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67 搬家到樓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效率拉胯的吳師傅,多花了一天的時間,才搞定了裝修公司,確定好氪金加急,簽了個驗收補充協議。

  付了三分之一的定金,剩下的兩次付清。

  吳燁想法很簡單,錢花了,干得好大家你好我也好。要是干的不好,就發揮一下金錢的力量。

  我花錢,你難過。

  這一手,還是老吳教的,以前沒有錢,無法體會老吳說的這個意思,現在能體會到了老吳的意思了。

  現實就是這樣,沒錢的日子里,連感受老爹的思維方式都做不到。

  雖然吳燁自己效率不高,但是錢能補拙,讓他們提高效率就是了。

  搞定了裝修,算是解決了一個大問題,還有一堆事情,設備,原材料,招聘培訓,家具采購等等。

  吳燁準備交給自己的餐飲團隊,什么事情都自己去干,太累還沒有效率。

  要輕松,還要先把團隊建立起來。店長還沒有面試,等獵頭公司那邊通知,這個事情他們來安排。

  只要錢到位,你只管躺平,剩下的交給賺錢的人。吳燁現在就是窮的只剩下錢了,就喜歡這種全套。

  事情辦的徹徹底底,舒舒服服,穩穩當當,就是他最好的選擇。

  在外面跑了一整天。

  楚良那邊,吳燁說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楚良就一直沒有聯系過他。

  吳燁都說有事,反正他也是大股東,去不去上班他自己看著辦就行,楚良從來不是低情商的人。

  回到家。

  吳燁看著跳出來的消息,點開看了看,這是一封郵件,是關于漫客漫畫的資料。

  上次凌晨告訴他工作以后,吳燁只了解了一些皮毛,就找人查了一下細節情況。

  知己知彼,知根知底,是很重要的,不了解情況,就限制思維。

  不管承不承認,追不同的女孩子,需要花的心思確實不一樣。

  點開郵件看起來,吳燁看的很細,越是往后面看,表情越是凝重。

  情況太大,有點超出掌控!應該是大大的超出掌控了!

  看完了資料,吳燁才知道,漫客的創始人,原來是凌晨的媽媽。

  丈母娘啊!

  丈母娘是創始人,原始股份大頭在她那里,怪不得凌晨只占少部分股份。

  現在的管理者確實是她,公司的運營管理也是她。凌晨挺厲害的,管理能力上,凌晨應該不輸田甜。

  漫客被她接手以后,業績增長很快,優待作者,提高福利制度,提高全勤吸引新人作者,打通各個外站渠道,引進優質作品等等。

  一系列的動作下來,漫客地位在業內算是堅如磐石了。

  吳燁驚訝凌晨厲害的同時,其實更驚訝凌晨媽媽的情況。

  情況有變就是因為丈母娘。

  娛樂女王,商業天才,她身上標簽很多。

漢娛集團  一家娛樂行業巨無霸公司,主業涉及影視,發行,院線,下游還有網絡視頻網站,網絡站,網絡漫畫網站。

  從小說,漫畫,動畫片,電視,電影,歌曲,他們都在做。

  如果說漫客是漫畫界的no.1,那么漢娛集團就是娛樂行業的no.1,當之無愧的老大。

  每年那些火的作品,很大的一部分,全是漢國集團在輸出,就知道這家公司多厲害了。

  漢娛集團,估值大概幾百億,甚至上千億。

  丈母娘兇猛。

  小吳沉默!

  自己得不吃不喝一輩子!才能趕上人家創造出來的巨無霸。

  這段時間的沾沾自喜,被素未謀面的凌晨媽媽,一份基礎資料打的支離破碎。

  仿佛被人指著鼻子說:你丫算個什么東西?

  就是這種感覺。

  畢竟,千億面前,吳燁現在確實是啥也不是。

  千億感覺都有點保守了,行業獨角獸,巨無霸,多元化集團,產業拆分的話,漢娛集團很多公司都很值錢。

  視頻網站,站,還有院線,單獨的影視公司,以及發行公司等等。

  面對如此有錢的丈母娘,吳燁感覺壓力山大。

  “那些嚷嚷酒后單殺丈母娘的,遇到這種丈母娘,都是脆皮。”吳燁喃喃自語:“包括我!”

  金錢的力量。

  不出意外,凌晨現在只是在練手,漢娛家大業大,最后還是要交給她的就她一個獨生女。

  姐姐真是憑億近人啊!

  田甜家也是這種家底,當真是人以類聚,物以群分。

  都是豪門千金。

  比起來,自己好像是金蟾了,不至于妄自菲薄自己是癩蛤蟆。

  還千金易得。

  當時想出來這個成語的人,怕是不知道千金是什么概念。

  吳燁都感覺沉甸甸的,丈母娘雖然素未謀面,但是比自己畫的紅熊貓還要恐怖。

  “讓你手賤,非要查查,被人家嚇到了吧?”吳燁左手拍了拍右手,不服氣的右回去了。

  一年十億,百年千億,有生之年系列,百年以后,人家都翻倍了!

  姐姐果然不好追。

  有些人的人生,和開掛沒區別,開什么公司,都能做到行業第一,比如丈母娘。

  當真是開掛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也不知道彩禮貴不貴?應該是直接不要吧?其他要求大概很變態,吳燁思維開始跑偏了。

  內心來說,他還是覺得互相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的,父母給的是意見。

  只是面對這種家庭,感情真的可以跨越過去?吳燁心里也沒有答案。

  目光掃到八爺的錢箱,吳燁才一瞬間通透了。

  “怕個鳥!”

  這個婆娘我要定了,不行就碰一碰,反正錢是白來的,而且錢還能生錢。

  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

  這一刻,吳燁倒是把咸魚心態丟開了,賺錢的目標算是找到了一個。

  為了愛情。

  回頭得找姐姐貼貼,小心靈可被嚇壞了,一度哇涼哇涼的。

  叮鈴鈴鈴……電話鈴聲把吳燁嚇一跳。

  想在想怎么樣套路姐姐的貼貼呢,冷不丁的響起來,思維被暴力扯回現實。

  是安妮打過來的,吳燁接通電話。

  “你好安妮!”

  “歡迎加入大唐!”

  十分鐘后,吳燁掛了電話,心滿意足的靠著椅子。

  員工1。

  萬丈高樓平地起,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人多了,賺的錢自然就多了。

  第二天。

  樓上。

  1703號公寓,凌晨隔壁的那間房子里,吳燁在測量房子。

  主要是為了買家具,精裝修的房子,水電氣全通,只需要買好家具,就可以拎包入住了。

  吳燁拿著電子測量器,看著空空蕩蕩的房子,計劃著買什么家具顯得好看一些。

  搭配還是很重要的,住起來舒服很多。除了家具,還得養點花花草草,床墊也得買個好一點的。

  床要質量好的,不能有異響。

  敲黑板,重點。

  這套房子,面積不是很大,一個人夠住,本來就是為了住的和凌晨更近一些,不然的話,吳燁選擇多了去了。

  吳燁計劃著,一天時間,把家具家電弄好,今天拎包入住,也好早點把房子還給洛白。

  確定好了以后,吳燁就開始忙碌起來,買茶幾沙發,鍋碗瓢盆,電器家具,床墊被子。

  有錢能使磨推鬼,還不到半天的時間,電器家具就擺弄好了。

  家具配送員,電器配送員,電工,安裝工,銷售,走了一波又一波,吳燁這個房主都累了。

  不過收獲很大,家里煥然一新。

  原本的實木地板上,多了成套的橙黃色沙發,米白色茶幾。挑高的樓上臥室里,多了大衣柜,大床,鵝絨被。

  陽臺上,多一個吊床,休閑茶幾,還有鳥架。廚房里,也安裝好家用電器,嶄新的大冰箱,微波爐,油煙機等等。

  衛生間裝了智能馬桶,萬一遇到沒有紙也不怕了。

  現在,總算是有個家的樣子了。

  躺在沙發上,懶得不想動彈,在超市里定了不少食材,等著送到家門口,實在是不想去逛商場了。

  買了不少小酒,以及超辣的火鍋底料,居心叵測,提早準備。

  心機男,能有什么壞心思呢?不過是想要個女朋友罷了。

  休息了夠了。

  去樓下把東西全部拿上來以后,就算是住進新家了,剛好今天日歷顯示的,也是宜搬家入宅。

  老天都站在他這邊。

  本來也沒有多少東西,搬完以后,吳燁就找了個保潔公司,把房子仔仔細細的打掃一遍。

  洛白給他的時候,干干凈凈的,他還給洛白時候,也得干干凈凈。

  兄弟之間,也要注意細節別把什么都當理所當然,友情一樣需要維護。

  花了一整天時間,吳燁才把搬家的事情辦好。吳燁站在陽臺上看了看,可以看到隔壁凌晨家陽臺。

  那里,星星正呲牙咧嘴的兇他。

  這狗和他見面就一直不對付,好像他是小偷似的。吳燁連丈母娘都不怕,還能被狗欺負咯?

  “禮貌嗎伱?見面你就呲牙?”吳燁看著扒在陽臺上的狗子。

  星星呲牙。

  吳燁挑眉笑了笑:“以后你就知道,你得罪我,是多么不明智的決定。”

  “等我追到凌晨,我就好好照顧你,保證讓你服服帖帖。”

  汪汪!

  它沖吳燁吼,它又感覺到了,那種強烈的惡意,以及不懷好意。

  吳燁沖它吐舌頭,挑釁它,隔著陽臺的距離,狗可不是八哥,吳燁在肆無忌憚的欺負狗。

  狗急跳墻有,狗急跳樓少。

  就惹它生氣,每次它要準備跑的時候,吳燁又拿著晾衣桿惹它,看著它忍不住想沖過來的樣子,吳燁就好笑。

  這狗,大概是牛養大的,一直和吳燁杠著。最后,大概是口干舌燥,星星偃旗息鼓了。

  也不行啊!

  如果能說話,它大概會說一句:做人你不行,狗還是你在行。

  狗子跑了,吳燁才發現自己也夠無聊的,居然挑釁它半天,這次算是徹底把人家狗子得罪死了。

  自家八哥被凌晨得罪死了,自己把凌晨家的狗得罪死了,禮尚往來了。

  給陽臺上的小植物澆好水,吳燁回到客廳里,拿出刻刀和材料,開始刻字。

  吳燁專門弄了個工作臺,就為了畫畫,刻字,寫字,看書。

  晚上的時候,吳燁聽到隔壁凌晨開門關門的聲音,不過他沒有和凌晨說已經搬上來了。

  等她自己發現,才不顯得突兀。不要太刻意,耐心很重要。

  他總感覺忘了什么,想了半天,看到八爺的錢箱以后,才發現自己忘了八爺,它可能還在樓下傻等。

  等好久了吧?

  拿著鑰匙下樓開門,看著茶幾上的八爺,八爺看到他進門,很是幽怨的看著他。

  “大哥,我以為你跑路了。”

  “還卷了我的錢。”

  它飛回來的時候,家里一切都變了,不再是它熟悉的樣子。

  上次的科普視頻深入靈魂,八爺仿佛看到了棍子打來的場景。

  腦子里全是完犢子了!進別人家里了。

  救命啊!

  用盡力氣,撲騰往外飛都嫌慢…結果…回頭看了一眼,好像就是這里沒錯啊?

  它不夠使的腦子嗡嗡的,實在是無法理解為什么?變化那麼大。

  最讓鳥絕望的是,它的老婆本沒了!沒了啊!天知道當時對八爺沖擊有多大。

  哪怕是饑腸轆轆,它也在茶幾上沒飛出去,已經生無可戀了。

  它想找吳燁拼命的時候,吳燁就打開門進來了。

  吳燁:“……”

  跑路?他怎么可能是那種人,吳燁又不是黃鶴,怎么可能還卷錢。

  “我沒跑路,現在住樓上,估計你回來了,就來接你了。”吳燁伸出手,八爺飛到他手上。

  有點疼。

  “大哥,我是相信你的。”八爺式假話。

  吳燁:“……”

  這個話,吳燁是不相信,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哪怕是它只是鳥。

  錢對于八爺來說,就是命根子,吳燁特別的清楚,錢箱一直都放在八爺看得見的地方,就是讓它放心。

  回到樓上以后,八爺就飛到鳥架上去了,客廳里一個,陽臺一個,吳燁特意準備的。

  樓上是電動窗簾,不合適它在上面睡覺。

  “以后就睡這里。”吳燁指了指鳥架。

  八爺的目光一直都在錢箱上,看到錢還在,它就萬事好商量了。

  “哥,餓!”不擔心了,就開始餓了。

  吳燁忍不住笑,給它準備好吃的,八爺吃的很快,估計也是餓的夠嗆。

  隔壁,凌晨家里。

  窩在吊床里的凌晨,聽到隔壁的開關門聲音,很疑惑的喃喃道:“隔壁果然有人搬來了。”

  剛才她收衣服的時候,就看到隔壁陽臺上有新家具。

  也不知道新鄰居是什么人?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