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97 營養更不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晚上,一點多的時候。

  馬東西家里,妻子陪著他在餐桌吃晚飯,老公又加班了,回來太晚了,孩子都已經睡過去了。

  早出晚歸的,孩子一天都沒見到他幾面,她都怕那天孩子連親爹都不認識了。

  飯菜都是她剛加熱過的,已經沒有剛炒出來的味道好了,才剛把飯菜上桌,他一邊吃,又開始一邊忙工作了。

  回來也是忙,在外面也是忙,還要加班,她擔心這樣下去健康狀況會出問題。

  黑心老板啊!

  把她老公當拉磨的驢了不是?就會欺負踏踏實實的老實人。

  “老公,賺錢雖然重要,你也要注意身體,天天這樣熬,人會垮的。”

  “你是家里的頂梁柱,得注意身體健康。”

  她又開始嘮叨,不過馬東西沒有了曾經的厭煩,反而感覺心里暖暖的。

  她只會心疼自己,話多,也是因為擔心,馬東西對著她溫柔的笑了笑,轉頭看著電腦上朋友發來的資料,一邊開始扒飯。

  “我們現在籌備的新餐廳,老板光是買房子,就花了五千萬,再加上裝修又是幾百萬出去了。”

  “現在大部分事情,都是我在主持,老婆,你也知道,這是我的一個機會,我得把握住。”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老板出錢,員工拼命,我不是零零后,為了家,也不能那么任性啊!”

  “等我穩定了就好了,老板年輕有錢,公司潛力大,我現辛苦一點,也得抓住機會。”

  吃了不少東西,他感覺飽了以后,馬東西喝了一口濃茶提神,繼續做著自己的工作計劃。

  裝修完之前,他要把廚師落實,要把供應商落實,還有服務人員,設備這些都弄好。

  確保能正常開業,然后還要對接營銷計劃,給餐廳做定位,做規劃。工作很多,壓力很大。

  高級餐廳,不是那么好做的,并不是裝修好就行了,第一關,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廚師。

  廚師就是關鍵,王春花那邊,他早就已經交代過了,只是還沒有著落。

  她也在努力。

  不過那些好的大廚,都在自己開店,或者工作很穩定,她挖人不容易。

  偏偏廚師又是核心。

  第一個問題都沒有疏通,他只能先做其他的工作。

  看著老公又開始沉迷工作,他旁邊的老婆嘆氣,心疼的同時,也有些無能為力:“老公,為了這個家,辛苦你了!”

  那句不敢任性,聽著何其無奈。

  以前的馬東西,不是這樣小心謹慎的,也沒有現在圓滑世故,自從孩子出生以后,他變化就越來越多了。

  為了家,起早貪黑,馬東西整個人,最近因為沒有充足睡眠,而顯得疲憊。

  健身他都只能選擇晚上,大部分時候,他根本沒有時間。

  作為他的妻子,除了能把家里打理好,把孩子照顧好,管著一家人的衣食住行。

  她幫不上馬東西其他的忙,雖然很無奈,但是事實就是這樣。

  “我們老板有錢,聽他的意思,新項目做完了,今年可能年底還有分紅。

  “如果拿到手多的話,我們把貸款還一部分,以后壓力我們就沒有那么大了。”

  “過完了年,明年帶你們娘倆出去旅游,就去馬爾代夫。今年回家,也要帶爸媽和岳父岳母去做個體檢。”

  她就聽著馬東西絮絮叨叨的計劃著,只感覺有些心疼他,馬東西沒有說累,但是她很清楚,這幾年他也累。

  如果不是為了賺錢養家,誰愿意大晚上的,加班到一點多?還不是因為希望。

  “老婆,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我們總要給孩子一個更好的條件。”

  等工作穩定了,還要把二胎計劃提上日程,現在累,以后可能會更累。

  現在的情況,不努力可不行,很多人已經擺爛了。看了看打哈欠的老婆,馬東西縷了一下她的頭發:

  “你先去休息吧,我馬上弄好了。”

  其實還有很多工作沒有做完,想了想,他站起來收拾了碗筷,保存好資料。

  要監督裝修,要做新店的規劃,還有烤肉店,也要并入餐飲公司,老板給他一個統籌經理的位置,他的把這個位置做穩。

  不止是因為漲了工資,他不想被淘汰。

  現在的職場,太卷了。

  烤肉店的副店長,上崗就干的兢兢業業,還加班加點,卷的要死。

  他要是不努力,說只會有被更努力的人淘汰掉。

  收拾好家務,他回到臥室,馬東西看著她關上電燈。

  “等這邊穩定了,我們就再要個孩子!”馬東西說道。

  “好!兩個孩子的話,家里也熱鬧。”她答應下來,沒有說喪氣話。

  以前馬東西說:懷上再說,反正不結婚也沒有錢,結了婚還是沒有錢,現在有娃了,還是沒有多少錢。

  就是沒錢,才要更加努力。

  “老公,你今天是不是很累?”

  聽到這個話,馬東西嘆氣,這是一句話,但是卻是另一個意思。

  “要開小會?”

  她嘿嘿嘿笑:“煙你戒了,酒也戒了,你這意思…是準備把我也戒了?”

  “沒有!你別亂想,應該是沒有開會的狀態!”馬東西無奈。

  煙又開始抽了。

  但是這個…調動不了情緒。

  以前是念頭當火星,一點就燃,現在是烤著,都得烤半天。

  “沒事,我是!馬蜂!”

  馬東西:“……”

  火已經烤上了!

  早上的時候,吳燁起了個大早,把唯一一點胡須刮干凈,沒然后又沖了個冷水臉。

  火山灰洗面奶洗了一下,對顏值來了個0.5的提升,以前他不用這個,現在是嘗試。

  真香。

  不了解不知道,了解以后才發現,男生用的化妝品居然還很多。真爺們兒能接受的最大程度,就是洗面奶了。

  洗面奶yyds。

  新牙膏,唇齒留香,就算是收拾差不多了,去樓上換了運動裝。

  吳燁警告了小弟一番,讓它不要自作主張,現在還不是棒打鴛鴦的時候。

  練劍的人,多少會些舞槍弄棒的功夫。

  不過經年累月的功夫,不是關鍵時候,不能隨意用出來。

  “再讓我丟人,在胡作非為,我就把你纏起來。”吳燁警告一番。

  一都不懂事,把姐姐嚇著了,有心理陰影了怎么辦?只考慮眼前,不考慮長遠怎么行?

  在鏡子里看了看自己形象,吳燁才把兩個保溫杯拿上,準備出門去喊凌晨。

  吳燁剛準備敲門,凌晨就出來了,手上,還拿著一條大號的運動褲,遞給吳燁:

  “咯,弟娃兒,給你的。”

  凌晨表情怪異,吳燁就知道,還是上次的問題。

  “東西我收下了,但是我保證,上次是意外情況,這次肯定不會。”吳燁說道。

  當時想象力發揮過度了,其實只要不過度,你不會出現不可控的情況。

  總歸是自己的東西,站不站,他可以說了算,偶爾才失控。

  凌晨拍了拍他肩膀,點點頭:“弟娃兒,你沒發現你是干柴嗎?”

  吳燁想不承認,但是又覺得好有道理,二十來歲,不正是干柴嗎?確實不是生柴,都點不燃。

  他應該是枯草,易燃物。

  “而我在你眼里,往往又是火星,老師都教過了,不要亂指著別人說話,你得注意。”

  不經過同意,就自私的指著她說話,凌晨覺得這樣不好。

  指著別人說話…這話說的,他又沒辦法反駁了。

  人無法做到抗拒和控制本能,想法來自于視野,單純的念頭,不是惡意。

  想象力,作為人的翅膀,總不可能不要,也沒有開關。

  凌晨說她是火星,沒有一點自戀的意思,確實是實話實說。

  對吳燁來說,她是火源,吳燁又是易燃物。

  非非啊!

  “不要害羞,姐姐作為過來人,是可以理解你的,你們年輕人都這樣。”凌晨打斷他的思考。

  吳燁掐了掐她臉,她這個虛假的過來人,就是給自己找個鼓勁的理由,臉都紅成什么樣了?

  吳燁回去換褲子去了,凌晨沒忍住笑了,她其實就是怕吳燁尷尬而已。

  已經查過資料,視覺動物的聯想能力都很恐怖,只是單一畫面,都足以讓弟挨揍。

  那句話怎么說的:求求你了,你不要再發了,營養跟不上了。

  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對畫面和連續畫面,所產生的自制力,幾乎為零。

  也不知道弟娃兒,獎不獎勵自己?

  凌晨拍了拍自己紅彤彤的臉,開始看著墻上的廣告分散注意力。

  生寶寶,到伊美。

  沒過多久,吳燁打開門出來。

  “感覺這條褲子太大了!”吳燁看了看褲子,感覺有點怪。

  他不太習慣穿大一個尺碼的褲子,還是覺得不協調,看起來有些像裙子。

  “就是大點才有效果,不然買它干什么,就是為了遮丑。”凌晨已經不臉紅了。

  調節能力還是很好的,只要不在腦子里有畫面,就不影響她。

  “其實也不丑!”吳燁認真的說道。

  凌晨捶他一拳,丑不丑的,她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現在的姑娘,哪有百分之百什么都不知道的,課本上還有不少的知識呢。

  “呵呵!”凌晨按下電梯。

  進電梯的時候,吳燁就拉著她的手,沒有松開,對于拉手這個事情,吳燁樂此不疲。

  換著方法拉,就像是發現了玩具一樣。

  看得凌晨無語。

  幼稚鬼,拉手有什么好玩的,還那么認真。

  “姐姐,我發現你的手真柔和。”吳燁拉著她說道:“咦…居然胳膊也是,哈哈,手臂居然也是。”

  吳燁發現了新世界。

  凌晨看了看他,剛開始沒有說話,忍他很久:“你最好適可而止!”

  再過去,那特么還是胳膊?尋思什么真以為姐姐不知道呢?

  吳燁把手從她胳膊上收回來,適可而止,再多就不行了,過了她接受的那個度。

  現在還不是時候。

  以后…你信不信我都可以?

  出電梯的時候,吳燁還是沒有松開,拉著她往前走,讓凌晨有種錯覺,總覺得吳燁身邊有很多喇叭。

  一直在高喊:看,我有女朋友哦!

  特別是那些單身的路過,仿佛還能聽到:我有女朋友哦,你居然沒有哎!

  她感覺,吳燁心理上,應該是這種想法,牽著手,刻意的宣告著她是自己男朋友的事情。

  弟娃兒很茍啊!

  現在都沒有表白,就想白撿個女朋友回家,那有這么好的事情。

  凌晨靈機一動,想了個辦法,改天她的制造個氣氛,似親非親的關鍵時候,問他現在是什么關系。

  說不好,就不同意。

  氣死他。

  “姐姐,你在打什么壞主意?笑的那么壞!不懷好意。”吳燁問她。

  注意到她的表情,吳燁問了她一句,看表情就知道,肯定在想什么壞事。

  凌晨搖搖頭,給他一個很老實的表情:“還不懷好意,不要胡亂揣測我得想法,我要是懷了個好意,你要嗎?”

  吳燁笑了笑。

  “可以先懷!回頭一起努努力,就是哪吒我都要。”吳燁回答。

  想都不要想。

  沒有船票,不能上船,而且帶行李的話,得有證。

  吳燁一路牽著她,凌晨倒是感受到了一把男友力,有個對象其實感覺不賴。

  兩人到了運動場的時候,吳燁沒有看到那個轉圈圈的老大爺,倒是發現好幾個大媽在討論他。

  讓人印象深刻,戀戀不忘啊!

  凌晨帶著他熱身,她非要教吳燁正常的熱身方式,吳燁只好跟著練。

  平時吳燁就是跳跳蹦蹦,就算是熱身了,最多扭扭腳踝。

  凌晨還是覺得不行,怕他扭到腳,她現在總愛管這些小事情。

  比如吃早餐要吃完,頭發要經常洗,衣服要經常還,家里的廚房要深度打掃等等。

  吳燁覺得她這是女友化的表現,談戀愛以后,女生最大的變化,就是管男生。

  男生最大的變化,就是不再在意形象,而且在一起越久,越不在乎,結婚以后,表現更厲害。

  核心思維就是,我又不去撩人,打扮有屁用。

  “別往后躲,站到旁邊來!”凌晨指了指自己旁邊的空地。

  吳燁搖搖頭,站在凌晨身后兩步:“其實,我喜歡站在后面。”

  這塊屬于是風水寶地,風景好,還練腦。

  不過他還是被凌晨拽到了旁邊,沒有給他發揮想象力的基礎。想法被扼殺,吳燁只能老老實實的站在她旁邊,和她做一樣的熱身動作。

  “姐姐!你餓不餓?”吳燁拉伸著手臂問她。

  凌晨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平時都是跑完步再吃東西,吳燁昨天沒有吃飽飯?

  “你餓了?”

  吳燁搖搖頭,活動了兩下,然后才說道:“看,我在幫你熱菜!”

  凌晨哭笑不得,拍了吳燁幾下。

  開始跑步的凌晨,才發現腦子里都是吳燁說的熱菜。

  一不注意,思緒又開始跑偏了。

  吳燁一直跟著她跑,注意到凌晨心不在焉的,吳燁剛準備提醒她一下,凌晨就差點跌倒了。

  眼疾手快,早有準備,動作迅速的吳燁,一把把她撈起來。

  哇哦!

  抱抱!

  “別分神。”吳燁說道。

  凌晨愣愣的點點頭,好一會兒才嗖一下,從吳燁臂彎彈起來。

  差點沉迷。

  “主要是因為你,老是說那些。”要不是他這個罪魁禍首,她怎么可能分神。

  “是嘛?姐姐你想象力很豐富嘛。”吳燁笑嘻嘻的回答。

  認真的跑步,凌晨看著今天老實巴交的吳燁,感覺就很奇怪了,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吳燁其實是怕出糗,兔嘰蹦跶,就像是連鎖反應,總能把他記憶深處的畫面連貫起來。

  為了不亂指別人,也為了不讓別人發現他亂指,吳燁選擇了做君子。

  金烏刺眼,月兔…晃眼。

  好吧,他還是沒有控制住自己的那對招子,繼續余光…中!

  吳燁一點都不經夸,凌晨算是發現了,狗改不了吃屎。才過不到半分鐘,他實現就不正了。

  “你這眼睛,是不是總有它自己的想法?”跑了半圈,凌晨才問他。

  至于為什么是半圈,大概是看到吳燁喉結動了吧。

  吞口水了都。

  吳燁目視遠方,義正言辭的表示他沒有,凌晨撇撇嘴,不敢承認,吳燁向來如此。

  凌晨繼續跑步,吳燁在觀簸。

  嘶溜。

  若不是牛魔王在提醒他,他可以觀山良久。

  跑完步以后,吳燁拉著她,慢慢走,一個大兄弟從吳燁身邊跑過去的時候,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他一直在這里跑步,上次他們來的時候,兩人都還隔著兩步距離,現在居然就牽手了。

  還真是越漂亮的女孩子,就越沒有人追啊!

  為了驗證一下,是不是越漂亮的女生越沒有人追這個理論,他跑到場邊,問了一個漂亮女生。

  “小姐姐,可以加你個微信嗎?”

  女生沒有說話。

  她不遠處坐著的男人跑過來,咄咄逼人的問他:“你特么當我面,還撩我老婆?”

  “大哥誤會!”跑路男說完,他直接跑了。

  感慨自己流年不利,沒想到居然是結婚的,看著身材也不像。

  吳燁和凌晨不知道后面發生了什么,兩人散著步,走了一圈,吳燁練了一套慢慢悠悠的劍法。

  凌晨在旁邊比劃,說她都看會了。

  吳燁只是笑笑,練劍的時候,需要配合呼吸節奏的,慢下來的還有呼吸。

  又不是磨劍,那就是有多大力氣使多大力氣。

  練完劍,吳燁帶著她離開,來早練的人越來越多了。

  “你的大g呢?”吃早餐的時候,凌晨問他。

  吳燁講了一下那天遇到的事情,凌晨聽的目瞪口呆。

  “所以那輛m8也是你的?”凌晨一直以為,停在自己車旁邊的那輛m8是其他人的。

  吳燁點點頭:“回頭一起去兜風,不過我還是覺得空間大一些好,施展的開。”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施展,就是房車,現在也不考慮這個問題。

  “下次我們早點去兜風,然后早點回來。”吳燁說道。

  “為什么?”

  吳燁給她舉例子:“你看啊,假設晚上一兩點,你在外面,發現一輛車里,后排鎖著兩個人。”

  “正在發生惡性事件,女的一直在喊救命,你怎么辦?”

  人家那明明是…什么就惡性事件了?根本不是那么會事。

  吃過飯,兩人就分道揚鑣了,凌晨要去上班,吳燁要去一趟老吳哪里。

  昨天就給他打電話了,說讓他過去一趟,回家洗澡換衣服出發。

  吳燁到地下停車場,就看到凌晨的車沒有在原地。

  “真是敬業!”

吳燁感慨,他都開始摸魚了,凌晨還是那么認真  寓見酒店。

  吳燁把車停在酒店停車場。

  在一樓的時候,吳燁費了半天勁,才到了老吳的辦公室。

  前臺盡職盡責的問他,是不是住宿或者吃飯,聽他說找董事長,然后又問他找董事長有沒有預約。

  最后,還是服務員把他帶到老吳辦公室門口的。

  總部就在這里,辦公室,和公司也是在這里。

  老吳的辦公室,一大面墻都是書架子,然后才是文件柜,茶幾,沙發,布局很簡單。

  單調,協調,沒有多余的東西,一切放的整整齊齊,就像是有強迫癥一樣。

  整個辦公室,被他收拾的干干凈凈,一塵不染。

  有人說,心思越是簡單的人,房間就喜歡點綴越多東西,心思越復雜的人,反而房間點綴越少。

  前者需要填充,后者需要放空。

  吳燁一直都覺得自己老爹,屬于是那種心復雜的人。他很多話不說,但是他門清。

  “剛才上樓,就被前臺盤問了半天,最后還給您打了個電話,才到您辦公室,防的太嚴了。”

  吳燁坐在椅子上,老吳在跑茶,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手法熟練,最后把一杯深色茶湯放在吳燁面前。

  茶香四溢。

  “你媽來的時候,沒有人攔她,也沒有人問她來做什么,有沒有預約等等。”老吳回答了一句。

  吳燁無話可說,言外之意無非就是自己家公司員工,都不認識他。

  在老吳看來,這不是員工的問題,而是吳燁自己的問題,但凡他多來幾次,也不會有這種情況。

  “您找我過來,不會就是給我說這個吧?”吳燁喝完茶,老吳又給他倒了一杯。

  吳燁松了一口氣,直接找上門被教育的可能性很大。

  老吳搖搖頭,指了指旁邊的盒子,那是一個四四方方的紙箱,沒有任何包裝,吳燁好奇的看了看。

  “那是什么?”

  “一套很好的音響,朋友要出國,特意問我要不要,我感覺還不錯,就留下來了,準備送給你。”老吳回答。

  吳燁詫異的看了看他。

  后走到箱子旁邊看看情況,看了看,揭開箱子的紙殼,邊緣全是泡沫。

  一個方方正正的音響就在中間,被保護的很好,吳燁蹲下來,看了看音響表面,歲月痕跡不輕。

  還有不少的唱片,吳燁拿起幾張看了看,外殼寫著某某收藏字樣。

  “您這個朋友,這是已經家道中落了?”吳燁問道。

  老吳點點頭:“躲災去了。”

  吳燁大概懂這個意思了!嘗試著搬了搬音響,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搬的下去。

  把箱子放好以后,吳燁才回到茶幾旁邊:“挺好的。”

  不是價值問題,而是心意問題。

  對吳燁來說,收到禮物很開心,其實不在于多少價格,是禮物就可以。

  “這是好東西,市面上很難得有這種好東西了。”老吳說道:“有時間,就多聽聽那些音樂家的音樂,沉淀一下靈魂。”

  總感覺,老吳覺得他飄了一樣,所以需要沉淀靈魂了。

  音響這個東西,這種發燒友才玩,吳燁以前都沒有接觸過,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要用懷疑我沒有眼光的表情看我,你那是孤陋寡聞,你連那些音樂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你看,你這個表情,恰巧說明了我猜的很對,這叫什么?沒有見識。”

  頭發不長,見識還短。

  他確實是不知道那些音樂家的名字,他都沒有了解過這些知識,怎么可能知道?

  他也不愛聽音樂,現在一心撲在事業上。這東西對他來說,有點可有可無的。

  “不喜歡的話,就給我留著。”老吳回答。

  看表情,就知道他不喜歡。

  “沒有,挺喜歡的,您都這樣說了,我試試看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詩和遠方,沉淀靈魂。”吳燁回答。

  老吳點點頭,多接觸一點新的東西,不是壞事,又給他倒了一杯茶,然后才看了看吳燁說道:

  “這幾天很忙嗎?你媽都抱怨你沒有給她打電話了。”

  吳燁點點頭,這幾天忙著其他事情,一時之間忘記了打電話,今天回去不補一個電話。

  新店一大堆事情,再加上烤肉店也剛開不久,還得和凌晨相處,偶爾洛白和寧渠還要煩他。

  總之事情很多。

  “我回去就打!這幾天忙著開店的事情,都有點焦頭爛額!”吳燁覺得稍微透露一點。

  老吳果然上當了,好奇心一閃而過。

  他知道吳燁開了個不地產代理公司,但是不知道吳燁還開了店。不過老吳還是克制住了好奇心,沒有問他開的什么店。

  “有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和我說一下,我看看你不能給你解決。”老吳只說了這個。

  他算是看出來了,吳燁骨子里也不老實。

  他這個當爹的,吳燁做什么他不干涉,但是有困難的情況下,他能幫就幫。

  實在是幫不了的,他也愛莫能助。

  “因為要開店,我想找個大廚,但是現在沒有找到。”吳燁說道,這就是最大的困難了。

  核心是廚師,吳燁要先把這個問題解決掉。

  老吳沉思片刻,才回答:“這個問題,你得問你爺爺,他應該能幫你。”

  這是逐級匯報嗎?看他自信滿滿的,還以為他知道呢,結果是讓自己問爺爺。

  吳燁答應一聲,算是明白了,老吳也沒有辦法。

  “還有沒有其它問題了?”老吳問他。

  他還想展現一下,吳燁搖搖頭,沒有給他機會。

  其他的問題,都是錢的問題,目前來說,錢的問題,卻不是最大的問題。

  來老吳這里之前,吳燁沒想過找爺爺問一下,他不知不覺,就陷入思維誤區了。

  其實老爺子的朋友很多的,找他的話,其實效果更好。

  “您一句話給我點醒了。”吳燁喝完茶。

  老吳沒有說話,他知道吳燁大概是準備做餐飲業,但是多大規模他不知道。

  他估計著,按照不地產公司的利潤,可能就是一兩百萬的生意,再找朋友拆借,也就是五百五頂天了。

  虧得起。

  他一直都停留在,以前對吳燁的了解,不知道吳燁現在,已經奔著幾個億狂奔了。

  吳燁也沒有說很多東西,一點一點透露,不準備說現在的具體情況,他們知道一些就行了。

  現在餐飲公司的收益,還不是很大,等到穩定了,吳燁準備再攤牌。

  “如果有什么拿不準的,就給我打電話吧!”老吳說道。

  他還是很高興的,吳燁自己開始做生意,代表著他自己開始獨立了。

  這是個好消息,因為距離他退休,也不遠了。

  “暫時還挺順利的,有什么拿不住的地方,我在找您。”吳燁準備離開了。

  新店馬東西在做統籌,吳燁現在稍微輕松一些,因為馬東西在幫他負重前行了。

  老吳也沒有留他,吳燁走的時候,把音響抱走了,這是送他的。

  看著吳燁離開,很多人就開始竊竊私語了,她們雖然后知后覺,也知道了吳燁的身份。

  到家的時候,吳燁把音響安裝好,看著木質外殼的音響,吳燁在一大堆的唱片里,找了一張放進去。

  音樂聲緩緩響起,吳燁有些驚訝,然后他站起來,去關上窗戶,拉好窗簾,才重新點開播放。

  音樂聲音響起的時候,無法形容的感覺涌來。

  閉著眼睛的吳燁,仿佛被拉到了另一個世界,音樂聲里的表達,他仿佛聽懂了那么一些。

  無比放松的沉迷在音樂里,只是感覺很短就沒有了。

  一曲終了,吳燁久久才嘆氣。

  “那些搞藝術的,難怪都看不起人。”

  吳燁確實是被震撼到了,老吳說的好東西,確實是好東西,這套東西的音質,簡直無與倫比。

  吳燁算是發現了,絕對不是便宜貨。

  他又換了一張唱片,一直到聽完又換了一張,他突然喜歡上了這種感覺,徜徉在別人音樂里的感覺。

  這一刻,他挺想和凌晨分享一下,原來聽過了那些大氣磅礴,那些悲傷的音樂,真的能讓人心里多一點東西。

  站在巨人肩膀上,看到的總是不一樣的。

  聽歌聽了不少時間,吳燁才打電話給老爺子,準備問他一下,廚師的事情,看他能不能有個解決辦法。

  打之前,吳燁還滿懷信心的,決心問題不大,電話被接通,不過不是老爺子:

  “你娃還知道打個電話?多久不給奶打電話了。”

  沒想到,居然是奶奶接的電話,吳燁撓撓頭:“奶奶~!”

  還撒嬌。

  老太太以前還覺得沒什么,現在孫子都成大人了。又不是女娃,撒嬌就不習慣了。

  “咦…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你娃有啥事?你爺在刻字,可沒功夫搭理你。”奶奶的聲音傳來。

  吳燁想了想,只是說找爺爺有些事情,他要是忙就改天再說。

  老爺子刻字的時候,都是在小房間里,很安靜的那種,電話不會帶進去,門也是反鎖的。

  只有等他刻完字,自己才會出來,要是打擾到他,他會很生氣,很暴躁,那就是真的捶人了。

  “你爺說,你娃談對象了?”奶奶不關心其他的,還是關心這個問題。

  在她看來,這個問題才是最關鍵的。

  吳燁又和她說了一下凌晨的情況,奶奶在那邊哈哈笑,讓他努努力,早點生孩子。

  她指望著抱曾孫子。

  老太太可能是好一段時間,沒有接到吳燁的電話了,有很多話問他,吳燁一直和她聊了好久。

  “咦…你爺出來咧,額把電話給他,你和他說。”準備掛電話的時候,老太太告訴吳燁了一個好消息。

  電話被老爺子拿過去,問他什么情況,吳燁想了想,就說打電話問一下而已。

  老爺子生氣了:“讓你娃說你就說,遮遮掩掩干啥?”

  吳燁被他說了一頓。

  最后他還是告訴了老爺子,老爺子嘆氣。

  “刻字現在確實是不賺錢,大孫都更喜歡做生意咧。”老爺子的話,把吳燁扎了一下。

  老爺子一直很熱愛篆刻,老吳是不喜歡,吳燁更多的,是因為老爺子喜歡,他才慢慢喜歡上篆刻。

  但是她不是老爺子那種熱愛,吳燁知道,他一輩子都成不了大器。老爺子說他有天賦,但是他沒有吃這碗飯覺悟。

  “爺爺,篆刻我都還在練的,回頭拍照片給您看看。”吳燁表情有點心虛。

  最近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刻字練的不多,心思全在談戀愛上去了。

  老爺子只說好,然后就說幫他問一下廚師的事情。

  掛了電話。

  吳燁知道老爺子不開心了,老吳不知道為什么原因,讓他找老爺子,但是吳燁確實是剛才,才想到這茬。

  已經晚了,老爺子又不是聽不出來他有事相求。

  吳燁說了,他都沒有多說什么。

  一直有匠氣的老爺子,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面對吳燁,這一次他卻什么都沒有說。

  吳燁家里。

  坐在沙發上嘆氣,感覺自己干了一件傻事,如果不是因為這個事情,起碼老爺子不至于生氣。

  他反思了一下,如果是外人,明知道人家不喜歡,他可能就不說了,但是自己家人,他反而說了。

  本來都想到不說了,被老爺子問了一下,他就說了。

  說完就后悔了。

  魔都幾千公里外的地方,老爺子坐在椅子上,還有石頭粉末的手,放在了椅子把手上。

  他默默的沒有說話,旁邊的老太太給他泡好茶,放在他旁邊。

  “他爹,是不是感覺手藝后繼無人?”老太太幫他揉著胳膊。

  老爺子嘆氣,老祖宗留下來的手藝,他不想斷在他這個是位置。其實就算是學藝不精,也是會,而不是后繼無人。

  很多東西,孩子不愿意學了,他感覺到了很深的難過,對手藝斷代的情況而難過。

  逐漸的,留下來的很多東西,都被淘汰了,他作為一個傳承人,也沒有做好傳承。

  孩子都不喜歡這個,他沒辦法啊,找徒弟也不是沒有找過,有幾個能喜歡這種不賺錢的活兒?

  都是當愛好。

  “兒孫自有兒孫福,不喜歡也不能勉強,大孫起碼還愿意學。”

  老太太勸他。

  老爺子看了看她,喃喃道:“他那是愛好,不是當真。”

  老太太語塞,他什么都看的門清,只是不說而已。

  “難得找你,你總不可能不管,這么多年,也就是孫子,你看兒子求過你嗎?”

  老爺子喝了口茶,嘆了嘆氣,想了好久,才找到一個電話號碼,給對方打過去。

  等了好一會兒,才被對方接通。

  “老石匠?”

  “老伙夫。”

  “你個老石匠,向來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今天是什么事情?”對方直言不諱。

  他們都不是喜歡彎彎繞繞的人,向來有話直說,有屁快放。

  而且都是朋友,沒有那么多客套。

  老爺子爽朗的笑了笑:

  “老伙夫,你孫子出師了嗎?我孫子開了個飯館,缺個掌勺。”

  對面沉默了一下,沒有立刻答應他,而是說問一下孫子的意見。

  老爺子說沒有問題,有想法的話,讓他們年輕人溝通就可以。

  又聊幾句,才掛了電話。

  老爺子掛了電話以后,丟開手機,躺在搖椅上,很是感慨:

  “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御廚世家,現在也落寞咧!”

  “唉~!”

  終究,事管孫子,他還是打了電話,老爺子旁邊的老太太看了看他:“刻半天了,餓不餓?”

  “額想泡泡腳。”老爺子回答:“吃面條就行。”

  老太太又去給他弄熱水,然后給他下面條,任勞任怨的。

  “你也泡泡腳,晚上睡的舒坦些。”老爺子把盆挪過去一些。

  老太太也把腳放到水里,另一只手還在家熱水。

  “大孫子本來都不想說了,你為啥非要他說?”老太太問他。

  老爺子哼了一聲。

  “你說,要是他爹能解決!會問額?問到爺爺了,爺爺能不想辦法?”

  “這孩子,他能想到額會不開心就不說,有孝心,就夠了。”

  老太太拿著毛巾:“可別說,孫子以前都打電話打得少,現在一個星期打了兩個電話。”

  老爺子沒有說話,她只是覺得孩子長大了,懂事了,都知道關心人了。

  其實,也代表他開始擔心自己老了,對于老人,子女都是格外寬容的。

  “少催他,順其自然吧!”老爺子看著吳燁發過來照片,仔細的看了看,按著語音會了一句:“刻的什么垃圾,勞資,想捶你娃!”

  魔都,吳燁家里。

聽完語音的  看著刻好的東西,感覺挺滿意的,還是被老爺子懟了。

  不過,他好像沒有那么生氣了,吳燁松了口氣。

  姐姐,姐姐,快來我教你刻字,我爺爺說要看看孫媳婦有沒有天賦。吳燁給凌晨發消息。

  凌晨好一會兒才回過來。

  不行啊!得安慰田甜,她說被公司的人賣了,她爸知道她談戀愛了。

  這不是很正常嘛?你那里也有你媽媽的人,你信不信?

  凌晨秒回老娘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都不敢賣我!

  嘖嘖,這么霸氣的嗎?吳燁覺得姐姐好颯。

  ------題外話------

  欠更20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