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89 明天一定要貼貼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寧渠住的公寓里,他一覺睡到黃昏才起來,起來的第一件事,是看了看大鬧紫宮失敗的牛魔王。

  曾經意氣風發的牛魔王,已經喪失了銳氣,沒有了敏銳的反應,也沒有斗志昂揚。

  牛牛,潛水了。

  輝煌不在,落寞孤寂,安靜孤獨,大傷的元氣,可能喝初元,都補不回來。

  “從躁動不安到安靜恬然,原來…只需要十幾天時間!”

  “大圣,你起來啊!”

  休假的大圣,已經斷線了,連勇氣都鼓不起來。

  寧渠打開了瀏覽器。

  “瑪德,還好。”一分鐘后,他就松了一口氣,還不是最嚴重的情況。

  還能搶救一下。

  還是加班太多了,不能給孩子太大的壓力,007還是壓力太大了。

  養生的決定,他覺得,大概是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了。

  干金融培養出來的果決,沒想到用在這個養生,一代散戶小天王,躲過了莊家的大口,卻倒在了魚門關。

  坐起來靠著床頭,寧渠搓了搓臉,呼了一大口氣。

  然后看了看剛才研究牛魔王的手:“屮!忘了!”

  寧渠搖搖頭,感覺自己還是有些不大精神,不然怎么可能牛魔王呼臉。

  打著哈欠起床以后,寧渠第一時間就是去洗漱,冷水洗了洗臉,感覺精神才好了一些。

  又收拾了不少時間的個人形象,才把自己收拾回半個人樣。

  顏潸潸不怕胡子,他就忍了,她還不怕口臭,雖然也沒有多味兒,但是她以前是很討厭的。

  好像這幾年,變化大家都有,而且還不少。

  不變的,他還是和以前一樣沒出息,離不開她,只是一想到復合,他就退縮了。

  “不想了,起碼這樣子,看起來已經好多了。”

  寧渠照了照鏡子,滿意的點點頭,比早上的時候,一覺睡醒,現在已經精神了很多。

  遠離顏潸潸,健康不憂愁,以后一定要意猶未盡…呸…引以為戒。

  “萬一……反正就是求我,我都不一定回去。”寧渠又下定決心。

  他現在,宛如戲臺上的老將軍,背后全是旗子。

  燒了熱水,寧渠泡上一杯鹿茸片,然后才盤坐在沙發上,給洛白和吳燁發了消息。

  準備約他們晚上吃飯,搬進來的時候,他一路開車都是犯困的,狀態極差。

  帶來的東西收拾好了,他就直接睡覺了,信息都沒有給他們發一個。

  現在睡飽了,寧渠都感覺肚子餓了,剛好和他們一起吃個飯。

  以前大家住得遠,都不愛出門,吃飯還得提前說,現在住的近,吃飯不再是問題。

  洛白是在樓下酒吧里,在現場看著裝修,已經接近尾聲的裝修,他一直在盯著裝修質量,不敢大意。

  對自己的酒吧,他很上心。

  裝修的吵鬧聲里,洛白收到寧渠的消息以后,就上樓了,又把監工的活兒交給了員工。

  吳燁還在店里,還得開著車往回趕,今天在店里幫忙,他是接到消息,才知道寧渠已經搬過來了。

  以為他還要等幾天,沒想到這么快就搬家了,暴食騎士,恐怖如斯。

  吳燁到了的時候,他們倆一人拿著一杯枸杞茶,聊的笑容滿面,開心至極,愉快的很。

  剛進屋的吳燁,就聽到洛白轉移話題了,開始聊裝修了。

  寧渠啥也不懂,就強行聊,吳燁都看著尷尬。

  掩飾啥?

  共同的處境,決定了有沒有共同話題,比如吳燁,就和他們沒有什么共同話題。

  吳燁沒有處境,也沒有經歷,假大空的想象力,沒有那么離譜能什么都知道。

  一個人打你一百次,和一百個人分別打你一次,實際上的沒有區別,對他們來說是一樣的。

  大家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線。

  吳燁來了,他們還停下了兄弟之間的秘密談話,顯然,不想讓吳燁知道的太多。

  藏的不怎么好,其實吳燁并不感興趣他們聊什么,猜都能猜到一部分。

  “我知道一個很厲害的醫生!極其擅長開溫補的藥。”吳燁說道。

  釣餌剛丟出,魚就來了。

  寧渠和洛白對視一眼,然后齊聲到:“燁哥,速速把名片推給我!”

  看吧,很容易就猜到了,他們能聊的熱火朝天的事情,無非就是那幾件而已。

  情況就是出貨量大了,庫存跟不上,現在要么就是大量進貨,要么就是不再出貨,先把庫存做起來。

  寧渠的批發商實力強,最近銷售業績特別好,洛白是銷售網點多,日積月累用戶多。

  就這么簡單的事情。

  吳燁鄙視之,他就不一樣了,奇貨可居,貨量充足,毫無擔心。

  光是庫存,就足夠應付好些年。

  凌晨應該不是暴食騎士,不需要擔心吃不飽。

  “你們可以組隊去看看,和瘋狂星期四的冰淇淋一樣,第二根半價。”吳燁把名片推給他們。

  其實對方就是一個男科主任,不過人家專業就是治,虧,缺,損,不動慘。

  吳燁這種,多,盈,滿,立體化,根本不用考慮,完全用不到。

  這個人,還是好久以前,機緣巧合加的,一直沒有聯系,上次和洛白吃大補鍋,他都忘記了。

  今天突然想起來,他倆這情況,枸杞鹿茸可能搞不定,還是找專業人士判斷一下比較好。

  也能更早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燁哥好人一生平安!”

  “燁哥生一百零八個。”

  不好的時候就是滾蛋,好的時候就是好心地,我的冤種兄弟。

  看了看天色,吳燁問他們還要不要出去吃飯,還是去樓上他來做。家里的食材很多,自己覺得做飯也不是不可以。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做什么飯,我們去吃樓下大雄鷹。”

  吳燁無語。

  他現在去大雄鷹,都完全不習慣。

  大雄鷹,一家火鍋店,和洛白上次吃的大補鍋,好像沒什么區別,反正都是大補食材做的。

  以前受中年人歡迎的火鍋店,一度差點倒閉,現在,在年輕人群體里卻煥發了生機。

  開心,獎勵自己,難過,獎勵自己。獎勵發多了,大雄鷹的生意就好了。

  “這家不合適你,:能不能換一家?”吳燁對那些食材不,感很趣興趣,而且不太想吃。

  總感覺吃的時候,帶著奇怪的難以下咽,完全沒有吃下去的想法,腦子里一直發的信號都是:

  你特么吐掉啊!

  兩人搖搖頭,他們早就商量好了,特別是寧渠,相當感興趣。

  洛白拿出一張卡片,晃了晃:“看到沒有,大雄鷹頂級VIP!可以打八折!”

  洛白不開玩笑,他有很多人看N

  寧渠也點點頭:“賺錢不容易,過日子就是能省則省,年輕人不要挑食。”

  嘴上說的冠冕堂皇,真實情況好像誰還不知道似的,他又不需要補。

  最后還是二比一,他們許諾,給吳燁單獨點菜,水是真的,拉著吳燁就下樓了。

大雄鷹活力火鍋  三人進店的時候,店里已經有不少人了,虛胖的大哥,禿頂的大叔,干瘦的大兄弟。

  三個帥哥進店,大家心照不宣的看了看他們,一副我們都一樣的表情,彷佛看到了病友。

  洛白一臉無所謂,已經習慣了,寧渠還有點尷尬,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么多武林同道。

  吳燁則是內心不斷強調,你和他們不一樣,你和他們不一樣。

  “要個膳食溫補大鍋,單獨炒幾個菜,給我們找個包間。”洛白把會員卡拿出來,放在柜臺上。

  服務員!大胡子的兄弟,看起來才20歲上鏡了,已經開始有了美髯。

  “嚎得,您喱面晴!”說著一口半生不熟的普通話,服務員把幾人待到包間里。

  給他們上了一壺茶,里面都是各種樹根,和中藥似的。

  吳燁嘗了一下,還挺好喝的,味道雖然奇怪,但是不難喝,還在接受范圍里。

  喝不了的,應該是味道不好那種。

  “這家店老板,已經掌握了金錢密碼,我還準備在酒單里加一款這種酒,也不知道能不能實現。”洛白喝著茶說道。

  鹿血,藥酒,不過調過以后,就不知道能不能有效果了。

  寧渠則是看著菜單,才發現溫補鍋,大補鍋,強效鍋,火山鍋,天長地久鍋,花樣百出。

  專業。

  可以半個會員卡,不為了別的,主要是為了體驗異域美食。

  “早群主記錄環境挺好的,合適聚餐,以后聚餐可以來這里。”寧渠說道。

  洛白點頭,表示英雄所見略同,吳燁都不好意思點破,懶得拆穿他們的想法。

  叮冬!

  叮冬!

  吳燁和洛白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時拿出手機,又默契的放回去。

  洛白看了看他,吳燁微微搖頭,他才把手機放好。

  寧渠在研究菜單上說的食材,時不時拿著手機查一下,并沒有注意到他們的眼神交流。

  他更感興趣的,是這些東西。

  “都是些滋補食材,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貨真價實的,這么貴,應該不會用假貨吧?”

  寧渠的注意力,在其他地方。吳燁索性把手機收起來,洛白也是,兩人只當不知道。

  “在這邊住的話,工作還是準備干股票?”洛白問寧渠。

  寧渠點點頭。

  他只會這個,其他的事情,他覺得自己做不來,還是在大鱷嘴里搶肉的感覺好,他也喜歡。

  反正有電腦,就不影響他賺錢,在哪里都一樣。

  他這個工作,其實彈性挺大的,和那些寫小說的一樣。

  “搬出來,我主要是為了離顏潸潸遠一點,錢可以少賺錢,命不能不要。”寧渠回答。

  洛白和吳燁深表同情,看給孩子急成什么樣了?提到名字就嘆氣。

  已知條件顏潸潸,求寧渠心理陰影面積,答桉:你不要過來啊!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洛白總結:“我們也開始慢慢過了可以吹牛那個年齡了。”

  以前洛白覺得自己也很牛皮,就是打三個都問題不大。

  現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打一個都感覺很辛苦,偶爾還打不過。打不過,就要被人家瘋狂嘲笑,很傷自尊心的。

  但是又沒有辦法,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就只能違規。

  朝陽變夕陽,鐵杵磨成針,漢直成指漢,光陰太短暫。

  “想當年,意氣風發,恰似長坂坡趙云,看現在,悲戚難言,一如虎牢關華雄。”寧渠嘆氣。

  不是一合之敵。

  沒有發言權,默默的喝茶,他自信自己是會過烏江的霸王。

  覺得不會這么慘。

  “你不也有對象了?不怕?”洛白說道。

  吳燁搖搖頭。

  還不知道怕字怎么寫呢,有什么好怕的,自信起來。

  吳燁很相信師傅的話,他都說三十年以后還能練劍,就一定可以練劍。

  他教自己劍法那些年,還沒有騙過自己,都是說實話。

  “象棋嗎?居然還有對象?”寧渠好奇。

  他知道的,吳燁一直是單身。

  他們幾個人,洛白來者不拒,吳燁挑三揀四,寧渠閉關修煉,黃原…我愛車車。

  吳燁是這個也不喜歡,那個也沒感覺,以前他們幾個,還幫忙介紹對象,后來,就再也不干那種傻事了。

  辛辛苦苦挑半天,一眼看完翻照片。眼睛和楊戩似的,長在腦門上。

  “一個頂級大美女,和仙女似的,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追到的。”洛白回答。

  寧渠詫異了,吳燁不聲不響的,就找到對象了。

  他這段時間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一直不知道這個消息。

  “我看看照片啊。”寧渠好奇的很。

  究竟得是什么品種的妖精,才能把道長引入歧途。他很好奇,那個女生,得有多的魅力。

  吳燁把照片找出來,沒有發給他,而是自己拿在手里,讓他看了一眼,以前寧渠也是這樣做的。

  深怕他們要保存一樣,扣扣搜搜的,吳燁現在才知道那種感覺。

  反正看看照片就行了。

  “我的天,快打消防,祖墳絕對是點著了。”寧渠夸張的說道。

  果然,能把吳燁拿下的姑娘,也就是這種了,平心而論,顏潸潸也是個大美人,但是比起吳燁這個對象,差了不少。

  有些人顏值一百分,是因為顏值只有一百分。陌生人看到凌晨的第一印象,都是詞語貴乏到只有太漂亮幾個字。

  凌晨大漂亮。

  “你這是拿著八倍鏡找的吧?”寧渠看了看吳燁:“怎么看你,也配不上這種天仙下凡的姑娘啊!”

  這運氣,怕是下輩子的都用光了。

  吳燁只是笑了笑,風輕云澹的笑容,小事一般的澹定,小題大做的看了看寧渠。

  “有什么好驚訝的?”

  “你看我,哪怕是對象這么美若天仙,就我也很平澹,完全沒有任何大驚小怪。”

  “說實話,還是她追我,而且誠心誠意,噓寒問暖,關懷備至,我看她單身也不容易,就勉為其難答應了。”

  吳燁瘋狂吹牛,這輩子吹過。最大的牛,大概就是這個了。

  洛白,寧渠:胡言亂語,甚是離譜,滑天下之大稽,吾等鄙視之!

  但凡說話之前帶著:

  我不騙你們,說真的,實話說等等,后面跟的絕大部分都是假話。

  吳燁很了解他們,他們何嘗不了解物吳燁。

  吳燁一直都喜歡吹牛。

  以前還騙他們,說吳剛,砍月亮那個,是他老祖宗,吳燁一本正經的說族譜可追朔,他們當時還相信了。

  “單身多好啊,非要想不開,年紀輕輕的墜入愛河,溺水的,往往都覺得自己能渡過苦海。”洛白還是覺得單身好。

  這是他長期以來的觀念了,愛情這種東西,很不靠譜,或許別人有但是一定不會輪到他。

  那些蜂擁而至的人,還不是心里有著目的。

  寧渠沒有說話,他知道,其實戀愛是很幸福的,不過前提條件很多。

  吳燁現在就是這種幸福的狀態,感覺空氣都是甜的。

  他也經歷過,所以很了解,又不知道自己該怎么樣走出樊籠。

  “懶得懟你。”吳燁拿著快子吃菜。

  洛白不是沒有下過水,只是溺水了,從此就很討厭再下水了而已。

  寧愿喝深夜的酒,也不相信清晨的粥,他總覺得真心不能換真心。

  吳燁和他不一樣,想的恰恰相反。

  “吃飯吃飯。”寧渠指著鍋里,不聊這個一個人開心,兩個人傷心的話題。

  他們專心的對付著滋補鍋,贊不絕口,吳燁專心的吃著炒菜,覺得味道一般。

  老板的心思,可能都在努力拯救男同胞上,不在炒菜上。

  鈴鈴鈴…吳燁手機又開始響了,無奈的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以后,表情立馬就變成了開心。

  迅速接通視頻。

  “弟娃兒,想不想吃這個蛋糕啊?特別可愛!而且很好吃哦!”

  凌晨調整攝像頭,讓他看了看小豬豬蛋糕。她是剛發現的,吃過以后感覺特別好吃,第一時間就問吳想不想吃。

  控制不住自己的分享欲。

  吳燁看了一下櫥柜:“姐姐覺得那個好吃?”

  “這個豬!”

  “那我要豬!”

  “好的!今天田甜約我逛街,晚點把蛋糕給你帶回來。”凌晨回答。

  看著吳燁那邊的環境,凌晨好奇的看了幾眼。

  吳燁點點頭,把攝像頭調整一下,拍了一下洛白和寧渠:“好,那你玩得開心,我們也快回去了。”

  簡單說了幾句,吳燁說還在吃飯,凌晨就掛了電話。

  吳燁完全沒有發現,自己打電話的時候,全程都在姨母笑,笑的甜膩膩的。

  旁邊的洛白和寧渠,搓了搓胳膊,感覺一大堆雞皮疙瘩。

  “弟娃兒~!”

  “唉,做爪子嘛!”洛白陰陽怪氣。

  “這個蛋糕你想不想吃?”

  “想吃噻。”

  “那姐姐給你買哈!”

  “謝謝姐姐,愛你,么么噠!”

  兩人一唱一和,吳燁尷尬的笑了笑,打電話哪有這么離譜的樣子?

  完全不可能那種模樣好吧!

  洛白的前女友里,有不少凌晨老家的,寧渠的舍友,也是那邊的,兩人都會幾句蜀州話。

  不太標準,以后也讓凌晨教自己一下,還挺有意思的。

  “趕緊吃東西!以前又不是你也膩歪過,現在好意思說。”吳燁不想被他們調侃。

  調侃起來就沒完沒了。

  洛白把吳燁面前的盤子,拿過去一盤:“你晚上還有愛心蛋糕,現在少吃點。”

  “對,牛肉給我吃吧!確實要少吃點,不然吃不下。”寧渠也端走一盤。

  吳燁吃著水煮花生,他本來也不是很餓,在店里吃了不少烤肉。

  想到姐姐,有點想回家了,不知道她什么時候回來。

  吳燁突然有點想她。

  “阿切!”

  城市某條大街上,逛街的凌晨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

  她手上提著一直卡通狐貍蛋糕,不大,但是很可愛。蛋糕做的栩栩如生,和模型一樣,看起來完全不像蛋糕。

  “有人在想你!”田甜說道。

  凌晨看了看她,腦子里飄出吳燁的影子:“可能吧。”

  看了看手上的蛋糕,凌晨覺得誤以為應該會喜歡,男生好像也挺喜歡可可愛愛的實物。

  稱之為,老夫的少女心。

  “小雪姐,你要是送蛋糕的時候,也發現他家里有女人在,你得多尷尬?”

  看著凌晨手上的蛋糕,田甜抱著凌晨的胳膊,帶入了自己上次遇到的的情景。

  看到蛋糕,她就想起了她上一次的經歷,當時別提多心塞。

  從小到大,都沒有遇到過那么難以接受的事情,偏偏人家完全感受不到,就像是拳頭打在空氣上。

  她不理吳燁,吳燁就不理她,她就知道了,她對于吳燁來說,什么都不是。

  沒有任何感情,沒有任何特殊,隨時可以放棄,可以撇開。

  凌晨笑出一口白牙:“真要是那樣的話,老娘就讓他知道,什么叫拳打腳踢。”

  不過田甜這種假設,不成立。

  剛才吳燁和朋友吃飯,都讓自己看了一下,而她,其實只是好奇的多看了兩眼背景。

  雖然也想問他在做什么,結果他先讓自己看了一下情況,吳燁很細心的,偶爾很細心。

  有些時候,他都能猜到凌晨的心思和想法。

  只是凌晨覺得,現在和吳燁這種關系奇奇怪怪的,都沒有表白,又都知道對方的想法。

  好像是男女朋友,又不像是男女朋友。都不知道算不算情侶。

  “小雪姐,你不愧是學過演戲的,你剛才就像是女朋友,發現自己男朋友出軌了似的,演的太真實了。”

  凌晨:“……”

  田甜還在夸她,說她演戲演得好,家里真不愧是開娛樂公司的,以后不想做公司,還可以去當明星。

  凌晨笑了笑,那本來就不是演戲,那是假戲真做。早就預料到,田甜這種反應情況的凌晨,感慨萬分。

  和她想的一模一樣。

  “放心,到時候我再約他,每天早上跑跑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幫你報仇了。”凌晨說道。

  田甜點點頭,開心的笑了笑。

  凌晨看著街邊的男裝店,看了一下品牌,然后拉著她進去逛男裝店,出來的時候,手是多了一個包裝袋。

  都說男生的衣服,要買好一點,因為換的少,穿的時間長。

  凌晨不是這種想法,而是看吳燁穿這個品牌的衣服最多,就想去看看有沒有合適的。

  沒想到,還真看到了一套,她覺得吳燁穿起來應該很好看。

  “小雪姐,你居然還知道他的衣服尺碼?”田甜驚訝。

  感覺就很離譜了,這就是自己沒有男朋友的原因嗎?觀察力也太厲害了吧!

  她完全看不出來,而且應該也不會想到要買衣服,應該是想到買首飾什么的。

  凌晨點點頭: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光是知道了一份尺碼,我還知道了生日,還知道興趣愛好。”

  這些他都知道,她看過吳燁的身份證,看過吳燁的外套尺碼,T恤尺碼,還知道腰圍,鞋子碼數。

  “我的天,你怎么知道的?”田甜好奇。

  感覺這是一個絕招,學會了以后,遇到喜歡的人,就直接一套合身的衣服給他,他得多感動?

  “有個軟件,輸入身高,輸入體重,就能得到大概的尺碼,誤差很小。”凌晨告訴她。

  田甜:“……”

  果然,賣水都賣落后了,還有這種軟件,她完全不知道。

  凌晨則是默默的看了一下表店,然后注意了一下品牌,吳燁手上一直有塊表,很少摘掉。

  應該是父母送的,應該不是前女友,凌晨糾結了一下,還是沒有進店去看。

  買表的話,價格太低了不好,價格太高了田甜要懷疑了。哪有演戲還送貴的表這種道理。

  而且表這種東西,要不就是親人送,要不就是自己買,或者女朋友,老婆送。

  以后再說吧!

  兩人在街上逛了半天,才坐著凌晨的車回家,時間已經不早了。

  “小雪姐,等會兒我在門口偷偷看一下,看他是什么反應,你記得擋著點。”田甜說道。

  她想對比一下,看看自己差多少,小雪姐那么自信,萬一出糗呢?

  其實她還是有一點那種自己是女生,小雪姐也是女生,吳燁公平對待的期望。

  “行!他敢不要的話,我就揍他。”凌晨自信滿滿。

  田甜可太羨慕這種自信了,她就覺得這種自信好颯,好讓人著迷。

  她就是沒有這種自信,不然吳燁那天說不方便,她直接一拳,再問方不方便。

  估計吳燁就捂著肚子,唯唯諾諾的說那你進來吧。

  早知道,以前就該學拳,在遇到吳燁那種人,就可以和小雪姐一樣,問他抗不抗揍就完了。

  “那他要是反抗呢?”田甜問道。

  吳燁又不是機器人,要是生氣了,肯定會反抗。

  凌晨舉著小拳頭:“他那種體格,打三個都沒問題,打哭了再哄,不聽話哄好了再揍。”

  (⊙o⊙)哇!

  還可以這樣嗎?

  田甜感覺打開了新天地,好像現在學拳也來得及,以后老公不做家務就揍他。

  對,揍完了再哄。

  “不過你得記住啊,在家里才可以這樣,在外面的時候,一定要給他面子,哪怕是他在朋友面前吹牛,你很不喜歡聽,也要過后回家再說。”

  “男人其實都是這樣,在家里,他要是愛你,會百依百順,只要你不做什么不該做的事情,都會讓著你,其實也不是怕,就是讓著你。”

  “所以,在外面,有外人,一定要讓他有面子。”

  這是孃孃和凌晨說的,她在外面的時候,老公就是天,別說買煙買酒,她溫柔的很,大聲話都不會說。

  叔叔說的,在外面給他臉,回家他可以跪搓衣板。

  凌晨也是最近才在思考這些東西,就像是剛才,她打電話的時候,就很溫柔,吳燁說要吃飯,她就掛電話了。

  這是新學到的東西。

  田甜消化了一下她說的話,感覺和自己的想法,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像那樣,在外面還可以低聲下氣的。

  其實她也沒有想到,自己老公真的愛你,有怎么可能單純為了死要面子,讓自己媳婦兒委屈?

  凌晨意識到的是互相的問題,田甜顯然沒有意識到。

  很多時候,人生的幸福與否,其實就是一個個理解,實踐堆積起來的。一個岔路口不一樣,大家就得到兩種結果。

  “感覺好復雜,以后有男朋友了再說。”田甜靠著椅子嘆氣。

  凌晨只是笑了笑。

  其實他她們這種家庭條件,這點表面功夫的基礎修養都有的,只是應付和態度是兩回事。

  回到了公寓樓下,凌晨停好車,一只手提著蛋糕,一只手提著購物袋。

  上樓到家以后,她放好衣服,田甜開了自己家的門,躲在門口。

  凌晨和她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田甜也比劃了一下,然凌晨敲了敲吳燁房門。

  有時候,人算不如天算。

  吳燁剛剛在家洗澡,才剛把一身火鍋的怪味洗掉。

  聽到敲門聲,剛想拿上衣的,腦子一動,就把收收回來了。

  大概是姐姐。

  姐姐不當自己人,他得給姐姐打個樣。

  “來了!”

  吳燁在貓眼看了看,確實是凌晨,吳燁打開門的時候,崩了一下肌肉,然后打開門,一臉笑容的看著她。

  出現了一只肌肉靚仔,凌晨愣住了。

  入眼的是流線型的肌肉線條,還有標準的腹肌,完全清晰的畫面,視覺沖擊太大,她一時之間,居然沒有反應過來。

  就那么愣愣的看著吳燁,腦子有點宕機,眼睛直直的,吳燁還看到她嘴角留下一絲口水。

  哇,姐姐你可以啊。

  真的有這么離譜嗎?

  她呆吳燁就等她呆個夠。

  “唉!”好一會兒,吳燁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然后出聲提醒她。

  凌晨才回過神來:“呲熘…那什么,送你的蛋糕!”

  把蛋糕遞給吳燁以后,凌晨就迅速離開了。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砰,她家的門關上。

看著蛋糕的  看著凌晨離開的田甜:“……”

  小雪姐也不行了啊!還吹牛說那么厲害,結果就這?田甜嘆氣,這還不如自己呢!

  吳燁關上門以后,田甜才悄悄的,去凌晨家,凌晨打開門把她拉進去。

  兩人坐在沙發上,凌晨臉紅,整個人狀態怪怪。

  田甜則是一臉怪異:“小雪姐,你剛才是什么情況?就那么走了?”

  吳燁站在門里,田甜什么都沒有看到,就看到吳燁在凌晨眼睛前揮了揮,然后凌晨把蛋糕遞給他就走了。

  就這?

  凌晨吐氣,看了看她:

  “你都不知道,剛才他沒有穿T恤,一身肌肉…我尷尬的不行,實在是有點不好意思。”

  凌晨選擇實話實說,人算不如天算,誰知道會是這種情況?

  她計劃的好好的,結果場面太抓眼睛,她都忘記了,好在最后想起來蛋糕的事情。

  田甜:“……”

  “這不是小場面嗎?你又沒少看漫畫。”

  “我沒有看過真貨啊!”凌晨理所當然的回答。

  害羞不是很正常嗎?

  現在臉都是燙的,當時心跳都不知道有多快。也就是她控制力還可以,把自己的手控制住了。

  “好吧!真有這么好看?”

  凌晨點點頭。

  好看,她這種腹肌控,大概覺得特別特別好看。

  不是那種爆炸的肌肉,而是線條流暢,自然而然的那種,凌晨就喜歡這種。

  “以后找機會,我也看看,看究竟多好看。”田甜很好奇。

  凌晨:“……”

  那是額滴!你娃啥意思?

  “不看,長針眼。”

  田甜:???

  這個玩笑很冷啊!

  她田甜,又不是不知道,又不是不了解,又不是不懂。

  了解還少嗎?也沒見張什么針眼,這就是個騙小孩的話,她,是大人啊!

  “不過我們計劃失敗了!”田甜說道。

  凌晨搖搖頭。

  “東西都要了,也不算失敗,還有機會,改天再來。”

  “姐一定幫你報仇雪恨,肌肉都阻止不了我。”

  田甜用力的點點頭。

  又開始和凌晨商量新計劃,兩人暗搓搓的討論了大半天。

  聊了好久,田甜才回家休息,原本是準備在凌晨這里不回去,凌晨說她明天要早起。

  田甜走了。

  凌晨才打開手機,把那張沒有來得及保存的自拍照保存起來,然后放大看了半天。

  嘿嘿嘿,以后都是額滴。

  凌晨在研究照片的時候,吳燁在吃蛋糕。

  別說,做的很可愛,吃起來也很好吃,下次多買幾個在家里放著。

  吃完蛋糕以后,吳燁才把八爺的事情辦了,回到二樓臥室,打了一個視頻給凌晨。

  那邊等了好一會兒才接,吳燁看到一身睡衣的凌晨,只看到一眼,畫面就變成了天花板。

  能見有容!哪怕是一面,吳燁覺得值了。有容,我們以后還會再見的。

  等了好一會兒,凌晨才拿起手機,畫面恢復過來。

  “小心長針眼!”顯然她剛才慌慌忙忙的接電話,也注意到畫面。

  當時沒注意,在家都是睡衣,穿著舒適。

  有容沒有著甲。

  然后凌晨才去整理了一下衣服,回來重新拿起手機。

  “姐姐,能去你哪里看星星嗎?”吳燁問她。

  凌晨疑惑,有些不明白:“星星?狗有什么好看的?”

  忘了,星星也叫星星。

  “不看星星,其實看月亮也可以啊!”吳燁重新說。

  凌晨哈哈笑,笑的花枝亂顫的。

  吳燁舉高屏幕,試圖換個角度觀察世界,可惜是二維的。

  “弟娃兒,你真有孝心。”

  此話怎講?

  為什么就扯到孝心這個事情上去了?很明顯這不是同一個話題。

  “你是想看看你們家那個,在月亮上砍樹的老祖宗嗎?”凌晨笑著問他。

  想象力真豐富,以前他還這樣忽悠洛白他們,現在都忘記吳剛了。

  吳燁覺得她偶爾挺天馬行空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開漫畫公司的原因,接觸的很多漫畫內容,都很有想象力。

  “好吧,不說這個了,姐姐,明天早上要去晨練嗎?”吳燁好幾天沒有和她一起跑不了。

  凌晨點點頭,表示沒問題。

  她和吳燁說了一下今天田甜的事情,吳燁哈哈笑,原來田甜剛才還在門口偷偷觀察。

  “她肯定覺得你也很遜。”吳燁笑了笑:“凌老師,有空也教我點道理,我也要學習和我對象相處。”

  凌晨噗嗤笑出來。

  她就是個三板斧而已,只是零零碎碎覺得悟到一點東西。

  “不用,你對象應該很好相處。”凌晨回答。

  吳燁忍不住笑了,這是承認了唄?

  感覺特別開心的吳燁,忍不住在大床上滾來滾去,凌晨看的哈哈笑,說他好幼稚。

  男生表達開心的方式,真的是太可愛了。

  “姐姐,明天給你一個拉手手的機會,你要不要?要的話明天給你送過來。”吳燁問她。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沒有答應他,她要自己找個機會,然后拉手手,拉手手這個事情,得姐姐主動拉。

  包括以后的抱抱舉高高也是,她要讓吳燁這輩子的都記憶清晰,哪怕是老年癡呆都忘不掉。

  越是刻骨銘心的畫面,越是以她主導,如果哪一天,兩人有緣無分。

  她也要占著一席之地,后來的人,永遠沒辦法得到百分之百的全部。

  凌晨的感情有些霸道,和她性格差不多。

  他們還在開視頻,感情剛開始的時候,好像有說不完的話。

  哪怕是聊了兩個多小時,凌晨也不困,吳燁我也困。

  平時這個點,他們早就睡覺了,今天聊著天,一點困意都沒有。

  又聊了半個小時,凌晨才說該休息了,互相說完晚安,吳燁把電話掛了。

  還有點意猶未盡,感覺能聊到天亮,也不知道哪來那么多話,就是有那么多話想說。

  看了看添加他的好友,吳燁點開頭像,是顏潸潸的照片。

  她加自己的微信了,不出意外,絕對是因為財神的事情,吳燁想了想,還是通過了。

  不提她和財神的關系,本身也是普通朋友,問到寧渠,他該說的就說,不該說的就不說。

  不需要想的那么復雜。

  添加了好了,沒有聊天,看著她那個寧缺母濫的昵稱,吳燁笑了笑。

  寧渠母濫,寧渠以前一直挺自覺的,確實是母濫,這幾年全在努力賺錢。

  放下手機,吳燁準備休息,手機放下的時候,困意就開始來了。

  睡之前,吳燁下定決心,明天一定要貼貼。

  ------題外話------

  欠更:31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