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92 十指相扣,永結同心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嘗試了一下流暢的倒車入庫,結果歪的很,還是做不到想凌晨那么熟練。

  入庫得準,他老是歪,出庫入庫好幾回,才停好車。

  從后備箱里拿出買好的禮物,把箱子抱在懷里,吳燁按下電梯準備上樓。

  說好的半個月回來一次,超時了好幾天,這段時間為了戀愛,影響了回家。

  俗語說:有了媳婦忘了娘,就是吳燁這樣。

  此時此刻,吳燁家里。

  老吳看了看手機上的消息,對忙活的吳太太說道:“媳婦兒,你又白高興了,你兒子自己一個人回來的。”

  他把手機放回口袋里,準備幫忙收拾食材。

  吳太太聽到這個話,沒有說什么,只是把盆里的花蟹放回冰箱里,留下白菜和豆腐塊。

  “菜夠吃了!做多了也吃不完,浪費。”她說道。

  灶臺上,已經做好了一盤蝦,香味濃郁,還有兩個小菜,老吳被她逗笑了。

  蝦做好了,但是蟹被收起來了。

  老吳忍不住笑:“也難得回來一趟,就想著吃這點東西呢!”

  吳太太撇撇嘴,老娘就不做。想了大概五秒鐘,吳太太還是拿出螃蟹。

  不吃的話,就沒人吃,也浪費了。

  “最近蟹貴,下次不是好消息…就不…少買點,多吃些白菜豆腐,還健康。”

  吳太太提醒他,老吳點點頭,知道這種話,沒有什么時效性。

  以后還是得買,習慣還不是她自己培養起來的,以前看到蟹都不敢下嘴,現在一個人能吃兩斤。

  有點什么好的,以前可全給她兒子吃了,他都沒吃著。

  “行,都依你!下次不買蟹,買點鱔魚給你補補。”老吳回答。

  她沒有同意,說那種好的鱔魚很貴,比螃蟹貴多了。

  老吳張嘴,想說你買大螃蟹的時候,幾千塊錢可都不手軟,想想還是不說了。

  兒子在自己心里,多少已經長大成人了,在她心里,還是那個小孩子似的。

  “想當個奶奶,咋就那么難呢?”吳太太感慨:“你看人家多容易!”

  老吳哭笑不得,人間疾苦萬萬千,戶戶家家各不同,人家終究是人家。

  情況本來就不能一概而論。

  “總比以前無頭蒼蠅好,現在起碼知道叮那塊肉。”

  老吳還是覺得有進步,0到1,其實已經有了本質的跨越。

  他很清楚老婆想什么,年齡到了這個位置,再加上朋友一個個的變化,還有家里老爺子老太太的催促。

  人到中年,盼的就是孩子成家,她只是和大部分小老太太一樣。

  就連老吳自己,其實也挺期盼的,只是繃住的,沒有多說。

  “不說這個了,幫我把螃蟹切了,我炒好螃蟹,再做兩個菜就吃飯。”

  吳太太不想聊這個話題了,開始專心致志的做飯。老吳在旁邊切螃蟹,陪著她。

  他想退休,可以在家陪老婆,可以偶爾出去旅游,去滿世界看看,也可以回老家陪父母。

  孩子卻不愿意接手。

  “聽說譚令把總店都賣了!創業容易守業難,我現在都想退休了!你怎么看?”老吳問她。

  吳太太轉頭看了看他,更氣了。

  “咋了?”

  “你還想不想當爺爺了?”吳太太問他。

  老吳點點頭:“顯而易見…的看你兒子。”

  “那你等他結婚了再考慮退休!”吳太太說道:“不然,他談戀愛都沒時間!他可不是你,在家就能掌握全局。”

  老吳嘆氣。

  這孩子,真是差勁啊!

  這么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把人安排好不就行了,多簡單的事情。

  “你得教他。”

  “朽木不可雕,太笨了。”老吳回答,把切好的螃蟹遞給吳太太。

  “你信不信,他現在那個公司都管的費勁,不然不會這么久不回家,打電話就是忙工作。”老吳猜測。

  老板那是那么容易做的,要學的東西多著呢。

  吳太太不搭理他,越說越氣人,吳燁也是,把他這個缺點繼承的明明白白。

  “自己家的孩子,你都教不會,你等著十年以后退休吧!”吳太太嗆他一句。

  老吳無奈的站在旁邊,教不會他有什么辦法。

  吳燁還嫌棄他那套辦法呢,覺得管理就應該將心比心,多天真?要真是將心比心就可以,就沒有那么多背叛了。

  吳燁有他自己的想法,雖然不一定對,但是他自己覺得對。

  她顯然不知道這些,和婦道人家,說不清楚,反正還有兩三年,等他摔打摔打。

  以后就知道,爸爸還是你爸爸!

  兩人說著話,一直到入戶大門打開的聲音傳來,老吳注意到她手里的鍋鏟頓了一下。

  “媽?爸?”

  聲音傳到廚房的時候,吳太太原本不高興的表情,立馬多云轉晴,嘴角有一絲絲笑容綻放。

  剛才還有情緒呢,現在一瞬間就沒有了,笑的那么開心。

  吳燁又喊了一聲,打開廚房門看了看,發現他們都在:“我還以為出門了,都人沒答應我。”

  他喊了好半天,都沒有答應他,沒想到在廚房,也不答應他一聲。

  吳太太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一個人回來的?”

  吳燁點點頭,不一個人回來,還能一家三口回來?

  “稀客,老吳,給你兒子泡杯茶。”

  得,又被嫌棄沒有帶女朋友回來了,吳燁討好的笑了笑,站在灶臺邊,悄悄拿了一個蝦吃。

  熟練的剝殼,放到嘴里。

  “可不敢勞煩,最近忙忙碌碌,歸家甚晚,耽擱了些許時日,望娘親見諒。”

  吳燁的散裝古文,吳太太看來啥也不是。

  “半洋不土的,也不嫌丟人。”吳太太把螃蟹裝到大盤子里。

  老吳擦了擦盤子邊緣的油漬,忍不住笑了笑。吳燁在他面前,和在吳太太面前,表現區別很大。

  在他面前就是一本正經的,在吳太太面前,就很活潑,反正他絕對不會這樣和自己說話。

  吳太太也是,還把兒子當小孩子似的,說話都和玩鬧一樣。

  “我回來了,您開不開心?”吳燁又拿了一個蟹,被燙到了。

  吳太太開始洗鍋炒菜,準備炒菜吃飯了。

  “哇,媽好開心!”吳太太假笑。

  反應咋不一樣?還以為她會很開心呢?結果就這樣淡淡的表情。

  “我有對象了!”吳燁出絕招。

  吳太太:??

  老吳:??

  吳燁說他有對象,一時之間倒是讓他們愣住了,上次回來的時候,還說沒有追到。

  現在是追到了?

  吳太太認真的看了看他,排除著各種可能性,最后嚴肅的問他:“開始做自媒體了?”

  什么鬼?

  這是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嗎?要用那么久時間來考慮,最后還是無法相信。

  “真有對象了!”吳燁認真的回答。

  吳太太才相信了。

  然后又伸手問吳燁要手機,問是不是上次那個女孩子,她看看照片。

  吳燁把照片找出來,遞給她看,照片是和凌晨的合照。

  “居然真追上了?沒有嫌棄你啊?”吳太太看著很是親密的照片,才放心了。

  看照片不是做假。

  “您就不能對我有點自信心?”吳燁嘆氣。

  總覺得他追人家,好像完全沒有可能性似的,他又不是很差勁。

  吳燁一直覺得自己是上頭男,而不是下頭男。

  吳太太把手機還給他,腦子里閃過吳燁被分手,哭唧唧的模樣。

  穩妥嘛?

  看他高興成這樣子,還有些驕傲,吳太太不好給他敲警鐘。

  “怎么還不高興了?”吳燁問她。

  吳太太搖搖頭,回答道:“高興極了。”

  看不出來啊!

  吳燁反而覺得她臉上還有擔心,而不是高興,咋還找到對象了,都不高興呢?

  吳燁可是特意回來,和她分享這個好消息的。

  “什么時候帶回來,你媽就開心了,現在…那叫暫時是你的對象。”老吳解釋。

  什么叫暫時?那一直是我對象,以后是孩子他媽,孫子他奶奶。

  吳燁也反應過來了,原來是擔心感情不穩定分手。那種可能性,吳燁還沒有想過。

  初戀,就不會有人想這種事情,都是相信天長地老的。

  吳燁也不例外。

  “處了就好好處,媽還是挺高興的。”吳太太說道。

  吳燁看了看她,哪里高興了?完全沒有看出來高興好吧。

  靠著灶臺,吳燁問道:“您二老咋尋思的?沒有對象催我,有了對象也沒見多開心!”

  吳燁不理解,又拿了個蟹吃,被吳太太打手了,事不過三。

  大意了,忘了規矩。

  “開心的很,你這表情是什么意思?嫌老娘做的東西不好吃?”

  看吳燁一邊吃一邊皺眉,她就不開心了。才出去多久,就開始嫌棄老娘做飯不好吃了?

  吳燁立刻搖搖頭,他可不是這種想法,而是感覺缺點東西。

  “好吃,就是覺得少點辣味。”

  最近吃東西,都是辣椒比較多,突然回來吃飯,感覺有些不夠辣。

  吳太太詫異,吳燁一直都吃辣吃的不多,居然突然口味都變了?

  吳燁也沒有發現,因為凌晨,潛移默化的,他現在吃辣比以前厲害多了。

  在冰箱里找了點小紅辣椒,吳燁拿著刀切碎,做了個蘸水,然后嘗了嘗,滿意的點點頭。

  就是這個味道。

  吳燁沒有注意,老吳和吳太太對視一眼,他們敏銳的注意到了兒子的巨大變化。

  這一次,吳燁倒是看到吳太太笑的開心了,疑惑的吳燁,沒搞懂她在想什么。

  炒好菜,吳燁和老吳端菜,吳太太拿碗筷,吳燁又回來端飯。

  飯廳里,老吳和吳太太用筷子沾了點蘸水,嘗了一下,兩人感覺辣的不行。

  “絕對是川妹子!”夫妻倆異口同聲的回答。

  這個味道,他們有印象,旅游的時候嘗過。

  吳燁剛抱著電飯煲出來,開始盛飯,夫妻倆看著吳燁吃蝦的時候,都要在蘸水里滾一滾,默默的沒有說話。

  吳太太甚至都開始擔心起來,以后要是飲食文化差異過大怎么辦?

  老吳則是在考慮,需要多久才能讓一個的口味,有如此巨大的變化。

  “媽,你要不要試試看,這樣吃特別香。”吳燁問她。

  吳太太搖搖頭,辣的要死,他才不要,她吃不了太辣的。

  辣椒本來只是買來調味的,因為太辣了平時都放的少,吳燁全切了,還覺得不夠多似的。

  這是深受影響啊!

  現在看來,牛犢子被人家牽走了。

  “什么時候把對象帶回來看看?”吳太太問他。

  吳燁想了想,估計得下半年了,凌晨的意思,也是下半年來家里做客。

  她不想輕易上門,上門就是意義重大,不是做客那么簡單。

  凌晨的想法和其他人不同,都要上門了,就是已經想好很多東西了,不是沒頭沒腦的來。

  “才剛開始談,起碼也得下半年吧!來了這個事情就定了!”吳燁回答。

  凌晨平時大大咧咧的,遇到這種事情反而是深思熟慮,還沒有做好思想準備,她不會來的,吳燁還需要再努努力。

  吳太太一聽到才剛開始談,就知道他沒少下功夫,估計為了辣妹子,怕是嘴巴都辣紅了。

  也是遭罪。

  “你自己安排就行,我們不催你。”吳太太回答。

  兒子好不容易有個對象,她們不干涉什么,免得干涉多了,最后雞飛蛋打。

  老吳的態度和吳太太一樣,吳燁自己考慮清楚,他不干涉什么。

  知道了他們的態度,大感松了一口氣,不再催自己就行了。

  就怕又開始催婚,他就很不習慣,有對象了,第一時間回來告訴他們,就是想避免這個情況。

  “處就好好處,別三心二意,對人家好點,體貼細心點,如果…合不來,也不要太難過。”想了想,吳太太還是說了。

  從擔心吳燁追不到人家難受,到擔心他分手難受,她除了開心和高興,一直都有一部分擔憂。

  感情這種事情,畢竟是沒有固定結果的,在一起了,不代表能一直在一起。

  “努力追求圓滿,坦然接受結果,這很重要。”老吳說道。

  果然,擔心自己談著談著分手了,吳燁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小。

  他和凌晨都是一種人,要么不開開始,開始了就很認真,不是過家家。

  對待感情,吳燁很慎重的,凌晨也是一樣,都是很負責的態度。

  “放心吧,一定帶回家!也一定是她。”吳燁堅定的回答。

  吳太太只是點點頭,等他談久了,這話才有可能性。現在的年輕人,一言難盡。

  “多吃點螃蟹,下次回來給你買大的那種。”吳太太給他家常。

  老吳偷笑,他就說的,時效性幾乎沒有。

  吃完飯以后,吳燁幫忙收拾餐桌,洗碗,拖地,都弄好了一會,才把禮物拿出來。

  “又準備跑了?”吳太太問他:“家里關不住你的心了是吧?”

  吳燁尷尬。

  主要是晚上有約會,準備早點回去準備,過幾天再回來。

  “這是給您的禮物,這是給爸的。”吳燁把兩幅畫給吳太太,然后把茶葉給老吳。

  他還帶了不少東西,裝了一個紙箱,反正每次回來的時候,他都會帶點東西。

  “咦,這畫不錯啊,年代不近不遠的,還是真品!”吳太太是行家,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她對古畫很有研究,不是很久的,分清楚真假對她來說,是小意思。

  “難得的是,還是兩幅,對應的作品,你去拍賣會了?”老吳問他。

  吳燁搖搖頭。

  “找朋友買的!沒花多少錢,媽喜歡這些東西,我就買了。”吳燁回答。

  吳太太高興了,起碼不是有了媳婦兒忘了娘,還知道她喜歡什么。

  “這個是老茶餅了,還是普洱,這個綠茶一般,普洱是貴的,也是朋友哪里買的?”老吳看著幾餅茶,都不便宜。

  他對這些東西,很了解的,這種普洱茶餅,沒有渠道,拿不到的。

  點點頭,吳燁說道:“也是朋友找的,您喜歡就行。”

  “朋友挺多啊!”老吳觀察著茶葉。

  “一般一般,哪趕得上您!”吳燁尬笑。

  聊了不久,吳燁就跑了。

  吳燁不知道,他離開不久,老吳把茶葉放到自己收藏茶葉的柜子里,吳太太則是拿著畫,在找地方掛。

  “顯眼一點的地方!以后朋友問,就說是兒子送的。”吳太太笑著說道。

  老吳想了想,還是打消了把茶葉拿出來的想法。

  掛好畫,吳太太開始拿著手機,找朋友聊天。

  “對對,也在富力,韓太幫我留意一下。”

  “麻煩了王太了,幫我留意一下。”

  一直等她聯系完好幾個朋友,老吳才把橘子遞給她:“順其自然不就好了,還找人打聽干嘛?”

  吳太太吃了一瓣橘子:

  “總不能什么都不知道,不去干涉他的生活和選擇,但是我這個當媽的,得了解情況啊!”

  晚上的時候,洛白在樓下和小姐姐和奶茶,是新認識的小姐姐,緣分源自酒吧。

  對方是個舞蹈老師,樣貌身材都很好,胖瘦合理,體重均勻,身高比例。也好。

  洛白倒不是考慮其他的,主要是覺得,需要提高一下自己鑒賞能力,以及審美能力。

  如果對方能指導她一下舞蹈方面的技巧,就更好了。

  他會拉丁舞,現在想學一字馬。

  聊著天,突然余光注意到另一邊,洛白把沒有度數的眼鏡摘下來,揉了揉眼睛,看著不遠處的兩人。

  那是吳燁和凌晨。

  嘖嘖,居然在和小仙女約會。

  吳燁這家伙,打扮的甚是騷氣,平時不打扮,約會的時候,還知道打扮的好看一點。

  一身白,好靚仔。

  他就不一樣了,現在是…一身黑…老樸客。

  從他這個位置看過去,吳燁兩人在散步,手都沒有拉。

  燁哥,遜啦。

  約會的時候,哪有不拉手的,一點都不勇敢,這樣都笑的咧嘴,要是…不是要笑死?

  回頭得教教他。

  “洛白哥,你在看什么呢?”

  旁邊的小姐姐問他,聲音有點嗲,糯滋滋的那種,有一種鳳梨妹的感覺。

  好一會兒,他都沒有理人了,小姐姐都不耐煩了。

  洛白回過神:

  “我看到那邊有家賣包的店,我在想邀請你去逛一下,就是不知道會不會太唐突了!”

  “不會…我是說洛白哥你真有修養,居然還考慮這么多。”她眼睛亮了一下。

  和洛白猜的差不多,畢竟說這個話,三位數的妹子都是這個反應。

  其他的他和吳燁不同,唯獨這點和吳燁一樣,都喜歡綠茶。

  洛白笑笑:“那我們去……”

  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影子,跟在吳燁他們不遠處。

  洛白皺眉,這是在跟蹤?燁哥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妹子,臨時有點事情,改天約你逛街。”然后拿出一疊百元大鈔,抽出兩張放在桌子上:“麻煩你幫我買一下單。”

  說完,他就跑了,留下妹子目瞪口呆,一個人在位置上凌亂。

  原本都做好打算,要是包治百病,哪怕是小鳥醫人,她都豁出去了,結果人跑了。

  勞力士哥哥跑了。

  “還好老娘有微信。”放過哥哥是不可能的,她還好奇洛白家的貓,為什么會站著噓噓。

  如果包包到位,別說看貓貓,就是看大象都可以啊!

  看了看桌子上的錢,她收起來以后,又掃了一下二維碼,付款40。

  “不愧是表哥!真有錢。”她想到洛白手上的大勞。

  奢侈品這一塊,茶姐專業,懂?

  洛白已經跑遠了,從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撇假胡子,然后戴上眼鏡,在旁邊店里買了個帽子戴著。

  看著前面鬼鬼祟祟的人影,他要看看,是什么人在打自己兄弟的主意。

  私家偵探洛克上線。

  吳燁和凌晨一直在前面走,時不時逛逛店鋪,吳燁就顧著和凌晨說話,沒有發現什么,凌晨是一樣的想法,也沒有發現。

  不過兩人雖然有說有笑的,但是沒有牽手,也沒有什么親密接觸。

  一家便利的發財樹后面,一個女生看著他們:“小雪姐不愧是科班出身,演技太溜了。”

  她剛說完話,洛白也學著她,鬼鬼祟祟的蹲下來,蹲在微胖女生旁邊:“你也跟蹤他們啊?”

  女生:啊~!

  洛白突然的一聲問話,嚇得她直接坐到了地上,心臟病都快嚇出來。

  本來就鬼鬼祟祟的,被突然嚇一跳,做賊心虛的她,差點嚇死。

  看她嚇成這樣,洛白竊喜又好笑,只是感覺可惜她lv的褲子臟了,貴的可沒辦法洗,只能重新買。

  洛白想了想,伸手把她拉起來。

  瓜妹氣急敗壞:“你誰啊?”

  被嚇的夠嗆,她態度可不好,氣沖沖的質問。

  “都是在干跟蹤的事情,我都不問你是誰,你還問是干什么?”洛白回答。

  先試探一下。

  “你也在…不是,你為什么跟著他們?”瓜妹警惕。

  雖然環境好,不需要保鏢,但是她小雪姐,怎么樣都是千金小姐,這種情況下,不由得她不警惕。

  萬一是壞人呢?

  “你問我?那你呢?”洛白反問。

  瓜妹語塞。

  不知道怎么說,她其實就是想想看,吳燁是怎么一步步上當的。

  才看沒多久,還在感慨小雪姐演技太棒了,就出現一個鬼鬼祟祟的人。

  洛白注意到她一身的昂貴衣服,瞇了瞇眼:“一起吧,一起的話,不容易被發現。”

  洛白再次試探。

  她搖搖頭,不同意,反而問他:“你在跟誰?”

  “那個女的。”洛白回答。

  果然,他說完,瓜妹表情就有變化了,雖然很克制,但是變化很大。

  洛白為了撩妹,自學過微表情。

  驚訝,擔憂,害怕,警惕,不知所措,居然出現這么多情緒?

  “我是跟著那個男的,你為什么跟著那個女生?”瓜妹問他。

  她現在,很懷疑這是綁架的,或者是阿姨得罪人了。

  小雪姐啊,你可長點心吧!

  “我喜歡她!但是她好像喜歡那個男的,我看看是什么,能讓她那么。喜歡。”洛白開始瞎編。

  瓜妹:“……”

  這不是和她一樣嗎?真可憐啊!

  雖然不是完全相信他,但是有那么一點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感覺。

  “那個男的你認識?你不會也是喜歡他吧?”

  瓜妹嘆氣。

  洛白:“……”

  狗子運氣真好啊,連連都碰到白富美,還是這種超級白富美。

  凌晨,洛白也聽吳燁說過,老媽就是漢娛的總裁,那么,這個是賣水的那個?

  “看樣子,我們都是苦命人!”洛白開始演戲。

  為了兄弟的緣分,他都開始騙這種單純的女孩子了,良心好痛。

  瓜妹說道:“放心吧,那個女生不會喜歡他的,他就是個渣男!”

  臥槽,好大一口黑鍋啊!燁哥扛得住這種黑鍋嗎?蕭斗帝都不行吧。

  什么時候,燁哥這種人,都是渣男了?

  “為什么這么肯定?”洛白繼續試探。

  他感覺這個女生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對吳燁有什么誤會。

  而且他猜的不錯的話,她和凌晨關系應該不一般。

  她笑了笑:“你知道就行了,別問那么多!”

  瓜妹被洛白忽悠住了。

  兩人說著說著,就在洛白的三寸不爛之舌下,把瓜妹忽悠去喝奶茶了。

  還是在剛才那個奶茶店,瓜妹請他喝奶茶,在服務員怪異的目光下,兩人坐在椅子上。

  瓜妹準備…聆聽舔狗背后的故事。

  其實她多少有點擔心洛白是壞人,想著先把洛白拖住,然后也求證一下,他是不是真的追求者。

  因為瓜妹沒有聽凌晨說過。

  洛白是個屁的最求者,凌晨真人他都是今天才見到,但是他會編啊!

  把故事說的引人入勝,悲慘絕倫,讓人聞之心塞,讓人潸然淚下。

  這是他的強項!

  反正洛白編的故事,把瓜妹被聽哭了,還以為,這個人的情況,是凌晨沒有告訴她。

  太慘了。

  “說了半天,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瓜妹問他。

  回頭她準備問一下凌晨,究竟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有這么一個癡情男生,她都不知道。

  難道這種癡情人,對于小雪姐來說,都是不放在記憶里的?

  這算不算渣?

  洛白低頭,擦了擦眼鏡,然后才一本正經的回答:“我的名字,很讓人笑話的。”

  “我不笑你,放心吧。”瓜妹信誓旦旦,表示自己很專業。

  “我叫…剛蹦!”

  瓜妹沉默!

  然后:“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我沒忍住。”

  洛白表示不介意,反正他又不叫剛蹦,你怎么笑都可以。行走江湖,他假名字很多的。

  笑夠了,瓜妹才思考,真的剛姓有嗎?就算是有,他爸難道鉆到錢眼里去了?給他取這個名字?

  簡直震撼瓜妹一百年。

  “剛蹦你好,我叫田覓!”

  洛白笑了笑,大膽妖孽,還敢班門弄斧,你明明就叫田甜。

  這個,寧財神和他說過。

  洛白的出現,為吳燁穩定的約會,起到了保駕護航的作用。

  雖然他做好事不留名,吳燁并不知道,還有中間這回事。但是確實沒有因為瓜妹,影響吳燁和凌晨逛街。

  另一邊,凌晨帶著吳燁走到一家石膏模具店。

  “你不是一直想牽牽嗎?走,讓你牽半個小時。”凌晨說道。

  吳燁疑惑的跟著她進店,凌晨要了一個永結同心,店員把他們帶到小做桌子邊。

  “麻煩二位牽好手,我們需要先做個模具,時間可能有點久,需要上廁所的話,可以先去哦!”

  店員效率很高,已經準備好了工具,吳燁看著桶,有些好奇。

  “不用上廁所。”

  吳燁和凌晨都搖搖頭,然后凌晨就抓著他的手,十指緊扣。

  吳燁才明白了,原來是十指緊扣,永結同心。

  他能感覺到,凌晨的手被自己拉著,柔柔弱弱的,這是吳燁第一次牽女孩子,也是凌晨第一次牽男孩子。

  感覺很清晰,感受很復雜。

  牽手確實是吳燁期待的,只是沒想到是這個場面。

  他覺得,不管是在任何時候牽手,其實他都會記得清清楚楚,只是沒想到,凌晨會把它記錄下來。

  在店員的指示下,兩人把手伸進到流體里,要等著模具固定,還需要花不少時間。

  兩人手拉著手,看著近在咫尺的彼此,吳燁覺得心跳一度快起來。

  凌晨,其實很會撩人,大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布靈布靈的。

  再加上坐的近,吳燁都能感覺到,她如蘭似麝的呼吸。

  真好。

  牽牽。

  吳燁微微用力,抓著她的手,距離她緊一點,然后認真說道:“以后,我就不打算放開了。”

  凌晨給他一個大大的笑容,另一只手伸出來,握著拳頭和吳燁碰了一下:“君子一言。”

“火箭難追。”吳燁回答  凌晨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也跟著樂起來。雖然還要等很多時間,但是吳燁并不覺得無聊,有凌晨在,好像時間對他沒有什么意義。

  因為過的太快,感覺才沒有聊多久,就快到時間了。

  “走,一起去上廁所!”吳燁笑著逗他。

  凌晨拍了拍他肩膀,又開始不正經了,老是說這些。

  動不動的,就說一些帶顏色隱喻的話,她又是那種喜歡聯想的。

  帶著模具,怎么上廁所?吳燁就是故意說的,她現在都控制不住,腦子里衍生的畫面。

  扶…搖…直上…九萬里?

  “姐姐,你臉紅的樣子,真可愛!”吳燁夸獎了一句。

  人面桃花花映紅,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你不要臉的樣子,也很可愛!”凌晨回答。

  “不怕人夸不要臉,只留清氣滿乾坤。”

  凌晨:“……”

  終于,弄好了模具,兩人把手取出來。然后就是用樹脂灌進去,最后等樹脂干了,就得到一個擺臺。

  一比一牽手的擺臺,底部寫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吳燁覺得這個很有意義。

  第一次牽手,被物品記錄下來,可以在老了翻出來看看,一定很有意思。

  “這個就給你保存了,希望以后你孫子翻出這東西,問你這是什么,你回答的是:你奶奶和我第一次牽手的紀念品。”

  “而不是:你凌奶奶和我牽手的紀念品。”

  聽到這個話,吳燁忍俊不禁,旁邊的情侶都笑了,還讓男朋友聽清楚。

  然后男生回答你也不是初戀啊!也不是第一次拉手,兩人就吵起來了。

  拿到擺臺的時候,吳燁付了200多塊錢,不便宜,但是吳燁付的很開心,一直拿著時不時看一下。

  值得。

  “真好!”吳燁說道。

  凌晨看了看他,把他手拉住,也是十指緊扣,然后在物吳燁面前晃了晃。

  “再好…那也是死物,記得這才是活生生的,才是你要珍惜和愛護的。”凌晨說道。

  吳燁明白,他把擺臺放到袋子里,然后拉著凌晨的手,就一直沒有松開過。

  和凌晨在一起,她好像一直在教自己很多東西。不管是道理還是觀念,她都在教。

  “姐姐,你發現沒有,你一直在教我!”吳燁問她。

  凌晨知道,她很清楚,而且是有意識的在引導吳燁。她希望,吳燁可以變得更好。

  “大部分的戀愛,最開始,其實都是女生教男生,因為女生其實懂事更早。”

  “戀愛的是個,教他做家務,洗衣服,做飯做菜,買衣服,煮紅糖水,選首飾,化妝品,看衣服尺碼,選創可貼。”

  “但是很遺憾的是,很多人都是把男朋友培養好了,把他從什么都不知道的憨憨,變成了體貼溫柔的對象。”

  “他卻變成了別人的男朋友,把好的,都留給了別的人,你說是不是很遺憾?”

  吳燁看了看她,點點頭,又搖了搖頭。他的想法和凌晨不一樣。

  “每一段無疾而終的感情,都是遺憾的,因為無疾而終更多,所以每一對終成眷屬餓餓的情侶,都是令人羨慕的。”

  “我堅信,我是終成眷屬那個,而且一定是和你。”吳燁說道。

  凌晨看著遠處的燈火,轉過頭對著吳燁笑了笑,她其實也堅信。

  有志同道合的目標,相當契合的觀念,互補的性格,她們起碼可以走很遠。

  回去的時候。

  兩人并沒有注意到洛白和田甜,反而是他們看到了吳燁兩人。田甜和洛白都盯著吳燁,洛白是假的生氣,田甜是真的。

  “雖然這樣說很難受,但是你沒發現他們很般配嗎?”洛白說道。

  田甜:???

  哪里般配了?怎么般配了?

  “沒有覺得!”田甜很直接的說道:“哪里都沒有!”

  洛白笑了笑,看樣子這姑娘對吳燁怨念很大,他得尋思一下,怎么樣不讓她給吳燁制造麻煩。

  吳燁和凌晨已經上樓了,電梯里的王哥兩口子看著手拉手的吳燁和凌晨,有些目瞪口呆。

  王哥感慨萬分,年輕人發展也太快了,不是說剛分手嗎?

  王嫂則是看了看吳燁,有點惋惜,小燁怕是要受傷害了。

  上次見面凌晨和對象分手,這次就和吳燁在一起了,寫一次見面…小燁不知道能不能穩住。

  “你倆還真是郎才女貌,太般配了。”王嫂雖然心里嘀咕,但是毫不影響她表達夸獎。

  王哥沒有說話,聽著老婆言不由衷。

  吳燁和凌晨笑著打招呼,王嫂一大堆問題,問得凌晨尷尬,一直到電梯到了,她才和王哥離開。

  吳燁兩人松了一口氣。

  “你家,我家…還是我家吧!”吳燁做決定。

  剛才已經吃過飯了,單純的就是在家里聊聊天,總比一墻之隔開視頻好些。

  “給我畫幅畫唄!”凌晨說道。

  吳燁想了想,故意說道:“貼近自然的風格行不行?”

  凌晨臉紅,瘋狂捶他:“自然啊!你有證的話可以!”

  吳燁一說,她就知道自然是什么意思,她看過好多油畫的。

  吳燁削著畫筆:“姐姐,你不要想的那么低俗,自然風格,很多大畫家都畫過。”

  又挨揍了。

  吳燁老老實實的給她畫畫。

  “不知道幾百年以后,會不會被后代拿去拍賣,然后說這是我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畫的,祖爺爺的爺爺的奶奶。”

  凌晨忍俊不禁。

  也不知道,那時候能拍賣出去多少錢,要是保存不好,估計都找不到了。

  富不過三代,不知道以后孩子能不能守住家業。

  “今天我回家了!”吳燁說了一句。

  凌晨認真聽著,吳燁沒說了,凌晨好奇心起來了。

  “然后呢?”

  吳燁笑了笑:“也沒有說啥,就說讓我早點娶媳婦兒。”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還早著呢,一時半會是不可能的。

  鈴鈴鈴…凌晨的電話響起來。

  凌晨順手拿起來遞給他:“你接一下,不是說不能動嘛。”

  吳燁拿過手機:“誰打的?”

  “不知道,陌生號碼!”

  吳燁回答:“我幫你接一下,你別動!”

  陌生號碼,估計又是推銷東西的,遇到這種號碼,吳燁都是聽一下對方目的,然后秒掛。

  “喂!”吳燁接通。

  “喂,你好!”那邊沒有說話,吳燁又問了一聲,結果對方掛電話了。

  他很疑惑,把手機還給凌晨,凌晨也沒有沒有當回事,把手機丟在一邊。

  ------題外話------

  欠更27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