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65 小雪姐懂什么愛情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弄清楚凌晨做什么工作以后,吳燁默默的記下來名字,準備回去查一下看看。

  了解一下凌晨的公司情況,如果有機會的話,弄個上游或者下游公司,聯動一下。

  沒別的意思,就是合作合作,白天公司合作,晚上老板合作。

  奈斯!

  大生意,互補。

  “你在想什么?笑的那么蕩漾?”凌晨問他。

  吳燁一愣,眼睛看了看墻上的鯨魚圖片,計上心頭,立刻信口胡謅:“鯨落!”

  信口胡謅,吳燁強項。

  凌晨才不相信他,笑的那么浪,怎么可能是鯨?估計想的,都是難以啟齒的東西和內容。

  呵呵,男人!

  “你就吹吧,用我們老家話說,你就是那種吹牛不打草稿的人。”凌晨不相信他。

  她更愿意相信,吳燁腦子里都是不健康的內容,畢竟,閨蜜說這是男人的天賦。

  天賦:遂皇!

  吳燁見她不相信,清了清嗓子,認真的回答她:

  “古籍早有記載,一鯨落,萬物生,體入彎月,俗稱月鯨!”

  神特么月鯨,還能這么編?村里的篾匠,都沒有這么能編。

  “鯨魚死后,浮于滄海,供其他動物啃食,保護了海洋環境衛生,這叫衛生鯨。”吳燁侃侃而談。

  衛生鯨,一個沒忍住,凌晨噗嗤一聲笑出來。本來她是不想笑的,實在是沒有忍住。

  旁邊的食客都笑了。

  “還讓不讓我好好吃飯了?你故意的吧?”凌晨嗔怪。

  吳燁喝了口湯,繼續說道:

  “鯨魚臨死之前,感覺自己時日無多,就不再調皮,也不再跟隨鯨群,會單獨離開,這叫月鯨不調。”

  回頭要和閨蜜分享一下這個故事,她就是不調。

  “鯨魚不斷承受來著海洋污染,還有海洋垃圾以及藤壺等問題,這個痛苦的狀態,就是痛鯨。”吳燁繼續說。

  看著凌晨的笑容,吳燁感覺積累的素材庫,算是沒有白積累。

  這姑娘,笑的真開心。

  “弟娃兒,你讓我再也無法直視鯨魚了!”凌晨嘆氣。

  他不光是毀成語,還毀魚。

  “還聽不聽?”吳燁問她。

  凌晨點點頭,當然聽,她要聽吳燁能編出什么。

  凌晨要聽,吳燁才繼續開始說:“鯨魚在逐年減少,如果我們再不保護的話,到了未來某一年,就沒有鯨魚了,這叫絕鯨!”

  凌晨能控制住了,只是庫庫笑,沒有笑出聲音。

  不過這樣忍著笑,感覺更難受。

  “鯨魚死后,尾部食物腐爛,產生高壓,以及化學反應,會發生爆炸,這叫一鯨一炸!”

  吳燁一口氣說完,看著凌晨笑的前仰后合,也跟著笑了笑。

  笑容可以感染人,吳燁說段子的時候,旁邊的食客,就忍不住笑了一大片。

  他是講給凌晨聽到,結果倒是逗笑了不少人。

  “你就是那只通人性,還得病的鯨魚,叫神鯨對吧?”凌晨翻白眼。

  也就吳燁會無聊編這些東西,雖然很好笑,但是她沒辦法直視鯨魚了。

  魚被毀了。

  “伱還會舉一反三了。”吳燁笑了笑:“我就說我在看鯨魚,你還不相信,這會相信了吧?”

  吳燁一臉我是誠實人的表情。

  凌晨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信口胡謅,并且還坦坦蕩蕩的人,撒謊毫無痕跡。

  估計以后他老婆,要被他騙個團團轉了,賣了搞不好還在幫他數錢。

  真可憐。

  旁邊的食客和前臺的小姐姐,剛才都沒有忍住笑,前臺小姐姐都有點懷疑,自己該不該貼個鯨魚了。

  確實有點無法直視。

  更無法直視的,是看上的小哥哥居然有女朋友了,上次來還高冷,這次和沙雕似的。

  哄女朋友開心,真是煞費苦心。

  好的豬啊,都被人家挑走了,剩下的都是瑕疵豬,關鍵是,瑕疵豬她都沒有,前臺小姐姐自憐自艾。

  真可憐!

  吃了個飯以后,兩人才一起出了飯館,散著步,進電梯上樓,準備回家。

  這個時間點,上下樓的基本上都沒有什么人了,電梯一路暢通無阻,讓吳燁很懷念擁擠的時候。

  還能以保護之名,能行不軌之事。

  今天沒機會了,下一次嘗試一下,要勇敢的嘗試,大不了去醫院聯無線網。

  住院都怕,那有機會壁咚?那有機會拉手手,那有機會親親抱抱舉高高?

  得莽!

  “吳燁,今天謝謝你了!”凌晨笑了笑:“我今天很開心。”

  今天快樂很多,她也發現了,和吳燁相處的時候,感覺格外輕松。

  那種輕松是不需要刻意,不需要表現什么,不需要遮遮掩掩。

  真實,開心,自然,隨心所欲,有什么說什么。

  偶爾也害羞,偶爾也臉紅,偶爾被撩的怦怦心跳。

  想起這個,就不知不覺的笑了,吳燁被她笑容吸引。

  凌晨笑起來,梨渦紅暈,月牙彎彎,有些美不勝收,一嗔一笑,傾國傾城。

  有點理解周幽王那個憨憨了。

  “自己人別客氣,姐姐一定要客氣的話,來點實際的。”嘴上不饒人的吳燁,指了指自己的臉。

  叭一個。

  當然是癡心妄想。

  凌晨拍他,吳燁躲開,兩人嬉鬧起來,你來我往,吳燁左閃右閃,假裝要親她,凌晨一只手按著他頭。

  最后她把吳燁被抓著了,準備來個一氣大擒拿。

  就這個時候,樓層到了,電梯門打開。

  電梯門口的田甜,才剛邁腳準備進電梯,就看到凌晨抓著吳燁一直胳膊,吳燁一臉呲牙咧嘴。

  瓜妹:????

  所以說…這是什么情況?腦子里全是這個問題,瓜妹連一只腳都忘記落下去了。

  這個瞬間,幾人都愣住了,腦子還在思考,卻各自有不同的想法。

  吳燁是覺得巧合,這個點居然還能碰到熟人,還好不是王嫂,不然得被誤會了。

  凌晨則在想,現在要怎么和瓜妹解釋,才能讓瓜妹不誤會,她什么都沒有干。

  瓜妹則是滿腦子為什么!為什么…小雪姐和小吳哥這么熟絡了?這才幾天啊!就這么熟悉了?

  維持著被凌晨抓住胳膊的姿勢,吳燁感覺氣氛凝固了。明明和瓜妹沒有什么特別的關系,偏偏弄的和被抓奸了一樣。

  這種感覺就離譜。

  女人,其實是很神奇的生物,不光是每月失血還活蹦亂跳,還是越關鍵時候,思路轉速越快。

  比如凌晨!

  機智的一匹。

  “這樣扭一下就好了,胳膊還痛不痛了?”凌晨悄悄掐了一下吳燁。

  吳燁是什么人?

  信口胡謅怪,反應快速獸,思維敏捷小妖精。

  “還有點疼,我等會兒回去,擦點跌打酒就可以了,謝謝你了凌晨!”吳燁一秒鐘內立馬連線。

  配合完美,凌晨還怕他不理解,沒想到配合的這么好。

  弟娃兒,可以哦!

  “以后注意點就行!”凌晨松開手,看著田甜問道:“你這么晚還要出去?”

  田甜點點頭。

  本來是準備出去買點東西,沒想到電梯打開,就在電梯里,看到了小雪姐和小吳哥。

  這個點,他們怎么還在電梯里?田甜很疑惑。

  出去玩了?居然都不帶我!

  她沒有懷疑其他的,只是疑惑他們為什么這么熟絡,是不是出去玩了都不帶她!

  吳燁出了電梯,看著田甜,好像發現了新大陸:“我去,瓜妹你居然瘦的這么快?”

  聽到這個話,疑問被拋到九霄云外,小吳哥果然是看身材,不是看臉。

  田甜開心的笑了笑,感覺自己猜對了,方向正確!

  “我最近在減肥,小吳哥你胳膊怎么了?”田甜才注意到,他一只手揉著胳膊。

  受傷了?這么不小心?

  果然,身邊沒有女孩子,還是不行啊!都不會照顧自己。

  吳燁一只手揉了揉胳膊:

  “辦公室搬東西,同事沒注意,撞了一下,凌晨剛才幫我扭了扭,已經好多了。”

  信口開河,凌晨畫了個謊言的點,吳燁得延伸一個圓。

  田甜可不是那種傻白甜,不演逼真一些,他怕被看出來。

  凌晨擔心的,吳燁很清楚,她不想傷害閨蜜,更不想因為吳燁傷害閨蜜。

  現在的吳燁,還不足以讓天平傾斜。

  田甜問道:“嚴重的話,還是去醫院看看,更放心一些。”

  越是這種關心的話,吳燁越怕。本來就不復雜的關系,不能弄的更復雜了。

  吳燁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本來就是演的,什么事情都沒有怎么可能去醫院。

  “沒事,感謝關心!”吳燁說道。

  注意到吳燁的態度還是一樣,田甜抿抿嘴,回答道:“沒問題就行,有時間約火鍋啊!”

  瓜妹又邀請。

  最近可能有點忙,吳燁要忙商鋪的事情,不一定有時間。

  吳燁想了想:“最近有點忙,如果有時間,我給你發信息。”

  保守回答。

  田甜笑著答應,然后進電梯,看著電梯門關上,吳燁和凌晨最后對視一眼,兩人都是戲精。

  注意到電梯直接去了樓上,吳燁估計,田甜要去凌晨家了。

  吳燁松了一口氣,沒想到,凌晨反應挺快的。

  回到家,吳燁洗漱好以后,就坐在電腦前,在搜索著凌晨說的公司,找相關消息。

  漫客網,電子訂閱年銷量突破上億!

  漫客網背后的神秘老板,員工透露竟是白富美!!

  那些被漫客賣出天價的版權!

  漫客提高作者待遇!

  網上的消息很多,吳燁一路往下看,一條條消息看完,大體上有了一個了解。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他還下載了一個漫客app,平時不愛看漫畫的吳燁,研究了好久時間。

  漫客,國內漫畫內容網站,作者量,作品量,發展前景,行業地位都是no.1!

  很厲害的公司,年營收都是以億為單位的,各種版權賣的飛起。

  不過大股東不是凌晨,而是一家集團公司,凌晨的股份很少。

  難怪說是混日子,確實是混日子了,窮的連大g都買不起。

  “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回頭再詳細了解一下。”吳燁喃喃自語:“不過這個上游公司,好像不太好做,下游也不好做啊!”

  還想合作合作呢!

  吳燁想了想,拿過手機,發了個消息出去。

  “好好的打情罵俏,你儂我儂,被瓜妹打斷了,又失去一個機會。”吳燁深感遺憾。

  也不知道樓上,她們現在在聊什么?

  “大哥,能不能睡覺?你吵到我了!”八爺逐漸暴躁。

  吳燁:“……”

  關上電腦,上樓睡覺,不然該和八爺吵架了。

  喊大哥,不代表八爺不懟大哥,鳥脾氣,就是這么個性。

  17樓。

  凌晨家里。

  田甜這會兒,也不準備去買東西了,直接和凌晨一起回家,然后拿過冰箱里的黃瓜洗了洗,嗅了嗅。

  窩在沙發上啃黃瓜。

  臥室門打開,換了一身居家服的凌晨,給餓的嗷嗷叫的狗子準備好狗糧,才坐在瓜妹旁邊。

  “黃瓜味道為什么怪怪的?”瓜妹皺眉:“小雪姐,答應我,黃瓜可只能吃啊!”

  無語的戳了戳瓜妹腦門,凌晨拿過來自己啃了一口,才去倒水。沒什么問題,大概是買菜時間間隔了有點長。

  “應該是放久了,不太好吃了,別吃了,免得你晚上拉肚子。”凌晨把水杯遞給她。

  接過水杯,瓜妹把黃瓜丟給狗子,然后笑嘻嘻看著狗子吃掉。

  星星瓜果都吃,生菜都能吃兩顆。

  “剛才小吳哥居然發現我變瘦了,小雪姐你說我是不是有戲了?”瓜妹又開始興致勃勃的聊吳燁。

  現在經常這樣,聊著聊著就聊到吳燁,以前都不會這樣的。

  開口吳燁,閉口吳燁。

  得不到的真的可以那么騷動?

  凌晨揉了揉鼻梁,關于有沒有機會這個問題,她很想告訴田甜,沒有可能性。

  不要考慮了。

  現在吳燁想法很明確,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會因為田甜感動自己而喜歡她。

  他都說的很清楚了,田甜卻很固執,她有時候也會偏執的鉆牛角尖,非要較勁。

  “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大姑娘何患無夫?”凌晨勸她。

  不過她知道收效甚微,田甜要是那么好勸,吳燁就不會那么被動了,她完全是說不聽的。

  說了又不聽,聽了又不做,做了又做錯,錯了還不認,不認還繼續。

  凌晨是知道自己勸不動她,最多只是提醒她,保持理智。

  她還不敢說自己和吳燁的事情,明明就是正常交朋友,整的她感覺自己好像是三者插足一樣。

  她也很苦惱。

  正經交朋友就行了,干嘛非要把人家變成男朋友呢?因為沒有這種想法,她就沒有田甜這種煩惱。

  沒想得,哪有那么多煩心事。

  “哎,感情這么復雜的事情,小雪姐你也不懂,我還是自己琢磨吧!”田甜一直都是,對自己更自信。

  小雪姐戀愛都沒有談過,能知道什么?能有什么建議?她不懂這些。

  要不然能單身這么多年?

  凌晨干脆剪指甲。

  她話都說到這里了,凌晨還能說什么呢?她聽不進去,她就看上吳那顆歪脖子樹了。

  被小吳哥蒙蔽了雙眼。

  “小雪姐,你是回來遇到小吳哥的嗎?”田甜問她。

  凌晨內心一跳。

  面不改色的點點頭,邏輯應該是這樣沒錯,不違反邏輯,話聽起來都和真的一樣。

  “我加班嘛,今天審批幾個版權交易,回來晚了,剛好碰到他。”凌晨如是說道:“他胳膊疼,幫他扭幾下。”

  這話說的,凌晨自己都相信,感覺自己撒謊的技能升級了。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吳燁又赤又黑。

  實話她不知道怎么說,最近自己和吳燁的狀態也是,多少有點不太正常,又說不上哪里不正常。

  她相信吳燁是口花花,沒想過吳燁來真格的。

  感覺到了奇怪,沒有感覺弟娃兒在織大網,準備把她一網打盡。

  “男人就是這樣,毛手毛腳的。”田甜回答道。

  一點都不小心,不是毛手毛腳是什么?

  凌晨看了看她:“你這么一說,我發現你好變態,你居然喜歡這種毛手毛腳的。”

  凌晨忍不住笑起來。

  笑點低的人,總是很容易收割快樂,也容易觸發到點,笑就控制不住。

  因為笑點低,別人笑一次,她們能笑好幾次。

  “自己還不是有胡子。”田甜不慫,立馬回答。

  這話她沒法回答,比起田甜,她要含蓄很多。

  也說的通,有些人喜歡蓄胡子,有些人喜歡按時刮胡須。

  “你別被她們帶壞了。”凌晨說道。

  群里的姐妹們,確實會討論很多東西,凌晨偶爾都看看,學習學習。

  田甜屬于是住在群里單身狗,一有空就在水群。

  “那不可能,我本來就很壞了,她們沒辦法帶。”田甜很自信。

  她不會,總有人會,她不知道的,總有人知道,借力打力,隔山打牛。

  知道的多了,才能對癥下藥。

  “我一直不明白,吳燁究竟哪里好?讓你如此念念不忘?”凌晨問她。

  這是她一直沒有搞清楚的地方,吳燁為什么吸引她,讓她這樣鍥而不舍還堅持。

  哪怕是人家拒絕了,還是沒放棄,在嘗試其他辦法。

  “這逗是愛情!”田甜回答。

  田甜嘻嘻笑,抱著凌晨胳膊,然后才開口說道:“幫我約一下小吳哥唄!”

  凌晨搖搖頭,沒有答應。

  吳燁撩她撩的喪心病狂,她有點上頭,現在都想躲起來藏幾天。

  “大家都是一樣的年紀,你都約不到他,我怎么可能約到他?”凌晨盡量不和吳燁碰面。

  寶貝!

  有些哇塞。

  “試試看嘛,不想我再想想辦法。”田甜挑眉。

  凌晨總感覺,自己被豬隊友送到狼嘴前去了。

  “你先告訴我,要是他一直不同意怎么辦?你準備一直放風箏?”凌晨問了一個關鍵問題。

  這么多年閨蜜,她不愿意看到田甜受傷害,問題現在是田甜一直在騷擾人家吳燁,顯然吳燁更無奈。

  幫親不幫理,逐漸開始往幫理不幫親轉化。凌晨自己都沒有發現。

  不行就下一個更乖,凌晨覺得應該是這樣,來的瀟灑,走的坦然。喜歡,就在一起,不喜歡,就不強求。

  “唉~,我先想想吧。”田甜也很煩這種努力看不到結果。

  這么多年好不容易喜歡一個,人家不喜歡她,就很艸!

  “好好想清楚,換位思考你就理解了。”凌晨建議。

  田甜特煩惱。

  換成有人對自己死纏爛打的,估計自己也很煩,不一定比吳燁做的更好,搞不好早就翻臉了。

  這就是換位思考的結果。

  “我是不是沒機會了?”

  “總不能灌醉了,生米煮成熟飯吧?”凌晨回答。

  田甜搖搖頭,她不至于那么無恥,也做不出來那種事情,雖然想想都很刺激。

  “都灌醉了,就沒辦法煮飯,電飯煲不通電。”

  “這是常識啊,小雪姐。”

  神特么不通電,有這種常識嘛?

  中午的時候,吳燁看著廣告公司裝好的噴繪,滿意的點點頭。

  錢沒白話,效果不錯,很多人都在看,偶爾還有人在掃碼。

  一整張巨大的噴繪,把店門口擋的嚴嚴實實,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況。

  巨大的噴繪上寫著:

  開個烤肉店,前一千位客人,可以到隔壁的美容院,找老板娘領口紅,面膜。附帶方向箭頭。

  隔壁的美容院,也有橫幅。

  沒錯,可以領面膜口紅,如果辦會員的話,還可以找隔壁水果店老板領果籃。附帶方向箭頭。

  水果店門頭上,有掛著一條橫幅。

  其實我們家最虧,但是他們說不掛,以后不找我買水果,特別是開烤肉店那個量大,我沒辦法!我們家窮,只能送隔壁的金店打折券。附帶箭頭。

  我們這種大品牌,其實不想掛這個,主要是烤肉店老板給的太多了。買滿一千,送兩百烤肉店折扣券。

  好幾家店鋪聯動,花了吳燁不少心思,好在對方都答應了。

  街坊鄰居,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其實都知道和氣生財,何況吳燁本來也有實力,這種小事情,很好商量。

  吳燁還在噴繪中間位置,掛了大大的群二維碼。

  進群送蘭博基尼五塊抵用券,真實有效,先到先得。

  弄個群,是準備看看人氣怎么樣,其實附近都是高端寫字樓和社區,地標都是好幾個。

  以后訂的菜品單價,其實也不會太低,太低沒什么意思。

  弄完這些,吳燁才去了一趟裝修公司,其實他都還沒有開始裝修。

  談完裝修,還得找獵頭,他需要一個團隊,包括一個店長,一個很厲害運營,一個很厲害的廚師。

  開個店,其實很麻煩的,吳燁只能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砸錢做團隊。

  才發現大唐地產,當時自帶團隊多么舒服,簡直成熟的不行,投入簡單就能產生效益。

  干這個店,還得不斷砸錢,門面砸一波,團隊砸一波,裝修砸一波,廣告等等。

  挺費勁的。

  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骨頭難啃也要啃,至于都弄好了,能不能賺到錢,天知道。

  不撲街的太過分就好,吳燁也沒有什么底。很多事情都是摸著石頭過河,以前從來沒想過開店。

  現在敢搞,完全是那一長串數字給的底氣。真的,敗家里的錢,都不敢這樣敗,都會感覺心痛。

  去談裝修。

  忙到下午。

  忙碌的吳師傅,一天的時間,卻連裝修都沒有談好,完全沒有楚師傅的那種效率。

  他感慨人和人的差距隔著大氣層。

  回到家的吳燁,開始詳細自己的創業計劃書,其實這不叫創業,其實就是做生意。

  創業是做別人沒有做過的,沒有的的東西,吳燁做這種已經有的東西,是做生意。

  開烤肉店,還是精品烤肉店,主要是因為附近的業態。

  其次就是衣食住行,吳燁覺得網絡沖擊下最穩定的就是吃的,做吃的總不至于那么容易撲街吧?

  人總要吃東西。

  團隊弄好,起碼有基本的保證,直接把人家的經驗拿過來用,簡單粗暴,高效直接。

  大唐餐飲,這是吳燁的一個計劃,烤肉店只是計劃第一個點而已。

  “砸這么多錢,大概率不會撲街,如果撲街了,就當無事發生,換號再來。”吳燁喃喃自語。

  一直敲鍵盤敲了很久,才把詳細的思路理清楚,吳燁揉了揉腰,才發現天色都已經晚了。

  沉迷工作,無法自拔。

  沉浸在一件事情里的時候,時間就很不值錢,越是投入,時間越快。

  看著剛飛回來,站在茶幾上的的八爺,吳燁眼睛微縮,它爪子上,抓著一條金項鏈。

  “哥,值錢嗎?”

  吳燁:“……”

  拿起來看了看金鏈子,還挺重的:“八爺,這是哪來的?”

  這玩意看起來很新,吳燁怕它搞來的方式不正當。作為鳥,它是沒有對錯觀念的。

  吳燁有些不放心。

  八爺伸展了一下翅膀:“偷的!”

  吳燁:???

  “烏鴉窩里!”八爺偏頭問他:“值錢嗎?”

  吳燁搖搖頭:“不值錢,垃圾貨色。”

  八爺沮喪。

  主要是吳燁不敢點頭,怕它行為跑偏,到時候就變成鳥盜了。吳燁覺得應該給它上個思想教育課。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