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76 此事必有蹊蹺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九品龍蝦王  這是一家很老的店,但是他們家味道做的一絕,他們初中的時候,聚餐就是這個地方。

  一直沒有換過,真正的幾十年老店,做蝦,做鮑,都是一絕。

  寧渠說的是吃小龍蝦,其實是小龍蝦和大龍蝦都有,這家店還有不少其他的海鮮。

  因為和寧渠老板很熟悉,他們雖然很久沒有來了,位置還是第一時間訂到了。

  可能是因為餓了,吳燁是第一個到的,進門就看著寧渠坐在塑料椅子上,叼著煙,吞云吐霧。

  怡然自得。

  大褲衩,涼拖鞋,卡通短袖,再加上微胖的身材,除了長的還可以,說他有錢都沒人信,看著和街溜子差不多。

  氣質的增長,完全沒有跟上財富的增長,極度不匹配。但是他偏偏就是會賺錢。

  股票市場上一根肥碩的韭菜,躲鐮刀技能練的出神入化,總能賺到錢。

  “庭完全好了?”

  吳燁坐在他對面,特意的避開二手煙。順手把懷里的一條精裝和天下,放在桌子上。

  這是吳燁出院禮物。

  寧渠抽了一口煙,故意噴吳燁一臉白色煙霧,然后深沉的回答:“如果一個男人自己從低谷里,一點點爬起來的男人,你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嗎?”

  寧渠雖然胖,但是一口正經的播音嗓,聽起來格外的磁性迷人,很多妹子就上頭他的聲音。

  吳燁考慮一下:“會手指變形?”

  寧渠:“……”

  神特么手指變形!

  寧渠深沉的回答:“會冷酷,會冷血,會殘忍。”

  吳燁沒忍住:“嘿嘿嘿!”

  寧渠吐出一口煙霧,然后把一只手手搭載塑料扶手上,另一只手夾著煙,指著吳燁:

  “你了不起,你清高,你現在可以笑話我了!”

  “好,真好,你了不起啊!你把我帶到醫院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把我從醫院帶回去啊?”

  “你知不知道?我在醫院受什么樣的欺負?你知不知道?我被顏潸潸怎么樣欺負?”

  “就因為我是她前男友!她整天欺負我,你呢?你人呢?”

  這里面還有這么悲催的故事嗎?不說醫院會把病人照顧的很好嗎?

  他離開的時候,還特意找其他的病人,打聽了一下情況,不然吳燁怎么可能放心離開?

  被顏潸潸欺負…那他有什么辦法?

  不知道為什么,吳燁就是想笑。

  “噗嗤…你繼續,我在認真的懺悔,不應該讓你被欺負。”吳燁還是忍不住了。

  寧渠拍桌子:“你笑我?”

  “我沒有!”吳燁不承認,沒忍住又笑起來,一想到顏潸潸欺負他,就忍不住笑。

  腦子里都是各種搞笑的畫面。

  “喂,你都沒停!你一直在笑我。”寧渠拿一次性筷子丟他。

  反正都被丟了,吳燁索性大笑起來,確實是忍不住,太好笑了。

  他和凌晨一樣,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笑點也不高。

  寧渠就是個戲精,當然他自己是不承認這一點的。

  寧渠最大的夢想,就是開個娛樂公司,自己演戲,自己拍,自己發行那種。

  洛白都沒做過這種白日夢,寧渠就敢想,雖然一直沒有付諸行動。

  “所以說顏潸潸到底把你怎么樣了?”吳燁笑夠了,回到正題。

  寧渠嘆氣。

  “其他的不說,羞于啟齒,就一點很嚴重,我感覺她想重新得到我!”寧渠回答道。

  吳燁:???

  破鏡重圓?

  顏潸潸上次問他,關于寧渠有沒有女朋友,現在看來,她就是在收集答案。

  當時說禿嚕嘴了,早知道就不告訴她,當時沒想到這個防備。

  “我和她說,我已經好幾個女朋友了,我以為她會生氣,結果她表情怪怪的!”寧渠很疑惑。

  感覺自己說錯話的吳燁,把表情換成一本正經的同款疑惑。

  一臉都是問號那種。

  寧渠倒是沒有發現吳燁表情不對勁,而是問他:“這個事情你怎么看?”

  他很糾結,這個事情需要個答案。

  “我覺得,此事必有蹊蹺!”吳燁一本正經的回答。

  兩人同款想不通的疑惑表情,讓人看著很有喜感,反正上茶水的服務員妹子,就忍不住笑了。

  她感覺這桌客人太有意思了,兩個戲精似的。

  “發現沒有,她剛才沖笑你了!”吳燁提醒寧渠。

  搞不好緣分就來了,不是每個妹子都是顏潸潸,也不是都會欺負他。

  寧渠回答:“沒事!我大人大量,讓她多看兩眼罷了,女孩子嘛!”

  他剛才可不是這樣說的。

  “臥槽,還真是雙標的很啊。”吳燁很無語:“對兄弟重拳出擊,對妹子溫柔體貼。”

  寧渠尷尬的笑了笑,拿著筷子丟了自己一下。

  這操作,你好騷啊!

  實在是不知道怎么吐槽這個家伙了,剛準備說點什么,就聽到一陣跑車的咆哮聲。

  一輛黃色大牛,停在落地窗外的路停車場,技術很好,停的恰到好處。

  跑車的剪刀門打開,一身棕色工裝,衣服上還有不少機油污漬的干瘦靚仔,從車里鉆出來。

  工裝服,超級跑車,就這么兩個不搭調的東西,搭在了一起。

  帶來的不只是視覺效果,還有很多東西問號,起碼很多人就是這樣想的。

  穿工裝的人,都這么有錢了?

  位置上的吳燁嘆氣:“這波,又被他裝到了!”

  “我敢打賭,絕對是客戶的車!”寧渠回答。

  兩人發現店里的妹子都看著窗外的時候,感受各不相同,吳燁感慨這幣會裝,寧渠后悔沒有開他的馬兒出來。

  超級跑車,誰沒有一樣。

  穿著工裝的青年,在車前沖著二人挑眉,鎖好車子,才進到店里,拉了個椅子順勢坐下。

  然后從懷里掏出一條精裝和天下,放在桌子上,和吳燁剛才拿的那條一模一樣。

  心有靈犀一點通,送禮物的想法都一模一樣。

  “庭完全好了?”他問到。

  寧渠:“……”

  吳燁噗嗤一聲笑出來:“哈哈哈哈…笑死我,我剛才也是這樣問他的。”

  又一次暴擊傷害。

  黃原撓撓頭:“那我也不知道啊!我看看小心靈受傷沒有!”

  說著就準備過去。

  寧渠拿筷子丟他:“大黃,坐!”

  “我特么弄死你個寧胖子。”黃原沖過去用肘關節勒住寧渠。

  常年修車的黃原,強勢拿捏熬夜虛胖的寧渠,毫無招架之力。

  “小葉子,幫我弄他。”寧渠求助。

  吳燁沒動。

  “燁哥,救我!阿黃要弄死我了。”

  死鴨子嘴硬,說的就是寧渠這種人,反正不認輸。

  鎖喉也不行。

  吳燁指了指外面:“快看,浪兒來了!”

  兩人回過頭,就看到洛白穿著一身白襯衫,從寶馬上下來,而且又燙了一個極其風騷的發型。

  胳膊肘里,還夾著一條精裝和天下。

  三人不約而同的看著桌子上的和天下,沉默下來。

  “你們嫌我活的長了?”寧渠有這種感覺,一個個都是送煙,還不如送蓋中蓋呢。

  兩人干笑。

  等到洛白進店的時候,就看著三人盯著他胳膊肘里的煙。

  表情都是奇奇怪怪的。

  “看什么看,沒帶禮物還好意思來吃飯?看爺帶什么?財神最愛。”洛白把煙重重放在餐桌上。

  他還以為吳燁他們什么都沒有帶。

  吳燁和黃原默默的,從桌子底下抽出一條和天下,重重的放在餐桌上。

  一模一樣。

  洛白:“……”

  “那什么,我們今天吃蝦嗎?”洛白坐在寧渠旁邊,明知故問,當無事發生。

  他一直這樣,皮厚臉厚的,寧渠把煙收起來,全部裝到塑料袋里。

  如此這般,一個季度的煙就有了。

  “吃蝦,吃大只麻辣的蝦!”寧渠拿起菜單開始劃拉,一副準備炒一本的架勢。

  “你庭好了?”洛白就坐在他旁邊,關心的問了他一句。

  寧渠:“……”

  黃原和吳燁笑的前仰后合,寧渠拿過筷子,揪著洛白的衣領,用筷子拍他臉:“你說,你想埋哪里?”

  洛白疑惑,這是啥情況?

  一直到看著吳燁他們的表情,洛白才恍然大悟。

  這話估計被吳燁和黃原問過了,他該早點來的,都怪那個妹子,非要表演什么鯨吞,害他耽擱時間了。

  “來,老子給你表演一個,什么叫訛的你褲衩都不剩下。”洛白挑眉。

  寧渠放開他,拍了拍他的衣領:“洛哥晚上好。”

  洛白滿意的點點頭,鬧也鬧夠了,改點菜吃飯了。

  寧渠拿著菜單,分別點了吳燁愛吃的,洛白愛吃的,黃原愛吃的。

  酒就不喝了,用茶水代替。除了洛白,大家都不怎么喝酒。

  “今天聽一個妹子說,晚上準備去跑山!還是汽車。”吳燁聊起這個。

  寧渠放在茶杯了,洛白放下筷子了,黃原停下了嚼吧茴香豆,都看著吳燁。

  “沒說我要去,我就好奇,魔都還有這種地方?”吳燁喏喏的說完。

  很清楚他們的意識。

  寧渠把短袖撈起來,洛白解開了兩個扭開,黃原把褲子挽起來,三個人,三處猙獰傷疤。

  “我沒想去!真的,好奇而已。”吳燁解釋。

  三人異口同聲:“我們也好奇的不行!”

  其實吳燁也有傷疤,在屁股上!

  就是那次試事故以后,大家再也不騎摩托車了,記憶猶新的差點組團投胎。

  “不說這個了,吃東西!”

  吳燁看著唯一的一盤茴香豆,抓了一把,然后兩只手一人抓一把。

  洛白嘿嘿嘿笑,直接把盤子端跑了。

  “一個個的,高低也是個富二代,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是逃荒的。”黃原一邊吃,還不忘吐槽。

  大家呸他。

  從小長大的,大家在彼此面前都不客氣,換個場合,也能裝的和二五八萬似的。

  服務員開始開始上菜,一會瞄一眼這個,一會瞄一眼那個,都是帥哥,看的她有些眼花繚亂。

  不知道有沒有單身的!多看了兩眼,她才離開去上菜。

  吳燁扒著蝦,一個一個的吃著,沒停下來過。

  “還是這種老街,才能找到美食!”吳燁感慨,這家店做的東西,他們吃了很多年了。

  “還有好吃的快餐。”洛白補充。

  無語至極。

  吃著吃著,寧渠看了看他們幾個:“關于顏潸潸的事情,大家不要做內鬼。”

  洛白第一個點頭答應:“財神,你是了解我的,我要是內鬼,你都得喊嫂子了。”

  朋友妻不可欺,洛白是有原則的,哪怕是好兄弟的前女友,也不行。

  吳燁也表示不會:“你是了解我的,我連微信都沒有。”

  “你別看我,你是了解我的,我對這種事情沒興趣,葉子回頭把你那輛大g給我研究研究。”黃原說到。

  吳燁點頭答應,雖然明知道他喜歡拆車,還是答應了。

  寧渠舉著杯子,大家碰杯。

  一頓飯吃完,天都完全黑了,客人開始越來越來多。

  幾人吃的差不多,就散場了,吳燁是第一個走的,準備回家陪陪老爺子,他明天要回去了。

  吳燁回到家的時候,他們都還沒有休息,吳太太在給老爺子打包行李。

  老爺子和老吳在喝茶。

  “趕緊來幫忙!”吳燁剛回家,吳太太就喊他幫忙。

  把不少昂貴的營養品,往行李箱里面裝,還很嫌棄行李箱太小了。

  吳燁看了看行李箱,裝的滿滿當當的,衣服沒幾件,其他的東西很多。

  老爺子已經看半天了,不過沒有說話,顯然知道說什么都沒有用。

  他每次回去的時候,都會帶很多東西回去,就和來的時候差不多。

  “可以咧,都裝不下咧。”老爺子看了看吳燁,使眼色。

  吳燁視而不見。

  吳太太又放了一盒海參干,一盒人參,才滿意的點點頭,看了看吳燁:“拉上,鎖好。”

  吳燁默默的拉好行李箱的拉鏈,然后沖老爺子笑了笑。

  “孬孫!”老爺子回了一句。

  晚上的時候,老爺子說了很多話,吳燁就在旁邊認真聽著。

  一直到很晚了,才休息。

  吳燁睡前給凌晨發了個消息我明天回來,燙火鍋!

  凌晨秒回變態辣!

  我就喜歡你這喜歡變態辣的樣子吳燁發消息過去。

  我也喜歡喜歡變態辣的我。凌晨回消息。

  就這樣,兩人聊了一個小時,吳燁成功把凌晨熬睡著了。

  “不禁熬啊,晚上睡一覺,就少活半天的道理都不懂。”吳燁打著哈欠,逐漸睡過去。

  ------題外話------

  今天刪了好幾千字,又卡文沒有靈感,想精益求精太難了。

  四千加上剛才的,算是今天的更新。

  欠更56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