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84 凌晨:我剛分手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漫客公司。

  凌晨今天很早就到公司了,秘書夏竹也被她提前通知,早早到了公司等她。

  凌晨到公司的時候,夏竹把買好的早餐袋子遞給她:“凌總,您要的早餐,還是和記的!”

  她兼職了部分生活秘書的職責,也是凌晨的工作秘書,能力強到真的可以有事秘書干。

  凌晨接過早餐袋子,說了句謝謝:

  “夏竹你通知一下公司的各部門主管,把明天的會議,提到今天中午開,午餐你直接定一下,到時候開會吃。”

  “再問一下法務部,有沒有急需簽署的重要合同,有的話讓他們提前準備好,必須今天落實下來。”

  “如果有公司急需處理的文件,記得今天交給我處理好,我明天有急事要去辦,不能來公司。”

  “今天不能處理的事情,就壓后一天,我后天再來處理。”

  凌晨一邊打開早餐袋子,一邊安排,夏竹一邊記一邊點頭答應。

  看著凌晨去辦公室以后,她才看了看自己的小本子:“老板最近真忙。”

  喃喃自語完了,他又趕緊通知公司的各個主管,把凌晨的意思傳達下去。

  拿著手機,約好送餐的酒樓,想了想,給其中一個微信回復了消息。

  不好意思錢總,我們凌總近期沒有時間,錢總如果有合作,可以對接我們公司商務部,稍后我會把聯系方式發給您。

  發完消息,夏竹撇撇嘴,又開始繼續忙工作,秘書忙的不可開交,凌晨在辦公室一邊吃著蝦餃,一邊處理著文件。

  和吳燁在樓下吃東西,也就是二三十塊,平時她自己吃,反而更貴,早餐花了一百多。

  “哎,還不如和弟娃兒一起啃包子香。”

  凌晨把精致的小包子放回袋子里,以前覺得這家店的早餐好吃,現在居然覺得不好吃了。

  看著一大堆文件,凌晨把注意力投入到文件里,先把這些文件處理好,然后還得開會。

  不出意外,她今天得忙一整天。

  另一邊。

  吳燁也在店里,和馬東西一起處理進貨的問題,平時都是每天送食材,今天吳燁要兩天的量。

  還有各種雜貨酒水,不會壞能多準備的,吳燁就準備庫存一部分,改成定期補充。

  上次進的貨,現在已經消化差不多了,合作下來,質量也沒有問題。

  但是每一批,還是要檢查,然后才能提供給客,安全問題,一直是吳燁最看重的問題。

  吳燁把關,馬東西還要再把關一次才能入庫,對于質量,他的要求同樣嚴格。

  “馬哥,明天我有事情要忙,店里就交給你了。”

  “對了,最近讓安妮招聘個副店長,我準備再搞個新店,到時候你得過去新店。”

  “明天有問題的話,就給我發消息就行。”

  吳燁和他說了一下情況,明天要和凌晨去約會,吳燁不希望還有事情打擾他。

  馬東西答應下來,吳燁是老板,他說了算。

  “不過,我們的新店計劃是不是太急了?”馬東西覺得,現在這個店都還是新店,再去開新店,風險有些大。

  如果穩定了再開店,壓力不會那么大,也有時間全力投入。

  吳燁笑了笑:

  “還在計劃,早點準備起來最好,確定好都得下個月了,現在全部弄好,估計兩個月也過去了。”

  蔚錦那邊談好了,計劃才能落實,吳燁只是提前提醒他一下馬東西,他任務重,不需要只看著一畝三分地。

  “好的,那我和安妮討論一下,早點把人招聘進來。”馬東西答應。

  能升職加薪,他并不怕累,工作越多,錢也越多。老板能第一時間想到他,證明他的努力沒有白費。

  “新店到時候和老店施行PK制度,單月表現寫進公司規章制度里。”吳燁補充了一句。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競爭才能讓人更努力,這是對比鞭策法。

  馬東西也理解,能者上庸者下,哪里都是這樣,他有自信。

  “老板,這家店的酸菜有些問題,我們還是換一家,您覺得呢?”

  吳燁點點頭:“換。”

  有問題的供應商,就直接換掉,質量問題大于一切,這是信譽。

  談了不少時間,兩人商量好,就開始忙活工作。

  吳燁一直在店里,忙到晚上,才對完帳離開。

  店里的收入,已經開始逐漸穩定,一個月大概一兩百萬,再加上公司,吳燁一年大概能有接近兩千萬的收入。

  “最開心的,還是當中介的日子啊!”吳燁坐在車上,看著一點多城市。

  杯水車薪。

  “還是賣水的和干娛樂圈的賺錢。”吳燁的總結就是這樣。

  不管是凌晨家,還是甜甜家,賺錢都快,吳燁現在的目標,是一年一個小目標。

  心如奧特曼,難似小怪獸。

  吳燁回到公寓,剛在地下停車場停好車以后,一陣燈光閃過,吳燁被遠光燈晃了兩下。

  剛準備嗶嗶人,發動機聲音由遠到近,對方流暢的一次性停好車。

  吳燁才發現是自己婆娘…哦不…凌晨姐姐。

  凌晨也剛回來,把車停在吳燁的車子旁邊。下車以后,兩人對視一眼,都情不自禁的笑起來。

  就吳燁知道的,凌晨沒有加班這么晚過。凌晨也知道,吳燁這幾天都是早回,今天卻晚了。

  能猜到對方心里想什么的彼此,都忍不住笑了。主動的靠近,比劇烈的碰撞,更讓人舒心。

  “姐姐,要不要吃個夜宵?”吳燁問她。

  這個點了,吳燁不知道她有沒有吃東西,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她餓不餓,完全是下意識的考慮。

  吳燁轉身從車里拿出一個口袋:“請你吃牛牛!”

  凌晨忍不住笑,也從車里拿出一個口袋:“請你吃雞…肉!”

  “呼,嚇我一跳。”吳燁拍了拍心口。

  還以為吃…齷齪了齷齪了。

  “你想什么呢?”凌晨拍了拍他。

  “想你!”吳燁回答,沒有說想雞的事情,那不太正經。

  凌晨不搭理他,老說撩人的話,根本不考慮姐姐受不受得了。

  吳燁總是這樣,老是舉著A,時不時就A她一下,還好她防高。

  凌晨不搭話,吳燁意料之中,有些話,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會選擇不說話。

  耳朵都紅了,顯然是不好意思。

  吳燁想碰一下她耳朵,還沒來得及伸手,凌晨就先去按電梯了。

  猶豫就會敗北,誠不欺我。

  快步跟上,凌晨和吳燁走在一起的時候,很明顯可以看出來,凌晨要比他矮一些。

  不過兩個人的比例很搭配,看著協調,有種特別登對的感覺。

  吳燁伸出手,笑著說道:“姐姐,牽牽!”

  凌晨把他手拍開,想都不要想,才不牽。

  偶爾,其實凌晨也不排除肢體接觸,只是不能這么光明正大,要顯得他是被動的,無辜的。

  姐姐矜持嘛!

  這種光明正大的要求,以后可以,現在還不行。

  按了電梯,沒等多久,兩人一起進電梯,這個時間連個人影子都看不到,就他兩人。

  今天吳燁不怕了,也不感覺涼颼颼的了。

  電梯里,凌晨靠著電梯墻面,面色疲憊,吳燁站在她旁邊,把她頭撥到自己肩頭上:

  “我不喜歡借什么,比較喜歡強買強賣。”

  靠也得靠,不靠也得靠,靠我!

  凌晨忍不住笑出來,沒有拒絕,她靠著吳燁肩膀,今天她感覺太累了。沒有為了那個男生,這么累過,偏偏吳燁就有這種魔力。

  以后會不會更累?

  咦,原來靠在男孩子肩膀上,是這種感覺!巴適!

  凌晨沒有說話,腦子缺沒有停過,默默的想著事情,難道有現在體驗中心。

  鼻尖微微動了一下,她發現吳燁身上,居然有陽光的氣息,那種很溫暖的感覺,又燙,又溫暖,還有安全感。

  針不錯。

  抱抱…好像也不是不行哈!

  找個機會,不能這樣簡單的就投降了,起碼得讓他努力努力,又不能覺得太難。

  得把握住尺寸。

  吳燁安安靜靜的,眼睛一直看著電梯樓層,很希望它的鋼索能拉慢一點。

  平時慢吞吞的電梯,一樓停幾分鐘,等都等不來,現在就是流暢的很。

  沒過一會兒,已經到了17樓,他突然很希望,自己和凌晨住的32樓。

  “回家繼續。”吳燁挑眉。

  他其實也是挺疲憊的樣子,吳燁把未來半個月的事情,今天都安排了,腦仁疼。

  凌晨給了他一個大白眼,有的女生翻白眼和去世的魚一樣,是恐怖片,有的女生,則是文藝片。

  沒文化,只能說一聲好看。

  “不靠了!硌人!”凌晨回答。

  看著她說假話,耳朵都紅了,吳燁笑了笑,現在嫌棄硌人,以后肯定不會。

  凌晨開門,吳燁站在門口,凌晨看了看他家,吳燁搖搖頭,凌晨打開門。

  澡都不回去洗,衣服也不會去換,小尾巴似的。

  吳燁沒回家,直接跟著凌晨回家,把手里的熟牛肉,交給了凌晨。

  門口,狗子睜著棕色眼睛看著他們,在它眼里,凌晨把吳燁帶回來,有失考慮。

  星星對吳燁還是很不友好,敵意很重,顯然,這是一只沒有情商,不懂得獻上諂媚的狗。

  看不懂形勢,還不知道大禍臨頭,對吳燁呲牙咧嘴的,威脅意思和不喜歡的意思很明顯。

  它一直就沒有喜歡過吳燁,從開始到現在,吳燁對它笑了笑,溫和的瞇瞇眼。

  有殺氣!

  狗子敏銳的感覺到了,吳燁那種強烈的不懷好意,吳燁則是在想,等爺們兒轉正以后,得教育教育它。

  “星星它挺乖的!平時也不吵不鬧,而且很聰明。”凌晨說道。

  聰明才好。

  我就喜歡聰明狗。

  吳燁很清楚,凌晨養狗沒有少花錢,狗子吃的用的都不便宜,養的這么壯,和她花錢關系很大。

  她出門旅游,為了安全,都是帶著狗的,很多時候露營,狗子就在帳篷外面守夜。

  星星確實是一只好寵物…除了討厭他這一點,其他的都好。

  “狗子真乖!”狗子在凌晨威脅的目光下,被吳燁揉了揉狗頭。

  不敢反抗。

  若不是凌晨在,它都想咬吳燁一口,那種圖謀不軌的惡臭味,都快要溢出來了。

  他見過不少人,其他人都很隱晦,唯獨吳燁明目張膽。

  他對自己主人,絕對沒有打什么好主意。

  確實,吳燁沒有打什么好主意,不過他不知道是因為這個,動物的感受比人敏銳多了。

  “我先去把東西騰出來,你坐一會兒啊。”凌晨去拿碟子裝夜宵去了。

  吳燁答應一聲,看著她進廚房,蹲下來,扭了扭脖子,又活動了一下手關節,然后微笑的看了看狗子。

  吳燁笑容滿面,狗子卻嚇得骨子里的戰斗動作都做出來了。

  漆黑色的紐芬蘭犬,毛量充足,前臉大大的,體型不小,看著和小熊似的。

  大型犬的壓迫感,它身上也有。這種狗,其實聰明,脾氣好,很少暴躁,吳燁不知道它,為什么老和自己過不去。

  上次沒有來得及和它好好聊聊,現在的好好交流一下,吳燁伸手,活動了一下手指,準備試探試探它。

  星星看他伸手過來,立馬開始展露討厭他的本來面目,呲牙咧嘴就是一口。

  “咬我?”

  吳燁在它張嘴的一瞬間,就已經收回手,然后又閃電般伸出去,抓著它下顎。

  抓的死死的。

  這叫柔勁,抓住就不容易掙脫,而且疼,就看你想不想讓對方更疼,想的話也可以。

  穩準狠!吳燁練的劍法,不代表他不會其他的,只是他不顯山不露水而已。

  星星被它抓住,就一直在扭,想掙開吳燁的手,只是吳燁抓的很穩,它咬不到,還疼的不行。

  吳燁逐漸加力,一直到它出現疼叫的嗚嗚聲。

  “認識我了沒?”一只手加力氣,吳燁另一只手摸了摸它的頭:“乖狗狗!”

  狗子:嗚嗚嗚!

  疼得不行。

  差不多了,吳燁松開它。

  它又咬,這次吳燁直接兩只手,把它嘴巴圈住,力氣逐漸加大,狗子只能嗚嗚嗚叫。

  又知道疼了。

  就是記不住,得長記性才行。

  吳燁不是欺負它,好吧,就是欺負它,別看這家伙個子大,如果不是幾條一起來,吳燁真不怕。

  要讓它長長記性,狗還是的得怕人才行,不然就不是養狗了。

  很多狗敢護食,就是慣出來的,這玩意兒和孩子一樣,不能慣,得讓它知道,家里面誰才是主人。

  以前吳燁在老家,和村里大叔家的跑山犬較勁,那種兇狠的狗,都被吳燁收拾老實了。

  凌晨養這只,可趕不上那只大青狼,那是趕山的惡犬,這是溫室里的花朵。

  要不是時間不夠,吳燁讓它知道知道,什么叫鷹嘴溝訓狗小王子。

  吳燁又放開它,它不敢動了,深怕吳燁收拾它。

  記住了!

  以后再來幾次,就聽話了,動物也會害怕,二哈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也會認慫。

  聰明的狗,更清楚什么人不能惹。

  凌晨從廚房出來的時候,吳燁在和它友好交流,吳燁摸著狗頭,它乖乖的,溫順的很。

  完全不吼不叫,一副很乖巧的樣子。

  被吳燁放開以后,星星灰熘熘的回狗窩里去了,它大概有點懂什么叫咬人的狗不叫了。

  “我就說星星很聽話吧,性格特別溫柔。”凌晨說道。

  “對,確實很溫柔!”吳燁笑著回答。

  窩里下巴還在痛的星星:“……”

  它感覺到了到了酸臭味。

  吳燁坐在沙發上,凌晨把兩個盤子放在木質茶幾上,剛好可以分成兩份,一人一份。

  又切了水果,倒好水,才坐下來。

  “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樹屋,以前看過一個老片子,就是建在樹上的,還有恐龍,原始部落什么的。”吳燁說道。

  凌晨瘋狂點頭:“其實我想建的,但是我媽不同意,說怕我挨雷噼。”

  凌晨很遺憾。

  吳燁忍不住笑,原來還真有這種小夢想啊!

  他只是覺得凌晨家里,實木太多了點,覺得她可能喜歡而已,沒想到猜對了。

  “丈…阿姨高瞻遠矚,樹屋,確實是不太安全。”吳燁回答道。

  凌晨嘆氣。

  她其實很想要個樹屋,她太迷那個了,家里一直不同意,城市也沒有地方可以建。

  凌晨遺憾的樣子,吳燁盡收眼底,默默的記下來。

  “你這個雞,為什么這么麻?”

  “什么?”

  “麻!”

  “哎!”凌晨忍不住哈哈笑。

  吳燁:“……”

  這瓜婆娘,居然占自己便宜,吳燁遞了個雞肉塊喂她,然后碰了碰她嘴唇,又把手指自己抿了一下。

  “你好惡心啊!”凌晨看到這個,直接臉紅了。

  有意識的間接接吻,讓人感覺臉紅心跳。吳燁無所謂的搖搖頭,又抿了一口,凌晨捶他。

  兩人鬧半天,凌晨惱他,吳燁才哄了哄她。

  不過這個雞,確實太麻了,全是花椒的感覺,吳燁嘴巴都麻了:“太麻了!”

  “這是香酥雞!”

  “巷俗雞也不行,我感覺嘴都麻了!”吳燁喝了兩口水,夾起一塊烤肉:

  “你也嘗嘗看,我們店里的招牌烤肉,可是蘭翔畢業的大師傅做的!”

  凌晨:???

  開挖掘機的都可以來做菜了?

  凌晨吃了一口,味道是真的好:“真是蘭翔的?和那些大酒店的烤肉師傅,做的味道都差不多了。”

  凌晨吃過不少東西,吃的多了,好不好吃,她心里有個大概的判斷。

  吳燁點點頭:“當然了!”

  趙可心,蘭翔大廚,烤肉女王,愛好收徒,飲料喜歡藏紅花泡水。

  “喜歡吃以后經常給你帶!反正開烤肉店,別多不多,肉管夠。”吳燁說道。

  凌晨疑惑的看了看他:“不干中介了?”

  “還是干老板好!”吳燁看著她說道,又給她吃了口肉。

  凌晨點點頭,又感覺這話不對勁,不過烤肉是真好吃,她注意力被轉移了。

  至于為什么是吳燁喂的,兩人都忽略了這個小問題,凌晨沒提,吳燁裝不知道。

  心照不宣。

  吃完夜宵,吳燁把盤子洗了,準備告辭,洗碗的時候,吳燁覺得,以后一定要把房子打通才行。

  “小生無家可歸,姐姐方便借住一晚嗎?”吳燁挑眉。

  凌晨笑嘻嘻的問他:“你不是喜歡強買強賣嗎?”

  “其實,我也可以不那么強硬的!”吳燁回答。

  凌晨指了指門口,吳燁很替她感到遺憾,她錯過了夜襲的吳營的機會。

  哪怕是以后機會還很多,但是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姐姐,你信不信!以后的無數個夜晚,你會為你今天趕走我這個愚蠢的決定潸然淚下,后悔不已,痛哭流涕,如果你不想人生留下遺憾,你就說一句:來我臥室!”

  凌晨:“……”

  “滾!”

  “好勒,姐姐晚安!”吳燁關上門離開。

  凌晨噗嗤一聲笑出來,這家伙,總是讓人又愛又恨的。

  皮的很,又有劍氣,偶爾他也正氣凜然,有愛心,溫柔體貼。

  有讓人想靠近輕松,簡單,舒適,又有讓人生氣的破嘴。

  “老娘要是以后遺憾,我兒子跟你姓!”凌晨做了個鬼臉。

  看了看萎兮兮的星星,凌晨揉了揉它狗頭:“晚安,星星!”

  你把我留在客廳,有沒有想過我受什么樣的委屈?

  晚安,我要熬夜,我下巴痛啊!

  吳燁還留力了,不然就不是下巴痛那么簡單了,以前那只大青狼,可是倔強堅韌到流血都不服輸。

  星星還是不行,不夠堅強。

  凌晨不知道,她睡著的時候,星星還在憂桑。

  吳燁回到家的時候,都兩點了。

  八爺和隔壁的狗似的,聽到開門聲音以后,立馬撲騰著飛到吳燁肩膀上。

  “大哥!回來了!”

  大哥嘆氣:“回來了!”

  “大哥,快幫幫忙!”八爺已經迫不及待了。

  等了好久,吳燁都沒有回來,總算是把他等回來了。

  吳燁看了看八爺,感慨萬分,因為它,籠子里的八哥都認命了。

  八爺彷佛那些老光棍一樣,十年寒窗無人問,干柴烈火燒上身。

  撿錢這個事情,它都沒有這么熱衷了,每天晚上就等著開席吃肉。

  八哥:畜牲!

  八爺:憋說話!

  鳥背上的阿三!

  吳燁把它送到籠子里的時候,居然有一種助紂為虐的情緒,不過這種感覺在半分鐘以后就沒有了。

  八爺,效率大師。

  “大哥,日后……”

  “可別扯犢子了,趕緊睡覺吧!你倒是頓頓有肉吃,你大哥二哥別說禁果,連大肉包子都沒自由。”

  八爺聽不懂這么復雜的話,只聽懂了睡覺,它很聽話的飛到鳥架上,準備睡覺。

  吳燁:“……”

  它倒是舒坦睡覺,吳燁還不知道得苦熬多久。

  八爺其實也沒有那么聰明,不過它愛學習,看電視的臺詞,偶爾會模彷一下。

  聰明全特么表現在討老婆上了,最近吃撐了自己,開始有點傻了。

  “洗洗睡!”

  吳燁洗漱完,也去睡覺了,早睡早起,明天的約會很重要。

  二十多年了,還是第一次約會,激動的搓搓手。

  晚上的時候。

  吳燁醒過來了好幾次,然后在六點的時候,吳燁就徹底睡不著了,一都不想睡覺。

  困意還在,情緒翻涌,導致睡不早,就睡了三個多小時,睡不著了,完全沒有一點睡意。

  睡覺不易,吳燁嘆氣。

  阿燁,你別醒,不然腦子里全是凌晨。

  看著天花板數羊,喜羊羊,美羊羊,盲腸炎,懶羊羊…闌尾炎…嗯?

  輾轉反側,索性起床了。

  去樓上練了一趟劍法,看著天邊的太陽冒出頭,才回到家里洗去大汗。

  把裝備拿出來,吳燁準備好好打理了一番自己,鄭重其事。

  在手機上,看了看今天的天氣,吳燁選了一件白色襯衫。立體感,顏色都很到位。

  換了好條褲子,最后才選了一身淺色著裝,和衣服搭配起來,相得益彰。

  hou得住淺色的男人,一般都很帥,能把白襯衫穿出感覺的男人,一般都特別帥。

  吳燁就很帥。

  洗面奶洗洗臉,整理了一下發型,吳燁看著鏡子里棱角分明的自己,露出一個滿意笑容。

  棱角分明的俊臉,陽剛之氣十足,又不失一分柔順,身材完全把衣服表現出來了,整個人精神奕奕,狀態極好。

  一個字,靚仔!

  收拾好以后,吳燁又把衣服換下來,放在一邊,然后估計著時間,開始做早餐。

  吳氏愛心早餐。

  早餐就直接在家里吃好了。

  加辣的麻辣牛肉面,加一個心形流心煎蛋,吳燁給凌晨發消息。

  已經七點多了,凌晨也起來了,不過她也沒有睡飽,昨天晚上也醒了好幾次。

  腦子里都是期待,看著時間數小時,看著小時深感漫長。

  收到吳燁的消息以后,凌晨看著亂糟糟的頭發,收拾了好一會兒。

  弟娃兒不知道,姐姐早上起來,總是容易炸毛。

  梳妝好了,一身素顏的凌晨,敲響了隔壁的房門。

  她穿著睡衣到吳燁家里的,看到吳燁的時候,凌晨眼睛閃了閃。

  今天的吳燁格外的亮眼,凌晨見過太多明星,但是吳燁在她看來,氣質不輸任何男明星。

  拍古裝一定很好看,以前攝影師說她拍古裝一定很好看,凌晨說以后有老公了,有孩子了一起拍。

  那感覺肯定很好。

  “今天吃什么?”凌晨問他。

  吳燁指了指面條:“時間來不及了,只能下面給你吃了。”

  坐在餐桌邊,經常看著加香菜蔥花的牛肉面,香的很。

  “吃吃看,美滴很!”吳燁說道。

  凌晨一愣。

  “始皇帝也是你們家那塊的吧?”

  吳燁點點頭:“沒錯!趕緊吃吧!別坨了。”

  凌晨吃面條的時候,會有那種嗦面的聲音,而是不小,很大聲的吸熘聲。

  吳燁才知道,吃的太男子氣了。

  “看我干啥子?吃啊!”

  “哦!”

  吃完東西,凌晨就跑了,回家換衣服去了。等她收拾好了,給吳燁發消息的時候,吳燁都看了好久小說了。

  背著小包,吳燁檢查了一下包里的東西,居然發現了身份證也在包里。

  拿出來,吳燁拍了拍身份證:“以后不許自作主張!下不為例!”

  鬼使神差的,他還是帶上了身份證,雖然是身份證非要一起去。

  大概明知道不可能,還賊心不死的抱著…萬一。

  姐姐那可能給他這種機會!除非姐姐傻了,她可是機智的一匹。

  關上門,吳燁在電梯口等凌晨,門打開的時候,凌晨出來,吳某人被晃到眼睛了。

  漂亮的女生,其實穿什么都好看,這是廢話。

  像凌晨這種女生,本來就漂亮的不行,衣服只是加分項而已。不同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表現的氣質會有變化而已。

  今天的凌晨,穿著一身白,和吳燁差不多,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看起來和情侶裝一樣。

  要想俏,一身孝,其實就是白,凌晨今天就很俏。

  俏麗。

  微微寬松的白色襯衫款式,一條白的齊膝短裙,一雙平底涼鞋,自然而然的給人一種很清新的感覺。

  美如畫。

  吳燁覺得很好看,就是腦子里組織不起來什么好話,只有一個美字無限放大。

  吳燁第一次看到凌晨這個風格,多大時候她都是睡衣,運動裝,工作裝。

  “傻啦?趕緊按電梯啊!”凌晨拍了拍他。

  吳燁點點頭,才反應過來,這姑娘真迷人,他直接被迷住了。

  有個朋友,叫小腿,它簡直白的過分,還光滑。滑,不止是老肩啊!

  明明就是一身素顏,吳燁這個門外漢,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來她沒有化妝,但是就是美的不行。

  真的是不講道理啊!

  兩人進電梯,他們進去的時候,樓道里有一個人影,很疑惑的看了他們一眼。

  “可能是看錯了!”那道影子自言自語一句,然后關門進屋。

  電梯里。

  “姐姐,你是不是對自己的漂亮沒有什么概念?”吳燁看了看凌晨,問她。

  凌晨揶揄的看著他:“你不是臉盲嗎?”

  吳燁說自己臉盲的時候,凌晨就有所懷疑,后來打消了,再后來又懷疑。

  現在她可以確定了,吳燁不是臉盲,只是吹牛而已。

  “我確實是臉盲啊!間歇性的!”吳燁回答:“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間歇性的?

  這話可太假了,凌晨是不相信的,主要是弟娃兒的套路太多了,臉盲這種理由都想出來了。

  凌晨剛準備回答,電梯來了。

  電梯門口,王哥兩口子手挽手走進來。王哥還好,王嫂很驚訝的看著吳燁和凌晨。

  “你們這是?”

  兩人一身類似情侶裝的衣服,把她震驚得不輕。

  “今天有個會議!”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又異口同聲補充:“我們公司互相有合作!”

  王嫂:“……”

  還真默契啊!

  她感覺挺遺憾的,小燁和凌晨挺般配的,就是可惜了,凌晨有男朋友了。

  其實她覺得吳燁挺好的,條件好,性格好,長的好。嫂子沒有老公的話,都會眼饞。

  “你倆這打扮,看著不像去工作,看著倒像是出去約會似的!”王哥哈哈笑。

  凌晨,吳燁:“……”

  正確答桉了!

  “你別亂說,人家小凌有男朋友的,不要亂猜。”王嫂拍了拍自己老公,讓他不要亂說。

  王嫂先排除了正確答桉,王哥還不好意思的和凌晨道歉。

  凌晨搖搖頭:“沒事的嫂子,我已經分手了!”

  王嫂:???

  上次問過以后,這才幾天時間?就已經分手了?

  甩貨都不敢這么甩。

  王嫂現在很懷疑,自己專業的眼光,是不是出現了問題。

  難道她看人看錯了,凌晨不是個乖乖女兒,而是個女海王?

  王嫂隱晦的的看了一眼吳燁,暗道吳燁需要警惕。

  吳燁被她看的莫名其妙,有點不明所以,她那個眼神很奇怪。

  “感情不合的話,也不能委屈自己,年輕總有合適的緣分在等著。”王嫂半天才說了一句。

  凌晨只是笑了笑。

  還能說什么?要不是吳燁,她至于這樣說?

  出地下停車場,王哥和王嫂去開車,凌晨坐上吳燁車子,兩人招呼一聲就離開了。

  大G開走,王哥看了看自己媳婦兒,然后說道:

  “我就跟你說的吧!別看人家騎自行車,搞不好哪一天開豪車了,真被我說中了。”

  “人家不是沒有,只是健康環保!”

  上次吳燁騎自行車,王嫂還說他節儉,轉眼吳燁就開大G了。

  其實吳燁那時候是真窮,身上就幾萬塊錢,人生低谷期。

  王哥摸了摸自己的小沃沃,大G他是羨慕不來,以后有孩子了,他的壓力更大了。

  有些東西,叫做出生沒有的,這輩子就沒有了,只有少部分人,能突破這個限制。

  他不是,柴米油鹽就已經壓的他喘不過氣了,其他的不敢想。

  “魔都有錢人那么多,管人家開什么,我們過好自己就行了。”王嫂坐進副駕駛:“就是沒想到,那姑娘就分手了。”

  “我感覺是因為小燁,他們好像有點感情!”王哥猜測。

  王嫂詫異,因為吳燁?

  吳燁挖人家墻腳了?

  “你這意思,小燁把人家綠了?”王嫂驚訝,感慨貴圈真亂。

  王哥啟動車子,搖搖頭,他只是瞎猜的,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兩人關系肯定不一般。

  看表情和眼神就知道,具體是什么,他不知道。

  他們兩口子還在猜具體情況的時候,吳燁和凌晨在車上。

  “你居然說分手了!”吳燁說道。

  凌晨拿著水,嘆氣。

  上次她和王嫂說有對象,還是因為吳燁先和王嫂造謠,說她有對象的,不然何至于此?

  “還不是你先說的,我才沒辦法只能那樣說,今天還得圓謊。”凌晨嘆氣:“我一個黃花大閨女,活生生變成了渣女人設。”

  吳燁撓撓頭,上次是沒辦法,他要是不那說,王嫂肯定有想法了。

  “上次王嫂說,他表弟沒有女朋友,問你有沒有男朋友,我肯定說有啊!”吳燁回答。

  王嫂那個想法是不對滴!明明是他先來的,他還沒有淘汰呢!

  “為什么?”

  “因為志在必得,不容有失!”吳燁回答。

  必拿下。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

  這話說的,自己就好像是百分之百要被追到手了,已經不允許有其他外部因素和意外情況出現了。

  咋?領地標記了?

  德行!

  “到時候鎩羽而歸,可別淚泗橫流!”凌晨回答。

  “不會,我勢在必得!”吳燁專心的開著車,順便說了一句。

  “就怕你緣木求魚!”

  吳燁笑了笑:“勝券在握,十拿九穩。”

  “大海撈針,心灰意冷。”

  凌晨和他玩起了近反義詞,吳燁最終還是因為看書多,技高一籌,凌晨棋差一著。

  車往城市邊緣開去,第一個地方,就是被凌晨改掉的行程,讓吳燁詫異的不行的地方。

  女人吧!

  有時候思維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心靈雞湯,還是喝了心靈毒雞湯,總之凌晨的想法很奇怪。

  吳燁看著馬路邊,寫著XX墓園的路牌,感覺自己有些裂開。

  “你確定我們去這里?約會去這種地方,會感覺很奇怪吧?”吳燁說道。

  他還是沒有習慣,還以為她開玩笑的,突然之間去聽演唱會,就變成了現在這個行程。

  她改的時候,還振振有詞:人生應該多一些厚重。

  吳燁當時無力吐槽。

  “比起花前月下的浪漫,我覺得生老病死的陪伴更難的!”凌晨回答。

  吳燁沉默,然后點點頭。

  “我居然無言以對。”吳燁開著車,轉到標志著火葬場的小路上。

  一路還有不少車隊,路上隨處可見白花,還有車上哀傷的人。

  凌晨靜靜的看著,吳燁這次是真的沉默了,他有生之年都沒想過,約會被約會對象帶來火葬場約會。

  約鬼呢!

  兩人一路開著車到了火葬場,巨大的停車場,居然停滿了車,吳燁很震撼,也很復雜。

  凌晨拍了拍他,兩人一起去了火葬場門口,吳燁看著冰棺拉下來,手推車推進去,最后…痛哭流涕的男人或者女人抱著小盒子出來。

  “以后某一天,我們也會這樣!”凌晨說道。

  吳燁才22歲,凌晨才24歲,吳燁不知道該作何回答,他年輕的生命里,很多東西很淺薄。

  沒有那么多厚重,因爲厚重都是有代價的。

  看了好久好久,兩人才離開,凌晨帶著他去了醫院。

  在哪里,吳燁見到了孩子剛出生的時候,年輕的父親臉上那種,喜極而泣和肢體上的激動到不能自己。

  也看到了病房里病痛呻吟的老人,兩極對比,讓吳燁分不清自己應該替人家高興,還是替人家感到難過。

  畢竟,這是間隔不到三分鐘的兩個畫面。

  凌晨的另一面,吳燁才了解到,今天的事情,讓他覺得自己對凌晨了解很少。

  就像是突然之間,就不了解她了。

  和她一起走出醫院大門,吳燁覺得自己和不想再去火葬場一樣,也不想再來醫院。

  因為除了新生,這里更多的都是病痛和死亡。

  “我來開車,還有最后一個地方。”凌晨說道。

  吳燁把車鑰匙遞給她,然后凌晨開著車,吳燁一路沉默著。

  最后,車停在一家福利院門口,凌晨在路上就買了很多東西,然后捐給了福利院,工作人員還帶他們參觀了福利院。

  哪里,吳燁見到了很多很多,讓他心酸的孩子。

  在哪里,吳燁哭了。

  一直到下午,吳燁都沒有發現自己餓了,還是凌晨帶他去吃的飯。

  凌晨點了簡單的菜,吳燁一直在思考,他現在才對生老病死有了了解。

  以前,他了解的東西,只是紙面上,字面上,銀幕上的,不是眼睜睜,耳朵清晰感受到的真實場景。

  今天是。

  “花前月下的浪漫,比不過生老病死的陪伴,弟娃兒,你現在懂這個意思了沒得?”

  吳燁聽到她的話,抬頭看了看凌晨,他感覺這一刻,自己好像更接近她,又好像更遙遠了。

  “姐姐,你以后一定是個賢妻!”

  “低調低調!”凌晨笑著回答。

  ------題外話------

  欠更:40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