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57 當面一套,背后幾套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聽到吳燁問她好不好追,凌晨差點炸毛了都。

  果然,得兩套計劃才是最優選擇,起碼進退自如,游刃有余。

  “我是好奇,很多人都是很好看的女孩子,沒有人追,是不是真的?”吳燁立刻補充了一句。

  剛才沉迷顏值,有點腦子不清醒,吳燁打了個補丁。從凌晨的反應來看,還不合適聊這種話題。

  及時放線,繼續溜魚。

  果然,吳燁補充了一句,她表情緩和下來了。

  凌晨想了想:“也不全是,總有那幾個臉皮厚的,不過很含蓄就是了,他們沒有弟娃兒你你臉皮厚。”

  “最有意思的,應該是還有女孩子吧!我覺得她們觀念有點奇怪。”

  吳燁:???

  “展開說說!”

  凌晨翻白眼,不說:“就說你皮厚臉厚的。”

  吳燁摸了摸自己的臉,有臉皮厚嗎?自己感覺臉皮還挺薄的。

  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含蓄內向,害羞內斂的人。

  “不要有疑問,你自信點!”凌晨拍了拍他肩膀。

  吳燁拿著水杯喝了口水,感覺嘴唇火辣辣的痛,有種灼燒的痛感。

  以前覺得辣是一種痛覺,最開始聽到這個說法很尷尬,現在才發現是真的。

  這點痛,其實…也就這樣。

  “下次再燙火鍋,我一定要變得和你一樣變態。”吳燁不服輸。

  凌晨很無語,這是什么鬼話?還一樣變態,這話,變態都不敢這樣說。

  “你還挺倔!”

  “不要夸我。”吳燁回答。

  凌晨樂不可支,她笑點其實不高,以前很少有男生,會在她面前和她說笑話。

  初中開始,一直到高中大學,她一直都是最漂亮那個,天然隔離了很多人。

  有些臉皮厚的漏網之魚,也不會和吳燁這樣,動不動惹人發笑。

  她其實沒有什么異性朋友,有的都是閨蜜。普通朋友里,也沒有吳燁這種,臉皮特別厚的家伙。

  吳燁就橫沖直撞的,突然跑進了她的生活。

  只是感覺相處很舒服,其他的凌晨現在也沒有考慮,她在感情上,有些卡頓。

  再加上還不到能感覺出來的深度,她當吳燁是朋友。能不在乎她顏值的,當朋友很放心好吧?

  “要不我還是帶你去診所看看?”

  凌晨有點不放心,吳燁的香腸嘴雖然搞笑,但是紅的有點厲害。

  別說,不管弟娃兒多帥,多個香腸嘴,都感覺莫名奇怪。

  吳燁搖搖頭:“辣的,又不是燙的,問題不大,你們那邊不是吃辣多么?你怎么不知道怎么解辣?”

  凌晨笑了笑:“從小就不怕辣,解什么?”

  她拿著手機,在網上查怎么消腫。

  確實沒有體驗過,不知道辣成這樣應該怎么辦,只能求助網上的解答。

  “牛奶家里沒有,酒倒是有。”她看了一半,急匆匆去拿了一瓶紅酒打來:“來,弟娃兒,消腫!”

  吳燁:???

  啥啊?喝酒能有效果?吳燁感覺巨不靠譜,生活常識現在都這么離譜了?

  “相信我,我剛查的,最不濟喝醉了,就不疼了。”說完以后,凌晨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吳燁挪開一點位置。

  “是進口的嘛?”吳燁說道。

  凌晨看了看酒瓶,然后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拍了吳燁一下。

  “姐姐這是幫你!不要鬧。”凌晨把酒遞給他。

  吳燁看了看酒瓶,試著喝了一口。

  毫無效果,又喝了好幾口,感覺就是還痛。

  “可以用皮士林,最重要的答案居然藏在最下面。”凌晨看了看:“你都喝了,要不喝完試試看?”

  吳燁:“……”

  折騰了半天,最后還是買了一支皮士林,效果還可以。

  凌晨也總算是放心了。

  待了不少時間,吳燁突然之間,才想起家里的八爺,現在應該餓的嗷嗷叫了。

  已經九點半了。

  “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你早點休息,那天有空再一起吃飯。”吳燁準備回去。

  要干凈利落,不要拖泥帶水,不然反而不會留下好印象。

  “得工作忙完以后了,到時候再說!”凌晨最近有事情,只能空閑了再考慮。

  看著吳燁下樓,凌晨關上房門,開始打掃衛生。做飯不在行,打掃衛生完全沒問題。

  全部收拾好了以后,她才窩在吊床里,拿著手機自言自語的念叨:“吳燁這家伙花言巧語,油嘴滑舌的。”

  不過相處起來確實輕松愉快,只是這話她沒有說出來。

  樓下。

  剛打開門的吳燁,就看到一團黑漆漆的影子飛到茶幾上。

  “工作太忙了,剛加班回來,八爺餓了沒有?”打開燈,吳燁立刻問了一句。

  有的男人,騙人就算了,還騙鳥!

  八爺現在確實是餓極了,出去飛了半天,什么都沒有找到不說,還餓的不行。

  回來吳燁居然不在家,它只能忍著,米袋子在柜子里,它又吃不了。

  “哥,餓餓,飯飯!”八爺指了指沒有米的空碗。

  吳燁把八爺的晚飯準備好,看它吃的香,吳燁沒有干擾它,去鏡子前看了看。

  香腸嘴,有點出戲,嘴硬的代價就是嘴軟了。

  寧渠還在醫院住著呢,吳燁差點給自己送進醫院去。

  “性不性感?”

  “靚唇!”

  自言自語,吳燁忍不住笑,和電影里似的,看起來格外喜感。

  看了一會兒,吳燁就去篆刻去了,還有時間,閑著也沒有什么事情,做點自己喜歡的。

  八爺吃完東西就飛回窗簾桿子上了,到點它就睡覺,作息世間和吳燁一樣規律。

  同樣都是鳥,養了二十多年還每天唱反調,八爺就很聽話了。

  吳燁實在是做不到和大學室友一樣,他的室友是個狠人。

  以前他經常暴打不聽話的兄弟,不聽話就打,偶爾聽話也打,每次都把兄弟打的口吐白沫才停手。

  刻了不少,不過沒敢發給老爺子看,吳燁自己都不太滿意,還是沒有完全靜心。

  刻著刻著,腦子里就跳出來一個凌晨,好不容易丟出來,她又來亂人道心。

  收好工具,吳燁躺到大床上,抱著抱枕,啪啪給保證兩耳光,然后一個頭槌。

  木字躺。

  睡也睡不著,吳燁拿著手機炸群。

  燁燁邊個咁靚仔:說話啊,你們說話啊,周末都不說話,我好害怕,害怕你們又在背著我賺大錢!

  云深不是處給你一毛錢,把昵稱改了,讓你洛爸爸我用!

  車友車行你們不是應該關心一下財神的天庭嗎?

  云深不是處你修車修傻了?那是隔江唱的那個花。

  財大器矗我希望微信響起來的時候,是關心,是溫暖,而不是你們幾個沙幣,在樂此不疲的刷屏。

  吳燁忍不住哈哈笑。

  云深不是處我聽說換藥的時候,就是那紗布桶。

  財大器矗……

  燁燁邊個咁靚仔偉大的輪哥說:第一個沖進去的士兵,往往是頭頂著血出來的。

  財大器矗……

  車友車行希望不是顏潸潸換的藥。

  財大器矗……

  漫漫長夜,無心睡眠,有幾個夜貓子陪著聊天,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吳燁幾人瘋狂斗圖,最后大家發現吳燁的弔圖最多,而且還是澀圖。

  什么弔圖都有。

  水群,往往時間過的喪心病狂,吳燁最后把手機充上電的時候,是兩點。

  一覺醒來,眼睛里還有不少紅血絲,熬夜并不是什么好習慣,為了不熬夜,最好是通宵。

  洗洗臉,看了看香腸嘴已經消退很多了,不是太有礙觀瞻。下一次吃變態辣,一定要做好再次香腸嘴的準備。

  礙手礙腳的大弟被扒了到一邊,有些不方便,財神的昵稱是不自信的表現,吳燁是貨真價實。

  又怕它死氣沉沉,又怕它朝氣蓬勃,哎~!

  拿上劍,上天臺。

  收拾好家里,吳燁才出門。

  電梯門口,遇到了王哥兩口子,吳燁打了個招呼,最近王哥氣色超級好,面色紅潤有光澤,背挺腰直精神足。

  天天虧損,確實是容易心情不好,有積蓄的日子,底氣很足。

  “小葉,我看你和上次來我們家的小田那個朋友挺熟悉的,好像叫凌晨對吧?她有男朋友嗎?”王嫂問他。

  吳燁:???

  不動聲色的,吳燁問了一下:“對,嫂子怎么問起這個了?”

  先搞清楚情況。

  “我不是有個表弟還單身嘛,了解一下。”王嫂說道。

  吳燁了解了。

  這樣的話,那就讓他繼續單身吧。

  “凌晨有對象啊!”吳燁信口胡謅。

  自己看上的小白菜,怎么能讓其他的豬拱呢?其他的都可以談,這個事情絕對不行。

  王嫂聽到這個話,就不談這個話題了,她是看吳燁上次吃飯和凌晨聊的來,應該很熟悉。

  想著打聽一下,雖然凌晨不是單身,自己表弟也很可能沒戲。

  主要是舅舅已經病急亂投醫,動員全家人了。

  “小燁還是早點找個對象,不然過兩年全家人都操心。”王哥說了一句。

  吳燁點點頭。

  已經在落實這個問題了,不過還在溜小白菜,還不到下口的時候。

  “遇到有合適的,就處一下,現在沒有遇到喜歡的,再說工作也不穩定,只能先養活自己。”吳燁回答道。

  “你就吹吧!你要是窮,我們就是乞丐了。”王哥不相信這個。

  吳燁絕對不是窮,只是謙虛的說法,王哥就是干珠寶工作的,吳燁脖子上的東西,他很清楚價格。

  不過這年頭就是這樣,有錢人都說自己窮,窮的想盡辦法裝闊。

  作為鄰居,真假窮不重要,能處的好最重要。

  “王哥你真謙虛。”

  “哪里哪里,你更謙虛。”

  出了電梯,吳燁騎著自行車去公司,王凱兩口子開著車出來,剛好看到他離開。

  “真節儉,這種年輕人不多了。”王嫂看著吳燁說道。

  王哥忍不住笑:“當面一套背后一套,市區一套,郊區一套,公寓一套,商鋪一套。”

  王嫂忍不住笑起來。

  “老公,我們也加油,爭取年底再入手一套公寓。”王嫂鼓勵他。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