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76 能喝涼的嗎?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天空好像下雨……城市的喧囂也安靜下來。每逢雨天,城市就開始安靜。

  凌晨家臥室里,主衛還有水汽沒有蒸發完。

  穿著一身淡黃色睡衣的凌晨,拿著吹風機在吹長發,青絲垂落,柔順異常。

  她現在的長發,都已經可以拉到腰肢往下,真正的青絲如瀑,長發及腰。

  頭發干了以后,凌晨把頭發簡單扎好,看了看鏡子,漂亮無瑕的臉蛋,和剛剝開的雞蛋似的,毫無瑕疵。

  美艷動人,仙氣飄飄。

  凌晨拍了張照片,想了想還是沒有發出去,田甜還在她這里,她一直很克制自己。

  發照片這種禮尚往來的想法,一閃而逝,吳燁發了腹肌…她發…不合適。

  臥室的粉紅色大床上。

  穿著一身小恐龍睡衣的田甜,正在趴著玩手機,臉上還有一張黑漆漆的面膜。

  凌晨走到床邊,拍了拍她,讓她挪過去一些。

  “小雪姐漂亮到讓人嫉妒不起來。”田甜看著床邊的凌晨,感慨小雪姐也太美了。

  顏值差距一旦大了以后,就沒辦法嫉妒了,因為根本打不過。

  人比花嬌,沉魚落雁,說的就是凌晨這種女孩子。

  凌晨鉆進被子里以后,田甜就把面膜丟掉了,簡單擦了擦臉,熟練的如同八爪魚一樣抱著凌晨。

  貼貼。

  猛女抱抱,伸手異處!反正每次都是這樣,田甜都快成習慣了。

  今天打球的手感發燙。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為何姐姐如此浮夸?”球員田甜上線。

  揉揉弱弱。

  大概很多男朋友都不知道,他們并非第一個登山的人,已經有女友閨蜜無數次的登上山頂了。

  最美的風景,閨蜜也早已看過無數次,景區常客。

  凌晨把她作怪的手拍掉,田甜倒是樂在其中,凌晨感覺渾身不自在。

  她可沒有那種奇奇怪怪的想法,也沒有反其道而行之的癖好。

  性別女,愛好男。

  “你自己又不是沒有,老是惦記我的干什么?我這遲早是別人的。”凌晨拿著手機在看朋友圈。

  看吳燁剛才發的朋友圈。

  今天,居然出現了神經受到刺激,引起的興奮反應,理性弱于情感的心理現象圖片是紅綠燈路口。

  原來他還在回家路上。

  這意思就是沖動唄,又叫情難自禁,還叫奮不顧身,凌晨露出一個笑容。

  她其實知道,吳燁那句只說出兩個字的話,后面兩個字是什么。

  不出意外,我想你了!

  媽耶!臭弟娃兒!

  大晚上開車跑過來,居然就是為了說這個,要是田甜不在,又得被他撩的心跳加速了。

  畢竟…女孩子誰能拒絕這個呢!

  凌晨悄悄的露出一抹笑容,要是田甜不在,她都忍不住要翻滾幾圈了,心情好到爆炸。

  雀躍的小心態都要飛出來一樣,樂不可支就像是血液流動,自然就涌上心頭,感覺想吃了大白兔奶糖。

  想到田甜還在,凌晨一秒把表情換掉,就像是滑圖片一樣。

  她其實白擔心了,田甜沒有看到她的表情:

  “我自己的那不是沒感覺嘛,反正你以后就便宜其他人了,現在我是在收回成本。”

  “你以后老公還得感謝我,我幫他拿地當了開發商,他就住現成的房子。”

  說是這樣說,一想到以后小雪姐要結婚,要嫁給其他人,她就有點不太習慣。

  這么多年閨蜜,結婚以后就是別人家的老婆了。

  再打球,都約不出來了。如果她再結婚了,就只能從排球改練乒乓球了。

  凌晨放下手機,聽到她這個話,就忍不住笑了:“女孩子終歸要嫁人的,你還不是一樣。”

  “某一天遇到了騎白馬的唐唐,遇到踩著七彩滑板的蓋世英雄,遇到賣水晶鞋的小伙子。”

  或許他差了很多東西,就說會想嫁給他,女孩子最大的愛:不就是我想嫁給你嗎?

  “為什么這些人都這么奇怪?”田甜反問。

  凌晨笑了笑:“因為緣分最大嘛!”

  “我現在連男朋友都沒有,暫時不考慮這個問題,以后再說。”田甜嘆氣。

  她和小雪姐一樣,都已經單身很多年了,都沒有遇到那個合適的人。

  她羨慕甜甜的愛情,小雪姐也是一樣,兩只單身狗,逛街都是看著別人成雙成對。

  “我先變成瘦子再說。”這是田甜的小目標。

  這段時間減肥效果很好,田甜已經瘦了不少,看起來纖細多了。除了累贅沒有減掉,其他的都減掉了。

  關于愛情這個事情,田甜有點沮喪了,小吳哥很可能沒有戲,她還不知道以后能不能遇到喜歡的呢。

  “喜歡總是不期而遇的,遇到了就知道了!”凌晨回答。

  比起田甜沒有頭緒,她現在好像越陷越深了。腦子里都是吳燁,吳燁就像是在她腦子里長根了一下。

  每天總有不少時間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她不是刻意去想,但是他也總是不經意出來。

  “小女子落花有意,小吳哥流水無情啊!傷心,小雪姐快讓我躲進大山,安慰安慰我!”

  田甜笑嘻嘻的動手,她被凌晨只手鎮壓。又菜又愛玩,她這種,凌晨輕輕松松打八個。

  球感再好,你也不能總借人家的球來玩,自己的就放在家里不拿出來。

  這樣怎么做朋友?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你怪誰?”田甜一會兒說要放棄,一會兒又要堅持。

  明知道人家不喜歡,自己也是人間清醒,放過人家又感覺不甘心。

  活生生糾結這么久,要是早點放下,新的都找到了。

  這課歪脖子樹我想做家具,你不放手,我都不好揮斧頭。

  “從小到大,我喜歡的東西,基本上都得到了,現在在這個事情上碰壁了,就是不甘心嘛!”田甜嘆氣。

  想要的,她很少有想要卻得不到的東西,偏偏吳燁不感冒她。

  到不到的永遠在騷動,最好的東西,就是得不到的東西。得不到,才讓人戀戀不忘,依依不舍。

  “你這想法不對,人家不是東西!”凌晨覺得這種想法不對。

  沒有這種道理,真讓人家煩了,誰在乎你是誰?還有有錢人在地攤被人敲瓶子呢。

  吳燁只是脾氣好,不是沒脾氣。

  田甜認可的點點頭:“沒錯,他確實不是東西。”

  “我是說你這樣的想法不對。”

  “對對,小雪姐都對,睡覺覺!”

  凌晨嘆氣,現在說不好好聽,非要吃虧了才長記性,當人家吳燁是軟柿子呢?

  人家可不是玩具。

  “明天開會,睡覺!”凌晨也不多說了,她習慣不說人家壓根不聽的建議。

  話要說給聽進耳朵的人,不能說給聽在耳朵邊的人。

  “等你結婚了,晚上都得開會,還會有個會議成果!”瓜妹又和八爪魚一樣的抱著她。

  凌晨撓她。

  笑聲在臥室里響起來。

  另一邊,剛回到家的吳燁,在黑漆漆的夜色里,悄悄的回到房間里。

  凌晨有人陪,吳燁只能寂寞寒窗空守寡,自己抱著枕頭睡覺。

  去的時候,計劃的好好的,各種想法一大堆,笑嘻嘻去的,去了才發現情況不對勁,什么想法都沒了。

  哭唧唧的回來。

  計劃都成了泡影,本來還想著撩姐姐,結果田甜也在,沒辦法撩,吳燁就只能跑路回來。

  以后還會搬上來,她可能追不到吳燁,她也能讓吳燁追凌晨不那么順利。

  必須要想辦法才行。

  “先睡覺!”吳燁嘆氣,有點困了。

  第二天一早。

  吳燁練完劍,吃了早餐就開車送老爺子去開會。

  今天已經是他最后一天開會了,會議時間比前幾天短,不過老爺子開完會就要回老家。

  機票他都叫老吳給他定好了,老吳說多待兩天,老爺子就要捶他。

  回家心切,歸心似箭。

  對老爺子來說,他的家,是那個小山村,是老太太在的地方,肯定不是魔都。

  今天開完會,他明天就要回去,完全不準備多待,老爺子固執的很。

  說要回去就一定要回去,留都留不住,他說不放心老太太一個人在家里,得早點回去看看。

  理由很多,主要是是不放心老太太,其實他和老太太在一起的時候,時不時就吵架,互相罵,離開了又巴不得早點回去。

  他們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吵吵鬧鬧一輩子都這樣過來了。

  早上送老爺子的時候,吳燁把他送到路邊,老爺子提著保溫杯,背著手,悠哉悠哉的去開會去了。

  一杯茶,一包煙,一次會議開半天。

  任務完成,沒什么事情的吳燁,直接去了大唐不動產公司。

  時間還夠,吳燁準備回去看看有沒有新的房產資料,順道也看看朋友們最近的情況怎么樣。

  如果有合適的門店,就拿下來,再開個店,沒有的話就等等,這個不是最急的。

  很久沒有看到他們了,剛好也去看看他們,楚良把他們當下屬,吳燁一直都是把他們當朋友。

  賺不賺錢不重要,都是朋友。

  大g從停車位離開,匯入車流,過了上班高峰期,一路也沒有怎么堵車,沒花多少時間,吳燁就到了公司樓下。

  還在樓下買了不少水果,奶茶,吳燁才提著東西上樓。

  今天他們應該都在,看他們今天在群里發言就知道,肯定沒有多忙。

  群里全是來個車…趕快來個車的表情包,然后就是一堆澀圖,還有各種吃瓜的鏈接。

  小群都變成車展了。

  從豪華車,到高級車,到普通車,再到家用車,應有盡有。

  車都堵了。

  吳燁到了公司的時候,準備直接去銷售部的,結果他被前臺小姐姐攔下來了。

  他上次來的時候,公司還沒有前臺,就他們銷售部一群人。

  后來,所有的部門都組建好,不同崗位的各種職位都招齊了。

  “有什么問題嗎?”

  吳燁準備進辦公室,結果她不讓,以前都是直接進去的,今天被她堵在外面了。

  小姐姐說辦公區不方便參觀,吳燁說他是找朋友,小姐姐只是笑了笑,還是說不行。

  她不相信,也不認識吳燁,算是盡職盡責了。

  “您稍坐,麻煩稍等一下,我得去問一下。”小姐姐指了指椅子。

  吳燁只好坐下,等到她去辦公室問清楚了,吳燁才去了銷售部辦公室。

  沒有預約,都見不到似的。

  不知者不怪。

  推開門,吳燁提著口袋進走辦公室,大家果然都在的,一個個都在摸魚。

  以前摸久鼎的魚,吳燁都一起,現在摸自己的魚,感覺怪怪的。

  “唉喲,快看,吳總蒞臨,大家快裝一下!”柯達第一個發現吳燁進門,好久沒有來的吳燁,沒想到今天居然有時間來公司。

  楚良說他在忙其他的,最近事情有些多,大家都沒有打擾他。

  吳燁把買的水果放在辦公桌上:

  “大家歡迎吳總!感謝吳總給我們買的打折水果,以及里面加蟲的奶茶。”

  聽著吳燁的自言自語,大家忍不住笑。

  沒辦法,吳燁最近,忙的事情確實是有點多,上次來過以后,就沒有回來過。

  不過大唐在楚良的帶領下,業績很不錯。對于管理這方面,楚良比吳燁專業多了。

  專業的事情要交給專業的人來做。

  “我們吳總日理萬機,還能來看我們,真是辛苦辛苦。”衢雪說道。

  吳燁笑著反應:“話說,理萬機是誰?”

  大家哄笑。

  好久沒有見面了,氣氛還是一樣沒有變化,聊的東西除了車,好像就是顏色。

  反正對這個事情,大家樂此不疲的,一個個都是高手。

  吳燁拿著奶茶給他們分,看了看幾個女生:“能喝涼的嘛?”

  “都能喝涼了,你枸櫞酸西地那非過敏不?”于汐沅問他。

  吳燁:???

  衢雪哈哈笑。

  “那是什么?”吳燁問周未來。

  周未來指了指岳維:“是你維哥!”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他不懂。

  吳燁都融入這個小團隊了突然之間又離開了,他自己倒沒有什么不習慣的,反而是大家有點不習慣。

  車輪壓過臉上看不到車的無辜表情,大家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了。

  “吳總有錢也沒有打群架啊!我們雖然窮,這一點還是一樣的。”柯達吸溜著奶茶。

  “我是正經人,你這個齷齪的家伙,離我遠一點。”吳燁回答。

  開店的事情還沒有弄完,弄完了以后看看情況,情況好還要研究分店,老婆還沒有到手,老爺子還要接送。

  哪有時間打群架。

  而且吳燁以后就沒準備好好上班,還是準備一直做生意,估計以后只會見面更少。

  只能偶爾來,和大家聊聊天。

  “發大財了以后,記得照顧照顧我們!”衢雪說道。

  吳燁點點頭:“放心,雪姐,你到時候和姐夫商量好,我這里沒問題的。”

  衢雪拍了他一下。

  和他們學,都是越學越不正經,聊的差不多了,吳燁和他們說了一下今天來的目的。

  衢雪反應最快,立馬拿了商鋪的宣傳冊給吳燁:“這事找姐啊,姐辦事到位,你想什么時候要都可以。”

  做銷售最重要的是腦子好使,反應快,要接的住。

  衢雪就是高手,其他人反應都要慢她一拍,或者好幾拍。

  吳燁看了看冊子,重新找的精品物業,和久鼎那邊不一樣,已經更新了很多:

  “一個朋友要的,我先幫他看看!”

  準備帶回去看看,一時半會應該不急著買,吳燁和她說了一下。

  “沒事,交給你了,五五開。”衢雪開玩笑。

  吳燁的笑了笑,他不準備做業務了,大家都看出來了,以后有單子,都是拿出來他們做。

  待到老爺子快開完會,吳燁就離開了,他們本來還想留吳燁一起吃頓飯的,吳燁時間來不及。

  等到新店開業,再喊他們過去聚餐。

  楚良這邊,已經對接上了王春花,銷售精英,王春花會去挖。

  楚良把公司做的很好,吳燁也沒有什么事情要聊,簡單說了幾句話,吳燁就走了。

  前臺,小姐姐和吳燁道了歉:“不好意思吳總,誤會您了。”

  吳燁擺擺手,沒有什么怪她的:“好好工作,給你升職加薪。”

  看著吳燁離開,前臺悄悄笑了笑,比起吳燁的承諾,不怪她就很好了,楚老板很實際。

  銷售辦公室里。

  “又怕小燁出去吃苦,又怕小燁突然開路虎,沒他在,還是少點氣氛。”周未來說道。

  “別說路虎,就是胭脂虎他都不缺,你不是應該羨慕嗎?”岳維回答。

  “羨慕不來,投胎是個技術活。”柯達回答了一句。

  開始的時候,和吳燁相處沒有隔閡,現在來公司以后,其實多少有了點隔閡。

  特別是楚良一直強調吳燁是大股東,大家聽久,說不清道不明,就是沒有以前那么自然。

  從吳燁投資公司開始,從他和楚良的合作開始,變化好像就開始了。

  最初,大家不在意的,后來,距離感多了一些。

  樓下的吳燁,開著車離開停車場,在車道上的時候,還看了看寫字樓,嘆了嘆氣。

  還是有變化的,只是不那么明顯而已,吳燁還是感覺出來了,有些話他們雖然沒有說。

  掉頭離開,他現在去接老爺子,老爺子最重要,主要是他沒有什么方向感,吳燁怕他自己回去,給走丟了。

  老爺子在刻字的時候,刻完以后再量,都是筆直的,偏偏在城市里,他就沒有方向感。

  老太太屬于是大字不識一個,偏偏在城市里難不倒她,挺互補的關系。

  吳燁在的時候,老太太惱他,就罵吳燁,他惱老太太了,也罵吳燁。

  吵架的時候,什么都拿吳燁當借口,要泡腳啊,要放牛羊啊,要吃飯啊!

  反正吳燁就是借口,他們不吵的時候,吳燁就啥也不是。

  吳燁的愛情觀,是受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的影響。

  他們都是找的自己喜歡的,而不是找將就過日子的。

  車速不慢,吳燁到了的時候,還有最后兩分鐘,時間卡的剛剛好。

  卡點。

  田覓也到了,她的車就停在吳燁前面,一輛絢藍色r8,看起來五顏六色的,涂裝很靚。

  “你這車不錯哦!”

  “還行,反正都是開,什么車都差不多,鑰匙在自己這里就好。”吳燁回答了一句。

  看著靠在車身上的田覓,一身皮衣的她,吳燁很疑惑,這個天氣她究竟熱不熱?

  看了看天空,今天氣溫不算低:“你這打扮不熱嗎?而且…皮褲放屁不會鼓包嗎?”

  田覓:“……”

  老山村來老鱉,土!

  “晚上要去跑山的,個性真的嗎?算了,你懂個der!”田覓回答。

  哇哦,白富美都玩的這么花里胡哨?還去賽車!那玩意兒不是小說里才有的嗎?

  現實里居然也有這種橋段,那可是豬腳出沒的地方。

  “用慣性漂移過彎,排水渠加速,車很快,送豆腐那種?”吳燁問道。

  他了解的賽車除了賽道,就只有電影,原諒他了解就這么多。

  就這些還是因為黃原愛車,愛上賽道,吳燁才被他科普的,以前他們就騎過摩托車,還差點沒了。

  賽道吳燁沒有玩過,不過他想試試看,找個教練教一下彈射起步,漂移過彎,原地掉頭,燒胎咆哮。

  “確實很快,你有想法?”

  “我就想告訴你,記得帶個急救包!”吳燁說道。

  田覓:“……”

  和吳燁聊天,她總是落在下風,總是被壓著打,嘴巴沒有吳燁的那么溜。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懟著,田覓明顯不是他的對手,還在努力杠著他。

  不遠處,傳來吵架的聲音,老爺子又是和田覓爺爺吵著出來的。

  兩人針尖對麥芒,互相吐槽,互相揭短,互相指指點點,好在勉強都還算文明。

  沒有打起來,吳燁覺得已經很好了,兩人都還算是克制。

  吵的臉紅脖子粗,特別是田覓爺爺好像吵不過老爺子。

  又是田覓和他一人拉一個,把人弄上車以后,才各自離去。

  “爺,您和田老爺子是什么情況?很不對付啊!”吳燁一邊開車,一邊好奇的問了一句。

  老爺子嘆氣,有些沉浸在回憶里。

  “都是長得太俊惹滴禍!他媳婦以前特別喜歡額。”老爺子回答。

  吳燁:???

  沒想到是這樣的情況,難怪見面就掐,吳燁沒想到,還有這么一段歷史在里面。

  吳燁知道,老爺子年輕的時候長得帥,是那種陽光燦爛的的帥,就是很溫柔的感覺。

  其實脾氣暴躁的一匹。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就一口一個:額也會捶你滴,額捶死你。

  “所以您做了什么?”

  “你這娃腦子咋那么臟呢?”老爺子批評他:“其實也沒干啥!”

  這話說出來很假了,要是什么都沒有,不至于那么沒有底氣。

  看了看老爺子,沒想到他年輕的時候,還有桃花債。

  “你娃這是啥表情?你信不信爺捶你。”老爺子吹胡子瞪眼睛。

  吳燁憋著笑,認真的開車,不再說什么,免得老爺子惱羞成怒。

  “當時,我不注意,她就親了額一口,被人告訴老田了。”

  “田覓奶奶,也是我們老家的?”吳燁問道。

  老爺子點點頭:“和你奶是閨中密友。”

  吳燁都不知道說啥好了,世界還真是小的很,不過這種事情,很多男人估計都能記一輩子。

  “那他們還結婚?”

  “那不是已經結婚了!”老爺子嘆氣。

  人家是情難自禁,他被記恨了一輩子,老田說就算了,老婆子都不理解自己。

  明明他就是無辜的,放在現在,那算個啥?偏偏老婆子念叨了這個事情一輩子。

  “你爺當時長滴俊,你奶要不是瘋狂追求額,你奶可能都是其他人。”老爺子開始吹了。

  以前就是這樣,反正奶奶也是這樣說,爺爺以前瘋狂追求她,然后她勉為其難答應的。

  老兩口一直都因有意思的,老爺子有個習慣就是愛吹牛,特別是喝酒以后。

  很喜歡講以前的那些光輝事跡,那些關于他自己的故事。

  “爺,我相信您!”

  老爺子看了看他:“你娃以為你爺不知道,你娃和你奶也是這樣說。”

  那沒辦法嘛,奶奶都說了,肯定不能抬杠,奶奶的棍子打人也挺疼的。

  開車送老爺子回家以后,吳燁收到了群消息,在醫院養傷依舊,深受顏潸潸折磨的寧渠,總算是要出院了。

  并且決定大擺酒席,用珍貴的小龍蝦招待大家,讓大家備足紅包,到場慶賀。

  吳燁在家換了一身衣服,就拿著東西跑路了,飯都沒有吃。

  氣的吳太太直呼逆子,又不知道去哪里鬼混。

  在陽臺上看著大g開出小區,她又把最后,沒有來得及拿出來的一盤螃蟹放到冰箱里。

  老爺子只是笑了笑,自己這個兒媳婦,和家里的老太婆脾氣差不多,偶爾兇巴巴的,其實極其溫柔。

  對孩子,總是顧生活,不管成就,擔心的都是吃飽穿暖。

  當爹的不能這樣想,孩子總要能自己謀生才行,不能沒出息混一輩子,連家都顧不好。

  男人沒有能力,那很累的!

  “你別管他,孩子餓不著。”老吳說了一句。

  “你倒是餓不著。”吳太太白了他一眼。

  ------題外話------

審核補發  本來就。卡,不滿意就就刪了幾千字,寫的頭疼,然后還審核了,簡直是慘的不行,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