來劃不劃算。

  從位置來說,這個價格,這筆買賣不虧。從價值來說,就得看吳燁怎么使用了。

  蔚錦可能有的賺,吳燁肯定不會虧。

  簡單的看了一下單子,除了一輛新的跑車和一副字畫,其他的東西,吳燁都不太喜歡。

  把白紙還給蔚錦,吳燁想了想,說道:

  “蔚姐,你問他一下,5000萬湊個整,加輛車,還有那副字畫,愿意我就要了,不同意就算了。”

  蔚錦:“……”

  這是砍價?這是砍人吧!

  太狠了。

  蔚錦覺得,要是自己當時被砍這么狠,估計得翻臉。這已經不是趁火打劫,而是落井下石。

  如果是換成她是譚令這種情況,她都得哭了,實在是太過分了。

  就踩著底線邊上,拿著錢砸人。

  “吳總,這個難度有些大了。”蔚錦揉了揉鼻梁。

  不出意外的話,她估計這幾天自己怕是白跑幾趟了,還搭了兩餅茶,虧慘了。

  吳燁笑了笑:“蔚姐不要言之過早,很多人,對于最后一根稻草,都抓的緊緊的。”

  吳燁相信還能談,抵押的話,吳燁所知道的情況,已經是折半都算好了。

  不然,他不會等到在還沒有出手,大家都等著他自己壓價呢。

  這種時候,吳燁是第一個往水里丟石頭試探的,他不答應或者答應,都有的談。

  “蔚姐,你就說一口價,高了沒有,低了可以,三天之內,不賣就算了。”吳燁和她說道。

  她嘆了嘆氣,然后點點頭,談一下,不行就算了。

  這次可能什么都撈不到了,下次想讓吳燁求人就不容易了。

  啥都沒有撈著,還搭進去不少錢,當真是一見吳燁誤錢錢。

  在咖啡館待了一會兒,吳燁就告辭離開了,既然沒事了,還不如回店里,或者去公司看看也好。

  在蔚錦這里,吳燁待不住,事情談好了,她就想離開了。她自己處理后續的事情,吳燁就先告辭了。

  “吳總有空再來。”蔚錦送他到樓下,揮揮手。

  “蔚姐,有時間去吃烤肉啊!免費!”吳燁笑著說。

  蔚錦答應一聲。

  吳燁離開以后,蔚錦才拿出另一個手機看了看消息,譚令發的消息,也在其中。

  她立馬發了條語音過去:

  “譚總,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一個?”

  放下手機,蔚錦笑了笑,她就是個中間人,報價怎么樣離譜,和她沒什么關系。

  最大的損失,就是被吳燁白票了勞動力,大不了白忙活幾天,也算是得個交情。

  收到譚令消息的時候,蔚錦把吳燁的報價發了出去。譚令只是回答考慮考慮,然后就沒有回消息了。

  城市的另一邊。

  多了一個在辦公室里,瘋狂摔東西,嘴里念叨著欺人太甚的中年人。

  “都特么落井下石,落井下石,都想來撿便宜。”

  譚令砸了不少東西。

  最后頹廢的坐在椅子上,然后又閃電般的蹦起來,他被玻璃渣子扎到肉了。

  看著手上的血跡,平息下去的怒火,又燃起來了。

  “草尼瑪!”憤怒的譚令大吼。

  他憤怒的聲音,連外面的員工都聽到了。

  他還不得不壓著怒火,要考慮蔚錦的提議行不行,比較有那么多現錢的不多。

  他因為吳燁報價發怒,吳燁卻悠哉悠哉剛回到店里。

  看了一下昨天的賬單,對了一下賬目,發現沒有問題以后,吳燁就準備就走了。

  剛才洛白約他打網球。

  兩人服務員小姐姐,看著他離開店里的。

  “我要是能像老板一樣瀟灑就好了。”

  “你沒有錢就算了,還沒有顏值,也沒有身材,務實點,好好端盤子吧!”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小姐姐氣憤。

  “你得面對現實。”

  兩人開始斗嘴。

  吳燁一路把車開到網球場,換了衣服,就去找洛白去了。

  這個網球場,他們只是偶爾來。

  球場里。

  吳燁穿著一身白色網球裝,看著飛過來的網球,助跑幾步,拿著網球拍,砰的一聲,吳燁把球打回去。

  洛白移動腳步,大喊一聲:“異次元打擊。”

  吳燁:“……”

  煞筆!

  洛白用力的把打回來,吳燁又揮動球拍,把球打回去。

  洛白的喊聲中二又糟糕,嚴重影響了吳燁的發揮,很多人還被這種中二吸引了,在看著他們。

  吳燁都臉紅。

  丟人啊!偏偏他還樂在其中。

  兩人你來我往,打了半天,然后才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一人手里拿著一瓶涼水喝。

  衣服上全是汗水,吳燁把紙丟給他,自己倒水洗了洗臉。

  吳燁還比他要好一些,沒有那么嚴重,洛白汗水都把衣服打濕了。

  “為什么今天不盯著裝修,居然有時間出來打球?”吳燁靠著椅子,把腳伸直。

  跑久了,感覺腳有些酸疼,吳燁伸出腳,來回活動著。

  今天來打網球打了兩個多小時了。

  他今天才剛去店里,洛白就給他打電話,問他來不來打球,吳燁把店里的賬對好,就跑來了。

  閑著也是閑著。

  反正下午也沒有什么事情,吳燁很久沒有打網球了,洛白不一樣,球場多。

  “店里有人看著就行了,一直盯著多累,反正沒幾天就要裝修好了,這幾天我一直在忙,今天剛好休息一會。”

  洛白說著話,彎下腰把鞋帶系好。

  吳燁拿著扇子扇風,洛白的目光,一直在那些打球的小姐姐哪里,完全沒有挪開過。

  “嘿嘿嘿!”

  時不時的,洛白還發出這種奇怪的笑聲,也不知道腦子里在想什么,一臉笑嘻嘻的表情。

  吳燁喝完水,就拿著手機凌晨發消息了,他不想看小姐姐,倒是想見到自己家大姐姐了。

  早上就沒有一起晨練,說今天忙工作,現在都已經快到下班時間了。

  晚上要一起吃飯嗎?吳燁發消息問她。

  凌晨回復了一個ok,然后又回復了一個忙完打電話,吳燁嘆氣,把打好的字刪了,換成了一個好的。

  凌晨還在忙。

  把手機放回包里,洛白看了看他:“怎么?你們家小仙女沒空搭理你?”

  吳燁搖搖頭,人家這是因為忙工作沒有時間,這種情況,要互相理解一下。

  “你懂個錘子,她是百忙之中,都第一時抽空給我回消息,并且表示自己確實沒有空,還答應了我的晚飯邀約。”

  洛白呵呵。

  “你再怎么粉飾,也改變不了她沒空搭理你的事實。”洛白回答。

  女人一樣,揪著不放。

  這有什么?忙就忙唄!

  “你這人,既然喜歡這樣無理取鬧,你就說你抗不抗揍就完了。”吳燁問他。

  洛白躲開一些,說他惱羞成怒。

  吳燁很無語。

  洛白開始喋喋不休。

  “我錯了行了吧?”吳燁敷衍的回答。

  洛白拍拍手:“這不就對了,,熟練掌握我錯了的各種使用場景,你才有資格談戀愛。”

  吳燁:“……”

  說的他好像不會一樣,這種必修課,他早就學的差不多了,只是沒有用過而已。

  凌晨現在還是很講道理的,以后講不講道理就不一定了。看了那么多書,這些基礎知識,吳燁早就會了。

  洛白突然想起來什么似的,聊到了寧渠的事情。

  “財神今天打電話給我,說想搬家到我們公寓,據說是因為顏潸潸,暴食。”洛白說道。

  吳燁:???

  他都不知道,也沒有和他說過,顏潸潸一個高材生,不至于把他整的那么慘才對。

  再怎么樣,不至于要搬家這么慘吧?

  暴食?

  一直吃?要不要那么離譜?

  “具體一點,不要抽象!”吳燁好奇。

  洛白人忍不住笑,然后越笑越夸張,等他笑夠了,才和吳燁說起事情的經過。

  “起因還是因為寧渠住院的時候,反正各種原因,自制力不好,又打撲克了。”

  “但是他又不想和顏潸潸談戀愛,覺得顏潸潸以后,還是會和他分手,和上一次一樣。”

  “所以對于這個事情,寧渠就想當個分手幾周年紀念火包,他是這樣想,但是顏潸潸不同意。”

  “不同意就算了,又把寧渠又吃了一頓。”

  “寧渠感覺扯平了,顏潸潸一直要復合,寧渠一直不同意,就在掰扯,然后兩人就耗上了,顏潸潸直接搬到寧渠對門去了。”

  “住在對面,這個事情就變化很大了,顏潸潸手段多,反正寧財神那家伙…又上當了。”

  “顏潸潸自己家醫院,想有個假期很簡單,顏潸潸假期,寧渠就得是假期,顏潸潸如果不出門,他是連房間都出不了。”

  “他說,顏潸潸一個月放假十五天,這種情況,換誰頂得住?”

  “還說他現在看到黑絲,就有恐懼癥!六味地黃丸就快救不了他了。”

  “他覺再繼續在家住下去,可能會有生命危險,所以想搬到公寓來,問我有沒有要賣的,給他買一套。”

  “還是他昨天說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感覺應該不是假的。”

  洛白把事情的經過,和吳燁分享了一下。

  管不住自己的寧胖,現在又惹上前女友了。

  上次一起吃飯的時候,就感覺不對勁,他也沒有說,沒想到后來還有這么多事情。

  這波叫自作孽。

  暴食…真形象!

  “我覺得讓他吃吃虧,不然不長記性,顏潸潸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洛白說道。

  讓顏潸潸先治治他也好。

  吳燁疑惑:“這是吃虧?而且為什么他只告訴了你?”

  “我說顏潸潸加我微信,然后匡出來的唄。”洛白回答。

  誰知道,一匡就匡出來了,財神最近應該也是被收拾的太慘了,想著找個人訴苦,不然不至于被洛白那么容易的套路。

  不過這種事情,是他們色私事,怪先是財神給人家病棟了,而且他想賴皮。

  顏潸潸也是千金大小姐,哪有那么容易賴皮的,人家動手之前,肯定就想好計劃了。

  寧財神的弱點,被拿捏的明明白白,顏潸潸很清楚的知道,他寧渠抵抗不了什么,直接給他收拾怕。

  現在,寧渠大概是看到鮑魚都害怕的狀態。

  “真慘!”吳燁總結。

  洛白點點頭:“確實!”

  “哈哈哈哈哈…”倆個同時笑起來。

  這個事情,確實是讓人忍不住笑,不是他們不厚道,而是他們忍不住。

  又打了一會球,在球館洗澡換衣服,兩人才開著車回家。吳燁開的洛白的寶馬,洛白開的吳燁的大g。

  吳燁還要回家做飯,凌晨晚上要來吃飯。

  停好車以后,洛白問了一句:“今天有飯蹭嗎?”

  吳燁想了想,拿出手機,給他轉了100的紅包,然后微笑的看著他。

  洛白看了看紅包:“……”

  吳燁的行為,已經很明顯的表示,今天沒他的份。

  “見色忘友,勞資自己去吃海鮮,饞死你。”洛白比劃了一個中指。

  吳燁微笑和他拜拜。

  洛白氣呼呼的把紅包收了,然后和吳燁一起進電梯,吳燁去17樓,他去一樓。

  吳燁目送他離開,按下電梯按鈕。

  財神啊!雖然很慘,但是吳燁感覺自己同情他的同時,還有那么一點點羨慕。

  吳燁自己…好像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一整天不出房間。

  財神是劍鞘有自己的想法,吳燁還沒有劍鞘,還…在努力。

  不過寧渠,以后估計要被顏潸潸拿捏住了,顯然他不是顏潸潸的對手。

  而且顏潸潸還沒有出絕招,寧財神那容易上當的自制力,顏潸潸想給他加個限制,太簡單了。

  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寧渠可不是那么傻的人,顏潸潸的初戀加成,應該沒有那么大。

  他怕不是故意的?

  想不通具體原因,感覺真復雜,不考慮這些事情了,他自己處理自己的爛攤子。

  回到家的時候,吳燁剛出電梯,就看到田甜了,她也是剛從另一個電梯出來的。

  “小吳哥!”看到吳燁以后,她還先打招呼的,吳燁都沒有反應過來。

  她居然打招呼了?

  神奇啊!

  “啊,田甜你好。”吳燁很詫異她的態度變化。

  “小吳哥剛下班嗎?”田甜問她。

  吳燁點點頭。

  然后就不知道說什么了,吳燁沒有什么話題和她聊,事情太突然了。

  一改態度的田甜,讓吳燁極度不適,還有點警惕冒出來。

  通常來說,事出反常必有妖,這種情況,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不過她也沒有多說什么,而是說了幾句話以后就回家了,看著她關門,吳燁實在是有些疑惑。

  究竟是什么原因,讓她變化那么大?

  一直回到家,吳燁還在想著田甜要出什么幺蛾子,是不是在研究什么損招,有沒有可能醞釀陰謀。

  一直到凌晨發消息說已經回來了,吳燁反應過來,看著七零八碎的青椒,吳燁嘆氣。

  開始認真的做飯。

  最近的事情,真是一樁比一樁奇怪啊,洛白要開店,財神磕地黃,瓜妹打招呼。

  這個世界的變化,讓他感覺自己適應不了,一個個都來的那么突然。

  凌晨到家的時候,吳燁剛好做好吃的,她不能喝涼的,吳燁就準備了常溫的果汁。

  “悶悶不樂的,你有心事?”

  注意到他表情奇怪,凌晨先試探了一下他額頭的溫度,然后問了一句。

  沒有生病就行。

  吳燁搖搖頭,也不算心事,就是突然之間想不明白而已。

  “姐姐,田甜是不是又鬧什么幺蛾子了?她平時看到我,跟我欠她幾個億似的,今天居然還和我打招呼了。”

  “你都不知道,她打招呼啊,好不協調那種感覺,前一天還板著臉的。”

  “我咋感覺她在研究什么壞主意似的。”

  聽到吳燁的話,凌晨忍不住笑出來,別說,吳燁的第六感還挺準的,猜的八九不離十。

  “姐姐你知道?”

  凌晨點點頭:“你覺得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展開談談。”

  凌晨和他說一下,昨天晚上事情,詳細復述當時的情況,還有計劃。

  凌晨說完以后,吳燁恍然大悟,總有刁民想害朕,這么損的計劃都想出來。

  要是真是個渣男,說不一定還真就上當了。

  可惜,他不是啊!

  再加上凌晨還站自己這邊,她這個計劃,完全沒有可行性。

  吳燁才發現田甜記仇的很,自己并沒有什么錯,但是不妨礙她對自己有情緒。

  這就很不講道理了,吳燁感覺自己有點無辜,要是誰都不能拒絕,他怕是比財神還慘。

  真是,老田養刁了啊。

  “打招呼,緩和關系,這是她計劃的第一步,明白了吧?”凌晨喝了口果汁。

  吳燁點點頭,現在他明白了,腦子里都冒出幾十個暗搓搓的計劃了。

  其實吳燁也可以很暗黑,只是他從來不喜歡用那些招數而已。

  再加上凌晨這個情況,吳燁把那些計劃丟出去。

  安裝凌晨的想法來,那么現在就是將計就計:“我就本色出演對吧?”

  凌晨點點頭:“我也是本色出演,后面的劇本反正就是那樣唄。”

  “挺好的。”吳燁笑嘻嘻的回答。

  “按計劃行事。”

  “干杯!”

  兩人相視一笑。

  商量好了對策,計劃著要怎么樣才能表現的自然,說到高興的地方,兩人時不時的就發出一陣笑聲。

  凌晨找到了一個能讓光明正大,變得合情合理的計劃,吳燁樂的支持她。

  總比把人家閨蜜之間感情破碎好一些,對象人好,不一定閨蜜就人好,只要能分清楚情況就行。

  凌晨分的很清楚。

  “我給你說一個事情。”

  吳燁也給凌晨分享了一下,關于財神的事情,聽的凌晨目瞪口呆。

  她還覺得有點無法接受,也無法理解。

  “瘦了好幾斤!真的會那么嚴重嗎?”凌晨不敢置信。

  吳燁找了個新聞給她看了一眼。

  某地一男子,送到醫院的時候,醫生都以為他60歲,實際上才30歲,就因為……

  看完這個新聞,凌晨感覺世界觀有點碎裂,以前從來沒有聽到過這些東西。

  凌晨:“……”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簡直無法理解,真恐怖!魅魔吧?”凌晨感慨。

  她自己就是女生,但是無法理解這種情況,難道是因為沒有解除封印?

  吳燁:???

  “姐姐,你還挺見多識廣啊!連魅魔都知道。”吳燁揶揄。

  通常都是動畫片,動漫才有這個設定,凌晨…居然還關注這些。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姐姐不可低估。

  聽到吳燁的話,凌晨開始裝無辜,一臉你說什么我聽不懂樣子。反正不管吳燁說什么,只要她不承認就不是答案。

  “話題為什么變成了這個?不是應該正常聊天的嗎?”凌晨反應過來。

  聊著聊著,就說到其他地方去了,平時那會聊這些。

  上次約會以后,弟娃兒變化有點大啊!都開始變化側重點了。不出意外,他已經在計劃其他的了。

  孃孃誠不欺我,回頭得打個電話,找她再聊一下,多學點東西。

  吳燁點點頭,換個話題,嗯?好像沒有這個話題有意思。

  “姐姐今年要不要去我們家做客?我媽做的蝦特別好吃。”

  吳燁問她的是今年,不是這個月,也不是下個月。

  凌晨聽出來了。

  向來膽子大的她,在這個事情上,居然有點忐忑不安,反正就是沒由來的,有點害怕。

  “再過幾個月,到時候再說。”凌晨回答:“反正蝦我是一定要吃的。”

  吳燁露出一個笑容,等她自己做決定,吳燁不想催她做什么事情,自然而然的就好了。

  他們這個年紀,還有自然而然的機會,要是再過幾年,就得趕鴨子上架了。

  “喝點湯,我特意用高壓鍋燉的,怕時間不夠。”吳燁又給她盛了一碗雞湯。

  當時逛超市,就買好了,特意買了兩只。

  “好喝!”凌晨夸獎。

  突然有點坐月子的感覺,不知道以后是不是這樣,每天做好吃的,然后哄著吃。

  “最近是不是特別忙?早出晚歸的。”吳燁問她。

  凌晨嘆氣,最近公司的業務有點多,然后這段時間剛好又是改編旺季,需要簽署的合同,協議,多的很。

  她在考慮提升個副總,但是找到合適的人選,而是公司管理也是各自扎堆的。

  辦這個事情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還要總公司考核,麻煩得很。

  凌晨很多時候感覺制度臃腫,但是每次說這些,老媽都當她說開玩笑一樣。

  她覺得自己訂的制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畢竟穩定不是一天兩天了。

  凌晨很多想法,在她看來是天馬行空,她覺得合適的,她會支持,不合適的,就毫不猶豫否決。

  “過完這段時間就好了,你那邊怎么樣了?”

  “計劃開第二個店,然后早點弄個集團公司出來。”吳燁回答。

  這是他第一次和凌晨說他的計劃,以前都沒有說過。

  “這么大目標?”

  吳燁點點頭:“整個餐飲集團,先定十個小目標。”

  “這就夠了。”凌晨意有所指的說道。

  吳燁聽出來了,忍不住笑了笑:“就夠了?”

  凌晨認真的說道:

  “不然呢?就這個目標,難度都很大了,現在做生意,哪有那么容易?失敗了也不要氣餒,成功了也不要驕傲。”

  “以前很多人的成功,不止是能力問題,還有運氣在里面,那時候和現在不一樣的。”

  “勇敢去做,反正經得起失敗,要是身無分文了,我也養得起。”

  聽著她說的話,吳燁感覺心里暖暖的,有人支持的感覺,真的很好。

  有人一直鼓勵你,告訴你你很優秀,你一定可以成功,你想拼搏她都支持你,有個這種對象,是三生有幸。

  “那我努力,回頭要是失敗了…”

  凌晨打斷他:

  “不要考慮失敗的問題,就往前沖,失敗只是沒有找對成功的方法。”

  “不要總是考慮下限,下限往往會限制上限,要把上限當做現在的下限,明白嗎?”

  吳燁點點頭。

  “姐姐,你大概就是古人說的那種,賢妻良母,賢內助。”吳燁由衷的說道。

  凌晨笑起來,她希望自己是賢妻良母,暫時肯定還不夠格。

  那是對最優秀的女人,冠以的稱謂。賢內助,都很難做到,不是簡單的一句話而已。

  “吳總裁,請你不要拍馬屁,趕緊去洗碗。”凌晨幫忙收拾餐桌。

  吳燁:“……”

  氣氛沒有了,還想高談闊論一下夢想什么的,現實就是洗碗。

  ------題外話------

  書名《天帝觀想法:吞天洞修仙三百年》

  簡介:

  一個依靠神秘觀想法,一步步成為天帝的故事。

  “你觀想童趣,領悟觀蚊成鶴、蛤蟆鞭法。”

  “你觀想百草園到三味書屋,領悟縮地成寸。”

  “你觀想龜雖壽,領悟長生不老法。”

  “你觀想逍遙游,領悟鯤鵬仙術。”

  數年后,神權坍塌,妖魔肆虐,掠奪造化,姜理走出吞天洞,神魂映照諸天萬域。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