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70 八爺哇涼哇涼的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這兩天,沒有和凌晨去晨練。

  一方面是因為吳燁有事情,另一方面,就是他故意的保持距離感。

  嗯,故意的。

  吳燁要讓凌晨意識到,吳燁和其他人不一樣,不只是逗比,不只是幽默,也不只是朋友,還加個普通。

  他并不想普通,想的是在朋友前面加個性別。

  順便,吳燁也要判斷一下,她對自己是什么感覺,是覺得重要還是覺得不重要無所謂。

  知道了態度,抓到了重點,才能考慮接下來要怎么辦。不然一直這樣開玩笑…你在開玩笑嗎?

  吳燁的訴求是要找對象的,他必須要要判斷,凌晨對他的態度。這兩天,凌晨一直再給他發消息,問他去不去晨練,這是一個信號。

  吳燁知道,自己在她心里,已經有了不少份量,可能還不是很多,但是一定有。

  白富美分兩種,田覓那種不好追,凌晨這種應該是第二種,也不好追的。

  兩天沒有答應她,有點小情緒很正常的,哄哄就好了,順便還能知道她好不好哄。

  回來的一路上,吳燁把思路理清楚了,相當清晰。

  “臥槽,我簡直進化了?”

  吳燁把這些東西在腦子里過了一遍以后,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那么通透。

  追女孩子,和考試一樣,難度都很大,追凌晨這種女孩子,和某些地方高考一樣難。

  為了對象,他不得不開動小腦筋。

  現在那點好感,是支撐不起來喜歡的,最多是曖昧對象,還差一級才是喜歡。

  “路漫漫其修遠兮。”吳燁停好車以后,吳燁拿上東西上樓。

  他剛才在開車,就回了凌晨一句回家發消息以后,他就沒有再理會。

  開車不規范,親人兩行淚。

  吳燁在電梯里,才有時間看手機,看著凌晨發的消息,居然是注意安全。

  看樣子只是有點小情緒。

  吳燁露出一個笑容,實錘了!這姑娘應該是好哄,這個是參考答案。

  以后鬧大別扭,才能得到正確答案。

  情商高的女孩子,處理矛盾和分歧更理性,也更能排開情緒思考,她們往往能好好談,而不是不依不饒。

  所謂動懂事,就是如此。

  “難怪說找對象要找那種大一點的,會理解人,也會照顧人,還會包容。”吳燁默默的點了個贊。

  凌晨比他大兩歲,24歲,吳燁能成功的話,差點點就抱金磚了。

  剛剛好,不大不小,彼此正合適。

  出了電梯,吳燁打開門以后,看了看冰箱里滿滿當當的食材,給凌晨拍了個照片過去。

  剛到家,姐姐想吃什么,我給你做,當我給你道歉的誠意怎么樣?吳燁發消息過去。

  女孩子嘛,哄哄就好了,就和撞到一樣,吹吹就好了。

  重要的是態度,態度是互相的,不是單方面的。

  凌晨回復很快你喊我一聲我就來,姐姐我不要面子的嗎?

  滿滿的小小嬌氣,吳燁仿佛都能看到她拉不下臉的樣子。

  這個時候,得遞給梯子。

  吳燁發了個動態表情包過去:那你要我怎樣?給你磕頭嗎?好,伱看著!

  養包千日,用包一時,平時的積累,都會在關鍵時候爆發出來。

  不知道她在笑,還是在干什么,吳燁看著手機,她沒有回消息過來。

  等著急了都!

  燙火鍋!凌晨總算是發消息來了。

  下來了,給個樓梯就下來了。

  吳燁雀躍的揮拳,嘴里喊了一句yes!

  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身體動作反饋的,是心情劇烈的波動。

  那種小兒麻痹癥一樣的扭來扭去,他自己感受不到羞恥,能感受到的,就是內心火山爆發一樣的開心。

  沒有經歷戀洗禮過的土狗,說的就是吳燁這種,一點點成就都會開心到跳起來。

  新手還在為哄好女朋友而驕傲,老手都已經幾句話解決了。

  變態辣!吳燁給她發消息。

  凌晨發了個表情包給他,一個熊貓臉,拿著寫了變態辣的火鍋底料,下面是一行小字:

  弟弟,如果扛不住就不要裝比!

  吳燁:“……”

  感覺有被冒犯到這么蔑視的嗎?

  上次的香腸嘴,確實是讓人記憶猶新,記憶猶新到凌晨每次想起來,都后悔沒有拍照片。

  當時沒有反應過來。

  凌晨又發來一個表情包,熊貓臉拿著微辣的火鍋底料,上書:夠意思嗎?我連底線都不要了。

  吳燁嘆氣,吃辣這個問題上,自己確實是挺遜的。

  這是本地口味問題,不是他吳燁一個人的問題,辣是痛覺,人是可以習慣的。

  就痛幾次,慢慢就好了,就不痛了,還能感覺到舒服。

  舍命陪君子,今晚生死局!

  發完消息以后,吳燁看了看家里的純凈水,儲備還有很多,然后又看了看牛奶飲料,也有不少。

  吳燁是那種,冰箱里沒有足夠幾天的食物,沒有安全感的人。

  最后又翻箱倒柜,找到皮士林,這把,梭哈!

  豁出去了!

  弟娃兒有氣質,姐姐打個直升飛機都回來燙火鍋,等我!看著消息,吳燁笑了笑。

  看了一下皮士林還夠用幾次,他決定了,再難也要練出來吃辣的能力。

  沒道理練劍天賦異稟,吃辣椒天賦不行。手機上下單,吳燁買了好幾支皮士林。

  妥了。

  吳燁腸胃功能還挺好的,上一次都沒有拉肚子,只是上廁所一度有點疼。

  后來就沒什么問題了,吳燁覺得自己能堅持堅持。

  “為了愛情。”吳燁發出宣言。

  拿上圍裙,沖到廚房,開始弄吃的,看著鍋里化開的火鍋底料,漂浮花椒和干辣椒,確實是讓人有點打怵。

  總歸沒有丈母娘讓人打怵,吳燁把食材全部準備好。單獨做幾個涼菜,又把小果啤弄出來,放到冰桶里。

  做好這一切,吳燁就聽到隔壁的開門聲了,凌晨可能要回家喂狗。

  隔壁姐姐回來了。

  吳燁看著一桌子吃,包括肉類,毛肚,血旺,鮮蝦,黃喉,丸子,蹄筋個,酥肉,以及兩碗辣椒蘸水。

  很豐盛,兩個人吃綽綽有余,哪怕是凌晨吃得多點,吳燁還準備了米飯。

  請客人,飯菜只能多不能少,這是傳統。

  “辛勤的小廚師!”拍了個照片,留紀念,發到小群里炸群。

  毫無反應,幾個家伙學精了。

  說好的聚餐,還沒有消息,等的黃花菜都涼了,他們效率極慢。

  砰砰砰!

  敲門聲響起。

  吳燁打開門,凌晨就站在門口,她已經換了居家服,一身黑色的體恤短褲,腳上踩著一雙拖鞋。

  手上還拿著一個袋子,兩條大白腿格外顯眼。

  晃眼。

  這腿真白…不是…真直。

  “姐姐光臨寒舍,榮幸之至,蓬蓽生輝!”吳燁立刻瞬間轉移注意力。

  視覺效果太好了,視覺沖擊太強了,視覺疲勞怕是一年都感覺到不到,得十年。

  凌晨只是笑了笑,果然,這家伙才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就是個純純的流氓。

  雖然剛才他很隱晦的目光,還是被凌晨發現了,吳燁表面裝的一本正經,實則內心黃不勝黃。

  就是說好了給他一巴掌,最后那個念頭也消失了,就剩下害羞。

  沒出息的凌晨,打他啊!你打他啊!

  凌晨:“這是禮物。”

  內心的反抗意識小人有些崩潰,凌晨則是有一點點臉紅,她也會裝了。

  表現的淡定點,不要害羞,只要夠臉皮厚,她也可以裝起來。

  凌晨把禮物遞給吳燁,然后才進屋,眼睛和掃描儀一樣,在屋子里來回掃了幾眼。

  同為女生,她很容易看出來,吳燁家里沒有女生來過的痕跡。

  這是一片無主的領地,標記了!

  是完全沒有痕跡,不是收拾過后的隱藏,她能看出來。

  也是單身狗。

  養了花花草草,書籍不少,還有畫架,沒有煙頭,干凈整潔,家里一塵不染。

  挺好,一個愛干凈,有涵養,有愛好的男生。

  “都是自己人,還帶禮物來,多不好意思啊!”吳燁把袋子放在一邊。

  話雖如此,不影響他收起來的速度很快。

  凌晨迅速兩眼看完吳燁家里,然后才坐在餐桌邊的椅子上:“做客嘛,這應該的規矩!”

  火鍋的香氣飄起來,凌晨鼻子動了動,看著一桌子菜,感慨吳燁確實是誠意滿滿了。

  會做飯就是好啊!想吃什么就可以直接做什么,不用擔心想吃的東西吃不到。

  這一點,凌晨很羨慕,她確實是做飯不好吃,勉強能吃而已。她自己都嫌棄,何況是別人。

  “這么豐盛,整的我倒是不好意思,感謝招待,我欠你一頓飯。”凌晨很大方的說道。

  生氣?

  哦,沒有這回事!

  這就是女生,她說有就有,無中生有,她說沒有就沒有,有也沒有。

  講道理!!!

  她們不太擅長這個詞,無法完全理解這個詞的含義,內心抗拒的詞排名里,講道理這個詞,大約排名26!

  吳燁點點頭,拿著筷子指了指鍋里,示意她趕緊吃。下一次約吃飯的機會又有了,前面的事情也翻篇了,簡直是一舉兩得。

  吳燁打開兩瓶啤酒,放了一瓶在她面前,杯子他早就準備好了。

  下意識把酒瓶拿在手里看了看,發現是果啤,凌晨就不擔心了,她酒量其實一般。

  注意細節,是因為不想出洋相,因為她喝醉了喜歡跳舞。

  “干杯!”

  “干杯!”

  干了一口酒,才開始吃菜。

  吳燁還是和上次一樣,吃的呲牙咧嘴,凌晨看著都想笑。

  明明就是菜雞,非要裝老鷹!

  不行就是不行,非要逞強,凌晨覺得大可不必這樣。

  “找個碗,裝點開水,刷過一遍再吃吧!你吃不了太辣的。”

  凌晨說完,也不等吳燁同意,就自己去廚房拿了碗,接好水,然后放在吳燁面前。

  吳燁愣愣的看著她,居然感受到了一波女友力。有女票以后就是這樣的幸福嗎?

  簡直太棒了!

  這種感覺被女生關心的感覺,確實是讓人著迷啊!

  朋友≠女生。

  女生有好感異性。

  這還是吳燁,這輩子第一次體驗到這種感覺。

  奈斯!

  吳燁呆呆的樣子,讓凌晨忍不住笑,然后低下頭吃東西的凌晨,嘴角勾勒出一絲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果然,廣大網友這個網友很厲害,猜的一模一樣。套路吳燁用得,她凌晨難道用不得?

  她凌晨,今天已經進化了。以后吳燁再想那么容易套路她,就不可能了。

  全然把要聯系吃辣忘在腦后,吳燁陪著凌晨吃東西,時不時給她燙個毛肚,時不時給她夾個蝦。

  明明自己辣呼辣呼的,還在說你多吃點。

  凌晨感覺自己內心有些觸動,就像是安靜色湖心,被投下了石子。

  漣漪蕩開。

  純粹的不做偽裝,沒有套路,傻乎乎的,關心。

  要姐姐怎么扛?

  臭小子,才習慣了套路,他就來純情,簡直花樣百出,根本受,不了。

  燙著火鍋,喝著啤酒,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聊著天南地北的話題。

  凌晨和吳燁分享了很多很多,旅游時候遇到的有趣事情,吳燁就聽著她說。

  “我希望以后找個,能陪我一起去走遍名山大川的人。”凌晨憧憬。

  吳燁回答道:“那我們恰恰相反,我想找的是,帶我去走遍名山大川的人。”

  凌晨:“……”

  又開始撩她了,這家伙果然是有預謀的,不知道他策劃了多久。人家田甜還在想著馴服小吳哥,小吳哥卻在當流氓。

  碰了一下酒杯,兩人越聊越開,吳燁才發現,難怪那么多人應酬要喝酒。

  “明天去晨練嗎?”凌晨問他。

  吳燁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去,姐姐去,我就去。”

  這次不是信號,而是把信號塔搬回家了。

  吳燁還準備說什么的時候,一個黑影飛進家里:“大哥,你看我撿了…”

  啪嗒!

  話音未落,手表掉在茶幾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吳燁和凌晨同時轉頭看到八爺,八爺看著凌晨,看了好幾眼,然后又看了看吳燁!

  你儂我儂!

  “大哥!你特么…騙我!”八爺傷心欲絕的飛走了。

  錢都沒有要。

  吳燁:“……”

  凌晨:“……”

  兩人面面相覷。

  一時之間有點沉默,突然出現的八爺,把原本熱鬧的氣氛,破壞的一干二凈。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