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96 凌晨吃醋【9.5K】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寧財神最近財運亨通,在股市上演了一出長坂坡戲碼,半個星期的時間,狂攬一千五百多萬。

  搶錢都不敢那么快。

  吳燁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在洛白酒吧喝果汁的時候。

  小洛和小吳眼睛都羨慕成兔子了,紅彤彤的。

  這賺錢也太快了,主要是,人家站著就把錢賺了。

吳燁還好,沒有紅的那么厲害,從星期一躺到星期五,他就有一千五百萬了,羨慕的是寧渠賺錢的能力  洛白就苦哈哈了,現在他是倒數第一窮,想著1500萬,夠他喝多少次綠茶了?

  有了一千多萬,哪怕是最貴的綠茶,他都可以喝的起。

  “我這幾天太累了!晚上一起去按按背,洗洗腳啊?”寧渠搓了搓臉,有些疲憊。

  他這幾天都準備好好休息,養精蓄銳,兩三天的時間,日夜顛倒。

  可能消耗了太多精神,那種精神上的疲憊,簡直是沒辦法控制,就想大睡三天三夜。

  投機性質的賺錢,雖然錢賺的快,但是風險高,一不注意就是滿盤皆輸,他全程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大意。

  錢賺到了,人也累的夠嗆。

  哪怕是在兄弟們面前裝比的爽感,也彌補不了,那種連續熬夜帶來的疲勞。

  去按按。

  寧渠拿著手機在看,手機頁面上,是一水的養生店,包括但不限于按摩泡腳,養生洗浴,針灸推拿,拔罐刮痧。

  “洛兒,附近有沒有專業一些的店?”寧渠問道。

  不專業,效果差,找就找專業的。

  “附近有個老人療養院,手法很專業。”吳燁回答。

  寧渠:“……”

  他又不是七老八十不能動彈,要個毛的療養院,現在是要放松理療,不是放棄治療。

  賺錢,不就是為了過的舒坦些嗎?他可不想自己某天趴在鍵盤上,一趴而終。

  該養生的時候,就要養生,身體才是最重要的,錢又賺不完。

  “青蚨匯,泉立方,金蘋果,鳳凰城……還有個浪漫屋。”洛白沒有遲疑,如數家珍。

  他最熟悉的領域是酒吧,其次就是品茶,最后才是養生,他是一代撲克游戲王,兼職浴皇大帝。

  吳燁幾人,養生店,他們絕對沒有洛白去的多,這方面,他才是專業的。

  熟練得很。

  “還在尋思啥呢?你去不去?”寧渠問吳燁。

  吳燁搖搖頭,他不準備去,他對這個活動興趣不大,而且,他本來也不喜歡去這些地方。

  感覺沒有什么意思,還不然在茶館里喝喝茶,熏熏香,聽聽曲兒。

  洛白聽到吳燁拒絕,覺得吳燁思想不夠高尚,沒有惻隱之心。大家都這么有愛心,怎么能讓吳燁一個人不合群?

  “不是我說你,你是一點愛心都沒有,我們雙手可以賺錢,但是她們不一樣啊!”

  “父母大病弟讀書,剛來不久還不熟,兄弟姐妹全靠她,楚楚可憐入紅塵。”

  “你看我,寧愿酒吧累斷魂,也要紅塵渡佳人。”

  “她們這么可憐,為什么不能幫幫她們?你要知道,你手指頭漏出來的一點,都夠她們吃很久了。”

  才剛拒絕,吳燁就被洛白嚴厲譴責了,言語之間,說的吳燁毫無愛心,毫無澀會責任感。

  反正小詞一套一套的,和那些說相聲的演員有得一拼。

  洛白此話有理,寧渠也跟著點點頭,一起勸他回頭是岸:

  “燁哥,你鐵石心腸,簡直太沒有愛心了!她們那么可憐,你還視而不見。”

  怎么會感覺她們那么可憐?

  人家明明就過的很好,除了遇到熟人,不好介紹以外,其他的挺好的。

  類似她們這種,十年打工無人問,一遭回村開瑪莎,別墅建了三層樓,舒服抱著老實人。

  不是洛白他們這些大哥,哪有人家姑娘的財務自由?

  洛白甚至都計劃好了,小姐姐,你也不想我差評吧?

  想了想,吳燁還是拒絕了:“我還是回家自己洗,不是其他的,主要是干凈!”

  在外面泡澡堂子,吳燁總有那么一絲絲的擔憂,很擔心不干凈,怕艾,怕梅。

  而且,凌晨知道了,怕是會生氣。要考慮一下對象的感受嘛。

  洛白搖搖頭,振振有詞:

  “這我就得好好說你了,別人說她賺的錢不干凈,那錢干不干凈我能不知道嗎?那都是我辛辛苦苦掙得血汗錢!”

  吳燁很無語。

  寧渠笑趴在沙發上,樂不可支。

  洛白現在就是,錢怎么來的,清清楚楚!錢怎么花的,支支吾吾。

  好不容易剛賺點錢,洛白又按耐不住想出去,就像是錢硌人似的。

  “白天掙錢晚上花,一分也不帶回家,說的就是你倆這種人。”吳燁譴責他們。

吳燁也有過為了文清晨亮麗,回去評價前天  “不要遮遮掩掩,就說去不去?”寧渠問他。

  吳燁想了想,看了看手機時間,然后點點頭:“雖然你們盛情難卻!但是不正經的我不去。”

  他很怕沒去的時候小吳,去了的時候吳總,抓了的時候吳某。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所以吳燁提前說清楚,他很正經。

  兩人挑眉,異口同聲的回答:“我們都是正經人。”

  吳燁不相信,自己是正經人,洛白肯定不是,寧渠最多是一半。

  不過盛情難卻,去就去吧。

  如果凌晨今天晚上,喊他一起吃飯,吳燁是不會去的,和凌晨一起在家聊天做飯。

  但是凌晨今天要加班,工作量有些大,吳燁自己一個人,回家也挺無聊的。

  鳳凰城給心靈找個歸屬,給靈魂找個港灣。

  一個三層樓的大店,裝潢精致,造型設計相當好看,大的霓虹燈閃著光芒。

  大門口,一大排旗袍迎賓小姐姐,路邊的行人,還會時不時看一眼,然后又彼此一臉你懂我懂的表情。

  終究,在眼里有那么一絲絲羨慕,羨慕的是別人紙醉金迷。

鳳凰城  其實這是一家正經店,洛白雖然愛開玩笑,但是很清楚吳燁和寧渠的想法。

  他們不是那種喜歡樸的,單純是準備按按而已,沒有多余的心思。

  再加上吳燁剛處對象,他不可能帶他們去不正經的地方。

  鳳凰城三樓包間里。

  包間,也是花了大價錢裝修的想,處處透著吞噬金錢的氣息,當真是無錢莫入的即視感。

  物吳燁三人一身短袖短褲,明黃色的布料,在燈光下熠熠生輝,如同黃袍加身。

  幾人躺在按摩床,喝著茶水,茶水里還飄著幾顆枸杞,像是對洛白和寧渠無聲的嘲諷。

  顯然,洛白和寧渠,已經在接受枸杞這個事情上,心安理得了,還說人家的枸杞不夠好。

  砰砰砰……房門敲響。

  “貴賓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幾個提著箱子,穿著制服的小姐姐走進來,站在電視前面。

  一字排開。

  長腿晃眼,細腰吸睛。

  洛白看了一眼,大手一揮:說道:“一般,換一批。”

  她們退出去,然后又是其他幾個小姐姐進門。換了好幾批,洛白才滿意了,確定好人選。

  錢不是他花的,老總他當了,寧渠這個買單的,縮在角落玩手機。

  說真的,吳燁覺得按的一般,力氣不夠大,效果一般,洛白和寧渠唧唧哼哼,好像覺得還行。

  “感覺還可以,回頭辦個會員卡,你們覺得怎么樣?”寧渠問他們。

  看這樣子,是準備當長期客戶了,洛白表示支持,他也可以偶爾借一下會員卡。

  反正他也偶爾來,有個會員卡,方便你我她,對大家都好。

  “如果被顏潸潸知道了,你就等著跪搓衣板吧,還vip,到時候你就沒有vi了。”

  吳燁提醒他,最好是不要不理智。

  他不覺得寧渠這個猴子,能躲過顏潸潸的五指山,大概率,最后還是要被她收服。

  顏潸潸現在,可能是在放牛,等牛在外面吃飽了,就開始牽牛回去耕地了。

  “燁哥現在已經是耙耳朵了,被川妹子拿捏的死死的,財神你別怕,男人得硬氣。”

  寧財神不聽他嗶嗶,打消了辦會員卡的想法,他確實有點擔心沒有vi,只有p。

  不過吳燁…最近確實是有點慫,不說其他的情況,連來按摩都支支吾吾的。

  好像那些剛結婚的年輕人似的,不知道洗浴中心,其實中年客戶更多嗎?

  “小葉子,你現在這種情況?你以后不會怕老婆吧?”寧渠問他。

  寧渠覺得可能性很大,吳燁很在乎凌晨的想法,今天來都是他和洛白勸的,要是不勸他,他肯定跑了。

  川妹子,對外都說自己溫柔的不行,說話也是,溫溫柔柔的。

  實際上…兇的批爆。

  幾個小姐姐悄悄笑了笑,她們一直在聽客人聊天,客人多,什么消息都聽到過。

  怕老婆還來的,也不是少數人,甚至很多。

  足浴這種東西,危害性很大,主要的危害,就是耳朵,來過來以后,老婆說的話就再也聽不見了。

  吳燁不屑的看了一眼寧渠,然后拿過手機,挑釁的看了看他:

  “這樣說吧,我敢給我們家凌晨打電話,說我在按摩,你敢給你們家顏潸潸打電話嗎?”

  吳燁賭他不敢。

  而且一定贏。

  寧財神轉移話題,不承認:“別胡說,顏潸潸不是我家的,不要敗壞人家的名聲。”

  他不承認,吳燁就拿他沒辦法,反正顏潸潸沒有和他復合,也可以說不是他家的。

  但是想到萬一變成別人家的,寧渠又感覺自己綠了很多頭發,他最近一直很糾結。

  要,打不過,不要的話,舍不得。

  “你說不是就不是,反正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吳燁放下手機,不聽他口是心非。

  要是寧渠沒有想法,怎么著也不會出現跑路的事情,就是有想法了,才跑路的。

  這一點,他不說,大家都心知肚明,都是從小到大的兄弟,誰不知道誰?

  “總感覺因為沒有對象,讓我和你們顯得格格不入。”洛白嘆氣。

  他連個固定對象都沒有,突然有點羨慕他們,洛白才剛感慨完,吳燁的手機就響起來了。

  拿過手機看了看,吳燁愣住,凌晨打的視頻,吳燁轉頭看了看盯著自己的兩人。

  吳燁才淡定的笑了笑:“讓你們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爺們?”

  兩人給他個中指,顯然不相信他,寧渠讓他把電話給自己,幫他解釋一下,免得誤會。

  他把吳燁帶出來的,自然是要負責到底才行,不能什么都不管。

  他不想因為這些東西小事情,影響吳燁的感情,畢竟他才剛開始談戀愛。

  吳燁搖搖頭,迅速點開視頻,畫面一轉,就看到凌晨坐在車里。

  “姐姐,你下班了?”

  凌晨給他一個笑容,伸手捋了捋頭發,笑了笑:“弟娃,你這是在哪里玩?”

  看著可不是在家里,又是在外面,凌晨就問了一句。

  吳燁心跳有點快,他也是賭一把,覺得凌晨不會生氣,但是生不生氣,吳燁沒有底。

  不生氣啊!

  調整攝像頭,讓她看了看情況:“在外面呢,按按背,按按腳。”

  吳燁實話實說,沒有隱瞞情況,看清楚了情況,凌晨看了他一眼,才回答了一句好吧。

  壞事了。

  “吃東西了沒有?”吳燁拿著手機,轉移話題問她。

  凌晨搖搖頭,下午開會,現在才剛下班,什么東西都沒有吃。

  給吳燁打電話,就是想問一下她,要不要回家一起做飯吃,結果吳燁在按摩。

  她只能把自己的想法收起來,她倒沒有特別生氣,她知道吳燁也不會不知輕重。

  凌晨還是很相信他的:“我簡單對付一頓就行了,你先按吧,你回家再聊。”

  揮揮手,吳燁掛了電話,放下手機,轉頭看了看他們倆,兩人有些不可置信。

  從頭到尾,都沒有說幾句話,也沒有壓抑氣氛的聲音,就簡簡單單的就說清楚了。

  這姑娘…這么好說話?

  “她就這么容易…就放過你了?”寧渠不可思議。

  都是男人,對比也太明顯了,他可沒有吳燁這個待遇,寧渠以前去洗腳,被顏潸潸知道了,就被一頓胖揍,收拾的很慘。

  所以剛才,吳燁才賭他不敢打電話,其實寧渠驚訝的,也是凌晨的態度。

  和顏潸潸完全不一樣,要是顏潸潸知道他在足療,搞不好已經沖過來了。

  回家就是一頓捶。

  “都說了,我們家姐姐…溫柔,體貼,懂事。”吳燁回答:“和你們家顏潸潸有點區別。”

  蝦仁豬心。

  寧渠不搭理他,那已經不是一點區別而已,而是很大的區別,挨揍和不挨揍,差太多了。

  “你不要高興的太早,搞不好,回去就被一頓揍。”寧渠死鴨子嘴硬。

  吳燁輕蔑的笑了笑:“必不可能。”

  他裝的,回家了再說吧,這會兒總不能擔心這個。

  洛白在和小姐姐聊天,小姐姐在和他聊養身,按摩對身體健康的作用,還有活血化瘀等等。

  按摩是救不了腰子的,吳燁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幾人按了好半天,才離開鳳凰城,吳燁開著車,寧渠他們倆,在后排聊著下次再來。

  “貴的要死。”吳燁吐槽。

  洛白不覺得:“換個角度看事情,你花899,人家老婆給你按兩個小時,你還要怎么樣?”

  幾人回到公寓樓,寧渠洛白兩人,看著吳燁嘿嘿嘿笑。

  洛白說道:“如果吵架了的話,記得發個信息在群里,我幫你出主意。”

  “如果跪搓衣板膝蓋疼,記得談彈個消息,我給你叫救護。”寧渠說道。

  不說還好,被這樣一說,本來就有點沒底的吳燁,發現自己更沒底了。

  剛才還在羨慕他,后來兩人一通分析,寧財神說這是給你面子,回家你就完蛋了,洛白說這就叫秋后算賬。

  寧渠直言吳燁完蛋了,還和他裝比,溫柔體貼,跪搓衣板的時候,搓衣板也是溫柔體貼的。

  洛白問他知道愛情的苦了不,吳燁還嘴硬,說必不可能。

  兩人一路上的幸災樂禍,洛白還說發個紅包,就教他哄女生,吳燁不想做肉包子打狗的事情。

  他那一套,不一定實用,都是在茶藝師哪里總結出來的。

  吳燁想好了,要是真要是生氣了,哄就完了。

  還是第一次鬧情緒呢,一直不鬧情緒,和小仙女似的,有點情緒也好,證明在乎。

  得換個角度看事情。

  電梯里,寧渠在十五樓的時候離開了,臉上幸災樂禍:“加油。”

  洛白在十六樓的時候離開了,臉上幸災樂禍:“挺住啊!”

  就剩下吳燁一個人,從十七樓出來,深吸了一口氣,吳燁站在凌晨家門口。

  想了想,又把手機拿出來,找一下資料臨時抱佛腳。剛才洛白他們在,吳燁沒好意思臨陣磨槍。

  去足浴被女朋友知道了,應該怎么哄她?

  最佳答案:帶她一起,再去一次。

  不靠譜的破答案,他還沒有活夠呢。給自己打打氣,吳燁還是敲了敲凌晨的房門。

  他另一只手上,還有買好的夜宵,本來就沒底,吳燁被他們說心虛了,就在路上買的夜宵。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有備無患。

  門被凌晨打開。

  吳燁在她臉上,并沒有看到平時的甜美笑容,反而是淡淡的,平平常常的表情。

  看吳燁的時候,就好像吳燁是送煤氣的,又像是來抄水表,登記信息的陌生人一樣。

  中午的時候,還是笑顏如花的樣子,現在就不咸不淡的冷臉了。

  吳燁心里咯噔一聲。

  有點慌。

  這種反差,吳燁再笨也知道,她肯定是生氣了,而且肯定是因為剛才按摩的事情。

  完犢子了!這可咋整?

  剛才在她電話里,她可是給自己留足了面子,一點理都挑不了,現在生氣,都是在私底下。

  姐姐把事情辦的漂亮極了,讓他趕緊自己罪孽深重。

  “姐姐,那什么…我負荊請罪來了!”吳燁關門進屋。

  把手上的夜宵遞給她,凌晨只是看了看他,把吳燁遞過來的口袋拿到手里。

  “弟娃兒,負荊請罪?你何罪之有?”凌晨坐在椅子上,打開口袋,發現里面都是她喜歡吃的。

  有點心。

  她也不提吳燁錯了或者怎么樣,專心致志的吃著東西。

  心里則是想著:

  還知道買吃的回來道歉,還沒有憨到家,還以為他直接回來,或者回家去呢。

  “姐姐,我錯了!”吳燁才發現,她生氣起來的這種淡淡的壓抑,很讓人不知所措。

  就讓你覺得,你做錯了很大的事情似的,吳燁仔細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沒有做錯什么。

  吳燁都是規規矩矩的,沒有和洛白一樣。

  想不到自己錯哪里了,反正不管怎么樣先來一局我錯了,哄生氣的女朋友,他完全沒有經驗,全是書上看的。

  內容太多,現在記不起來了。

  吳燁是那種,有能力惹人生氣卻沒有能力把人家哄好的人。哄人,他完全沒有經驗,騙人倒是在行。

  “姐姐,我很深刻的反思了自己的問題…我很愧疚,我保證立刻馬上進行改正。”

  凌晨:“……”

  這話表達了什么意思?缺少了最重要的一部分,說了和沒有說一樣。

  “姐姐,我知道,我肯定是做了什么讓你不開心的事情,我給你道歉,如果你實在是…生氣,要不你打我一下?”

  凌晨搖搖頭。

  “如果你不忍心打我一下,那我想想…要不,我讓你親一個?”

  聽到這個話,凌晨臉上的表情松了一些,吳燁注意到了。

  “忘了你害羞,那你別動,換我來,我真誠的道歉。”

  吳燁假裝靠近她,凌晨躲開了。

  “臭不要臉!”還是沒有忍住,凌晨說了一句。

  吳燁看到她表情沒有那么冷了,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只要不生氣了,事情就簡單了。

  “姐姐,給我吃一口。”吳燁湊過去。

  凌晨夾起一塊肉給他,吳燁把筷子都嗦了,凌晨氣的拍了拍他。

  只有一雙筷子,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凌晨繼續吃東西,沒有嫌棄他,多少也算是細菌交換了。

  總算是哄好了。

  不過吳燁得搞清楚,她生氣的位置在哪里。

  “姐姐,相處當中遇到問題,我覺得我們還是說出來聊一下,避免以后遇到一樣的情況。”

  “如果哪里是姐姐不喜歡的,或者不接受澀,又剛好是我沒有注意到的,姐姐得提醒我!不然還會再犯錯。”

  “但是我知道自己犯錯了,我會改,而且我自認為大的錯誤我不會犯,但是我不知道會不會踩小坑。”

  吳燁坐她旁邊,很認真的和她說自己的想法,感情上遇到任何問題,可以通過溝通的方式來解決。

  大家把話說開了就好了,有問題,第一時間解決問題。

  “下一次你去按摩,換個男技師就好了。”凌晨用簡單的句子,回答了他所有的問題。

  弟娃兒,是額滴!

  瑪德,我都沒有機會乳a,全便宜其他人了。

  想想就氣。

  吳燁認真的想了想,凌晨這句話里,有很多的意思在里面,吳燁咀嚼了兩遍,才理清楚大概的意思。

  下一次,就是還可以再去,但是不能找女技師,就是她已經吃醋了。

  原因:是女技師。

  核心原因:她吃醋了,吃醋那是在乎。

  這是好事情。

  “我聽姐姐的,以后都不去了。”吳燁說道。

  凌晨不相信這個話,他不去,他朋友呢?他朋友去非拉他去呢?

  如果是那種情況,怎么可能不去?或者偷偷摸摸去,她也不知道,還不如說清楚。

  “我不是不讓你去,而是讓你別去那些不干凈的地方,懂?”這是她對吳燁的要求。

  正經的沒問題,不正經的…好聚好散,底線就杵在這里了。

  “我懂!”

  吳燁爽快的答應,本來他也不去那些地方的,都是正經按一下。踏踏實實做人,干干凈凈做事,清清白白按摩。

  “其實今天都不準備去的,實在是……”吳燁想解釋一下情況的。

  凌晨打斷他了:“對我來說,結果才重要,我不想那天去交保證金,贖人。”

  吳燁撓撓頭,尬笑!

  又被姐姐上了一課,不過那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會去碰那些人。

  而且他不是那種朝三暮四的人,什么事情該做,什么事情不該做,她很清楚。

  凌晨安靜的吃東西,吳燁安靜的坐在她旁邊,星星還是悄悄的對吳燁呲牙咧嘴。

  吳燁伸手比劃了一下,它就跑開了,在窩里看著吳燁。

  它的主人,現在都變成了這個臭家伙的形狀了。

  每次他來,家里就有種讓狗討厭的氣息。星星很不喜歡他,但是開始拍他了。

  凌晨伸手抽紙巾,吳燁已經抽好遞給她了。

  “我這里有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要聽哪一個?”凌晨擦了擦油漬,問他。

  吳燁好奇,想了想,吳燁還是選了壞消息,通常他喜歡先聽壞的,再聽好的。

  壞消息知道了,就已經有打算了,再聽好消息不晚。

  “我爸爸知道我們的事情了。”凌晨說道。

  吳燁:???

  這是壞消息嗎?再怎么看,這好像也是好消息才對吧?

  凌晨完全沒有看到吳燁忐忑的樣子,還以為他會擔心呢,結果他完全沒有擔心。

  “姐姐,那另一個好消息是什么?”吳燁問她,有點迫不及待。

  凌晨:“……”

  就說,原來壓根沒有當壞消息聽。

  他好像一點都擔心,自己老爹對他是什么態度。

  凌晨看了看他,回答道:“他不嫌棄你,當然也沒多喜歡你。”

  吳燁懂了。

  雖然被凌晨爸爸知道是意料之外,但是凌晨爸爸這個反應,吳燁也是意料之中。

  換位思考,答案很簡單。

  假如吳燁以后自己有閨女了,大概也是這樣的反應,畢竟還沒有見面,不嫌棄,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吳燁很滿意這個結果。

  “他知道情況,是因為上次那個陌生電話?”吳燁問她。

  要是對方是突然知道的話,吳燁能猜的就是那個電話,或者是凌晨主動告訴他的。

  但是凌晨的性格來說,這種現在就告訴家人的可能性,很低。

  她喜歡穩定以后,有結果以后再說,我的姐姐,一直都很穩健。

  “對!”

  凌晨點點頭,吳燁一猜就猜到了,就是上次那個電話的問題。

  她還把吳燁的照片發過來去了,最好看的幾張照片。

  不過,他沒有多說什么,而是讓凌晨自己做決定,確定好了,就帶回去他看看。

  凌晨都在考慮要不要教吳燁打麻將,吳燁不會打。

  吳燁靠著沙發,想了想說道:“沒事,咱爸…嘶,叔叔…叔叔不反對就行。”

  話說到一半,他就被凌晨掐了。

  疼的很。

  “再說了,感情歸根結底是我們之間的事情,結婚,才是關乎兩個家庭的事情,所以現在不用擔心這些。”

  “就算是遭遇反對,我也和你一起面對,除非你妥協,你不妥協,我就堅持到底。”

  吳燁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凌晨,吳燁猜測,凌晨媽媽還不知道,有可能最大的阻力在她那里。

  以后還有的說呢。

  千億總裁,哪有那么好說話的,吳燁早有心理準備。

  凌晨答應一聲,其實她一向有主意,只是遇到這種問題,難免有那么一點點自亂陣腳。

  本來今天,吳燁去按個摩而已,她不至于生氣,只是各種事情讓她有些煩躁了。

  吳燁把她的手,放在自己手里握著,給她一點安慰。突然發現,他們好像關系一直在飛速進步。

  現在,都被家長知道了。

  其實他們才開始沒多久,很多東西其實都不穩定,還需要時間沉淀。

  “我想的有點多了!”凌晨回答。

  吳燁掐了掐她臉,吳燁一直覺得這個很有趣,凌晨的臉彈性特別好。

  “有什么想不通的問題,就和我說嘛,晚上也可以開視頻,要是嫌棄不方便,我可以把枕頭拿過來。”

  陪你徹夜長談,不眠不休,開解你的心事,給你提供溫暖。”

  “你有想法,我都沒問題。”

  凌晨啐他。

  她沒有想法,以后可能有,現在沒有。

  看她開心了不少,吳燁開把垃圾丟到垃圾桶里。

  “姐姐,我有一個很大膽的設計,你說我們在這里開個門,怎么樣?”

  吳燁指著墻壁,這個位置,另一面就是他的房子客廳。

  凌晨搖搖頭。

  做夢,方便隨時來串門嘛?

  晚上睡覺的時候,都得把門反鎖才行,多沒有安全感!

  “確實是挺大膽的,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吧?你怎么不在我衛生間開個門?”

  “英雄所見略同,這個想法不錯,我覺得可以。”吳燁贊她好想法。

  他被凌晨錘了,不過她小拳拳沒有什么力氣,不還害羞很厲害,凌晨打人不疼。

  “等我一會兒,我上個廁所!”吳燁溜掉。

  “no!”凌晨不答應。

  吳燁已經跑過去關上門了。

  凌晨咬牙切齒,臉紅的不行,一想到衛生間一大堆私人物品,她就覺得臉紅。

  衛生間里。

  吳燁了環顧四周,突然愣住:哇哦!

  看著掛在衣架上的衣服,他才發現凌晨的習慣,和自己差不多。

  白,藍,黃,青,紫,這個紫色不錯。蕾絲邊,鏤空,純棉,不得不說,設計很好。

  是不是太小巧了?對比很明顯。

  老師說,三角形被廣泛被應用于生活里,很多地方都需要用到三角形結構,誠不欺我。

  吳燁有看著白色的碗狀紡織物,左手拍了拍不聽話的右手,右手又開始自作主張了。

  伸手對比了一下,發現超出手掌范圍了。

  大兔嘰。

  嘖嘖,我的天啦,哇塞!

  呼!冷靜冷靜。

  吳燁靠著強大的毅力回過頭,才發現凌晨衛生間也是香香的。

  掃了一眼架子,洗發露,沐浴露,護發素,吳燁就認識這幾個,還有一大堆他不認識的。

  吳燁還發現了創可貼,還有不少可可愛愛的小襪子。

  吳燁笑了笑,先解決問題,迎風三丈。

  水槍。

  凌晨就在門口,聽到潺潺聲音以后,就跑開了,主要是,這可太讓人不好意思了。

  吳燁出來的時候,凌晨認真的看了看他:“沒做什么壞事吧?”

  吳燁:???

  “你說的是什么…哦…不用重新洗,我不可能那么迅速,不要低估我。”

  吳燁一直挺自信的,這么點時間,不夠他施展的。凌晨不和他說這個,她不好意思。

  “不過姐姐你眼光不錯,下次幫我也買一下,我只會買海綿……。”

  吳燁還沒有說完話,就被凌晨按在沙發上揍了一頓。

  凌晨一直都是這樣,害羞到了極限,就變成了動手。

  吳燁被兔嘰咬了,不過他沒有屈服,一直忍著。

  犯規了,犯規了,打球不可以帶球撞人的。

  最后,凌晨注意到問題的時候,慌慌張張準備彈開,可惜啟動失敗,吳燁又被撞了。

  等到凌晨臉紅的坐在他旁邊的時候,吳燁還在抱怨:“艾瑪,撞的可太疼了。”

  凌晨害羞:啊啊啊啊…老娘咬死你。

  反正吳燁最后是被她趕出去的,凌晨一個人窩在沙發上,臉紅彤彤的,時不時咬牙切齒。

  吳燁回到家以后,八爺已經回來了,吳燁心不在焉的把它丟到籠子里,又把它拿出來。

  “大哥!還沒結束!”

  處理好了八爺的事情,吳燁坐在工作臺前,發呆的看著那個擺臺,一只手撐著臉,發出傻笑。

  他今天,突然之間,就知道了很多的秘密,真是讓人臉紅。

  原來還是穩定的三角形結構,居然是有痕跡的!

  原來自己的手掌不夠,原來創可貼真的是有止血效果,原來彎曲也不只是燙頭。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吳燁發出笑聲。

  被吵到的八爺:???

  “大哥,你笑j八!早點睡覺了。”

  半分鐘后……八爺哭爹喊娘。

  “大哥,我錯了!”

  第二天。

  吳燁去了新買的物業那邊,就是那套小四層,已經和裝修公司談好了,要開始準備進場裝修了。

  價格不便宜,上次合作過,合作起來放心很多,再加上這次給了不少的折扣,吳燁就選了他們。

  這次,吳燁準備開一家餐廳,一家規格不低的餐廳。

  不過這個難度比開烤肉店大多的,吳燁還需要做很多準備工作。

  廚師,食材,這兩個困難都需要花不少時間去解決。

  特別是一個能支撐起來品牌的大廚,那種人在哪里都不會差工作,或者是有自己的店。

  讓人家來打工,人家又不是傻比。

  雖然難度大了很多,但是一旦成功,收益也會很大,特別是這種餐廳,一旦把名氣做出來,客人就是源源不斷的。

  開這種店,能賺大錢。

  ------題外話------

  欠更:22

后面盡量在寫一章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