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72 歹徒興奮拳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回到家的時候。

  隔壁正在熱火朝天的搬家,他很確定自己沒看錯,隔壁正在搬家,搬得很突兀。

  兩個男人在監工,注視著搬家公司員工搬東西。

  吳燁看了一下,他們家里的東西都已經搬出來了,女朋友在旁邊幫忙拿貴重小件。

  兩人抽著煙,臉上掛著豐收的喜悅,哪怕是大晚上要搬家,臉上都沒有絲毫不耐煩,反而干勁十足。

  有一種一朝暴富,連夜搬進大別墅的即視感。

  發了吧?

  兩人一邊對著搬家公司的員工提醒那些東西要注意,一邊在閑聊。

  “剛開始有人敲門,我還挺煩的,后來發現是兩個漂亮小姑娘,我也只是客氣了點,結果她哪是小姑娘啊,那是女財神。”其中一個男人感慨萬分。

  還是第一次被錢砸的暈頭轉向,分不清東南西北。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傻錢多的存在。

  大哥都感慨,彩票十年無顆粒,一遭買房賺大錢,簡直是造化弄人。

  “是啊,一直敲我門,我當時是想呵斥她的,結果…她給的真的太多了。”

  這波…叫共同話題,原本不熟的鄰居,因為同一個事情,迅速稱兄道弟,抽煙聊天。

  “聽那個意思,好像還是為了追男生,也不知道要什么枕頭,才能讓我做這種夢!”年齡大一些的男人感慨。

  自古英雄愛紅顏,如今富婆愛靚仔。羨慕之余,對比一下家里的河東獅,心里一陣情緒飄過。

  那種情緒…叫羨慕!

  “我要是能遇到這種姑娘,肋骨打斷給她熬湯喝!吵架我扇我自己。”另一個男人也感慨了一句。

  兩人對視一眼,內心的感受完全一樣。

  酸了。

  好在要搬家了,以后不用一直酸。

  看著堆在樓道的家具家電,他們完全感受不到麻煩,麻煩這點情緒,早就被錢磨沒了。

  人家姑娘闊綽,誤工費,精神損失費,搬家費用,酒店費用,安排的明明白白。

  唯一的要求就是速度得快!所以他們連夜搬家,就為了給金主騰出地方。

  吳燁聽到他們的對話,嘆了嘆氣。

  女人其實不可怕,有鈔能力的女人就很可怕了!錢,很多時候是完全不講道理的。

  錢能解決百分之九十九的問題,剩下的,可以用更多的錢解決。

  吳燁也猜到是什么情況了,無非揮舞著大把鈔票的田甜,分分鐘成功拿下了隔壁兩套公寓。

  至于過程,看兩個大哥一副中彩票的樣子,就知道過程極其粗暴,極其直接,甚至碾壓。

  有錢任性。

  事情好不好辦,取決于錢夠不夠多。少了就是不要用金錢玷污人品,多了就是你看人真準。

  大部分人都是這樣,少部分電視劇主角才會對支票嗤之以鼻,給人家不禮貌的撕了,嘴里喊著帶著你的臭錢滾。

  吳燁說的是大部分情況,也不是什么都能買到,這是肯定的。

  對于這兩個鄰居,吳燁還是喜歡他們,最開始那種桀驁不馴的樣子。

  平時看到了人,都不愛打招呼的高冷,今天那種高冷,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哥鱔變啊!

  看到吳燁出電梯,他們還破天荒的微笑示意,和吳燁打了個招呼。

  賺的都能讓他們短暫改變性格習慣,足見錢不少。

  然而人與人之間的悲喜并不相通,他們的開心,和吳燁的郁悶,對比鮮明。

  買房子是田甜的自由,不想住她隔壁是吳燁的想法。

  簡單的點點頭敷衍了一下,吳燁開門進屋。

  門口,年輕的男人疑惑:“大哥,這兄弟怎么感覺不太開心?”

  平時見到吳燁,他都是微笑禮貌的樣子,今天居然臭著臉,打招呼都是敷衍了事的。

  有點以前吳燁打招呼他們愛答不理,現在他們打招呼高攀不起的即視感。

  還準備裝一波,結果人家壓根不搭理他們。準備好的草稿變成了廢稿。

  “要是你隔壁的房子高價賣了,你的房子卻沒有賣掉,你眼不眼紅?你難不難受?伱郁不郁悶?”

  大哥就是大哥,分析透徹,一針見血,除了不是正確答案,居然還很有道理的。

  “大哥高見!!”年輕一點的男人恍然大悟。

  這哥們真慘,沒有賺大錢的命。

  兩人繼續熱火朝天忙起來,今晚上搬完家,明天還要去辦房產過戶。

  效率!

  吳燁剛關好門,吐了口氣,田甜就像是小時候玩游戲,在旁邊搗亂的熊孩子一樣。

  總和自己過不去,跑路都不行。

  步步緊逼。

  逼急了吳燁,他就攤牌了!我有喜歡的人了。

  凌晨那邊,不知道有沒有受影響,努力了這么久,別成果都保不住。

  要想個應對之策,老是這樣被動也不行,還得主動出擊,暫時沒有什么好辦法。

  吳燁剛回家,不會察言觀色的八爺就飛過來了,落在他肩膀上,羽毛扇的吳燁臉上,有些癢癢的的。

  “哥,幫我把布揭開。”八爺請求道:“我打不開。”

  心急得很。

  吳燁才想起來,籠子外有一層布籠罩著,八爺自己可掀不起來,他不在家,八爺估計猴急一下午了。

  急著鳥入樊籠,去槍打出頭鳥。

  “你能不能出息點!”吳燁看它蹦跶的樣子,忍不住提醒它。

  “不能啊!”八爺依然急不可耐,歡快的飛到鳥籠邊:“哥,你搞快點!快點!”

  這踏馬話說的,不會說人話就不要多說。它一直催,無奈,吳燁快步走到陽臺上,把鳥籠的布打開。

  八哥領地意識很強的,所以不能關在一起養,容易打架,雌雄也最好分開。

  看到八爺,籠子里的八哥很警惕的盯著它,發出叫聲。

  警告它。

  吳燁看著八爺發呆,提醒他:“交流一下啊!”

  八爺歪頭看著籠子,時不時還炸毛一下,呆毛都立起來了。

  吳燁沒看明白這是什么狀態,戰斗狀態?

  要打架了?

  “哥,怎么叫來著?”八爺忘的差不多了!

  你特么問我?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八哥!

  作為一只八哥,八爺長期說人話,連自己怎么叫都忘記了。

  和外國人忘記自己母語,有什么區別?不當八哥很多年!

  “現在怎么辦?要不要把你放進去?”吳燁問它。

  這種情況,吳燁搞不懂怎么辦,萬一打架他也不好拉架。

  八爺沒有回答他,而是靠近籠子,籠子里的八哥瘋狂琢它,果然會打架。

  老板誠不欺我。

  吳燁買八哥回來,就是這本讓八爺自己解決問題的,吳燁解決不了它的問題。

  打架就讓它慢慢相處,然后發情期到了,自然就好了。

  “哥,它在勾引我!”

  確定不是在嫌棄你?這話聽著很假啊!不過,體型差那么多,不至于打不過吧?

  “你確定你打得過它?要不要放你進去?”吳燁看著籠子里暴跳如雷的八哥,很擔心八爺。

  “哥,放我進去,弄它!”八爺準備以身試險。

  吳燁打開籠門,把八爺放進去。

  亂作一團,它對八爺很不客氣,不過八爺不落下風,最后還是八爺技高一籌。

  “哥,別看!”八爺提醒他。

  實話說,吳燁還挺有興趣的,準備看八爺怎么收拾它,結果八爺第一時間居然是要求他別看。

  小氣!

  看個鳥場直播都不讓!長這么大,吳燁還沒看過鳥片呢。

  把布拉下來,吳燁深表遺憾。

  “你叫啊,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你。你越反抗,我就越興奮!”八爺囂張又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來。

  吳燁無語了。

  這是縱子行兇了是不是?也不是子,縱鳥行兇,強搶民鳥?

  接下來就是八哥混亂的叫聲,一分鐘后,吳燁看著鳥架上精神煥發,神清氣爽的八爺。

  吳燁思考了一下,放它出來,花了三十秒吧?這也太…就這么點時間?

  微微片都沒有!

  那個吃燒烤的時候,借口去買煙,順路去花錢打撲克的大哥,也就這個級別了吧?

  遜啊!

  “感覺如何?”吳燁問它有老婆的感覺,是怎么樣的。

  八爺回答:“很棒!”

  吳燁感覺它回答的,不是自己問的問題,答非所問。

  八爺的媳婦兒算是有著落了,吳燁教它自己打開籠門,可能是愛情的力量,八爺學的很快。

  學會了以后,八爺更是肆無忌憚了,時不時就鉆到籠子里。

  然后就是一陣鳥鳴。

  巴不得可以住在籠子里。

  一直到它第八次進籠子,吳燁把它揪出來,放到鳥架子上:“你不能這樣,它會死的!”

  八爺:??

  吳燁勸了好久,八爺才理解,不能一直這樣藥,得停下來,得收斂。

  久饑必渴,久旱必干,久澇必虛。

  八爺這種行為,吳燁可以理解,八爺老光棍了,如果不是遇到吳燁,遇到其他人,都被關進籠子里養了。

  吳燁想的是,隔一年時間給八爺換一只八哥,不然,八爺沒問題,八哥可能受不了。

  喂好食以后,交代它不能再去籠子里,吳燁就去看書了。

“大哥,別看我,我能忍!”八爺答應他  收回不放心的眼神,吳燁想了想,還是繼續看書。

  本來想給凌晨發個消息的,也不知道她睡了沒有,有可能田甜還在她那里,吳燁遂放棄這個想法。

  凌晨家里,田甜并沒有在,她放下手機,本來想給臭小子發個消息的,估計他睡了,還是算了。

  “不能再想了!”凌晨丟開手機,窩在被子里。

  第二天的時候。

  約好一起去晨練。

  電梯門口,凌晨一身運動裝,依舊不施粉黛的姑娘,就是有讓人移不開目光的魔力。

  哪怕是同一套衣服,已經見她穿過,看起來依然還是那么迷人。

  光彩照人。

  “哎呀,什么晃到我眼睛了!”吳燁笑嘻嘻的靠近她:“快,姐姐幫我吹一下!”

  凌晨推開他,微微臉紅,嘴上說著煩,臉上的笑容卻沒有減少半分,反而更濃郁了。

  口是心非。

  凌晨今天沒有帶狗子,就她和吳燁兩個人。

  本來在猶豫要不要買衣服,結果對于看衣服這個事情,好像她自己也控制不住。

  反正女生都愛逛商場,而且鍛煉是她的習慣,她給自己找了理由。

  “再過來給你頭打歪。”凌晨舉著小拳頭威脅。

  吳燁根本不怕,還想著抓手手,可惜凌晨不上當,遺憾!

  “你這反萌差也太大了,能不能不要笑著威脅人,你這和歹徒興奮拳似的。”

  明明笑的燦爛,嘴上卻不饒人,舉著拳頭,怎么看都不像有殺傷力得樣子。

  歹徒興奮拳。

  凌晨給他一個白眼,她練的是正兒八經的拳擊,正兒八經能打人的那種,正兒八經打了要賠錢那種。

  吳燁站在她旁邊,往她的位置挪了一下,凌晨挪開,吳燁又挪過去。

  凌晨:“……”

  “要給你拴住是不是?”凌晨問他。

  吳燁笑了笑:“我很好栓的,一個女人就可以,姐姐如果不……。”

  “我是女生!”凌晨打斷他。

  吳燁笑了笑:“哇,那不是更好?”

  凌晨捶他。

  電梯里沒有人,吳燁就肆無忌憚的,凌晨已經習慣他嘴巴厲害了。

  叭叭的!

  聊著天,到了運動場的時候,凌晨開始熱身,吳燁跟著她一起一起熱身。

  伸展運動其實挺好的,吳燁第一次認可一個運動動作。

  跑步的時候,吳燁依然還是落后了半步。

  凌晨慢下來,和吳燁持平,吳燁不知不覺又慢了半步。

  凌晨開始加速的時候,吳燁也加速,快慢都維持著慢半步的位置。

  始終如一。

  凌晨:“……”

  要是她不知道的話,還被吳燁認真的樣子欺騙了,但是她已經發現了,這家伙就是在看她。

  不知羞。

  臭小子!無恥之尤,下流胚子,登徒浪子。

  跑著跑著,吳燁還是全神貫注,高度集中精神在風景線上。

  凌晨冷不丁來了一句:“好看嗎?”

  問的突然,吳燁反應慢了一點點,嘴巴快了一點點:“滿分…我是說這樣跑步,鍛煉效果滿分。”

  吳燁拉回思維的時候,實話已經說出去了,嘴巴比人老實多了。

  “鍛煉效果?你確定不是視覺效果?不是確定不是輪廓,彈跳力?”凌晨質問。

  她說的都對,就是說的都對,吳燁才有種被抓現行的感受。

  靚仔尷尬。

  “姐姐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吳燁懂裝不懂,死不承認。

  這個時候,要比鴨子嘴更硬才行,不能老實巴交。

  凌晨就知道他不會承認,他要是有那個膽子,都正眼看了:“聽不懂沒關系,看懂了就行!看懂了吧?”

  假如被姐姐纏上怎么辦?

  她是什么時候發現的?

  吳燁極其擅長偽裝自己的目光,按道理來說,凌晨應該不會發現才對。

  他不知道上次他沒來,凌晨自己來晨練的時候,也是無意的發現了這個情況。

  后來吳燁一招鮮一直吃,她也忍著沒有提醒。今天,凌晨發現快慢他都能跟上。

  跑的越快,他表情居然越嚴肅。凌晨相信,他內心一定是相反的。

  難怪偶爾表情奇怪,還以為是什么情況,估計就是反應太劇烈了。

  現在還裝傻充愣呢。

  “沒事,姐姐這種過來人,可沒那么害羞,光明正大瞧,我也不會說什么,勇敢點!”凌晨開始假裝老手釣魚。

  “真的嗎?康康!”

  凌晨舉起拳頭:“吳燁,我要打死你了!”

  嚇得吳燁趕緊跑,如果這會有人開視頻,就會看到吳燁身后,瘋狂攆他的凌晨。

  嘴里還叫囂著,我要把你五馬分尸,碎尸萬段。

  一追一逃,今天的鍛煉效果格外的好,凌晨走路腿都是酸的,全是跑出來的。

  頭一次發現吳燁這么能跑,好不容易才哄過來報復了一下。

  吳燁胳膊上多了一個牙印,兔子急了會咬人,姐姐急了也會咬人,額外的,吳燁還挨了好幾拳。

  總之,經過這個事情以后,觀景臺沒了,還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以后再想看風景,得換個位置和方式。

  誰都不能阻止吳燁對雪山的向往,哪怕是當事人也不行。

  瞧就瞧了,含羞帶的,讓人不止是光想瞧。

  “姐姐來喝口水,看你累的!滿頭大汗。”

  吳燁和她坐在草地上,把礦泉水遞給她,然后拿著她的外套,等她喝完再穿。

  “累還不是因為你。”凌晨沒好氣的回答。

  吳燁跑的太快了,要不是氣消的先差不多了,她都不會那么容易放過吳燁。

  吳燁一愣,那就低估人了不是?只會更累才對。

  “都是我的錯,我剛才就顧著自己了!沒有考慮你累不累,來,穿外套。”吳燁把外套遞給她。

  自己家的,多穿點,其他人吳燁不管,自己的便宜也別被人家得。

  凌晨沒有聽出來吳燁的言外之意,穿好外套以后,又灌了幾口水。

  一張濕巾紙從臉上劃過,冰冰涼涼的感覺格外明顯,是吳燁在伸手幫她擦汗。

  微微偏過頭,看著吳燁帶著微笑和認真的臉,凌晨覺得自己心里的小鹿在亂撞。

  內心的小湖泊,又開始泛起一圈圈漣漪。溫柔往往讓人欲罷不能,沉迷其中。

  這臭小子也太真溫柔,溫柔似水,讓她很是觸動。

  手還在凌晨額頭上。

  “姐姐,你是不是發燒了?臉怎么這么燙?”吳燁用手背試了試,溫度格外的高。

  凌晨回過神,把吳燁的手拍開,不好意思的回答問她。

  “只是鍛煉過度了而已!”凌晨說道也是假話。

  吳燁看屬于是破不說破,凌晨害羞的時候,很明顯能看出來,她還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

  “既然累的話,那我們多休息一會兒再回去,我陪你。”吳燁說道,拿著紙巾擦了擦自己的汗水。

  如果不是為了將就凌晨,他這點鍛煉量其實是不夠的。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姐姐。

  鍛煉什么時候都可以,姐姐就這么一個,她才是吳燁的第一目標。

  “下次你再使壞,我還揍你。”姐姐一本正經卻毫無作用的威嚴。

  這個威脅,吳燁直接過濾了,還是假裝立馬點頭。

  “其實我都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不過你開心最重要。”吳燁還是不承認。

  還編。

  她可以覺得自己是色狼,自己不能承認自己是色狼。

  她知道就只能多防備一下,她要是真介意,就不會只是打幾拳了,也不會只是咬一口那么簡單了。

  估計吳燁都進icu了!

  發泄害羞的途徑而已,女孩子嘛,很多女孩子都把牙齒當武器,生氣,不開心都咬一口。

  “這個事情,我都已經單方面確定了結果,如果我發現有類似情況,就會揍你。”

  凌晨看著吳燁裝傻,她也不多說,更不可能直接告訴他是什么原因,說不出口。

  說不出口,不代表不能警告。

  兩眼放光和咸蛋超人一樣,是個女生都不習慣那種目光。感覺聚焦的位置,都被盯的火辣。

  “不講道理啊,我媳婦兒以后都不敢這樣不講道理,不分青紅皂白給我來一下子。”

  “我敢!”

  “那你做我媳…別動手…別咬人!姐姐我錯了!”

  又挨了一口,凌晨捶了他好幾拳,把吳燁壓著打。

  感覺不對勁,才注意到動作不太雅觀,吳燁雖然呲牙咧嘴求饒,但是表情略帶享受。

  看著他手臂接觸的地方,再加上從未經歷過的怪異感,凌晨臉紅。

  恨恨的給了他一記直拳,凌晨瞬間彈開,吳燁有些遺憾兩團溫柔的離開。

  他覺得自己還能扛一百拳。

  來打我啊!

  “走了,回去了!”凌晨先走一步,感覺臉發燙,心跳很快。

  吳燁站起來,追上她,看著兩只擺動的手,就距離幾公分,他克制住內向想拉她手的想法。

  現在還不是時候。

  現在拉,估計會被過肩摔的,上次是個意外,得手了。

  下次得有預謀的拉手才行。

  “今天還是吃油條肉包嗎?”吳燁問她。

  凌晨想了想,然后答應一聲,吃什么不是最重要的,能吃飽就行了。

  到了早餐店,兩人找了個位置坐在。

  “田甜要搬到樓上去了!”注意到吳燁一直在看自己,凌晨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吳燁大概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總有點顧慮田甜的想法,怕她被傷害,但是這不是忽略自己的理由。

  事實也不是這樣的,吳燁和她的關系也好,接觸也好,這些都是和田甜無關的。

  “分清楚就很簡單了,對你來說可能要復雜一點,但是不希望這種復雜,影響你正確的判斷。姐姐!你沒問題的吧?”

  凌晨嘆氣。

  不知道呢!

  明明是田甜先來的…她總有搶人家東西的感覺。

  雖然她很清楚,吳燁不是物品,但是她和田甜,又是那么多年閨蜜,難搞。

  “我們是朋友!”凌晨說道,她自己都不相信,都能感覺到這是個幌子。

  她也開始,打著朋友的名義,做不是朋友的事情了。

  “我承認,她問也可以這樣說,反正現在是!”吳燁回答。

  現在是朋友沒問題,以后是不是朋友就不一定了,可能前面要加字。

  吳燁一開始就不是為了交朋友來得,那么多人可以交朋友,為什么要選凌晨?

  他是找對象。

  要處對象的。

  “其實生活還是一樣,該怎么樣還是怎么樣,你又不希望我當個壞人。”吳燁出此下策。

  他不想傷害別人,但是別人也不能妨礙他的計劃。

  他不能阻止瓜妹買房子,但是瓜妹不能阻止他喜歡凌晨,凌晨不應該有愧疚感。

  “你本來就是壞人。”凌晨撇撇嘴。

  吳燁不暫同這個:“不是我吹,換個人光著站在我面前,我都只會報警。”

  “抱緊?”

  “報警!”吳燁重重的回答。

  凌晨撇撇嘴,這話可不知道真的假的,對于不知道的事情,要保持懷疑態度。

  吳燁說這個話的可信度,確實是太低了。

  和吳燁認識在到現在,他一直不是什么謙謙君子形象,反而是那種油滑段子手,沒個正形。

  聽說嘴巴口花花的男生,實際上都是老實巴交的性格,所以才沒有對象,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這還是凌晨在網上看到的。

  凌晨做了個憨包假設:“換成我呢!”

  “抱緊!”吳燁做了個擁抱的動作。

  凌晨:“……”

  是有的雙標,她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不知道為什么,最近總是容易腦子一熱,她居然問這種問題,智商都跑沒了似的。

  凌晨拍了拍腦門。

  憨憨啊!

  “吃個油條,別想那么多,姐姐,有些事…其實不是別人的事!”吳燁說道。

  凌晨點點頭。

  確實是自己的事情,和其他人關系不大。

  她睡不著的時候,做過自我剖析,剛開始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對吳燁有好感了。

  后來做夢老夢到吳燁,凌晨就知道不用懷疑了,畢竟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因為想得到弟娃兒,所以才會日有所思。不知不覺的,那些瞬間,就變成頑固不化的畫面。

  不知不覺,就萌生了好感,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時候。

  現在數的話,她可以數出很多吳燁的優點,缺點一定沒有幾個。

  情人眼里出潘安。

  他就像是502一樣,沾著就不放,撕不掉,抹不去。

  “姐姐,你看的我不好意思了。”吳燁假裝害羞。

  其實并不害羞,他臉皮厚著呢。

  凌晨認真的問他:“看你怎么了?我就看你了!我光明正大,和某些人可不一樣。”

  她居然a我!

  “那我湊近點你看清楚!”吳燁和她坐一起,湊近她:“現在清晰不?”

  離得太近,凌晨感覺不好意思,和要親親似的。

  凌晨就知道他臉皮厚,懟道:“火星坑都能看到,很高清了!”

  姐姐這就是假話了,他這種級別的靚仔,是沒有火星坑的,皮膚好得很。

  “那我也光明正大看看你!”吳燁靠的越來越近。

  凌晨把他臉推開,她不好意思,還是害羞的不行,根本做不到像吳燁一樣臉皮厚。

  吃個早餐,還要打情罵俏的,很多食客大早上早餐還沒吃,狗糧都吃飽了。

  吳燁和凌晨是磨磨蹭蹭吃完早餐的,然后搶著結賬,最后還是吳燁手速快。

  老板這幾天都習慣他們的膩歪了,反而一臉姨母笑,鼓勵他們早生貴子。

  吃完早餐以后,兩人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凌晨作為一個大老板,比吳燁其實更忙。

  吳燁今天是要去談供應商,食品原材料很重要。

  每天早上能一起聊天曖昧,進度就一直有,積累的差不多了,吳燁就準備表白。

  一舉拿下。

  美好的一天,從和姐姐約會開始。

  愛情終究不是面包,最后還是要賺錢,金錢也是愛情的保證之一。

  開著車,吳燁聽著車載音樂,情歌有些上頭,感覺就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

  有些搖頭晃腦,情不自禁的跟著唱幾句,并不好聽,但是樂在其中。

  甜甜的愛情,初見端倪。

  今天辦正事。

  要去見的供應商,是楚良介紹的,不得不說,楚良認識的人確實多,吳燁說了一嘴,他給了吳燁好幾個聯系方式。

  談不上是人脈,單純認識的人多,也是有很多好處的,辦事情都會方便不少。

  娛樂是個圈,商業也是個圈。

  大大小小各種商品,要談的也不是一個供應商,而是為了不被拿捏,同一個商品,得找兩到三個同質量的供應商。

  掌握主動權,才能反過來拿捏他們,這里面門道很多,不能仔細想,想著很累。

  小的商品還好,就怕是卡脖子的重要原材料。

  吳燁發現做生意挺累的,各種事情都要考慮,鍛煉的是大局觀。

  咸魚舒服,可是素未謀面的丈母娘,不一定想要個咸魚女婿。凌晨也不一定想要個咸魚老公。

  要討個白富美老婆,必先苦自己心志,勞自己筋骨。

  還得去接人。

  吳燁要接上馬東西和趙可心,他們一起去,主要是為了對比質量,吳燁完全看不懂那種肉好,那種肉差。

  他自己吃,都是只買貴的,不買對的。趙可心他們不一樣,能分出來好壞。

  車上,吳燁開車,趙可心坐在副駕駛,大個子馬東西坐在后排,又聊到了食品安全問題。

  關于店內的食品慣例計劃早就定好了,外部選材統一管理,內部質量管理也是交叉管理。

  “老板,開業計劃我已經做好了!”馬東西放了一份資料在后座,這幾天他熬夜做的,剛做完。

  忙完了,還需要該話,再改就行,通常他們這種專業人士的寫法,還得開個會。

  有些詞不是全部明白。

  “馬店長,辛苦你了!到時候多安排一天假期。”

  看著頭快頂到車頂的馬店長,臉上還有黑眼圈,吳燁深感他敬業。

  趙可心最近也在研究新的配料,不過她沒有那么拼,還沒有開始上班,有些佛系。

  吳燁還刷到了她晚上去夜店的朋友圈。馬東西大概是年齡不一樣,對待工作態度很大。

  壓力大了,態度就不一樣了,沒有壓力的人,活的都輕松自在。

  “我這個不喜歡畫大餅,大家出來工作,就是為了賺錢的,工資待遇和福利也好,還是年底分紅獎金也好,都給安排上!”吳燁說道。

  兩人點頭,沒有多說什么,只是保證把工作做好。吳燁說的是實話,沒辦法反駁。

  工資待遇已經出來了,他們的工資都不低,還高于市場待遇五分之一。

  跳槽,就代表漲薪。

  說著話,聊著門店的小想法,就到了樺鏈肉食品公司門口。

  吳燁幾人下車,看著規模不小的公司,這種感覺,比批發市場肯定是靠譜的。

  進了公司以后,他們被接待,去公司參觀了不少時間,又看樣品質量,看冷凍品質量。

  包括談合作細節,定條款價格,質量數量,都是費時間扯皮的事情。

  接著又是第二家公司,第三家公司,第四家公司,最后趙可心腿都軟了。

  她第一個感覺到累,嘴上還說沒事,畢竟老板都在堅持,她一個員工,也不能表現的那么脆弱。

  最終,吳燁先和兩家質量最好的公司簽了合同。

  趙可心實在是累了,吳燁就讓她先回去了,吳燁和馬東西還要去看烤肉設備。

  廚房設備已經買好了,就是單獨的烤肉設備還需要買。又去找了不少副食品的供應商,最后連馬東西和吳燁都感覺累了。

  不止是身體上的累,更多的是斗智斗勇的精神上的累,那種花腦筋多了的疲憊。

  談判這種事情,本來就很費腦筋,一個問題能談不少時間。

  回家的時候,吳燁累得很,感覺腳和灌鉛了似,微信步數,今天都有3萬多步。

  躺在沙發上一動不想動,就這樣,就是最舒服的。

  回顧自己一天做的事情,發現居然已經做了那么多,居然還有一絲絲成就感。

  很多東西吳燁其實都是沒有接觸過的,馬東西都看出來了,他只是沒有說。

  吳燁能聽得進去建議,馬東西建議的,他都會認真思考,有合適的建議,都會采納。

  三人行,必有師。

  八爺吵著要進籠子,吳燁被它吵的不厭其煩,彈了一下它鳥頭,然后才揭開布。

  迫不及待就鉆進去的八爺,半分鐘以后又鉆出來了。

  雖然時光短暫,但是鳥都比他瀟灑,起碼人家有。

  吳燁就是什么都沒有,單身狗一條,鳥都比他好,起碼不缺肉吃。

  他已經素了二十多年了。

  吳燁家里。

  老吳拿著手機坐在沙發上,嘴角露出一絲絲笑容,那是一種掌控一切的笑容。

  手機上,隱約可以看到大唐不動產幾個字,還有數字。

  “笑什么?你笑的那么開心?股票終于漲了?”旁邊修指甲的吳太太注意到他的笑容。

  老吳發笑,確實是潛力股漲了。

  利好消息。

  “還不是你兒子,出去幾個月,不知不覺就開了個公司,給人家把銷售團隊都挖跑了,人家找到我,問他是不是我兒子。”

  老吳說這話的時候,還是帶著笑容的,其實他不怕吳燁膽子大,就怕吳燁連膽子都沒有。

  至于得罪人,干事業,就沒有不可能得罪人的,各憑本事。

  “還把公司名字都發給我了,你兒子是大股東,也不知道在哪里弄的錢!”

  他知道老婆沒有給兒子錢,不出意外,應該是他自己借的。

  吳太太好奇的拿過手機,看了看消息,然后忍不住笑起來。

  “挺好的,不孬!有沖勁是好事。”吳太太說道:“錢應該是找他朋友借的,他不可能幾百萬都借不到。”

  老吳感覺自己居然有些老懷甚慰,也能理解父親的怒其不爭。

  時間沉淀到中年,他能理解老爺子,這個時候的良苦用心。

  “做這個還能賺錢?”吳太太看著不動產幾個字,感覺現在都爛大街了。

  到處都是這種公司,準入門檻也太低了。她是擔心兒子虧錢了,怕他打擊到自信心。

  “肯定能,要是普通團隊,人家能來找我?”老吳分析。

  找到他這個信號,說明了很多東西,問題肯定不是最嚴重的。

  吳太太問他:“能擺平不?”

  這才是最重要的一點,找到他了,這個鍋他就得幫吳燁背著。

  “我是他爹,我不給他擺平,他自己拿什么擺平?”老吳第一時間就擺平了這個事情。

  大家都是生意場上混的,不砸飯碗,都不會過分結仇。能找上他,主要是也是想要個討個人情,絕對不是那么嚴重。

  “指望他擺平,他連這個不動產公司,都不知道能不能經營起來。”老吳從來不高估兒子。

  他在意的,是態度。

  麻煩他都可以解決,唯獨態度不能輕輕松松就改變。

  “老公靠譜。”吳太太表揚道:“得獎勵你!”

  老吳摸了摸腰:“累計記分!”

  吳太太看了看手機:“記個屁,你都欠15分了。”

  老吳還在思考理由的時候,吳太太已經準備關燈了。

  人到中年,身不得已。

  不止是指工作而已,在家里也是這樣。前段時間覺得吳燁搬出去挺好的,現在還有些后悔。

  二人世界說著浪漫,代價又有幾人知道?

  “我們聊聊兒子的事情啊!”老吳找了個擋箭牌。

  吳太太搖搖頭:“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老吳:“……”

  城市另一處的吳燁,正在聽著老爺子發來的語言。

  “大孫兒,剛才給你爸打電話他沒接,額要來參加個交流會,明天你來機場接額。”

  “兔崽子,電話都不接,明天額非得捶他不可。”

  “好的,爺!您把機票時間發給我!我去接您。”吳燁給老爺子發了個語因過去。

  也不知道老吳在忙什么,連爺爺的電話都不接。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