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88 暴食騎士,財神跑路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寧渠家里。

  原本一直都挺安靜的家里,今天臥室卻比較吵,窗簾拉著,早上的光亮被阻擋了大部分。

  投屏上播放著科普電影。

  寧渠拿著遙控器,按了一下關機,助燃劑似的聲音才暫停下來。

  房間安靜下來,只有輕微的呼吸聲。

  寧渠睡不著了,太字躺在大床上,亂糟糟的被子全是褶皺,偶爾還有水塊,地板上,全是各種雜亂無章的衣服。

  仔細看的話,混在其中的還有各種套裝,襪子,耳朵頭飾,道具尾巴。

  氣球還在垃圾桶上掛著,還有很多紙團,被丟棄在垃圾桶旁邊。

  空氣里,還有已經快消失的,不一樣的氣味。

  寧渠兩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發呆,一只手點著燃燒的香煙,煙霧繚繞,偶爾他才抽一口。

  煙霧里,寧渠彷佛看到了未來。

  剛才不冷靜,現在,他在冷靜的思考,怎么樣擺脫現在的環境。

  寧渠臂彎里,一頭長發,睫毛彎彎,面色紅潤的顏潸潸,睡的正香,八爪魚似的。

  絲綢之感,溫香軟玉,清晰的影響著思考,寧渠敗在美人關。

  “也不是個辦法啊!”寧渠偏頭看了看顏潸潸。

  正是早上七八點的時候,她半個小時前剛醒,現在又困了。

  寧渠卻在感受若隱若現的刺痛,腰子已經在提醒他,需要養生了。

  掐滅了香煙,寧渠嘆氣。

  累的很,他也困的睡著了。

  他再醒過來的時候,顏潸潸已經穿戴整齊,一副都市麗人的干練模樣。

  顏潸潸低下頭,在他嘴唇上輕吻了一下。

  “親愛的,早餐已經給你做好了,我上班去了哦!你早點起床。”溫柔體貼的表現,判若兩人。

  不要被誤導了,這不是她,暴食騎士,才是她的本來面目。

  寧渠一動不動,眼角劃過一行不知名含義的淚水,手腳酸軟的他,長出一口氣。

  聽到關門聲以后,拿過枕頭下的手機,寧渠給搬家公司打了一個電話。

  “事搬家,速來,加錢。”言簡意賅,效果很好。

  搬家公司表示,老板勿優,加急處理。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早作打算,安全第一。”

  他昨天和洛白說的時候,沒有在開玩笑。

  再這樣下去,別說他寧渠,就是牛魔王都得瘦成孫悟空。

  太狠。

  分手這幾年,辛辛苦苦攢點積蓄,顏潸潸一個月給他花光,真一分不剩,干干凈凈。

  “造孽啊!”寧渠嘆氣。

  揉揉腰,寧渠感覺腰子哥在哀嚎。

  人到中年體驗卡。

  “嘶!在不跑路,享年23。”寧渠活動一下,下定決心。

  換了身寬松的外套,看著外面的小雨,寧渠已經決定了,別說下小雨,就是下刀子,都得跑路。

  遠離顏潸潸,注意健康。

  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頭發沒有光澤,黑眼圈,無精打采,精神狀態極差。

  都拜顏其所賜。

  最宅的時候,他狀態都沒有這么差,顏潸潸那是小仙女,簡直是大妖怪。

  洗把冷水臉,清醒了不少。

  寧渠把銀行卡找出來,把最重要的電腦裝到箱子里,然后才收拾了衣服和日常洗漱等用品。

  “誰知道防盜門防得住賊,卻防不住顏潸潸呢,家里都不安全了。”寧渠嘆氣。

  坐在餐桌上,看著顏潸潸做的早餐,一大碗紅棗枸杞粥,用勺子挖下去,密密麻麻全是枸杞。

  包子,也是枸杞陷,蒸餃,不出意外也是枸杞餡。

  這就是早餐?這明明是寧哥兒,喝藥。

  潘姐當時還是傻啊,換成這個方式,武大哥早沒了。

  吃了一個蒸餃,和他想的一模一樣。

  “牲口都不敢這樣吃。”寧渠覺得自己就是從樓上跳下去,都不吃這個。

  收拾了餐桌,給自己熱點牛肉餅,一邊啃,一邊看著搬家公司的人把東西搬走。

  再見了,騎士!

  哈哈哈哈!

  寧渠在門上留了一張紙條,還把水電信息都留下了,還有家里的鑰匙。

  很大方的讓顏潸潸不用住隔壁,他段時間不會再回來了,也不要找他,大家相忘于江湖。

  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留言完成!

  又給做飯阿姨發起一筆轉帳,告訴她要出去一段時間,回來再聯系她,最近不用來家里。

  他都不在家,阿姨就沒必要來了,需要打掃衛生,再喊她打掃一下就行了。

  確定沒有遺漏,寧渠在車鑰匙里挑了一把鑰匙,然后留戀的看了看家里。

  等顏潸潸走了,我一定會回來的,手辦老婆們,再見!

  寧渠關上門,拿著車鑰匙去開車。

  五分鐘后,他開著一輛大奔,往吳燁他們公寓趕去。

  昨天,他就租好房子了,在線上秒付房租,房東已經把鑰匙放在門口了。

  精裝修,拎包入住,就是房租費不便宜,他不在乎便宜與否,主要是找個地方養生。

  寧渠之積弱,已經到了不改變不行的地步了。

  他還想多活幾年。

  要不是昨天沒機會搬家,他昨天就跑了,本來想買一套的,洛白讓他直接租,快一些。

  買可能還麻煩,但是租的話,房源一大把,隨時隨地都可以租到房子。

  他選了一套就直接租下來了,這點錢,比起健康,無足輕重。

  關于他要搬家這個事情,還在保密階段,寧渠已經在群里說過了,不要把他的行蹤說出去,不然做鬼都不會放過他們。

  顏潸潸肯定會找他們,問自己的情況,寧渠提前就說好了,情況很嚴重,不能泄露他的消息。

  再和顏潸潸住一個月,他小命都沒有了。說真的,他現在都有恐懼癥了。

  恐關癥。

  都承諾保密,吳燁說他不知道,洛白說他也不知道,黃原說不懂大家在說什么。

  寧渠放心了,兄弟們還是靠得住的,把自己交給他們,沒問題。

  寧渠跑路了。

  辦公室里的顏潸潸,剛和物業的王姐結束聊天,對方發了三張照片給他。

  一張搬家公司帶號碼的照片,一張寧渠開車離開的照片,一張搬家公司員工,在家門口搬東西的照片。

  顏潸潸悄悄的笑了笑。

  “看你能跑到哪里去,老娘給你放半個月假,乖乖回來最好,如果不回來…哼。”

  給物業王姐發了個紅包,顏潸潸又說了不少感謝幫忙的話,才把手機放在旁邊。

  從抽屜里找到一張紙,上門赫然寫著吳燁,洛白,黃原的電話號碼,顏潸潸把電話號碼存起來。

  看著微信上多了幾個可添加的好友,她靠著椅子,哼著歌。

  顏潸潸并非什么水性楊花的女子,和寧渠分手以后,重心都放在學習上,她很清楚,自己自始至終都沒有忘記過寧渠。

  誤會解開了,架也打了,寧渠卻不同意復合,當她顏潸潸是什么?

  當飯館呢?吃完就走。

  倒是她,幾年沒吃飽飯,這段時間吃飽了。

  妻綱大振。

  小寧跑路。

  寧渠會跑路,在她意料之中,她賺錢可能不如寧渠,但是論算計,七八個寧渠捆起來,都不如她。

  他的下一步計劃,早就被顏潸潸推測出來了,猜得不錯的話,家里還有紙條和鑰匙。

  他會回來的,只需要去演個戲,最好是在他兄弟們面前,低聲下氣一點。

  寧憨憨,老娘比了解自己都了解他。

  叮冬!

  顏潸潸還在感慨寧渠想的簡單的時候,信息來了,拿過手機,聽了一下語音。

  一個男生的聲音響起:“潸潸,我到魔都了,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啊!”

  這是……一個學長?好像是,前段時間說,要來魔都出差,做醫療設備銷售的。

  想起來了。

  吃個dir。

  “我老公不同意。”發了個消息以后,顏潸潸就拉黑了對方。

  以前分手,就是因為有人發消息給她,她想著是同學,不好做的太絕,就沒有現在這么果斷。

  結果就是……寧渠知道了,要和她分手了。

  那時候的寧渠,對她好的掏心掏肺,但是又眼睛里揉不得沙子,還特別鉆牛角尖。

  出這個事情以后,寧渠傷心欲絕,他本來就是那種腦補派,什么事情都是可勁往壞處想。

  她怎么解釋,寧渠都只堅信他自己的判斷,完全不相信她。

  若不是這個事情,早特么結婚了。

  造化弄人。

  現在她謹慎多了,這種情況,不需要考慮,直接拉黑。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寧渠現在的態度,已經轉變很多,大概他自己也知道,以前的決定有問題,只是他還沒有完全想好而已。

  讓他出去想想也好。

  回頭去把他接回來,面子給足,態度拿出來,不回來…沒得不回來這個選項。

  “好不容易有點起色,又是這種情況,我沒錢吃飯嗎,老娘自己點外賣不行嗎?”顏潸潸氣憤。

  她明明毫無想法,被小氣鬼知道了,又得分道揚鑣,這哪是請她吃飯,這踏馬是壞她姻緣才對。

  滾犢子。

  富力廣場。

  寧渠把剛租的房子收拾好,把電腦裝好,衣服掛進衣柜里,擺放好日用品。

  好好睡一覺,養養精神。

  寧渠在考慮,要不要去找個醫生,開個方子吃吃?

  ------題外話------

  欠更:33!

  小小加個更。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