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73 完了,墜入愛河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晴空萬里,一架大型客機從云層穿過,如同一只大鳥,機身噴涂還隱約可以看到:西北航空g36字樣。

  飛機飛過,在天空拉出長長的尾跡,兩條白痕經久不散。

  飛機客艙里。

  其中一個靠窗戶的位置上,須發皆白的七十來歲老爺子,正在笑容滿面的,和旁邊一個年輕女生攀談。

  老爺子說話一臉認真,有帶著笑容,看起來很慈祥。

  哪怕是討論的話題很奇怪,旁邊的姑娘也只是忍不住笑,并沒有生氣和厭惡的表情。

  明明很想看外面的云海,但是老爺子一直和她說話,她只能偶爾偷偷看一眼,過過眼癮。

  禮貌又可愛。

  就是注意到這一點,老爺子才多和她說了幾句,這種女娃,一般人品都不錯。

  “女娃,爺不騙你!額大孫真滴是帥,額給你看看照片!”老爺子怕她不相信,還特意找到照片給姑娘看。

  飛行模式下的手機,不能打電話,看照片還是沒問題。

  她看了看老爺子拿過來的手機,照片上,是陽光帥氣的年少,一頭碎發,笑出一口整齊的白牙,身姿挺拔,劍目眉星。

  她還注意到了老爺子滿手的老繭,估計是常年干活的手,難怪手機都不是很貴的。

  機票應該是孩子給她買的。

  “爺爺,您孫子長這么帥,怎么可能沒有女朋友?他可能沒有告訴你吧!”

  姑娘看了一眼照片,男生確實是長的靚仔,起碼第一印象很好。

  足以可見老爺子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大帥哥,基因好。

  這個小哥哥,和大部分亞健康的人狀態不一樣,他就顯得很健康,沒有一點病態那種健康。

  精神奕奕,元氣滿滿,看著很有精氣神,像是兵哥哥一樣。

  “肯定沒有,額這大孫,說要找有緣分的,喜歡的,那就是看對眼嘛!現在也沒找到。”

  老爺子很無奈的回答,他覺得孩子很傻,連個合心意的女孩子都找不到。

  娃糟心,大孫也糟心。

  “女娃,你看這俊臉,這氣質,這身材,不是爺爺給你吹,真的有八塊腹肌。”

  老爺子說的認真,比了個八的手勢,挑著眉,自信的很。

  姑娘忍不住笑也不知道他從哪里聽來的,姑娘都喜歡八塊腹肌,其實她喜歡胖胖的。

  聽說那種男生有安全感,抱著舒服。

  她沒想到這趟旅程,還能遇到如此有趣的老爺子,特別的和藹可親,又很有趣。

  擁有有趣靈魂的老爺子。

  “他要看眼緣,不一定喜歡我這種女孩子的!爺爺您別操心了,兒孫自有兒孫福。”

  姑娘長的漂亮,挺善解人意,說話也是溫柔。

  老爺子的理想型孫媳婦兒,就是這種,溫柔挺好,和兒媳婦一樣,孝順懂事。

  男人就得找溫柔的老婆,才顧家,而且吵架的可能性更小。

  “女娃,爺跟你說,緣分來了,伱得把握住。”老爺子寫了個電話號碼給她:“加個微信,一段緣分就開始咧。”

  姑娘笑的不行,總感覺就是開始,也是孽緣。

  第一次坐飛機被人介紹對象,還是介紹給對方孫子,偏偏老爺子讓人反感不起來。

  “好,那我把握緣分!謝謝您啊!”被他期盼的看著,姑娘只好答應下來。

  關于聯系方式,應付起來已經有經驗了。

  老爺子滿意的點點頭:“你這女娃,懂事!爺爺喜歡,下飛機爺爺請你吃飯!”

  老爺子打著小算盤。

  姑娘笑了笑,識破了他的計劃:“您孫子在機場接您吧?”

  請她吃飯,她可不傻,應該是安排見個面才對,老爺子很雞賊。

  “這么聰明,爺爺更喜歡你咧。”老爺子補充道:“看一眼,不喜歡額肯定不會多說啥!”

  她想了想,只是笑笑,并沒有答應,該有的警惕性她還是有的,畢竟是陌生城市。

  出門在外,女孩子要注意保護自己。

  聊了沒多久,飛機就開始往下降高度,已經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城市輪廓了。

  老爺子坐飛機幾個小時了,已經很想下飛機了。離得遠,每年回去過來都得坐飛機。

  “女娃,忘了問你叫啥名?”老爺子問她。

  “我叫王妃!”

  “這么重的名字?”老爺子夸獎:“爺爺看你也像個王妃,叫我吳爺爺就行。”

  王妃點點頭,嘻笑著答應。

  老爺子還有不少話沒有說完,飛機就已經落地了。

  “吳爺爺,您把行李拿好!”

  老爺子點點頭,拿上lv包。

  王妃:“……”

  剛才看到老爺子手上的老繭,還以為老爺子是務農的,結果他……拿驢包?

  這得種多少地?

  “咋咧?”老爺子看她呆呆的,就問了一句。

  王妃搖搖頭,被上了一課,以后不能隨意判斷人家是什么情況了。

  “沒什么,您跟著我吧!您托運行李了嗎?”老爺子被人家姑娘帶著下飛機。

  “有,額帶著不少土特產,娃愛吃。”老爺子笑了笑。

  下了飛機以后,兩人又去拿了行李箱,東西拿好以后,才從機場出去。

  詢問了老爺子在那個出口出去,她還好心的把老爺子送到了出口。

  “吳爺爺,這里就是66號出口,我就送您到這里了。”王妃拖著行李箱停下來。

  她停下腳步。

  老爺子指了指外面,突然想到什么,恍然大悟的說道:“嗐,爺爺不是壞人!”

  王妃噗嗤一聲笑出來。

  她早就已經找好了理由:“我也有朋友接我啊,我不能言而無信。”

  不管老爺子是什么情況,對于她來說,都不重要,她有自己的警惕性。

  老爺子想了想,看她表情堅定,也不再勸她,點點頭答應下來:

  “那就有空聯系,女娃,記得加額大孫微信啊!”

  王妃笑著點頭,然后和老爺子揮手拜拜。

  看著老爺子出了機場,她才轉到另一個出口,拖著行李箱出去。

  其實也就是隔壁出口,只是要慢一些。她出去的時候,還能看到老爺子和一個年輕人站在一起。

  老爺子不停用手敲年輕人的頭,嘴上還在說著什么。年輕人也不敢反抗,低著頭讓他敲,一直干笑。

  這是在教育孩子?

  王妃看到這一幕,又忍不住笑起來了。那個年輕人應該就是他孫子,確實是長的挺好看。

  她沒什么想法。

  悄悄的拖著行李箱離開,打了個網約車離開機場,老爺子沒有注意到她。

  吳燁被老爺子敲著腦袋,老爺子的行李箱被他拿下手里,還沒上車,又是一輪日常盤問。

  “你一個人來滴?”老爺子問他。

  吳燁退后一步,然后才點點頭。

  他又沒有對象,肯定是有個人來接,要是有對象,大概是一起來。

  “沒出息!”老爺子一點不客氣。

  每次他來,吳燁都是沒有對象,其他什么事情都不穩定,唯獨這個事情穩定的很。

  年年蟬聯。

  “有對象以后第一時間告訴您,你別急,我在努力了。”吳燁回答道。

  拖著,現在除了拖著,沒有其他辦法。

  畢竟姐姐還沒有追到手呢。

  “額捶死你!”老爺子敲了一下他的頭:“這點事情你都搞不定,爺還能指望你啥?”

  個人能力會表現在談戀愛上?要是這樣論出息,那洛白不是全能選手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催對象這個事情,就變成日常了,單身就好像是萬惡不赦一樣。

  老爺子老太太沒放過他,家里吳太太也沒有放過他。

  好像他已經二十八九了,進一步找不到頭婚,退一步只找個二婚,問題是他才22歲。

  好吧,他沒出息。

  “爺,別打頭,打傻了。”吳燁不敢躲,老爺子的習慣就是不躲還能輕點,躲開就直接完蛋。

  他要教育,你得等他教育完了才行,不然他更生氣。

  “孬孫,你個瓜慫!”老爺子恨鐵不成鋼。

  吳燁憨笑。

  瓜慫就瓜慫,沒有就是沒有,又不能變出來,這不是還在追嗎!

  “額剛才在飛機上,碰到一個特別好滴女娃,你看看她加你微信沒有?”老爺子問他。

  很有可能某一天,自己的征婚啟事,就被老爺子發在朋友圈里了。

  已經開始在飛機上給他物色女朋友了,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吳燁拿出手機看了看,并沒有消息。

  “人家尊老愛幼,您不能為老…信以為真。”吳燁剎住,立馬改口。

  老爺子可不喜歡為老不尊這種話,說出來就得挨揍。

  “你說,老子就算是聽到為老不尊,也不會捶你。”口是心非的老爺子,已經準備好了捶他。

  他可不上當,以前上當的次數多了,早就知道這是假話了。

  吳燁轉移話題,帶著老爺子去停車場坐車,老爺子還心心念念說,人家姑娘答應他的。

  吳燁只好寬慰了他一下,人家可能就是應付一下,不加很正常,不用在意這個。

  “爺,您放心,我這種帥哥,不可能找不到對象的,天涯何處無芳草,有啥好擔心的?”

  話音剛落,又被老爺子敲了一下。

  吳燁吃痛,無辜的看著老爺子。

  “你有啥驕傲的?”老爺子又教育他:“額像你這么大的時候,都已經結婚咧。”

  吳燁安安靜靜的不說話,沒有對象,連說話都不硬氣,單身狗沒有地位。

  反正老爺子在的這段時間里,得忍著才行,他什么忙完離開了,什么時候才能輕松。

  就因為:我嫩爺。

  比我嫩爹更大。

  跟著吳燁到了停車場,把行李放好,老爺子看了看車:“這啥車?難看滴很。”

  吳燁默默的解釋了一下,然后才開車往家走。老爺子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默默的搖搖頭。

  他不喜歡城市,還是喜歡農村,農村給他的感覺更自在,更放松,而且輕松。

  城市在他看來,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人多房子擠,車多馬路擠,空氣不好聞,吵鬧不安靜。

  他不愿來城市住,也是這個原因,哪怕是買別墅他都不來。其他方面,大概也有和老吳相處不太愉快的原因。

  看著汽車緩緩而行,多少有些堵車的城市,讓剛下飛機的老爺子有些糟心。

  一直到路過碰撞現場,看著車頭都已經報廢的轎車,老爺子才嘆氣:

  “你小子給額聽好咧,開車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可不敢大意。”

  聽著他教育式的關心,吳燁點點頭,老爺子也算是隔輩親,就是兇巴巴的,一直是這個語氣,對家里人都是這樣。

  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兇巴巴,這是性格原因,他并不是什么不講道理的人。更不上那那種癖好奇怪,性格固執的藝術家。

  陽光曬到車里,溫度適宜的空調開車,讓人忍不住犯困。

  “爺睡會兒,到咧叫一聲!”老爺子打了好幾個哈欠,把椅子挑整一下,瞇著眼睛休息。

  有些乏了。

  不比以前了,要不然那會急著催孫子我找對象?越發感覺到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強健。

  吳燁小時候,他能背著吳燁從山腳走到山頂,就為了帶他感受朝陽的美麗,也能帶他淌小河,摸魚抓蝦。

  后來,吳燁寒暑假都回去,不過去看朝陽,抓魚蝦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開始關心成績,教他篆刻,督促他練劍。

  老爺子都快七十了,雖然常年游泳,鍛煉,但是他確實是老了。

  年齡大了,自然而然的變化。

  吳燁都能看到他臉上,多了老年斑,微微嘆了嘆氣,吳燁安靜的沒有說話,只是開車開的更慢了一些。

  他的童年,其實是就是三塊,一塊是爸媽,一塊是爺爺奶奶,還有同年的小伙伴。

  轉眼,他長大了,父母不年輕了,老爺子老太太都老了。

  人生就像是漸行漸遠,又像是奔赴終點。改變不了的結果,才讓人無能為力。

  有些沉。

  慢慢開著車回家,吳燁進小區的時候,還是喊保安大叔開的門,吳燁離開以后,保安大叔照例發了個消息出去。

  在地庫停好車的時候,吳燁才把老爺子喊醒:“爺,我們到家了!還累不累?”

  老爺子搖搖頭:“唉,感覺好多了。”

  看著沒睡夠還嘴硬的老頭,吳燁只當他說的真的,剛才呼嚕聲打的,和以前干農活的時候差不多。

  想他不服老挺好的,心態也是對的。

  “爺爺老當益壯,有廉頗之姿!”吳燁夸了一句。

  “行了,別學你爹!你學不來。”

  拉著行李箱,爺孫兩上樓,老爺子的行李箱體重的,以前每次來都是帶的吃的。

  臘肉,香腸,醬菜,說奶奶讓他帶的,他嫌麻煩,但是老太婆嘮叨。

  一生要強的老爺子。

  到了家門口,吳燁打開門,老爺子腳氣重,就直接進屋了,換鞋的話,飯都別吃了。

  老吳和吳太太,早就做好飯等著老爺子了,都是老爺子喜歡吃的菜,主食也換成了白面饅頭。

  他還是喜歡吃面條,饅頭包子,米飯吃的少一些。

  看著老爺子進門,吳太太立馬喊了一聲,老吳平時老神在在的,今天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有點謹慎的感覺,做事情也好,說話也要,都有點收著。

  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

  老吳喊他,老爺子只是點點頭,吳太太喊他,老爺子熱情的答應了一聲。

  看著飯菜,老爺子還夸了一句:“辛苦淑芬你咧,剛好也餓咧。”

  “爸,那趕緊吃飯,兒子,給爺爺打點藥酒。”她招呼了吳燁一句。

  吳太太又立馬拉開椅子,把熬好的湯盛出來,放到老爺子面前:“熬了幾個小時!爸您嘗嘗。”

  “哎,好喝。”

  吳燁從泡了很久的酒桶里,打了一杯深色的藥酒,給老吳和老爺子分了一下。

  老爺子飯量還不錯,饅頭就著菜,偶爾喝口湯,小酌一口酒,美滋滋的夸獎吳太太辛苦,賢惠。

  其他事情老吳被批評的很多,唯獨娶吳太太這個事上,老爺子從來說過一句不好的。

  他一直覺得娶妻娶賢,吳太太就是個賢惠的人。

  “多吃點,你娃都瘦成啥樣咧。”老爺子把紅燒肉放在吳燁面前。

  一百好幾十斤的吳燁,也不理解他咋看的,他怎么看都不是瘦的樣子,吳燁身材很標準。

  老爺子都覺得瘦,那就吃吧,吃大塊的。

  “爺爺來了,這段時間就住家里,一家人熱鬧。”吳太太和吳燁說道。

  吳燁點點頭答應,這個沒問題,老爺子最大嘛。

  不過這話被老爺子聽到了。

  “咋回事嘛?你娃給我孫子攆出去咧?”老爺子看著老吳,嚴肅的問。

  老吳:“……”

  他不懂爹是怎么聯想到這個答案的?好好吃著飯,突然之間就被兇巴巴的盯著,老吳感覺老爺子不講道理。

  他再怎么樣,也不至于把吳燁攆出去。

  父子相疑了不是?

  “爸,這孩子自己要出去住,想出去闖闖,您別誤會。”吳太太解釋道。

  一直都是這樣,老吳和老爺子有火星的時候,都是她當和事佬。

  回老家還有奶奶,不在老家,都是吳燁幫她協調。

  “對,爺爺,這是我自己的想法,和我爸沒關系。”吳燁回答。

  這不可能真的看自己老爹被爺爺捶啊,人到中年,老吳也要面子的。

  他吳燁都要面子,何況是老吳。

  老爺子才放心的點點頭:“要是委屈了,就和爺說,爺捶他。”

  老吳:“……”

  吳燁從小到大,他這個爹,都沒有說過要捶他,就是他自己聽多了,也挨多了。

  反正老爺子動不動就要捶他,都已經是口頭禪了。

  吃飯睡覺捶兒子,捶完兒子喝小酒。

  美滴很!

  他一直覺得老爺子的教育方式不對,他換了個教育方式,結果…好像也不對。

  老爺子沒有盼到他成才,他現在也沒有盼到吳燁成才,都和想的背道而馳。

  安靜的吃飯,吳燁偶爾陪老爺子說話,老吳自顧自的吃飯,也不說話。

  和老爺子說話多的都是他們母子倆,老吳屬于是老爺子問一句,他回答一句,絕不多說。

  謹慎的很。

  多了老爺子的家里,吳燁仿佛被老虎圍著過夜,安全感十足。老吳在老爺子的壓制下,完全沒有反抗之力。

  吃完飯以后,老爺子喝著吳燁泡的的茶,感慨手藝不到家。

  老吳不說話,喝自己泡的,說了句確實。

  “這次來參加和交流會,一個星期就回去,在城里待不慣。”老爺子說道。

  一個星期,沒有多少天時間,老爺子忙完以后又要回去了。

  吳燁自告奮勇的,提出這幾天接送老爺子,他這幾天剛好有時間。老爺子答應了,吳太太和老吳沒有什么意見。

  老爺子大概是累了,聊了沒多久就開始犯困,他泡了腳,就去睡覺了。

  老爺子休息了,吳燁和老吳在陽臺上喝茶,吳太太在做家務,收拾老爺子帶來的東西。

  東西挺多的,收拾了不少時間才收拾好,瓶瓶罐罐的,還有不少塑料袋裝的吃的。

  “全是你們咱們愛吃的菜。”吳太太整理好了以后說了一句。

  老吳拿著的茶杯微微頓了一下,然后若無其事的繼續喝了一口。

  吳燁一直都很清楚,爺爺就是那個脾氣,其實對家人的關心,一直都沒有少過。

  對老吳,對吳太太也是一碗水端平,不往一邊傾斜。吳太太對他們好,也是因為他們本身就對她好。

  每次老爺子帶東西,總說是奶奶非要讓他帶的,真實情況,吳燁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只是吳燁知道,老吳他們夫妻倆,其實也很清楚。

  “爺爺奶奶現在年紀也大了!身體也沒有以前好了。”吳燁說道。

  這話像是提醒一樣,吳燁在提醒老吳,老吳只是看了看他,重新倒好茶。

  兒子都能看出來的事情,他一個當爹的,難道看不出來?

  “那你還不回來管公司?提出問題又不能解決問題,習慣性的把問題拋給我?就是你的解決辦法?”

  老吳語氣平淡,反手就把吳燁將軍,直接讓他無路可走,吳燁被問的無話可說。

  那一點點依賴思想,仿佛被挖出來曬在太陽底下似的。

  男孩子,爸爸還在身邊的時候,總是習慣性的以為,爸爸就可以解決一切。

  吳燁也有這種感覺,就是覺得他解決不了的,老吳一定是有辦法的。

  “您是一家之主,才是出主意的人!我執行就行了。”吳燁也學會臉皮厚了。

  老吳聽到這個話,倒是笑了笑,以前他要是聽這些,大概氣呼呼就離開位置了,現在還知道反駁。

  “我倒是更希望你是直接和我談解決方案,或者直接解決問題,而不是逃避問題。”

  能自己直接解決問題,才是正在長大的標志。

  吳燁搖搖頭:“我不是逃避問題,而是我很清楚,我暫時沒有辦法解決問題,只能借住外部力量。”

  現在勸不動二老,他們連來過年都不愿意,都是一家人回去過年。

  他們更喜歡在農村,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爺爺不差錢,他是喜歡那種生活。

  種點菜,養點豬牛羊,整個小院子,小日常有酒有菜,自己喜歡的篆刻一直能做。

  就是他們最喜歡的日子。

  老吳笑了笑:“出主意,出了主意以后,你也不一定執行,這個意義不大。”

  吳燁總感覺老吳有主意,不然他應該不會說這種話,單純埋怨自己意義不大才是真的。

  “您不說怎么知道我不去做?”吳燁反問。

  老吳回答道:“因為了解。”

  大概是看到吳燁確實有想法,老吳想了想,還是給他說了一下。

  “既然有孝心,想回饋他們,那就找到他們期待的,或者能讓他們放棄現在的方案。”

  “毫無疑問,最好的方案,就是你有個孩子!”

  “不只是他們,連我們都希望是這樣!到時候你不想去公司,我還能勉為其難多做兩年。”

  老吳說完了,表情意思很明顯,我都說了你不同意,你非要讓我說。

  我說了,就看你怎么做了。

  比老媽更狠,直接從催對象,變成了催娃,比起來,老媽都算是很溫和了。

  認真考慮了一下,吳燁倒是覺得這個計劃可以行得通。

  到時候買個別墅,老爺子老太太還能帶帶重孫,環境也好,醫療條件也方便。

  問題是:怎么樣跳過老婆,有一個可愛的小寶貝呢?

  “實不相瞞,我現在連對象都沒有!更不要說孩子了。”吳燁嘆氣。

  沒想到,找對象被老吳說成了關乎家庭的大事情,還是后續事件的前置事件。

  夸大其詞了,吳燁反應過來,老吳其實想一石二鳥。

  直接辦兩件事。

  “上次那個呢?”老吳問他。

  吳燁想了想,試探道:“如果是我沒追了?”

  “逆子。”老吳毫不客氣。

  吳燁一愣,實話實說:“現在還沒追到。”

  凌晨和他的關系,只是曖昧關系,還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

  就算是成了,結婚估計也不是一天兩天,更不要說要娃了,簡直是遙遙無期。

  起碼得好幾年。

  “追不到也不要氣餒。”老吳還安慰了他一句:“辦法總比困難多。”

  癩蛤蟆想吃白天鵝,總是要下功夫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要是那么簡單,也不會變成俗語。

  但是努力的,聰明的,行動的癩蛤蟆,總是要多一些機會的。

  老吳覺得不成功,起碼也能累計經驗,成功了當然更好,只是誰也說不清楚,這輩子共度一生的會是誰。

  他不干涉吳燁的感情,好壞都不干涉,這是他和吳太太商量好的。

  話題結束。

  談也沒有談出個結果,吳燁沒有試探出老吳的想法,老吳倒是把他的想法探聽的清清楚楚。

  這就是老江湖,聊不出來什么,反而搭進去很多東西。

  不準備和他聊了,不然公司那點事情,都得抖落的干干凈凈,什么秘密都沒有了。

  吳燁去幫老媽做家務,她在幫老爺子刷鞋,吳燁拿過一只鞋子…味兒有點重。

  老爺子,老吳都是這樣,吳燁還好,沒有遺傳到這個“遺傳病”。

  “放著吧,我來就行了!”看他強忍的樣子,吳太太忍不住笑。

  這些事情,吳燁很少做的。

  吳燁搖搖頭,繼續刷鞋:“媽,我以后找的對象,肯定沒有您這么賢惠。”

  現在應該很少有女孩子,能做到給公公婆婆洗鞋子了,那種女孩子他應該沒機會遇到了。

  凌晨這種富家千金,肯定是做不來這些事情的,而且吳太太是自己自愿的,這才是重點。

  “不要做這種假設,真心換真心,人和人相處就是這樣,就像我和你爸爸,都是互相的!”吳太太回答。

  “不要用民俗觀念,固有的思維去解釋賢惠,顧家這種詞。”

  “人和人的相處不是手機模式,不是固定的框架功能,變化很多。”

  “互相的一個事情,不要覺得是單方面,你也可以很賢惠對吧?”

  她很愿意教吳燁應該去怎么樣和女孩子相處,應該怎么樣去愛對方。

  吳太太一直都不是那種講大道理的母親,以前她每年年底都會問吳燁:

  今年一年過去了,你有沒有感覺自己做錯了那些事情?

  吳燁就這樣學會了反省,學會了改正自己的錯誤,還有很多很多東西,都是引導他理解,而不是讓他死記硬背。

  爺爺奶奶和他說:該玩就玩,玩累了就吃飯睡覺,該上學的時候就去上學,所以他玩了一整個童年。

  家里只有老吳才和他講道理,講人情世故,講做事方法。

  吳燁以前認識一個大哥,他說自己身處黑暗,一直到長大了,才見到光明,所以他羨慕吳燁從未見過黑暗。

  有個溫暖的家庭,這是他一直沒有的,有個溫柔的環境,也是他沒有的。

  “媽,要是她們家要是特別特別有錢,您覺得阻礙會很多嗎?”吳燁問她。

  吳太太用剛洗的手,掐了掐他臉,兒子其實一直都挺自信的,在自己喜歡的姑娘面前,也開始患得患失起來了。

  “如果她也愛你的話,這個世界上,生老病死都阻止不了你們。”吳太太這樣回答他。

  吳燁思考了一下,生老病死面前,很多東西都是浮云吧?

  “我想通了!”

  吳燁把最后一點擔憂去掉,原本擔憂就不多了,全部清理干凈了。

  “想通了就行!每個人的喜歡其實都不一樣,媽不教你怎么追女孩子,等你表白成功了,媽教你怎么樣和女朋友相處。”

  吳燁笑著點點頭,有個能出主意的媽媽,其實很幸運。

  刷好鞋子,烘好以后,吳燁洗洗手,去房間里收拾自己的床鋪。

  老爺子的床鋪吳太太會鋪好,吳燁的床鋪就得他自己鋪了,吳太太從來不想養個生活低能兒。

  教育管觀念里,也是生活得自己打理好,家庭條件和他自己的生活,要分開。

  收拾好房間,吳燁趴在陽臺欄桿上。

  老實說,他有點想凌晨了。

  就是突然之間,想到她,然后就揮之不去,就像個502似的。

  “不知道會不會打噴嚏。”吳燁忍不住笑。

  沙發上的老吳看了看傻笑的兒子,忍不住搖搖頭,小聲喃喃自語:“完了,墜入愛河了。”

  時間流逝。

  轉眼吳燁兩天沒有回公寓那邊了,凌晨上次發消息給他的時候,吳燁說爺爺來了,要在家待幾天,暫時不過去,忙完才能回去。

  這兩天都在家里和外面跑,去店里開了一次會,馬東西在盯著安裝設備和裝修進度,吳燁準備兩天去一次。

  每天都去沒必要,隔天去一次就行了,馬店長還是很負責的,吳燁挺放心他。

  八爺吃的東西,他也已經準備好,包括它媳婦兒的食物,一兩天不回去問題不大。

  它們不可能一天就吃完。

  老爺子是來參加文化地標建設會議的,他們這些篆刻大師,要負責文字篆刻,最后一塊塊拼接。

  數字很龐大,意義也挺重大的。現在只是先開會,后面確定好了章程,老爺子才會再過來。

  現在每天都在開會,吳燁就送他去,然后開完會又接他回來。

  不過老爺子的死對頭也在,整的他很不愉快,要是換個小點的項目,老爺子都走人了。

  每天都是雞毛蒜皮的事情,老爺子和吳燁吐槽,他想捶負責人。

  他這個年紀,看中的就是可以做一副好作品,給這個世界留下一些東西,結果流程太慢了。

  吳燁在忙里偷閑,工作不多,就是當個司機和監工。凌晨這幾天工作也不多,她也挺無聊的。

  她辦公室里。

  凌晨看著手機上,顯示的前兩天的消息,一口白牙咬的咯吱作響。

  就很氣。

  大部分時候,都是自己給他發消息,吳燁就很少給自己發消息。

  不說一天發多少,一天一條總沒問題吧?沒長手似的。

  凌晨肯定不知道,吳某人又開始欲擒故縱計劃了,準備回家的時候,給她放了大雷。

  所以,吳燁在忍著。

  吳燁已經消失兩天了。

  凌晨嘆氣,看了看手機里和吳燁拍的自拍照,笑的賤兮兮的吳燁,看著就討厭。

  “戳你臉!”

  蔥白的修長手指戳著照片里吳燁,凌晨感覺自己中了吳燁的毒。

  兩天沒有看到他,一開始他只是偶爾跳出來,現在就像是卡了ppt一樣,一直跳。

  只要閑下來,他就跑到腦子里去了,還趕不走不,人又見不到,真的是很煩這種情緒。

  叮咚!

  凌晨看著消息,不是吳燁發來的。

  哦…原來是甜甜啊!

  小雪姐,真不知道小吳哥去哪里了?田甜問她。

  看著消息,凌晨想了想同樣都是女生,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難道就知道?

  凌晨拍了拍腦門,感覺自己有點暴躁,這樣不好不好。

  為了吳憨憨,不值得!

  我還以為你知道呢,他不在家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把他嚇跑了?田甜發消息。

  凌晨估計著,田甜再步步緊逼,吳燁都要生氣了,他現在只是克制著沒有生氣。

  田甜最會把握的就是分寸,一旦發現吳燁不對勁,她肯定就說:

  小吳哥,我們做朋友叭!

  凌晨都能猜到她后續的動作,了解她的很。

  我差點忘了,你不說要放棄了?凌晨問她。

  上次她還說的要放棄,現在又開始了計劃,凌晨都疑惑她怎么想的。

  問題是,就這么放過他…我不甘心啊!田甜回答。

  凌晨:“……”

  這姑娘,簡直了,這話說的,她都不知道說什么了。

  搞不好人家有個什么未婚妻之類的,你不甘心都沒辦法。凌晨發消息。

  這是她最近看的一本,突發奇想而已。

  那不可能!真有未婚妻,我就倒立吃屎。田甜很自信不會,這年頭,那還有那種老套的東西?

  凌晨無語。

  女孩子一個,什么話都敢說。

  小雪姐,麻煩發個網站給我,我沒漫畫看了。

  凌晨不理她,她怎么可能知道什么網站,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才不是會看網站的女生。

  她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別亂說,沒有的事。凌晨拒絕三連。

  田甜傻眼了。

  以前借一部說話,都是簡單的事情,現在居然開始裝起來了?

  誰還不知道誰啊?

  算了,我自己找,我得學習學習。田甜回消息。

  凌晨低頭看著手機,兩只手揉著太陽穴。

  “學習啊!”凌晨想了想:“形容的太恰當了。”

  被田甜插科打諢,她倒是忘記了吳燁,不過,記起來了比吳燁更煩人的東西。

  她明明說好的,不看那些了,結果田甜又來和她說那些。

  就跑了,你和吳燁有什么區別?

  拍了拍臉,強迫讓自己冷靜下來,凌晨在想要不要給吳燁發個消息。

  “算了!”

  凌晨還是決定不給他發消息,就不找,他不找自己,自己也不找他。

  姐姐不要面子嗎?

  下定決心,凌晨決定分散一下自己注意力。

  “要不…也…學習學習?”

  凌晨有點臉紅,看了看手機,拿過一本文件,然后假裝在認真看文件,其實是看手機。

  為了預防有人進辦公室,她決定穩妥一些。

  半個小時以后。

  砰砰砰……辦公室門打開,秘書走進來,把文件放在她辦公桌上。

  “凌總!文件先給你放在這里,您安排時間處理一下。”秘書說道。

  凌晨點點頭。

  然后全神貫注的都在文件上,面色微紅,專心致志。

  “好,我知道了,我先看完這份文件再說,你先忙去吧。”凌晨頭也不太的伸出一只手揮了揮。

  秘書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才退出去,關上門。

  聽到關門聲,凌晨放下文件夾,拍了拍臉,有些羞紅。

  剛才想到了很多亂七八糟的畫面。

  低頭看了看手上的文件夾,凌晨才發現…她居然拿反了!

  澀死了!

  凌晨臉紅的和天邊的晚霞一樣,手忙腳亂的丟開手機,拿過一份文件開始看。

  城市另一邊,田甜正在辦公室忙碌,工位上的秘書,糾結了良久,還是發了個消息出去。

  看了看緊閉的辦公室大門,她吐了一口氣,面無表情的繼續收拾文件。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