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83 只要不開房都行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家里,凌晨和吳燁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氣氛就凝固在吳燁說出那句話以后。

  能不能請你和我約會…吳燁這個話直接,把凌晨問宕機了。

  吳燁問完以后,凌晨直接愣住了,腦子里反復都是那句話……愿不愿意約會,愿不愿意約會?

  她多少習慣了被撩,還沒有習慣這種表白式的問題。

  呆呆的看著吳燁,前一秒的思維和后一秒的思維,有點混了。不應該是有個事情需要你幫幫我嗎?

  為什么是愿不愿意一起約會?

  都準備好了,只要吳燁開口,就幫他來著,但是她沒想到吳燁說的是這個話。

  約會?

  是那種有親親的嘛?是那種拉拉手,抱抱的?

  這約會正經嗎?

  吳燁看她待愣愣的樣子,就知道問的有點突然了,她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也不催她,吳燁等她消化一下內容。

  他完全不知道,凌晨腦子里已經構思出來一部微電影了。

  凌晨不知道受什么影響,下意識的就想到了約會是那種手拉手,你喂我一口吃的,喂你一口吃的。

  然后再找個私密性好的地方,悄悄的啃,然后就是兩人看著某某酒店的門頭。

  最后一定是住在一間房,然后某人就在禽獸和禽獸不如里,選擇了禽獸不如。

  思想會影響表情,凌晨不光是表情奇怪,連臉紅都越來越明顯,桃花韻染紅了臉頰。

  這是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吳燁默默的考了著,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臉紅成這樣?姐姐腦子里的東西,得多不可思議,不可描述?

  吳燁忍不住笑了笑。

  “你等我捋捋啊!”凌晨緩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剛才問我什么來著?”

  她又下意識的想多了,該死的,害人不淺。緩過來以后,把腦子里的想法都丟出去。

  凌晨笑瞇瞇的看著他,吳燁總感覺她眼睛里,那種狡黠又溢出來了。

  微微瞇著眼睛,似笑非笑,表情透著語言一般:你原來是這樣的弟娃兒!

  “我是想問一下,能不能請你和我約會!”吳燁回答。

  聽到這個話,凌晨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表情可愛極了。

  她們公司有很多櫻國漫畫家的,也只有櫻國人才喜歡說這種話。雖然她也覺得,聽起來蠻不錯的。

  毫無疑問,也上頭!

  “我是說再往上一句!”凌晨搖搖頭,不是這句話。

  吳燁想了想:“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

  凌晨回答:“我不答應。”

  輪到吳燁愣住了,感覺自己被套路了,而且被套路的同時,還被拒絕了。

  突然有點失落,大概是因為拒絕,雖然選擇本就應該是她自己做,答應拒絕都是她的權利。

  聽到拒絕,還是讓吳燁失落。

  期望和結果差別挺大的,原本開心的心情,一落千丈,從山頂跌到谷底。

  還不是那種讓人開心的谷底。

  注意到吳燁失落的表情,雖然只有一瞬間,凌晨還是捕捉到了,然后吳燁就把失落掩蓋過去。

  弟娃兒啊,真的很會裝!

  擅偷襲者,原來也會怕偷襲,吳燁這些表現,凌晨都看在眼里,內心一陣偷笑。

  吳燁一直套路她,總算是讓她套路了一次。

  雖然失望了,雖然不開心,但是弟娃倔強,弟娃不說。

  嘿嘿嘿!凌晨差點沒有忍住笑出來。

  “真的,我都替你感到遺憾,你錯了和帥哥約會的機會。”

  有點敗犬的意思,還強裝一波。

  確實是有點失落,但是不至于垂頭喪氣,一次不行就再找機會就是了。

  時間多,機會也不少,說這個話之前,他就抱著可能沒戲的打算了。做最壞的打算,期待最好的結果,盡最大的努力。

  “遺憾沒辦法!”凌晨點點頭,一臉確實如此的樣子:“主要是明天要工作嘛!”

  凌晨還在和他飆戲。

  思維轉過彎了,意識到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種約會以后,凌晨就不怕了。

  姐姐怕的東西很多,但是絕對不包括正經。

  不正經的話…弟娃兒應該不敢。

  “姐姐忙的話,那就改天!”吳燁看著她,一臉期待的表情。

  今天不行就明天,明天不行就后天,反正早晚都要約會,你可以中午忙。

  這個星期都可以,反正還有三天意識到自己可能被套路了,吳燁迅速反應過來,重新布置心情。

  表情里,有兩分忐忑,五分期待,還有三分強行壓住情緒的澹定。

  扇形圖表情。

  凌晨忍不住笑,弟弟反應很快嘛!居然這么快就反過來了!

  還改天,就是先要個態度唄。

  凌晨從來都不是漁業養殖戶,她最大的夢想,不是養很多魚,而是養一只昆…哦…鯤。

  所以,發現自己的想法其實也是饞弟弟的嘛,她給吳燁的反饋一直都是正面的。

  感情這種東西,是兩個人的事。

  約會這種事情,其實姐姐也很期待的,只是姐姐矜持,繃的住而已。

  不要高估姐姐的定力。

  幽默,帥氣,會做飯,會撩人,體貼入微,還有腹肌的弟娃兒,姐姐也是流口水的。

  得矜持,的繃住,得吸引!女孩子不能隨隨便便嘛!

  “明天加班…不過…我后天好像有時間。”凌晨回答。

  吳燁眼睛一亮,滿血復活。

  答桉來了。

  “姐姐,你可以把好像兩個字去掉!”吳燁得寸進尺。

  凌晨笑了笑:“這樣啊,姐姐賣你個面子。”

  吳燁笑容燦爛的不行,凌晨感覺好晃眼,那種發自內心的開心笑容,純真的醉人。

  好像她做了一件拯救星球的好事情似的。男人的快樂,真簡單啊。

  測過身子,吳燁伸出一只拳頭,只伸出小拇指,認真的說道:“來,拉勾!”

  凌晨:“……”

  你幼不幼稚?你還是小孩子嘛?

  不過看到吳燁臉上,那種需要一個承諾的迫切感,還有那種不能騙人的沒底氣,凌晨還是伸出小拇指。

  格局小啦!

  姐姐發現你很不自信啊!

  “拉勾!說話不算數的人是小狗。”凌晨回答道。

  感覺自己也是個幼稚鬼,不知道被吳燁傳染的還是什么情況,不知不覺,就和他同步了。

  開始做傻事。

  果然,沙凋和煞筆是一樣的,都擅長把對方拉到同一個水平線,然后發揮豐富的經驗。

  以后在一起怎么得了?一個家庭,真的容得下兩只沙凋?

  凌晨有點憂慮未來。

  “那就后天,為了充分發揚公平公正,男女平等的原則,做什么大家一起商量!”

  聽到這個話,凌晨直翻白眼。不出意外的話,吳燁根本沒有想好約會流程,或者是想套路自己的話。

  大概率,是沒有想好約會流程。

  偏偏這個位置,也是凌總裁的知識盲區,這個…她也不專業啊!

  平時就是和閨蜜一起出去吃吃飯,美美容,看看電影,商場熘達熘達,然后咖啡館偷網。

  她自己的話,愛好就是戶外,問題是這也不合適約會啊!

  拉吳燁去逛街?去打擂臺?短期旅游好像也不行,他她最近哪有時間?

  別人約會都是干什么?干她剛才想的那些事情。

  啃,寧啃。

  牽牽,抱抱,無處安放的小手手?

  那肯定是不行,還沒有到那種關系,確定關系以后還差不多。現在只能偶爾松線,讓他吃點奶糖。

  “我想不到,要不看電影吧!最近有個恐子上映了!”凌晨說道。

  要是數最想去玩的,就是看這個電影了,她貴乏的不行的經驗,就只能想到這個了。

  其他的其實都無所謂,只要不是開房。

  “恐怖片?”

  凌晨點點頭,不然呢?

  誰看愛情片那種東西?有什么好看的,恐怖片才有意思,YYDS。

  “恐怖片你怕?”凌晨先問了一下,免得他出洋相。

  吳燁腦子里,是自己瑟瑟發抖抱著凌晨,或者被凌晨抱著的畫面。

  怕不正好?

  干了!

  吳燁立馬搖搖頭,裝的很小意思的樣子:

  “怕?我就不知道什么叫怕,除了以后可能怕老婆,這輩子就沒有怕過什么,你知不知道,以前人家都叫我大膽哥!”

  男人,最不怕的就是吹牛逼。

  注意到他表情變化,凌晨彷佛看到了,吳燁上次說自己能吃辣的樣子,一樣的信誓旦旦,一樣的菜的摳腳。

  有了辣椒嘴事件以后,凌晨不敢太相信他的話。

  主要是一生要強的弟娃兒,在她面前,硬的很。

  萬一吳燁在電影院里,被嚇得哇哇叫…她怎么辦?

  估計澀死了!

  “真不怕?很多人都怕的,你也怕不丟人的!我們看其他的就是了!”凌晨說道。

  她可以遷就吳燁的,很多事情都可以看得出來,她其實會理解人。

  現在還不是她男朋友,吳燁肯定不知道,凌晨的男朋友,她準備寵著。

  不看恐怖片?吳燁怎么可能答應,他又不是為了看恐怖片,完全是奔著姐姐溫暖的懷抱去的。

  恐怖片也無法阻止他,對姐妹懷抱的向往,這一波,必須去。

  “不用擔心,你嚇到的話,我會安慰你的。”吳燁回答。

  凌晨挑眉。

  這么囂張的嘛?比自己膽子還大的,凌晨可沒有見過幾個。

  她是一個人都敢在荒郊野外露營那種,哪怕旁邊還有墳堆,都不影響她睡覺。

  “你這么自信,那行吧,后天晚上去嗎?”凌晨問他。

  如果晚上去,那就白天上班,如果白天去,那就翹班。

  吳燁想了想,白天好像也有空余時間,如果白天去的話,可以多玩一點時間。

  主要是白天去的話,說不定能能碰到更多的機會,然后…嘿嘿嘿。

  不放過任何的可能性,搞不好就是可能性。

  “我們白天去唄!”吳燁和她說了一下大概的草擬計劃。

  吳燁的草擬計劃。

  凌晨總覺得奇奇怪怪的:

  “為什么感覺很奇怪?約會居然是先商量好?不應該是很驚喜那種嗎?”

  別人的約會,應該不是這樣的吧?好像男生安排好,女生聽安排。在吳燁這里,居然是商量著來。

  商量這種事情,還是這輩子頭一次,和吳燁接觸,她已經破了很多東西了。

  “我就是怕你不喜歡啊!直接商量好,玩你喜歡的,這樣你也能更開心,而且我沒經驗,怕挑不到合適的。”吳燁回答。

  凌晨:“……”

  以為弟弟是王者,結果弟弟是青銅。兩人和開會似的,商量去哪里約會。

  經驗這種東西,吳燁沒有,凌晨也沒有。

  凌晨一樣沒有經驗,都是道聽途說,不過她覺得去哪里都可以。

  就算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辦,宅在家看電視劇也沒問題,她對約會的要求,其實低的很。

  吳燁和她恰恰相反,希望給她一個很好的約會,能盡善盡美最好。

  兩個沒有經驗的人,就在互相討論后天,一整天玩什么,應該去那些地方。

  吳燁認真,凌晨也認真起來,這是一副很別致的畫面,一直到討論出來一個大家都滿意的流程,才作罷。

  “這樣確定下來吧!”凌晨說道。

  吃喝玩樂都有了,其實約會也就是這些事情,她看來,在家吃飯,和約會沒什么區別。

  還有每天早上晨練的時候,也是約會,她對約會的定義就是兩個人在一起玩,不管玩什么!

  正經叫約會,不正經叫約炮。

  “行,后天早上就出發!”吳燁點點頭,人生第一次約會計劃,就這樣確定好了。

  鈴鈴鈴…

  吳燁看著視頻電話,轉頭看了看凌晨,凌晨在吃瓜子,是她喜歡的焦糖味兒。

  吳燁準備的小零食,都是她喜歡吃的,為什么說弟娃兒貼心,就是這個原因。

  “你接你的啊!看我干嘛?”凌晨把瓜子皮丟進垃圾桶里:“難道小仙女打的?不方便接?”

  吳燁搖搖頭,不是小仙女,而是王母娘娘打的,比小仙女可怕多了。

  點開電話,吳燁揮揮手:“晚上好,媽!”

  凌晨:???

  什么?未來婆婆打的電話?

  聽到吳燁喊媽,凌晨立馬就丟開瓜子,不動聲色的整理了一下衣領,然后拿出黑屏的手機,看了看自己的形象。

  還好,不邋遢,形象過關。

  挪到吳燁旁邊一點,她想了解一下吳燁媽媽說話風格,然后看能不能了解一下她這個人。

  凌晨動力了小心思,吳燁注意到了,表情有些奇怪。

  “你表情怎么怪怪的?現在吃飯了沒有?”吳太太那邊,不知道凌晨在,只是關心的問了吳燁一句。

  例行關心,她打電話,都是生怕吳燁在外面給餓著了,穿不好,工作累,當然,還有女朋友。

  吳燁笑了笑,回答道:“已經吃過了,平時不也是這樣和您聊天嘛,那里有什么怪怪的。”

  吳燁斜著坐,把攝像頭對著自己,盡量不暴露凌晨在,還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自然一些。

  果然,吳太太沒有看出什么:“攝像頭調一下,我看看你的狗窩亂不亂,別離開家就不愛衛生。”

  吳燁答應一聲,看了看凌晨,凌晨躲起來。

  她很疑惑,以后自己會不會這樣,也關心孩子家里亂不亂。

  為什么媽媽打電話,都要搞這一套,究竟對孩子多不放心?她媽媽也是這樣。

  凌晨躲好了,吳燁才打開后攝像頭,讓她看了一圈,吳太太滿意的點點頭:

  “挺干凈的,男孩子也要注意衛生,不能懶,臟衣服記得洗,要注意形象。”

  吳燁聽著,只是點頭,現在并不會覺得她嘮叨。

  “上次你說喜歡的那個姑娘呢?現在什么情況了?”吳太太說到今天的重點。

  打電話,就是問一下情況,她怕人家拒絕了,吳燁還執迷不悟。

  喜歡有反饋,對人家好,那是深情,沒有反饋還對人家好,那是傻。

  兒子第一次喜歡一個姑娘,吳太太難免擔心他的心理健康情況。

  吳燁臉紅,有一種當面被拆穿的感覺,老母親一句話,給他把底細透露的干干凈凈的。

  凌晨豎起耳朵,吳燁臉紅的表現來看,以她的智商很容易判斷,這個姑娘,應該不是別人。

  哦,說我呢!咦,喜歡哦!

  “啊!咱能不能聊點其他的?您干嘛總是關心這個!”吳燁注意到凌晨揶揄的目光,尷尬的回答了一句。

  凌晨一臉你被我逮到了的表情,吳燁尷尬感越發強烈。

  吳太太可不愿意,她就是要了解一下,不然怎么判斷,需不需要給吳燁介紹對象?

  “不關心這個?老娘去關心沙漠化?去關心海洋垃圾?去關心天氣變暖?”吳太太氣呼呼的問他。

  吳燁撓撓頭,看了一下憋笑的凌晨:“現在挺好的!”

  吳太太并沒有滿意:“老師沒教你要注意細節?那么籠統!你讓我猜謎呢?”

  凌晨:哈哈哈哈!阿姨可真有意思,也太會懟人了。

  “就是…挺好的吧,接觸挺多的,經常碰面。”吳燁籠統的回答了一句。

  吳太太:“……”

  感覺吳燁還在忽悠她:“我花流量就為了聽你說這個?我是問你有沒有把握你能追上人家。”

  吳燁干笑,凌晨在,他不知道怎么說,要是凌晨不在,他可以狂編亂造。

  現在這種情況,凌晨一臉壞笑,多尷尬啊!

  吳燁都像把攝像頭轉過去,讓老媽看看,人家姑娘就坐自己旁邊呢。

  “那什么,等我們確定關系了,再告訴您,您就別瞎操心了,現在挺好的。”吳燁回答。

  這個電話,整的他難受極了。

  吳太太看到的,是敷衍,并不是尷尬,一個電話,他什么都沒有說,就含湖其辭的應付。

  難道…被拒絕了,學壞了?

  “你這幅做賊心虛的表現,不會是腳踏兩只船了吧?”吳太太皺眉。

  凌晨差點沒有笑出來,因為自己在這里,吳燁說話確實有點含湖其辭的。

  吳燁媽媽想岔了。

  “沒有,絕對沒有,怎么可能,您別亂說,我只喜歡一個!”吳燁立馬保證。

  “不要太脆弱啊,萬一人家拒絕你,也不要死纏爛打的,要有點風度和涵養。”

  吳燁點頭答應。

  吳太太對他很沒有信心,總覺得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一樣,可能性很低。

  人家白天鵝都沒有拒絕,只是凌晨在這里,吳燁沒有說而已。

  吳太太還警告他不要學洛白,吳燁點頭答應,他也學不來洛白。

  “明天你爸要忙工作,后天回家吃飯!”吳太太通知他。

  吳燁一愣,凌晨也一愣,然后看著吳燁。

  吳燁這個時候肯定不能掉鏈子,好不容易才約到她:“后天可能不行!”

  后天約會,不能回家,顧一頭就沒辦法顧另一頭。估計晚上回來都晚了,晚上也沒辦法回去。

  “不回來也可以,先告訴我為什么!”吳太太問他。

  吳太太覺得他應該是忙工作,想著回不去就算了,孩子有自己的事業,也不是每天都有時間。

  那時候老吳還不是早出晚歸,她是可以理解的,吳太太一直都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吳燁回答:“我要約會!”

  “什么玩意兒?”吳太太不可置信。

  她這個表情,吳燁無奈的笑了笑,重復了一句,吐字很清晰。

  “你媽很像老年癡呆嗎?這種理由我會相信?有些理由,不是你二十多年沒有用過,它就是真的!”

  “噗嗤…”凌晨忍不住笑出來,立馬捂住嘴,主要是這媽媽和自己的媽差不多啊,都是那么損。

  以前凌晨被老媽說的時候,都是人家朋友笑話她,現在她發現,確實是挺好笑的。

  “我怎么聽到你那里,有女孩子的聲音?”

  吳燁連忙說道:“是電視的聲音。”

  凌晨急忙把電視打開,配合相當默契,吳燁讓老媽看了看電視機,她才打消疑慮。

  “和誰約會?”吳太太關注到了重點問題:“上次你說的那個姑娘?”

  吳燁臉通紅。

  凌晨在旁邊聽的一清二楚,可給她樂壞了。

  好家伙,還會去和家里說了,她現在可誰都沒有說。

  吳燁晃了晃手機:“信號不太好!媽!喂,喂,你聽到得到嗎?”

  吳太太眼神逐漸危險。

  硬著頭皮,吳燁轉移話題,然后又和吳太太說了不少時間。

  被吳太太嘮叨了半天,讓他早點把對象落實好,不要辜負全家人的期望。

  總算是掛了電話,吳燁才送了一口氣,今天這個電話,打的也太巧了一些。

  他都快尷尬爆炸了。

  “被催了?給你介紹了多少對象?”凌晨問他。

  她很少被催婚的,家里也沒有給她介紹對象,只是偶爾有些人,讓她很煩。

  吳燁看了看她:“不要惡意猜想,容易破壞婆媳關系。”

  凌晨打他,她現在連吳燁的女朋友都不是,怎么可能有什么婆媳關系。

  吳燁還在家里說,有喜歡的姑娘了,她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動出現在吳燁家人的視線里。

  “沒有幾個,就是上次田覓一個,其他的我都推了,我不喜歡朝三暮四,遇到了喜歡的,就不會分心。”吳燁回答。

他就相親過一次,還好失敗了,不然也不會遇到凌晨,緣分這種東西,很奇妙  他一直覺得堅定自己的想法,是沒有錯的,一生太長,沒有一個喜歡的人一起闖關,會很沒期望。

  “說的比唱的好聽,阿姨都擔心你腳踏兩只船!誰知道你是啥情況。”

  吳燁好冤枉,他連一只船都沒有,何來腳踏兩只船,而且像他這種好男人,怎么可能會有這種想法?

  “你可以永遠相信我…家里只有一艘航空母艦。”吳燁挑眉。

  凌晨眨眨眼睛,假裝勉強相信他的樣子,一艘就夠了,挺好的。

  “阿姨說的那個姑娘是誰啊?”凌晨漫不經心的問他。

  吳燁覺得這種問題,就是明知故問,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凌晨就是故意的,想看他怎么回答。

  有些答桉,在女生那里,她們明明就知道,但是卻想聽。

  明知故問,女生的一種行為習慣。

  “我這么和你說吧,我看到她的第一眼,不光是想好了我們的孩子叫什么名字,我還想好了以后我們埋在那里。”這是吳燁的回答。

  凌晨鬧了個大紅臉。

  “在澀會上工作久了,或者經歷多了,人就開始喪失喜歡這個能力了,我想…趁我現在能感受到喜歡,好好的認真的喜歡一個人。”吳燁認真的說了一句。

  內心小鹿有些控制不住的凌晨,只是拿著水杯喝水,掩飾了一下上頭的臉紅。

  有些人,有些事,初一開始就不是意外,而是天注定,或者有目的的安排。

  她遇到了蜘蛛俠。

  “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凌晨感覺自己今天,需要消化的已經夠多了。

  回家去慢慢想,慢慢捋。

  “明天要一起晨練嗎?”吳燁沒有立刻起身,而是問她了一個問題。

  凌晨搖搖頭,明天去公司加班,不然后天哪來的時間玩一整天?公司很多事情,她不在就搞不定。

  “估計不行,如果要去的話,我給你打電話!”凌晨說完,就準備回去了。

  她剛好打開門的時候,洛白就在門口,舉著手準備敲門。

  洛白還沒有敲門,門就打開了,洛白看著門口的凌晨,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吳燁居然金屋藏嬌?好像是畫里的那個大美女。

  他聊過人生理想的姑娘,比吳燁見過的多,但是無一人,能比的上這個女生。

  不過很高冷啊,涼颼颼的。

  “咦,你怎么來了?”吳燁站在凌晨身后,問了一句。

  洛白:“……”

  給凌晨介紹了一下洛白,又給洛白說了一下凌晨的情況,洛白伸出手準備握個手。

  吳燁接過來的,凌晨只是微笑,沒動。

  “你先回家吧!記得早點休息。”吳燁和凌晨說道。

  凌晨笑著點點頭,只是簡單的打了個招呼,回家去了,她對其他人和對。吳燁的態度完全不一樣。

  還以為高冷,高冷個錘子,被吳燁捂熱了吧?

  洛白還發現她,居然就住在吳燁隔壁,當真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

  都發展到了這么晚還在吳燁家,關系肯定不一般了。

  吳燁也是陰悄悄的,找不到就就找不到,找就找這種大美人,還藏著掖著,深怕人知道了。

  洛白進屋以后,看了看廚房:“請問,我能吃個剩飯嗎?”

  明明樓下就有吃的,自己點外賣也不是不行,他就非要來蹭飯,現在都只有冷菜冷飯了。

  “給你炒個飯吧!對付一下。”吳燁回答。雖然天氣熱了,也不好讓洛白吃冷飯。

  “炒飯就行啊,比起來為兄弟兩肋插刀,為了老婆插兄弟兩刀,有的吃已經很好了。”

  吳燁不搭理他,簡單的炒了個飯,洛白看著敷衍了事的炒飯,再看看低著頭,拿著手機時不時傻笑一下的吳燁。

  掐指一算,F4已經淪陷了第一個了。

  以前不算,吳燁是第一個淪陷在愛情里的,接下來,不出意外就是寧財神。

  最近顏潸潸的攻勢很兇勐,寧財神直呼扛不住,以前一只手能拿下的,現在據說兩只手都堪堪。

  反正寧財神的前女友,有點不拿下他誓不罷休的意思,吃瓜白最近一直在吃瓜。

  沒想到,吳燁也是不聲不響就干了個大事情。那姑娘顏值身材,真的沒得挑。

  吳燁還在和凌晨發消息聊天。

  那個就是阿姨說的洛白?你可別學壞了,晚上有暴雨,可不合適出門。凌晨發消息給他。

  暗示很清楚了,吳燁懂,姐姐不放心嘛。

  吳燁秒回就在家,不出去,放心吧!

  凌晨才發了個OK的表情包,結束聊天,吳燁看了看洛白,洛白也在盯著他。

  “她是不是說我話壞了?”

  吳燁搖搖頭:“我媳婦兒說,你蟀!”

  媳婦兒了就已經,反正稱呼永遠優先于關系之前。

  “真的這樣說的?你們家這妹子有眼光啊!”

  吳燁點點頭:“對,說你蟀的很!”

  因為一句蟀,洛白吃完飯以后,還哼著歌,去把碗洗了。

  等他弄好,八爺也回來,吳燁把它丟進籠子里,已經認命八哥,都不叫了。

  大概是有些事情,既然沒辦法反抗,那就只能習慣。洛白逗著八爺,被八爺噴了一頓。

  “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說,不要吞吞吐吐的,沒吃飽的話,再給你下面吃!”吳燁說道。

  白天釣魚還好好的,現在有點不對勁,吳燁感覺他有事情。

  洛白嘆氣:“找你借點錢,我剛才算了一下,我這里可能不太夠,還有一點缺口。”

  剛才他在家算賬,按照他的要求來打造酒吧的話,他手里的錢,就不夠了。

  裝修,家具,酒水,人員,設備,亂七八糟的,一大堆東西,不是一點點錢就可以解決的。

  本來是夠的,他想弄的好一些,就有點超預算了,還要留下一部分運營資金。

  總不可能為了省錢,每天去找房東妹妹聊人生。

  “發個消息不就行了?”吳燁差異,這點事情還要上門來一趟,不是多此一舉嗎?

  他從家里出來的時候,還不是大家你一份,我一份,把房子車子票子給他解決了。

  洛白二話沒說,就把房子打掃干凈,把鑰匙給他了。

  “主要是蹭飯,錢是小問題。”洛白回答:“結果沒成想你在幽會。”

  “約會!”

  “私會!”洛白說道:“沒什么區別。”

  吳燁不和他聊這個,他是正經的追姑娘,準備拿長期鐵飯碗,和洛白那種臨時工不一樣。

  “你還差多少?”吳燁問他。

  洛白想了想:“大概一百,你有沒有那么多?沒有的話我問一下財神。”

  他不想吳燁為難,公司肯定還要花錢,他也得有錢在身上才行。

  吳燁知道他的意思:“公司那邊花不了什么錢,一直在賺錢,卡號給我,我直接轉你卡上。”

  洛白拿出銀行卡遞給他,吳燁都這樣說了,就不會騙他,打腫臉充胖子的事情,大家都不會干。

  真要是沒有,就幾個人湊一湊,不會透支一個人。

  吳燁把錢轉過去以后,把卡還給他,一百萬,對于吳燁現在來說,灑灑水而已。

  “燁哥大恩大德,小弟無以為報,要不去洗好等你?”把卡收好,洛白還在開玩笑。

  吳燁直接沒有搭理他。

  “上次財神說的那個白富美,是不是也住這里?”洛白問他。

  吳燁指了指隔壁。

  “被我得罪了,看到我和看到空氣似的,體驗了一把富家小姐的蔑視。”吳燁回答。

  田甜和吳燁現在不對路,田甜對他怨念很大,吳燁覺得以后要是她知道凌晨和自己在一起,估計更煩自己。

  吳燁從來不喜歡得罪人,但是也不怕得罪人,女生的想法他猜不透,也不想去猜。

  洛白:???

  “因愛生恨?”洛白好奇。

  吳燁搖搖頭,鬼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以為他是個渣男?

  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無所謂了,朋友都沒得做,不過吳燁還要追凌晨,沒有去考慮那么多。

  “不說這個了,有些人沒有緣分做朋友,還是各自安好最合適。”吳燁說道。

  洛白也不打聽了,看樣子大家也不是一路人,沒辦法做朋友。

  “我們這個圈子,鄙視鏈好像更嚴重,人家畢竟是家大業大,有點脾氣很正常。”洛白見過那種頂級的大少。

  普通點的人,和他們根本玩不到一塊,不是一個圈層的人,大家確實都混不到一塊去。

  就算是勉強進去了,人家也是鄙視你,洛白從來不擠破頭去高級圈子,他知道自己不高級。

  “也不是都這樣!還是看人來,有些人就有錢,人也很溫暖。”吳燁回答。

  洛白覺得吳燁很多東西想的很美好,看到的全是干凈的。

  應該沒有見過那種全員巴結一個人的場面,他可是見過很多次了。

  很惡心的,但是前赴后繼,惡心這種東西,好像很多人都難克制住。

  洛白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錢夠用,也輕松,還待在舒適區,不需要去巴結誰,不需要踩著尊嚴去求人。

  很多光鮮的背后,其實都是骯臟齷齪,人前顯貴,人后受罪。

  很多人真的是人后受罪!覺得收獲多于自己付出的代價,都能棄庭。

  “我和你不一樣,你看到的都是潔白的一面,我看到的都是黑黢黢的一面。”洛白嘆氣。

  他和吳燁最大的區別,就是這個,他見過的都是不干凈的,吳燁一眼望去,都是潔白無瑕的。

  “經歷不一樣,看到的自然不一樣,或許是我運氣好也不一定。”吳燁回答。

  洛白也覺得吳燁是運氣好,他是一個溫暖的人,相信愛,相信美好的東西。

  洛白不相信這些東西,他只有不大的面積,存放著這些東西,友情,家人等等。

  “我是那種自己什么都不是,還看不慣很多東西的人。”洛白點上煙,坐到吳燁對面。

  吳燁不喜歡二手煙。

  人生有憂愁,食支黃鶴樓。

  “很多人都是這樣,不只是你而已,看不慣,融入不了,厭惡的很,我爸說這些東西遲早要經歷。”吳燁想起老吳說的話。

  老吳很清楚,他們年輕人不喜歡什么,偏偏很多東西,與你喜歡無關。

  “我爸也是這樣說,他還說已經盡力了,這輩子只能做到這種程度了!讓我別垮的太快。”洛白忍不住笑起來。

  其實他沒自信,不知道能不能守住家業。

  他今天也算是上來找吳燁聊天的,一段時間,總要找吳燁到倒垃圾才輕松很多。

  有個傾訴對象,是很幸運的事情。

  “自信點!不就是幾個億的事情嘛,看把你嚇得!”吳燁寬慰他。

  洛白:??

  “你知道幾個億是多少錢嗎?你就敢吹這個牛?我跟你說,現在吹牛可都是要上稅的。”

  吳燁靠著沙發,看了看天花板,這波,他還真沒有吹牛。

  “你就一點壓力都沒有?”

  “我可能目標比你大!”

  “你的多大?”洛白問他。

  “一百個你想守住的目標。”吳燁回答。

  賺夠1000億,就是吳燁的目標了,他也覺得任重而富有,一個店一千萬,需要一萬家。

  當然不能這樣算,玩法很多,特別是店多了以后,就不是這樣操作了。

  “你們剛才喝假酒了?”洛白好奇。

  開了兩瓶果啤,吳燁給他倒了一杯:“當目標足夠大,現在眼前的東西就很小。”

  “能力不足以支撐夢想,夢想隨時會塌方。”洛白這樣理解。

  喝了口啤酒,吳燁指了指隔壁:“她們家的公司,叫漢娛。”

  洛白:“……”

  “嘖嘖,這么多年空軍,起竿就是條鯨魚。”

  漢娛啊!當真是千金小姐,難怪吳燁被刺激的不輕。

  只是有些東西,不是10100那么簡單!

  他還是忍住了勸吳燁的念頭,畢竟這應該是他深思熟慮的選擇。

  吳燁不傻。

  洛白覺得自己也該像他學習一下,起碼吳燁人有多大膽,地就可能有多大產。

  “我就想知道,你哪來的自信心?”洛白和他碰了個杯。

  吳燁笑了笑:“這個就是愛情!”

  洛白呸他。

  兩個小時以后,洛白才離開,吳燁給凌晨發完消息,又給蔚錦發了消息,問她情況怎么樣了。

  吳總,你想要個什么添頭?蔚錦發消息給他。

  ------題外話------

  ,訂閱。

  欠更:42

  作為歌壇冉冉升起的新星,卻突然穿越成了人類幼崽,溫言只覺得人生處處是驚喜。

  好不容易接受了孤兒的身份,他本想在.asxs.福利院里猥瑣發育個幾年,但他又意外撿到了一位美女總裁……

  嗯,平靜的生活從此就充滿了波瀾~

  主角:“突然被富婆領養了,她試圖用金錢腐蝕我,我該怎么有骨氣的接受呢?”

  軟飯硬喂也不太好,要不偶爾搞點文娛試試水!

  嗯,本書又名《換個角度看文娛》

  講的是一個互相成就的故事。

  第二卷開頭,主角就已經長大,請放心品嘗!

  么么噠!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