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90 老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運動場里。

  凌晨和吳燁兩人在熱身,原本吳燁的注意力,在(.)(.)上。

  凌晨一直在看不遠處玩單杠的老大爺,吳燁就轉頭看了一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吳燁覺得很受驚。

  一個大爺在單杠上轉圈圈,腹部為中心,在單杠上一圈圈的轉著。

  大概是熱身夠了,然后兩只腳勾住單杠,開始凌空做仰臥起。

  不吹牛的說,年輕人能做到的都沒幾個,吳燁看著大爺,感慨核心力量的重要性。

  最近那個往上健身的大哥,靠核心力量吸引了一大票粉絲,別問吳燁為什么知道的,洛白已經酸人家很久了。

  據說,老婆都回娘家去了,不是吵架,而是因為打架,據說被打怕了,回去躲一下。

  只是,看著須發皆白的大爺,人家年輕人練腰可以理解,他練這么狠是什么想法?

  老夫卿發少年狂?

  大爺練的很認真,還吸引了一票早練的大媽,看著年紀不小的大爺,吳燁真怕他掉下來。

  不過那些熱心大媽,應該會接著他,大爺年少輕狂的時候,應該也是那種擁有優先擇偶權的人。

  優秀。

  圍觀大媽里,一個個年紀不小的大媽都在夸他。

  說什么什么這老頭,身體真好,什么這身板,再活二十年沒問題,還有年輕一點的,在打聽大爺有沒有老伴。

  受歡迎的很,這種健康的小老頭,真的是奇貨可居,起碼在老太太群體里,特別是喪偶的老太太。

  大爺穩穩的,也不在意人家討論他,練的很認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有的大爺是魅力凸出,而有的大爺則是腰間盤突出。今天過后,奶奶圈又要出一個受歡迎的大爺了。

  看那些大媽頻頻就知道了,一直在頻頻側目,頻頻回眸,頻頻點頭。

  頻頻笑的飽含深意。

  凌晨默默的看了看吳燁:“弟娃兒,等你六十多歲,七十歲的時候,能和這個大爺一樣嗎?”

  這個吳燁就沒辦法保證了,沒有那么離譜,也不會差多少吧?一直在鍛煉,持續個幾十年,吳燁覺得身體健康也不會太差。

  雖然一直運動應該不行,但是一直鍛煉應該可以。

  “姐姐,你現在就開始擔心老伴坐輪椅的問題了?”吳燁問她。

  才二十多呢,現在想這些,好像太早了點,而且吳燁自信自己沒那么容易坐輪椅。

  練劍,不止是運動,還是鍛煉。

  以后要長期堅鍛煉的,不過運動,就只能看能堅持到什么時候。

  凌晨看了看他,認真的說道:“少年夫妻老來伴,年輕的時候不擔心健康,但是總有一天會老的。”

  “能和這個大爺一樣,健健康康的,孩子也不會被拖累!自己也過得下去。”

  “久病床前無孝子,健健康康才是真。”

  凌晨這話,倒是讓吳燁詫異了好一會兒,想反駁她多慮了,但是最后她終結的也沒有問題。

  健健康康才是真。

  凌晨想的很遠,吳燁從來沒有想過那么遠的事情,連三十歲的事情都沒有想到過。

  至于孩子是不是孝順,或者叛逆,他也沒有想過,以后的事情現在說不準。

  什么都有可能,也有可能氣球漏氣,還多了娃呢。

  “姐姐,你也焦慮未來?”

  凌晨搖搖頭:“我只是做一個假設而已。”

  給自己做一個架設,有一個不好的準備,只是這樣。

  她還是相信,如果生活不盡如人意,那可能就是老天另有安排。

  就像她旅游,只旅游了一半,就被迫回來了,但是她遇到了吳燁。

  “姐姐,想的事情太多了,會很累的,不需要走一步看十步,走一步看兩步,也是一種生活方式。”吳燁回答。

  人算不如天算,沒那種可能,你想怎么過,日子就怎么過,總有那么多不可預料的。

  “我這個人,總喜歡想很多不那么重要的,卻以后很遠的事情,可能是無聊吧。”凌晨吐了一口氣。

  “老公,孩……”

  “嗯!”吳燁答應一聲。

  凌晨撇了他一眼,答應的挺快的。

  凌晨揮揮小拳頭,警告他,不過這對吳燁來說,完全沒有什么威懾力。這種小拳頭,只會想拉一下。

  “以前想過,以后會有什么樣的老公,有多少個孩子,中年生活,老年生活會怎么樣,想了很多,結果發現自己連對象都沒有。”

  凌晨說到這個,自己忍不住笑了笑,她又看了看吳燁。

  對象,我!沒錯!吳燁注意到她的眼神,有些開心。遇到問題,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答桉。

  他就是凌晨對象的答桉。

  吳燁笑了笑:

  “對象肯定沒問題,孩子也容易,姐姐現在預約,我想辦法,十個月以后,你們就可以見面。

  “再往后,就得辦個手續了,如果你明天有時間的話,我們可以去辦個長期陪伴手續。”

  “如果要對這個消息額外擴散的話,我可以找個酒店,幫忙組織親戚朋友,然后讓他們聽一下你的感言。”

  “現在打進電話預約,你還可以享受眾生折扣。”

  吳燁編故事,凌晨聽故事,然后凌晨給他一個白眼。他居然在冠冕堂皇的哄自己結婚,還在哄自己當媽媽。

  “我以前有個傻妹妹,結婚的時候拿了我的身份證,然后我以前摔了一跤,劃到肚子了。”凌晨挑眉。

  吳燁伸手:“讓吳醫生看看,現在留疤沒有,我會做疤痕修復的。”

  凌晨躲開,抓著衣服。

  “跑步!”凌晨先跑了。

  吳燁又和以前一樣,還是喜歡跟著她,還是喜歡慢半步,還是喜歡目不轉睛。

  視線被發現了,就不再隱蔽了,凌晨都能感覺到,不過她想了想,還是沒有呵斥他。

  吳燁觀察,觀察入微。

  大概是支撐不夠,而且受力影響,吳燁一直心驚肉跳的。

  凌晨慢下來,吳燁也慢下來,心跳的情況才有所減緩。

  “姐姐看我干嘛?”

  “看你腦子里,現在有多少不干凈的東西!”凌晨回答。

  吳燁尬笑。

  這個階段,吳燁好奇的東西很多,不止是好奇,聯想能力也好,凌晨也在慢慢習慣。

  人家盯不行,自己的…糟糕的關系…反正他還是可以。凌晨都不知道,自己從什么時候開始,有這種想法的。

  不讓瓜妹進球場打球,其實明明就是凌晨自己的,就是覺得,好像已經把所有權轉讓了似的。

  瓜妹不能亂碰人家的東西。

  凌晨也不知道,是不是漫畫看多了,她覺得自己的接受能力要強一些,雖然只是很低的程度。

  再高,肯定不能那么簡單的接受。

  “一身正氣,兩袖清風,姐姐可以不要誤解我!”一本正經的吳燁,依然還是目不斜視的。

  只是凌晨知道,他眼光不正,似正而非正,邪就是真的邪了。

  “沒有誤解你,我很肯定你是個SP。”都說男生的想象力很好,吳燁當然也一樣。

  吳燁搖搖頭,反正他不承認。

  波妞,你要相信我,我沒有!

  “有一本書上說,不要指望男人帶娃,因為男人的骨子里,基因銘刻的信息就不是帶娃,而是多打架。”

  凌晨一邊跑一邊說。

  不過她說的不是渣男,她說的打架,是沒有圈套那種,有生命危險那種。

  渣男是有很多圈套,但是沒有生命危險的。

  “姐姐,你看這書,屬于是誤人子弟了,這個觀念,早幾千年前就應該更新了。”吳燁說道。

  她說的這種情況,不盡然。

  每個人的觀念不同,行為方式也會不一樣,骨子里有香火,不影響繡榻上一直是一個人。

  這并不沖突,而且那是石器時代的想法,人少才需要努力,為了人可以不是人。

  這么多年的歲月更替,改變已經翻天覆地了,這種觀念已經不合適了。

  沒辦法吃飽穿暖的時候,一切的想法都應該為這個目標服務。

  “前面姑且不說,后面部分是行為學,你這種鬼鬼祟祟,心理活動都被人家說的清清楚楚。”

  討厭這群寫書的,全研究人去了。

  不過,他現在已經是光明正大,而且他自我,那不是鬼鬼祟祟,吳燁,一直行得正,站的直。

  再說了,他自己家的對象,咋?還不能看幾眼?

  唯一很遺憾的是,兄弟現在很不聽話,不只是不配合大哥,而且有自己的想法。

  不過它很尊敬凌老師。

  想出來和老師多交流一下,不過吳燁不讓,就一直沒有機會。

  “人無法違抗自然規律,也無法違抗本能,氣候可以挑戰克服,但是本能是進化而來的東西,一定有使命和必要性。”吳燁扯大道理。

  他說的是實話,人確實是沒辦法違抗本能,有些東西,就是會自作主張,也會你的想法我做主。

  凌晨笑了笑。

  其實不怕和吳燁討論這個話題,如果吳燁在說這個話的時候,沒有指著他的話。

  凌晨很是臉紅,但是不得不提醒吳燁:“弟娃兒,你這個運動褲,還得買寬松一些。”

  她內心一陣祈禱,其實也可以買特別合身的。凌晨覺得線條也很有意思,輪廓線條也一樣。

  吳燁22,居然是大器晚成。

  被凌晨提醒了一下,吳燁才低頭,以觀下效。

  啊~臥槽!

  你特么的,什么時候自己站起來了?我不是說了要坐好嗎?你在回答問題嗎?

  吳燁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牛魔王已經接受到吳燁指哪打哪的信號了。

  無法理解大哥只是假打,而不是真大,傻傻分不清楚的牛魔王,信以為真,立馬認真起來。

  隨時準備好,沖鋒陷陣。

  問題是吳燁不需要,他只是假打,不是真打,現在只是戰術模擬。

  尷尬到爆炸。

  如果剛開始談的對象,發現你是個直人,你內心是何感受?如果發現你是豎子呢?

  豎子,不可與眸。

  “咳咳!”

  吳燁尷尬的,迅速的,立刻的閃電般的轉身幾秒鐘,歸置妥善。

  下次不點名,不要站起來。

  收拾好了,吳燁才跑上去追上凌晨,試圖挽救一下自己糟糕的形象。

  “姐姐,其實換個角度來看,這是好事,對吧?”

  “有學者說,在一起之前,多知道一些對方的信息,其實并不是什么壞事,因為后天的東西,你還能改,但是先天的東西,你沒法改。”

  “當你覺得荒唐的時候,可以換個角度看待問題!姐姐,為什么你臉紅的好厲害?”吳燁說道。

  前面一句,凌晨還沒有破防,好歹蹦的住,后面實在是繃不住了,吳燁臉皮太厚了啊!

  哪怕是那種突發情況,他就尷尬了一小會兒,然后就思路清奇的,把這個事情說成了好事情。

  凌晨一直都是看期貨,陡然視之,碩大無朋,能不臉紅才怪,她都覺得自己已經很大膽了。

  人生若只如初見,見之則心生搖曳,再陡然大悟,心甚奇,回望之。

  深深地吸了一口涼氣。

  看了看也臉紅的吳燁,他就是在故意裝若無其事。被吳燁說她臉紅,凌晨撇了他一眼,豁出去了:

  “覺得我怕是吧?來,你過來!過來姐姐多了解你一下。”

  吳燁臉紅,跑開了。

  他真沒有那么大膽量,不敢賭凌晨不動手,凌晨這姑娘,其實最容易被激將法。

  真賭她不敢,她可能一半一半,萬一動手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人來人往,吳燁可不想被人發現。

  吳燁果斷跑了。

  “你別跑啊,姐姐明天帶個尺子,要了解,就了解個清清楚楚!”凌晨繼續虎狼。

  吳燁逃之夭夭。

  “汝三八芳齡,美麗動人,溫婉賢淑,風姿綽約,為何一口虎狼之詞,老夫…不與你這女人家計較。”

  吳燁認慫。

  其實大家都慫,只是一旦勇起來,另一個人就開始怕了。

  凌晨聽著他文縐縐的回答,看著他跑在前面,對自己的話充耳不聞,忍不住笑起來。

  笑的很開心。

  她其實對自己的樣貌身材,一直挺自信的,吳燁目不轉睛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單單身材樣貌,遲早會變老變丑,日子是大浪淘沙,靠這個身材樣貌,不是長久之計。

  現在弟娃兒目不轉睛,覺得引人入勝,以后十年二十年,她就不是現在的樣子了。

  有些竊喜,有些擔憂。

  就和約會似的,又怕他不來,又怕他亂來。

  凌晨把這些念頭丟開,不在考慮這些東西,她現在起碼碾壓那些姑娘。

  于是追上吳燁,悄悄的看了看吳燁,發現已經平平靜靜了:“咦,弟娃兒,邪不勝正了哦!”

  再一次確認了,凌晨偶爾確實是漫畫達人,她還觀察了一下,才說的這個話。

  “咋們聊點別的吧!”凌晨一認真起來,吳燁就感覺無法招架。

  凌晨哈哈笑,她也發現了這一點,吳燁的弱點所在。

  比誰虎狼的話,他反而不太適應,也不擅長,還很害羞。

  兩人跑了好幾圈,因為出糗的事情,吳燁跑的很認真,不再分神,跳起來遠不如站起來讓人出糗。

  他怕同學太自覺,又要回答問題。

  吳燁跑快了,凌晨又跟不上他,吳燁還是放慢跑的,不過放滿了,凌晨又故意引他注意。

  不知道凌晨是什么想法,和惡作劇似的,好在牛魔王被他管住了,沒有出糗。

  “姐姐,你有空教教我拳擊啊,你應該練的很好吧?”吳燁認真的問她。

  為了貼貼計劃,吳燁深思熟慮,才想到了讓她教練拳擊。

  主要是拳擊,很實用的地面技,鎖技,還需要拳套保護,所以吳燁想學這個。

  凌晨眼睛一亮,想練拳擊,那還不容易,她家里都有個小擂臺,平時她找田甜練,田甜都毫無還手之力。

  完全沒有意思,她平時只能去俱樂部練習。

  小擂臺買來以后,就沒有用過幾次,她買的是那種可收縮的擂臺,家里多大面積,都可以調整。

  吳燁總比甜甜抗揍吧?她也多個陪練對象,而且還可以促進感情升溫。

  一舉幾得。

  “行啊,我教你!”凌晨答應的很爽快,也沒有想到吳燁的小九九。

  她想到的是,自己要不要收斂一下,不要打的太厲害。

  萬一把吳燁嚇到了,覺得她是個暴力狂,多不好啊!其實姐姐溫柔的很。

  “那我買好裝備,到時候找你!”吳燁開心的回答。

  凌晨看了看他,這家伙,還在為再到相處的機會開心吧?

  剛開始都是恨不得成天在一起,像這樣能多個在一起的機會,他能開心成這樣,也難怪了。

  一直都早出晚歸的,假期又少,倒是忽略了這個問題,男生這個階段依賴感很強的。

  凌晨溫柔的看了看她:“不用你買啊!我給你買就行了!你買的質量不好。”

  吳燁一愣,這就開始吃上凌總裁的軟飯了?現在就這樣,那丈母娘退休了以后還得了?

  不過凌晨都說了她買,吳燁就答應了,他不糾結這個。

  而是尋思著,回頭給她買點什么禮物送給她,剛好現在是6月份,七月份的時候,就是凌晨生日,要上心。

  得記住這個事情。

  吳燁也知道她的生日,是從瓜妹嘴里問出來的,那時候,還沒有和瓜妹鬧翻。

  她還是小吳哥,她還是瓜妹。

  現在,瓜妹。還在暗搓搓的想報復他,給他冷不丁來個狠的。

  “想什么呢!想的那么認真?”凌晨問他。

  看吳燁發呆好一會兒了,凌晨喊了他一聲,吳燁才回過神來。

  吳燁笑了笑:“在想你!”

  面對這種問題,吳燁現在屬于是回答起來相當絲滑。

  想什么?想你呢!

  干嘛?好!

  “油嘴滑舌。”凌晨不相信。

  不知道開小差想什么,凌晨覺得一定不是想她,她就在面前,還需要想嗎?

  吳燁靠近她:“姐姐,我覺得你冤枉我了,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實踐出真知。”

  吳燁把臉伸過去,凌晨拍了他一下,下意識想一巴掌了。

  好在及時控制住自己了,臉都伸過來,手掌有一些按耐不住。

  是不是真的油嘴滑舌,看這表現就已經很清楚了。教育教育…算了,不忍心。

  跑差不多了。

  兩人就開始慢慢走,恢復體力,凌晨拿著吳燁給她準備的保溫杯,喝了幾口溫熱的鹽水。

  今天早上出來的時候,吳燁就讓她不要帶水,他會帶。

  一人拿著一個保溫杯,看著吳燁的杯子,凌晨把蓋子遞過去:“喝口你的!”

  吳燁把杯子給她,沒有倒,凌晨白了他一眼,拿起來喝了一口。剛才吳燁喝過,他就是故意的。

  嗬,已經不見外了。

  這是好消息,慢慢的,兩人都在習慣彼此的存在,慢慢習慣,慢慢適應。

  “姐姐,知道夫妻相怎么來的嗎?”吳燁問她。

  凌晨疑惑:“夫妻相?那不是天生的嘛?”

  吳燁搖搖頭。

  “細菌交換,然后細菌數量交換多了,就互相音響細菌群落,然后外在變化,就是所謂的夫妻相。”

  吳燁一本正經的,和她解釋著夫妻相的事情。這是吳燁聽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在對象面前賣弄這種事情,很多事情其實都是道聽途說。

  凌晨一臉不相信。

  雖然吳燁說的一本正經,但是吳燁最擅長的,就是一本正經胡說八道,凌晨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而且細菌交換…細菌怎么交換?

  “你好惡心,你是想說,是口水吧?”凌晨反應過來。

  一想到這個,就感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看了看吳燁的水杯,把杯子還給他。

  為什么是想到口水?

  和他想的背道而馳,完全不是一個思維模式,凌晨想到的是口水,他想到的是吻。

  “什么口水?明明就是吻!”吳燁拍了拍腦門:“你怎么想的?”

  凌晨不搭理他,看著遠處,這還不是一樣的,有什么區別?

  吻不就有口水嗎?

  不過這個是她的知識盲區。

  她現在,確實是無法理解那些情侶,究竟怎么做到的,能把口水吞下去。

  更過分的……就不說了。

  難道不吐出來的口水,就是甜的?凌晨是不相信的。

  她注意到遠處的情侶,親了對方一口,以前覺得是狗糧,現在反而是好奇。

  他們都習慣了吧?

  “張嘴!”

  轉過身,凌晨把吳燁的嘴巴抓住,然后吳燁疑惑的的張嘴,一排干干凈凈的大白牙。

  這家伙牙齒真整齊,大白牙。

  “吐口氣啊!”

  寧弄啥呢?

  完全不理解凌晨要干什么,吳燁對于這種無理的要求,很想拒絕。

  “吹我!”

  凌晨再一次提醒他,吳燁才吹了一口氣,凌晨嗅了嗅,嗯,也沒有很重的味道。

  那些人,就這樣就可以接受了?

  “神神叨叨的,你這是什么意思?”吳燁很疑惑她的迷惑行為。

  剛才還好好的,提到口水就變成這樣了,開始迷惑行為。

  凌晨對著他吐了口氣:“嗅一下,有味道嗎?”

  吳燁:??

  伸手放在凌晨腦門上,吳燁發現她沒有發燒,不知道為什么說胡話。

  凌晨又吐了口氣,吳燁搖搖頭:“其實大可不必這樣,你就是吃大蒜,其實我也能下的去口。”

  吳燁以為她悟到了,其實是被凌晨誤導了。

  她也沒有這個想法,凌晨搖搖頭,她只是先了解一下情況。

  現在吳燁都沒有表白,有可能她要是真吃大蒜,吳燁都熏跑了。

  其實她還挺喜歡吃大蒜,芹菜,咸蛋,臭豆腐之類的,不過這段時間都沒有吃。

  “姐姐,你這想法不對,什么事情都是勇敢邁出第一步,才有第二步,然后才會跑步。”

  “心理障礙只是暫時的,害怕源自于未知,很多看似很困難的事情,實際上很簡單。”

  “不信的話,你親我一口。”

  凌晨沒搭理他,把他拉起來,提著水杯往回走,現在也該回去吃早飯了。

  男生在研究如何和對象,有更多接觸的時候,智商往往會爆表,比如這會兒的吳燁,就在往談判專家的方向靠攏。

  小詞一套套,凌晨才不上當,她很清楚吳燁想什么,在尋思什么,主動權,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姐姐什么時候覺得合適,什么時候就放行。

  “今天換換口味,吃小面!”凌晨帶著他。

  “這幾天不能吃辣椒,吃面話,回去下面給你吃不就行了?非要在外面吃!”

  面條,吳燁也很拿手。

  凌晨想了想:“不能吃辣椒,那吃個老婆餅吧!”

  這幾天是親戚的時間,吳燁居然還記得那么清楚。凌晨還是覺得回去做飯太麻煩,簡單吃點就行了。

  “老婆…”

  凌晨:???

  啊啊啊啊,他喊我老婆啊!

  凌晨沒有說話,但是默默的在心里答應了意思了一聲。

  “餅也不錯,就吃這個吧!”吳燁故意多說了一句。

  看她愣愣的表現就知道,老婆二字,她完全不習慣。突然間,一句老婆,她有點措手不及。

  其實吳燁就是想看看,她是什么反應,意料之中的情況。

  凌晨:“……”

  白激動半天!還以為他喊老婆,結果有個餅!凌晨哼了一聲,走在他前面。

  吳燁快步跟上去,然后手和她的手碰在一起,想了想,吳燁下定決心,深呼吸,拉她。

  凌晨剛好把手伸起來,指著不遠處的店鋪,吳燁猴子撈月,什么都沒有撈到。

  一場空啊!

  早點不做那么多準備工作了,可惜了,他沒有注意到凌晨偷笑。

  凌晨早就發現他小動作了,不過是讓他體驗一下,剛才自己體驗過的感覺。

  唉,這遺憾的表情就對了。

  城市的另一邊。

  老吳辦公室里。

  此時此刻,一個中年人正在和他一起坐在茶幾邊上喝茶,中年人一臉的疲憊相。

  胡茬都沒有修理,頭發亂糟糟的,西服也不規整,已經起褶皺,而且臉色并不好看。

  老吳則是恰恰相反,精神飽滿,衣著得體,頭發干干凈凈。對比神色,兩人恰恰相反,就像是兩個極端狀態一樣。

  互相都靜靜的沒有說話,誰也沒有先開口,老吳知道他來干什么,肯定不會先開口。

  喝完一杯茶,老吳又給他續上,看著對方憔悴的樣子,老吳也沒有任何開心的神色。

  多少有一絲兔死狐悲,又有一絲慶幸。表情也很復雜,但是沒有任何看笑話的意思。

  氣氛很沉悶。

  喝了不少茶,中年人偶爾看看手機,不過越看臉上的表情,就越是耐不住,變化變化越來越大。

  老吳注意到了,但是沒有說話。

  “吳總,茶也喝了,不知道能不能給我個準話?”

  中年人無心喝茶,時間他耗不起,而且已經喝了不少時間了。

  他和老吳不一樣,老吳可以在辦公室喝半天茶,他現在時間急得很。

  “老譚,我們年輕的時候就認識,十多年了,我的情況,你也知道,這個事情我無能為力。”

  老吳拒絕的干脆利落,沒有繞彎子,也沒有左顧而言他。

  當了這么多年對手,大家比朋友更了解對方,他是沒想到對方出現在的事情,很惋惜。

  但是惋惜歸惋惜,他不會拿幾千萬出來,他不是沒有,而是不拿。

  “你知道的,能找到你,就已經說明我徹底沒辦法了。”他重重的嘆氣。

  語氣相當哀傷和無奈,說這話的時候,又覺得可笑,為這么多年努力而感覺可笑。

  突然之間的一無所有,不只是覺得傷心,難受,堵心,還有可笑。

  “譚令,我了解你,你來不是為了錢,只是為了下定決心才來的吧,我只是你下定這個決心。”

  “或者說錢,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試探而已,你自己都知道,我應該不會同意。”

  “你還在遲疑什么?”

  老吳的話不重,但是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譚令短期茶杯,喝了一口茶,嘆氣。

  “還是你了解我。”

  “現在只能被人狠狠砍一刀,我氣憤,但是沒辦法,我無奈,也感覺不甘心,還后悔,現在已經沒有用了。”

  “覺得造化弄人,又發現早有軌跡。”

  譚令把臉埋進手里,用力的搓搓臉,神態頹廢,和老吳上一次見他的時候,判若兩人。

  現在就像是精氣神都被抽離了一樣,整個人,看著完全沒有老板的樣子。

  “老吳啊,說句掏心掏肺的話,我不羨慕你還能穩住事業,更羨慕你有個好老婆,有個聰明的兒子。”

  靜靜的聽著,老吳沒有說話,很多人都這樣說過,不過是說前半句,而不是后半句。

  很多人都羨慕她有個好老婆,但是人家不知道,他一窮二白的時候,老婆鼓勵他,支持他。

  如果沒有她支持,現在他也不一定有什么大成就。

  至于兒子,算了不想提。

  不過比起譚令家那個傻兒子,他這個爹,還算是幸運,起碼沒有讓他砸鍋賣鐵。

  “該教育的時候你舍不得,長大就歪了管不住。”老吳總結。

  教孩子,要從小教,而不是發現問題,還不不管不顧。最后,后悔的,買單的還是當爹的。

  如果以前就注意這個問題,今天就不用說出羨慕他什么這種話了。

  譚令嘆息,現在說什么都已經晚了,木已成舟,朽木不可凋,他很后悔送孩子去國外讀書。

  書沒讀多少,反而害的家里砸鍋賣鐵,破財免災。

  “不說這個了,那個小四層,按照全部5600萬加上酒店給你,拿過來就可以用,你確定不考慮一下?”

  譚令問他,他現在是不想放棄任何可能性,還是想試試看,萬一答應了呢?

  不過他意料之中的,老吳還是搖搖頭,沒有答應他。

  “這個事情愛莫能助,我沒有那么多錢,你要的也不是貸款,而是現金。”老吳很清醒。

  沒有因為單價低,就覺得便宜,可以占一下。

  譚令知道他的意思了,放下茶杯,也不在說這個話題。

  而是說了很多,這些年來大家相處并不好,你爭我搶的,很少有這么心平氣和的時候。

  “算了,茶也喝差不多了,我先走了。”譚令準備告辭。

  老吳站起來,說送他一下,一直到譚令進電梯下樓,老吳才回到辦公室里。

  看著樓下的車子開走,老吳只是嘆嘆氣,遇到了這種情況,換成誰都不好受。

  他覺得兔死狐悲,是生場上,很多意外,很多朋友突然之間就不做生意,不是賺了,而是虧太多了。

  有去開網約車的,有自己找工作的,還有從頭再來做生意的。

  就怕無法接受失敗,還整天覺得自己可以東山再起,對自己的能力過于自信。

  “是非成敗轉成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老吳坐在茶幾旁邊,一邊感慨,一邊給自己泡茶。

  譚令都求到自己這里了,也不知道誰出價了,把他砍的那么狠。

  如果不是糾結,他不回來自己這里,來就是求個果決。

  比較的情況下,原本大家都在一條線上,現在他突然沒落了,自己還。好好的。

  就得看清楚自己的處境了,得早作打算。

  “賺大發了,也不知道誰買的譚令那棟小樓,價格肯定很低。”老猜猜的八九不離十。

  不過他再怎么想,都想不到是吳燁,把譚令砍了一刀,還讓他那么肉痛。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