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52 有痔之士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躺在大床上,吳燁抱著抱枕,情緒有點雀躍蹦跶,不聽他指揮。罪魁禍首凌晨,這會兒估計都睡著了,他還在輾轉反側的數羊。

  果然,最先意圖不軌的那個人,總是情緒波動大的。

  現在和凌晨關系更近了一些,算是普通朋友,可以開開玩笑,偶爾來點不太葷的段子。

  想更上一層樓,就要開動腦子了。

  原本還想找洛白請教請教,結果他只會撩渣女。

  吳燁堅信,日久生情。不斷創造機會,熟悉,了解,遲早拿下她。

  “真正的狩獵者,往往都是以獵物的形式出現,我現在還是得裝。”吳燁喃喃自語。

  看了那么多戀愛工具書,最后還是得自己想辦法,畢竟每個女孩子…都不一樣啊。

  因地制宜,靈活轉換。

  沒有困意,吳燁又開始數羊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時候睡過去的。

  好在事不過三,晚上終于沒有再夢到凌晨了,而是一覺睡到自然醒,海綿寶寶也沒有出現米湯。

  鍛煉完,吃完早餐,收拾好,換了一身干凈衣服以后,吳燁又打電話請假。

  他要陪寧渠去醫院,今天沒辦法上班,又得請假一天。

  吳燁突然發現,自己很不合適穩定的工作。還得是那種工作能隨時走人,不會有人管的工作。

  這種…好像叫老板!

  比起當員工,還是當老板方便,假都不需要請,直接走就完事了。

  請假找的部門主管楚良,楚良自己也在請假中,他們兩,現在屬于是身心都不在曹營。

  楚良忙的腳不沾地,他今天要安排辦公家具進場,還有廣告安裝,還有各種辦公電子設備安裝。

  聽到吳燁要請假,他只說這種小事就不要打擾他了。

  嘖嘖!

  這叫進入角色。

  吳燁安頓好了八爺,出門下樓,站在馬路邊攔車。

  蔚姐那邊的大G還沒有到位,吳燁只能選擇打車,去財神家距離還不近。

  車上,吳燁看著群消息,搞錢小分隊正在討論他和楚良。

  說吳燁不在,氣氛都沒有那么快樂了,聊著聊著就發各種澀圖表情包。

  習慣了一種顏色,眼里就再也沒有其他的顏色了。

  聊天他們都習慣在手機上,交頭接耳容易被逮住,特不是最后這段時間,不想造成麻煩。

  孩子得教,大人都懂。

  楚良和他們聊過了,新公司弄好以后,大家就過去,在那邊重新開始。

  吳燁沒有參與話題,而是默默的收起藏了不少表情包,才收起手機,看著窗外的高樓大廈。

  鋼鐵城市的冰冷,像巨大的蟻巢,忙忙碌碌的人數不勝數。

  穿行在車流里,沒有上班的日子是輕松的,特別是不上班也不差錢以后,他的心態完全不一樣。

  哪怕是閑著,沒有后顧之憂的那種底氣,那種哪怕生活變化,也有足夠的積蓄應付的底氣。

  兜里有錢,心里不慌。改變更多的,其實是自信,底氣,格局。

  格局打開了…一點點,自信底氣多了一卡車。

  “帥哥,前面進不去了,旁邊停可以嗎?”吳燁還在發呆的時候,被司機的聲音拉回現實。

  吳燁看了看,快到小區門口了。

  “好的!麻煩您了。”

  付完錢,吳燁直接按密碼進小區,他很清楚小區門禁密碼,來過不是一次兩次。

  進門就可以看到,博越府幾個大字,寫在整塊的景觀石上。

  寧渠家這個小區,屬于是高端小區,賣的很貴,而且戶型都不小。

  千萬為單位,現在更貴了,旁邊就是學校。

  綠化和環境很好,配套相當齊全,不過對于寧渠這種宅男來說,這些還沒有小區超市重要。

  寧渠是自己一個人住,他是家里的老二,公司是他爸和他大哥在管,他只干自己喜歡的事情。

  家里是做機械設備的,他干的卻是金融股票。

  當初他爸給他的三百萬,被他變成了快快一個億,這還是他自己說的,有沒有因為照顧弟兄自尊心特意少說,誰都不知道。

  寧渠,是貨真價實的有東西,黃原也是,他花錢多,賺錢也多。

  就洛白和吳燁沒有多少貨,吳燁祖墳失火了,好歹走大運有個外掛。

  洛白……老老實實繼承家業吧。

  熟練的按密碼打開單元門,上電梯,七棟2401門口,吳燁按了一下門鈴。

  沒人開門,吳燁按了好幾遍,門才打開。

  開門的青年一米八左右,體重差不多兩百斤,頂著一頭蓬蓬亂的灰頭發,穿著紅的大褲衩,涼拖鞋。

  眼睛紅紅的,黑眼圈很深,皮膚并不光滑,還有不少痘痘,再加上頭發亂糟糟的。

  很宅男的打扮,很普通的長相,放在人群里很不起眼,但是多財多億,憑億近人。

  放在幾個月以前,幾個朋友里,就是這家伙最有錢,當然…現在不是了。

  吳燁成功上位,不過沒人知道吳燁在悶聲發大財。

  “你居然來的這么早?我昨天盯了一晚上盤,才剛睡沒一會兒,就被門鈴吵醒了。”寧渠打著哈欠,給吳燁讓開位置。

  差不多一樣的身高,他比吳燁粗了一大圈。

  換鞋進屋以后,吳燁坐在大大的皮沙發上,催促了一句:“你丫趕緊洗漱,弄好了我們趕緊出發!”

  完全是黑白顛倒作息的寧渠,算是幾人里最不健康的。

  最胖,最虛,最無力。

  光吃不動,熬夜修仙,白天不起,晚上不睡,吃完就躺,躺完再吃。

  他不胖沒天理。

  寧渠用力揉了揉臉,打著哈欠答應一聲。

  寧渠去了衛生間,吳燁靠著沙發等他,寧渠這套房子,其實面積很大,差不多200平米。

  一共有五個房間,不過其中三個房間,都放滿了大大小小的手辦收藏品,還有一個房間是游戲房兼工作房。

  寧渠自己,在家就住一個房間。

  裝修風格特別簡單,裝飾也少得可憐,不過家里的家具,一件件都不便宜,全是他自己淘的好貨色。

  陽臺上,還有兩盆枯死的仙人掌,連仙人掌都養不活,可想而知他多懶。

  吃飯和家里的衛生,全是靠雇傭的阿姨,定時來給他做飯,打掃衛生。

  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如同深閨大小姐,寧渠最大的愛好,除了賺錢就是打游戲。

  “天天熬啊,禿了虛了都是小問題,別那天栽倒在鍵盤上。”吳燁嘆氣。

  比吳燁更擔心這個問題的,就是寧渠媽媽,一個季度給寧渠安排一次體檢,生怕兒子熬沒了。

  雖然一直缺乏鍛煉,好在他一直是亞健康。

  吳燁等了老半天,他才從衛生間出來,又鉆進衣帽間,又耽擱半天。

  換了一身大牌T恤,外加一條同款短褲,一雙椰子鞋。

  他經常這樣穿。

  他這種身材,外加一頭奶奶灰的頭發,配上胸前掛的斜挎包,看著就像是富二代。

  賺錢拿手,買衣服他也挺拿手的,只要買衣服,就全是名牌。

  “感覺怎么樣?”

  “行頭完全沒問題,一看就是可以宰一大筆的冤種。”吳燁回答。

  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特別是手上和脖子上的配飾,全是大牌,一身說不上低調的奢侈品。

  這種土豪去醫院,不得從頭到尾全用最好的藥?

  寧渠一愣,指了指衣帽間:“那我換個便宜點的?不過,這個好像已經是最便宜的了。”

  他以為不合適,換就只能換更貴的。

  吳燁無語,古馳已經是最便宜了,那其他的都是些什么牌子?

  “得了吧,就這樣挺好的,到時候檢查的時候,這種褲子還挺方便的。”吳燁說道。

  寧渠嘆氣,他已經想象到了那種尷尬。

  從墻上一堆鑰匙里,吳燁挑了一輛寶馬,兩人從家里出發去醫院。

  “你那前女友居然變成了主治醫師?晉升這么快,是不是有些離譜了?”吳燁一邊開車一邊問。

  寧渠看了他一眼,吳燁不了解情況,他倒是很清楚。

  “那是她家的醫院,懂?”寧渠回答:“我才知道是她們家的醫院,不然我早就換一家醫院了。”

  知道消息晚了,被人拿捏住了。

  吳燁忍不住笑,顏潸潸是寧渠的前女友,要比寧渠大了三歲,醫學專業。

  分手是兩年以前了,原因寧渠自己說的是代溝太大,在一起老容易吵架,太累了。

  平時他們也知道,顏潸潸強勢,寧渠也不是軟包子,有點針尖對麥芒的感覺。

  寧渠比吳燁還要大一歲,他和顏潸潸以前感情很好,沒有上大學就在一起了。

  “沒想到再見面,她是醫生,而我居然是病患。”寧渠唏噓,造化弄人。

  吳燁也覺得緣分挺奇妙的,這種情況下還能碰到一起。

  城市很大,不去刻意遇見一個人,大概率就遇不到了。

  “她打電話問我,詳細情況是什么的時候,我都感覺臉紅。”寧渠記憶猶新:“我不想去,她還威脅我。”

  吳燁忍不住笑。

  兩人到了醫院以后,剛進掛號大廳,吳燁和寧渠就看見一身白大褂,扎著馬尾,一臉素顏的顏潸潸。

  她一張瓜子臉,太好記了,吳燁都第一眼認出來了,更別說寧渠。

  他明顯疆了一下,眼神有些復雜,又在努力掩飾,裝作淡定和平靜。

  “吳燁,好久不見!”顏潸潸主動走過來,和吳燁打招呼。

  “好久不見。”吳燁回道。

  顏潸潸看了看變化很大的寧渠,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這位患者,跟護士去檢查吧!”

  “謝謝顏醫生。”寧渠謝的很假,吳燁都聽出來了。

  顏潸潸反而笑了:“不客氣。”

  看著寧渠和拿著單子的護士離開,吳燁看了看顏潸潸,顏潸潸指了指樓上:“去診室等他就行,檢查要花不少時間。”

  吳燁和她一起去樓上,不過挺尷尬的,他和顏潸潸沒什么話題聊。

  看了一眼她的胸牌,吳燁才發現顏潸潸的職位,居然是肛腸科主任。

  “寧狗子還單身?”顏潸潸問發呆的吳燁。

  吳燁回過神:“我們幾個除了洛白,都單身。”

  “哦!”顏潸潸低頭寫著什么。

  她沒在問吳燁關于寧渠的問題,吳燁拿著手機和銷售部同事瘋狂斗圖。

  一直到寧渠敲門進來,看他檢查完以后的表情,吳燁就知道他是個有痔之士了。

  沮喪的表情,尷尬的表情,不得不面對的表情,混合在一起。

  一個悲傷且有尷尬味道的故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