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80 男朋友待遇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大唐烤肉店里。

  吳燁正坐在前臺,充當收銀員,偶爾還充當一下服務員,給客人送點酒水。

  占了位置的吳燁,讓原本的收銀員小姐姐,現在在客串服務員,不過吳燁坐不穩這個位置,最后還是她的。

  背后的酒水柜里的酒水有空缺,他就開箱填上,缺什么東西,就補充好,剩下的時間就是閑著。

  坐在椅子上,吳燁完全融入了自己店老板的角色。

  不忙的時候,就拿著手機看,看看段子,磕著瓜子,喝著小飲料,別提多舒服。

速更!爺不能妹  在書評區留下留言以后,吳燁嘆氣,這個作者也太短小了,才一天寫一萬字。

  看看人家,雖然不好看,但是兩大管飽啊!要不是還有狗糧看,誰慣著你?

  沒有看了,吳燁拿著手機,在小群里發消息:

  無內鬼,來個車!!!

  連車都沒有,活著有什么意思?

  吳燁剛發完消息,就收到了一大堆的動圖,手機振動就沒有停過,簡直是:澀澀發抖。

  臉上掛著笑容,吳燁目光一直在手機上,兩個服務員從她旁邊路過,悄悄的看了他一眼。

  注意到吳燁這個老板臉上一片猥瑣,其中一個小姐姐小聲說道:

  “我打賭,老板在看小皇叔,輸了剃干凈!”

  另一個小姐姐看了看她,說道:“是不是都無所謂,剃不剃也無所謂,主要我想和老板一起,共同學習,共同成長。”

  “那整個學習小組吧!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聽到對方的話,先開口的小姐姐說道。

  “你好騷啊!”

  她感覺自己被震驚了,腦子里都是學習資料里的2v1。

  三頭兩日…真臉紅。

  “你還意思說我?你行李箱里好東西可不少。”另一個服務員小姐姐回答:“馬達嗡嗡的聲音其實挺大的。”

  “你說的你沒有一樣。”

  兩人互相傷害,繼續工作,面對客人的時候,她們又換成一臉微笑。

  完全看不出來,她們剛才還在討論不可描述話題,一本正經的,誰都想不到。

  我什么都沒有做!雙字以示清白。

  吳燁在群里回完一條消息以后,就看到走過的來的服務員,吳燁迅速收斂一下表情。

  手機翻面。

  不能讓員工覺得,他是個變態老板。

  “老板,三號桌要兩瓶鹿血酒!”年齡不算太大的女服務員提醒他。

  吳燁轉身拿了兩瓶酒,然后開始打單子,把單子和酒一起給她。

  “辛苦了!”

  “沒辦法,誰讓你給錢多!”她說完了以后,拿著酒給客人送去了。

  店里的服務員年齡都和他差不多,這些姑娘,很多都是早早出來工作的人。

  年齡不大,卻什么都學的差不多了,發現吳燁沒有那么嚴厲以后,偶爾還會和他開玩笑。

  一個黑臉,一個紅臉,馬東西就是那個紅臉,他訓人很毒舌。

  看著店里忙碌的服務員,吳燁坐在椅子上感慨萬分,還是當老板輕松,也不奇怪那么多人都想當老板了。

  輕松還賺錢,就是成本太大,一旦虧錢了,不少人短時間都沒辦法翻身。

  渴望成功,但是失敗的代價,很多人無法承受。

  偶爾吳燁也看看客人那邊的情況,如果有什么突發情況,他得第一時間處理。特別是那些喝多了的,就容易出問題。

  在店里面出什么問題,他們總有部分責任。這方面,吳燁還特別注意的強調過,遇到特殊情況,一定要第一時間處理。

  這幾天,吳燁準備守一下店,再過幾天,就全部交給馬東西了,他只會定時來對帳。

  他當個大掌柜,事情交給二掌柜辦,美滋滋。

  “老板,趙師傅讓我給您送的牛排。”又一個服務員小姐姐,把牛排放在前臺。

  趙可心在后廚忙的不可開交,可沒時間給吳燁送牛排,客人多,她們廚師工作壓力也大。

  “謝謝!”吳燁道謝。

  “老板客氣了!以后直接實際點。”她們膽子大的,都敢和吳燁開玩笑。

  這年頭的普通姑娘,也有一個老公改命的小想法。就和男生希望有個富婆,能看穿自己的倔強一樣。

  今天感覺有些餓了,就讓趙可心做了一份牛排,準備先填飽肚子。

  吳燁拿著刀叉切開牛肉,還是鮮嫩的紅色!牛排味道也很好,火候到位,不老不嫩,而且多汁。

  不過比起來,吳燁還是覺得小炒的牛肉更好吃,可能是習慣問題。

  趙可心的技術還是很好的,客人很少有不滿意的,能留住客人,她的功勞很大。

  吃完牛排,吳燁把盤子放好,會有阿姨推下去清洗。

  這些很累的崗位,吳燁都多給了點工資,特別是店里的保潔阿姨,洗碗阿姨這些。

  不能讓人家干臟活累活,還拿著微薄的工資。吳燁不是利他的人,但是也做不到完全利己。

  反正也不差這三瓜兩棗的,能理解的地方,就互相理解一下。

  剛準備繼續拿著聊天,看鐵咩。

  抬頭,吳燁就注意到幾個男人走進店里,一直在東張西望的找什么的樣子。

  吳燁感覺其中兩個人有些面熟,好像是在哪里見過,仔細想了想,突然想起來了。

  臥槽……這不是上次在酒吧,堵洛白的家伙嗎?

  “幾位,你們這是來吃東西,還是有什么問題?”吳燁從前臺走出來,問他們。

  應該不是找事的,如果吳燁猜得不錯,不出意外,他們應該是找人的。

  “是你?”

  一臉氣憤的男人看到吳燁,第一時間就認出他來,上次在酒吧,他就被吳燁用錢侮辱了。

  還看著吳燁帶著那個小白臉,囂張的揚長而去。

  吳燁點點頭,指了指店里:

  “我剛開的新店,看你這氣沖沖的樣子,你們應該不是來吃飯的吧?”

  “如果有什么問題,希望你們去外面解決!不要打擾我的客人,我只是個開店,希望你們理解理解!”

  吳燁有言在先,擔心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新店開業,可禁不起折騰。

  剛才他還擔心這個情況,結果自己烏鴉嘴了,擔心什么來什么。

  本來沒什么事情,現在事情來了。

  看他們表情,就知道應該不是什么好事情,吳燁看著領頭的男人,這個是綠哥,上次就有些同情他。

  “老板放心,我們只是來找人,并不是來鬧事的。”還是上次那個理智的兄弟說話。

  他是怕朋友太沖動,跟著一起來的,總不能看著他犯錯。

  吳燁看了看臉紅,脖子粗,紅眼睛就差冒蒸汽的漢子,微微嘆氣。

  上次和他說的,看樣子他完全沒有記住,不然怎么可能又遇到這種糟心事。

  究竟是怎么忍下來的?

  “我和你們一起去吧,免得他太沖動,到時候出大問題。”

  吳燁說完,喊了個服務員過來前臺看著,和他們一起去找人。

  門店面積不小,又是十個位置分成一個區域的,找人還得一個個桌子看。

  走著走著,吳燁才發現他們都停下來了,目光全在其中一個桌子上。

  吳燁視線看過去,只見那是一個被中年大哥摟著腰,正在給他喂烤肉的女子。

  貼貼。

  吳燁嘴角抽了抽,被他猜對了。

  他們背對著吳燁眾人,再加上又有隔斷,大哥還在吃豆腐,全然不知道,當事人老公就在他們背后看著。

  “鴿鴿,你吃肉!”甜膩膩的稱呼從她嘴里說出來,一點都沒有違和感。

  抱著她的大哥,開心的哈哈笑,在她臉上吧唧一口,本來就油的嘴上,沾了不少化妝品。

  “寶貝,我已經訂了水床!”

  油膩大哥一臉你懂我懂的表情,不光是油嘴,還滑舌。

  一雙不安分的胖手,還在侵占別人的土地。

  女人還羞羞答答的回答:“討厭…都依你!”

  吳燁:“……”

  曹操是一個人,曹賊是一種精神。

  不用想,都知道聽到這個話的綠哥,頭上頂著的是青青草原,心里跑的是萬馬奔騰。

  自古奸情出人命!男人沒有忍得住這個場面的,忍得住的都不算。

  “大朗…不是,兄弟你冷靜點。”

  看著綠哥從卡座邊的塑料筐里,拿上酒瓶,吳燁立馬阻止他。這一下敲下去,生意還做不做了?

  不是吳燁不理解他,也不是吳燁冷血,同情心他有,但是他不能白花幾百萬。

  綠哥去鐵窗淚了,他受影響了,他才是最無辜的。

  “奸夫都在這里,你讓我怎么冷靜?勞資今天非要弄死這個肥豬。”他已經上頭了。

  進入了匹夫一怒的狀態。

  吳燁嘆氣,把他手里的酒瓶搶下來,然后看了看拉住他的幾個朋友。

  吳燁轉身提醒了一下吃豆腐的大哥:“大哥,塊別啃了,人家老公來了。”

  又看了看穿紅裙子的女人:“你老公來接你了。”

  停手的一嘴粉大哥:???

  豆腐:??

  女人轉頭看了一眼,發現自己老公就在身后,紅著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原本就白的臉,更白了。

  觸電似的,從大哥懷里彈開,就像是有彈簧一樣。大哥回頭看了一眼,也意識到事情不對了。

  “你不是說你老公在外地嗎?”大哥看著幾個壯漢,今天這事他怕是不好交代了。

  聽到這個話,不提后面眼睛充血,準備匹夫一怒的當事人,吳燁都覺得他不無辜。

  都知道人家有老公,還啃的那么歡,當真是家的不如野的,野的不然偷的。

  女人不說話,躲在吳燁旁邊,大哥可能靠不住了,就只能指望店老板了。

  旁邊的大哥,和她也是一樣的想法,希望吳燁不要不管他,大哥忘記了豆腐,腦子都是血豆腐。

  吳燁看著被朋友拉住的男人,還有一大群顧客在吃瓜,馬東西都已經過來了。

  “你們還是出去解決吧!”吳燁提醒他們。

  “不行老板,出去我被他們打死了怎么辦?”大哥慫了,立馬反對這個要命的提議。

  女人雖然沒有說話,意思是一樣的的,不想出去,出去她也跑不掉,上次她就被打了。

  吳燁看了看他們,又看了看綠哥:“那就報警吧!”

  大哥立馬拿出手機,開始報警。

  吳燁很無語的看著他們,居然要保護這種人,有些人,真應該感謝這個澀會還有法律。

  綠哥還是在掙扎,大喊大叫的,嘴里罵著難聽的話。

  問候著中年大哥的祖祖輩輩,然后又給丈母娘開視頻,讓她看看自己閨女現在在干什么好事。

  店里的客人都在吃瓜,不少人拿著手機拍視頻。

  紅群女人捂著臉,坐在卡座里,吳燁不知道她捂臉是什么意思,捂臉和不捂臉有什么區別嗎?

  罵著罵著,男人也罵累了,嘴里吵著要回去就離婚,孩子他自己養之類的話。

  吳燁嘆氣,這種事情,不知道怎么說,清官難斷家務事。

  那個紅裙女人全程沒有說話,只是沉默著,一直到聽到了孩子,才態度激烈起來。

  “離婚,孩子歸我,又不是你的!你養什么樣!”

  她一開口,就是讓人男人絕望的話,如同刀扎一樣,又像把希望的線剪短了。

  吳燁看著男人愣愣的,死死的看著她,眼里的不可置信和絕望,都一起涌出來了。

  憤怒卻都收起來了,他又拿起了瓶子,然后幾個朋友都沒有拉住他。

  吳燁看著他沖過來的,那一瞬間,吳燁在他手推開自己的時候,吳燁就退了七八步。

  弱不禁風的吳燁,連帶著,把準備上前的馬東西也撞到了,撞的連連后退。

  最后,來的不只是警察,還有急救。

  事情告一段落,吳燁給客人送了不少果盤,飲料,表示店里發生這種事情,實在是很抱歉。

  客人都還算大方的表示沒關系,不是他們的問題,而且他們已經阻止了。

  反正處理的還算是圓滿,就是地上的血跡不少,阿姨拖半天,嘴里一直是造孽造孽。

  晚上打烊了以后,員工都離開了,店里,就馬東西和吳燁在對帳。

  馬東西看了看他,忍不住問道:“老板,今天你是故意讓開的吧?”

  他都被吳燁撞開了,他本來是準備阻止流血事件發生的,結果最后還是發生了。

  不是他不努力,而是老板力氣太大了,他這個體重,愣是被撞退后好幾步,然后就看著事情發生了。

  已經來不及了。

  吳燁看了看他,搖搖頭:“不是故意的,我是被推開的,他力氣比我大!”

  事情過去了都過去了,再提這些沒什么意義。

  當時那一剎那,吳燁想到了很多東西,為什么犯錯誤了,不需要付出代價呢?

這是道德問題?可去特么的道德問題,不講道德就是了  “老板弱不禁風,被推開也很正常,就是辛苦水魚兄弟了,又得加班做宣傳了。”馬東西忍不住笑。

  老板這個人,還有年輕人的熱血,他都已經涼了,沒有那么熱了。

  他明顯就是看不慣,但是不好做什么,才順水推舟。

  “沒辦法,身體弱,回頭給水魚兄弟兩倍加班費,影響盡量減到最小吧!”吳燁說完,想了想補充了一句:“別用今天的事情做文章。”

  他實在是不想消費這種事情,網上看到過很多人遇到這種情況,吳燁第一次在現實里看到。

  他一個普通人,花錢出彩禮,努力賺錢養家,他得到了什么?

  既然死性不改,不付出點什么,一句只是道德問題就算了,他的心不是肉長的?

  “好!”馬東西答應一聲,記在自己的小本子上。

  吳燁嘆氣:“馬哥,婚姻里這種是少數吧?”

  馬東西點點頭:“少,我也在考慮離婚,但是也不是因為這種事情,我都挺同情他的。”

  什么都不是自己的,自己都會感覺很可笑。

  吳燁看了看他:“為什么?”

  他不知道馬東西的個人情況,老板也不會問員工婚姻情況,這是個人問題。

  聽他說了這么一句,吳燁才找到他是什么狀態。

  “日子一潭死水,毫無波瀾,雞毛蒜皮太多,相看兩厭,感覺很累,大概就是這樣吧!”馬東西嘆氣。

  他倒是沒有想發牢騷,這個年紀的人,自己能抗事情,不需要那么多安慰,什么事情都自己消化。

  只是吳燁突然問起,他有感而發。

  吳燁大概懂,夫妻在一起久了,小矛盾累積起來的大矛盾,時間久了變成搭伙過日子了。

  只是愛情濃厚的時候才有了婚姻,有了婚姻才有了日子,為什么日子卻是打敗愛情的元兇?

  “馬哥,你還記不記得,你當時是怎么樣求婚的?”吳燁問了他一個問題。

  吳燁這個問題,馬東西愣住了。

  思緒突然飄的很遠很遠,他結婚已經快十年,求婚是一個記憶深處的片段。

  吳燁不提起,他都很少很少回去想起。

  吳燁拍了拍他肩膀:“馬哥,好好想想,早點下班,等會兒我關門就行了!”

  馬東西離開了,吳燁看著他離開的,提醒他一下,吳燁是不想他以后后悔。

  鏡子破了,就圓不了了,始終都有裂紋,沒破碎的時候,就應該好好保存。

  回家的路上,馬東西坐在出租車回排,從車窗里吹進來的風,吹亂了他的頭發。

  離婚是他提的,妻子沒有反對,只是很沉默,她還是點頭答應了,只要求再相處三個月,他還是這個選擇,他們就離婚。

  現在…已經兩個月了。

  吳燁今天突然問他,求婚的時候是怎么樣的,他才感覺內心亂了,翻涌的厲害。

  壓制的東西,一下子就跑出來了。

  他老婆,是網約車司機,為了照顧家庭,接送孩子,找的兼職工作。開網約車,只是為了兼顧家庭,補貼家用。

  以前…她不是現在這樣的,沒有這么嘮叨,啰嗦,不修邊幅,吃飯狼吞虎咽,斤斤計較,動不動憤怒,聲嘶力竭。

  馬東西記得的她,和現在的她,是兩個樣子。他們經歷了相識,相知,相愛,然后他才求婚。

  馬東西看著霓虹燈,回想著求婚的時候,他說過的話:

  我會每天給你說早安,晚上給你說晚安,陪你去看日出,看日落,踏春,秋游,會照顧你,愛你,保護你,讓你西幸福。

  當時腦子一熱,還說了很多吧!記不得了。

  好像沒有做到那些承諾,養家糊口,花錢如流水,計算著每個月要花多少錢,賺多少才夠。

  他一直在拼命賺錢,每次回家一身疲憊。漸漸的,他迷失了,她也好像也從那個無憂無慮的女孩,變成了孩子媽媽。

  照顧孩子,照顧家庭,讓她開始不再注重旁枝末節了,不化妝了,衣服不買了,錢省了,連旅游都沒有和自己再提過了。

  那枚并不昂貴的戒指,好像一直戴在她手上,沒有摘下來過。

  以前,他無比確定自己愛她,現在他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還愛。如果愛的話,為什么會煩?

“您好先生,我們到了!”司機提醒他  馬東西才回過神,付完錢,下車,站在小區門口,半晌才走進去。

  回到自己家門口,他看著熟悉的門牌號,因為這套房子的貸款,這些年他一刻都不敢停歇。

  到后來,他都不敢回家,總喜歡在外面多待一會。健身,也是發泄情緒和壓力而已,不是什么喜歡。

  打開門。

  燈還亮著,剛換好鞋子,就聽到聲音傳來:

  “洗洗腳,我把飯菜熱一下,等會把衣服換一下,也該洗了!丫丫本來準備等你,困的睡著了,她得了第一名。”

  聽著這些話,馬東西沉默了一下:“你休息一會兒,我自己來吧!”

  烤肉店門外。

  吳燁關上店門,確認好已經鎖好了,才轉身離開,開著大g回家。

  晚上一點以后的魔都,沒有那么喧囂了,大街上的車子也少了很多,城市開始慢慢安靜下來。

  這個時候,開車完全不會感覺到擁堵,大街上跑的,多是網約車和出租車。

  吳燁聽著音樂,停在紅綠燈前的停止線上。一陣引擎轟鳴由遠到近,停在吳燁旁邊,是一輛藍色帳篷超跑。

  副駕駛上,還坐著一位標準網紅身材的姑娘,兩人嬉笑著聊天。

  吳燁沒有打開車窗,在車里看了一眼,突然發現,作為男人,大家的手好像都會導航啊!

  今天挨揍那個大哥也是這樣,現在這個紅頭發也是這樣。吳燁看到他拿出來了一個遙控器!

  嘖嘖!

  吳燁想起了鄧嬌,原來都喜歡這一套啊!綠燈的時候,吳燁看著他第一個沖出去,轟鳴里消失在吳燁的視線。

  “圖個啥啊!”吳燁喃喃自語。

  這種日子,他其實不是不能過,以前可能有難度,現在真沒難度,只是感覺沒什么意思。

  把同一個東西,放到n多不同的同款里。恒定的秒數是變化不大的,就像是八爺一樣。

  人和人追求的東西,不一樣,吳燁更喜歡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燈紅酒綠對他吸引力不大。

  向往的就是兩個方向,選擇就更不同了。

  回到公寓,吳燁把車停好,然后在地下停車場等電梯,現在這個時間,地下停車場安靜的不行,感覺有些冷颼颼的。

  膽子小的人,都不喜歡午夜出門,特別是一個出門,也不喜歡晚上待在地下停車場這種地方。

  像這種時候,等電梯都覺得很漫長,久久不來。

  電梯一來,吳燁就嗖一下跑到電梯里,然后迅速按下樓層,不停的按著關門鍵。

  其實開門關門鍵,只是個擺設而已,并沒有什么作用,就是個心理安慰。

  吳燁回到家的時候,都感覺自己開始犯困了,八爺一直吵他。

  三天沒得打,八爺像守寡。

吳燁被吵煩了,遂答應  它總算是如愿以償了,也不吵也不鬧,安安靜靜睡著覺。

  吳燁洗了個澡,就睡下了,實在是困的很。本來準備給凌晨發消息的,不過想到太晚了,就沒有打擾她。

  腦子里全是凌晨,數著數著,吳燁就直接睡過去了。

  這幾天的作息時間都不規律,晚上睡的晚,早上起不來,變成了大部分年輕人一樣。

  仗著身體好,為所欲為。

  第二天一早,凌晨喊他去跑步,給吳燁發消息了,他沒醒,完全沒有看手機。

  凌晨又打電話了,才把吳燁吵醒了。

  聽到是以前出去跑步,吳燁瞬間就精神了,如同淋了幾盆冷水似的。

  吳燁翻開杯子,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手腳并用穿好衣服。

  洗漱完了,還刮了一下胡子,才拿著劍出門,全程不超過五分鐘。

  吳燁出門的時候,凌晨也剛好出門,兩人在門口碰到。

  這是星星的功勞。

  畢竟所有的相遇,其實都是刻意的安排,星星發揮了一只狗的作用。

  雖然它并不愿意。

  為了晨練,為了健康,凌晨經過不懈的努力,總算是把田甜搞定了。現在不會有人黏著她,非要一起晨練,又跑不了幾步了。

  嗯,主要是因為田甜跑幾步就氣喘吁吁不跑了。

  關上門,注意到吳燁一身和自己差不多的衣服,凌晨忍不住笑。

  居然是情侶裝!

  “弟娃兒,不是穿上情侶裝,就可以裝情侶的。”

  吳燁喜歡實際點,拿著手機拍了一張合照,然后打開夫妻相匹配度小游戲,上傳照片。

  吳燁把手機遞給凌晨,示意她看看就知道了,凌晨接過來看了看。

  匹配度99

  夫妻相:95

  姻緣指數:97

  良緣本難得,佳偶天成之,你最好好好珍惜他/她。

  “為什么你,總能找到這種奇奇怪怪的軟件?”凌晨把手機還給他。

  不出意外,是個人都能匹配出八十以上,不然怎么賣收費內容?

  “心之所想,什么都能找到!”吳燁回答。

  他找了好多這種軟件,就這個最好用。

  和凌晨一起進電梯,電梯門關上的時候,吳燁還聽到了狗叫。

  凌晨又把星星丟在家里了,答應它的遛彎也沒有做到,腦子里全是吳燁這個家伙,出門就忘記了狗子。

  現在星星都不相信她了。

  “那不是心之所想,那叫圖謀不軌。”凌晨看他離得太近,稍微挪了一下。

  靠著電梯夾角,這樣比較有安全感,和吳燁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感覺有種危險性。

  吳燁靠過去一些。

  如同軟糖一樣,歪倒在她肩膀上:“完了完了,低血糖犯了,姐姐借肩膀靠靠。”

  演技未免太浮夸了一些,一身肌肉的人,現在都有低血糖了?

  她要是相信了才傻…5,4,3,2,1…好了,推開他。

  凌晨把他推開:“壓我頭發了!”

  吳燁看了一下,沒有壓到頭發,不過看她臉紅的樣子,估計也是害羞不淺。

  “我這種弱不禁風的人,你都忍心推開我?姐姐再靠一下!”吳燁試探。

  凌晨舉著小拳拳,準備捶他胸口,給他點顏色,他就要開染坊,不能讓他得寸進尺。

  免得那天突然啵一口,她怎么辦?

  吳燁適可而止,能靠靠也夠了,香香的,感覺不賴。

  看他規矩起來,凌晨才放下警惕心,剛才吳燁靠在她肩膀上的時候,她可是花了很大的毅力,才把他推開。

  開玩笑,姐姐就不想貼貼靠靠嗎?姐姐只是矜持。

  姐姐不說。

  “想不想體驗一把有男朋友的感覺?你只需要拉著我的手,就可以體驗到別人羨慕的目光。”吳燁笑著說。

  突然很想看看,吳燁的腦子是怎么長的,為什么總能說出那么多撩她的話。

  還說的如此的冠冕堂皇,一副你賺了的樣子。

  “弟娃兒,姐姐實在是,不想別人說你是牛糞啊!”凌晨回答。

  吳燁一愣,可以姐姐,你犀利啊!

  沒想到了被她這么犀利的來了一句,吳燁才發現,凌晨也是嘴巴厲害的。

  “那你是鮮花咯?”吳燁問她。

  “低調低調。”凌晨壓了壓手。

  “那我還是當個賊好了!喜歡采花那種,姐姐過來我采采。”吳燁勾手指。

  這種時候,我明明想說兩句懟回去,為什么我腦子里一點騷話都沒有?

  凌晨很郁悶。

  “給你說個故事,要不要聽?”吳燁問她。

  凌晨想想,點點頭。

  “有個公主,她有一種很神奇能力,就是摸到什么都會融化……”

  “噗嗤!”凌晨笑出來。

  吳燁都沒說完,她就笑了:“笑什么?”

  凌晨看了看他,又忍不住笑了:“她有男朋友嗎?”

  吳燁:“……”

  才發現,這姑娘居然開始開車了,姐姐好壞,我好喜歡。

  “國王問了巫女,巫女說找到公主摸了不會融化的東西,她就會好了。”

  “然后就以財富為代價,廣發英雄帖,晉級了三個王子。”

  “一個拿了合金,化了,一個拿了鉆石也化了,最后一個讓公主把手伸進他口袋里。”

  “噗嗤…不好意思,沒忍住!”凌晨又忍不住笑了。

  看她臉紅的樣子,吳燁都知道她想歪了。

  “結果,居然沒有融化,你猜是什么?”吳燁問她。

  凌晨老臉一紅,說不知道。

  暗道吳燁討厭,居然給她講這種段子,她怎么可能知道,她純潔的很,完全不知道吳燁說的是什么。

  “答案是什么?”凌晨問他。

  吳燁笑了笑:“早餐你請客!”

  凌晨點點頭,這個問題不大,主要是她好奇心起來了,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不融化。

  “の芙巧克力,只溶在口不溶在手!”吳燁挑眉:“你這個人,居然老是想歪!平時都在研究什么奇奇怪怪的東西?”

  凌晨搖搖頭,一臉單純無辜,什么都不知道。

  “你們那邊!”吳燁指了指她旁邊。

  “什么?”凌晨轉過頭看了一下,什么都沒有。

  轉回來的時候,她就把自己的臉,送到吳燁的手里了。

  要不是關系沒有確定,吳燁其實是想伸頭過去的。

  還不敢這樣做。

  吳燁還乳a了兩下,被凌晨拍開了,她有點臉紅。

  龜兒子,摸我!

  凌晨瘋狂乳a他臉,一直到電梯打開的時候,凌晨臉紅紅的,吳燁臉也紅紅的。

  一身同款的衣服,就像是情侶裝,本來就顏值很高的兩人,收獲了一大堆回頭率。

  其中還不乏有大媽說,他們兩人很般配,吳燁感覺自己目的達到了。

  凌晨只是眼神閃爍,也沒有走多塊,任由吳燁挨著自己半步距離。

  “不拉手,后悔了吧?”吳燁還在說。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沒有得手,就開始用激將法,她愿意上當都是她愿意的,以為她傻啊!

  “弟娃兒,你看姐姐,很像個傻白甜是不是?”凌晨指了指自己。

  吳燁搖搖頭:“像我小時候丟的童養媳!”

  被一路攆,一直到運動場。

  凌晨在認真做拉伸,吳燁則是在敷衍了事,被她說了。

  開始跑步的時候,凌晨不讓他落后跑,而是并排在一起跑步。

  觀景臺沒有了,凌晨發現了他的目的以后,吳燁就沒有這個待遇了。小吳只是想康康,又沒有其他的壞心思。

  跑了幾圈,吳燁和她走著恢復體力。

  看她一頭汗水,吳燁拿出紙巾,伸手給她擦了擦汗水,溫柔細致很。

  看著近在咫尺的吳燁,凌晨記得吳燁好像是第二次給她擦汗水了。

  吳燁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臉,彈性超級好:“和果凍似的。”

  “果凍啊,想咬一口是不是?”

  “當…然不是,就是覺得你皮膚好。”吳燁違心的回答。

  曖昧這個事情,其實就是互相試探,沒有了瓜妹在中間阻撓,吳燁也開始認真了。

  爭取盡早拉手拉手,吧唧吧唧,嘿咻嘿咻。

  早日脫單,早日脫離苦海。

  “坐會,你不是要舞劍嗎?旁邊還有一個舞劍的老大爺,你剛好有個伴!”

  吳燁晃了晃手上的劍:“畢竟他都一把年紀了,我怕打擊到他。”

  凌晨哈哈笑,說吳燁吹牛。

  最后,吳燁還是練了一套老頭劍法,當然,旁邊的老頭的驚呆了。

  吳燁重新坐下的時候,凌晨湊到他身邊:“我看看你衣服干沒有,別感冒了。”

  大手大腳,沒規沒矩。

  “姐姐,那是腹肌!你是不是徘徊太久了?”吳燁提醒她。

  凌晨反應過來:“肚子脆弱!姐姐好心幫你暖一下,這是男朋友的待遇好吧?你還要我怎樣?”

  吳燁:“……”

  她居然開始反殺我了哦!進步很大啊!以前都是羞答答的,現在都敢動手動腳了。

  “都是自己人,回家去!”吳燁說道。

  凌晨挪開,她只是想占占便宜,可不是想被占占便宜。

  兩人慢悠悠的往回走,自己不知道,別人一眼都能看出來,他們臉上那種甜膩膩,傻敷敷的笑容。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你們小兩口來啦,還是老樣子嗎?”早餐店的胖老板還是那么熱情。

  兩人有點習慣了小兩口這個稱呼,現在都不會臉紅了。

  “還是老樣子,謝謝老板。”吳燁回答。

  老板答應一聲,準備早餐去了。

  凌晨都不敢帶田甜來這家店,就怕老板問她,姑娘,你對象今天怎么沒有一起來?

  到時候怎么解釋?

  “你昨天是不是睡晚了?”凌晨問他。

  吳燁眼睛里還有紅血絲,看著就像是沒睡好一樣。

  吳燁點點頭,確實是睡晚了,但是烤肉店,打烊時間都晚,再加上對賬,回來基本上都得一點左右了。

  “過段時間就好了,這幾天有點忙。”吳燁回答。

  凌晨能理解,她有時候忙起來,也是到大晚上才能回來。

  “弟娃兒居然這么努力。”

  “沒辦法,為了娶媳婦,不多賺點錢,怕丈母娘到時候不同意。”吳燁接過老板手里的托盤。

  “那不用怕,你倆自己不要放棄,沒人可以拆散你們。”老板拍了拍吳燁肩膀,鼓勵他。

  凌晨笑而不語,弟娃兒都摸到自己具體情況去了啊!自己回頭也要了解一下才行!

  吃完早餐,兩人回樓上,吳燁在電梯里看到了剛裝的廣告。

  黑鳳梨休閑酒吧,給你一個休閑娛樂的好去處!

  附帶地址,就在小區里。

圖片是個帥氣男生——黑鳳梨形象代言人:洛白  “絕絕子!”吳燁吐槽,自己掛自己是的照片當廣告。

  吳燁站在廣告旁邊,問道:“我和這家伙誰更帥?”

  毫不猶豫的,凌晨指了指她背后的手機廣告,上面那個明星。

  “果然,女人就是口是心非。”

  凌晨忍不住笑:“好吧,弟娃兒你最乖。”

  吳燁才滿意的點點頭,果然,女人就喜歡瞎說大實話。

  “今天還要忙到那么晚?”凌晨問他。

  吳燁嘆氣,點點頭,還是和昨天一樣,暫時走不開。

  “你丈母娘應該不會為難你。”

  吳燁看著她,忍不住笑出聲來:“那你估計一下,我媳婦兒會不會嫌棄我賺錢少?”

  凌晨不說了,給他一個白眼,然后出來電梯。

  “說一下嘛!”吳燁追問。

  ------題外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