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71 含淚坑爹500萬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注視著一抹白痕從窗外飛出,轉眼在夜空里消失無影無蹤,八爺走的太快,吳燁連別走都沒有來得及喊。

  來不及挽留的時候,它就已經遠走高飛,八爺離開了!

  凌晨和吳燁目送它離開,才默契的回過頭。

  姐姐疑惑臉jpg!

  弟弟憨笑臉jpg!

  凌晨認出了那只鳥,上次就是那只鳥偷她衣服,被她用小石子打過,然后吳燁還發了朋友圈,她被嚇了一跳。

  以為自己犯法了,還特意找律師問了一下情況。

  不過她當時不知道那是誰養的鳥,今天倒是知道了,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吳燁的鳥。

  讓多少有點尷尬和氣憤,氣的是鳥,尷尬的是當時的場面,那么大個靚仔,連鳥都管不住。

  如果她沒聽錯的話,吳燁剛才好像被他的鳥罵了?

  前所未聞見所未見,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凌晨看著吳燁,很默契的,兩人都沒有說話。

  剛才本來聊的正好,姐姐被撩的花枝亂跳。吳燁靈感爆棚,情話宛如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就在情緒正高,八爺一盆冷水,淋的連心情都沒有了。

  被凌晨姐姐看著,吳燁也不知道說什么。

  卡住了。

  八爺很記仇,凌晨當然也記仇,不然不至于報復八哥,可見她對偷衣賊多么懷恨在心。

  八爺有錯在先,它卻不懂什么是錯,大概是看到吳燁和凌晨在一起,有說有笑的,推杯換盞。

  就生氣了。

  吳燁說好的幫它報仇,結果變成了報笑。說好的弄她,結果弄到家里來了。

  不是騙子是什么?

  或許謊言對鳥來說,格外的沉重,欺騙對鳥來說,沒辦法接受。

  剛才,吳燁還被它罵了。

  看著凌晨疑惑的表情,臉上仿佛寫滿了:我蹲一個解釋!

  確實得解釋解釋,好在洛白是那種在家里安監控的變態,吳燁還能找到不少視頻。

  正常人,應該很少在家里裝監控。

  某一天在哪個網站發現他,吳燁都不覺得奇怪,吳燁希望他不會干這種傻事。

  九一洛先生,可就太屮了!

  拿出手機,吳燁找了一段,八爺第一次來的視頻,還有它給生活費的時候,頤氣指使的樣子。

  把手機遞給凌晨,讓她看看證據,吳燁覺得洛白的監控,派上用場的就是這個時候了。

  “申明一點,房子是我借住好友的,我沒有裝監控的習慣。”

  吳燁有言在先,先解釋情況,然后才說起八爺的事情。

  “它第一次飛來的時候,就會說話了,而且很流利,我當時也驚奇的很!還以為是那個老板花大價錢養的。”

  “后來,它說沒有主人了,我就收留了它,上次它和我吵架,還偷了你的衣服誣賴我,后來被你崩了一下。”

  這個凌晨知道,吳燁那個呆呆的樣子,她就沒有忘記過,就像是被棍子砸到的西門慶。

  嗯,不能說相似,只能說一模一樣。

  吳燁繼續說:

  “它說要找你報仇,被我忽悠了一通,我說幫它報仇來著,沒想到鳥居然這么小氣。”

  “它白天要出去到處撿錢,準備給自己娶媳婦,沒想到今天回來這么早,目睹了我們吃飯。”

  這話有點奇奇怪怪的,吳燁選擇性過濾了:“我居然有種,被人當場抓住出軌的錯覺。”

  情況就是這樣,吳燁說完了。遲早都得和凌晨說清楚這個事實,早點說更好。

  他和八哥不得不說的故事,又不是他和八娘不得不說的故事,可以直言不諱,不需要遮遮掩掩。

  聽完吳燁的話,凌晨噗嗤笑出來,啤酒噴了吳燁一臉,看著吳燁和八哥斗嘴的視頻,太可樂了。

  本來笑點就低,再加上吳燁說的,他好像出軌被抓住了似的,凌晨沒忍住笑。

  “不好意思,我給你擦擦!”凌晨趕緊放下手機,抽出紙,準備給吳燁擦臉。

  臉上全是啤酒,連嘴角都有,吳燁下意識的,舌頭從嘴角伸過,刮了一點酒。

  味道好像差不多。

  看到吳燁的動作,凌晨舉著的白紙的手,停在了空中。

  吳燁看到衛生紙,他也反應過來了,自己剛才在干啥?

  凌晨的臉,紅的和火鍋底料紅湯似的,吳燁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接過衛生紙。

  “味道確實不一樣,仙女味果啤。”吳燁感慨萬分。

  凌晨聽到這話,感覺自己臉就像是燒起來似的發燙。

  羞羞噠!

  見不到他又念他,見到了,吳燁又滿口騷話,撩的她防不勝防。

  他這樣的動作,的和間接性接吻有什么區別?

  簡直是郎的誘惑!不要高估姐姐的克制力!我那是裝的啊!

  “鳥都沒了!你都不傷心?還在這里臭貧!”凌晨轉移話題。

  吳燁臉上確實是沒有什么傷心,還有心情撩她,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鳥。

  “長翅膀的東西,又不是貓貓狗狗,它不回來,我找都找不到,回來了好好哄哄就好了。”

  吳燁指了指不遠處的錢箱:“它老婆本還在呢!應該會回來的。”

  凌晨看了看錢箱,確實里面有不少錢。不過她注意到,吳燁用的也不是肯定句,凌晨就知道,他也沒有把握。

  有可能就永久的失去了鳥。

  畢竟是會飛的動物,確實是不比貓貓狗狗,養不熟也很正常。貓狗都有很長的馴化史,八哥沒有那么久。

  “就是可惜,那么聰明,還會說話,養著一定很有意思。”凌晨感覺挺可惜的。

  應該價值不菲。

  吳燁就知道,正常人見到八爺,都會有這種想法,當寵物,或者養起來。

  人對于特別好的東西,出現的第一個情緒,大概率是占有欲。

  據為己有。

  “我一直沒有把它當寵物,都是把它當朋友來著,搭伙解悶那種!”吳燁說道:“它叫我大哥,那是至愛親朋!”

  非賣品。

  八爺從來家里開始,吳燁更多是不是把它當成寵物,而是一個奇特的朋友。

  幼稚也好,天真也好,也可能是因為它會說話,總之不是寵物。

  它并非吳燁的附庸以及私人動物。

  “是我片面了!”凌晨回答。

  吳燁點點頭:“改掉就好了。”

  和吳燁聊天,有點坐過山車的感覺,有快有慢,有急有緩,還有高有低。

  想法,和正常人有點區別似的。

  “開個玩笑,其實這和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是一個道理。”吳燁拿著酒杯和她碰一下。

  已經喝了好幾瓶果啤了,凌晨臉蛋微醺,女孩子微醺的樣子,大多很美,凌晨應該是其中美的拔尖的。

  表情動作有幾分遲緩慵懶,有幾分醉眼迷離,時不時還有下意識的可愛表情。

  “噯,吃我豆腐了!”凌晨注意到吳燁目不轉睛的看她,提醒道。

  吳燁木了一下,他只是看,沒有動手,算什么豆腐?沒吃到嘴里都不是豆腐。

  豆香不算!

  “還看,得管飽啊?”看的她不好意思了。

  兇巴巴掩飾不掉含羞,氣鼓鼓只能表現更可愛。當真是三百六十度,毫無死角的女人!

  人間天花板,吳燁突然覺得自己很膚淺,一直都在意的是凌晨一顰一笑。

  要注重內涵!

  唉~抱歉實在是做不到。

  “我發現姐姐你,有種讓人驚心動魄的魅力,也有讓人微風拂面的治愈,還有讓人難以忘懷的花容。”吳燁老實回答。

  “真是伱太犯規了!”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吳燁把她夸的天花亂墜,她就會沾沾自喜嗎?

  她只喜一小會兒。

  嘿嘿嘿…她摸了摸臉,真的有那么好嗎?這該死的無處安放的魅力。

  弟娃兒扛不住,也實屬正常。

  “你們男生,看到漂亮女孩子,是不是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床?”凌晨問他。

  吳燁搖搖頭,也不完全是這樣。

  “不一定,也可能是衛生間,淋浴間,榻榻米,溫泉,樹林,汽車,游泳池,天臺……可能還有其他的。”吳燁回答。

  第一時間想到什么,得看是洛白那種款,還是吳燁這種款,或者是黃原那種心中無女人,修車自然神。

  “你黃暴!”

  “我沒有!我是說那是其他人的想法,我的想法和他們不一樣!”吳燁說道。

  鬼才信!

  說那么多,要是不一樣!能說出來那么多?居然連考慮時間都不用!

  “不是單純為了睡覺,我覺得更重要的是…睡醒有你!”吳燁溫和的聲音傳到凌晨耳朵里。

  這話吳燁是看著她說的。很誠懇,畢竟他確實是這樣想的。

  沒睡陪對象,睡醒有對象,睡著摟對象。

  聲音傳到凌晨耳朵里,腦子處理以后,就全是各種小喇叭:凌晨,他想睡醒有你!

  醒和有,被她抹掉了!

  啊呸!文藝一點就不是流氓了?還不是一樣,目的有什么不同嗎?

  “本質還是一樣。”凌晨撇撇嘴。

  吳燁笑了笑:“如果談本質,那是是繁衍,你說的那不是本質,那是過程。”

  凌晨不和他討論這個了。

  吳燁總是往她腦子里輸送各種信息,然后她就控制不住衍生畫面。

  結果她想到了不少,過程她也想了不少,凌晨感覺自己變壞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吃完飯。

  吳燁收拾好碗筷,凌晨主動要幫他洗碗,吳燁盛情難卻。

  看著凌晨把手伸向洗碗池,吳燁感覺洗碗池和碗筷這輩子應該值了,不是因為漂亮。

  而是因為這兩只手,未來一只都是500億。

  還不算她老公…我的錢!

  “你在旁邊幫我過一遍水就好了,還是我來洗吧!”

  吳燁覺得,她有這個心就行了,畢竟還是客人,不是對象。

  還沒有在一起,現在就讓人家洗碗,屬實有點過意不去,千金有些過于接地氣,他不能臉皮厚。

  知道她能接受洗碗就行了。

  “我又不是不會!”吳燁搶了她的位置,凌晨只好站在他旁邊。

  熟練的把碗洗干凈,放到清水里,吳燁只是笑了笑:“洗碗傷手!我來就好了。”

  唉喲!弟娃兒這該死的溫柔!

  有意無意的,撩撥著心里的小湖泊,平靜不下來。

  在廚房洗碗,他們洗了半個小時,聊天就花了二十分鐘,吳燁就像是有說不完的話一樣。

  他自己都不知道哪來那么多話。

  一直到凌晨回家,約好明天一起晨練,關上門的吳燁還有些悵然若失。

  才十一點,其實時間還早,這么放她回去,有些不甘…呸…不放心!

  突然發現,姐姐蠻溫柔的,還知道體貼人,也會理解人,性格還算是好,能力出眾,樣貌如畫。

  真好。

  他肯定不知道,凌晨這會在家看網頁課程。

  戀愛小課堂:學會用溫柔俘獲你喜歡的男孩子!

  姐姐以后學會用知識強化自己了,以后就沒有那么容易,被撩的臉紅心跳了。

  意識到有問題的時候,凌晨就開始強化自己的弱項了。

  “咦?八爺你回來了?”客廳里,吳燁看著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的八爺,有些驚喜。

  還以為它不回來了,沒想到出去沒一會兒,就自己回來了。看來,八爺也沒有那么小氣。

  “那我給你們騰地方!”

  才說不小氣,又開始暴躁了,氣性還挺大的,不經夸啊!

  “不是,我剛才忘記跟你說了,她是來給你道歉的,結果你飛走了!她說讓我幫你買只母八哥回來。”吳燁胡編亂造。

  凌晨不知情的情況下,已經完成了道歉賠禮。吳燁很清楚,它的最大目標就是討老婆,哄它用這個,絕對沒有問題。

  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看碟下菜,直指核心。

  “真的,錢都給我了,我們明天就去買!”吳燁怕他不相信,立刻保證。

  要不是吳燁忙,早就給它買回來了,都不用等到現在。

  八爺將信將疑:“真的假的?我不信!”

  吳燁從抽屜里拿出一疊現金,在它面前晃了晃。

  好多錢!鳥眼放光。

  八爺眼里,終于恢復了光明,看到了希望,找到了盼頭。

  “大哥,都是誤會,那是我姐!”

  真從心唄!臭不要臉。

  只要有老婆,仇人都能轉化成恩人!識時務者為俊鳥。改口比那些喊丈母娘喊媽的人都快。

  還是你姐!對你好,就是哥哥姐姐,生氣就是mmp,ntm,c,你懂!

  “行!你不生氣了就好!”吳燁把錢放回去。

  八爺飛到鳥架上,蹦來蹦去。

  “哥,拜托了,一定要找個買一送一的!”八爺訴求很直白。

  花一份錢,娶兩個媳婦!

  長的丑還想得美,特么的,我還想要當爵爺呢!

  吳燁敷衍了一句,然后就去看書去了,八爺在鳥架上蹦跶。

  它今天撿回來的那塊表,只是樣子貨而已,吳燁還是丟在它錢箱里面了,那是它的勞動所得。

  吳燁在看書,八爺也不嘰嘰喳喳的打擾他,開始啄米吃,它其實已經餓的不行了。

  只是假裝倔強,可惜吳燁并沒有看透它的逞強和偽裝。

  拿著一本如何用溫柔俘獲女孩子芳心的書,吳燁還時不時畫一下重點。

  在學校不努力學習,出來工作以后,就會有工作,戀愛逼著你學習。

  看了一會兒書,吳燁就去睡覺了,明天還要早起鍛煉。

  第二天的時候。

  和凌晨去運動場跑了幾圈,又在樓下吃了早餐,兩人就各忙各的事情去了。

  大家都有事情。

  凌晨公司還有不少工作等著她,吳燁也要把房子還給洛白,店里的供應商也要談。

  成年人的世界,沒有成天膩歪,工作和生活共同組成了一個個日子。

  吳燁給洛白發了消息,把房子還給他,住了好一段時間,吳燁也搬家了,該物歸原主了。

  收到消息的洛白還有點懵,吳燁突然就告訴他,房子他可以自己隨時住了。

  兩人約好了在洛白店里見個面,吳燁在家換好衣服,拿上鑰匙,準備出門。

  “哥!記得買一送一!”

  “拜托了!”

  這是今天的任務之一,要順道去花鳥市場,給八爺買個靈魂伴侶。

  昨天答應它的,吳燁問它有什么要求,好針對性的找。

  我還可以提要求?

  當時八爺就是這樣回答的,吳燁感覺它挺卑微的,后來吳燁讓它想一想。

  八爺想都沒有就說:母的,活的。

  吳燁還能說啥呢?這個要求,都已經卑微到塵埃里了。還是給它買只年輕的,好看的,毛色漂亮的母八哥。

  至于買一送一,就不可能了,大哥都不是爵爺,你還想當老爺?沒有這個可能性。

  大門關上。

  八爺在茶幾上搖著鳥頭,蹦迪一樣的節奏,看著格外有意思。

  “抓不住愛情的鳥…只能眼睜睜看它飛掉…”八爺會唱歌,吳燁都不知道,其實它不止是會說話。

  八爺,多才多藝。

  地庫里,吳燁車子旁邊的停車位,已經空空蕩蕩了,凌晨已經去上班了。

  啟動車子,吳燁現在過去洛白哪里,還要早點回來,大g跑城市路,還是還是感覺不太習慣。

  說好的買個轎車,過了這么久時間,吳燁都沒來得及買,忙著忙著就忘了這個事情。

  路上還堵車,吳燁到了洛白店里,開車都花了一個小時。有時候,開車真的沒有兩只腳走的快。

  “臥槽,這車哪里搞的?”

  看著吳燁下車,洛白立馬就打開這門,上去體驗了一下:“幫我看著店,我去溜一下。”

  吳燁點點頭答應。

  看著洛白把大g開走,進到店里坐著,洛白也喜歡這個車,和吳燁一樣。

  吳燁沒敢和家里說,洛白也是,不敢說,就靠自己想辦法。財神還愿意借錢給他們,他們沒敢要。

  翻了翻茶幾上壓著的賬本,發現最近洛白都沒有賺什么錢,他有記賬的習慣,喜歡月底一個自己統計數據。

  “忙著追老婆,都忘了這個老家伙km沒回家額j老實實就一定有問題。”吳燁把賬本收起來。

  洛白是那種低谷的時候,就自己默默舔傷口的人,不去打擾誰,麻煩誰,過了那段時間,其他人都不知道。

  吳燁清楚他的個性,這段時間他一直安安靜靜的,都沒反復橫跳。

  看著滿煙灰缸的煙頭,吳燁嘆氣。

  吳燁等了一會兒,洛白沒有回來,倒是一個客人來了。一個穿著拖鞋,大褲衩,花t恤的老年大叔。

  不能喊老了。

  “老板!這個表怎么賣?”他指著一塊炫酷的金勞問吳燁。

  只是第一眼,就諾不開眼了。

  “您好,我們商品都是有標價的,標價和我們的賣價是一樣的。”吳燁走到他身邊。

  還能看到門口有輛三輪車,裝著不少紙殼,大叔估計是來過眼癮的。

  了解一下就要走了。

  “您等一會兒,我給您倒杯水!”吳燁去給他倒水。

  不管怎么樣,吳燁還是很客氣的。

  大叔看了他一眼,就繼續看表了,柜臺里,大概有十幾支表,他看了半天,還是鐘意那塊金dd。

  “能拿出來看看嗎?”大叔問他。

  吳燁點點頭:“當然沒問題。”

  人家買東西,得買個放心,看也不讓看,沒有不讓試的道理。

  吳燁拿了鑰匙,取出表,給大叔戴上塑料手套,然后把表給他戴上。

  大叔嗖一下就跑了!

  吳燁:逃單了?

  還以為他逃單了,結果他只是跑到在鏡子邊,在看上手效果。

  “還是金的好看。”大叔滿意的點點頭,很是喜歡:“這邊多少錢小伙子?”

  “二十萬!您是在考慮現金還是刷卡嗎?”吳燁直接問,逗樂的話,時間也差不多了。

  想了一下,大叔看了看手表,又重新摘下來,吳燁以為他不要了。

  然后他從兜里掏出一張卡,遞給吳燁:“真便宜。”

  真有錢…和我都差不多了。

  而且穿什么,和有沒有錢關系不大,大叔卡包里還有黑卡。

  “就這個了,我要了。”大叔語氣里,有種才這么點錢的意思:“包好看點,這是我送孫子的禮物!”

  他特意給孫子買的。

  吳燁有點疑惑,為什么不是買新的,而是買八成新的表。這個價格,再加點,就變成了一塊正品新表。

  “新的沒必要,磕著碰著麻煩,我孫子月考考了前十,說好獎勵他的。”大叔說道:“這個好看。”

吳燁給他推薦過其他的,他沒有考慮,就要這個  “您看起來,可不像當爺爺的人!”吳燁看他不顯老,看著也就50的樣子。

  “哈哈!六十多啦!”

  沒有看出來他六十多歲了,他自己不說,根本看不見出來:“您顯年輕!”

  包裝好以后,付完款,大叔…應該是大爺,給了吳燁一個名片綠園再生資源有限公司,董事長,金大福。

  “以后有廢書廢報廢紙,可以叫我!定期來收。”金董事長還順便手宣傳了一下。

  難怪賺錢!不放過任何機會。

  吳燁愣愣的點點頭答應,看了看門口的三輪車,有點凌亂。

  再生資源…原來是這個意思。

  “感謝您惠顧。”吳燁把盒子遞給他。

  看著他出門,把盒子丟在三輪坐墊下,然后按下小喇叭,揚長而去。

  門口的吳燁還能聽到小喇叭的聲音:收~廢書廢報,舊家電家具,電腦手機…。

  “還真是行行出狀元啊!”吳燁感慨。

  大g停在門口,洛白急匆匆的下車,看著吳燁,立馬來了個大大的擁抱。

  吳燁推開他:“撒開!撒開!”

  “燁哥,貼貼!”

  “你滾啊!”

  隔壁店的小姑娘,和她的小伙伴都驚呆了。

  “你簡直是福星啊!我剛走,你就開單了!晚上小龍蝦!我得擺酒感謝你。”洛白點上煙,笑嘻嘻的說道。

  吳燁從兜里,把鑰匙掏出來,放在桌子上。

  辦正事。

  “今天還有事情,小龍蝦得過幾天了,這段時間有點忙!”吳燁想了想:“要不晚上去我那里?”

  “這我也很熟悉啊!”洛白一愣:“這不是我對姑娘說的嗎?”

  “你最近……”洛白欲言又止,想問,又感覺和打聽情況。

  他感覺吳燁變化有點大,很容易看出不一樣。

  “開了家公司,做房產買賣的,賺了點!”吳燁知道他要問什么。

  洛白感覺這個形容詞不對:“點?”

  “些?”

  洛白懂了,反正不少錢,財神有錢了,黃原有錢了,吳燁有錢了,他…還是窮。

  洛白暫時不知道做什么,他很迷茫。仔細想想自己能干什么,除了撩妹,啥也不會。

  除了長得好看,還有什么?

  “你現在搬哪里去了?”洛白問道他。

  “你樓上啊!”吳燁哈哈笑。

  得,還在思維誤區里面沒有出來,洛白還以為吳燁比他窮。

  幾個月,吳燁已經混好了,他還是和幾個月以前一樣。

  吳燁來之前,就知道會刺激到他,這其實是希望的結果,洛白太懶了。

  而且注意力集中不到事業上,只能集中到事業線上。

  吳燁和他聊起現在的公司,略微夸張的和他說了一下規模和收入情況。

  洛白羨慕中…不是羨慕錢,而是羨慕吳燁趟出來一條路了,哪怕是小路。

  吳燁待到了下午。

  一直到吳燁離開的時候,洛白站在門口,看著車子消失不見,才長長的嘆了口氣。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接通以后,洛白很認真的說道:

  “爸,我想做生意!”

  電話那邊愣了一下,可能是沒有想到她他是說這個:

  “你一個富二代,好好敗家就行了,不要有這種危險的想法。”

  洛白:“……”

  這是微危險的想法?再不努力,都把自己甩到幾條街之外了。

  就他一個人混著,有什么意思?

  “吳燁,黃原,寧渠都有自己的事業了!”洛白說道。

  語氣有些情緒低落。

  大家都有個優渥的家境,他們三個靠自己賺錢,洛白一個坑家人?

  “哦,原來是受刺激啊!”電話那邊忍不住笑:“加點零花錢給你。”

  “行,我預支未來十年的零花錢,麻煩您打1200萬給我!”洛白直言不諱。

  “呵呵!”

  洛白:“……”

  最終,他只遺憾的拿到了500萬,還是以絕密黑料做威脅,冒著破壞家庭和諧的危險成功的。

  拿到了投資款以后,洛白就開始研究做什么生意的問題,他這個二手奢侈品店現在不太賺錢。

  而且他想的是做一份事業,這才是最重要的,不至于落后太多。

  “吳燁搞房產中介都能賺錢,我就不相信,我賺不到錢!”洛白挺自信的。

  去花鳥市場的吳燁,只是多打了幾個噴嚏,并不知道洛白和他爹的事情。

  他們家,教育孩子的方式不一樣,更多是放養。

  花鳥市場,吳燁挑了不少花花草草,最后才是八爺的老婆鳥選!

  的給它挑個好的!

  花鳥市場。

  一個觀賞鳥門店的門口,吳燁在和老板咨詢著,養八哥的注意事項和問題。

  他已經問了很多了,受益匪淺,以前啥也不懂,現在老板給他科普了不少。

  總算不再是兩眼一抹黑了。

  八爺來的突然,吳燁其實原本是準備養狗的,它來了以后,吳燁才打消念頭。

  “不能把兩只八哥關在一起養,就算是雌性也不行,不到繁殖期,還是要分開才行。”

  “另一只很懂事?那也不行!多懂事都是鳥,它不是人。”

  “如果雌鳥被用強,會不會想不開?”

  “另一只很大?多大?”

  “鳥怎么可能培養感情?你想什么呢?”

  “光聽你說,我怎么可能知道它多少歲,估計有點老了,就十多年的命!”

  解釋了好久,老板才把年輕的客人送走,好在他買了不少的鳥飼料,不然說的口干舌燥的。

  血虧。

  現在的年輕人…想法還真是,一言難盡。什么都不懂,又要養鳥。

  仙人掌很多人都養不活,他也不好說什么,只希望哪個年輕人能把鳥養好,鳥也是活生生的生命。

  “還聰明,能有多聰明?再聰明不也是鳥?”老板喃喃自語。

  他是不相信對方說的,鳥不可能那么聰明,如果是鳥,沒有這種如果。

  回家路上。

  吳燁透過后視鏡,看了看后排安靜八哥,比起八爺,它的體型小了不少。

  “還真不便宜。”

  就這一只鳥,吳燁花了兩千多,老板說這是養熟的八哥,而且會說話,要貴很多。

  普通的最便宜的,便宜的離譜,幾十塊錢。

  “你不會是啞巴吧?”紅綠燈前,吳燁看了看籠子里的八哥。

  它歪著頭看著吳燁:“滾!”

  緣分一道橋,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素質,和八爺杠杠的絕配啊!

  “八爺可能已經是老鳥了,你多體諒體諒,這么多年的打光棍,看到你可能比較熱情!”

  “如果它不行,你不要嘲笑它!”

  吳燁知道它聽不懂,但是還是想說,老板今天告訴他,八哥壽命情況的時候,吳燁有點擔心。

  八爺那種情況,很大概率是老鳥了,估計沒幾年享福日子了。

  唉~。

  開車回到公寓樓下,在地庫停好車以后,吳燁把鳥籠提下來。

  看著籠子里的雌鳥,吳燁方法想起來那只被丟進公雞群的母雞,最后…難以言表。

  進入貨梯,吳燁把鳥籠放好,這個鳥籠有點大,他拿回家以后,只能養在陽臺上。

  大價錢買的豪華行宮,養兩只八哥都沒有問題,不過老板說不能一起養,就看八爺能不能搞定這個媳婦了。

  買的東西有點多,吳燁搬了好幾趟。回到家的時候,安放好鳥籠,吳燁才發現八爺不在家。

  鳥也害羞?

  也不行啊!小場面都hou不住。

  事情辦完以后,吳燁看了看時間,下午還要去開個員工動員會。烤肉店那邊,人都已經全部招齊了,吳燁得過去安排工作。

  主要是分配詳細的工作內容。

  收拾了一下,吳燁就從家里離開了,開著車去店里,單獨租的停車場就在旁邊,能停不少車。

  很多事情,第一次開始做都沒有經驗,只能不斷的學習。

  就像是學車一樣,很多人最開始容易暈車想吐,后來就習慣了,能憋!

  門店現在已經開始裝修了,氪金加急的情況下,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裝修完畢。

  在這之前,要把設備,材料,人員陪齊。培訓這方面也不能落下,得讓廚師和店長忙起來。

  吳燁到了店里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了,他是來的最晚的一個。

  本來其樂融融的氣氛,吳燁到了大家就緊張起來了。

  吳燁掃了一眼,全員到齊。

  人力資源王春花,蘭翔廚師趙可心,健身店長馬東西,頹廢運營阿魚,阿水,袖套阿姨會計師。

  人不多,剛建立的團隊,后面還會逐漸增加人,現在只有一個的框架,還要逐漸完善。

  “長話短說,解決幾個問題,前期宣傳交給水魚兩弟兄,服務員,廚師的招聘交給安妮,現在有點大材小用了。”

  “培訓,特別是這個,馬店長和趙師傅要注意,這個工作很重要。”

  “明天趙師傅和馬店長和我一起去,談一下原材料供應商,這兩天設備也要進場,優先把廚房完善。”

  “服務體系和管理體系,馬店長就得多辛苦一下了,提起弄好。”

  吳燁拿過水杯喝了口水,說話說多了,有點口干舌燥的。

  一邊開會,一邊還要考慮有沒有遺漏的地方,實在想不到,就大家集思廣益。

  有什么問題和建議,立馬提出來,去執行落實。有可能的問題就避免,沒有就注意。

  你一言我一語的,又出來不少內容。開會就花了不少時間,把工作都分配好了以后,大家才解散。

  他們都離開以后,吳燁看了一下裝修進度,氪金以后就不一樣,金錢燃燒起來以后,效果很好。

  “萬事開頭難,一家,兩家,三家慢慢就穩定了,先弄個餐飲集團公司出來。”吳燁喃喃自語。

  這里只是第一個起點,會往外延伸很多點。

  花了一個億買商鋪,然后各種投入,他啥也沒有就只有錢,這段時間簡直是花錢如流水。

  值得慶幸的,大約是賺錢也如流水,花的快,錢來的也快。

  烤肉店這個事情,能不能做成吳燁不知道,就算是做成了,回本也是很遠的事情。

  1.2億砸進去,他不可能一個月賺一千萬,一天賣三百萬的烤肉。

  主要是就是為了投資不動產,產業是不動產附帶的,產業能不能做起來,培養的是能力。

  不動產算是一種保障吧,吳燁內心深處還是沒有安全感的。

  接下來,還要做其他的不動產投資,積累到應該相當的價值,他才會停手。

  某一天,就算是打折出手,也能變現,吳燁和其他人不一樣,沒有點實際的東西,他心虛。

  開掛的壞處就體現出來了。

  鈴鈴鈴……掏出手機,吳燁把嘴里的益達吐掉。

  瓜妹?

  “喂?”

  接通電話的吳燁,很疑惑她為什么會打電話給自己,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聯系了。

  “小吳哥,你搬家?”

  吳燁再考慮她是怎么知道的,也沒有告訴她。

  “搬到樓上去了?”

  吳燁:???

  究竟是誰泄露了這個秘密?

  凌晨嗎?

  “對!剛買的,樓下是朋友的房子。”吳燁如實回答。

  本來也不打算瞞著的,她知道了就知道,反正她住樓下,自己住樓上。

  嘎嘎嘎…不影響啊!

  “真巧!”

  吳燁聽到這話,心里咯噔一聲。

  “我在樓上也有兩套公寓啊!”田甜笑嘻嘻的聲音傳來。

  吳燁拍了拍額頭。

  “樓下我一個人不熱鬧,這幾天搬上去,熟人多熱鬧。”田甜說道。

  暴擊。

  掛掉電話以后,吳燁嘆氣。

  上車回家。

  吳燁不知道,田甜剛從物業出來,兩個工作人員,一人桌子上一條煙。

  “走吧,小雪姐,今晚上把兩套公寓談好,明天過后,后天搬家。”田甜開心的說道。

  凌晨無奈的點點頭,和她一起上樓,只是…好像她并沒有那麼開心。

  “小雪姐,你表情怎么怪怪的?”電梯里,田甜注意到凌晨的表情有點怪異。

  一種很復雜的表情。

  凌晨搖搖頭:“有嗎?”

  “有!”

  “我在糾結一件衣服買不買!”凌晨回答。

  田甜還以為她在想什么,原來只是衣服而已:“喜歡就買下來啊!回頭給我看看,我要是喜歡的話,我們買同款。”

  凌晨看了看她:“那是限量簽名款!就只有一件。”

  田甜笑了笑:“那你買吧!借我穿兩天也可以啊!”

  真買了的話,那可能也不行!

  凌晨沒有說出來,只是揉了揉瓜妹的頭:“我再考慮考慮!”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