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85 約會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想象是肥胖滾園的,現實是瘦骨如柴的,偏偏現實,它具備把想象揍的滿地求饒的能力。

  約會一整天,轉眼之間就過了一大半時間,他們好像都沒有做,又好像什么都已經做過了。

  吳某人總感覺被她打了一針,腦子里灌進去什么東西似的。

  姑娘能被約出來,其實都是有基礎有好感的,但是…凌晨就很奇怪。

  今天這個算約會嗎?

  吳燁理解中的約會,是在高檔場所吃吃飯,在隱蔽場所聊聊天,找個地方卿卿我我,找個地方談談人生。

  最后暫時一條刪掉,以后加。

  吳燁以為自己排除了最后一個答案,就能猜到全部正確的結果。

  結果,他還是年輕了,小兩歲的他,還是玩不過大兩歲的她。

  凌晨異于常人的想法下,吳燁全程心里沉甸甸的,那些畫面異常沉重,他現在才慢慢緩過來。

  簡直是合不攏嘴。

  人啊!

  好像只有在足夠好的時候,才有資格談論其他的東西,比如,幸福,快樂,自由等等。

  大部分人談論的話題,其實就只有活下去這一個。站在高處,自以為是的覺得懂了很多,其實是一葉障目。

  以前總有人和吳燁說,其實你是幸福的,吳燁當時不理解。

  現在才發現,他擁有很多,已經是很多人想擁有的東西,甚至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東西,他現在,清晰的感受到了這一點。

  凌老師突然之間就給他上了一課,雖然吳燁的理解,并不是凌老師希望的理解方向。

  一直在吃飯的時候,吳燁都在考慮很多問題。

  生老病死都是命中注定,唯有過程各不相同,能把握的其實也就是過程而已。

  活著,健康,年輕,他已經擁有很多了,吳燁慢慢想清楚了。今天看到這些東西,未嘗不是好事,起碼多了一分對生命的了解。

  真正的勇敢,是被生活碾壓以后,還繼續的熱愛生活。生命的燦爛,也應該是明知道結果,而繼續熱愛。

  吳燁開始慢吞吞的吃完飯。

  注意到吳燁表情開始松下來,凌晨忍不住笑了笑:“是不是感覺,和你想象中的約會不太一樣?”

  吳燁點點頭,確實是很奇特的約會,凌晨的想法,在吳燁看來更奇特,腦回路很清奇。

  原本定好的計劃全部被改變,約會變成了一場經歷。吳燁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們的第一場約會,會是這樣。

  毫無浪漫,只有現實。毫無開心,全是沉重。

  出門之前,吳燁以為是和凌晨看維密秀,結果卻是凌晨帶他逛窯子,大概等同這種詫異感受。

  吳燁單純的自以為是了,他覺得自己挺淺薄的。凌老師比他多吃了兩年飯,確實是不一樣。

  凌晨說的:花前月下的浪漫,抵不過生老病死的陪伴。

  吳燁現在多少理解了一些。

  花里胡哨的短暫,確實不如持之以恒的平淡。

  長的和短的,凌晨選擇了長的,但是吳燁自信自己足夠。

  “對!確實是沒想到姐姐會這樣別出心裁。”吳燁回答。

  和想象中的約會差別不止是大,吳燁還完全沒有想到過,會那么大。

  凌晨笑了笑:

  “我覺得做題的時候,我們需要認真審題,在做很重要的決定的時候,我們也要認真考慮!”

  “不是什么事,都可以隨時放棄,要不不選,選了就得認真。”

  人生不短,何其漫長。

  單純的喜歡,靠這種東西是維持不了一輩子的,凌晨不接受那種突如其來,又匆匆離去,她又不是娛樂圈。

  所以,她希望吳燁想清楚,想清楚了再做決定,這個事情上不要草率。

  聽到她這話,吳燁理解她的想法了,凌晨和他是一樣的想法。沒辦法確定未來,就在現在打好基礎,起碼能經得起幾次海嘯。

  從前車馬慢,足夠愛很久。

  現在不是了,太多分分合合隨處可見,太多輕易離別遍地都是。一句看星星,都可以回家打撲克,甚至可以不回家也沒問題。

  那些不是吳燁想要的,當然凌晨也不要那些。她是希望吳燁慎重的選擇,并且深思熟慮再做選擇。

  畢竟,吳燁現在還有選擇的余地,吳燁還可以放棄,還可以當做無事發生,還可以是朋友。

  凌晨也不會尷尬,相忘于江湖就好了。這是她的思維模式,和吳燁類似又有區別。

  他們追求的,其實是以前很簡單的,現在卻很難的感情。

  以前是東西壞了,縫縫補補修修繼續用,現在是東西壞了,丟掉換個新的。

  感情這個觀念上,兩人希望的都是同一種想法,兩個人,一條路,走一生。

  要考慮的是吵吵鬧鬧能不能退一步,有了矛盾能不能好好談,有了分歧能不能統一想法。

  “那么,姐姐現在有答案了嗎?”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又點點頭。

  她也要考慮清楚,她已經考慮很多天了,要么退一步海闊天天,要么進一步全力以赴。

  她現在只有一部分答案,另一部分要看吳燁的答案。

  “那這把…我賭我不會輸,我梭哈了!”吳燁只是思考了片刻,就認真的回答。

  人生總有那么幾次豪賭,無法避免,如果輸了,那便輸了。

  吳燁選擇梭哈!賭一個幸福的未來。

  凌晨在他臉上,看到了從未有過的認真,沒有一絲絲的敷衍和玩笑,只有嚴肅和誠懇。

  對于吳燁來說,這個選擇很好做,這么多年來,并沒有遇到任何一個心動的女孩子,凌晨是唯一一個。

  不要覺得以后還能遇到,更應該珍惜眼前人。

  就是她了,賭了。

  凌晨被他直勾勾的看的臉紅,她知道,弟娃認真了啊!

  說通透了,想開了以后,現在的吳燁就更直接了。

  直接莽了。

  “想好了?”

  吳燁點點頭,和她碰了一下塑料杯子。

  “我想好了,現在給你五秒鐘時間考慮!”吳燁說到。

  他的想法說完了,他想聽聽凌晨的想法是什么,是還要再考慮,還是已經有了答案。

  凌晨認真的考慮了一下,她好像沒有吳燁那么勇。

  “你真考慮好了?”凌晨問他。

  點點頭,吳燁想了想,看著她的眼睛,開口說道:

  “語言表達,有時候確實是很蒼白的,要不這樣,我親你一口表示誠意?多幾口也不是不行。”

  他又開始撩人了。

  “來嘛!我看你敢不敢!”凌晨把臉湊過去。

  吳燁:enmm……

  姐姐開始勇了!簡直是防不勝防。

  吳燁還在想親不親的時候,凌晨已經坐回去了。

  錯億。

  “這把不算,我都還沒準備好!重新來!”

  “要不我給你五分鐘時間,你先熱熱嘴?”

  姐姐,你咋這么損呢?

  自己還不是做做樣子,還好意思說他,拿到道理喊破天,逮住蛤蟆撰出尿。

  大家都是菜鳥,裝什么老雞。

  “吃飽了沒?吃飽了我們出發了,接下來你安排就行了!”凌晨說道。

  她已經把想做的事情做完了,結果也很滿意,現在已經有了階段性勝利和戰果。

  剩下的,都是附加的。

  凌晨一直很擅長抓核心,抓重點,抓要點,吳燁就被她抓了。

  “搞了半天,你就這三板斧?”

  這操作,和禮貌的洛白似的,三板斧用完了,就沒有下招了。

  吳燁現在怎么安排?她都把計劃打亂了,現在又不到看電影的時間,飯也吃完了。

  去哪里,酒店行不行?

  “你一個大男人,要學會自己拿主意。”凌晨拿著車鑰匙站起來。

  “那我自己拿主意。”吳燁答應道,去掃碼結賬。

  看凌晨先離開,柜臺離得遠的老板,還以為他們吵架了,還和吳燁說,哄女朋友的技巧。

  吳燁尷尬的撓撓頭,還得道謝。

  凌晨去開車去了,坐在副駕駛上,想著吳燁認真說梭哈的樣子,凌晨忍不住笑起來。

  感覺心里甜滋滋的。

  一個特別肯定的想法,帶來的好處就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建立的基礎。

  吳燁已經很肯定的說了他自己的想法,凌晨沒有說出來,但是…她也梭哈了。

  不過她的籌碼,都是放在吳燁的籌碼上的。

  莊家是未來。

  他和吳燁都是賭客,她也賭了!

  如果一開始就有不相信,以后還怎么相信?不開始就不要開始,年輕人,開始了就要用全力。

  她這么多年,難得遇到一個喜歡的豬,她就覺得這只豬不是豪豬。

  既然沒有刺,也不扎人,為什么不牽回家?又不是別人家的豬!

  弟娃兒我吃定了。

  這一刻,兩人的人生合約,已經達成了初步意向。

  吳燁在飯館門口,揮著兩瓶礦泉水示意她的時候,凌晨一腳油門,把車開到吳燁面前。

  吳燁拉開副駕駛車門,坐在位置上,把水遞給她:“當家的,喝水!”

  凌晨沒忍住,笑出聲,吳燁這句話,讓她想起來自己家里一個親戚。

  也不知道吳燁的耳朵耙不耙?

  她還記得孃孃說:不管老公脾氣多硬,結婚了以后,多乳a就耙了。

  決定了,以后多乳a一下。

  凌晨拿過他手里的礦泉水,把車開出去一些,免得影響人家做生意,轉頭問吳燁:“我們現在去哪里?”

  凌晨不知道去哪里了,她不愛喝奶茶,不愛抓娃娃,也不愛做美甲。

  她喜歡的東西,和普通女孩子區別很大,想帶吳燁去拳擊館,但是怕嚇著他。

  別看他肌肉多,凌晨覺得自己能捶他三個,不過現在不能這么早嚇著他。

  萬一跑了怎么辦?以后再用武力,來決定家庭帝位和弟位。

  “要不帶你去游泳館?或者泡溫泉?”

  凌晨:???

  聽到這個話,腦子里都是吳燁看著自己泳裝流口水的樣子,凌晨覺得不太行。

  “哇哦,你好無恥!”

  鬼知道她想到哪里去了,現在都下午了,泡個溫泉,然后去看電影多好。

  當然,泳裝也不是不行,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可以的。

  因為凌晨的有色眼鏡反饋,這兩個提議被否決了。

  吳燁說帶她去劇本殺,她問吳燁劇本殺是什么?

  吳燁說帶她去喝咖啡,她說怪苦,憨包才喝那種東西,跟中藥差不多。

  最后,否決了不少提議,吳燁沒辦法了。

  “你不是說男人要有主見嗎?可以直接整個大套房嗎?”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大白天的,就在做夢。這種事情,現在想都不要,以后再說。

  “既然你想不到,那我帶你去看一條龍怎么樣?”凌晨挑眉問他。

  一條龍?

  吳燁想起洛白以前說的,他遇到過很多一條龍,還被一條龍服務過!

  “好啊好啊!”吳燁答應。

  龍不龍無所謂,就是好奇什么龍,

  他其實不在乎去哪里,只要是和凌晨一起就挺好的。吳燁一直都能感覺到,和她在一起,就很開心。

  當然,除了今天上午,那太沉重了。

  要去看一條龍,凌晨把他拉到了博物館。看著龍飛鳳舞的博物館幾個字,吳燁轉頭看了看她:

  “一條龍?”

  吳燁深感失望,還以為是什么龍呢。

“有很多條!你們男生不都喜歡看這個嗎?”凌晨回答  不知道她從哪里誤解的,男生喜歡看這些,男生喜歡的確實是千奇百怪,當然也包括有骨骼模特放硅膠的。

  吳燁沒想到,凌晨居然是帶他看化石。

  想法清奇的凌晨,確實和普通姑娘不一樣,大概除了高中生,很少會有女孩子帶男生來博物館。

  去圖書館都比這個強。

  “看,大只恐龍!”博物館內,凌晨站在一頭霸王龍化石前面。

  她顯然比吳燁更愛看這些化石,表現的比吳燁高興多了。

  吳燁看她雀躍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給她拍了一張照片,然后又拍了一張合照。

  照片里,凌晨挨著他,笑的美極了,就是背景的恐龍有些礙事。

  上午的時候,因為奇怪旅程,想通了很多事情,確定了很多想法,關系好像更進一步了。

  凌晨都敢零距離挨著他了,今天以前,都是有一些距離的,任何時候都是。

  她好像把最后那一點戒備心放下了,吳燁很細心的觀察到了這個變化,心情瞬間美起來了。

  吳燁還刻意試探了一下,發現和猜測的結果一樣。

  碰碰。

  嘿嘿嘿。

  再碰碰。

  凌晨沒有注意到吳燁這些小動作,她還挺喜歡這些化石的。

  “這么開心?你也喜歡這些化石嗎?”凌晨問他。

  “喜歡!”吳燁立刻貼著她肩膀回答。吳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貼貼之間。

  凌晨還在尋思,以后弄個小收藏館,收藏一些化石,留著自己慢慢看。

  吳燁那里喜歡什么化石了,一直在不斷試探凌晨的接觸極限。

  “干嘛貼我這么近?打你了啊!”凌晨感覺到吳燁的小動作了。

  推開小半步,吳燁假裝看著化石,嘴里瘋狂的說假話。什么真神奇,好看,協調對稱等等。

  男生為了飛飛飛,智商可以飆升到190,每一個男生,都曾化身智者,就為了墜入愛的峽谷。

  這個階段,心心念念的大概都是這些事情了。目標,大概都是合不攏嘴。

  突然間,凌晨拍了拍他,然后指了指她旁邊的兩人。

  吳燁轉頭看了看,一個年輕人挨著一個女生,把手放在旁邊的女生背后,想摟又沒敢摟。

  手靠近了,又擔心什么似的,觸電般收回去,但是又控制不住的想靠近。

  手都恨不得自己可以做決定。

  看到這個情況,吳燁默默的把自己的手收回來,英雄所見略同,英雄偶爾也一樣慫。

  就想看對方到底敢不敢摟,和追大型連續劇似的,吳燁兩人就站在原地看了半天,一直到兩人離開,男生也沒有動手。

  慫啊!

  吳燁看的強迫癥都要犯了,恨不得直接把他手推過去。

  “唉,太慫了!要是我…我肯定很禮貌的問一句,請問我能不能摟一下。”凌晨在盯著他,吳燁改口了。

  虎視眈眈,本來想吹個牛的,凌晨看的太認真了,吳燁覺得自己也沒有那么勇。

  凌晨笑出聲,然后去看其他的恐龍,吳燁一路上給她拍了很多照片。

  她一直都很開心,對那些化石也是真的喜歡,還買了博物館的書,說有時間要研究研究。

  就像是考古學家凌晨。

  “這個牙才是真正的虎牙。”凌晨指著劍齒虎說道。

  吳燁點點頭:“傷…害高。”

  下意識想說傷丁來著,幸好沒有說出來。

  兩人一直逛到小型恐龍區,吳燁拍了拍看化石的凌晨:“姐姐,知道恐龍怎么叫的嗎?”

  凌晨搖搖頭,好奇的看著他,旁邊的小姑娘也好奇的看著吳燁,可愛的大眼睛里也是好奇。

  恐龍都剩下化石了,凌晨怎么可能知道怎么叫?她又不是聽過。

  吳燁咳嗽一下,然后讓她挺好了:“呀啊~!呀啊~!”

  哭笑不得。

  旁邊的小姑娘,倒是很認真的小聲模仿:“呀~啊!”

  她感覺自己學會了一個很厲害的技能,其他的小朋友,肯定不知道恐龍是這么叫的。

  以后爸爸打媽媽的時候,還可以嚇爸爸。

  吳燁對一臉崇拜的小姑娘笑了笑,然后才看了看凌晨:“學會了吧?恐龍就是這樣叫的。”

  凌晨沒忍住,笑的直不起腰,吳燁把她沙雕到了,她完全沒忍住笑點。

  一想到霸氣外露的霸王龍,對著天空發出這種叫聲,凌晨就忍不住笑。

  凌晨笑點很低的,特別容易把她逗笑,笑的沒力氣,就把手搭在吳燁肩膀上。

  吳燁發誓,這個姐姐的笑點,她承包了,就為了讓她開心。

  在博物館待了不少時間,看夠了骨頭以后,兩人才開著車去電影院。

  距離電影院并不是很遠,吳燁和凌晨到了的時候,時間剛好。

  吳燁負責買零食,看著凌晨一頓操作買好票,兩人一起去放映廳。

旁邊的海報寫著恐子來襲,食人詭異,帶你體驗真正的恐怖…十年佳作  “恐子?”

  吳燁覺得這個名字,還不如小島優子,那也是食人族。

  凌晨點點頭,她一直想看這個,這段時間一直沒空來,田甜不看恐怖片,她一個人來,沒什么意思。

  不過,以后都有人陪她來看電影了,想想就開心。

  “是不是很期待?”凌晨問他。

  吳燁立刻點點頭,然后真誠的回答:“死啦,簡直期待的不行!”

  “那我以后經常帶你來。”凌晨回答。

  我不要,你不要過來啊!

  要不是為了抱抱計劃,吳燁才不敢來看這種東西,看到封面就感覺渾身不自在。

  有個東西盯著他似的,再加上近年恐怖片巔峰之作等字樣,讓他越發沒有安全感。

  到了放映廳以后,凌晨找到他們位置,已經是最靠后的位置。

  人家都扎堆,凌晨卻往角落坐,吳燁不知道她這是給自己接觸的機會,還是給自己進病房的機會。

  放好爆米花可樂,看了看可收起的扶手,吳燁把爆米花拿起來,把兩人中間的扶手收起來。

  變成了類似兩個一體的位置,這樣的話,吳燁可以靠的更近。

  肩膀挨著凌晨肩膀,吳燁要找點安全感。懷里抱著爆米花,吳燁現在已經準備好了。

  恐怖片就恐怖片,

  來吧!畜牲!

  “我怎么感覺你有點緊張!”凌晨問他。

  吳燁搖搖頭:“不是緊張,這是激動!”

  凌晨有點不太相信他,吳燁喜歡吹牛,她已經很了解了。和她們老家那些大哥似的,在女生面前吹牛已經是本能了。

  “別吹牛,要是怕的話,就喊我一聲,我們就不看了。”凌晨做好心理準備,很擔心吳燁和吃辣椒一樣。

  凌晨決定,大不了不看了,很多人確實沒有看恐怖片的怪癖,她只是天生膽子大而已。

  吳燁一直都比較嘴硬,就算是怕,估計也是死不承認自己怕,凌晨還不放心他。

  “沒事,我膽子和心眼,都沒有那么小。”吳燁信誓旦旦的回答。

  吃著爆米花,凌晨還時不時的觀察吳燁,燈光暗淡的時候,吳燁有明顯有動作。

  抓耳朵的恐怖音樂響起來以后,又透過兩邊的音響,再加上畫面,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凌晨去抓爆米花的時候,就感覺到吳燁的不對勁了。

  還說不怕?繃得那么厲害。好吧,弟娃兒居然也是個膽小鬼。

  時間流逝,第一個恐怖畫面播放的時候,吳燁很明顯往后縮了縮,凌晨都聽到他咬碎爆米花的聲音了。

  凌晨對吳燁的興趣,反而比對恐怖片的興趣大了,男生傲嬌的樣子,特別有意思。

  看著他害怕,又忍住的樣子,凌晨悄悄的,坐得和他近一些,然后伸出一只手,放在吳燁背后的椅子上。

  凌晨又靠近了一點。

  咳咳!

  隨著第二個劇情發展到扣人心弦,吳燁全神貫注,并且隨時警惕有東西跳出大熒幕。

  看恐怖片就是這樣,就是知道接下來是什么劇情,但是就是忍不住想看是什么樣的,但是又怕的不行。

  突然之間的恐怖渲染,和畫面瞬間蹦出來,再加上那一瞬間,有什么東西碰了一下吳燁的肩膀。

  “臥槽!”吳燁嚇壞了。

  下意識往凌晨身上靠,以圖找到安全感,這是人的應急反應,吳燁沒有控制。

  當然,電影院里,也不是吳燁一個人在驚叫,還有很多妹子,也是被嚇得不輕。

  等到吳燁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在凌晨懷里了。

  這種…計劃得逞了?

  貼貼,嘿嘿嘿,也不是那么恐怖嘛!

  凌晨抱過小孩子,朋友家的,親戚家的,還是頭一次,抱一個一米八幾的漢子。

  什么感覺呢…大概就是心跳加速,感覺比奇異果都奇異。

  她是摟著吳燁的,吳燁一大半身體靠著她,顯得有些小鳥依人的感覺。

  凌晨卻是內心一陣竊笑。

  剛才她突然用手指頭碰了一下吳燁的手臂,把他嚇的一瞬間就倒在了自己懷里。

  哈哈哈哈!效果好得很。

  凌晨還是覺得吳燁太可愛了,男孩子,果然是一種可愛的生物。

  “你膽子也太小了吧!”凌晨在他耳邊說道。

  臉紅吳燁:哦~

  我的天啦,這也太奈斯了叭!

  小暖氣吹得。

  “主要是小時候看恐怖片被嚇過。”吳燁回答。

  他也不起來了,反正賴在凌晨懷里不動彈,反應過來的第一時間,他就決定不起來了。

  天王老子來了都不行。

  凌晨也不提醒他,讓她起來,吳燁自己肯定更不愿起來了。

  就這樣,吳燁害怕的在凌晨懷里躲了一個小時50分鐘,一場電影也就2個小時10分鐘。

  “一不注意手都酸了?”凌晨揉了揉胳膊。

  抱的太久了,她也沒有注意胳膊,光顧著體驗奇異果了,最后才發現,胳膊酸的很。

  凌晨想到一個問題,那些喜歡抱抱睡的情侶,以后會不會一個肩周炎,一個頸椎病?

  問題是,以后自己還要不要抱抱睡?

  吳燁幫她捏了一下胳膊:“好點沒有?”

  凌晨搖搖頭:“效果一般!”

  又捏了一下,吳燁再問她,凌晨才點點頭,然后兩人才最后離開電影院。

  了解電影院情況以后,凌晨是個懶腰,吳燁迷失在s里,曲線簡直無敵。

  “姐姐,我們下次還來看恐怖片,專門找那種特別特別恐怖的看。”吳燁我看這衣服說道。

  吳燁對抱抱戀戀不忘,人家孩子是戀奶,吳燁是戀全部。

聽到這個話的  她已經知道類似奇異果的奇異感受了,但是…好像有點上頭。

  那么…再來一遍又何妨?

  不過這個事情,得把工作安排好了才行。

  “下次再說吧!主要是老胳膊老腿,我都被壓壞了。”凌晨活動了一下手。

  以前沒有想過約會這種事情,工作都是她自己一個人做,現在…她想招聘個副總。

  或者提拔一個,只要可以分擔公司工作的人,都可以,不然以后哪有時間約會?

  “祖傳老中醫,按摩我也會。”吳燁伸了伸手:“你可以試試!”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她不敢!

  兩人往停車場走去,現在外面已經天黑了。

  今天的約會,吳燁滿不滿意凌晨不知道,反正她挺滿意的,計劃里的結果都一樣,還額外收獲了不少。

  已經挺好了,下一次約…咦…完蛋了,居然在想下一次約會了。

  凌晨感覺吳燁就像是磁鐵一樣,真的好會吸。

  “要不要先去吃個飯再回家?”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她不想在外面吃,要吃的話,回家去自己做:“回家吃!”

  “好!”吳燁答應。

  家里面的食材還有很多,自己回家做飯吃也挺好的,在自己的小空間里,也可以暢所欲言。

  今天其實大家的態度都很明顯了,凌晨沒有和吳燁說她的想法,但是她的行為就是答案了。

  “能不能別和孩子似的,走路蹦蹦跳跳的。”凌晨提醒他。

  吳燁給她一個呲牙咧嘴的表情,然后依舊我行我素。

  開心的時候,好幼稚的。

  經常嘆氣,又忍不住笑了笑,男生只會在最親近的人面前,展露自己的幼稚。

  大部分時候,其實他們都是成熟穩重的另一面。

  有幸看到的人,都是走進他內心的人,在外面,是看不到的。

  凌晨不知道換成其他女生怎么想,她覺得挺可愛的,想乳a

  一直到停車場,吳燁開著車,凌晨坐在副駕駛,調好椅子的距離,暗搓搓的記下來。

  又悄悄的丟了兩根頭發,丟在后排和中控臺的收納盒子里。

  女人,得有點小心機。

  吳燁因為外面有些堵車,他一直在全神貫注的開著車,沒有注意到凌晨的小動作。

  就算是注意到了,吳燁也會裝沒有看到,就像剛才在電影院一樣。

  “有沒有什么特別想玩的,下次我帶你去。”車子開過了擁堵區,吳燁才轉頭問她。

  要提前把下一次預約好,不斷的制造新的機會,提升感情,準備好發起最后的攻勢。

  得抓住機會,才能追到對象。

  “特別想的話,應該是露營,你想去嗎?”凌晨問他。

  她喜歡戶外,露營,登山,徒步,滑雪,自駕游,潛水,漂流,很多東西她都喜歡。

  “想!姐姐帶我!”沒有任何遲疑吳燁立馬就回答。

  好家伙,張口就來。

  吃辣也是,看恐怖片也是,露營也是。

  明明就不是真的喜歡,但是又演的很逼真。逼真的她看了都不懷疑是假的。

  “你看到沒有,牛你都飛起來了!你好會吹!”凌晨指了指車窗外。

  吳燁哈哈笑。

  “其實我就是想說,你喜歡做的事情,我可以陪你去做,你喜歡的故事,我也可以陪你去聽,你喜歡的詩和遠方,我也可以陪你去看。”

  “除了那些一個人的事情,所有的兩個人能做的事情,我都想陪你一起去做。”

  凌晨嘴角弧度開始變化,然后只是哼了一聲,轉頭看著窗外。

  吳燁可以看到,車窗上,她倒映的笑容,笑的那么開心。

  “咦,你對所有的異性朋友都是這樣?”凌晨問他。

  送命題的味道,和要求關系清晰的信號。

  吳燁搖搖頭:“我沒有什么女性朋友,而且你和別人不一樣!”

  “有什么不一樣的!”凌晨撇撇嘴。

  “長的美,身材好,有氣質,有內涵,會關心,會體貼,會理解,還溫柔,反正很多很多,不一樣的。”

  吳燁說了很多,都是他所了解的,并不是胡編亂造。

  凌晨本來是控制住自己不笑的,結果笑的越來越開心。好話一籮筐砸下來,她也扛不住啊!

  針對這些情況,凌晨承認,她確實是有這么多優點,沒辦法,藏都藏不住。

  “答非所問!”

  “那我應該說什么?孩子他媽?”

  凌晨說她聽不懂,吳燁又看到她轉過去偷偷笑了。

  這個進度,吳燁自己都有點迷了,姐姐好像變化有點大,跳級跳的一度有些厲害了。

  不說戀愛都是按部就班的嗎?到他這里就開始瘋狂跳。

  吳燁撓撓頭,想不明白。他也是個菜雞,不然不至于看戀愛工具書。

  感情這種事情,哪有什么按部就班,喜歡就是來猛烈情緒,推動的本來就不止是情緒。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什么都是好的,都是可以接受的。全世界加起來都沒有一個人重要。

  內在情緒洶涌澎湃的時候,外在表現往往匹配的就是情緒。

  凌晨是個直接的姑娘,看上了就是看上了,不會躲躲藏藏,會直面內心。

  所以她發現自己有好感的時候,就開始正視自己的想法了。

  “那你呢?喜歡什么?”

  “我喜歡…五更天。”吳燁回答:“也喜歡,破曉,黎明。”

  五更天,破曉,黎明,也是凌晨。

  吳燁其實沒有什么特別的愛好,篆刻,看書,畫畫,養養花草。

  其實他是一個恬靜的人,但是看到凌晨滿屋子的運動裝備,他就知道自己遇到了沖突。

  她并不是一個恬靜的姑娘,向往荒野,自然,喜歡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她外表美如畫,內心其實有匹小野馬。

  吳燁其實做好了,以后陪她去天涯海角的打算,她喜歡,就陪她去唄。

  “我可以去野外用石板畫畫,也可以在帳篷里看書,還可以用荒郊野外的木頭刻字,最重要的,我不放心她一個人亂跑啊!”

  凌晨壓抑著心頭的感動,有人說語言是沒有成本的,有人說語言是帶著情感的。

  凌晨相信,內心的感情,會折射到語言上,不論優美工整與否,都是包含濃厚情緒的。

  吳燁喜歡的,她都不喜歡,也都沒有嘗試去喜歡過,她準備以后試試看。

  “姐姐,我是真的梭哈了!”吳燁說道。

  凌晨點點頭:“算命的說我這輩子,逢賭必贏。”

  “算命的說的對。”吳燁回答。

  凌晨笑嘻嘻看著她,吳燁喜歡她的笑容,最美的也是她的笑容。

  “姐姐,以后一定要多笑笑。”吳燁說道。

  凌晨問他為什么。

  “因為我想一直看到俘虜我的對手!”

  凌晨不笑了,吳燁趁著紅綠燈,掐了掐她臉,又被她乳a了。

  回到公寓以后,兩人去超市買了果啤和蔬菜,凌晨想吃水果,吳燁買了不少水果。

  有人撒狗糧可能是招人嫌棄了,結賬的時候,吳燁和凌晨看著購物車里的小盒子,呆住了。

  “你買的?”兩人異口同聲。

  然后一起搖搖頭。

  “都是兩口子,有啥不好意思的,感覺拿過來結賬,后面排隊呢!”結賬的大姐看他們演的逼真,催促道。

  “你倆是明星吧?演的真好,以后演電視劇了給姐說一聲,去支持你們。”

吳燁和  結完帳,兩人臉紅的落荒而逃。

  “弟娃兒,你這是啥子意思?”

  吳燁很無辜,他都不知道什么情況,這東西就已經在購物車里了。

  “可能是被人放到購物車的,以前洛白就干過這種事情。”吳燁說道。

  看人家撒狗糧,洛白直接給他們丟了七八盒,當時那對情侶也是落荒而逃。

  和他們這種情況一模一樣。

  凌晨相信他了,吳燁不撒謊的時候表情很嚴肅,撒謊會有細微區別,她都能終結經驗了。

  “姐姐,你怕不是倒打一耙?”吳燁笑嘻嘻的問她。

  凌晨立馬搖搖頭:“開玩笑,姨媽在家!”

  回到家的時候,兩人把東西收拾好,唯獨看著剩下的小盒子面面相覷。

  “要不我拿下去送給洛白?他每個月都得買。”吳燁建議。

  凌晨無語。

  “放你這里吧!”

  “啊?”

  吳燁愣住,內心的激動突然涌上來。

  “看你那個表情,你腦殼里面都是這些東西?”凌晨嘆氣。

  果然,孃孃說的不無道理,男人,這一個階段,就是無時無刻不在想亂七八糟的東西。

  追的時候正人君子,追到手就是采花大盜,結婚了以后,又變成正人君子。

  吳燁搖搖頭:“你想多了,我放抽屜里面,你隨時監督。”

  拿著小盒子,吳燁準備放起來。

  “這種東西滿大街都是,監督你的,永遠都不是人,而是自己的內心!”凌晨說道。

  “我知道!”吳燁很清楚這個意思,他也很清楚克制是什么。

  收好小盒子,吳燁去做飯,凌晨則是征得了吳燁的同意,在看著吳燁的畫。

  好多畫,都是畫的她,凌晨看著日期,第一幅畫,畫的居然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決定了,收藏了!還有這張也收藏了。

  吳燁做好飯出來的時候,凌晨在擺弄刻刀。

  “注意著點,刻刀很鋒利的。”吳燁不提醒還好,提醒了一下,凌晨還真劃到了一下。

  烏鴉嘴。

  “我看看嚴不嚴重!”吳燁從餐桌上抽了兩張紙,趕緊跑過去。

  還好傷口不大,不是大問題。

  吳燁吮了一下她的手指頭,凌晨感覺像是過電了一樣,從手上傳到全身,感覺瞬間麻了。

  十香軟筋散都沒有這么厲害,凌晨坐在椅子上,不起來。

  “還好不嚴重,包扎一下就好了。”注意到她手上不少的小傷口,吳燁嘆氣,這是愛好的代價。

  吳燁包扎的很認真,消毒,止血,貼上創可貼,確認沒問題,才放開手。

  看著他認真的樣子,凌晨想叭一口,是不是有點過分?

  “吃飯吧?發什么呆呢?”吳燁在她眼前揮揮手。

  凌晨搖搖頭,假裝淡定的站起來,弟娃兒不知道,他認真的樣子,讓人著迷。

  鈴鈴鈴…凌晨的手機響起來。

  “天,田甜打電話做爪子?還是開視頻。”剛坐下的凌晨,拿著手機吐槽。

  ------題外話------

  欠更38

  糟心…改了五遍,各種細節號,因為根本不知道哪里出問題了,好歹是出來了。

  簡直太難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