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74 吻手禮:對,我是西式禮儀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易枝姬足浴  吳燁和洛白剛到足浴門口,看著閃閃發光的門頭,吳燁拍了拍旁邊的洛白肩膀:

  “老夫作為一個正經人,你為何總帶我來這種地方?”

  看著五顏六色的門頭霓虹燈,吳燁就沒有什么消費欲了。

  錢要花在對口的事情上,不要花在易枝姬上,別說一只,伍枝姬都不行啊!

  “老夫我也是正經人,放心吧,只要我們不加錢,老板就很正經。”洛白很懂的樣子。

  這方面,還是他研究的最多,吳燁幾人捆在一起,都不是他對手。

  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去這種地方,洗著洗著就會有一群便衣沖進來,把自己按在按摩床上。

  雖然很多地方也很正經,但是這家店,看名字就不那么正經。

  老板深諳營銷之道。

  “我帶你來是洗澡,不是讓你洗槍,能不能不要一副,我把你往犯罪道路上帶的表情?”

  吳燁感覺這就是一條不歸路,一入洗浴深似海,從此屬性權點開。

  “我沒經驗!”吳燁回答,沒經驗啊,賤笑了,賤笑了。

  “看你如此和回家一樣的熟練,難道你常來?”吳燁問他。

  吳燁想到了回家的誘惑。

  洛白搖搖頭,他也不經常來,偶爾來,吳燁幾人都不來,他也很少來。

  主要是有時候感覺腰酸,特別是遇到勢均力敵的打架對手,往往打的難舍難分。

  腰酸背痛的時候,才來按一下,這兩年來的多點,以前幾乎不來。

  他最喜歡的,地方還是黑燈瞎火的酒吧,而不是足浴。

  十分鐘后。

  兩人泡在池子里,洛白滔滔不絕的和吳燁說著桑拿,按摩,泡腳,洗浴,的各種不同之處。

  以及各種好處壞處,像一個養生專家似的。

  吳燁雖然不懂,但是大受震撼!

  在洛白充滿蠱惑性的語言里,他居然產生了一絲絲好奇。

  果然,回家的誘惑。

  吳燁系著一條白色浴裙,手搭載池邊,淹過腰部的水溫度剛剛好,溫暖的很。

  洛白坐在吳燁旁邊,舒坦的伸展著手腳,表情相當哇塞。

  “我沒騙你吧!泡澡挺舒服的!”洛白笑嘻嘻的問他。

  吳燁點點頭,確實感覺不錯,只是泡澡的話,以后可以常來泡一下。

  吳燁接受一切正經的。

  “等會要不要給你找個師傅搓背?下泥那種,賊帶勁。”洛白安排道。

  吳燁搖搖頭,這個就算了。

  他怕痛,自己用搓澡巾都感覺疼的不行,人家師傅來,估計得更疼。

  那是帶勁?那是受罪。

  “你這個大忙人,不去忙著插花,今天找我,就是為了泡澡?”吳燁好奇的問他。

  他估計著,洛白這家伙,指定有點什么事情。畢竟比起陪兄弟泡澡,陪妹子喝酒對他來說更有意思。

  他可忙的不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前女友保守三百。

  “顏值本來就是編貶值的東西,對于貶值的東西,通常不應該考慮花大價錢購入,而是租賃懂嗎?”

  雖然我不認同,但我居然覺得好有道理。

  很多東西都是這樣,可能很有道理,但是你并不一定會去做,就像是洛白這話,吳燁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這個屁我認了,說正經的。”吳燁看他還想說什么,趕緊打斷。

  他那一套渣男優勢論,能掰扯一晚上,還能接著掰扯一個白天。

  “我最近開竅了,突然想著做點生意。”洛白一本正經的回答。

  吳燁一愣。

  那么嚴重嗎?居然開竅了?呸…做生意?

  “開竅疼……不是,做生意是認真的?”吳燁問他。

  洛白:“……”

  不知道吳燁想到哪里去,反正看表情不是什么好想法。

  點點頭,洛白回答:“很認真!比和初戀差不多。”

  大家都在發家致富,都開始做生意了,他也不能守著個二奢店,雖然很多仿真名媛小姐姐來賣二手奢侈品。

  還是想做點賺錢的事情,免得以后他們一個個自力更生,開邁巴赫的時候,他只能開大奔。

  吳燁琢磨這個比喻應該是很嚴重了,畢竟那之后就沒有認真過。

  終是深情被辜負,從此踏上海王路,居然和初戀一樣認真,估計是被大家刺激了。

  “你爸不是說,讓你好好敗家當富二代,不要瞎折騰嗎?”吳燁問道。

  洛白家,和吳燁家,完全是兩種教育方式,老洛覺得男生就是要玩膩了,才能好好工作。

  所以他爹只管給零花錢,洛白怎么花是他的事情,只要注意健康完全就行。

  老吳恰恰相反,零花錢給的不多,還不讓吳燁過的亂七八糟。

  吳燁一度差點和那些,用信用卡的富二代一樣落魄。

  “我還是想好好做點事情,剛拿了點錢,想著開個休閑酒吧,就在公寓樓下,伱感覺怎么樣?”

  洛白征求他的建議,吳燁專業比他對口,他是學土木工程的。

  他選的,也是自己最拿手的行業,酒吧就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各種裝修風格,音樂,布置擺設,還有酒水小吃等等,他都知道。

  他很清楚自己想做成功,只能在自己最熟悉的領域做,這樣才能增加成功率。

  很清醒。

  “其他的都好說,主要是準備怎么個休閑法?”吳燁問他。

  能不能長期做下去,核心競爭力很重要,沒有核心競爭力,做不了長期生意。

  洛白想了想,和吳燁說了一下自己詳細的想法:

  “就是休閑娛樂都有,然后我還能拿到不少國外的酒水,提供一些娛樂設施,做那種休閑酒吧!”

  “讓人有個放松的地方,有個和朋友聚會的地方,特別是你這種不去鬧吧的群體。”

  “我調查過,我們那一塊都是年輕人居多,而且只有一家鬧吧,沒有休閑吧,我就準備做清水吧。”

  “我感覺有搞頭。”洛白信誓旦旦:“你怎么看?”

  吳燁聽他這么一說,就知道他已經做好準備,下定決心了:

  “那就再好好想想唄,多調查一下附近的情況,確認了就不要瞻前顧后,做好管理,做好客人消費體驗,各種營銷鎖住年輕群體。”

  “做生意不是那么簡單,肯定也不是那么難。”

  “萬事開頭難,反正失敗了也是經驗,大不了從頭再來。”

  在樓下開家小酒吧,以后晚上也有的玩,這個想法吳燁確實覺得很不錯。

  類似他這種不愛去鬧吧的人很多,三兩個朋友,玩玩游戲,喝喝小酒,聊聊天,不失為美事。

  市場沒什么問題,人流量也夠,競爭這些東西,屬于是哪里都有,各憑本事。

  “那就這樣定了!不知道錢夠不夠,你那里到時候給我準備點!”洛白說道。

  不和好兄弟合伙做生意,這是他們早就說好的事情。關于錢這方面,借就是借,有借有還。

  朋友之間相處,有言在先不是壞事。

  虧不虧洛白不怕,現在滿心都是把這個事情做好,和吳燁開烤肉店一樣的想法。

  他找到了一件,比和小姐姐看星星有意思的事情,雖然星星還是要看。

  “后面你開口就是了,公司那邊還是賺錢的。”吳燁現在的錢,全都是賴在公司上的。

  以后就賴在門店上。

  洛白答應一聲,主要是裝修和房租花銷有點多,還要各種買設備,還要招人。

  怕不夠用。

  “我這里夠的話就不用,到時候看情況。”洛白回答。

  吳燁點點頭,反正他隨時都有,不怕借錢,其他人不敢借,幾個兄弟他可以放心借。

  “你這啤酒肚也該減減了,以前還有點腹肌,現在你都開始發福了。”吳燁指著他肚子說道。

  和那些結了婚的人似的,開始逐漸長胖,逐漸發福。

  以前洛白還注意這方面,現在越來越不注意了。

  洛白嘆氣,看著吳燁的八塊腹肌,深感羨慕。

  “其實古代身經百戰的大將軍,都是我這種將軍肚!”洛白回答。

  哪怕是身材比不過,但是氣勢不能輸。

  “紅塵處處艾,一身梅花紅,叫聲將軍,提防提防啊!”吳燁一邊說,一邊拿著手機,拍了一張自拍。

  腹肌都拍到了,吳燁滿意的點點頭,如此靚仔,人間少有。

  “出來打架,最重要的是講義氣,我對兄弟的保護,你根本就想象不到有多好。”

  洛白很注意安全問題,不管是開轎車,還是開大車。

  規范開車,安全第一。

  吳燁沒理他,看著屏幕笑,剛才他給凌晨發了個張照片,不過凌晨沒有回他。

  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這個點居然都沒有回消息。

  “你這表情,真戀愛了啊?”洛白看他一臉春天的蕩漾,這種表情就是戀愛才有的。

  吳燁搖搖頭,八字還沒一撇,先不說這些,以后成了再說。

  先穩健一波,主要是很多人裝的越厲害,最后越灰溜溜。

  “我合伙人,問我在哪里,發了張照片過去。”吳燁信口胡謅。

  他現在都能下意識的張口就來。

  “還嘴硬?你嘴里是海綿體吧?”

  洛白不相信,幾個兄弟里,最會一本正經騙人的就是吳燁。

  吳燁丟開手機,不看了,免得他一直嗶嗶這個事情。

  “等會我們去哪里吃夜宵?”吳燁轉移話題。

  洛白:“……”

  這個話題轉移的真是生硬啊!

  叮咚!

  信息提示音響起。

  兩人同時看著手機,洛白嘿嘿笑:“你要是能忍住不看手機,我就勉強相信你沒有戀愛。”

  吳燁偏過頭看了看手機,考慮著要不要看一下。

  然后他還是嘆氣:“那你誤會我吧!”

  洛白無語了都,還不承認,還裝呢!毫無底線,一試就試出來了。

  試問,除了對象,有幾個人能讓人如此沒有底線?

  絕對是女朋友。

  吳燁一看消息,有點失望,是公司群消息,回頭得把群消息設置成免打擾。

  免得讓人白高興。

  “你要是沒談戀愛,我賭一個不孕不育。”

  吳燁:“那你預約試管吧!”

  現在沒談,只是有好感,還不算是談戀愛,在一起才叫談戀愛。

  “裝!”

  “不信拉倒。”

  兩人你懟一句,我懟一句,去吃夜宵的時候,都已經半個小時以后了。

  沒有找搓澡師傅,跑了會兒澡,就離開了。凌晨一直沒有回消息,吳燁就不再看手機了。

  吃夜宵的時候,洛白非要吃火鍋,吳燁由著他了,洛白點了一個甲羊雞牛大補鍋。

  吳燁看的直抽嘴角,在老板娘怪異的目光里,吳燁如坐針氈。

  老板娘顯然誤會了什么,微笑都有點變味。

  外號大雄鷹的火鍋,吳燁沒敢動筷子,為了自證清白,單獨點了兩盤牛肉片。

  “補補!”

  “我怕流鼻血,而且我不需要。”吳燁刷著牛肉。

  這種東西,他現在是無福消受了,以后可能某一天能用上。

  現在肯定是不用的。

  “今晚上,有小姐姐叫我去她們家看貓貓,聽說可以她們家貓貓可以站著尿尿。”洛白挑眉。

  吳燁get不到他驕傲的點在哪里,所以懶得回答。

  才都能猜到,去看貓,那應該是兩只貓,而且都叫大咪!

  看貓,看星星,玩大富翁,打撲克牌,試聲控燈,就這些東西,還只是一部分。

  借口這種東西,只是讓人找個心理臺階,大家心知肚明。

  見面了,說著說著,大家都脾氣不好,就推搡,撕咬,就開始打架。

  拳套都會提起準備好,免得打出人命。

  “年紀輕輕的,你就得家中常備腎四味,六味地黃丸,烏雞白鳳丸,述效救心丸。”吳燁吃著牛肉說道:“替你感到惋惜。”

  問渠那得清如許,源頭沒有活水來。

  洛白給他夾了一塊肉:“我吃過的火鍋,比你見過的火鍋都多,我才替你惋惜!”

  吳燁給他夾了個甲魚頭:“多食補!”

  刷著牛肉,看著他大快朵頤,上次這樣吃的大哥,晚上還睡過去了,第二天被對象揪著衣領打。

  吃過飯,吳燁結賬。

  兩人就分道揚鑣了,吳燁開車回家,洛白去看大咪去了。

  吳燁準備回去和凌晨聊天,真心換真心。洛白準備去看貓貓,速度換聲音。

  回家的路上,吳燁還在考慮凌晨是不是這幾天工作有些多,還是對他實行了欲擒故縱操作。

  今天居然給她發消息,她都沒有回復,平時都不這樣的。

  “忙得很啊!”吳燁喃喃自語。

  他還在路上的時候,凌晨其實是在家的,不過她手機沒有拿,放在臥室里充電來著。

  她在沙發上坐著,拿著一本書在看,看的很認真。

  從現在開始培養你的老公,讓他變成你的形狀。

  暢銷書里,確實是混進來了這么個玩意兒,不過書名挺吸引人的,凌晨就拿著看了看。

  書名不干,內容倒是很干。

  干貨很多,凌晨時不時還思考一下,覺得有道理的地方,還特地記下來。

  狗子就在她腳邊,安靜的趴著,凌晨的腳就放在狗子背上,時不時還會搓搓腳。

  時光就像是安靜了一樣,凌晨蠻喜歡這種氛圍的,畢業以后都是這樣過的。

  最近多了個吳憨憨,把她的日常攪得一團亂麻。

  吳憨憨現在在干嘛?

  凌晨拍了拍臉,集中注意力看書。

  一直到房間里的電話響起來,才把這種安靜打破,凌晨才踢了一下星星:“去幫我把手機拿過來,趕緊的,跑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吳燁打的電話,凌晨有點期待,好幾天不見他了。

  星星無奈的站起來,跑過去扒拉開房間門,然后去房間里叼了手機,走到凌晨面前。

  它很聽話,跑的很快。

  看著手機屏幕,居然是很久不聯系的電話號碼,不是吳燁,凌晨有那么一點點失望。

  不過想了想,凌晨還是點開接通:“喂,田伯伯!”

  這是田甜爸爸,她是叫伯伯,田甜叫她爸爸叔叔,其實就是年齡不一樣,意思都一樣。

  電話那邊,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然后才開始說話,語氣里有些歉意:

  “晨晨不好意思啊,大晚上的伯伯還打擾你,這會兒忙嗎?”

  凌晨嘆氣。

  估計是有事情了,不過無事不登三寶殿的長輩,打電話絕大部分情況都是有事情。

  就是不知道這次是什么問題,跑不掉的。

  “伯伯客氣了,我晚上本來也沒有什么事情,倒是好久沒有給伯伯打電話了,實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凌晨把書放在一邊,準備先打完電話再看,總不好打電話的時候,還分散精力。

  普通電話還無所謂,田甜爸爸這種,得認真聽。

  “沒事,你工作也忙,而且伯伯也忙嘛,伯伯今天打電話,是想了解一下田甜的情況,她最近怎么樣?”田甜爸爸問道。

  他沒有直截了當,而是準備先鋪墊一下,這些年都習慣這樣說話了。

  凌晨:??

  這話問的,她一時之間有些愣住了,了解田甜的情況找她干什么?

  有什么風吹錯了?田甜在公司的情況,他要說不了解,凌晨都不相信。

  那找她了解什么情況?

  “我沒理解伯伯這話的意思,田甜最近不是很好嗎?”凌晨把免提打開,點開錄音。

  電話那頭的田甜爸爸沉默了一下。

  想了想,他還是說道:“聽說她談戀愛了!伯伯想了解一下是那個男生的情況,問一下你知不知道。”

  “不過晨晨你別和她說我們打過電話,她脾氣可沒你好,知道了又得和我吵架。”

  這才是重點。

  凌晨恍然大悟,又有點感慨,有時候,父母的關心讓人感覺沉甸甸的。

  才聽到風聲,就來問情況了,關心的很。

  不過這種關心,一旦上升到干涉性的,控制性的程度,就很容易引起反抗了。

  田甜要知道了,又要翻臉了。

  “伯伯,田甜知道了會生氣的。”凌晨認真的回答:“而且,我都不知道她有男朋友,應該是小報告沒打好。”

  凌晨語氣有點重,電話那邊的田甜爸爸,當然也聽出來了。

  她知道田甜和凌晨關系好,只是這種事情,他們不得不問一下情況。

  “我知道,所以伯伯沒給她打電話,而是想問一下晨晨你,了不了解情況。”田甜爸爸回答道。

  凌晨很直接的說沒有。

  確實也是沒有,小吳哥她都沒有搞定,哪來的男朋友。

  小吳哥…唉,糾結。

  應該是她公司里的人,告訴田甜爸爸的,這種小報告,挺讓人心煩的。

  關心工作就好了,還關心老板的感情狀況?老板談不談戀愛,也是付錢給薪水的,就換來這個?

  遇人不淑。

  凌晨雖然跑偏了一下,但是猜的八九不離十。

  “這樣啊,好的,那謝謝晨晨,伯伯知道了!”他沒有過多說什么,簡單說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但是可能性這個種子,已經被種子去了,他肯定沒有完全相信。

  大企業家,那個不是自信的人?更多的都是相信自己,覺得自己做的決定才是對的。

  長期以來的自信,會改變性格,凌晨知道的,很多人都是這樣。

  把手機丟在一邊。

  重新拿起書,凌晨感覺自己看不下去書了,滿腦子都是乘龍快婿,門當戶對幾個字。

  凌晨很聰明,田甜爸爸電話打到她這里,她想到了很多事情,也想到了很多可能性。

  差不多的家庭情況,那么自己呢?也來個反對的可能性有沒有?

  自己到時候該怎么做?

  這些事情,就像是線條一樣,混在一起,讓她越想越煩。

  明明還沒有開始談戀愛,就在擔心談婚論嫁的事情了。

  “鉆牛角尖了!搞不好我爸媽直接不問這個。”凌晨反應過來。

  不再考慮這些很遙遠的事情,拿過手機,她想了想,還是沒有給田甜發消息。

  說了,搞不好就破壞人家父女關系了,田甜爸爸打電話到她這里,也是想著保密。

  就不討人嫌了。

  看到手機通知欄,注意到吳燁發了消息給她,她才露出一個笑容。

  失蹤人口居然詐尸了。

  “讓我看看,弟娃兒發了什……嘖嘖嘖…吔…居然是這個!”

  看著圖片,有些臉紅的她,伸手點了一下角落的下載原圖。

  嗯,清晰了。

  “發了一個小時,我居然現在才看到,這是在澡堂里?弟娃兒居然去那種地方!”凌晨喃喃自語。

  沒人管管果然不行,居然都跑到澡堂子里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個人去的。

  凌晨兩個手指頭拉大,放大圖片。

  繼續再放大。

  “太哇塞了…嘶溜!”

  八塊腹肌的吳燁,一身好身材,看著又很協調,穿衣顯瘦脫衣有肉說的就是他這種。

  有點點痞氣的表情,再加上身材協調,讓姐姐有些上頭。

  能不能想個什么辦法,抓一把呢?

  看著照片,凌晨的思維發散,也不知道她想到哪里去了。

  凌晨嘿嘿嘿笑。

  順手保存照片,然后備份了聊天記錄,才把聊天記錄刪掉,看著干干凈凈的頁面,凌晨又打開了照片。

  “黔驢技窮了啊,現在居然開始用美男計了!”凌晨想了想,給吳燁發了一個消息。

  已驗證,p圖無疑,請上傳更多證據。

  消息發送了,吳燁沒有回她。

  等了好一會兒,沒等到,凌晨撇撇嘴,把手機丟到一邊。

  有些煩躁的,書也看不進去,再加上心里還有點心事,凌晨乳a著星星的狗臉。

  多情總被無情惱,狗賊吳燁,老是讓我心煩。

  凌晨還在心煩的時候,回到家里的吳燁都已經睡著了,他不知道手機上的消息,手機在路上就關機了。

  老爺子這幾天開會,已經差不多快要結束了,雖然具體的章程沒有出來,剩下的,也只需要回家等結果就是。

  快回家了,老爺子就吵著要早點回去老家,他說住在這邊很不習慣,而且奶奶一個人在家他不放心。

  又養了不少牲口,不回去奶奶一個人忙不過來。

  讓老吳趕緊幫他定好機票,比起魔都這個地方,他覺還是還是家里好。

  空氣好,還不擁擠,要不是吳燁還有自己的工作,他都想把吳燁弄回老家。

  看他的篆刻作品,看的他血壓高,有帶他回去深造幾個月的沖動。

  他們晚飯的時候,吳燁不在家。

  老爺子又語重心長的告訴吳太太,一定要早點給吳燁把對象落實了。

  挺大的孩子了,還是個單身狗,別人不說什么,心里都會笑話。

  晚上吳燁回來的時候,他們都已經睡了,吳燁看時間不早了,都沒有玩手機就睡了。

  第二天。

  吳燁照例開著車送老爺子去開會,還有最后一天多的時間,他們就開完會了。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至于最終結果,還要等確定。

  吳燁在外面車上等老爺子,他們開會的時間不短,吳燁出去溜達兩圈回來,都還有還很長時間。

  就是等待挺難熬的,時間太長有些無聊,除了看手機,就沒有其他事情做了。

  聽說等女朋友出門的時候,他們每次都說快了快了,馬上馬上,然后一個小時都下不來。

  吳燁想著,凌晨以后不知道會不會想那樣,耽擱一個小時都不能出門。

  哦,凌晨還不是女朋友…那暫時沒事了。

  無聊的不行,轉過看著窗外,吳燁看了三只阿黃,兩只在連連看,一只在單獨看。

  這個場面,放到網上它肯定要火,看它可憐,吳燁揉了個紙團,砸在連連看的其中一只阿黃身上。

  然后,它們就打起來了。

  冷不丁的,其中一只嚇一跳,就直接開始互相撕咬。

  看著這個場景,吳燁想到了一句話:開車的時候,去突然把車鑰匙拔了,車居然跳起來打我。

  吳燁憋著笑,拍了張打架的照片,發了個朋友圈。不是鏈接的照片,不是連連看的照片。

  吳燁還沒有那么變態。

  看狗啊?來喝奶茶啊!收到了一條來自不好稱呼的人的微信。

  田覓,一個很久沒有聯系的人,她要不是突然發個信息,吳燁都感覺遺忘了。

  反正也無聊,吳燁給她發了消息,讓她發地址,準備過去混杯奶茶喝。

  找個人聊聊天,要不是凌晨在上班,吳燁都給她發消息了。早上的時候,她說今天要開會,晚上才能回消息。

  吳燁沒有打擾她。

  別看了,就在你旁邊,二樓!端幸咖啡。

  吳燁掃了一圈,就發現了窗戶邊上的田覓,位置相當好,難怪她也可以看到那幾只阿黃。

  進了咖啡廳,吳燁要了一杯果汁,這家咖啡廳不光賣咖啡,還賣奶和茶果汁。

  經營不純粹,但是選擇很多。

  老板都說做咖啡不賺錢了,只是為了交朋友!把這話寫在菜單里了。

  找到位置,吳燁坐在田覓對面。

  看了一眼一身清涼打扮的田覓,衣服很好看,田覓其實很漂亮,可惜的就是前不凸,后不翹。

  身材不好,不然也是個頂級大美女,吃東西沒有補到該補的。看著她面前的木瓜奶茶,吳燁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你禮貌嗎?”

  田覓把奶茶換了一個面,木瓜汁幾個字吳燁看不到了。

  自欺欺人啊!

  “我要是說,我在努力分正反面,你相信嗎?”吳燁可不怕她。

  這話把田覓氣的不輕,她總感覺說的不是奶茶,而是她自己。

  “你這習慣倒是別致,細的可以啊!”田覓不甘示弱。

  吳燁不屑,這話毫無殺傷力嚴重違背實際情況,扭曲事實。

  無朋居士了解一下。

  “君子藏器于身,身懷利刃,非妻不能使,非隱蔽之所不能視。”吳燁笑著回答。

  “齷齪。”吳燁被她水果丟了。

  轉頭看了看窗外,這里很清楚可以看到他停車的位置,還有剛才那幾只狗子。

  “如果沒猜錯的話,你剛才是不是在這里,看阿黃連連看?”吳燁問她。

  這里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田覓避而不談:“你好意思說,你還丟紙團呢!”

  吳燁忍不住笑,果然是這樣的,居然喜歡看這些東西。

  女孩子好像或多或少,都有這種情況,以前那些大學女同學,一個賽一個污。

  一口虎狼之詞,很多男同學當時驚為天人,吳燁也是其中之一。

  “話說,你不忙工作,居然有心情在這里喝奶茶?”吳燁好奇。

  白富美就這么悠閑嗎?

  田覓嘆氣:“我是送人過來這邊,還得等他出來,這幾天都沒有上班。”

  聽到她這個話,和吳燁的情況那差不多!吳燁也是得等爺爺出來,然后才能回去。

  好久不見了,沒想到還能偶遇一次。

  “那還是真巧,我也是這樣。”吳燁回答。

  兩人也不開玩笑了,聊著天。

  田覓問他和田甜關系怎么樣,吳燁實話實說,他和田甜沒什么太大的關系,大家只是朋友。

  吳燁一直都是把她當朋友,沒有什么什么想法,不是她胖瘦的問題,而是沒有感覺。

  現在他都有喜歡的人了,更不可能有什么感覺。男人喜歡不喜歡的女生,往往就為了臨陣磨槍。

  吳燁不是那種人。

  “就當個朋友挺好的,假如我們在一起又分手了,你剛才會叫我來喝奶茶?”吳燁做了一個假設。

  這是很假的假設。

  田覓想了想:“我大概會扎你車胎。”

  她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小氣的很。

  吳燁不怕:“我裝的防爆輪胎。”

  田覓倒是有些詫異吳燁的態度,原以為吳燁不喜歡她,還有可能是因為身材,居然也不喜歡田甜!

  “白富美都不喜歡,你這人還挺挑剔的。”田覓吐槽。

“你高估我!我還是喜歡白富美的,只是不喜歡的人,我態度很清楚。”吳燁回答  大家都不想聊這個話題,就聊起其他事情。話題也不多,偶爾看看手機,打發時間。

  田覓倒是發現了,和吳燁確實沒有什么共同話題,幸好沒有在一起。

  還是得找個有共同話題的人,不然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在一起太無聊。

  吳燁也沒有其他好和她聊的,偶爾簡單應付一下。兩人待了差不多三個小時,然后才起身一起離開。

  走的方向一樣!

  等人的位置也是一樣。

  等人的時候,吳燁才反應過來:“等他們開會?”

  田覓點點頭:“你也是?”

  吳燁點頭,還真是巧合。

  這會兒已經結束了,兩人看著不少人出來,一直都沒有要等的人。

  一直到最后,兩個罵罵咧咧的老爺子才走出來。兩人互相指手畫腳,一副要干架的架勢。

  看的吳燁和田覓目瞪口呆。

  “那是你爺爺?”兩人異口同聲的問對方,然后又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兩個老爺子一路吵到馬路邊,看著站在一起的吳燁和田覓,兩人才停止了吵架。

  兩人的表情,都有些奇怪。

  “這女娃真俊。”老爺子夸了一下田覓。

  他還以為吳燁和田覓處對象了,而且看田老頭的樣子,這是他孫女。

  聽到老爺子的話,黑著臉的田覓爺爺,把她從吳燁旁邊拉開,悄悄的問了幾句,田覓搖了搖頭。

  “哈哈哈,我孫女可沒看上你們家小子。”田覓爺爺開心的不行。

  不是對象就好,不然他得郁悶很久了。

  吳燁看了看田覓,居然說假話說的那么自然,而且看樣子,她爺爺還信以為真了。

  “那你最好把孫女看好點。”老爺子悄悄的松了口氣。

  “你孫子可沒那個實力。”

  “你個臭木匠。”

  “你個臭石匠。”

  兩人又開始吵架了,吳燁和田覓只好一人一個,把他們拉開,拉著他們上車。

  也不知道這么回事,兩人說著說著就吵起來了,不懟一下對方,好像就不開心似的。

  回到車上,老爺子就問他:“你娃喜歡的,就是剛才那個女娃?”

  吳燁搖搖頭。

  不是田覓,田甜都比田覓好一些,起碼身材是吊打她。

  他喜歡凌晨。

  “不是她。”喜歡什么田覓,姐姐就已經很甜蜜了。

  “爺沒教過你娃,說話要講證據是不是?”老爺子說道:“跟爺說實話。”

  老師還教過我做題要有過程呢!

  他還挺好奇老爺子,為什么和田覓爺爺吵架,不過看老爺子不想說,就沒有問。

  “真的不是她。”吳燁強調。

  老爺子點點頭,松了口氣:“那也好,那個女娃,單薄了點。”

  主要是以后也不好辦,他和田老頭不對付。

  吳燁忍不住笑。

  “笑個屁,人家田老頭,大孫子都有孩子了,你有個啥?你還好意思笑。”老爺子氣呼呼的。

  吳燁不笑了,談到這個話題,他就嚴肅的開車,當個合格的司機。

  老爺子看了他一會兒,吳燁不像是假裝的,他才真正放心下來。

  “爺爺!我還不知道能不能追到那個姑娘,能追到我再告訴您好消息。”吳燁說了一句。

  老爺子點點頭:“給爺看看照片,爺看看你們有沒有夫妻相。”

  “您會這個?能行嗎?”

  “咋?你娃不相信你爺?”

  吳燁搖搖頭,在路口停好車,把照片給老爺子看了一下。

  “你這娃眼光可以嘛,有夫妻相!叫啥名?”

  長相沒得說,頂尖的樣貌,老爺子一把年紀,都沒有見過幾個姑娘有這種顏值。

  和吳燁確實有兩分夫妻相,這個可以很輕易看出來。

  吳燁回答:“她叫凌晨。”

  “唉喲,這個名取得好,和你般配,你娃給爺努力點,把這女娃娶回家,你一輩子富貴命。”

  “這女娃旺夫!”

  感覺老爺子不太靠譜,遇到上次那個大叔遇到的話,倒是想讓他看看,他才是真本事。

  “你娃不相信爺?”

  吳燁干笑。

  老爺子只說了句,給你說不明白,然后把手機還給他。

  開車回家路上,老爺子倒是安靜了不少,沒有說幾句話,一路上笑呵呵的。

  晚上的時候,吳燁和老媽說了一聲,就偷偷從家里面溜掉。

  臥室里,吳太太拿著手機發笑!老吳問她笑什么。

  吳太太笑著回答:“籠子里關不住了,多忍了兩天,還是跑。”

  老吳明白了。

  此時此刻,吳燁還在路上,車子開的飛快,就是感覺突然想凌晨,很想很想那種。

  沒什么理由,就想去見見她。也可能是這幾天沒見到她,已經壓制不住了。

  到了公寓以后,停好車,上電梯,直奔17樓,吳燁站在凌晨家門口,敲了敲門。

  沒一會兒,門打開了,開門的是凌晨。

  “姐姐,想不…知道你們家有沒有指甲刀,借一下!”被田甜看著的吳燁硬著頭皮問凌晨。

  凌晨知道他想說的是想不想我,她才不想呢。

  “我去拿指甲刀!”瓜妹聽到吳燁要指甲刀,去早去了。

  看著吳燁,凌晨問道:“你不說過兩天回來嗎?”

  吳燁小聲說道:

  “我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落下了,這幾天沒有它,我感覺吃不好睡不好,今天實在是忍不住了,就跑回來看看,看到了就安心了。”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臉有點紅,感覺心里美滋滋的,好像是蜜糖流過一般。

  “要不要進來喝杯水!”

  吳燁搖搖頭:“等會就回去,我看到了,就感覺安心了!”

  被這話撩得有點上頭,考慮到瓜妹還在,凌晨吸了兩口涼氣。

  “早點回來…你不在…不熱鬧!”凌晨斷斷續續的表達了一個意思。

  吳燁笑了。

  “實際點!”吳燁指了指臉。

  凌晨打了他一拳。

  被吳燁抓住了,然后在她手背上叭了一口:“我會點西式禮儀。”

  冠冕堂皇的耍流氓。

  凌晨還來不及臉紅,瓜妹就找到指甲刀,后悔沒有放隱蔽點的凌晨,看著田甜把指甲刀給吳燁。

  “小吳哥,坐會兒啊!”

  吳燁搖搖頭:“不了,我出去有點事,過兩天回來再說,感謝姐姐指甲刀。”

  看著吳燁急匆匆進電梯,瓜妹腦子里問號很多,總感覺哪里奇奇怪怪的。

  有點遺憾。

  關上門,瓜妹問道:“小雪姐,我們剛才聊到哪里了?”

  “問我會不會喜歡,你小吳哥這種男生,答案就是:不會!”

  凌晨一臉肯定,一只手蓋在另一只被吳燁親過的手上。

  “那你喜歡那種?”

  “八塊腹肌的,長得帥的,會做飯的,不抽煙的,愛運動的,會哄人的,好色有品,喝酒有量,玩笑有度。”

  “哇,你喜歡那么多?”

  凌晨:“……”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