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68 拉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早晨的時候,吳燁不知道,他起來沒多久,隔壁凌晨也起來了,凌晨也有早睡早起不熬夜的習慣。

  生活習慣和吳燁一樣規律。

  有些優點和習慣,大家都有的話,少就叫共同話題,多就叫緣分。

  很搭,就是習慣的彼此重合,以及互補。

  就像是一幕兩鏡,兩人上廁所的時候,一個看視頻,一個,都是手肘撐著臉,忍不住發出笑聲。

  然后就是洗手洗漱,素顏習慣的凌晨,也就是多抹了幾種東西,吳燁是直接上大寶。

  絕大部分男人,都不愛在臉上抹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就像是老天安排好的一樣,兩人同步率很高的換了一身運動服,凌晨給狗子套上狗繩,吳燁則是在擦劍。

  劍,也得保養。

  同時出門,開門的瞬間,剛走出來的兩人,丟都是側目看了看對方!

  凌晨看到是吳燁,有點發愣,看著吳燁從隔壁開門出來,凌晨很疑惑。

  他不是住樓下嗎?

  吳燁則是內心暗喜,還怕遇到她,沒想到開門就遇到了。

  “小姐姐你好!我是新搬來的吳燁,以后請多多關照!”吳燁挑眉,看著愣愣的凌晨:“你要說好的!”

  凌晨被他逗笑了。

  “噗嗤…嗯,好的!”笑得樂不可支。

  吳燁在她心里,一直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大概是有趣的靈魂那種,他和別人真的很不一樣。

  看著吳燁手上的劍,凌晨好奇的問他:“居然還有管制刀具?”

  “我都說了我不是好人嘛!有個管制刀具,很正常吧?”吳燁笑著回答。

  “抓你!”

  吳燁晃了晃手上的劍,當面拔出來她看了看。

  “剛做鄰居就這么大義滅親?可惜了這是道具,練劍用的。”吳燁回答道。

  吳燁看她好奇,把劍遞給她。

  凌晨把吳燁的劍拿在手里,仔細看了看,還挺趁手的,不輕不重,不長不短。

  拔出來看了一下,雖然是金屬,但是沒有開封。

  原來是樣子貨。

  “你居然還練劍啊,完全看不出來!”凌晨把劍還給他。

  接過劍,吳燁嘿嘿笑,練了很多年了,練了把魔劍。

  大劍無鋒,長劍無指天。劍法太好了,導致每天都很苦惱。

  看著乖乖的星星,它這會兒,居然沒有呲牙咧嘴,吳燁感覺它是條心機狗。

  “你不知道,昨天它在陽臺上,罵了我一下午!嗓子都干了才停下來。”吳燁指著狗子說道。

  凌晨看了看星星,它搖尾巴,人畜無害的樣子。

  吳燁:“……”

  還會演,果然是條心機狗!

  “我管管它。”凌晨按下電梯,轉頭詢問:“你準備去那里鍛煉?”

  吳燁按下上行按鈕:“天臺!”

  居然是去天臺,原來是每天都鍛煉吶!凌晨默默的記下來。

  知道了對方更多的事情,就像是白紙作畫,人物也越來越完整清晰。

  情感堆積也會越來越多。

  “旁邊有個體育場,能跑步,場地也大,可以以后去試試!”凌晨沒有直接邀請,而是含蓄的建議。

  不過,這話和邀請沒有什么區別,吳燁聽出來了。

  女孩子表答某些事情,都是含蓄的,不會說的很明白,她們自己其實并不知道,大部分人其實猜不到她們所想。

  “那就…則不如撞日!”吳某人立馬回答。

  去特么的天臺。

  能多和凌晨在一起待一會兒,為什么要選冷冰冰的天臺?美兮兮的大姐姐,難道不是更好的選擇?

  遵從內心的選擇,凌晨提出來的時候,吳燁內心就選好了。

  姐姐,我跟定伱了。

  “你都這么善變的嗎?”凌晨笑出來。

  吳燁看著她,看了兩秒,凌晨有點臉紅。

  吳燁也不知道他看凌晨的時候,那種灼灼其華,掩飾不住,很明顯。

  火辣辣的小眼神讓人心慌慌。

  “姐姐知道格力空調的廣告嗎?”吳燁問她。

  凌晨搖搖頭。

  她很少去了解這些詳細的東西,只知道董阿姨和老媽關系挺好的,并沒有關注她們家的廣告。

  “世界…因你而改變!”吳燁看著她回答。

  撩人的時候,一定要看著對方,效果才最好,比如此刻,凌晨的臉紅,吳燁盡收眼底。

  啊啊啊,他又撩我!凌晨感覺內心有個卡哇伊小人在跳腳。

  被吳燁看的不好意思,凌晨似嗔非嗔,臉色羞紅,桃花暈散,美的某吳心跳加速。

  太有意思了,以后一定要多撩她,就為了這份臉紅。

  “我們這種吃米飯長大的人,確實是沒辦法和你們這種人比!”吳燁笑了笑:“你是吃可愛長大的吧?”

  凌晨躲開一點點,吳燁的話,讓她有些上頭了。每次碰到吳燁,就開啟了上頭模式。

  姐姐上年紀了,如此膩呼呼,甜齁齁的話,有點吃不消啊!

  雖然臉紅的不行,凌晨還是那樣,倔強的嘴硬與生俱來:“哎呀,你差一點就撩到我了哎!”

  姐姐嘴硬。她死活承認,其實就是還想聽更多,不過吳燁不說了。

  要適可而止,要張弛有度。竹籃打水是七上八下,竹籃撈魚要不上不下。

  追姑娘,得拿捏。

  “等會兒舞劍我瞧瞧。”凌晨說道。

  吳燁看著她,她不好意思的拍了拍吳燁,哪有一直盯著人看的,真是皮厚臉厚。

  她沒發現,自己第一時間是害羞,而不是覺得吳燁不禮貌。

  終究,不知不覺,她也開始被某個臭小子影響了。

  “姐姐不要這樣撩我啊!我和姐姐不一樣,沒有那么堅如磐石的意志力,我很容易就撩到的!”吳燁回答。

  凌晨:???

  “我沒有!”

  吳燁笑道:“裝!”

  凌晨:“……”

  裝什么了就裝啊!她都沒有弄明白什么意思。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敢問沛公?為何撩在下?”

  凌晨才反應過來,原來是這個意思,學到了。臭小子套路太多了,又被套路了一波。

  這輩子走過最長的路,就是吳燁的套路,叔叔可以忍,嬸嬸都忍不了。

  老娘非要看。

  揪著吳燁的衣領,凌晨兇惡的威脅他:“你這是不給姐姐面子嗎?”

  還把吳燁拉進一些,凌晨一臉惡霸欺負普通四眼仔的表情。

  嗯,真正的霸凌!

  吳燁看著她可愛的樣子,感覺心跳控制不住的變快了。凌晨自己不知道,她身上的香氣,吳燁都能聞到,特別上頭。

  好想貼貼。

  這玩意兒以后娶回家,家里一定很熱鬧。

  可萌可甜,可鹽可兇,能霸道,會害羞,能養家,能捶人。

  “給,只要是姐姐你要,我肯定給!”吳燁假裝往她那邊倒一點。

  臉和臉距離三公分。

  這個距離,最容易產生的情緒,叫做曖昧。

  凌晨臉紅的速度,又破了記錄,兩秒鐘。

  開閃。

  把他推了一下,凌晨臉色通紅的轉過頭,感覺心跳要跳出來一樣,好在電梯到了,她迅速拉著狗出去。

  完全撩不過他,這個臭小子,嚇她一跳。

  吳燁拿著劍,笑嘻嘻的追上她,和她并排走在一起。

  星星討厭的看了一眼吳燁,這家伙身上,那種討厭的氣味越發濃郁了。

  每次他見到主人的時候,就散發著不懷好意的味道。

  偏偏自己主人,最近也有點沉迷的傾向,主人啊,你可要爭氣啊!

  他不是什么好人啊!

  星星是記仇的狗,吳燁逗它喊了一下午,要不是凌晨在,它會讓吳燁知道什么叫牙尖嘴利。

  吳燁倒是注意到狗子,它老是拉著凌晨往旁邊走,生怕凌晨挨著自己近了似的。

  好啊,你這個心機狗!居然妄圖破壞,這怎么能忍?

  “養狗平時麻煩嗎?”吳燁腦子里合計著計劃。

  凌晨搖搖頭,星星很聰明,也很聽話,不會亂跑,也不會亂叫。

  自己會上廁所,會安靜不鬧騰,不拆家,還很護主人,她養的很省心。

  “能不能讓我試試?我還沒有牽過這種大型犬。”

  凌晨沒有遲疑,而是把狗繩給他。

  狗子:???

  你在干什么?你傻了嗎?他在牽我啊!咬你!

  凌晨看著呲牙咧嘴的狗子,拍了拍狗頭:“不許兇!”

  真的,這一刻,狗子失望了,主人和憨包似的,它很絕望。

  我是凌星星,我現在遇到了一個很壞很壞的人…。

  “看,它很乖吧!”

  凌晨炫耀了一下,最開始養的時候,狗子才很小一只,現在站起來比人都高。

  這些年花了不少錢,光是狗糧,就很花錢的。

  吳燁點點頭,拉著狗子,它想往旁邊跑,就被吳燁拉回來,比力氣,它還不是吳燁的對手。

  發現反抗不了,星星還是在反抗,它是一只倔強的狗。

  拉著狗子,吳燁和凌晨散著步,往體育場走去,走的不快,可能是大家都想曬曬太陽的原因。

  陽光曬在臉上,影子拉的很長,交匯在一起,他們談笑風生,笑容不斷,只有狗子是悶悶不樂的。

  悲喜往往并不相通,它敏銳的感覺自己在和主人漸行漸遠。

  它和吳燁不共戴天。

  體育場。

  凌晨在熱身,她是長期鍛煉的人,身材很好,也有鍛煉的原因在里面。

  熱身動作很專業。

  吳燁一直是跑步熱身,然后才是練劍鍛煉身體,論起來,吳燁的鍛煉量更大。

  早知道有這么一個地方,吳燁都來這邊練劍了。

  場地寬敞,也有角落,練劍不受影響,不會不好意思。

  凌晨先跑出去,吳燁緊隨其后。

  看著馬尾一甩一甩的,吳燁笑了笑,和她并排一起跑。

  和凌晨一起跑步,不光是鍛煉身體還挺鍛煉意志力。

  兩個人并排跑步時候,吳燁注意力,總是被一些其他的東西吸引住。

  牢牢吸引。

  才發現,原來凌晨不止會拳擊,還會凌波微步。

  地動山搖,肉跳神驚。

  場面壯觀,何其震撼。

  吳燁瞬間,就變成了一個黏性極強的死忠用戶。

  男人,總得為未來的孩子考慮。

  不過吳燁目光隱晦,偶爾才正眼看她一眼,其他時候只是落后半步,挑選了最佳的觀景位置。

  余光……中!

  凌晨并沒有發現,反而因為負重原因,一直臉紅,注意到吳燁沒有注意到她,她還是感覺臉紅。

  有容很苦惱。

  不安分的因素,總是讓人很害羞。

  只是沒想到,弟娃兒還是個真君子!還說自己不是什么好人。

  明明就是目不斜視真君子,非禮勿視好男人。

  欣賞風景的吳燁,沒有注意到凌晨的表情,吳燁要是知道的話,只會說:你對我成見很深啊!我其實真不是什么好人。

  跑了好幾圈,吳燁大呼上火。年紀輕輕的,怎么能跳那么離譜?你這樣,我更想和你交個朋友了啊!

  受不鳥!受不鳥!

  礦泉水都被吳燁洗臉了,為了讓自己冷靜冷靜,免得出洋相。

  不過效果有點差,好消息是凌晨也跑差不多了,一身汗水,已經把速干背心都打濕了。

  凌晨一邊走,一邊喝水,臉上都是大滴的汗水,臉紅紅的,喘著粗氣。

  “你都沒出多少汗啊!”凌晨看著旁邊的吳燁,他好像運動量還不夠一樣,出汗都少。

  其實我吳燁只是呼吸掌控的好,沒有那么劇烈而已。

  “咯,擦擦汗水!”吳燁把紙巾遞給她解釋道:“我只是出汗少而已。”

  注意力都在其他地方,誰會出汗?神經反饋的都不是跑步,而是跳一跳。

  凌晨擦了擦汗,然后和吳燁走了一圈,吳燁注意到很多不懷好意的目光。

  他離凌晨近一些,給人一種情侶的即視感,免得有人臭不要臉來要聯系方式。

  一身速干運動裝的凌晨,衣服都是貼身的,一身頂級身材很抓眼睛。

  男人就是這樣,雙標表現的地方往往是對女生的穿著。自己的對象,捂嚴嚴實實,人家的對象…哇塞。

  “我都習慣了,你們男生所謂的欣賞。”凌晨也注意到頻頻側目的人,以及讓她討厭的目光。

  她從來不對這些目光沾沾自喜。

  但是也總不能把自己關家里,生活是自己的,還要繼續過,討厭但很多事情無法避免。

  也不可能因為這個,把自己吃成一個圓圈,她才沒有那么脆弱呢。

  她練拳,也是為了預防心懷不軌的家伙,結果她還挺有天賦的,打幾個普通人問題不大。

  “走了,把外套穿好!”

  不知道為什么,吳燁很不喜歡這種情況,拉了她一把。

  凌晨看著被他拉住的手,有些呆呆的,一直到被吳燁拉到草地旁邊,吳燁才松開她。

  她的視線還停在自己的手上。

  “怎么了?”

  看著吳燁遞過來的外套,拿到手里,凌晨搖搖頭,平靜下來的心跳剛才又變快了。

  吳燁居然拉我手了?

  原來被拉手是這種感覺,和左手拉右手完全不一樣,區別太大了。

  “沒什么!”

  凌晨吸了吸氣,然后看了看吳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居然占便宜,人家都是眼睛掃掃,這臭小子居然直接動手。

  過分。

  “沛公何故發呆?速速穿衣,我舞劍給你看。”吳燁看她呆呆的,在她面前打了個響指。

  凌晨收回亂七八糟的思緒,把外套穿好,拉上衣服拉鏈。

  吳燁提上劍,沖凌晨挑眉,給她舞了一套慢吞吞的太極劍法。

  慢的雅痞。

  凌晨:“……”

  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腦子里翩若驚鴻,婉若游龍的大家風范,和現在慢吞吞的老頭健身劍法對比,差距過于明顯。

  抽抽嘴角,凌晨深感吳燁是個逗比,沒救了。

  “哎,我就不應該抱希望!”凌晨嘆氣。

  等到練完了,拿著劍跑過來問她感覺怎么樣的時候,凌晨看著他,回答道:“給我的感覺……一般!”

  都沒發揮,肯定一般,認真了怕你受驚。

  吳燁把劍放在一邊,坐在她邊上,本來也是練著玩的,又不是真功夫:

  “師傅說我天縱奇才,可惜生不逢時,若是放在以前,必定開山立派,他有殺招無數,奈何不敢傳授,怕我誤入歧途,也背誤人子弟之名,只能教強身健體的劍法,甚為遺憾。”

  凌晨聽完以后,忍不住哈哈笑。

  吹得清新脫俗,一本正經,除了吳燁也是沒誰了。臭不要臉的勁兒,確實是天縱奇才,天驕當世。

  “先生真知灼見,字字珠璣,你要時刻謹記。”凌晨拍了拍他肩膀:“不行,等讓我再笑一會兒。”

  凌晨笑了好一會兒,有點發麻,笑軟了。

  看她開心的樣子,吳燁也忍不露出一個笑容,要是沒有虎視眈眈的星星在旁邊就好了。

  凌晨靠著的星星,要是換成自己的話,會更好。

  “笑點也太低了啊!”吳燁忍不住說道。

  凌晨點點頭,她笑點一直很低別人覺得不好笑的,她就覺得很好笑。

  尷尬的是,幾個人一起聊天,她突然就忍不住笑,別人都很疑惑她笑什么。

  “祖傳老中醫,專治笑點低,認準吳燁,還你健康。”

  凌晨推了他一下:“不要逗我笑,我已經笑麻了。”

  緩了緩,兩人慢慢悠悠的往小區走,在小區樓下吃了個早餐。

  很巧的是,豆腐腦大家都喜歡辣的,油條都喜歡裹著薄餅的,包子都喜歡吃大肉的。

  夭壽啦,這個女人為什么和我這么默契。

  當然,凌晨也在疑惑這個問題,這個臭小子為什么喜歡的和她一樣。

  “你們還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吃東西口味都一樣。”老板放下早餐的時候,還夸了他們一句。

  對視的吳燁和凌晨,腦子里同時回蕩著老板說的天生一對。

  上頭!

  凌晨吃著豆腐腦,掩飾著害羞臉紅:“哈!真辣!”

  吳燁也點點頭,掩飾著激動:“嗯,確實辣!”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