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95你好,叫我阿賓就行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處理好大媽的事情,楚良打電話給吳燁,楚良是喊他一起見客戶,什么都鋪墊的差不多了,現在就差吳燁了。

  客戶小香礁來的,楚良說是大客戶,意思很明顯,年少多金,而且多財多億。

  吳燁不是楚良,本身自己也是憑億近人,所以他剛開始沒有著急,準備上午辦事情,下午見客戶。

  誰知道,才剛辦完事,楚良就一直催他。吳燁花了兩千五百萬,飯沒得吃,路上還遇到個奇葩阿姨。

  車刮了。

  這可是新車,他特別愛惜,經常保養,洗車都要提醒,包括加油很注意的,結果車膜都破損了。

  慘兮兮。

  出了這個事情,吳燁有種刮就刮,蹭就蹭的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了。

  男人啊!

  都在意車膜。

  吳燁開著車,一路到了一家粵式菜大飯店,停好車以后,找服務員問了包間位置。

白虎堂  吳燁贊嘆,這是個好名字!

  被服務員帶到門口,敲了敲門,吳燁才走進去。

  包間里,兩個人年輕人在和楚良聊著天,三支煙,三杯茶,笑容滿面,春光燦爛。

  見到吳燁進門,幾人目光都轉向他,楚良是高興,吳燁總算是到了。

  他反應最快,立馬站起來,拉開椅子。

  “我們吳總來了。”楚良拍著吳燁的肩膀,一臉笑意:“吳總,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張楚楠,張總!”

  張楚楠,一個高高帥帥的斯文年輕人,看起來不比吳燁大多少,不過吳燁總感覺他有點痞帥的氣質。

  長頭發留的很有個性。

  “張總,你好!”吳燁伸手。

  張楚楠笑著和他握手:“熟人都叫我阿楠,吳總不介意,叫我阿楠也行!”

  看談吐,也是憑億近人的年輕人。

  畢竟光是耳釘都是握五位數,手上的戒子六位數,手表七位數。

  公子好啊!

  “沒問題,那你也叫我阿燁就行!”吳燁不占他便宜。

  “阿燁?”

  “哎!”

  楚良終究夠老道,混久了,喜怒哀樂不形于色,別說是阿爺,就是阿公,他都不會笑。

  以后得提醒吳燁,不能這樣了。

  介紹完第一個,又給吳燁介紹第二個。不過他還沒有開口,年輕人先開口,并且伸手:

  “吳總,叫我阿賓就好,我全名杜賓。”

  好名字,如果不是不熟,吳燁想知他高中成績怎么樣。

  一身裝備也是七位數的年輕人,看的吳燁有些想換塊表。

  早知道,把億元存款的口袋拿上來,起碼不輸陣。

  “阿賓,幸會!”吳燁吳燁握手:“剛才辦房產過戶,來得晚了,實在是抱歉。”

  “不礙事。”張楚楠微笑。

  楚良開始點菜,他專門選的餐廳,倒是符合兩個客戶的口味,人情世故這方面,完全可以相信楚良。

  他做這些事情,總是面面俱到的。

  吳燁倒好茶水,給兩人續好茶:“來,阿楠,阿賓,飲茶!”

  張楚楠喝了口茶水,就直言不諱的問他:

  “阿燁,我們想買套寫字樓,寫字樓看上了,不過服務費高了點,能不能再談談?”

  聽到這個話,吳燁看了看楚良,注意到他的眼神,阿賓說了一句:“良哥講公司你說了算,大的業務得你話事。”

  吳燁:“……”

  感覺怪怪的,這話一度讓他覺得自己是個老大,楚良是小弟做不了主一樣。

  已經喊上良哥了?小香礁的大兄弟也挺人情世故啊!

  沒有喝酒,沒有暖場,就直接問能不能砍價,吳燁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直接的人。

  不過這樣也好,大家有話直說,推進更快。

  “良哥,業主那邊,價格已經砍不下來了?”吳燁轉頭問楚良。

  先了解一下情況,免得出錯,吳燁還是一次扮大佬。

  楚良點點頭:“我們談了很長時間,現在已經砍掉一千萬了!還有兩個億整,砍不動了。”

  吳燁明白了。

  桌子底下,楚良又碰了碰吳燁,伸手比劃了一個巴掌。

  懂了!

  “阿楠,阿賓,你們也聽到了良哥講了,房東價砍不動了,我們這邊也就600萬,你們灑灑水而已。”

  “你們直接,我們也直接,砍掉一百萬,當交朋友!”

  吳燁話說完,楚良就一臉的無奈,仿佛吳燁太任性,他這個小股東又無可奈何。

  總之,演出了那種,你為了交朋友都不考慮利潤的感覺。

  欲言又止,想說什么又不好說,場面上,只好憋著,被他表現的淋漓盡致。

  “阿燁大氣,你這個朋友我們交了!”張楚楠看了看杜賓,杜賓微微點頭,張楚楠說道:“阿賓,就這個價格吧!”

  “沒問題,等公司弄好,阿燁一定要來飲茶。”杜賓還邀請了一句。

  吳燁點頭答應,飲茶,三溫暖都可以,落袋為安就能做朋友。

  今天這頓飯,貴的很啊!

  要不是客戶那邊,他們還能吃一頓,楚良不會出這個價格,吳燁自己也不會同意。

  這個錢,都夠換個大G車殼子了。

  業務單價多了,客戶砍價也就砍的多,這是無可避免的,主要是價格,在楚良接受的范圍就行。

  吳燁只是個演戲的,來定一錘而已,前面楚良都鋪墊好了,就差他來一句話。

  這個單子,已經頂公司三分之一的年度目標,楚良很重視,吳燁也覺得錢夠多了。

  “阿楠這么有錢,做的什么生意?”吳燁問他。

  他有點好奇這個,沒有問楚良,吳燁還不知道,他只查賬分紅,其他的吳燁都沒有管。

  客戶消息,吳燁都沒有了解過多,楚良讓他一錘定音就行。

  張楚楠嘆氣:

  “做游艇代理,現在做什么生意都不揾錢,阿燁話我有錢,怎知我其實也窮!”

  吳燁驚訝,他們居然是做游艇生意的,說這玩意兒不賺錢,可能性不大。

  有錢人,誰不是人手一艘游艇?沒有游艇的,都感覺不是有錢人似的。

  游艇這種東西,其實被包裝的相當高大上,說到底,它其實還是船。

  只是定位就是奢侈品,而且還是貶值很厲害的奢侈品。

  這個生意,游艇賺一筆,裝修賺一筆,配置賺一筆,賺麻了。

  “你可別聽他們哭窮,他們家里就是造船廠,代理的產品,都是他們自己家的產品。”楚良和吳燁解釋了一下。

  吳燁:“……”

  造船廠,臥槽。

  真正的大戶人家了,居然還扣扣搜搜一百萬,富二代里,傻子真的是稀有產物。

  他們或許喜歡換各種各樣的車,但是一定不傻。

  “良哥笑話了,我們混不好,一樣只能灰溜溜滾回家的。”杜賓說道。

  吳燁理解的,大概是混不好,就回家繼承百億家產,等同于這個意思。

  “除了繼承個造船廠,我們還有什么?所以還是想自己做生意。”

  楚良:“……”

  吳燁:“……”

  凡死了。

  吳燁發現張楚楠也是個凡富熟子,相當熟練那種。除了造船廠,什么都沒有,這話說的,簡直了。

  “公子楠,公子賓,小香礁的媒體是不是這么叫你們的?”吳燁好奇的問他們。

  對于這種有錢人家的富二代,都會有外號,沒有媒體也要讓他有。

  張楚楠擺擺手:“戲稱,都是戲稱,其實媒體的話,我們敗家子。”

  “還話我們不務正業。”杜賓嘆氣:“講富二代該好好敗家,創業敗得更多。”

  吳燁憋著笑,覺得挺有意思的,這個想法,和洛白他爸爸一模一樣,兒子好好敗家,他虧的更少。

  “阿燁,你是本地人,可以帶我們多認識一些朋友嗎?”杜賓問他。

  吳燁想了想,他也不是那種喜歡到處交朋友的人,沒有很多有錢的朋友,還不如找楚良來的有效果。

  畢竟,游艇這種東西,比汽車麻煩多了。

  吳燁指了指楚良:“這個事情,你們得找良哥。”

  楚良答應了,沒理由拒絕,有機會和這種有錢人打交道,楚良很清楚回報會更多。

  他們要做生意,還是做富人生意,楚良有資源,資源共享嘛。

  雖然沒有喝酒,但是氣氛還是很好,吃完飯,合同就簽了,剩下的事情,就沒有吳燁什么事情了。

  單算賺錢的比例,這頓飯吃完,一輛大G又回來了,今天還是少花了兩千萬。

  事情辦完以后,吳燁就開車離開了,把車子送到維修廠,吳燁打了個車回到家里。

  本來準備去店里的,不過他今天辦的事情多,有點懶了,想回去休息一下,演戲其實也很累。

  這幾天,時間過的很快。

  吳燁忙完手頭的事情,洛白的黑鳳梨酒吧,都已經裝修好了,氪金的裝修進度,如同拔苗助長一般,效果很喜人。

  各種設備,桌椅板凳,酒水飲料進場,洛白花錢如流水的情況下,酒吧已經可以開業了。

  黑鳳梨,諧音是喜歡你,洛白很喜歡這個名字,雖然吳燁覺得怪怪的。

  其實大眾才是消費主流,小眾的知音往往沒辦法利潤,就像是寫小說,有個富婆能打賞幾百萬,都夠吃幾年了。

  洛白做生意,喜歡地毯式的宣傳,開業前幾天,就開始轟炸式的宣傳。

  效果還是很好的,起碼對于小區業主來說,有個休閑的地方也不錯。

  洛白最離譜的操作是,建了個群,把標記前女友的人,都拉到了一個群里。

  好幾百個人。

  吳燁和寧渠抱著花籃,去酒吧的時候,酒吧門口已經放不下花籃。兩人面面相覷,無法理解這種爆炸的人脈。

  上百個花籃,想想都恐怖。

  酒吧門口。

  全是洛白的前女友送的花籃,吳燁覺得,黑過鳳梨,似乎比黑鳳梨更合適。

  前女友局,讓吳燁和寧渠無所適從,饒是調酒師見多識廣,都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種場面。

  和吳燁聊天的時候,調酒師都直呼老板牛皮。

  酒吧角落。

  吳燁坐在沙發上,寧渠坐在另一邊,兩人面前的茶幾上是各種小吃,還有兩杯雞尾酒。

  作為老板的好兄弟,待遇就是吃東西免單。洛白則是化身故事收集者,開始搞自媒體宣傳酒吧。

  花了好幾個三百塊,重金請回來的十幾個群演,一個個潸然淚下的講述著分手經過。

  吳燁都夸他是宣傳鬼才,寧渠看著洛白的粉絲數:“你說這家伙,以后會不會去帶貨?”

  “幫家人們搞福利?”吳燁反問。

  寧渠忍不住笑,腦子里都是洛白大喊上一萬單的場景。

  他們倆悠哉悠哉,洛白忙的腳不沾地,應付著不少已經忘的差不多的前女友,身心俱疲。

  他已經去了好幾次衛生間了,還有源源不斷的消息發來。早已不是長坂坡趙云的洛白,揉著腰坐在寧渠陪伴。

  多喝茶,可以降火,喝太多茶,又前列腺。

  “挑戰一下尼斯世界紀錄啊。”寧渠問他:“夜以繼日!”

  洛白搖搖頭,那么多前女友,一個個的交流感情,緬懷以前,熟悉曾經,他會死。

  “我還想多活幾年,現在就是饅頭蝴蝶一線天,白虎森林桃心尖,我都不去。”

  整了個群發消息,他也沒有想到,這么多人來,很多人他都記不得了。

  “你雖然累了點,起碼開業是成功了。”吳燁說道。

  以前都是洛白花錢,現在總算是回本了一部分,來得前女友,點的東西一個比一個貴。

  這都要比一下才甘心似的,今天開業,她們在賭氣,洛白賺的不少,他才是最后的贏家。

  “你這酒吧名字,就應該改成茶園,或者茶店。”寧渠提了一個很中肯的建議。

  “妙啊!”吳燁贊同。

  只有洛白不同意,黑鳳梨挺好的,又不是都有這么多茶,茶園不合適。

  “這些都是我日積月累,日行一善,日夜兼程的結果。”洛白回答。

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你又公司,才有勞,就想著碾壓  吳燁看了看她,才問道恰網名:“積月累,行一善,夜兼程,這幾個人是誰?”

  洛白:“……”

  寧渠:“……”

  又是碼完,好幾個成語沒了。

  黑鳳梨開業了,吳燁他們也多了個悠閑的地方,店里可以打臺球,桌游,劇本殺,這些都不缺人了。

  ------題外話------

  欠24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